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先回不越城吧,那龍傲天不是已經宣告整個大安王朝,將我不越城杜家之人都抓了起來么?我怎麼說,都得回去先看看,然後再去帝都找他的麻煩吧……」杜飛凝視了喻雙雙片刻之後,才嘆了一口氣,低聲道。

「我跟你一起去,你一個人回去的話,我不放心!」遲疑片刻,喻雙雙咬了咬牙,才低聲開口道。

聞言,不僅僅是杜飛,就連其他人都是愣了愣,而那喻昊在愣了片刻之後,居然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微微的偏過頭,彷彿什麼都沒有看到一半。

見到喻雙雙這個樣子,杜飛心裡的滋味也是古怪,只不過遲疑了片刻之後,他還是伸手拍了拍喻雙雙的腦袋,嘆了一口氣道:「別傻了,我此去帝都,可以說是九死一生,雲水龍家那等勢力,就算是我也沒有百分百的信心可以對付,你若是跟著來的話,我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保證你的安全,所以,你還是留下這北地潛修吧,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定然再會北地看看,到了那個時候,你若是還想要隨我走的話,我不會再拒絕!」

聞言,喻雙雙的身形倒是微微震陣,旋即其視線緩緩抬起,在見到杜飛臉上的堅毅之色的時候,一絲淡淡的哀愁卻浮現其心頭。

杜飛雖然這一次拒絕了她,但是卻也給了她一個承諾,只是不知道這承諾,是否還有兌現的時候…… 「唰——」

晴朗的天際之上,一道人影如同閃電一般瞬間閃過,但是因為那速度過快的關係,卻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的殘影。而這殘影的主人不是其他人,赫然便是已經離開了北地,正以最快的速度往不越城趕去的杜飛。

這一次趕路,杜飛倒是沒有半分遮掩,就算是遇到了一些守衛極其嚴密的城市,他也是直接一閃而過,而那些城市之中的強者就算心有怨念,但是在感應到杜飛那毫無保留散發而出的半步武宗巔峰境界的氣息的時候,這些人都是極其乖巧的躲了起來,畢竟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強者在大安王朝境內,已經算是半隻腳踏在巔峰之上的人物了,一般人只要不是腦子抽了的話,是斷斷不會和這種等級的強者過不去的。

「主人,那喻雙雙雖然實力一般般,但是好歹也是半步武宗級別的強者,帶在身邊的話,對我們的好處不少啊,至少,現在我們這邊的戰鬥力,只有你和那頭成天睡覺的圓虎。」半空之上,小白的身影坐在了杜飛的肩膀上,眯著眼睛淡淡開口道。

「帶她走?雖然帶著她走的話,好處是不少,不過龍傲天那傢伙向來就喜歡拿對我重要的東西來威脅我,若是將喻雙雙帶在了身邊的話,那豈不是相當於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在別人面前?」杜飛撇了撇嘴,淡淡道。

「哦?主人你的意思是,那喻雙雙算是你的弱點了?」小白眯著的眼睛瞬間睜開,眼眸之中有八卦之火熊熊燃燒起來。

「自然算是弱點,畢竟我們是關係極好的朋友。」杜飛掃了小白一眼,淡淡道。

「真的只是朋友么?」小白眼眸之中的八卦之火似乎沒有退去的意思。

「當然,要不然還能夠是什麼?怎麼?你還希望我們是其他關係不成?」杜飛冷冷道。

聞言,小白縮了縮腦袋,撇了撇嘴低聲喃喃道:「明明給了人家女孩子一個承諾,現在卻又裝了起來了,裝!讓你繼續裝!看你以後怎麼辦?」

「你說什麼了?」杜飛突然皺了皺眉,沉聲道。

「沒有,沒有,沒有說什麼……我說主人啊,你要不要將身體的控制權交給我,我來幫你趕路,而你自己潛入修鍊空間慢慢修鍊,畢竟以我們現在的速度回到不越城的話,最快也得半個月啊!」小白笑了笑,然後一臉認真的轉移了話題。

「修鍊?也好…對於那冰蓮丹的用法我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正好趁著這一個月的時間好好研究一下,還有,那靈丹奴現在也處於不能用的狀況,你有空就研究一下,要怎麼把它修理好,我不可想被一具靈丹奴給反噬了!」杜飛緩緩點頭道。

「是!這個就交給我吧,主人你儘管安心修鍊便是了,到了地頭的時候,我自然會將你喚醒。」小白點點頭道。

「嗯!」杜飛輕輕一頷首,旋即其精神體已經進入了修鍊空間,而半空中之中,只剩下一道眯著眼睛的身影依然在飛快的竄行……

………..

