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好!準備動手吧!」聽到羅生願意帶頭衝鋒探路,承擔了最為危險的工作,加爾·林歌也不再猶豫,和妹妹對視一眼后,取出了之前破開空間封印的法杖。傳奇階的『次元崩裂』力量噴涌而出,片刻功夫,就破開了最外層的防禦結界。

而在門口的防禦結界崩裂的瞬間,已經為自己加持了所有防禦法術的羅生化身巨熊,咆哮著撞在了大門上。『轟』的一聲巨響之後,這座加持了各種防護力量的大門,直接被羅生撞了開來。

在大門被撞開的瞬間,一聲尖銳的警報聲從門上響起,一股詭異的法力波動也從破開的結界處,傳向了實驗室內部。之後呼嘯聲響起,兩根巨大的木棒以泰山壓頂之勢,從兩側的上方砸向了羅生。而木棒之後,是兩個身高接近三米,穿著一身略顯詭異的綠色盔甲的傀儡。

「蠻力猛擊!」在破開大門的瞬間,羅生就已經做好了被襲擊的準備。所以在木棒臨身之前,羅生以和巨熊體型完全不相稱的敏捷向左閃避,避開了傀儡的襲擊,同時舉起熊掌,拍向了另外一個傀儡。

『砰』的一聲悶響之後,羅生這一掌如中敗革,被羅生拍中的傀儡雖然退後了好幾步,但卻出乎意料的沒有摔倒,連身上那一副略顯詭異的盔甲,也沒有崩裂。穩住身形之後,直接又沖了上來。

「果然是『綠絲甲』!」一邊招架著兩個傀儡的攻擊,羅生一邊看著傀儡身上的盔甲,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前世精靈和翡翠議會曾經專門推出一種針對強大傀儡的『綠絲甲』技術,就是將一種名為『魔絲草』的植物『種植』在各種金屬傀儡的身體上,配合特殊的法術,生長成一層由植物構成的特殊鎧甲。

這種鎧甲不僅擁有極強的魔法抗性,能夠抵禦各系,尤其是火焰類法術,而且對物理攻擊有著極為強大的防禦能力。在被劈砍的時候堪比一般的精金鎧甲,而被重擊的時候,魔絲草特有的柔韌和內部結構也會幫助傀儡化解大部分的衝擊。而這一點,也是羅生足以擊飛黃金階傀儡的蠻力猛擊,卻只是將傀儡擊退幾步的主要原因。

前世這種特殊的鎧甲技術極大提升了傀儡軍團的防禦能力,降低了傀儡的折損率,為第一次對抗魔災的勝利立下了不小的功勞。而翡翠議會和精靈兩家,也從中獲取了不小的利益。現在看來,這項技術同樣來自於綠源實驗室,而眼前這兩個傀儡身上的鎧甲,應該就是綠絲甲的雛形。

「月神之箭!」在羅生盤算如何對付綠絲甲的時候,已經收起法杖的加爾·林歌咆哮一聲,撲向了一頭傀儡,而伊妮·林歌則召喚月光,對著羅生的對手放出了月神之箭。 「幹得漂亮!」在月神之箭射中身前傀儡的瞬間,羅生心中讚歎一聲,猛的一爪抓向了傀儡剛剛被月神之箭破開的胸口。在魔絲草沒有自動生長恢復之前,破開了傀儡的內層防禦。然後拼著硬挨了傀儡一棒,再度發力,抓出了傀儡的能源核心。

在解決了自己的對手之後,羅生並沒有任何遲疑,直接撲向了加爾·林歌的對手。在兩人的合力之下,即使有綠絲甲護身,這個戰力只是黃金階的傀儡依然沒有抵擋太久,一會功夫,就被震碎了核心,倒在了地上。

「這是植物長成的鎧甲?奧術帝國的技術還真是驚人啊!」解決了兩個『門神』之後,加爾·林歌抓起一團從傀儡身上扯下來的魔絲草,微微有些驚嘆的說道。

雖然在歷史底蘊方面,精靈幾乎能夠勝過其他所有種族,但在創造性上,也許是因為種族天性,也許是因為比較固化的社會氛圍,精靈一族卻要遜色很多。雖然族內也有一些創新的舉動,但成效卻並不算顯著,遠遠無法和最為崇尚創新進步,經常『腦洞大開』的奧術帝國相比。

事實上,這次精靈一族之所以如此重視綠源實驗室的爭奪,甚至不惜動用智慧古樹埃爾加隆的分身,一方面是魔災即將到來,精靈一族需要藉助奧術帝國對植物變異的研究,增加自己的技術儲備,提升戰力,換取利益。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族內比較開明的高層都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種族在創新上的缺陷,想要藉助奧術帝國的研究成果,開拓精靈一族的眼界,形成自己的創新氛圍。

「除了應對穿刺性攻擊時防禦力稍弱一些外,其他方面的防禦無可挑剔。而且因為是活著的植物,所以可以自動生長恢復,性價比極高。」羅生也拿起一團魔絲草,一邊感知分析,一邊讚歎著說道:「能夠將普通的鐵絲草定向改良成現在這種模樣,維克奧術師還真是厲害啊!」

