• 嗨起來吧
  • 0

特萊斯堅定地說道。

聖保羅大教堂想要做什麼,他們血族其實是不想多問的,一方面不值得,另一個方面,血族也很是討厭這群虛偽的人,不願意與他們過多的接觸。

「行吧,既然你不知道,留著你也沒有什麼用了!我知道這些就足夠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同時伏天戒中能量閃爍,注入到了他的手臂之中。

「轟!」

一拳猛然砸落,有如猛虎出籠,朝著特萊斯的身軀打了下去。

「嘭!」

爆響傳來,特萊斯被一道刺目的光芒籠罩,伏天戒的光芒瞬間將他給吞噬覆蓋,哪怕特萊斯調動最後殘存的風系異能,也無濟於事。

「不可能,這股力量,不……..」

特萊斯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熟悉,赫然在他們血族的祖地的時候感受過,就是它,鎮壓著血族的老祖,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也有這種力量!

只是,強勢的力量根本等不到特萊斯將話說完,已經將其湮沒在無盡的光芒之中。

那光芒好似帶有凈化功能一般,將滿是血污的特萊斯給凈化成了塵埃。

光芒逐漸散去,伏天戒吸收了特萊斯的全部力量以後,又重新歸於平靜。

「轟!」

突然,一股充斥的能量從伏天戒中反饋到了秦穆然的體內,灼熱的勁氣在他的體內奔騰,遊走在身體的各處,滋養著肉身。

隱隱的,秦穆然體內的境界竟然有些鬆動,好似要突破了一般。

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情況,伏天戒現在變得還能夠吸收別人的力量化為己用?

不過,純凈的勁氣對秦穆然有著大用,也算是他還有一些的用處。

伏天戒,不愧為人皇伏羲的寶物,越是接觸的久了,秦穆然越是覺得這個伏天戒的用處神秘。

其中的能量不知道是因為吸收了神玉還是他本身就具備,竟然天生克制血族,將特萊斯壓制的死死的。

血族親王特萊斯,身死!

光芒逐漸散去,四周又重新恢復到了黑暗。

杜天明,洪秀波等人直到光芒緩緩散去,這才勉強睜開了眼睛,適應了下周圍的環境。

「咦,人呢?」

洪秀波緩過神來,卻是發現,剛剛站在秦穆然面前的特萊斯已經蕩然無存,不見蹤跡,頓時好奇地問道。

「他到處都是!」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

「我靠?真假的?這麼囂張?」

洪秀波還就真的信了,立刻不服地說道。

「真的,化成塵埃,遍地都是!」

秦穆然指了指四周,笑道。

「我去!你把他轟成碎片了啊?這麼兇殘?」

洪秀波聽到這話,突然一愣,隨後意識到了什麼,驚呼了一聲。

「還好吧!正常操作!怎麼,大侄子,你也想來?」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了眼洪秀波。

「算了!你這種暴力狂!」

洪秀波嚇得全身一個哆嗦,連忙後退了幾步,甚至直接悄悄來到了杜天明的身後。

開什麼玩笑,跟你打,那不是找死是什麼啊!

「不過我很好奇,你現在到底什麼實力?」

洪秀波看著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然哥,我也有些好奇,你竟然會飛,匪夷所思!」

杜天明雖然是青幫的少幫主,知道的也不少,可是哪怕是他,認知也不過剛剛到古武初期,就是暗勁之境,至於化勁大能,就不知道了,更不用說化勁還能夠飛這樣的恐怖!

「化勁之境,能夠馮虛御風!」

秦穆然怕自己說出來嚇到他們,就簡單地說了一句。

「啊?馮虛御風?真的可以啊!這完全不符合科學啊!」

杜天明如同一個打開了新世界的孩子,眼中充滿著好奇的光芒。

「有些事情是科學解釋不了的,但是他又真實的存在,只是這個離你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對於古武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而且未來他們的重點肯定還是在中海,古武界很少需要他們涉及。

「啊?這樣的嘛!」

杜天明見秦穆然沒說,也不再多問,他知道,該到他們知道的時候肯定會知道的,而且從秦穆然今天展示出來的強大實力,在杜天明的心中已經烙下了深深的印記。

實在是太震撼了,一掌,一拳,一刀都已經非人之力。

「今晚辛苦你們了,這十名宗師,剛才我看了下,沒有多大的問題,送醫院去,若是沒有辦法的時候,我再出手相救,這件事,麻煩二位回去轉告兩位幫主,我記在心裡,欠你們一個人情!」

秦穆然看著杜天明和洪秀波,認真地說道。

「保衛中海,我們青幫和洪門義不容辭,然哥,你這話言重了。」

杜天明和洪秀波謙虛地說道。

其實他們也是發自肺腑地說,因為青幫和洪門能夠存在這麼長時間,就是他們初心不改,堅守底線,只要需要他們,必將義不容辭!

