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在大熊座,最出風頭的卻不是聖部,而是兵團。每一個兵團,都深受民眾尊敬,而聖部反而少有人知。這些兵團戰功赫赫,有什麼情況也大多都是兵團出面。

沒人喜歡自己被壓一頭,更何況還是高高在上的聖部?聖部上下,充滿了證明自己價值的渴望。聽到唐天的命令,他們情不自禁地握緊拳頭,鬥志滿滿。

聖部雖然興奮,但是會場的氣氛陡然凝重起來,在場的兵團長們下意識地挺直背脊,他們對於戰爭的敏感程度遠超過聖部,他們感受到大戰在即的氣息。

連聖部都要出動了,這是要決戰么?

兵團長們個個精光畢露,這些戰鬥瘋子們,不僅不懼怕戰爭,反而對戰爭對充滿狂熱。

「我需要支援。」兵忽然開腔,他看著唐天,丟出自己的問題。

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下來。

兵團長們有些訝然,一直以來,兵都是所有戰鬥的總指揮,唐天幾乎從來不插手戰鬥,他更多是戰鬥在一線,依靠強大的個人武力。

兵卻沒有挪開自己的目光,他對唐天充滿信心。上次唐天的話,讓他茅塞頓開,也讓他忽然意識到,唐天並非他想象的那般沒有大局觀。

這個傢伙對於戰鬥的直覺之敏銳,連大規模的戰場上,也同樣具備。只不過,神經唐的邏輯非常奇特。但就連兵也不得不承認,雖然唐天的邏輯就像他人性格那麼神經,但是,他依然有他的邏輯。那些古怪的邏輯,滲透著唐天對於戰爭極其敏感的直覺。更讓,這傢伙迥異於常人的邏輯,永遠都是那麼出人意表,連自己人都目瞪口呆,兵很期待,光明武會那些傢伙,會是表情!

「什麼支援?」

唐天愣了一下。

「雖然我們已經確定了南盟軍事改革的計劃,但是,我們手頭上的實力太弱,僅靠雨燕兵團和骷髏團遠遠不夠。而且這兩支兵團的實力,想要達到真正的核心,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光明洲不會給我們那麼多時間,我需要一些來即能戰的戰力。」

兵解釋了一下他的需求。

「這樣啊!」唐天摸著下巴,他忽然想到自己以前的一個想法,頓時眼前一亮:「讓韓冰凝他們去,召集所有零能量體的黃金武者。讓迪迪松的覺醒兵團,去接應他們。」

「零能量體?」兵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反應過來:「你想他們來駕駛戰艦?」

「對!零能量體天生適合戰艦,他們可以免疫能量衝擊,我們戰艦的威力,會超出他們一大截。」唐天有些興奮,忽然他沉默下來:「就是這條路不好走,很危險。」

兵亦沉默。

一直呆在後排的韓冰凝忽然上前一步:「我們請求前往!」

阿莫里站出來,滿在不乎地嚷道:「神經唐,危險算什麼,哪裡不危險?」

老成持重的梁秋亦道:「我們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去一趟聖域,雖然有風險,但如果一旦成功了,那就厲害了,這個險值得冒。」

其他人亦是紛紛點頭。

他們是大熊座最早去能量化的一批人,他們本身的實力基本處在黃金武者的階段。去能量化之後,他們與兵團之間的配合,變得更加困難。大熊座一直希望組建零能量體的兵團,但是到目前為止,還處在實驗階段。

反倒是操作戰艦,更吸引他們的興趣。

賽雷得到聖域關於戰艦的設計圖,如獲至寶。唐天帶來的大量戰艦武器,讓賽雷有機會進行大量的實驗,冰凝他們參加了賽雷的大量實驗。

事實證明,零能量體確實可以免疫戰艦武器所帶來的能量衝擊。

他們操控戰艦武器所形成的火力,可以輕鬆達到這類戰艦武器最高火力標準的三倍!這個驚人的數值,倘若真的出現在戰將,將徹底顛覆戰爭的形態。

當他們聽說唐天的這個想法,立即為之心動。

無論武者也好,戰士也罷,只有戰鬥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只有勝利才能獲得尊重!

他們風華正茂,豈甘人後?