前世羅生只精通於野性之力一系的力量,所以對於綠絲甲這些技術只是有所了解,並沒有深入研究。如今羅生要全面發展,在自然平衡和生命恢復兩系方面的造詣也不算低,對綠源實驗室內的各種技術自然也關切了許多。

魔絲草這種植物,原本是一種能夠汲取少量金屬元素,強化根莖的普通植物,但經過奧術師們有目的的定向改良,已經變成了一種可以大量汲取各種金屬,質地柔韌堅固勝過鋼鐵,並且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魔法抗性的特殊魔法植物。這其中牽涉到的改造技術,自然之力,甚至生命法則的運用,都是羅生可以學習的對象。

「奧術帝國的技術的確厲害,不過眼下可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我們最重要的任務,還是阻攔格羅佛。」看到羅生和加爾·林歌都在對傀儡身上的魔絲草評頭論足,伊妮·林歌微微有些無奈的說道:「要是格羅佛先一步得手,控制了實驗室的核心法陣的話,我們恐怕連命都保不住,更別說研究奧術帝國的這些技術了。」

僅僅通過傀儡身上這一層綠絲甲,伊妮·林歌就知道,自己之前太過低估綠源實驗室的價值了。像綠絲甲這種開發完善之後,能夠大幅度改變傀儡軍團戰鬥力的技術,就這麼隨便的應用在守門的傀儡身上,說明綠源實驗室對於變異植物的開發進度,遠遠超出精靈一族原本的預估。

這種情況下,綠源實驗室這些研究資料和研究成果,對於精靈,翡翠議會,綠色尖塔這些有能力迅速消化吸收這些成果的勢力來說,價值大的超乎想象。在知道實驗室的真實情況之後,各方的傳奇階高手為了爭奪綠源實驗室,絕對不惜一戰。

如果綠源實驗室的價值一般,不值得各方勢力全力相爭,那麼礙於三方在各自勢力中的特殊地位,彼此之間一般不會下死手。畢竟如果幹掉對方,等於徹底得罪對方背後的傳奇階高手。即使格羅佛,加爾·林歌等人在各自勢力中都有靠山,也絕對不想和其他傳奇階高手結下死仇。

但在發現綠源實驗室的價值超乎想象之後,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為了爭奪綠源實驗室的所有權,格羅佛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畢竟相比於綠源實驗室的巨大價值,加爾·林歌等人的身份還不夠分量。就算格羅佛殺了加爾·林歌等人,看在綠源實驗室利益的份兒上,翡翠議會也會死保格羅佛,並且為他提供最大支持,幫助他晉陞傳奇。

「伊妮小姐說的不錯。這次格羅佛恐怕真的是想將我們置於死地了。」隨手將部分魔絲草收入囊中之後,羅生望著實驗室內部,淡淡的說道。

而順著羅生的目光,八個同樣身著綠絲甲,比門口的傀儡略小一號的黃金階傀儡沖了出來。而在這些傀儡身後,是一個四米多高,恍若機甲一樣的樹人型傀儡。而在這個傀儡內部,有著格羅佛屬下米奇的氣息。

「這就是綠源實驗室的研究目標之一,古樹機甲嗎?奧術帝國的人還真是肆意妄為啊!」看著在米奇操控下邁著沉重步伐走來的古樹傀儡,加爾·林歌皺著眉頭說道。

雖然沒有綠源實驗室的詳細資料,但精靈一族對綠源實驗室當時名聲在外的幾個研究項目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尤其是像古樹機甲這種嚴重違背精靈觀念的研究,加爾·林歌更是印象深刻。

所謂的古樹機甲,其實就是將達到黃金階的古樹樹人,剝離神智,煉製成能夠供人乘坐,操控的特殊傀儡。當初奧術帝國進行這項研究,是為了嘗試改變傀儡戰鬥缺乏智慧的局面。但對於視樹人為友的精靈一族來說,這卻是一種非常邪惡的實驗,完全無法接受。

「綠源實驗室已經屬於我們翡翠議會了。三位如果退出實驗室的話,看在精靈一族和九環白塔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們一馬。」在加爾·林歌為古樹機甲而憤怒的時候,米奇略顯囂張的聲音從古樹機甲內傳來出來。

「否則的話,各位可能就要死在這裡了。」 「否則的話,各位可能就要死在這裡了。」駕馭著剛剛得到的古樹機甲,感受著從未有過的強大力量,米奇意氣風發的對羅生等人喊道。

能夠被格羅佛選中,跟隨過來參與搜尋綠源實驗室這個奧術帝國的遺迹,米奇的實力其實也並不算差。雖然比不上格羅佛這種能夠越階而戰的天驕,但在翡翠議會中,也是被高層重視的中堅力量,平日里也有天才之稱。