「好!那就先將他們送去醫院吧,至於倉庫里的這些,我要銷毀!」

秦穆然點點頭,道。

「好!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杜天明和洪秀波便是帶著人將各自受傷的宗師抬起,離開了倉庫。 “給我開啊!”

趙小川大喝一聲,新生的黑色羽翅一震,冰霜斷裂,火焰熄滅。

一道道細小的裂縫從背後的羽翅周圍延伸開來,趙小川身後的空間變得開始有些扭曲起來。

“吼~”

火焰翅膀化作的巨爪隨着趙小川的嘶吼聲,高高的舉起,緊接着像是倒掉的電線杆,直直地落了下去,而方向正是趕向郝大伯的瀟然和金輝。

“糟糕!”

“該死的!”

賭咒的聲音幾乎同時從瀟然和金輝的口中響起。

金輝向後一跳,躲過了巨爪攻擊,巨爪拍在地面上,山崩地裂,地動山搖。

瀟然卻在巨爪來歷之際,眼中寒光一閃,竟然頭頂發出一股巨大的八卦,幫他擋下了這一擊。

然而瀟然雖然硬撐了下來,可是口中卻噴出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這個愛出風頭的笨蛋!”

金輝看到瀟然的舉動,暗自咒罵一句,轉頭向着郝仁看去,發現郝仁看向瀟然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讚許。

“該死的!這傢伙實在是太會表現了!這樣下去,在御鬼盟中如果獲得了郝仁的好感,這簡直就是相當於獲得了大部分倒鬥行業御鬼士的支持啊!”

正當金輝心中暗自思考時,一聲爆喝聲響起。

“金輝,小心左邊!”郝仁大聲吼道。

金輝一震,反應過來,連忙向着左邊看去,發現無數根黑色的羽翅形成一堵好像由飛刀構成的牆壁向着自己壓來。

“該死的,躲不開了,只能硬抗了!”

金輝心中暗罵一句,身體顯現成一座閃爍後金屬光澤的銅像。

“叮叮噹噹~”

飛刀般的黑羽擊打的銅像節節後退,銅像的嘴角流出一絲好像鐵汁一樣的液體。

當最後一根黑羽射完,銅像上光芒一閃,變成了金輝的模樣。

只是此刻他的狀態比起之前他嘲笑的瀟然卻顯得更加的狼狽。

“爲什麼?我爲了救你的那個廢物兒子也像瀟然一般受傷了,爲什麼還要用那種眼神看着我?”

金輝倒下的瞬間看到郝仁嘆息一聲,衝着自己搖搖頭,眼中露出失望,惋惜,可憐的複雜表情,心中充滿了憤怒。

“原本以爲通過這次試煉,可以完成金大哥的囑託,沒想到金輝處事還是這麼的小家子氣,一點身爲御鬼士勇往直前的精神都沒有!看起來,他果然不適合繼承金家的家主!”

郝仁看到兩人失去了戰鬥力,嘆息一聲,將目光投向了趙小川,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

“吼~”

趙小川似有所感,轉頭看向郝仁,大吼一聲,兩隻巨大的手爪緊抓地面,背後剩餘的兩隻羽翅向後一扇。

“嗚~”

趙小川站立的原地風聲大作,無數的氣流組成狂風向着四周肆虐而去,而趙小川的身影也瞬間消失在原地。

“來了!”

郝仁眼神一凝,腳下一蹬,身影也同時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郝大寶的身邊。

郝大寶看到郝仁,表情有些錯愕,但郝仁卻並沒有理會他,狠狠地朝天空砸出一拳。

一個巨大的龍頭在他的拳上浮現,沖天而上,下一秒,一團火焰的人形緊緊地貼在了龍頭上面。

“不許,不許傷害大寶!”

