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多謝前輩!蘇羽一定勤加練習!爭取長江後浪拍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接過那套精緻的飛鏢,蘇羽點頭說道。

「前你妹的輩!叫姐姐!老娘有那麼老么?我告訴你,老娘絕對是最時尚的辣媽!」袁彩鳳不爽地說道。

呃,這……好吧,蘇羽直接無語了。癲散人不愧是癲散人,不走尋常路啊!

「呃,姐姐……你女兒都二十二了……呀!別啊,別打別打,姐姐,好姐姐,漂亮姐姐!你絕對是辣媽潮媽極品辣媽啊!」

抱著滿頭的疙瘩,蘇羽一邊跑一邊違心地說道。

不過說實話,如果拋開這幾年的為了女兒而心力交瘁不修邊幅的話,袁彩鳳絕對是一等一的美女。

「哼!這還差不多!好了!自己慢慢練吧!老頭子,進來吧,我完事兒了,該你了!」滿意地笑著,袁彩鳳直接拉開門,把龍戰叫了進來。

「來,跟著我學!今天要教你的是,太極拳!」推開門走了進來,龍戰沒有一句廢話,直入正題。

「呃?太極拳?陳式太極拳還是什麼的?」蘇羽不由得疑問道。

因為太極拳可以說是最普通最普遍的了,公園裡的老頭老太太天天都打太極拳,蘇羽實在想不出來,這太極拳有什麼高深的,能被稱為絕學的。

「哼!你以為我龍戰是公園的老頭么?也罷!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正宗的武當太極拳!」 這狂散人還沒拉起來呢,癲散人又撲通一聲單膝跪地了,「是啊!是我們冤枉你了!請受我夫妻一拜!要殺要剮你說了算!」

夫妻倆突然這個樣子,蘇羽一下還真的是受不了,趕緊就往起扶。

「兩位這是折殺我了!我蘇羽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而已,怎麼能受得起兩位如此!趕緊起來吧,你們讓我好好多活幾年成不?這是折我陽壽啊!」蘇羽一邊往起扶兩人,一邊說道。

「兄弟別這麼說!我夫妻二人這一拜,你受得起!我龍戰雖然不是什麼英雄好漢,但也知道知恩圖報!你救了我的女兒,就是我們一家的恩人!」狂散人龍戰十分認真地說道。

「沒錯!你就是我們一家的恩人!我們真他媽不是個東西,還懷疑過你!不說別的,就說你給千雅治病的時候那專心致志的眼神,一點雜質都沒有!怎麼可能是害我女兒的人?要是害我女兒的人,巴不得千雅趕緊死掉呢!怎麼可能把她救活!蘇羽兄弟,我們有眼無珠,錯怪好人,你罰我們吧!要不我們心裡實在過意不去!」瘋散人愧疚地說道。

性情中人好的時候,那是非常好!這較真兒的時候,也是相當的較真兒啊!蘇羽都快無語了!

不過他是看出來了,這夫妻倆,這會兒是真心實意的在給自己道歉呢!如果不給他們個台階下,估計以這倆人的脾性,非得跪到明天去!

無奈地撓了撓頭,蘇羽故意裝出一副很勢力的樣子說道:「別介,這不至於!其實你們不欠我什麼的,因為我治病可從來都不是無償的,那都是有代價的!」

這麼一說,兩口子倒是立馬轉過彎來了,連忙起身,表情十分認真地說道:「恩是恩,代價是代價,不能混為一談!兄弟,你對我們一家的大恩,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說吧,為千雅治病我們需要付多少錢,或者是幫你辦什麼事?只要兄弟說出來,我們就一定辦得到!」

其實蘇羽何嘗不知道呢,就算是這夫妻倆付了酬勞,也依舊會覺得欠下他人情的。只不過,你總得給兩個人一個台階下不是?難不成還真讓這兩口子跪地上啊。

「這些以後再說吧!我蘇羽也想與你們交個朋友,不要那麼客套嘛,隨性一點就好!」蘇羽打呵呵的說道。

「習武之人……哈哈,有了!」狂散人龍戰若有所思著,忽的大笑一聲,轉頭看向自己的老婆,又看向蘇羽,大笑著說道:「兄弟你看這樣成不?據我所知錢財你並不缺,既然大家都是習武之人,那我們夫妻二人就每人教你套我們的絕學吧?」