但在和羅生,加爾·林歌等人遭遇之後,米奇卻發現加爾·林歌等人根本不把自己和霍爾兩人放在眼裡,甚至在計算戰力的時候,完全把自己和霍爾兩人當成一個添頭。這種沒有明言,但卻從骨子裡透出的輕視,讓本來自視甚高的米奇心中異常憋屈。

所以在發現加爾·林歌等人破開結界,闖入實驗室之後,在格羅佛的幫助下掌控了古樹機甲,自認為戰力已經超過絕大多數黃金階的米奇自告奮勇,主動接下了攔截加爾·林歌等人的任務。為的就是藉助實驗室諸多守衛傀儡,以及古樹機甲的力量,碾壓加爾·林歌等人,出一出胸中的這口惡氣。

「翡翠議會的人居然掌握了這麼多力量,還真是棘手啊!」聽到米奇毫不掩飾的威脅,加爾·林歌掃了一眼正在飛速趕來的眾多傀儡,微微皺起了眉頭。

雖然眼下衝過來的這八個傀儡戰力要比之前解決掉的兩個『門神』遜色一籌,但也都達到了黃金階的標準。八個一起出現,即使加爾·林歌這邊三人的真實戰鬥力都超過黃金階,應付起來也並不容易。

事實上,如果敵人只是八個傀儡守衛的話,就算數量較多,加爾·林歌也並不會太在意。這些傀儡守衛雖然有黃金階的戰鬥力,但卻沒有黃金階的智慧,戰鬥方式也相對簡單。即使奧術帝國時代的傀儡在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之後,能夠組成簡易的戰陣,進一步提升戰鬥力,但加爾·林歌自信憑藉自己兄妹的實力和應變,應該也能夠解決。

但在駕馭著古樹機甲的米奇一同出現之後,情況就比較棘手了。從古樹機甲所散發的氣息來看,要勝過一般傀儡許多。即使沒有達到黃金階巔峰的程度,但也相距不遠。再加上有米奇這樣的真人進行操控指揮,應變能力遠非一般傀儡可以比擬,所以綜合戰力在真正的黃金階中,也絕對不算弱。配合超強的防禦能力,就算是加爾·林歌和妹妹聯手,也沒有把握迅速解決對方。

更為重要的是,有米奇這樣一個強大的核心坐鎮指揮協調,其他傀儡的應變水平也會大幅度提升,所能發揮出的戰鬥力,和沒有人指揮完全不在一個層次。就算加爾·林歌對自己兄妹的實力非常自信,面對這種局面,如果只靠個人實力也只能說有把握自保,想要獲勝,就很困難了。

「羅生你手裡有那麼多實驗室的資料,對古樹機甲這種東西,你有什麼好的應對辦法嗎?」看到已經逼近的眾多傀儡,伊妮·林歌也皺著眉頭對羅生問道。

眼下的局面雖然有些嚴峻,但伊妮·林歌並不是沒有應對的辦法。因為知道奧術帝國時代的各種重要區域都配備了大量傀儡守衛,所以在出發之前,精靈一族就給伊妮·林歌兩人準備了不少對付傀儡守衛的底牌。如果將這些底牌翻開的話,伊妮·林歌兄妹有把握迅速解決眾多傀儡,然後再想辦法對付古樹機甲這個陌生事物的。

但伊妮·林歌心中也清楚,眼下這波敵人雖然看起來強悍,但卻只是翡翠議會一方第一波的試探。格羅佛手中,肯定還有更加強大的力量。如果在這個時候把底牌消耗掉,以後真正和格羅佛戰鬥的時候,會非常的被動。所以伊妮·林歌並沒有馬上出手,掀開底牌,而是將主意打到了羅生這個盟友的身上。

「辦法說不上,但想法倒是有一點。這樣,我來負責解決古樹機甲,兩位負責這些傀儡如何?」羅生微笑著說道。

對伊妮·林歌的心思,羅生心裡很清楚,不過並沒有推脫的意思。一方面來說,眼下雙方是盟友,需要團結對敵。而另一方面,羅生手裡,的確有解決古樹機甲的辦法。對付古樹機甲,遠比對付其他傀儡更容易。

「好!那就拜託羅生你了。」和哥哥對視一眼后,伊妮·林歌點頭說道。

雖然羅生只負責一個古樹機甲,而伊妮·林歌兄妹要負責八個傀儡守衛,看起來有些吃虧,但三人都知道,古樹機甲有人操控,戰鬥靈活性遠勝於一般傀儡,加上能力未知,戰鬥方式未知,所以羅生所要面對的風險,並不比伊妮·林歌兄妹小。

做好分工之後,三人同時有所行動,羅生和加爾·林歌變身,迎上了正在衝來的敵人,而伊妮·林歌則念動咒語,將『月神之光』加持在了兩人身上。這道月光雖然無法再提升兩個已經加持了各種增幅法術德魯伊的力量,但卻可以在需要的時候,隨著伊妮·林歌的心意,轉化成護盾或者治療的力量,隨時支援戰鬥中的兩人。

