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漂亮阿姨不要嘆氣,會不好看」,小手撫平琴語的眉間,小雪一臉安慰。

琴語勉強的勾起一抹笑容,「小丫頭,你真可愛,好貼心,阿姨知道了」。

吸了一口氣,琴語開始娓娓道來,「當初娘執意生下我,跟白家保證的就是不再和火神宗有來往,就當沒有這個人,但是現在父親回來了,他想要認回我,挽回娘親,白家不同意」。

所以當時白家才單方面的直接拒絕了和火神宗的往來,關閉了傳送陣的一端,從此白家不允許再提火神宗和玄靈大陸的一切。

再者,和火神宗的交易往來,就算是在多年以前,大家也都是保密的,之後除了白家的核心成員,便沒有人知道了。

隨著她的出生,白家的其他旁支覺得很丟面子,若不是自己的娘親有點本事,還不知道後面的日子怎麼過。

上次之所以前往玄靈大陸將她帶回來,也是白家不想再和火神宗有一丁點的聯繫。

白家?奇怪,這明顯就是琴語的外婆家,為什麼會有這種陌生的稱呼,難道是因為她從小就在火神宗長大的原因么?。

「不同意也是你的父親,白家不會有什麼奇奇怪怪的要求吧?」 妻不可欺 ,清芙轉念一想,猜測道。

琴語點點頭,「娘親很失望,也許心中已經沒有了父親,長老會們要求父親尋找一味罕見靈草,否則連白家的門都進不去」。

想到這兒,她的眼中充滿擔憂之色,貝齒輕咬,卻不知道要走怎麼做才好。

白家不允許她們娘倆私下和自家的父親見面,而他愧對他們,所以當時遠遠地看了一眼之後他離開了。

雪蘿玥的眼神一閃,「罕見的靈草?」,白家莫不是出了什麼事情,需要罕見的靈草。

琴語點點頭,「對,所以父親去了,去了萬霧森林,據傳,有人曾經在那裡見過這一味靈草」。

「說來說去,你好像還沒有說這是什麼靈草,你們家自己居然不自己去找?反而讓別人去」,楚墨斜眼,嘴裡叼著不知道從哪來拿來的草,漫不經心的問道。

琴語一愣,尷尬一笑,「抱歉,我忘了,這靈草叫忘憂花,是一株會開花的靈草,生長在險地,具有療傷的奇效」。 所謂忘憂花,並非像它的名字,能夠令人忘憂,它其實是一株靈草,生長在懸崖峭壁之處,這種靈草,它是直接衝破厚厚的石塊,從裡面生長出來的。