大安王朝,不越城!

昔日的不越城,放在大安王朝之中,不過算是一個三流城市罷了,在這個城市之中,有八品高階巔峰武師級數的傢伙,就可以開闢一方勢力了,而若是能夠運氣很好的晉階到七品低階武師的話,那麼此人定然就是不越城中的一霸了!

昔日的不越城中,杜家、連家、公孫家三家,可以說是掌控著整個城市,就算是那城主府之人,在他們面前似乎都有幾分畏首畏尾的感覺。

不過,自從半年之前,不越城中的局面就已經完全變了!

半年前的某一天,雲水五家之一的雲水龍家之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強佔了整個城市,連家和公孫家之人,瞬間都成為了雲水龍家的外圍勢力,而杜家的下場則更慘,包括杜震天在內的所有杜家強者,不論男女老少都是已經淪為了階下囚。

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也不明白為何堂堂雲水五家之一的雲水龍家會向這麼一個雲水杜家的小分家出手,但是很快的,隨著在北地發生的事情傳回來,不越城之中的人,很快的就明白了事情的關鍵之處。

杜飛!

這個在不越城中,從廢物一步步踏出的傢伙,居然在北地和雲水龍家屢屢做對,連雲水龍家的武宗強者都對其無可奈何,而且更在最後雲水五家和君武宗聯手奪取傳說中的天地元丹的時候,那杜飛竟然直接虎口奪食,從這六大勢力手中奪得了天地元丹冰蓮丹,隨後竟然還能夠安全逃離!

而那君武宗和其他雲水四家在搜尋了數月,毫無辦法的情況下,不得不放棄那冰蓮丹,唯有那雲水龍家一直不肯放棄,到了最後,竟然直接衝殺到了杜飛的家族之中,將不越城杜家之人盡數囚禁,其目的,就是為了逼出杜飛!

當然,因為路途遙遠,再加上這事情實在是太過誇張的關係,一開始並沒有人願意相信這件事情,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半年的時間過去了,那雲水龍家之人依然對著不越城保持高壓的姿態,這就令得不少原本並不相信的人,終於不得不相信,這一次,那在不越城中也算是一個傳奇人物的杜飛,真的是惹下了一個天大的麻煩了!

一時間,杜家的盟友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扯入了這件事情之中。而杜飛的對頭,如連家之人,卻如同看到一個最大的機會一半,不但大拍雲水龍家的馬屁,而且更是出謀劃策的折磨著杜家之人,其目的就是想要將那杜飛逼出。

至於那公孫家,雖然跟杜家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除了站在雲水龍家這面之外,也已經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了。

此刻,原本不越城的城主府之處。

不越城城主府座落在不越城西側,原本府中是百畝良田,但是此時已經化為了一大片碧波蓮湖。

湖水之中,有一連竄的亭台樓閣,而在正中之處,更是有一個由無數巨大的木條打造而成的木台。

此刻木台邊緣之處,擺放著數十張座椅,只不過那座椅之上只有兩個人眯著眼睛坐著,而其他人的卻都是束手站立在了一側。

若是此刻有一個不越城中強者來此的話,就會發現,那些在不越城和不越城周邊大名鼎鼎凶名赫赫的勢力首腦和強者,此刻都匯聚在了這裡。

而那正中坐著的兩人,赫然便是和杜飛有幾分仇怨的龍凌天,以及龍家三長老龍柏。

龍凌天眯著眼睛坐在一掌寬大的座椅之上,右手輕輕的敲著扶手,片刻后,突然一笑,道:「連基,杜家之人,這幾天又死了幾個了?」

隨著他的問話,一個一身灰袍的中年人緩步踏前一步,此刻他的臉上全是陰霾之色,聽到龍凌天問話,卻森然一笑道:「稟告龍少爺,不越城杜家強者以及族人、下仆,共計一萬三千四百七十五人,現在已經死了五千四百一十人,還剩下八千過六十五人,不過我看他們的情況,此刻最少也有數百人撐不過今天了!」