而與此同時,已經將距離拉近的米奇舉起了古樹機甲的左手,瞬息之間,無數金色果實一樣的彈丸呼嘯著從古樹機甲手中噴出,如同金色彈幕一樣,覆蓋了羅生三人所在的區域。彈丸的威力,並不比矮人一族的高階火槍弱多少。

「遠程彈幕覆蓋嗎?奧術帝國的奧術師們思路還真是先進啊!」靠著強大感知帶來的預判能力,提前移動躲過了古樹機甲的第一輪攻擊之後,羅生一邊化身獵豹,以S型路線飛速靠近古樹機甲,一邊在心中默默感慨道。

無論是綠絲甲,還是古樹機甲,這些技術無一不證明著奧術帝國那些大奧術師們創新的能力和智慧。即使放在幾千年後的今天,奧術帝國這些沒有完全成型的技術,依然有著巨大的意義。由此可知,如果當年奧術帝國沒有因為各種原因覆滅的話,以那些大奧術師的強大創造力,恐怕無論神魔,都已經倒在了大奧術師們的腳下。

「不過那些大奧術師的腦洞雖然大,但也不是每次創新都能成功的啊!僅僅拿到一個失敗的半成品,你還沒有囂張的資格啊!」 「不過那些大奧術師的腦洞雖然大,但也不是每次創新都能成功的啊!僅僅拿到一個失敗的半成品,你還沒有囂張的資格啊!」

雖然從心底里,羅生對於喜歡創新,技術實力超強的奧術帝國十分欣賞,但並不意味著羅生盲目崇拜奧術帝國的一切。

也許在一般人看來,奧術帝國時代的大奧術師們智慧通天,發明出的新技術都強力無匹,但作為一個曾經研究過無數奧術帝國時代資料,親自發掘過大量奧術帝國遺迹的『探險家』,羅生見識過太多奧術帝國時代不實用,甚至可以說失敗的發明,所以羅生很清楚,大奧術師並不是無所不能的神,他們的發明創造也從來不是一開始就完美無缺。

事實上,見識過真正創新體系的羅生很清楚,想要創造出一個強大而實用的新技術,不僅需要腦洞和創意,而且需要無數次的改良,修正和實踐。只有經過實踐的檢驗,一門新技術才能真正算成熟。那些停留在實驗室內,沒有真正被實踐檢驗,並且大規模推廣的技術,基本都有自己的缺陷。而古樹機甲的缺陷,羅生恰恰是知道的。

「半成品?那就讓你看看半成品的厲害!藤蔓絞殺!」聽到羅生的嘲諷,看著飛速靠近自己的羅生,米奇冷笑一聲,收回了正在發射彈丸的左臂,對準羅生伸出了右手。瞬息之間,十幾條深綠色的藤蔓如同毒蛇一樣,撲向了羅生,從各個角度,封鎖了羅生前進的道路。

面對蜂擁而來的藤蔓,羅生卻並沒有如同其他人想象的那樣,靠著超凡的敏捷硬沖,而是在這些明顯帶著劇毒的藤蔓臨身之前,飛速后閃。然後在米奇驚訝的目光中,扯開一張捲軸,對古樹機甲釋放了一道『反魔法射線』。

而因為敏捷方面處於明顯劣勢的緣故,沒有提前防備的米奇直接中招,被反魔法射線射中了胸口。雖然古樹機甲本身的自然護盾,以及古樹機甲本體『黃金古樹』自有的超強魔法抗性,抵消了射線相當一部分力量,但這個七環法術還是擊中了機甲位於胸口的能量中樞。在反魔法射線法術效果的壓制下,古樹機甲的能量核心暫時癱瘓,機甲也陷入了僵直之中。

趁著這個機會,羅生一邊繞開依然保持著一定活力的藤蔓,全速撲向古樹機甲,一邊在獵豹形態下,本體和法術書同時啟動,對準古樹機甲釋放了兩個五環的『啟蒙術』。

「嗯?羅生這是?」看到羅生的舉動,無論是已經和其他傀儡戰鬥在了一起加爾·林歌,還是古樹機甲內的米奇,都楞了一下,不知道羅生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雖然不理解羅生的舉動,但米奇此時卻也展現出了翡翠議會精英的素質。一邊利用格羅佛破解實驗室外層核心后授予自己的許可權,指揮兩個黃金階傀儡擋住羅生進攻的腳步。另一邊趁著羅生做『無用功』的機會,毫不猶豫的啟動了古樹機甲的備用能源核心。

雖然還沒有徹底完成,但作為綠源實驗室最主要的研究項目,古樹機甲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不僅擁有多種戰鬥手段,戰鬥能力驚人,而且本身的防禦能力也極為強大。事實上,如果羅生最開始用的如果不是『反魔法射線』這種穿透性極強,效果特殊的七環魔法,就算是使用八環的『陽炎爆』,也未必能夠直接對古樹機甲造成太大的損傷。

