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男子伸出了自己的手,做了一個抖動的姿勢,那緊繃的肌肉立刻膨脹了起來,撐的他的衣服『嘎吱嘎吱』的作響。接著,男子冷笑道:「你敢正面上我嗎?兔爺!」

「兔爺……」阿卡多輕輕的伸出了自己修長的手,臉sè上冰冷的如同寒霜,「抱歉呢,我很討厭這個稱呼……所以,請你去床上躺一個月,好好的反省一下吧……」

「你可以把我打到床上躺一個月?」男人哈哈的冷笑道,接著他看向了一旁正饒有興緻看著他們比武的女子,之後笑道:「不錯!把妮可給我的話,我確實能在床上躺一個月!哈哈!」

男子的話頓時讓四周的人也都會心一笑。

「真是括噪……」

阿卡多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一陣低沉的咒語的聲音從他的口裡吐出,接著,一道湛藍的光輝出現在了阿卡多的手上。在四周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阿卡多便已經將這個湛藍sè的光球給扔了出去。

「Magic-Missile(魔法飛彈)!」隨著阿卡多的咒文,這個魔法光球直接打在了男子的胸前。男子只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氣血翻湧,接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影,向後倒去。他的身體撞開了許多木質的桌椅凳子,最後摔倒在了地上。他微微的站了起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之後他用驚恐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帥氣男子。

「魔法師!」

「他是魔法師!」

四周的人驚訝的叫出了聲。

魔法師,在艾倫忒亞大陸代表著的是最尊貴的一個階層。在大部分的國家裡,他們的地位都已經超過了貴族,而哪怕是在維多拉這種后魔法帝國,魔法師也是可以堪比貴族的存在。

男子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滿臉的不可思議的看著那個正微微笑著的俊俏男子。咬了咬牙,男子不發一言的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斧頭,就想要離去。

「等等。」阿卡多卻是在這個時候叫住了那個正準備逃走的男子,吸血鬼指了指地上的那一片狼藉:「把這個地方破壞成這樣,不做一點賠償,就想走嗎?」

男子咬了咬牙,接著解開了自己的錢袋,之後數出了幾枚錢幣,扔給了老闆,接著,他頭也不回的逃出了這個酒館。

阿卡多轉過頭,溫和的對那個嫵媚的女子說道:「不如我們出去,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好好的玩一場刺激的遊戲吧?」

女子看到阿卡多施展的那個魔法的時候,看向阿卡多的眼神便早已變成了星星眼。她心中發誓,自己一定要旁上阿卡多這條粗壯的大腿!一個會被她的魅力吸引的魔法師,這實在是不亞於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至於這個魔法師喜歡在野外做一些刺激的遊戲什麼的……既然這位名為約書亞的魔法師喜歡,那就從了他吧。

女子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魔法師伸出來的手,溫和的笑道:「恩,請去任何你願意去的地方吧……」

四周的人也都發出了一陣噓聲。

那個神秘的魔法師將女子帶出了酒館,但酒館裡面的議論聲卻依然不絕於耳,很顯然,這將會是這個酒館里經久不衰的話題。

而這個時候,正在喝酒的大鼻子看了一眼在他旁邊的那個酒客。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都點了點頭,走出了酒館。此時的酒館里正熱鬧,因此也沒人注意到離去的兩人。

大鼻子看著自己的好友,之後略帶興奮的說道:「魔法師,真的是魔法師!沙斯,你說這是不是莫拉陛下的指引?」

「先冷靜一下。」沙斯讓大鼻子冷靜了一下,「他雖然是魔法師,但也未必有可以進入冬環之堡的資格……冬環之堡可是有許多大法師坐鎮的,哪怕在全大陸,這也是一個極強的魔法學院……他怎麼能有讓你侄女進入魔法學院的能力呢?」