「是么?那麼倒是要看看了!」說話間,那龍凌天的腳掌已經在木台之上猛的一踏,頓時就見到一塊巨木翻起,旋即露出了下方湖水。

只不過,此刻在這湖水之中,卻密密麻麻的擠著上萬道人影,這些人每一個都被用鐵鏈鎖了起來,一萬多人縮在了一起,密密麻麻的如同螞蟻一般。這些人中,既有杜家的下仆,也有杜家的家主杜震天、大長老杜震山、二長老杜震軒、三長老杜震峰……

這些杜家之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毫無例外的被綁在了這裡,漂浮在水面之上,其實不少人已經死去,但是卻沒有人解去他們的屍體,那屍體就這樣泡在了水中不斷的腐爛發臭。而還或者的杜家之人,此刻也是一個個的臉色木然,見人再一次有人將上方的木台打開,一個個木然的視線都是掃了上來。

「呵呵呵,看來這群傢伙又餓了,今天本少心情好,就賞他們三千個饅頭吧!」龍凌天淡淡的掃了一眼,旋即開口道。

「是!」隨著他下令,已經有一批連家的族人抬過了一筐筐的饅頭倒入了下方,隨著這些饅頭進入,那些杜家族人都如同發狂一般的爭搶了起來,如同一群爭奪糧食的蝗蟲。

而杜震天等杜家強者見到了這一幕,都是臉上泛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龍凌天!你有種就殺了我們!這樣折磨人,算是什麼英雄好漢!」杜玄風抬起干廋的臉龐,低聲厲喝道!

「英雄好漢?不不不,我們雲水龍家可都是奸詐小人,從來沒有什麼英雄好漢,至於殺你們?這個,我還真的不想動手,你們這些螻蟻,連被我殺的資格都沒有!之所以給你們餵食,不是因為我要折磨你們,而是因為,你們對杜飛那廢物還有幾分意義,只要你們在,他就一定會出現!」龍凌天冷笑了一聲,緩緩開口道。

「嗬嗬嗬嗬,等到飛兒出現的時候,死的人,可就是你的!龍凌天!倒了那個時候,老夫一定要生吞你的血肉,讓你死不瞑目!」杜震天臉色也是一變,厲喝開口喝道。

「憑你這條老狗可沒有這個資格!你們最好祈禱杜飛會出現,那麼我或許還能夠留你們一條全屍,不然的話,就算你們死了,我也會把你們日日夜夜浸泡在這裡,讓你杜家之人,腐爛發愁,死無葬身之地!我會讓所有人都明白,這便是得罪我們雲水龍家的代價!人若反我!雞犬不留!」龍凌天狂笑了一聲,旋即右手一揮,一道強悍的精神力直接催動那木板再一次將那木台封閉了起來,而後其淡淡的視線,也是掃到了天際之上,片刻之後,才緩緩的坐下。

「龍少爺……」見到他坐下,一直肅立在一側的一道俏麗身影卻突然低聲開口道。

聽到她開口,公孫家之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而龍凌天的視線卻微微一掃,見到了開口之人的時候,眼眸深處閃過意思淡淡的古怪意味:「公孫紅小姐,怎麼?今日又想為杜家之人求情了么?我再告訴你一次,若不是我這人不喜歡用強,而現在還是追求你的話,你現在的下場,包括你們公孫家的下場,也和這下面的杜家之人不會有任何區別!而現在,我也沒興趣在這裡繼續看下去的,不如,我們去聽個小曲如何?」

話畢,龍凌天已經站起來起來,伸出手在公孫紅俏麗的臉龐之上輕輕的捏了一下,旋即他再一次仰頭狂笑而出…… 半個月的時間,如同流水一般流逝而過,當杜飛再一次緩緩的睜開眼眸的時候,他的氣息彷彿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這種變化令得他身上本來狂暴無比的氣息徹底的收斂起來,如果不是他此刻還在御空而行的話,恐怕在任何人眼中都會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恭喜主人,看來這半個月的時間,主人雖然實力沒有什麼大的長進,但是卻已經能夠將體內的真氣和精神力控制的愈發完美了。」坐在杜飛肩膀上的小白感應到了這種變化,忍不住開口道。