唐天注視著這些從武安星便在一起的同伴,看著大家眼中的火焰,時間彷彿一下子回到還在學院的時候,他忽然咧嘴一笑,拍拍胸脯:「放心,我來帶路,哈哈,大家又可以並肩戰鬥!」

會議室頓時炸開了,很多人面露反對之色,許多人甚至要站起來阻止。

唐天伸出手掌阻止大家發言,平靜而堅決道:「從今天開始,沒有哪裡安全。在天路,我們和光明武會和聖殿,在聖域,我們和光明洲,都進入決戰階段,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很危險。至於帶路,我走過一趟,除了我還有誰能去?如果我們能夠投送到聖域,那我們在聖域的力量,會有本質的變化。這個賭,我們必須賭!」

沒有人再勸。

一片平靜中,只有阿莫里沒心沒肺地哈哈大笑:「神經唐,你果然夠義氣!」

唐天得意地回瞥了一個眼神。

兩人就這麼旁若無人地擠眉弄眼,兵看不下去,輕咳一聲:「那我們就把需要做的事情,全都安排好。」

「我們先聯合哪幾個星座?」唐丑問。

大家精神一振,他們在心裡都開始算盤起來,單靠大熊座對抗光明武會是不現實的。雖然這兩年大熊座的實力增長很多,但如果不是獅子座在那裡一直拖著光明武會,他們的日子也絕對不會這麼好過。

「聯合哪幾個星座?」唐天嘿然:「不,我們先把聖域的存在,放出去。對外面說,我們找到了一條通往新世界的通道。」

「不說光明武會?」兵忍不住問。

「不說,但我們先把聖域的一些材料啊,寶貝啊放出來。」唐天肚子里的壞水開始泛濫,他絞盡腦汁:「把聲勢搞出去,我們可以搞個拍賣會什麼,先賺一票。這些星座哪肯讓我們吃獨食,肯定會眼巴巴跑來求合作。這個時候,如果是光明武會,他們會怎麼做?」

唐天忽然問。

「進攻武安星,奪下通道入口!」唐丑毫不猶豫道。

唐天肚子里的壞水簡直不受控制地往外冒:「我們不能透露半點風聲,光明武會以為我們還沒有查清他們的老底,估計還會在表面找我們合作,他想買,我們賣,反正他們有錢。他們談合作,我們也答應他們。然後……」

「我們在武安星等他們!」

唐天的表情驟然變得兇狠,殺氣騰騰。

所有人的眼睛同時冒著綠油油的光芒。 會議結束,整個大熊座,便有如機器般高效地運轉起來。每一位參加會議的核心成員,面色凝重之中,又透著幾分振奮。

他們都明白,決戰已經拉開序幕。

這註定是一場漫長而艱難的戰役,無論是光明武會和聖殿,還是光明洲,都是已經發展成熟的龐然大物,它們有著深厚的積累。

不同與以往和光明武會之間的摩擦紛爭,這是一場不死不休沒有任何餘地的決戰,它的慘烈程度,想想就令人頭皮發麻。然而,對於大熊座這些野心勃勃的少年們,卻把這視作絕佳的機會,他們對於戰鬥的渴望,對於功勛的嚮往,對未來的憧憬,比起那些地位、權勢穩定的老將軍們,更加熾烈。

從戰火中創立的大熊座,他們對於戰爭,從來沒有恐懼過。對於傳統的挑戰,早已經成為他們的習慣,哪怕如今的敵人是天路的實際統治者,但是他們依然無所畏懼。他們就像他們的王,彷彿永遠不知道害怕和畏懼。

壓抑緊張的氣氛,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兩天後,一個消息震驚天路,大熊座宣布發現新世界!

消息如同閃電般傳遍天路,所有的星座所有的民眾,都被這個轟動性的新聞挑起熱情,關於新世界的討論成為最熱門的話題。

緊接著,大熊座展示了大量來自新世界的樣品,能量濃度高得驚人的晶石、蘊含劍意的草木、各種新奇的武器……

沒有什麼比實物更有說服力,所有人都完全相信,在天路的盡頭,有一個和天路完全不同的世界。這引發了人們熱烈的討論,人們充滿了好奇,新世界是什麼樣?

大熊座隨即宣布,將進行一場拍賣會,拍賣這些新世界所得,任何勢力、星座都可以參加。

整個天路的目光,完全被大熊座所吸引,幾乎每個星座,都派出自己的代表,日夜兼程趕往大熊座。在任何一個星座,任何一條航道,沿途都可以遇到大量前往大熊座的人群,大量自由、閑散、野心勃勃又自忖實力出眾的傢伙,都毫不猶豫趕往大熊座,想在這股浪潮中淘到金塊。

任何人都知道,大熊座在未來的競爭中,已經佔得先機。未來的大熊座,只要能夠守住這份基業,天路霸主之位將沒有任何懸念。

幾乎所有人都看好,大熊座成為天路未來的霸主。倘若別的星球,大家都會有些擔憂,但是對於戰功赫赫,名將輩出的大熊座,想從他們手上搶走這個大蛋糕,那需要付出多少鮮血?