「但我無論如何也要試試。」大鼻子如此說道,「雖然這裡是維多拉,但要見到一個魔法師實在是太難了……現在也就只有他能幫助我了。」

「我看他的樣子,似乎有些好sè。」沙斯皺了一下眉頭,「你確定他不會對你的侄女出手?」

「……」大鼻子呆了一下,過了一會之後,他才無力的說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喀秋莎的父親也不過是一個賣麵包的……她很有天賦,但我和她父親都出不起那300金幣的學費,所以只能靠魔法師的推薦了。不過你說的也對,這件事還是再看看吧……」

……

在一片黑sè的夜之中,阿卡多帶著女子越走越偏。已經預料到會發生什麼事情的女子微微有些興奮。哪怕是開放如她,也沒有在野外做這麼刺激的事情過。阿卡多最後將女子帶到了一處yīn暗的地方。

女子還不待說什麼,便被阿卡多直接按在了牆上。阿卡多身上特有的男xìng氣息讓女子變得有些微微窒息。她用自己的媚眼看著阿卡多,但阿卡多卻一言不發,只是在吻著女子的脖子。

女子知道,他們要開始了,於是極具誘惑力的呻.吟從她的口裡吐了出來,但另她有些奇怪的是,這個魔法師為什麼只是在舔她的脖子,而不做下一步的舉動?

接著,女子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陣輕微的疼痛,接著就是一陣說不出的快感。

那是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的快感,女子發出了一聲比一聲高昂的呻吟,當阿卡多將頭抬起來的時候,女子已經全身酥軟的倒在了地上。

雖然失去了一部分的血液,讓這個女子的臉sè有些蒼白。但那被吸血的快感實在是太過爽快,讓這個女子難以忘懷。

「看著我的眼睛。」

阿卡多蹲在了女子的面前。女子抬起了頭,她看見了魔法師的那張帥氣的面孔,猩紅的雙眸,以及……那嘴唇邊還沒來得急擦去的血液。

似乎想到了什麼,女子忽然渾身顫抖了起來,眼神里變得十分恐懼。

但很快,阿卡多那雙深邃的眼睛就已經俘獲了她的全部心神。

「你認識的約書亞將你帶到了這個地方,狠狠的滿足了你。之後,約書亞就離開了,留你一個人在這個地方……」

「約書亞……走了……」

「對,就是這樣。這是一個美好而難忘的夏夜,不是嗎?」

阿卡多見自己的暗示已經生效了,就站了起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從懷裡拿出了一張白布,接著就擦拭乾凈了自己唇邊的血液。

「呼……看來女xìng的血液……是最好喝的飲料啊!」阿卡多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Ps1:今天要忙簽約的事情,我盡量兩更吧!

; ?第05回邪惡(一)

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阿卡多並沒有驚動任何人。他只是沉默的打開了自己的房間,接著關上,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最後反鎖。

阿卡多最後坐到了床上,打開了自己的包囊,將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那是一堆慘白的骨頭,在柔和的燭光的照耀下反shè著絲絲白光,看起來倒是格外的晶瑩剔透。阿卡多將這些骨頭架子全部都倒了出來之後,這些骨頭居然自己開始組裝了起來。

「呼,背著你這麼一個傢伙到處跑,還真是讓我感覺無比的吃力呢。」阿卡多倒在了一旁的床上,看著旁邊已經把自己組裝了一半的小薇。

小薇轉過頭來,那雙空洞的瞳孔靜靜的注視著吸血鬼,似乎在抱怨說你也把我整的很不舒服。阿卡多翻過身來,認真的說道:「別這樣看我好吧?這是我們為了混進人類社會所必須要做的工作……你想想我們這幾天趕路吃的東西……喝野豬的血,喝兔子的血,啊啊啊,我都快瘋了你知道嗎?」