而且除了強大的攻防能力之外,更令米奇讚歎的是,古樹機甲擁有雙重的控制體系和能量體系,來提升古樹機甲本身的恢復能力和應變能力。所以古樹機甲雖然被羅生的反魔法射線偷襲得手,以黃金古樹力量核心為支撐的主要能源系統暫時癱瘓,但米奇還可以通過備用的能量核心,繼續維持古樹的戰鬥力。

在備用能源核心啟動的瞬間,一道深藍色的奧術光華從古樹機甲上亮起,隨後機甲大口張開,一連串拳頭大小的藍紫色奧術飛彈從口中噴涌而出,砸向了距離自己已經只有數十米的羅生。

與此同時,之前因為能量供應不足而速度減緩的藤蔓,也重新振作了起來,如同一群毒蛇一樣,從羅生側後方撲了過來。加上從另外一側圍過來的兩個黃金階傀儡,羅生瞬息之間陷入了被四面圍攻的境地。

「野性位移!」眼看羅生即將被古樹機甲的各種手段合擊的時候,羅生所化的獵豹身形閃動,瞬息之間越過了數十米的距離,閃現一般出現在了古樹機甲的背後。不僅逼開了有追蹤能力的奧術飛彈,而且趁這個機會,鼓動身上鬥氣,加持在利爪之上,凌空抓向了古樹機甲的後腦。

雖然因為米奇操控機甲及時躲避,以及機甲防禦極其強大的緣故,沒有能夠擊破古樹機甲的頭顱,但也在機甲的後腦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抓痕,並且抓走了古樹機甲頭上一個橢圓形的小部件。

不過在羅生得手的同時,米奇也沒有閑著。趁著羅生身體凌空的機會,之前古樹機甲一直空閑的左手猛的后砸。雖然羅生及時出手阻擋,但還是被這勢大力沉的一拳擊飛了出去。

「我看你能不能耗得過古樹機甲!」重新將羅生逼開之後,米奇冷笑一聲,控制機甲轉身,對準羅生開始了新一輪的彈幕壓制,然後右手猛的一甩,如同毒蛇一樣的藤蔓呼嘯著重新撲向了羅生。

而與此同時,之前被反魔法射線暫時壓制的主要能量核心重新恢復了運作。強大的自然之力從能量核心中湧出,注入到機甲的各處,瞬間修復了羅生所造成的傷勢。這一輪交鋒,等於羅生耗費了一張反魔法射線的捲軸和一次珍貴的瞬間位移技能,但卻沒有給古樹機甲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所以在米奇看來,自己完全佔據了優勢。

「我已經沒有必要再和你耗了!補救之道!」羅生此時卻同樣冷笑一聲,對準古樹機甲釋放了一道綠光。

瞬息之間,古樹機甲綠光大方,自然之力噴涌,然後停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古樹機甲『停擺』的瞬間,不僅在古樹機甲內的米奇一臉震驚,連正在和眾多傀儡周旋的加爾·林歌兄妹眼中也閃過一絲疑惑。雖然在羅生主動接過對付古樹機甲任務的時候,加爾兄妹就猜到羅生有對付古樹機甲的辦法,但卻沒有想到,羅生的手段居然如此詭異,而效果又如此之好。

「自然灌注!」在眾人還在為古樹機甲突然停擺而疑惑的時候,羅生卻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閃身避開了追擊而來的傀儡守衛后,羅生恢復人形,將磅礴的自然之力灌注到了古樹機甲內。瞬息之間,本來陷入某種僵持狀態的古樹機甲再次自然之力暴漲,有了重新起來活動的跡象,連帶本來木然的五官,也變得鮮活起來,彷彿成為了真正的樹人一樣。

可就在加爾兄妹懷疑羅生為什麼『資敵』的時候,藍色的奧法之力從古樹機甲的核心處亮起,隨後點亮了古樹機甲身上多個節點,組成一張奧法牢籠,籠罩住了古樹機甲的身體,試圖壓制住古樹機甲身上活躍到有些失控的自然之力。

但在奧法牢籠開始運轉的時候,頭部卻因為被羅生之前特意抓走了一個力量節點,所以出現了一個不小的漏洞。而機甲內部的自然之力也沒有如同其他人預期的那樣,直接被奧法之力重新壓制,反而以奧法拉攏的這個缺口為中心凝聚起來,開始和奧法之力對抗。

「你開啟了古樹機甲本體樹人的意識!」看到在對抗之中開始顯現痛苦之色的古樹機甲,加爾·林歌心中一動,明白了羅生之前使用五環啟蒙術的用意。

古樹機甲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機甲,他的本體,是一株真正的『黃金古樹』。而綠源實驗室製作古樹機甲的方法,大概就是壓制或者剝離黃金古樹自然生成的意識,然後以奧法之力,製作一個新的控制核心,進而達到能夠讓使用者直接通過新的控制核心,驅使黃金古樹力量的目的。所以在古樹機甲完成之後,黃金古樹並沒有死亡,而是處於一種無意識的狀態。只能在奧法之力的操控下,使用本身的各種能力。

