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他的對面,站著一個六十多歲,頭髮花白的老人。這老人是銘升學院的現院長。

楚銘升只是掛個名頭而已,他當然沒有時間打理銘升學院的事情。

現院長已經來了很長時間,他是像楚銘升反應比武大賽的事情的。

「你說,殺死青銅的人叫夜風?」楚銘升眉頭皺起,沉思片刻后道:「我記得,夜青嵐的兒子也叫夜風。當初也沒有發現他的屍體。」

「大人的意思,那個人很可能是夜青嵐的兒子?」

「他多大了?」楚銘升問道。

「材料上寫的是二十一歲。」

「嗯,年紀和夜青嵐的兒子相當。」楚銘升說道。

「那,是不是要把這個夜風除掉?」

「算了,他是青州的人,不在我們楚州範圍內,要殺他,恐怕要費很多力氣。」

「如果他是夜青嵐的兒子,那麼費再多的力氣都是值得的。」

「夜青嵐的兒子又能如何?便是夜青嵐都無法保住這個大院,他的兒子也沒什麼可怕的。」楚銘升忽然笑笑道:「不管他是不是夜青嵐的兒子,我們都不需要害怕的。」

「那是,這世上沒有人值得讓大人怕。」院長連忙說道。

這句話說的也沒錯,四大學院的創始人,現在都不問世間事,這世界,除了他們四個,還真就再沒有能夠威脅到楚銘升的人。

「所以,不過是一個夜風,也沒有什麼值得我們關注的。就先讓他逍遙幾天,等我把這個世界都握在手中了,我再去對付他。」頓了頓,出名聲音又道:「不過,殺死副院長的那個女人,卻一定不能放過。不然的話,銘升學院會讓人笑話的。」

「那個女人,是因為天威學院的人,才殺死了我們的副院長。」院長說道:「我們是不是也要會一會天威學院?」

「不行,天威學院還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楚銘升鄭重的說道:「雖然現在看起來,天威學院沒落了很多。但是你不要忘記了,創建這個學院的人,很可能還活著。如果真的動了天威學院的話,那個人就有可能出來。而他出來的話,便是我也沒有把握能夠對付得了。」

「那就這麼放過天威學院了?」

「也許以後,我會對付他們。但是現在還不行。我相信過不了多久,天威學院的人就會找上門來,解決這件事情。你只要適當的要些補償就可以了。也算是賣了天威學院一個面子。」

「嗯,我明白了。」院長點了點頭,想了想又道:「那我們現在,就只能對付那個殺死副院長的女人了?」

「沒錯,這個人一定不能放過。不然銘升學院真就要被人笑話了。」楚銘升道:「馬上查出她的一切信息。」

「我已經派人去查了。」

「好,等查到她的信息以後再來找我,我們研究研究怎麼對付她。能夠一擊殺死副院長的人,想必也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

就在楚銘升和院長對話的時候,夜風和袁飛等人已經離開了地黃學院。

袁飛等人還要回到天威學院,而夜風,則要帶著司馬亭和韓璐回東林縣。他還有一個約定,等回去的時候,夜風就得面對蘇有成了。

司馬亭在這次比武大賽中,只得了一個第十名,精英學員的強者太多了。

天威學院和東林縣,都在青州,現在夜風和天威學院的學員們都在一起趕路。他們要到達青州后才分手。

一連幾天過去,一路上平安無事。

楚州。

楚家大院。

銘升學院的現院長又來到了楚銘升的書房,院長的臉色有些差,他見到楚銘升后,第一句話便道:「那個女人很不好對付。」

「哦?」楚銘升愣了愣,然後道:「慢慢說,有什麼不好對付的?」

「那個女人叫姜依依,以前是很普通的一個人。可是自從被她的愛人趙浪給拋棄了后,不知怎麼就擁有了相思的力量,從此以後,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頓了頓,院長繼續道:「那天她殺死副院長,是為了她妹妹。當時和青銅戰鬥的,就是她的妹妹姜然。」