「好!這個主意好!兩位的女兒想必也不是很愛習武,有個能傳承你們絕學的人自然是最好了!小蘇先生的人品絕對沒問題啊!」一聽癲狂雙雄要傳授蘇羽武功,洪正龍立刻舉雙手贊成。

因為這兩口子,在退隱江湖之前,可是西川名副其實的風雲人物啊!即便是在南方几省,那都是名頭不小的。

狂散人龍戰一手太極拳打的,那絕對是大宗師級別的!而他的夫人癲散人袁彩鳳的一手鬼影鏢也堪稱暗器絕學,讓人防不勝防!

如果蘇羽能學會這兩個絕技的話,絕對會實力大增,與人對戰的安全性和勝算也會大幅度提升。

只是這兩個人都是西川有名的高手,突然要教自己絕學,蘇羽反倒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接受了,「這,怕是不好吧?我鐵定是不能拜在二位門下的。」

在場的除了蘇羽之外,一個個的都是**湖了,深知混跡江湖絕對是藝多不壓身的,所以李昆也開口道:「哈哈,小子,你就偷著樂吧!就算你想拜入他們門下,他們也絕對不收的!這倆人是我見過最怕麻煩的人,能破例教你就已經非常難得了!」

兩個前輩級的高手都開口了,蘇羽要是再推辭,那就傲嬌了。所以蘇羽面帶謝意地說道:「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有勞二位了!」

「好!廢話不多說!洪老頭,你這裡有安靜一點的地方沒?老娘要佔用,教恩人武功!對了,別給老娘整那些攝像頭啥的,當心我砸你場子!」癲散人袁彩鳳直爽地說道。

洪正龍那叫一個無語啊,心說這婆娘,幾十年了還是這麼霸道!不過也只是心裡隨便一說而已。笑了笑,洪正龍便將蘇羽一行人引到了他自己私人的練武場里。

「伯父,大牛的葯一定要按時服用!每次服藥的時候需要用真氣引導,幫助藥液吸收。我怕我這一練功就忘了時間,所以先提前和您說一下。大牛就拜託您了!」在開始學藝之前,蘇羽不忘叮囑李昆道。

「拜託個屁!那是我兒子,我不照顧誰照顧!你小子就安心學你的功夫吧,那頭蠢牛你就別操心了!」李昆笑罵著,便和洪正龍一起,走出了這間練功房。

習武之人,最忌諱偷學別人武功的,所以這傳授絕學的時候,李昆和洪正龍都是不能在場的。

待所有人都離開,練功房裡只剩下蘇羽和他們夫婦二人的時候,癲散袁彩鳳這才開口說道:「我先來吧!今天傳授給你的,是我袁氏的獨門絕技,鬼影鏢。你可要認真的學好了,免得到時候出去給老娘丟人!」

癲散人袁彩鳳這語言犀利的,就算是蘇羽也自嘆不如啊,這也太犀利了!不過,這就是人家的作風,行事不拘一格,少了那些彎彎繞繞,要不,怎麼人稱癲散人呢?

「兩位前輩放心,蘇羽一定認真學!爭取不給你們丟臉!」現在蘇羽正缺個能攻其不備,能陰人的手段呢,怎麼可能不好好學呢?

「好!那接下來,老娘就傳授你袁氏獨門絕技,鬼影鏢!」說著,癲散人袁彩鳳取出自己身上的暗器飛鏢,就開始從運氣到發鏢,一路仔仔細細的為蘇羽講解著,包括各種臨危應變,都是傾囊相授。

至於狂散人龍戰,則是也走出了門,刻意迴避了。雖說他們彼此是夫妻,不過夫妻二人對於這絕學還是恪守著師門的原則的。所以二十多年了,從未有過學習對方絕技的想法。這固然是恪守師門原則,但更重要的是,這是高手的自尊和自傲,沒有這份心,武道之上不可能會有大的成就!