而羅生之前的一系列舉動,則是針對奧術師這種製作思路,想要激活黃金古樹本身的意識,讓黃金古樹本身的力量和奧術師後來增添上前的奧法控制核心進行對抗,進而達到癱瘓古樹機甲戰鬥力的目的。從現在的結果來看,羅生顯然是成功了。

「這不可能!」此時依然在古樹機甲內,但卻失去了對古樹機甲控制權的米奇同樣明白了羅生的用意,忍不住發出一聲哀嚎。

米奇之所以能夠如此嫻熟的操控古樹機甲,用來和羅生等人戰鬥,除了格羅佛靠著通行徽記和大師級的法陣破解能力,掌握了實驗室外層區域的部分許可權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翡翠議會的先輩,曾經參與過古樹機甲這個研究項目,手中保留著古樹機甲的部分資料。而這些資料也早早的交給了米奇等人,所以米奇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古樹機甲操控自如,發揮出黃金階的戰鬥力。

不過也正是因為翡翠議會的先輩曾經參與過古樹機甲項目,所以翡翠議會的眾人對於古樹機甲的戰鬥力極有信心。在格羅佛等人的預想中,藉助古樹機甲的強大攻防能力,配合眾多傀儡守衛,米奇即使不能碾壓羅生等人,也至少能夠擊敗三人,將三人直接驅逐出實驗室。

但米奇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被自己一方寄予厚望,之前在戰鬥中表現也的確強悍無匹的古樹機甲,居然會被羅生用這種意料之外的方式擊敗。自己還沒有享受到碾壓其他勢力天才的快感,就陷入了致命的危機之中。

而在眾人驚嘆於羅生的對戰思路時,羅生卻並沒有停手。在奧法之力和自然之力對抗的時候,羅生一邊奔跑,一邊念動咒語,四環的『解除魔法』在羅生的操控下,準確的落在了古樹機甲的額頭。

瞬息之間,本來還能夠和自然之力維持勢均力敵的奧法之力微微一顫,虛弱了許多。而自然之力趁勢而起,直接衝破了奧法之力的壓制,佔領了古樹機甲的頭部。而當奧法之力擺脫了『解除魔法』這個四環法術的壓制,重新匯聚的時候,更加龐大的自然之力已經匯聚了起來,徹底壓制住了本身並不算極為雄厚的奧法之力。黃金古樹本來痛苦的神情,也瞬間變得歡暢。

但就在所有人以為黃金古樹已經徹底佔據上風,即將獲得自由,加爾·林歌做好了和這位黃金階的樹人溝通交流,利用智慧古樹埃爾加隆的印記,將其收攏為手下的戰力時,已經被壓制的奧法之力忽然收攏,匯聚在了古樹機甲的核心處。隨後藍紫色的光華閃過,古樹機甲內的駕馭者米奇直接被彈了出來。

而在米奇遠離古樹機甲之後,藍紫色的奧術光華再次從古樹機甲身體各處亮起。不過和上次和組成壓制自然之力的奧法牢籠不同,這次的奧法之力中充滿了毀滅的氣息。在黃金古樹還沒有來得及匯聚力量壓制的時候,所有的奧法之力轟然炸開,直接將這一株力量已經接近黃金階巔峰的黃金古樹炸成了碎片。爆炸的餘波,更是將周邊所有的傀儡傷的不輕,甚至有一個接近爆炸中心的傀儡守衛炸毀了一半。

不過在加爾·林歌等人為古樹機甲的自毀而震驚,惋惜的時候,羅生卻沒有理會這邊的情況。在米奇被彈出的瞬間,羅生已經飛一般的沖了過去。然後在米奇來不及調動其他傀儡守衛過來守護自己的時候,發動『野性衝鋒』,衝到了米奇的身邊。利爪揮動,撕裂了米奇勉強支撐起的防禦,然後猛的一掌,將米奇打翻在地。在米奇來不及做出其他更多反應的時候,將他徹底封印了起來。 在羅生將米奇拿下的時候,加爾兄妹這邊也沒有放過古樹機甲自毀所創造的機會。趁著因為機甲自爆,米奇遠離所造成的短暫混亂,加爾·林歌恢復人形,展開了一張深綠色的捲軸,自然之力注入之後,無數堅若鋼鐵的藤蔓從地下升起,纏住了所有的傀儡護衛。

而與此同時,站在實驗室門口附近,相對遠離戰場的伊妮·林歌完成了自己的祈禱,三支經過強化的月神之箭如同閃電一般穿過漫長的距離,射中了三個傀儡守衛的胸口,直接將傀儡的能量核心擊碎。

在伊妮·林歌用殺招解決了三個傀儡的同時,加爾·林歌雖然剛剛釋放了傳奇法術『綠色海嘯』的簡化版本,威力超越一般九環法術的『藤蔓領域』,法力消耗極大,但也沒有浪費眼前的大好形勢。以最快的速度化身獵豹,撲向了還在掙扎的其他傀儡守衛。在這些傀儡徹底掙脫藤蔓的糾纏之前,解決了其中的三個。