小薇卻是表示野豬和兔子的肉味道不錯。

「你就沒有一點進取的心嗎?」阿卡多無力的說道,「有最好的,為什麼不吃最好的? 桃源仙庄 野豬和兔子就能滿足你了?你不想吃人肉了?」

小薇思考了一下,表示人肉最喜歡了。

「看,我們達成了共識。我喝血,你吃肉,配合的多好?」阿卡多笑了一下,「只可惜,人類的城市裡都有一些名為『聖職者』的討厭的傢伙。我們身上的死靈氣息可瞞不過他們。如果在這個城市裡面大量死人的話,我們可能會被聖職者注意到……」

小薇立刻不滿意的晃動著自己的大腿骨。

「所以我思前想後,覺得我們最好打一槍就換一個地方……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唔,就是我們先偷偷的搞死幾個不起眼的人,之後隱去我們的行蹤,到下一個城市裡面去。反正人類的城市多了去了,也不會引起那些聖職者太多的注意……你看怎麼樣?」

骷髏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方法不錯。

「所以,現在先休息,等明天太陽下山了,我們就出發去尋找獵物!」

在這黎明即將到來的黑夜之中,那個吸血鬼,和一個骷髏正在興奮的規劃著屬於他們的未來……

……

躍馬酒店裡來了一個魔法師。

這個消息一夜之間就傳遍了躍馬酒店附近的大街小巷。在維多拉的地界,魔法師並不稀有,但也並沒有泛濫到滿大街都是的程度。要成為一個魔法師是需要經歷極為苛刻的考核的,所以躍馬酒店裡來了一個魔法師,這就讓所有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特別是當這個魔法師還進行了一場和女人有關的決鬥之後,他的名氣也就更大了。

只是這個名為『約書亞』的魔法師似乎並不喜歡拋頭露面,從昨天凌晨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開始,一直到正午都沒有出來。所以雖然有很多人想要目睹這個魔法師的英姿,但卻沒有人敢去打擾一個閉門不出的魔法師。

畢竟魔法師出名的地方之中,就有一個『xìng格古怪』。誰也不知道這個魔法師有沒有給自己的房子里添加什麼危險的魔法陣,說不定你靠近了這個魔法師的住宅,就被一個魔法變成了青蛙。

一直到了黑夜降臨,那個魔法師才從樓上走了下來。這個英俊的魔法師打了一個呵欠,接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接著有些抱怨的說道:「呼……睡在衣櫃里還真是難受,看來得考慮一下,買一個棺材了。」

阿卡多回憶了許多他睡過的地方,最後得出了結論——只有棺材裡面睡起來才是最舒服的。但帶著一個棺材該怎麼趕路呢……阿卡多摸著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深思之中。

阿卡多走下了樓梯,依然按照慣例背著他的那個有些臃腫的包囊。他走下樓梯的時候,發現有許多人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著他。

阿卡多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是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太過張揚了。這對於一個需要隱姓埋名的吸血鬼來說,無疑是致命的。看來今天晚上就必須要離開這個地方了呢……

阿卡多這樣想著,便來到了櫃檯前,結賬之後就準備離去。

而此時,看到阿卡多正在結賬。一個人卻忽然來到了阿卡多的身後。阿卡多回過了自己的頭,那雙猩紅的眸子盯住了靠過來的人。

這個人的頭上戴著一個深褐sè的帽子,一身衣服也不知多久沒洗了,身上的酒味和惡臭讓嗅覺靈敏的阿卡多的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頭。接著,他就看到了那個人的臉。那張臉上實在沒有什麼值得稱道的地方,唯一的特點,就是他的鼻子很大。

阿卡多站直了身體,看著那個大鼻子的酒客,不耐煩的說道:「有什麼事嗎?」

「約書亞閣下。」大鼻子微微的行了一個禮,「不知我能不能打擾您幾分鐘呢?」

阿卡多看了看這個大鼻子,接著搖了搖頭:「抱歉,我還有事。」

黑夜是短暫的,如果不能在這個黑夜之中找到合適的食物,阿卡多就要餓著肚子上路了。 鳳鳴帝王閣 所以他直接就無視了大鼻子,轉身離去。

「約書亞先生……或許我們可以談談,我可以給你很多金錢,只需要你幫我一個忙……」那個大鼻子伸出了自己的手,似乎是想要抓住阿卡多。但阿卡多卻只是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這個大鼻子,之後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轉身離去。

作為一個黑暗生物,他並不是十分需要金錢。再說……就算他需要金錢,殺死那些人類就可以得到他們的錢財,不是比幫這個大鼻子方便許多?