「哦。」楚銘升點了點頭,「擁有天地之力,看樣子確實是很難對付。那她的愛人趙浪為什麼要拋棄他?」

「他從來也沒有愛過她,當初在一起,只是看上了她的姿色,想要玩幾天而已。」

「知不知道趙浪現在在哪裡?」

「趙浪現在就在我們楚州。」院長說道:「前些天,姜依依找到了趙浪,後來趙浪歷經千辛萬苦才擺脫了他,現在躲在一個小鎮子里,我也是從他口中,才打聽出姜依依的詳細情況的。」

「嗯,有了趙浪就好辦了。」楚銘升笑了笑道:「這件事情很簡單。」

「簡單?」院長驚訝道:「領悟了相思的力量,恐怕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戰勝她的啊。」

「趙浪能。」楚銘升說道。

「什麼?!」院長愣愣的看著楚銘升。

楚銘升道:「想一想,她為什麼能夠得到相思的力量?」

「因為她對趙浪一往情深,她還思念趙浪。」

「這就是了,那麼讓趙浪去殺她,豈不是正好?她那麼愛趙浪,當然不會殺趙浪了。」

「可是,可是如果趙浪想要殺她的話,那她也未必不會殺人吧?畢竟,如果那個人不值得她思念了,她憑什麼還要相思?」

「她要殺人就更好了。」楚銘升道:「如果她想要殺趙浪了,那麼相思就變成了恨。而如果她對趙浪沒有了相思,那麼她還會擁有相思的力量嗎?」

「有道理。」院長沉思片刻,道:「不過,如果她的相思變成了恨的話,那麼她很可能就會領悟恨的力量。」

相思有多重,恨就有多深。

一個能夠領悟相思的人,如果讓相思全部化成了恨,那麼她自然也能夠領悟到恨的力量了。

「那就讓她恨,就讓她恨得殺了趙浪。」

「殺了趙浪?」院長心中一動,道:「我明白了。大人,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做好的。」

「嗯,那就去吧。」

院長沒再說什麼,轉身就走出了楚銘升的房間。

……

午後。

夜風一行人從一個不知名的小鎮走出來,他們剛剛吃完午飯,現在走在回家的路上。

前方是一條小路,小路上沒有行人。

一行人走的很快,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小鎮就被遠遠甩在了身後。

「夜風,再有十來天,估計就能到家了。」司馬亭說道:「現在對上蘇有成,你有把握嗎?」

「沒有。」夜風道:「蘇有成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我們都不清楚。不過這一戰是避免不了的。」

「是啊,避免不了。」司馬亭嘆息一聲,道:「希望你能夠戰勝他。」

就在兩個人閑聊之際,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現了五個人。

天威學院的副院長,看見這五個人,臉色立時就變了。他本來是走在中間的,不過看見這五個人之後,他立時就來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這五個人,他認識四個,那是名聲學院最有名氣的四個老師。副院長清楚,他們每一個人的實力,都不次於自己。

「你們怎麼到這裡來了?」副院長阻止了自己學員前進的腳步,然後問道。

「我們來找一個叫姜依依的人,你應該清楚,我們為什麼要找她。」對方一人說道。

「這裡沒有姜依依。」副院長連忙道。

「我知道沒有,但是這裡有她的妹妹。」之前說話的那人又道:「我們找不到她,就只有從這裡動手了。」

「你想要?」

「想要用她的妹妹來引出她,就這麼簡單而已。」那個老師說道:「放心,我不會為難你們的。」

副院長和對方說話,夜風也皺著眉頭,看著對方。

這裡也有夜風認識的人,副院長不認識的那個人,恰恰就是夜風認識的。

那個人是趙浪。是讓姜依依擁有了相思之力的趙浪。

夜風認識趙浪,姜然也認識趙浪。

姜然瞪大了眼睛看著趙浪,忍不住道:「你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難道你也是來對付姐姐的?」