而之所以會想到要把自己的絕學傳授給蘇羽,一來是因為蘇羽救了他們唯一的女兒,是他們一家的救命恩人。二來,也是因為兩人也有想找人傳授衣缽的想法,加上蘇羽僅僅在二十歲的年紀實力就直逼先天境,假以時日必能突破,可謂是天才武者了。

這第三點,則是因為兩人性格直爽豪邁,自覺冤枉了蘇羽,人家還以德報怨,心裡著實是過意不去。再加上他們知道蘇羽身具神奇醫術,自然想要與蘇羽交好。

神醫可不是地攤貨,隨處可見的!

蘇羽原本學習領悟能力就非常強,再加上有神識透視在身,能夠細緻的觀察別人體內的氣血運行,氣勁運轉以及細微到骨骼肌肉的運動狀態,所以學習鬼影鏢對他來說,並不是多麼難的事情!

況且鬼影鏢講究的一是出其不意,二是神速,可以說最適合蘇羽了!所以,僅僅是一天的時間,蘇羽就已經出師了!而且還舉一反三,隨身攜帶的那些銀針,也能當做暗器使用了!

「好小子!果然不愧是老娘看上的人,老娘練了幾十年,你小子一天就學會了!不過,你可別得意忘形,學會和爐火純青之間還差的十萬八千里呢!好了,以後就自己練吧,這套飛鏢,老娘就送給你做見面禮了!」

給個甜棗拍一巴掌,在叮囑了蘇羽要勤加練習之後,袁彩鳳將伴隨自己二十幾年的一套鬼影鏢取出,直接送給了蘇羽。

「多謝前輩!蘇羽一定勤加練習!爭取長江後浪拍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接過那套精緻的飛鏢,蘇羽點頭說道。

「前你妹的輩!叫姐姐!老娘有那麼老么?我告訴你,老娘絕對是最時尚的辣媽!」袁彩鳳不爽地說道。

呃,這……好吧,蘇羽直接無語了。癲散人不愧是癲散人,不走尋常路啊!

「呃,姐姐……你女兒都二十二了……呀!別啊,別打別打,姐姐,好姐姐,漂亮姐姐!你絕對是辣媽潮媽極品辣媽啊!」

抱著滿頭的疙瘩,蘇羽一邊跑一邊違心地說道。

不過說實話,如果拋開這幾年的為了女兒而心力交瘁不修邊幅的話,袁彩鳳絕對是一等一的美女。

「哼!這還差不多!好了!自己慢慢練吧!老頭子,進來吧,我完事兒了,該你了!」滿意地笑著,袁彩鳳直接拉開門,把龍戰叫了進來。

「來,跟著我學!今天要教你的是,太極拳!」推開門走了進來,龍戰沒有一句廢話,直入正題。

「呃?太極拳?陳式太極拳還是什麼的?」蘇羽不由得疑問道。

因為太極拳可以說是最普通最普遍的了,公園裡的老頭老太太天天都打太極拳,蘇羽實在想不出來,這太極拳有什麼高深的,能被稱為絕學的。

「哼!你以為我龍戰是公園的老頭么?也罷!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正宗的武當太極拳!」 「呃?前輩的意思是,要和我過招?開玩笑呢吧,你是先天境,我這後天還沒圓滿呢,根本不是你對手啊!」蘇羽詫異地說道。

「放心!我會把力量控制在比你現在低一些的程度,來吧,讓我試試你的拳法!」龍戰滿臉嚴肅地說道。

「那好吧!今兒個我就捨命陪君子了!前輩,看招!」

蘇羽也十分期待與龍戰這樣難得的高手過招,當下便是沒有絲毫保留,直接使出全力,以截拳道直接向著龍戰攻了過去。

雖說龍戰刻意將力量控制在了比蘇羽還要低一些的程度,但對蘇羽來說,這還是非常難得的!因為龍戰可以說是**湖了,經歷的實戰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與這樣的高手對戰,更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從而進行彌補。否則在遇到真正的強敵的時候,臨陣應變不夠,可就是命的代價了。

面上帶著那一貫的狂傲,龍戰雙腳自然分開,動作十分悠閑地擺出了太極拳的架子,那感覺,如果你不知道他是高手的話,一定以為,這是公園裡教太極拳的教練呢!