大熊座人滿為患,尤其是舉行拍賣會的熊首市,更是前所未有的熱鬧。無數人大老遠跑來,就是想一睹為快。

三魂城在上次會議之後,似乎也恢復了平靜,森嚴的警衛撤去,那些駐守的兵團,也迅速地撤往大熊座。各個跡象都表明,未來大熊座的重心,將重新從三魂城轉移到熊首城。

那些潛伏的探哨,此時已經恍然大悟。前兩天的戒備森嚴,原來是大熊座內部在討論新世界。

唐天並沒有馬上離開三魂城。

恢復平靜的三魂城,重新變得熱鬧起來,三魂城如今是天路的「機關之城」,無數機關師和機關武者雲集之地。大量自由的機關師,居住此地,一方面這裡的同行眾多,可以切磋交流,而另一方面,機關師製作機關武甲,需要大量材料,而三魂城各種材料齊備,只要你有錢,可以輕鬆買到各種偏門的材料。

由於需求巨大,大量的商行從事這一行,每日進出的商隊,絡繹不絕。

三魂城基地有專門合作的商行,每天青銅基地內所消耗的物資,都是相當驚人。和往常一樣,運輸車隊準時駛入青銅基地,一切和平時沒有什麼異常。

然而,廂車停靠的下方地面,唐天赫然在等候。

廂車停落地面,車門打開,一個魁梧雄偉的身影,從廂車上跳了下來。他一跳下來,便注意到在不遠處等候的唐天,雖然唐天的影像他翻來複去看過無數遍,但是親眼所見,依然被唐天的年輕感到震驚。

「英雄出少年!」他贊道,低沉渾厚的聲音,帶著霸道的威壓,充滿令人信服的力量:「賢侄風采,天下無雙!」

唐天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嘿然道:「獅子王雷大帝,歡迎來三魂城!」

兩人相視一笑。

周圍諸人,無人心生敬畏,兩人說話間,無人敢有絲毫聲音。獅子王雷昂就像太陽般耀眼,他渾身自然而然散發的威壓,讓空氣都彷彿要燃燒起來。而唐天,和雷昂站在一起,卻沒有半點遜色,便是在雷昂的強大氣場之中,對他沒有半點影響,他揮灑自如,從容鎮定。

一位是霸天下已久壯年獅王,一位是橫空出世少年熊王。

雷昂始終在暗中觀察唐天,他心中的訝然和震撼,遠非他臉上表現的那般鎮定。他從少年清澈的眼中看到無畏,看到燃燒的熾烈鬥志,看到對強權的蔑視,他彷彿看到了年輕時自己的身影。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幾位兒子,他本以為安德烈他們已經足夠優秀,但是看到唐天,他才明白安德烈和對方的差距有多大。

他按捺心中的雜念,反而被激起幾分好勝之心。他的地盤早就穩定無比,他的威名遠播,就連光明武會也不敢輕犯,這麼多年來,有多少人在他面前,能夠利索地說出一句話來?他早就習慣了他王者之威震懾天下,就連光明武會,他亦不屑得很。他想打就打,想戰就戰,他從心裡看不起那些傢伙。

然而面前的唐天,卻讓他嗅到和自己身上同樣的氣息。

那種遇到同類,遇到競爭對手的新鮮感,讓他心中沉寂多年的好勝心,好似一下子蘇醒過來。他臉上不動聲色地笑了笑,四下打量一下,看似不經意道:「這就是三魂城么?天路機關第一城,聞名已久,賢侄可要帶我好好參觀一下。」

對於這次之行,他半點也不著急,反而這對大熊座實力準確評估的大好時機。

大熊座的真正實力,對外界來說,一直是個謎。能夠有機會親自參觀,雷昂也想好好評估評估。

獅子從來不和豺狼做朋友。

唐天倒沒有想那麼多,要參觀就參觀,他大大方方帶著雷昂,在基地里參觀起來。不過,說是他帶領,其實主要的解說工作,還是由枇杷負責。

基地每天都在擴建,各種新技術層出不窮,很多唐天都已經很陌生。

枇杷對這些如數家珍:「這是山之霜,我們的主力機關魂甲之一。它的重量只有普通機關魂甲的三分之一,這是一種全新的金屬,呈現白銀色澤,它的防禦性能非常出色,沒有能量罩的情況下,它能夠抵擋黃金武者的五次攻擊。它採用了大量的新技術,具備七個卡槽,最低標準需要白銀階魂將卡,可以插入黃金魂將卡。而它配置的武魂,全部都是戰魂。我們對大量的戰魂碎片進行整合和篩選,挑選出來戰鬥力達到白銀級的武魂……」