阿卡多直接轉過頭,走向了外面的黑暗之中。

大鼻子苦笑了一下,對一旁走過來的沙斯苦笑道:「看來我剛才請求方法出錯了,魔法師都並不是缺錢的傢伙啊……」

沙斯也搖了搖頭:「錯過了這次機會,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你的侄女送進冬環之堡了……對了,她怎麼還沒有到這裡來?」

大鼻子呆了一下,「對啊,不是叫她來這裡,讓那位魔法師先生看一下嗎?她畢竟是有那麼優良的天賦,說不定就被看上了呢?可惜現在那位魔法師先生已經走了……她來的太遲了一點。」

「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沙斯皺著眉頭,說道。

大鼻子也只能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

行走在黑夜之中,那個吸血鬼呼吸著空氣中瀰漫的各種芬芳,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氣,臉上寫著的是無比的陶醉。

「人類社會……真是美麗啊。」阿卡多感嘆了一句。也只有像尼內牙這樣的偏僻小城裡,阿卡多才敢大搖大擺的走上街。如果是在大城市裡,那裡的聖職者可不少,阿卡多隻要敢冒頭,就是被當成異端邪惡焚燒身軀的下場。

所以在找到可以不被那些聖職者發現自己真實身份的方法之前,阿卡多都不會輕易的去到那些大城市。

而至於冬環之堡,那自然是要去的。但那個地方有許多大法師,要想引自己的妹妹出來還是很有困難的。阿卡多一時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可以潛入進去,所以只能暫時擱置了這個想法。目前來說,阿卡多的目標就是吸更多人的血,讓自己變的更強。

對於一個吸血鬼來說,只要吸血,就可以慢慢的變強。在他們那漫長的生命之中,血液帶給他們的除了不老的容顏,還有就是強大的力量。現在阿卡多就感覺自己的體力已經比剛剛蘇醒過來的時候強了不少,現在的他就算不用魔法,對付之前那個拿著斧頭的傢伙,也可以很輕易的戰而勝之。

只可惜,阿卡多目前的等級還是處於『貴公子』這一行列,算的上是最羸弱的血族。在其上的爵位血族,任何一個都有輕易殺死阿卡多的能力。更不用說那些活了上百年的血族上位者,甚至是那些暗地裡統治黑暗世界的,可以稱得上『瑪士撒拉』的千年血族了……

「爵位血族……嘖,以我目前的進化速度來看,沒有強大存在血液,恐怕也要十年的時間……十年啊。」阿卡多搖了搖頭,看來短時間內要有所突破,與其期望血族的力量突破,還不如看看能不能讓術士的力量獲得一些突破。

阿卡多最近在睡夢之中就經常夢到一些來自他血脈之中的力量,而他也知道,術士在覺醒了之後往往都會有一段時間的突飛猛進。一般會進階到三環魔網甚至四環魔網才會停下來。阿卡多既然是龍族的第一代後裔,沒理由不會進階到四環魔網。

那個時候,天下大可去得。

阿卡多正在心中不斷的意yín的時候,他忽然感覺到空氣中飄來了一陣令他心醉的香氣。這個香氣他再熟悉不過了,就是鮮血的味道……

舔了一下下唇,阿卡多知道,自己該開餐了。

Ps1:總算是可以簽約了,第一更到。求收藏。

;

第05回邪惡(一)

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阿卡多並沒有驚動任何人。他只是沉默的打開了自己的房間,接著關上,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最後反鎖。