「嗯,差不多吧。」杜飛淡淡的點了點頭,這一次他算是將這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實力徹底的掌控了,而且對於那冰蓮丹也多了幾分了解,所以,雖然他的實力沒有什麼大的進步,但是若是動起手來的話,定然比起之前還要會強悍幾分。

「而且,我們距離不越城也很近了,估計只需要再多半個小時,就可以進入不越城了。」小白凝視著前方的城市輪廓,緩緩開口道。

「唰——」

杜飛的身形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隨手掃了掃被狂風打散的亂髮,隨後凝視著前方淡淡道:「終於回來了么?也不知道現在不越城中怎麼了……」

「諾,那裡不就是有一群人,我們去問問不就好了!」小白指著下方的一隊似乎剛從不越城中出來的商隊,淡淡一笑道。

「好辦法。」

「轟——」

杜飛聲音剛落下,其身形已經如同九天落雷一般,瞬間落到了那在下方行進的車隊之前,淡漠的視線緩緩的掃出。

「什麼人!你…你是杜飛!?」那領隊之人原本臉色有幾分難看,但是在看清楚了杜飛的臉龐的瞬間,臉上卻猛的閃過了一絲錯愕之色!

「你是…連家之人……」杜飛的視線凝固在了眼前這個中年人的身上片刻后,才輕輕一笑道。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雲水龍家應該已經佔領了不越城才對,而以他們的行事風格,定然不會允許任何人擅自離開不越城,而你們連家之人,既然還能夠離開不越城做生意,看來,連家是已經抱上了雲水龍家的大腿了啊!看來,我也沒有找錯你,現在,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吧!」杜飛淡淡的笑了一聲,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但是那連家之人卻突然覺得自己的腳跟一軟,整個人就跪在了地面之上,而在他身後的那些人更加不勘,一個個早就已經趴在了地面之上,不斷的發抖。

其實這也不是連家之人實在沒用,而杜飛這些日子的形象,已經被雲水龍家宣揚的太過恐怖,雖然對於雲水龍家之人來說,半步武宗強者,世界上多的是,根本沒什麼值得懼怕的,但是對於這些三流城市的強者來說的話,那半步武宗層次的強者,根本就是傳說級別的人物了!因此在見到杜飛的瞬間,這些連家之人,又豈能不怕?

「怎麼?沒話要說么?」杜飛凝視著那中年人,淡淡道。

「這…這….現在…現在雲水龍家之人,已經佔據了城主府…似乎,杜家之人,都被困在了裡面,而城主府裡面,雲水龍家的人並不多,我只知道,裡面有一個叫做龍凌天的,似乎是很厲害的人物…其他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中年人哆嗦了片刻,才咬牙飛快開口道。

「龍傲天居然不在么?」杜飛緩緩道。

「我…我不知道…杜飛少爺,我…我在連家,也不過是小人物,能知道這些,已經…已經很厲害了……」中年人似乎看出了杜飛的不滿,忙繼續道。

「確實不錯了…看在你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忙的份上,我不殺你,滾吧!」杜飛淡淡掃了他一眼,手掌已經一拂,旋即其身形再一次化為了閃電,瞬間閃出。

黃土滾滾的長道之上,只剩下那連家之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片刻后才有人猛的吸了一口氣,失聲道:「杜飛回來了!?」

「唰——」

半空中,杜飛的身形風馳電掣一般閃過,目標,不越城城主府。

「主人,這不會是陷阱吧?」小白淡淡道。

「無妨,龍傲天在的話,自然最好,若是不在的話,最多也就是龍凌天和龍柏在場,我自然有辦法將他們兩人一起解決了,不過,我恐怕是沒有機會出手救杜家之人了,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和小虎了!」說話間,杜飛已經把懷裡的小虎提了起來,淡淡道。

「嗯,這個就交給我們吧,放心好了,這肥虎雖然喜歡睡覺,但是實力已經相當於人類的半步武宗大成境強者,就算是巔峰境強者也可以一戰,讓它救人,不過是小事罷了!」小白跳起來坐到了小虎的背上,眯著眼睛道。