「白銀級武魂?」雷昂打斷枇杷。

枇杷解釋:「是的。我們對武魂進行大量的研究之後,對武魂的強弱,進行分級。我們採用了最普遍的黃金、白銀、青銅的三級法。白銀級武魂,是指它們的智力,已經達到白銀武者。不過,由於我們挑選的都是戰魂,它們對戰鬥有著豐富的經驗和強大的本能,威力會更強一些。」

雷昂皺起眉頭:「它代替武者戰鬥嗎?」

「不。」枇杷搖頭:「機關魂甲內的武魂,是輔助性的。它能夠對真力進行更複雜更精細的控制,而讓武者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戰鬥本身上。」

雷昂一開始還饒有興趣的表情,機關對於獅子座來說,是一種很新奇的東西。獅子座沒有一支機關兵團,那些造型奇特的機關魂甲,讓他感到很新鮮。

可是隨著枇杷介紹的不斷深入,他的表情一點點變得凝重起來。他身經百戰,對於戰鬥的理解,遠比普通武者和將領要深厚得多。機關魂甲的存在,讓複雜的戰鬥變得更加簡化,對作戰者的要求,也變得更低。

「培養一名合格的機關武者要多長時間?」雷昂問。

枇杷心中暗贊,果然不愧是獅子王,這麼快就抓了問題的關鍵,她毫不猶豫道:「我們機關武者的預備營,白銀階學員現在訓練的標準時期,是一年。一年的時間,有天賦的學員,就可以基本掌握要領。三年的時間,便可以成為老兵。青銅階的學員,時間要長一些,初步掌握就需要三年。」

雷昂深吸一口氣,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傳統兵團固然強大,但那是無數人之中精挑細選的結果。而一旦戰爭陷入僵持,士兵不斷消耗,兵團便會因為得不到補充而實力不斷下降。

而機關兵團卻可以源源不斷地補充。

一路不斷地參觀,雷昂心中的震撼愈發驚人,直到他注意到訓練場上的一個不斷來回奔跑的身影,他下意識停下腳步,強自保持平靜無波的臉龐終於發生變化。

機關魂甲上,漆著鮮紅的數字。

23號。 NO。678

科林一直覺得自己的天賦不好。

訓練中的表現也證實了這一點,他的成績永遠在合格線左右徘徊,如果不是端木教官比較有耐心,他只怕早就被掃地出門。

科林有自知之明,所以他非常刻苦勤奮,希望用勤奮來彌補自己天賦的不足,他是整個訓練營最刻苦的學員之—,這也是唯一讓端木教官沒有放棄他的原因。但是事實卻更加殘酷,無論他多麼勤奮,他

的成績永遠只能在及格線左右徘徊。

合格的學員?

科林每次想到自己的成績,就會不由苦笑。訓練營內競爭的激烈程度遠遠超出外界的想象,數萬年來消寂沒落的機關武者們所有的熱情,就像醞釀萬年的火山,驟然噴發,聲勢駭人至極。天路所有星座

的機關武者,只要還有一點野心,都會不遠萬里風塵僕僕來到三魂城,來到這座夢想的殿堂。

天下第一的機關武者訓練營!

沒有之二。

不要說與之相提並論,就連差它兩個檔次的訓練營都沒有。在其他星座還在討論思考機關術是不是落後的時候,大熊座的機關兵團威風出盡,大殺四方,甚至到了拆分擴建的地步。

最好的教官,最先進的戰術,最先進的機關魂甲,每一位機關武者都堅信,從三魂城訓練營走出來的機關武者,一定是最出色的機關武者!

科林其實也不缺出路,在訓練營能夠順利畢業,一旦當他們走出那扇巍峨雄偉的青銅大門,他們依然會成為市面上最搶手的機關武者。有著無數人願意揮舞著鈔票,想雇傭他們,他們的薪水絕對是黃金

武者級別。甚至一些小星座,都願意拿出兵團長這樣的職務來吸引他們。

薪水、地位、尊重,一樣不缺。

可是如果問訓練營內任何一位學員,他們的目標都只會有一個,進入大熊座的機關兵團!

那是當今最著名最強大的機關兵團!

只有進入這些機關兵團,才有可能操控最先進的機關魂甲,賽雷大師為機關兵團專門量身打造的最強利器!那些象徵殺戮的戰鬥機器,可不是市面上可以買到的量產貨能夠相提並論。

駕駛最強的機關魂甲,立最顯赫的戰功!

不知誰喊出的這句口號,這種炙熱的情懷,就像劇毒一般,在訓練營里瘋狂瀰漫開了。

科林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中毒極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