最重要的是,這靈草具有很好的療傷效果,特別是對受了很重內傷的人來說最有效用,據說能令人傷勢恢復不說,連以前修鍊受傷留下來的暗疾都能一併的療養好。

「忘憂花,乃療傷奇草,時間罕見」,雪蘿玥聽完,唇角勾起,在玄靈大陸,這種靈草是滅絕了的,就連藥王谷收集和養育這麼多年的靈草,也沒有這忘憂花。

這就不說了,她在外面歷練這麼長的時間,也從未見過這等靈草,果然空幽大陸的資源就是比玄靈大陸強大。

琴語有些意外的看著雪蘿玥,「原來雪姑娘你知道的?」。

小雪得意的笑笑,「娘親當然知道,娘親很厲害!」,言語中滿是對雪蘿玥的驕傲。

雪蘿玥心中無奈,但是這種感覺很奇特,自家的孩子誇自己,就像是他們誇自家孩子一樣,都會感到異常的開口。

全球崩壞 「既然有這忘憂花在,也知道在那裡,你父親他應該能辦到的,相信他」,既然是火麟答應下來,那麼他肯定就會努力辦到。

這是彌補他曾經缺失的遺憾所需要承當的,沒人幫得了他。

琴語苦笑,「其實拿不到也沒什麼,但是我既希望能拿到,也不希望父親有危險」,一邊說著,她一邊往前走去。

當紫嫣等人想要說些安慰她的話的時候,她停了下來,站在一座精美大氣的府邸門前。

這府邸,在玄靈大陸,以他們的規格來看,起碼也像夏紫涵他們家的逸王府一樣大了,白家,果然有點本事。

門口站著幾位看門的小廝,瞧見琴語的時候,眼神一閃,不咸不淡的問候了一句,「小姐好」。

琴語的臉色有些難堪,但是她微微頷首,身上那股當家小姐的氣質還是在的,「你們跟我來」,說著就要將雪蘿玥等人往屋內帶。

可這時候,那四位小廝攔住了琴語,「小姐,敢問這些是什麼人,您要將這麼多人帶進白府」。

「本小姐要帶朋友來家裡做客,怎麼,你有意見」,琴語忽然變了臉色,一臉惱怒的看著這幾個下人,自己平時太好欺負了,所以才讓他們的眼中這麼沒有自己。

隨後,琴語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雪蘿玥等人,眼中滿是愧疚和歉意。

就在這個時候,小雲這個平時淡定的小大人終於不爽了,他伸出手,一道靈力砸在四人身上,頓時,他們就像是抽了瘋似的,原地抽搐,然後倒在了地上。

他的動作很快,除了雪蘿玥幾人,連琴語都沒有發現怎麼一回事。

砰砰幾聲落到,這些人泛著白眼,渾身抽搐著躺在地上,小雪一見,頓時裂開嘴巴一笑。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唰唰的走出來幾個人,看到地上躺著的人,再看著雪蘿玥幾人站著,旁邊還有琴語。

為首的那名少婦頓時大喊大叫起來,「來人啊,有人擅闖我們白府,殺人了!」。 琴語還沒來得及反應,這少婦據開始大喊大叫起來,頓時,白府一窩蜂的跑出來許多的侍衛,將雪蘿玥等人包圍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擅闖我們白府,敢問我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一名中年男子飛也似的的來到這裡,也沒細看,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下人就開始指責。

「二叔,我想你誤會了,這是我朋友,正準備帶他們進去,誰知道這幾個下人自己成這樣了,三姨娘都不聽我們解釋就瞎嚷嚷,根本不是他們出的手」。

琴語眉頭皺著,但還是迅速的解釋,她被誤會無所謂,可不想雪蘿玥他們被誤會,這幫人,做事可是很囂張的,萬萬不能讓白家得罪了他們。

中年男子冷哼,「你朋友?你當你二叔是傻子么,你在白葉城內哪裡來的朋友,還這麼多,別以為交上狐朋狗友,就可以令白家對你刮目相看!」。

如此侮辱性的話語,讓琴語的眼眶微紅,更多的是對雪蘿玥等人充滿歉意。

「不是的,他們真的是我的朋友」,琴語連忙解釋。

中年男子打量了一下雪蘿玥等人,這才發現面前是群俊男美女,而且還有好幾個,特別是這個白衣女子,長得真是貌美天仙一樣。

他可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子,看著看著,他都有些傻眼。

雪蘿玥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意,這時候,小雪的手揮舞了一下,「叔叔,我知道我娘親美麗,可是你要是多看了,眼睛會瞎的哦」。

一看小雪這麼可愛的小萌寶居然喊面前的美人娘親,這中年男子傻眼了,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有不少粉末飄向他的眼睛。

「開什麼玩笑」,還帶著小孩,亂七八糟,想進他們白府,沒門兒!。

小雪邪邪的一笑,天真的嘟著嘴巴,「真的,我娘親不能亂看的,她是仙女,像你這麼心思不單純的人看了是要被剜眼睛的」。

中年男子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猛然間覺得眼睛刺疼,緊跟著眼前一黑,好像有什麼東西從眼睛里流出來。

旁邊的那什麼三姨娘的開始大喊大叫,「哎呦,二哥啊,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麼流血了!」。

轉念一想,這中年男子就知道是小雪下的手,連忙朝琴語的方向抓去,身為修鍊之人,眼睛看不見,但大多還是能有神識感受到的。

琴語連忙避開,可就是這個時候,小雪忽然往地上一跳,穩穩地站住,一溜煙的跑到紅鳳和小木以及小雲的身側。

開始無辜的癟著嘴巴,「大哥大姐,小舅舅,有人想要欺負雪雪,我好害怕!」。

此話落下的時候,白府的這些手下們在那三姨娘的呼喚下,已經朝著雪蘿玥他們動手了。

「住手,你們不許傷害我朋友」,琴語剛要動手,那三姨娘卻不知道何時來到她的身側,一把將她的手給反綁上。

紅鳳和小木兩人一看,猛然出手,手中帶著火焰的鞭子幾招就將這些人抽倒在地,面色蒼白起不來。 「好疼,好疼啊,要死了!」,那些被紅鳳鞭子抽到的人不是捂著傷口,而是捂著腦袋,疼得滿臉直冒冷汗,詭異至極。

他們不知道,紅鳳那鞭子上帶著的火焰是涅槃之火,只要她想,在打傷人的時候,這火焰就會直接灼傷人的靈魂。

此刻,這些人的靈魂之痛,比身體上的痛還要嚴重得多。

「切,要不是看在琴語阿姨的面子上,本小姐將你們燒成渣渣!」,紅鳳輕描淡寫的收起手中的鞭子,轉眼消失在她的手心裡。

小雪激動的摟著紅鳳的手,一臉崇拜,「姐姐威武,姐姐霸氣!」。

小木眯了下眼睛,那些還在抱頭鼠竄,哀嚎不已的人忽然間被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藤蔓給綁上,跟一大個粽子似的。