「是的。」趙浪道:「你姐姐害得我四處流竄,今天我要把所有的恩怨一起解決。」

「趙浪,你真該死!枉我姐姐對你死心塌地,你竟然想要對付她。」

「不只是對付那麼簡單。」趙浪道:「我是想要殺死她永絕後患。」

「就憑他們幾個?」姜然冷哼一聲道:「你覺得他們就能對付得了姐姐?趙浪,相信你對我姐姐的實力很清楚吧。」

「你錯了,要對付你姐姐的不是他們,而是我。」趙浪說道。

「你?就憑你?」姜然冷哼一聲,「你還真是不自量力。」

「是不是不自量力,等你姐姐來了,你就知道了。」趙浪說道。

「我來了。」天邊,忽然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

隨即,一個人便忽然出現在了趙浪的對面。

來的人,正是姜依依。 第四百九十章愛恨的轉變

姜依依忽然就出現在趙浪面前,她的臉色很蒼白,她的人還是很憔悴。誰也不知道,她的日子是怎麼過的,誰也不知道,她每天都在做些什麼。

她吃飯嗎?她睡覺嗎?趙浪把她一次又一次的甩掉,她的心情是什麼樣的?

這些,都沒有人知道。

總之,每一次看見姜依依,她那憔悴的模樣,都會忍不住讓人心疼。

「你要和他們,一起對付我?」姜依依的聲音好似有些顫抖,她道:「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何止是討厭。」趙浪冷聲道:「你知不知道,你簡直就是一個魔鬼。姜依依,我告訴你,今天我要殺了你。」

話落,趙浪的手中忽然就多了一柄劍。

「你要殺我?」姜依依看了看趙浪,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劍,姜依依的眼中忽然就有淚水流出:「我這麼愛你,你卻要殺我?」

「殺你,都難解我心頭之恨。」趙浪咬著牙說道:「我以為這輩子,一直都要躲著你走,卻沒有想到,如果我反抗的話,你卻是最容易殺死的人。」

聽見趙浪這句話,夜風的臉色忽然就變了。

夜風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姜依依能殺死趙浪嗎?

她為趙浪相思,她怎麼能殺趙浪?

她要是真的能下得去手殺這個人了,那是不是就不再相思了?

夜風的額頭上有汗水流出。

姜然不擔心她的姐姐,是因為她還沒有想到這一點。

姜依依一動都沒有動,她只是哭著說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會殺我的。」

「噗!」趙浪沒有說話,趙浪忽然一劍就刺入了姜依依的身體。

他出手又快又狠,誰也沒有想到,趙浪會說動手就動手了。誰也沒有想到,他對姜依依一點都不留情。

這一劍,本是向著姜依依的心臟刺去的。

但是這一劍,卻並沒有刺中姜依依的心臟,這一劍刺在了心臟旁。

在劍觸到姜依依肌膚的那一刻,姜依依微微向旁閃了一下,這一閃,就避開了心臟。

這不是姜依依想躲,這是身體的自然反應。

他們的實力相差的實在是太大了,趙浪要想殺姜依依,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後,一擊沒有必殺,趙浪卻是一點都沒有失望。他拔出了劍,他又一劍向著姜依依刺去。

趙浪一連刺出了五十二劍,每一劍,都在姜依依的身上留下一個窟窿。

不過是片刻之間,姜依依的一身白衣,便被染成了紅色。

一旁的姜然已經看傻了。直到趙浪刺出第五十三劍,姜然才反應過來,她猛然發出一聲大喊:「姐!」然後便向著趙浪衝去。

姜然當然不能讓趙浪如此傷害姐姐。

可是,她才僅僅衝出一步,便有一個人攔住了她的去路,攔住姜然的,是銘升學院的老師。

他們都是實力不次於天威學院副院長的存在,他們雖然只有四個人,但是完全可以攔住天威學院所有人。

姜然前沖的身形立時停住,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趙浪,一劍又一劍刺在自己姐姐的身上。

「噗噗噗!」每一聲響,都帶出一股鮮血飛濺。

很快,站在姜依依對面的趙浪,身上也都滿是鮮血。那都是姜依依的血噴在他身上的。

趙浪好像是瘋了一般,嗷嗷狂叫著,刺出一劍又一劍。

他一劍比一劍瘋狂,無論誰都能看出,他對姜依依絕對沒有半點愛意,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刺出這麼多劍,卻絲毫也不停頓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