然而,接下來的比試,卻是讓蘇羽徹底的大跌眼鏡!他的拳法講求的是快准狠,以最快的速度爆發出自身最大的力量去攻擊對手。而龍戰的太極拳卻是以慢打快,看似行雲流水大開大合,但卻能夠四兩撥千斤,讓自己的力量至少有八成被卸掉,根本無法對龍戰造成實質性的打擊!

那看似慢的太極拳,快起來也是快的出奇!無論蘇羽的拳頭有多快,龍戰都能夠反應過來。

而且,龍戰的太極拳還不是簡單的以拳掌為主,而是全身各處,沒有一處不在那拳意之中!可以這麼說,龍戰的太極,已經融入到他的整個身體里,拳掌之間是太極,全身各處也是太極!那細微之中的應變,讓蘇羽的拳頭根本就沒有什麼著力點!

也正是和龍戰的交手,蘇羽才算真正的明白,龍戰想要教授給他的是什麼了!

大禮!這絕對是一份大禮!如果真的學會了太極,不說別的,單是在對戰之中,蘇羽就能夠大幅度的減少對手對於自己的傷害!

和龍戰這場較量,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期間蘇羽嘗試過各種攻擊手段,但一個個的都收效甚微,直到渾身大汗淋漓地時候,蘇羽這才無奈地停了下來。

「你的速度和拳法,很不錯!但我想,你現在應該只是入門而已,並沒有達到爐火純青。相信你這套拳法,在若干年以後,一定會大成的!我能夠看得出來,這是一套還在進步,並且能夠不斷吸收其他拳法精髓的拳法。這將是你今後的成長方向!」和蘇羽過招之後,對於蘇羽的潛力,龍戰也非常的認可。

「前輩是說,這套拳法,可以融合吸收其他的拳法精髓,類似於雜糅那樣?」對於吸收融合其他拳法這種說法,自從蘇羽練截拳道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

摸著下巴上的胡茬,龍戰若有所思地說道:「不對,不是雜糅。你的這套拳法,應該是一位非常天才的人按照自己的特點改編的,非常類似於李小龍的截拳道,但又比之高明的多。

這個拳法的最大特點,就是預留了很多的空間去進行優秀拳法的融合,至於如何融合,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了。而這個融合,也不是你所說的虛有其表的雜糅,而是一種拳意的融合。以後你自己會有體會的。好了,現在,先來學習我的武當太極拳吧!」

說著,龍戰便從心法開始,教授蘇羽正宗的武當太極拳。太極拳這種看似普通實則博大精深的拳法,一定是要配合心法才能夠發揮出其原本的效用的。否則只是虛有其表,不具其神,難當大用。

所以說,心法,其實是太極拳中最為重要的部分,修習了心法之後,就算是不會太極也能夠漸漸地打出太極的拳意。

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心到意到,古人習武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境界么?

於是,在龍戰的細心指導下,蘇羽開始反覆地體會著太極心法的精妙,不斷地鑽研這一門高深的,源於自然大道的心法!

有道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太極分兩儀,兩儀分四象,萬物負陰而抱陽,陽不離陰,陰不離陽。太極的真意,真的可以說是博大精深,需要用一生去體會領悟的。

在這不斷地鑽研當中,蘇羽漸漸地摸到了一些門道,對龍戰所說的拳意,太極真意有了些許的感覺。

而越是沉浸在這種鑽研當中,蘇羽就越是發現,太極簡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寶庫,那心法所蘊含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這種感覺並不是說功法招式有多少,而是其內闡述的道,暗合了大千世界的種種,總能讓你產生共鳴!

越是研究,蘇羽就越加的痴迷,蘇羽對於這心法的理解也一步步的在深入著。隨著這深入,蘇羽體內那來自幾女的元陰之氣與自身的絕陽之氣,竟是如同兩條魚一樣,在體內彼此糾纏了起來!

原本對於這個變化,蘇羽並沒有理會,只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理解太極心法當中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蘇羽赫然發現,體內的絕陽之氣再一次暴走了!

是的,這是一次在沒有女孩引導,沒有異性相吸的情況下產生的暴走!而且這暴走,和之前的那種單純的絕陽之氣暴走還不同!