而剩下的兩個傀儡雖然及時擺脫了藤蔓的糾纏,恢復了戰鬥力,但在羅生三人聯手之下,也並沒有能夠再掀起什麼浪花。一會的功夫,就被擊碎了能量核心,倒在了地上。

「羅生你好厲害啊!看起來你對綠源實驗室的了解,遠不止是給我們的這一點資料啊!」等戰鬥結束之後,伊妮·林歌看了一眼正在收攏古樹機甲殘骸的哥哥,轉過頭對檢查完傀儡屍體,正在感知周邊環境的羅生說道。

雖然之前羅生對付古樹機甲的過程看起來輕描淡寫,沒有花費多大的力氣,最大的付出,也只是一張七環的『反魔法射線』捲軸,但全程觀看了整個過程的伊妮·林歌卻很清楚,羅生的這種成功,完全是建立在對古樹機甲的各個方面了如指掌的基礎上的。如果換成是加爾·林歌出手,即使付出了十倍的代價,也未必能夠現在這種效果。

「呵呵,有些東西太過複雜,不太好輸入到記錄水晶之中,所以也就沒有告訴二位。不過這些東西我都會儘力解決,應該並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羅生一邊用感知搜索植物培養基地的位置,一邊微笑著回應道。

對於伊妮·林歌笑語之中的質問,羅生並不是非常在意。雙方雖然簽訂了盟約,但還遠沒有到精誠合作的程度。對精靈一方隱瞞部分資料,是很正常的事情。羅生只要不是有意搗鬼陷害對方,就不算違約。

「我並沒有責怪羅生你的意思,只是驚訝於羅生你對古樹機甲的了解。如果不是和羅生你一起進入這個半位面,也知道古樹機甲沒有真正面世過,我還以為羅生你幹掉過不少古樹機甲呢。」伊妮·林歌笑了笑,微微有些感慨的說道。

事實上,在伊妮·林歌看來,古樹機甲的設計雖然有些許的缺陷,但絕對不是容易對付的存在。如果不是羅生對古樹機甲有著深入骨髓的了解,戰局根本不可能如此順利。羅生之前的所有行動,都像是早有預謀。

從最開始以反魔法射線偷襲,暫時壓制住古樹機甲的奧法力量核心,給了黃金古樹短暫的自由,隨後的雙重啟蒙術,最大程度的激發了黃金古樹本身的意志,再到藉助閃身偷襲的機會,破壞古樹機甲頭部的奧術力量節點,以及最後用自然灌注和解除魔法兩個法術,增強黃金古樹的力量,壓制機甲內的奧法之力,整個流程都非常嫻熟而流暢,彷彿曾經多次和古樹機甲戰鬥,已經習慣成自然了一樣。

「我只是之前掌握了一些資料,而且知道樹人一族的意識遍佈於身軀各處,沒有那麼容易被完全剝離,所以冒險試了一下,沒想到真的解決了問題。這應該算是一種運氣吧。」羅生謙遜的回應的同時,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驚訝。

正如伊妮·林歌猜測的那樣,羅生的確曾經和古樹機甲戰鬥過,而戰鬥的地點,也就在綠源實驗室內。只不過對付古樹機甲的這種辦法,卻並不是羅生的原創,而是羅生從別人那裡學來的。

前世在佔據了綠源實驗室后,因為精靈一族反感這種有違精靈自然之道的技術,所以古樹機甲成為了翡翠議會的獨家手段。並且在魔災到來之前,曾經被翡翠議會當成重要的底牌,投入到戰鬥之中。

最開始古樹機甲出場的時候,的確發揮出了驚人的戰鬥力。那一批數量不小,攻擊強悍,防禦驚人,又能夠自動恢復的黃金階戰力讓各方為之震驚。

但沒過多久,古樹機甲的操控核心和黃金古樹本身的意志存在對抗的致命破綻就被敵人發現,並且加以利用。觸不及防之下,翡翠議會的古樹機甲戰團遭遇了巨大的挫折,並且因此導致了一場關鍵性戰役的失敗。

從那一戰之後,古樹機甲的缺陷成了人盡皆知的普通情報,古樹機甲戰團這個翡翠議會曾經投入海量資源打造的王牌戰團也被解散,成了翡翠議會麾下各個重要地點的守衛力量。而羅生也是在潛入綠源實驗室的時候,和古樹機甲交過手,並且掠走了一個作為戰利品,進行過一些研究。所以羅生現在才能夠清晰的把握古樹機甲的所有特點,輕鬆將其解決。但沒想到,因為自己解決古樹機甲太過輕鬆,反而讓伊妮·林歌看出了些許端倪。