「企圖傷害我們家的小公主,該死,拿回去研究煉藥,燒成渣渣做養料!」,小木的語氣也是邪邪的。

看到這樣的小木,小雪伸出大拇指,「小舅舅威武,小舅舅霸氣!」。

眾人,「…….」,就這幾句稱呼的話,這兩個小傢伙就這麼滿足,哎,小孩子的世界他們大人不懂。

三姨娘直接愣了,隨即一臉陰翳的盯著雪蘿玥等人,不屑的掃了一眼琴語,「還說他們是你朋友,看看,要是你朋友會對白家的人下這麼重的手么!」。

那模樣,就好像在說,都是你的錯,都是這些人率先出手的,他們白家才是受害者。

雪蘿玥冷笑,「我現在總算是知道為何白家會變成今天這樣,琴語,今天恐怕不能和你敘舊了,改天有時間再說,我們走」。

牽著小雲小雪,雪蘿玥慢慢的轉身。

小木將綁著的這些人落在身後離開。

「琴語阿姨,下次我們來的時候,不要讓他們太熱情,否則我們會帶走他們的哦,對了,這個老伯伯的眼睛要是想好,就來求求小雪吧,興許小雪有辦法喲」。

調皮的吐了下舌頭,小雪邁著有些飄忽的步子往前走去。

都是因為平時大家都喜歡抱著她,當移動工具,她學走路都不太到位呢,看樣子要學習哥哥多多走路才行。

這時候白府內又跑出來十多個人,瞧見一大幫被捆著的人被一個小少年往前拖走,這些人想也不想往前衝去,就要偷襲雪蘿玥等人。

就在這一刻,陌塵竹和凌漣晨轉身,手中的攻擊狠狠的一出,這些人被靈力攻擊壓得往後退,但是卻毫髮無損。

「不要在試圖過來了,不然我不介意我們的隊伍中多綁幾個人」,陌塵竹溫柔的一笑,勾起唇角,緩緩轉身。

凌漣晨掃了一眼被鉗制住有點呆愣的琴語,「告訴他們,想要救人,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給你們一點的時間商量,不然我也不能保證你們到時候過來領的是活人還是屍體」。

話音落下,他快速的額跟上雪蘿玥等人的步伐,只是一眨眼,一行人已經走出去很遠,緊跟著消失在這些人的視線中。

被陌塵竹和凌漣晨的攻擊擊得往後退的這些手下,拿著武器的手都是顫抖的,剛才,若是想要殺他們,他們已經身首異處了。 「還愣著做什麼,給我追,看看他們到底住在哪裡,什麼來歷!」,那三姨娘不知道神經大條還是太自信,吼了一句紛紛站在原地沒有反應的手下。

這些人被這麼一吼,渾身一軟,手中的武器紛紛掉在地上,無一例外的癱軟在地,眼中帶著驚恐。

這個力量,這個力量,他們想起來了,靈尊,那兩個年輕的男子是靈尊!他們才是靈帝啊,而且才是進階不久的靈帝。

好毀滅性的氣息,這就是靈尊的強大么。

三姨娘傻眼,恨恨的瞪了一眼這些手下,「沒聽到我的話么,叫你們去追人,快去!」。

一手下,也就是領頭的吧,轉過頭,咽了一下口水看著三姨娘,「我們恐怕不行,實力懸殊太大,就連,就連二當家的也不一定打得過」。

「什麼,你說我打不過那兩個年輕人!胡說!」,眼睛流血,一手撐著門口一根柱子的中年男子憤憤道,即使閉著眼睛,還是有血液不停的從眼角流下。

這手下點點頭,才看到中年男子閉著眼,連忙開口,「他們是靈尊,那兩個年輕男子是靈尊,而且比我見過的靈尊要強大,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刻苦修鍊,基礎修為穩固的靈尊自然不是空幽大陸這些進階快速,根基虛浮的人能夠相比。

也就是說,玄靈大看的靈帝比空幽大陸的靈帝要厲害,但是比起空幽大陸之人的底牌,也就是武器和靈技方面,他們比較薄弱,綜合起來,自然是底牌硬的空幽大陸人比較強大。

不然為什麼說,裝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不可能,一定是你們太弱小,否則為什麼那兩個小孩子也能將你們制服,沒看到我們的人被綁了么!」,三姨娘暴跳如雷,不可置信的大喊大叫。

琴語眼神一沉,甩開了三姨娘的鉗制,冷冷的看了一眼他們,「一群靈尊,好幾隻神獸,或許是超級神獸,還有一個可能是皇級煉藥師的人,這下子都被你們得罪,我看你們怎麼交代!」。