所謂,孤陽不生,孤陰不長,陰陽相濟,是為自然。以前絕陽之氣的那種暴走,就是屬於孤陽,單純的陽氣暴走,因為蘇羽本就是絕陽之體,全身最旺盛的就是陽氣了。

但因為與宋瑤等人的幾次融合,蘇羽得到了女孩體內的元陰之氣,不過曾經只是能夠激發和平息一次絕陽之氣的暴走,然後就如同雪藏一樣在體內,一動不動。

然而現在卻不同了,在蘇羽鑽研領悟太極心法的過程之中,體內的元陰之氣竟然開始被調動起來,與絕陽之氣彼此糾纏著,開始了一種互補的循環!

體內的氣息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蘇羽即便是想要再繼續鑽研,也沒有辦法了。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要控制好體內逐漸開始暴增的氣息了!

然而,悲催的是,竭盡全力地去控制引導體內這股開始暴增的氣息,蘇羽卻發現,增幅的速度太快了,自己根本應付不過來!現如今的情況,急需釋放!

而一旁的龍戰,也是發現了蘇羽身體上的這種異樣,只見他雙眼放光,滿臉興奮地抬起手在蘇羽幾處特定穴位拍打之後,立刻在蘇羽的身邊擺起了太極架子。

「控制好這股力量!一定要控制好!這種頓悟的機會很難得,一定要抓住!現在跟著我學太極拳,把你體內那波動的力量,全部發揮在招式當中!」龍戰興奮地說道。

是的,蘇羽這種情況,的確是屬於一種頓悟,因為對太極真意的理解和領悟,使得體內一陰一陽的兩股氣息被同時調動了起來,引發了一種氣勁急速攀升的現象。

聽到龍戰說這屬於頓悟,是一種很難得的機會,蘇羽當即便靜下心來,跟著龍戰一招一式地學著太極拳。而且,在學的過程中,蘇羽的神識透視一直都是全力展開,在一遍一遍的練習之中,將龍戰的招式完美的學會!

這個學習過程,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每一次招式收發,蘇羽都感覺到渾身一陣舒暢。在將龍戰的太極拳的基本招式全部學會之後,蘇羽體內的氣息並沒有因此而趨於平靜,依舊維持在先前的那種陰陽相濟的狀態之中!

而在一點一點的控制住體內暴增的氣勁之後,不知不覺地,蘇羽進入了一種十分玄妙的境地。腦海里一直在不斷地鑽研著太極心法,而身體上則是不斷地演練著太極拳,直接忽略了身邊的龍戰。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種痴迷,一種類似於夢遊的狀態,或者說是忘乎所以。總之,蘇羽一直沉浸在這旁若無人的狀態中,一會兒搖搖頭,盤膝而坐,一會兒又面帶興奮的演練著包括太極、截拳道以及詠春等拳術。

看著蘇羽那入迷和認真的樣子,狂傲的龍戰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緩緩地退出了房間,只留下蘇羽一個人,在自己的世界中去體會,去鑽研。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四天就過去了。這四天,蘇羽不吃不喝不睡,一直沉浸在這種忘我的境地之中,直到第五天早上的太陽升起,這才緩緩地從這種狀態中退了出來。

剛剛退出這個狀態的蘇羽,第一感覺就是,自己的力量真的增長了,而且非常巨大!雖然現在,還並沒有突破後天與先天之間的那道壁壘,但並不代表蘇羽沒有衝擊過!

沒錯!在這五天的頓悟之中,蘇羽竟是直接從後天後期,一躍到達了後天圓滿,並且在這最後的一天里,兩次衝擊了後天與先天之間的那道壁壘!