「那希望羅生你這種運氣能夠一直持續下去,一直到我們完成這次遺迹探索,這樣我們都能夠輕鬆很多。」伊妮·林歌笑了笑,意有所指的說道。

羅生在戰鬥中表現的極為篤定和果決,根本沒有試探的樣子,所以對羅生的解釋,伊妮·林歌根本不信。只不過限於雙方的關係,伊妮·林歌也不好進一步逼問,只能旁敲側擊的點一下。

「這種事情我不敢保證,不過我會儘力保持的。」羅生很隨意的回應道。

伊妮·林歌的意思羅生很清楚,但羅生卻並不想做出什麼保證。一方面是因為綠源實驗室現在處於『開荒』狀態,情況和羅生掌握的並不完全相同,未來遭遇什麼情況,羅生也不能確定。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羅生對精靈一方也並不敢完全信任。在任何情況下,羅生都要先給自己留好後路。

在羅生和伊妮·林歌用言語試探交鋒的時候,將古樹機甲殘骸收攏完畢的加爾·林歌走了過來,神情鄭重的對羅生問道:「羅生,你對古樹機甲這種技術怎麼看?」 「羅生,你對古樹機甲這種技術怎麼看?」

「一個很失敗的技術,一個錯誤的思路。」聽到加爾·林歌的問題,羅生眼睛微微一咪,隨即淡淡的回應道。

對於古樹機甲這項技術,羅生的評價的確不高。這不僅僅是因為古樹機甲在實戰中有巨大的破綻,更是因為這項技術的根本理念,和羅生的理念並不相符。

古樹機甲的製作理念,其實是奧術帝國那些奧術師理念的延續,就是想要由人類掌控一切。一切力量,一切生靈,甚至整個世界,奧術師們都想完全掌控,自主安排。

具體體現在古樹機甲的製作上,就是奧術師們不相信黃金古樹本身的意識,所以沒有選擇和黃金古樹合作,而是選擇了剝離黃金古樹的自我意識,轉而以控制核心來控制黃金古樹的行動。

這樣做雖然的確可以做到讓低階的人類輕鬆駕馭古樹機甲達到黃金階的力量,但卻也埋下了致命的隱患。畢竟單單一套以奧法力量為核心的控制核心,並不能真正完全發揮黃金古樹的力量。為了能夠讓黃金古樹完整的發揮自身的力量和能力,奧術師們不得不保留黃金古樹的基礎意識。而這些基礎意識一旦被激活凝聚,馬上就會掌控黃金古樹本身的自然之力,和控制核心對抗。畢竟任何智慧生物,都不想被其他人完全掌控,這是生命的本能。

所以在羅生看來,古樹機甲的問題並不是在技術上,而是在思路上。如果不改變思路,即使再強化控制核心對機甲的掌控力,只要敵人有針對性的激活黃金古樹的意識,古樹機甲都不堪一擊。

「哦,羅生你也認為這種技術不應該存在嗎?」加爾·林歌微微一怔,隨即神色凝重的說道:「那如果我想把和古樹機甲有關的資料都毀掉,羅生你同意嗎?」

如果說羅生對於古樹機甲的存在只是不太認可的話,那麼加爾·林歌對於這項技術,可以說是深惡痛絕。因為一般達到黃金階的各種古樹,都會自然生出意識和靈智,擁有轉化為樹人的能力,等同於高階的樹人。而樹人一族,一直是精靈一族重要的盟友。像智慧古樹埃爾加隆這種存在,更是精靈核心的高層之一。所以在加爾·林歌這種精靈德魯伊眼中,被用來製作古樹機甲的黃金古樹,基本等同於自己的同族。

而精靈德魯伊的理念,一直是融入自然,與自然為友。一般對森林的過度開發,對動物的過度捕獵都會遭到精靈德魯伊的阻攔,更不用說這種剝離古樹本身的意識,製作成『工具』使用的行為了。所以在加爾·林歌眼中,古樹機甲這項技術的邪惡程度,並不比精靈一族最為痛恨的精靈奴隸貿易差多少,屬於必須要消滅的存在。

「沒有這個必要吧?」羅生很隨意的回應道:「雖然這項技術缺陷極大,但也有它的優點,換個思路的話,還是有些研究價值的。」

雖然不認同奧術帝國的理念,但羅生並不會因此看低奧術帝國的技術。事實上,即使已經過了數千年,但因為黑暗時代人類文明衰退,以及整體研究氛圍變差的緣故,現階段依米爾大陸各方的技術研究水平並沒有勝過奧術帝國時代,甚至還落後許多。

所以對羅生來說,從奧術帝國遺迹中發掘出的各種技術,對於急需壯大自身實力,增強自身底蘊的綠色尖塔來說,都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即使不能直接使用,也是重要的參考對象,絕對不能隨意毀棄的。

「那如果我執意要銷毀這項技術呢?」撫摸了一下手中已經幾乎沒有任何生命氣息的殘骸,加爾·林歌盯著羅生,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加爾·林歌之所以如此咄咄逼人,想要逼迫羅生表態,倒也不是針對羅生個人,或者想要過河拆橋,而是因為在羅生的背後站著昆尼爾這個有些不太合群的傳奇德魯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