煉藥師分為,煉藥師學童,煉藥師入門,初級煉藥師,中級煉藥,、高級煉藥師、大師級煉藥師、宗師級煉藥師、大宗師級煉藥師也稱(葯皇,也可以稱為皇級煉藥師)、仙級煉藥師(葯仙)、神級煉藥師(葯神),每個煉藥師又分九個小階段。

「我還忘了,看二叔的毒,下毒之人無比精巧,興許是皇級的煉藥師加毒師,想要醫治好,要麼求人,要麼自求多福,不想求也沒事,眼睛瞎了而已,人不會死!」。

按照以往她在玄靈大陸火神宗的時候得到的消息,雪蘿玥是一個很厲害的人,身為藥王谷的藥王,煉藥師等級肯定不會低於皇級吧。

琴語的這句話一出,三姨娘只覺得腦袋暈眩,連忙靠在門邊的牆上,心中默念:不會的,怎麼可能,一幫小年輕人而已。

中年男子臉色蒼白,的確,他覺得眼睛刺疼,在不停流血以外,其他並沒有什麼不舒服。

「總之,二叔你闖大禍了」,抿了下唇瓣,琴語往府內走去。 三姨娘心虛的看了一眼中年男子,躡手躡腳的屋內,見中年男子沒有反應,拔腿就跑,她似乎好像,大概給白家找麻煩了,還是跑路要緊。

回到屋內的她,立馬將東西收拾好,從後門跑了,這一切,根本沒有人注意。

她知道琴語那個丫頭雖然討厭,但是不會說謊話的,所以,很有可能他們真的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

「三姨娘,你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回過神來的中年男子咬牙切齒的,「看」向三姨娘的方向,那裡已經沒有了她的氣息。

這些手下好半天,站起身來,收起武器,頓了一下看著依舊閉眼的中年男子,這才開口,「二當家的,三姨娘她已經進去了」。

聽到這話的中年男子猛然拍了一下柱子,頓時一個手印嵌進去,「該死的!」。

誤導他將事情變得嚴重,害他成這樣,居然就跑了,可惡!。

「扶我進去,將煉藥師喊來」,伸出手,中年男子一臉黑氣道。

手下們面面相覷,看著他流血的眼睛,也知道事情有點嚴重,連忙兵分幾路,找煉藥師的找煉藥師,並且召開張老大會。

而另一邊,雪蘿玥等人並未回原來住的那個小院,而是徑直前往了之前豪華的酒樓,包下幾個包間,將綁的人給壓進去,在大廳里支起一張桌子。

小雪和小雲兩人相攜,乖巧的站在一邊,「娘親,你做什麼,吃飯?」,吃飯好像沒有到點吧,不過,說真的,折騰了一下,這會肚子餓了。

「給人看病」雪蘿玥勾唇一笑,伸手摸摸小雲小雪的腦袋,一臉溫柔。

紫嫣等人面面相覷,「看病,這個時候看病?」,一時間,他們居然不懂雪蘿玥想要做什麼。

雪蘿玥點點頭,「對的看病,清芙你給我打下手,另外你們將消息放出去,皇級煉藥師看病,沒病不要錢」。

琴語猜的沒錯,雪蘿玥的確是皇級煉藥師,不僅是皇級煉藥師,她還準備進階仙級的煉藥師,然後找到一些罕見的靈草,準備想辦法讓紅蓮恢復軀體。

紅蓮的靈魂存在了很久,她只需要丹藥煉製一個跟人一樣的軀體給紅蓮融合就成,而這些她在進階之後隱約的想起了前世的記憶,知道了辦法。

當初紅蓮也說過令他恢復真身的一些辦法,以及相關的靈草,她有在收集的,現在不過是想出了更有用的辦法而已。

「師嫂,你不說咱們要先低調么,這麼做很快白葉城的人都知道,之後周邊的人也會知道咱們的」,楚墨疑惑的看著雪蘿玥。

不是說先熟悉這裡,製造他們是這裡人的假象,再好好的尋找人么?。

雪蘿玥抿唇一笑,「沒錯,之前是那麼想的,但是我現在改變想法了,要麼低調,要麼高調,他們雖然會查我們的身份,但是查不出來,不是更顯得神秘,反而不敢輕舉妄動了么」。

眾人一想,這麼說也有道理。

有了皇級煉藥師這個身份,會更加受人尊敬,到時候做事情也方便,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娘親聰明」,小雪這丫頭一看周圍人對雪蘿玥的崇拜之色,連忙誇獎自家娘親。

雪蘿玥微微一笑,摸摸兩個小傢伙的腦袋,「你們是去休息還是在這裡和娘親一起?」,休息的話,等下她直接小傢伙們送到空間戒指內。

兩個小傢伙毫不猶豫的開口,「當然是和娘親一起」,娘親在哪,他們就在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