但對於如何突破,蘇羽並沒有與先天高手交流過,師父也沒有說過,所以方法什麼的,他完全不知道,只是憑藉著一種感覺,去嘗試衝破那道壁壘。

也許,在與癲狂雙雄,李昆以及洪正龍交流過之後,蘇羽突破的可能性就會更大一些了。不過現在,還是先吃飯吧!因為蘇羽這會兒很餓,非常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都! 「呃?前輩的意思是,要和我過招?開玩笑呢吧,你是先天境,我這後天還沒圓滿呢,根本不是你對手啊!」蘇羽詫異地說道。

「放心!我會把力量控制在比你現在低一些的程度,來吧,讓我試試你的拳法!」龍戰滿臉嚴肅地說道。

「那好吧!今兒個我就捨命陪君子了!前輩,看招!」

蘇羽也十分期待與龍戰這樣難得的高手過招,當下便是沒有絲毫保留,直接使出全力,以截拳道直接向著龍戰攻了過去。

雖說龍戰刻意將力量控制在了比蘇羽還要低一些的程度,但對蘇羽來說,這還是非常難得的!因為龍戰可以說是**湖了,經歷的實戰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與這樣的高手對戰,更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從而進行彌補。否則在遇到真正的強敵的時候,臨陣應變不夠,可就是命的代價了。

面上帶著那一貫的狂傲,龍戰雙腳自然分開,動作十分悠閑地擺出了太極拳的架子,那感覺,如果你不知道他是高手的話,一定以為,這是公園裡教太極拳的教練呢!

然而,接下來的比試,卻是讓蘇羽徹底的大跌眼鏡!他的拳法講求的是快准狠,以最快的速度爆發出自身最大的力量去攻擊對手。而龍戰的太極拳卻是以慢打快,看似行雲流水大開大合,但卻能夠四兩撥千斤,讓自己的力量至少有八成被卸掉,根本無法對龍戰造成實質性的打擊!

那看似慢的太極拳,快起來也是快的出奇!無論蘇羽的拳頭有多快,龍戰都能夠反應過來。

而且,龍戰的太極拳還不是簡單的以拳掌為主,而是全身各處,沒有一處不在那拳意之中!可以這麼說,龍戰的太極,已經融入到他的整個身體里,拳掌之間是太極,全身各處也是太極!那細微之中的應變,讓蘇羽的拳頭根本就沒有什麼著力點!

也正是和龍戰的交手,蘇羽才算真正的明白,龍戰想要教授給他的是什麼了!

大禮!這絕對是一份大禮!如果真的學會了太極,不說別的,單是在對戰之中,蘇羽就能夠大幅度的減少對手對於自己的傷害!

和龍戰這場較量,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期間蘇羽嘗試過各種攻擊手段,但一個個的都收效甚微,直到渾身大汗淋漓地時候,蘇羽這才無奈地停了下來。

「你的速度和拳法,很不錯!但我想,你現在應該只是入門而已,並沒有達到爐火純青。相信你這套拳法,在若干年以後,一定會大成的!我能夠看得出來,這是一套還在進步,並且能夠不斷吸收其他拳法精髓的拳法。這將是你今後的成長方向!」和蘇羽過招之後,對於蘇羽的潛力,龍戰也非常的認可。

「前輩是說,這套拳法,可以融合吸收其他的拳法精髓,類似於雜糅那樣?」對於吸收融合其他拳法這種說法,自從蘇羽練截拳道以來,還是第一次聽說。

摸著下巴上的胡茬,龍戰若有所思地說道:「不對,不是雜糅。你的這套拳法,應該是一位非常天才的人按照自己的特點改編的,非常類似於李小龍的截拳道,但又比之高明的多。

這個拳法的最大特點,就是預留了很多的空間去進行優秀拳法的融合,至於如何融合,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了。而這個融合,也不是你所說的虛有其表的雜糅,而是一種拳意的融合。以後你自己會有體會的。好了,現在,先來學習我的武當太極拳吧!」

說著,龍戰便從心法開始,教授蘇羽正宗的武當太極拳。太極拳這種看似普通實則博大精深的拳法,一定是要配合心法才能夠發揮出其原本的效用的。否則只是虛有其表,不具其神,難當大用。

所以說,心法,其實是太極拳中最為重要的部分,修習了心法之後,就算是不會太極也能夠漸漸地打出太極的拳意。

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心到意到,古人習武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境界么?

於是,在龍戰的細心指導下,蘇羽開始反覆地體會著太極心法的精妙,不斷地鑽研這一門高深的,源於自然大道的心法!

有道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太極分兩儀,兩儀分四象,萬物負陰而抱陽,陽不離陰,陰不離陽。太極的真意,真的可以說是博大精深,需要用一生去體會領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