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要知道部落山高皇帝遠的,萬一這兩位一下狠心把部落裡面人給一窩端了,從他們口中逼問出怎麼製作的,然後自己人做,五金幣都沒了。

其實君莫不知道黃嘉石開出的價格已經很高了,按照他以前的習性,最多也就給幾枚銀幣就打發了。

畢竟對於風雲大哥,金幣銀幣都是巨款,就像是地球的富豪一樣,錢太多就成了一串數字了。

看著風雲大哥拿到黃嘉石給的十枚金幣不知道該怎麼花,最後買了十幾口大鐵鍋,然後一人背一口回到部落的樣子君莫就笑出了聲。

「黃兄我有一個想法,可以幫你賣出超過一百金幣的價格,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就是多餘的錢我要五成。」

雖然出發時老族長几乎把這次的貨款都給了君莫,但是和這些土豪相比,君莫口袋裡的金幣就顯得不值一提了。

「莫兄有何高論不妨說說看。」

顯然黃嘉石對於這個總是不走尋常路,滿腦子都是騷操作的君莫的想法還是很感興趣的。

「好,這次帶來的瓷器一共是二百件,一件一百金幣,就是兩萬金幣。」

「這樣一算還不少呢?黃兄用一千金幣買的東西轉手就賣了兩萬金幣,哈哈,開個玩笑別在意啊!」

「準備五千個錦囊,一個錦囊賣五金幣,這樣就能賣兩萬五千金幣。其中二百個錦囊中有瓷器一件,其餘的都寫再接再厲。」

君莫說完黃嘉石想了想。

「方法是好方法。但是這種模式從沒出現過,買到空的會不會認為我們在騙人啊?」

「沒有出現這種模式,是因為我沒有早一點來到這裡,那花五金幣就能得到價值一百金幣的東西的人又會怎麼想呢?」

「這東西就講究一個人品和運氣,放心吧!現場絕對會火爆的,你先找人把消息散步出去,對了,在拿出一千金幣,放在沒有再接再厲錦囊之中。」

黃嘉石想了想也沒問為什麼,想必他這種智商的人一點就透了。

至於君莫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和老城主打聽鬥氣該怎麼修鍊之類的東西,這也是他來到這裡的原因。

不過老城主天天不幹正事出入賭場青樓,沒有空理會君莫,每次一見這老傢伙,就被拉著討論那家姑娘身段好臉蛋美之類的話題。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老城主給君莫指了一條明路。就是他的孫女是個二階強者,而且是方圓幾座城的天才少女。

經過這個老不要臉的指引,君莫就來到一處別緻的庭院之中,由一個小丫鬟帶領來到了一處偏僻淡雅之所。

看過地球上很多小說的君莫心中想象天才少女一定目高於頂,神色冰冷,話語中處處透露著孤傲之色,不近人情。

「呀,相比你就說我爹爹的哪個奇怪的朋友吧!聽說你很會講故事,先給本小姐講一段。」

果然這姑娘處處都帶著驕縱蠻橫,不過好歹還帶著笑意。

君莫轉過身看到自己身後站著一個嬌俏玲瓏的小美女,單從肚子以上脖子以下的部位判斷應該有ABC之後那什麼,但是臉蛋看起來還特么是個未成年。

君莫還沒觀察完,就聽到這姑娘說到。

「不是說你才十八歲嗎?怎麼看著像大叔。」

君莫一臉黑線,心想在部落中生活的幾個月讓自己的皮膚很黑,這健康色啊?君莫心想原來這世界也特么是個看臉的社會啊?

「小妹妹,今年多大了。」

「十六了怎麼了?」

「可惜了,還是個未成年!」

「誰未成年了,我成年了,十六歲都能嫁人了。」

「哦,原來這世界是這樣的啊?我是不是形成偷偷竊喜,那麼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什麼?」