「還有一件事情,主人,若是那龍柏在場的話,千萬不要直接殺了他,而是要留活口啊,我有用處……」小白突然古怪一笑道。

「什麼意思?」杜飛皺眉道。

「主人你之前不是說要修復那靈丹奴么?我想了許久才想出一個法子,這靈丹奴的損傷實在是太大了,一般的情況下根本沒辦法修復,不過,要是主人你能再得到一枚武道元丹的話,倒是可以修復,而且能夠令得那靈丹奴的實力更上層樓,當然,武道元丹不是那麼好找的,不過,武宗強者…我們面前倒是有一個…怎麼都不能浪費了吧?」小白舔了舔殷紅色嘴唇,略帶邪惡道。

「你的意思是強鑄武道元丹么?看情況吧,這種事情太過殘忍,若是被人知道的話,不妥。」杜飛思索片刻,才緩緩搖頭道。

「呵呵呵,主人,相信我,以雲水龍家的行事風格…當你見到他們的時候,你一定會覺得,我提供的辦法,是最好不過的了,因為這樣,才能夠讓你稍微解恨啊!」小白淡淡搖了搖頭,才在心中嘀咕了一聲道,隨後它也不再說什麼,而是伸手在小虎的背上一按,那小虎頓時發出一聲吼叫之聲,旋即身形壯大了幾分,瞬間向著一側閃出。

…………

不越城,城主府,百畝碧湖。

湖心的木台之上,龍凌天如同往日一般,完成了今日的例行公事,旋即其和龍柏一起並肩而立,視線緩緩的落到了北面。

掃了片刻之後,正當他們準備移開視線的時候,兩人的身形突然同時微微一震。

旋即就見到一個小點出現在了半空中之中,而且飛快的接近,越來越大,很快的,就可以分辨出那是一道修長的人影。

遠遠的看過去還能勉強看清楚,人影面目如刀刻一般,堅毅無比,淡漠的視線之中,隱隱的有精光流過,而其身上雖然沒有多麼強悍的氣息,但是所有人在見到他的瞬間,眼眸似乎都是微微的一疼!

幾乎一瞬間,木台之上所有的視線都唰唰唰的落到了半空中,旋即每個人都認出了那道身影的主人——

正是杜飛!

此刻的杜飛身形懸浮在半空中,修長的身影如同標槍一般筆直,半空中獵獵作響的勁風吹過,竟然連他的一根髮絲都沒辦法吹動。

而在半空中矗立了片刻之後,杜飛的身形卻驟然間一墜,如同天外隕石一般,瞬間砸落湖面!而眼看就要落到了湖面之上的瞬間,其身上卻瞬間有一道淡淡的精神力瞬間散開,直接令得其身形輕巧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波——」

輕輕的響聲之中,湖面之上泛起了一陣淡淡的漣漪,使得杜飛的身形如同踏立水面一般。

站在了湖面之上,杜飛的視線緩緩的掃到了木台之上,與龍凌天視線輕輕一撞,旋即嘴角卻露出一絲淡漠笑意。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視線都停留在了他的身形之上,旋即一聲聲的倒抽涼氣之聲響起,每個人都認為,在雲水龍家面前,杜飛不管被傳說得多麼變態,恐怕都是不敢出現的,但是想不到他不但出現了,而且還如此張揚,如此強勢!

龍凌天的視線凝固在了杜飛身上,片刻后突然陰森森一笑,道:「杜飛!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啊!你終於來了!」

杜飛眼眸之中的精光微微閃過,片刻后卻也是淡淡一笑:「既然我來了,那麼杜家之人呢?你不會告訴我都死了吧?」

「他們全在這裡!」龍凌天腳掌猛的一踏,頓時就見到木台之上有數塊木板掀起,而在木板之下,赫然便有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現。而幾乎同時,有不少龍家的強者已經飛快的閃到了木台邊緣之處,這些人一個個身上似乎都有七品武師技術的氣息,而視線卻都是凝固在了下方的木台中的人影之上,顯然,只要杜飛有一點異動的話,這些人瞬間就會將杜家之人盡數殺了!