趙小川的臉龐在龍頭的衝擊下,面容開始變得扭曲起來,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噴出大量的血液。

一旁的張妍看着趙小川傷口中顯露的森森白骨在強大的衝擊下寸寸斷裂,震撼的好像傻了一般。

“在我五層尋龍訣的攻擊下居然還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識?這傢伙的意志當真可怕!”

郝仁微微色變,驚訝地看着趙小川。

“小川!”

郝大寶終於反應過來,大喝一聲,隨後赤紅着眼睛向着郝仁衝去。

趙小川看到郝大寶衝向郝仁,臉上的表情越發的焦急。

他額頭上的鬼臉印記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的變化,不斷地幻化起來,一道道黑色的奇異紋路從趙小川的額頭蔓延開來,瞬間佈滿了他的全身各處。

同時他的眼中一片死寂,身上氣息全無,好像死寂一般。

“嗡~”

他渾身一顫,身後黑霧滾滾,十道狼煙沖天而起,佈滿整個空間。

在黑霧中,幾十張面具不斷在空中漂浮着,半闔這雙眼,齊齊的對着郝仁。

“竟然是傳說中的輪迴者,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郝仁看到趙小川的變化,臉色大變,驚怒交加的叫喊道。

另一邊,黃大師和胡籽裏鬼璽越來越近,猛然間在他們的身邊竄出一道黑影,一把抓住了鬼璽,冷笑的看着他們。

“蘭天?”

“蘭校長?”

黃大師和胡籽驚叫一聲,震驚的看着突然冒出的蘭天一把抓在鬼璽上面。

沒有至陽之物的遮掩,蘭天抓着鬼璽的手被鬼璽灼燒的冒出一股股黑煙,但是蘭天半天反應都沒有,只是臉上掛着一絲冷笑。

“黃皮子?紅娘子?你們很想得到這鬼璽麼?”

蘭天將鬼璽拿到自己的眼前,陰笑的說道。

黃大師和胡籽臉色一變,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怎麼?怕了?你們就只有這點本事麼?”蘭天看着兩人畏畏縮縮,嗤笑道:“黃皮子,你這是越活越回去了,可憐啊!紅娘子,想要知道你的過去麼?就在這鬼璽裏面!”

黃皮子和紅娘子臉色陰沉,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怒火。

“臨時結盟!”胡籽說道。

“先奪鬼璽!”黃大師喊道。

兩人齊齊說完,不由一愣,隨即轉頭看向蘭天,眼神瞬間變得犀利起來。

“不錯!很不錯!兩個雖然都已經變成了鬼體,但是這御鬼士的心還沒有丟!難能可貴,難能可貴啊!”蘭天感慨道。

只是說道最後時,一股陰冷的氣勢像是洪水猛獸般在他的身上驟然爆發。

原本打算同心協力的黃大師和胡籽臉色一變,幾乎同時後退半步。

“怎麼?你們的勇氣呢?別讓我失望,我還想通過你們測試一下鬼璽的威力呢!”蘭天皺眉,略微佈滿的說道。

他話音剛落,一股奇異的空間波動掃來。

蘭天、黃大師、胡籽齊齊一愣,猛然轉頭,看到趙小川身上的黑霧像是狼煙一般佈滿整個空間,黑霧中的面具沉沉浮浮,臉上露出了和一樣驚訝的神色。

黃大師和蘭天更是異口同聲的驚叫道:“輪迴者!” 等杜天明和洪秀波各自帶著青幫和洪門的人馬離開以後,秦穆然將目光看向了身後的倉庫。

「老大,這個倉庫里的東西怎麼辦?」

道將行看著秦穆然問道。

「燒毀了吧!」

秦穆然說道。

既然裡面的成分什麼的都已經查出來了,這些聽話水也就沒有必要再存在了。

摧毀才能夠放心。

「是!」

道將行點點頭,他聽秦穆然說的那件事以後,心裡對於倉庫里的這些東西也很是痛恨。

這種東西,哪怕是他們這群古武者,若是不注意中招了,都難以解決。

古武者雖然有著一些異於常人的能力,可是面對神經方面的毒藥,他們也是束手無策,任人宰割。

「轟!」

道將行對著倉庫里的聽話水釋放了一場大火。

火光衝天,瞬間整個倉庫都湮沒在了烈焰之中,天空更是被照亮。

至於地上已經被他們殺死的西方異能者,道將行做了個「好事」,將他們一起扔進倉庫里給火化了。

「老大,搞定!」

道將行拍了拍手,撣了撣灰塵,好似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