「嫁人啊?」

小姑娘臉色一下就紅了,瞬間就回到了劣勢。

「美女叫什麼名字啊?」

君莫看著臉色通紅的小美女問道,不知道是這句美女還是什麼再次觸動了她,只見她臉色更紅的說到。

「我叫黃佳麗!」

「我了個去,你家這名字都是誰給取的啊?你爺爺叫黃有財,你叫黃佳麗。」

黃佳麗一臉的無奈,嘆了一口氣說。

「我的名字是就是我爺爺給起的。」

君莫一臉無語,這老頭子還真是極品

「對了,你父親的名字誰取得,怎麼和你們的不是一個調調?」

「哦,我爹爹啊?聽我爺爺說,當時鄰居王伯伯也剛出生,王爺爺給王伯伯取名王湘玉,大家都說起的有品位,所以我爺爺也就讓王爺爺給爹爹取了黃嘉石。」

君莫聽完才明白為什麼黃嘉石為什麼會逃過一劫。

不過仔細想了想,越想越奇怪。王湘玉黃嘉石,鑲玉夾石不是一個意思嗎?君莫一臉奇怪的看著面前這姑娘。

「問個問題,你隔壁的王爺爺當時對你父親怎麼樣你有耳聞嗎?」

「哦,我們鄰里之間都非常的親密,四個王爺爺都對父親像親生兒子一樣好,就現在四周的王伯伯王叔叔對我也都像親生女兒一樣親切。」

「不是,你等會,信息量太大我要好好消化一下才行,太亂了。」

君莫想到這一家以為什麼要姓黃,特么姓綠多好貼切啊?看到每天老城主都笑嘻嘻的君莫真想在過去拍拍他的肩膀讓他一定要堅強。

接著君莫就詢問了關於鬥氣方面的知識,黃佳麗答應帶他去星空學院測試鬥氣屬性。

並且君莫知道了能擁有鬥氣天賦的都是萬里挑一的人,而且一般七歲就可以測試出來了。

由於沒有經驗,十二三歲有極少一部分人凝結斗核成為一星斗者,大部分十六歲都能成為一階斗者。

但是想升二階基本需要二十歲左右,但是有的人到死也在凝結不出第二枚斗核了,這就是個說不準的事情。

君莫知道之後,怪不得這黃佳麗會成為天才少女,十六歲就是二階斗者了。

不過據黃佳麗說,一般人都是七歲就開始修鍊了,而君莫這樣都十八歲了,顯然就算是有鬥氣天賦最低也要二十歲才能凝結斗核,畢竟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了。 三天後鼎盛的坊市之內,已經圍的人山人海,此時距離發售時間還有三分鐘,三樓的一間房間之內。

「怎麼樣,我說過一定會大賣,你看外面的人群,只要能以小博大哪怕有一定幾率人們也會前赴後繼的投身進來的。」

「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貪念,還都認為自己是最幸運的,他們相信能拿到手上的都是能中標的,就算是沒中,他們也認為下次餡餅也會落在自己的腦袋之上。」

君莫站在窗前看著下面人山人海的人群,微笑著說到,此時覺得自己就是個天才,正在哈哈的笑著,身後站著的黃嘉石說到。

「莫兄,什麼是餡餅啊?」

君莫發現這人不知道給人一點驕傲的空間,剛剛才找到那種意氣風發的感覺,一下被這人搞的興緻全無。

看著已經開始供不應求的人群,君莫並沒有在留下,他來就是為了感受一下成功的感覺,結果碰到了這傻缺會長。

所以君莫決定還是去和黃佳麗一起玩耍比較有意思,至於這裡,就留給這個奸商吧,反正自己能拿到的只是個小頭。

又過了幾日,君莫就跟著黃美麗一起去了她所說的那什麼星空學院,這裡也可能就相當於地球的小學。

而不同的是這裡的學校收人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必須有鬥氣體質。

至於什麼分類,無非就是什麼冰火什麼幾從天,錯了土系,火系,水系,或者風系之類的。

還有一些特殊的,比如冰系,雷系,光明系黑暗系之類的,反正萬變不離其宗,先需要有天賦才能來學習。

這一點君莫非常不贊同,在學習的道路上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對知識求知的權利。

就像是君莫,在地球上天天考試占倒數,老師不也沒把他勸退嗎?這幾天可以看出這裡和地球的不同之處了。

來到學校的一個大房間之內,今天是每年一次的天賦測試時間,所以現在來了很多人。

多數都是七八歲的孩童,不過偶爾也有十來歲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家長不讓跟隨。

這是為了不讓這裡變得擁擠混亂,因為每個家族如果能出現一個能修鍊鬥氣的那就相當於村裡唯一的大學生一樣,是能讓家裡人挺胸抬頭的事情。

所以這些小傢伙是承載家族未來走向的重要籌碼,一個人來測試經常什麼七大姑八大姨的一群人跟隨。

所以才有這個規矩,不過這樣一來,可就苦了君莫了,聽著四周的孩童問你是導師嗎?你是導師嗎?腦袋都大了。

當君莫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說到。

「我也是來測試的,等一會我第一個上去,給你們先開開路。」

正在君莫以為會成為孩子王時遭受到周圍很多小孩的哈哈大笑聲。

「你是不是從七歲之後,每年都來測試啊?」

君莫冷汗直流,這黃佳麗她.娘.的也沒有告訴自己還能有這操作啊?估計那些看著十多歲的小孩也是一次不成功想再來碰碰運氣。

痛恨黃佳麗的同時君莫才感嘆到,特么的地球和這裡一樣,熊孩子哪裡都有啊!