阿卡多最後坐到了床上,打開了自己的包囊,將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那是一堆慘白的骨頭,在柔和的燭光的照耀下反shè著絲絲白光,看起來倒是格外的晶瑩剔透。阿卡多將這些骨頭架子全部都倒了出來之後,這些骨頭居然自己開始組裝了起來。

「呼,背著你這麼一個傢伙到處跑,還真是讓我感覺無比的吃力呢。」阿卡多倒在了一旁的床上,看著旁邊已經把自己組裝了一半的小薇。

小薇轉過頭來,那雙空洞的瞳孔靜靜的注視著吸血鬼,似乎在抱怨說你也把我整的很不舒服。阿卡多翻過身來,認真的說道:「別這樣看我好吧?這是我們為了混進人類社會所必須要做的工作……你想想我們這幾天趕路吃的東西……喝野豬的血,喝兔子的血,啊啊啊,我都快瘋了你知道嗎?」

小薇卻是表示野豬和兔子的肉味道不錯。

「你就沒有一點進取的心嗎?」阿卡多無力的說道,「有最好的,為什麼不吃最好的?野豬和兔子就能滿足你了?你不想吃人肉了?」

小薇思考了一下,表示人肉最喜歡了。

「看,我們達成了共識。我喝血,你吃肉,配合的多好?」阿卡多笑了一下,「只可惜,人類的城市裡都有一些名為『聖職者』的討厭的傢伙。我們身上的死靈氣息可瞞不過他們。如果在這個城市裡面大量死人的話,我們可能會被聖職者注意到……」

小薇立刻不滿意的晃動著自己的大腿骨。

「所以我思前想後,覺得我們最好打一槍就換一個地方……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唔,就是我們先偷偷的搞死幾個不起眼的人,之後隱去我們的行蹤,到下一個城市裡面去。反正人類的城市多了去了,也不會引起那些聖職者太多的注意……你看怎麼樣?」

骷髏點了點頭,覺得這個方法不錯。

「所以,現在先休息,等明天太陽下山了,我們就出發去尋找獵物!」

在這黎明即將到來的黑夜之中,那個吸血鬼,和一個骷髏正在興奮的規劃著屬於他們的未來……

……

躍馬酒店裡來了一個魔法師。

這個消息一夜之間就傳遍了躍馬酒店附近的大街小巷。在維多拉的地界,魔法師並不稀有,但也並沒有泛濫到滿大街都是的程度。要成為一個魔法師是需要經歷極為苛刻的考核的,所以躍馬酒店裡來了一個魔法師,這就讓所有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特別是當這個魔法師還進行了一場和女人有關的決鬥之後,他的名氣也就更大了。

只是這個名為『約書亞』的魔法師似乎並不喜歡拋頭露面,從昨天凌晨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開始,一直到正午都沒有出來。所以雖然有很多人想要目睹這個魔法師的英姿,但卻沒有人敢去打擾一個閉門不出的魔法師。

畢竟魔法師出名的地方之中,就有一個『xìng格古怪』。誰也不知道這個魔法師有沒有給自己的房子里添加什麼危險的魔法陣,說不定你靠近了這個魔法師的住宅,就被一個魔法變成了青蛙。

一直到了黑夜降臨,那個魔法師才從樓上走了下來。這個英俊的魔法師打了一個呵欠,接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接著有些抱怨的說道:「呼……睡在衣櫃里還真是難受,看來得考慮一下,買一個棺材了。」

阿卡多回憶了許多他睡過的地方,最後得出了結論——只有棺材裡面睡起來才是最舒服的。但帶著一個棺材該怎麼趕路呢……阿卡多摸著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深思之中。

阿卡多走下了樓梯,依然按照慣例背著他的那個有些臃腫的包囊。他走下樓梯的時候,發現有許多人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著他。

阿卡多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是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太過張揚了。這對於一個需要隱姓埋名的吸血鬼來說,無疑是致命的。看來今天晚上就必須要離開這個地方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