以杜飛此刻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那木台之中密密麻麻囚禁在了一起,赫然便是杜家族人,只不過這等慘狀,便是杜飛這兩年來已經見慣了生死,也是忍不住微微的皺了皺眉。

「不越城杜家,有強者以及族人、下仆,共計一萬三千四百七十五人,現在已經死了六千八百九十三人,剩下活著還有一口氣的,還有六千五百八十二人!不過你也儘管放心,那些先死的,都是據說你和杜飛不睦的杜家之人,他們死了也乾淨,不會礙你的眼,」龍凌天陰惻惻的一笑,繼續道,「看在我這麼為你杜飛著想的份上,你此刻是不是應該束手就擒?只要你交出冰蓮丹,自廢武道丹道修為,我保證立刻放掉了所有的人,而且我雲水龍家之上馬上撤出不越城,這不越城,日後依然是你們杜家的天下,如何?」

杜飛皺著眉定時龍凌天,又看了看木台之中的杜家族人,片刻才才淡淡道:「我拒絕。」

龍凌天微微一愣,片刻后才緩緩道:「杜飛,你應該明白,你這些杜家族人,可都是受了你的牽連,若不是你杜飛,他們也不會落此下場,我保證,若是你敢動手的話,在你動手的瞬間,這些杜家族人,都會被碎屍萬段!」

杜飛臉色依然不動,只是淡淡道:「當然明白,為了一卷冰心決,龍傲天已經將我滿門屠滅了,今日,為了冰蓮丹我倒是不覺得你龍凌天會放了杜家之人。只是,我若束手就擒,他們必死無疑,我若是動手殺了你,那麼他們或許還有一線升級,而且就算是死了,有你龍凌天少爺作陪,想必他們也瞑目了!」

聞言,龍凌天和龍柏對視一眼,臉色終於變得極其難看起來……

而其他不越城之人,此刻一個個面面相覷,在這等情況下,他們恐怕連開口的資格都沒有。 「呼——」

片刻之後,龍凌天才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冷笑了一聲,淡淡道:「既然你這麼嘴硬的話,那麼從現在開始,我一分鐘就殺十人,我倒要看看,你們杜家的族人,夠我殺多久!」

杜飛深深的看了龍凌天一眼,片刻后才一笑道:「你若想殺的話,儘管殺便是了,我不會因為這些人而留手半分,就算是在我解決你之前杜家之人都被盡數殺了,我也不會因此手軟半分!而若是他們運氣好的話,自然可以留下來。」

「這可以說是你最後的族人了,你這樣做,就不怕他們恨你?」龍柏略帶詭異的掃了杜飛一眼,遲疑道。

杜飛嘴角泛起一絲森然冷意,只不過笑容雖然冷,但是卻帶著幾分堅毅無比的色彩!

「我杜家之人為你所殺,我心中悲痛,你無法理解!但是我若此刻束手就擒,除了和他們一起死之外,還有什麼下場!?只不過,今日你殺我杜家一人,明日我便殺你龍家十人!若是這樣我的族人還無法瞑目的話,那便殺百人!千人!就算是將你們雲水龍家滿門屠殺,我也在所不惜!所以,龍凌天!龍柏!你們今日最好祈禱可以留下我,不然的話,你們雲水龍家,從此將雞犬不寧!」

淡漠的語氣緩緩的傳出,瞬間令得整個場中的氣氛都是變得悲壯無比,但是也肅殺無比!而這裡面感覺最深的,便是連家之人!當日因為一個小艾,杜飛只不過是八品武師的實力,便殺得連家膽戰心驚,而今日他以這等實力說出這等話來,卻令得連家之人一個個都是腳跟發軟。

「好!這才是我杜家兒郎!飛兒,你儘管放心,若是必要的話,我們族人都會瞬間自盡,不會成為你的負累!但是你也要記住你的承諾,日後殺百人,殺千人,來複今日之仇!」木台下方的原本閉著眼睛的杜震天突然猛的睜開了眼睛,旋即干啞的聲音如同悶雷一般傳出。

「老狗!這是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杜震天的聲音落下,那龍凌天等人還來不及開口,一旁的連基卻忍不住一聲喝出。似乎不喝出這一聲,他便無法宣洩自己心中的恐懼一般。

然而,連基的聲音還沒落下,站在水面之上的杜飛卻突然手掌一抬,剎那間,一股狂暴無比的精神力以一種常人無法感知的速度,瞬間從其體內爆閃而出。

在場強如龍凌天、龍柏等人,都是瞬間反應不過來,而在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精神力已經直接形成了一道包膜,將那連基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老狗,憑你還沒有資格這麼對我爺爺說話!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便不要怪我!」

淡漠的聲音落下,杜飛的手掌已經猛的一握,然後就見到那包裹著連基的精神力包膜猛的一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