還好有人進來打斷了全體小孩對君莫的嘲諷技能,只見幾個老頭不慌不忙的端著架子來到了講台之上。

咳嗽了幾聲,看著下面剛才還像菜市場的場面瞬間變的寂靜無聲,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轉眼又看了看君莫。

「哪個,不是說家長不讓進來嗎?你是怎麼回事,趕緊出去。」

又是全場鬨笑,現在君莫就像把丫的拉過來用自己四十多碼的鞋底丈量他的老臉。

「導師好,我也是來接受測試的。」

又是一片笑聲,幾個老頭互相看了看,估計他們從教以來,還沒有碰到類似的情況。

「那好吧!那我們就從最小的開始。」

君莫微笑著對著講台上的幾個老頭比著中指,嘴中說到。

「好的,尊老愛幼是我們的傳統美德,讓他們先來。」

測試經過一波幾折之後總算是慢慢恢復到了正軌,只見這些孩童上台把手放在一個石板上。

如果發光,就證明有鬥氣天賦,沒有發光,就只能當一輩子平常人,這時候君莫就覺得這人的命運還真他.娘.的不公平。

有的人出生就是城主兒子,看黃嘉石那模樣,雖然長的跟隔壁家老王有點像,但是也阻止不了一輩子大富大貴,錦衣玉食。

在想想那些部落里的人,十幾歲就要出去打獵拼殺,搞一年的毛皮,還不如有錢人家的一口大鐵鍋值錢,這就是現實。

由於場面很是莊重緊張,所以這個時候也沒有人再關注比別人高一半以上的君莫了。

這時候君莫就體會到了黃佳麗說的,不對,最近和這姑娘呆在一起什麼事都容易往她身上想。

是黃有財說過能擁有鬥氣天賦那是萬中才有一,現在看來沒有那麼誇張也不差哪裡去。

測試了一個時辰,才有一個發出淡淡白色光芒的小孩通過測試,現在他站在幾個老頭身後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這時候君莫納悶他看過很多的網路小說,說像這種七八歲的天才這時候都面露堅毅之色之類的。

現在看來全部都是胡扯,特么的七八歲的孩子露個毛線堅毅之色啊?這時候不跑出去讓父母誇獎就不錯了,看那小孩東張西望的就知道此時並沒有小說中寫的那樣平靜。

就像一個特么的天天成績平庸的小孩,突然考了個全班第一名,你說他淡定,面具淡然之色那怎麼可能。

前面失敗的小孩有的直接現場就哭了起來,搞得幾個老頭都吹鬍子瞪眼的,看來每年這種事情都不少啊?

裡面走著,外面進著,沒辦法人太多了,等到天快黑了,才輪到君莫。

此時他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這還是吃了一點別人帶的吃的,原來這裡的人都知道測試需要一整天,都帶了乾糧。

這就像在地球考試需要自己帶圓珠筆一樣,可憐黃佳麗沒有告訴他這個事情,就算告訴了,估計君莫也不會帶,他一直以為導師會讓他第一個測試。

結果表明,這是他的人生三大錯覺,就這件事情之後他學習到,自我感覺良好,是不會有什麼美好的結果的。

此時這幾為導師之後站著十多個男男女女的孩童,一個十多歲的都沒有,看來天賦這個事情是不會隨著年齡增大而出現什麼奇迹的。

君莫都觀察一天了,上台之後把手往那塊石頭上一按,特么的有點尷尬,不是石頭不亮的問題,而是這學校就沒有更換過測試用的感應石。

長年累月下來,被按了一個手掌印,可能是熊孩子比較好奇,都照著一個地方按,所以已經深深的凹下去了。

君莫的大手當然放不下去,索性他就按在偏上一點,這一按不當緊,這塊古董般的感應石被他按成了兩塊。 書接上文,此時大廳之內已經沒幾個人了,所以顯得特別的寂靜,咔嚓,石塊斷裂的聲音在這裡,顯得特別的明顯。

幾個老頭一臉不善的看著君莫,幾個小孩也嚇得不敢吭聲,場面一時之間非常的尷尬,看來從建校以來,他不僅是年齡最大的測試者,還是第一個吧感應石弄斷的人。

君莫看著這幾個老頭,這時候估計再說我不是故意的你們信嗎?這種話語顯然有點牽強,只會讓氣氛更加火藥味十足。

這幾個老頭看著年齡很大,但是君莫猜不出他們究竟活了多少歲了!也許一千歲,也許兩千歲,要知道這些都是良善之輩。

雖然君莫有腿踢北海幼兒園,拳打南山敬老院,一米之下全撂倒的英雄氣概但是來到這裡,看到鬚髮皆白的老頭他就膽戰心驚。

看來不光是地球的老人不好惹,這裡的也不差哪裡,看著這幾人已經到達了那種不那個不爽的時候,君莫突然說到。

「等會,我看到這塊石頭突然感受到一絲靈感,等會,別打斷我。」

幾個老頭互相看了看,一時之間也看不出君莫究竟想做些什麼?

「對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君莫心中說到,老子對不住了,借你道德經一用。

幾個老頭聽完等了片刻,覺得君莫講的竟隱隱有種和修鍊鬥氣的方式暗暗契合,不由得對這個後生刮目想看。

「斷了也可以用,你繼續測試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