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唐孜然回來的時候,晚餐已經做好了。

「孜然,你跟我來一下,孩子們先吃飯。」琅玥看似平靜的瞥了唐孜然一眼,然後走向了他們的房間。

唐孜然愣了愣,看向兒子,遞出一個詢問的目光,唐舞麟聳聳肩膀,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媽媽怎麼了。

唐孜然趕忙跟著琅玥進屋去了,琅玥關上房門。

「娜兒,咱們先吃飯吧。你餓了吧。」有鑒於這兩個小吃貨的飯量,今天琅玥額外多做了很多飯菜。

娜兒對吃顯然是沒有什麼抵抗力的,聞言立刻點點頭,大快朵頤起來。

她剛吃了一會兒,卻發現坐在旁邊的唐舞麟並沒有像昨天那樣開動起來,抬頭看向他時,發現他愁眉苦臉的扭動著身體,一臉的痛苦。

「哥哥怎麼了?」娜兒脆生生的問道。

「我測試后,手臂好疼,有點抬不起來了。」唐舞麟本來最近就特別愛餓,更別說放學后還高強度的勞動了,這會兒對飯菜的渴望可想而知。

娜兒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喂你吧。」

「好啊!好啊!」唐舞麟大喜。

娜兒的動作有些生澀,甚至有些笨拙,一勺飯、一勺菜,交替的喂到唐舞麟口中。

兩個孩子一個六歲,一個五歲半,稚嫩中帶著淡淡的溫馨,這個不大的小家,似乎連燈火都隨之變得柔和了。

「娜兒,你真好。」 四更啦!求推薦票、求收藏。唐門萬歲,書友們萬歲!

---------------------------------------------

「不行,我說什麼都不讓麟麟再去邙天那了!」琅玥哽咽著說道。為了不讓外面的兩個孩子聽見,她已經非常克制自己的情緒了。

聽了琅玥的講述,唐孜然又何嘗不心疼,他沉默了。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阿玥,麟麟吃苦,我也心疼。可是,如果他現在不吃苦,那麼,長大以後,或許吃得苦就會更多。」

「那天我找邙天的時候,我看得出,他其實是不情願的。身為一名宗匠級鍛造師,他性格高傲,能得到他的認可,你知道我們的兒子有多麼優秀嗎?這孩子真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下班回來之前,邙天給我打了魂導通訊,他告訴我,我們的兒子天賦異稟,天生神力,力量甚至可以媲美普通的成年男性。更可貴的是,麟麟的那份堅持打動了他。麟麟的武魂是藍銀草,未來成為一名強大魂師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如果他能夠成為一名優秀的鍛造師,至少一生都可以衣食無憂。孩子都沒有怯懦,我們做父母的,怎麼能首先怯懦呢?我們應該支持他、鼓勵他。而且,我也相信,邙天身為六星宗匠級鍛造師,他在教導弟子方面一定有正確的方法,不會真的傷害到孩子的。」

「我們再讓麟麟試試好嗎?如果他的身體真的有可能受到傷害,無論如何,我首先就會阻止他繼續學下去。」

琅玥終究還是妥協了,她很清楚,丈夫和自己一樣愛兒子,而且唐孜然的道理說服了她。

當兩人重新回到客廳的時候,只見唐舞麟坐在那裡,一邊用力咀嚼著,一邊笑眯眯的看著身邊的娜兒,而娜兒正有些笨拙的一口、一口喂著他吃飯。

這一幕令唐孜然和琅玥不禁吃驚的呆住了,兩個漂亮的小人兒坐在那裡,在並不強烈的燈光照耀下,呈現出一副極為和諧的畫面。

唐孜然喃喃的低聲道:「我們收養這個孩子吧,兩個孩子一起成長,會對麟麟也很有幫助。」

「嗯。」琅玥臉上終於流露出一絲微笑。

一頓充滿了家庭溫馨的晚餐就在這樣的氣氛中結束了。唐舞麟和娜兒的飯量再次震驚了唐孜然夫妻。

養兩個孩子,他們接下來首先要面對的問題竟然是能否讓他們吃得飽。

晚餐后,琅玥和唐孜然商量了一下后,決定自己也出去找份工作,只是憑藉唐孜然一個人的工資,家裡實在是有些困難了。

「娜兒,你看,這就是我的武魂。」唐舞麟有些艱難地抬起手,掌心之中藍色的小草緩緩鑽出,帶著淡淡的藍色光暈,同時散發著柔和的能量波動。

娜兒有些驚奇的撥弄了一下他手中的藍銀草,「哥哥,我以後也會有武魂嗎?」

唐舞麟道:「當然會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武魂,等你六歲了,明年的覺醒日就可以去覺醒了。好睏,我扛不住了,要睡了。你也早點睡吧。」

一邊說著,他一頭倒在自己床上,只是片刻的工夫,呼吸就已經均勻了。

娜兒獃獃的看著他,努力的想要回憶一些什麼,可是,腦海中朦朦朧朧的,卻就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躺在床上,她也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夜深人靜,唐舞麟和娜兒的房門悄然開啟,唐孜然走了進來,他來到兒子的床邊坐下,從懷中摸出邙天給琅玥的藥瓶。然後再拉起兒子的衣袖,準備給他塗抹藥劑。

手在肩頭上一按,一個扣在肩上的小燈亮起,剛好能照耀在唐舞麟手臂上。

「咦。」唐孜然輕咦一聲,看著唐舞麟的手臂不禁有些發獃,因為他驚訝的發現,兒子的手臂並沒有如同琅玥所說的那樣腫脹,看上去和平時並沒有什麼不同。

他小心的翻開唐舞麟的手掌,手掌同樣光潔如玉,哪有半點的傷痕。

吃驚之下,唐孜然趕忙又拉開唐舞麟另一邊的衣袖,情況一模一樣,怎麼看,他這一雙手臂都不像是受了傷的樣子。

琅玥當然不會騙自己,唐孜然非常了解妻子。

可是,為什麼應該出現的腫脹和傷口都消失了呢?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難道說,是兒子的武魂產生了作用?有一些特殊的武魂是能夠自行療傷的,可是,卻從來都沒聽說過藍銀草會有這樣的功能啊!

他並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唐舞麟的黑髮遮掩下,他的額頭上,淡淡的金色紋路悄然隱沒……

唐孜然坐在那裡思考片刻,看看手中的藥瓶,再看看兒子的手臂,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片刻后,他將藥瓶收起,轉身回了房間。明天一早,兒子的反應是驗證情況的最好方法。

清晨。

唐舞麟醒的很早,自己洗漱完畢后,就跑到廚房去幫媽媽的忙。雖然他還不會做飯,但至少端盤子端碗還是能做的。

「麟麟,你手臂還疼嗎?」琅玥一看到懂事的兒子,頓時又心疼起來。

「咦,好像沒感覺了呢。我就說沒事吧。」唐舞麟晃了晃胳膊,昨天的酸脹感已經完全消失了,就像是從來都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痛苦似的,而且他也似乎覺得,自己的手臂變得更有力量了似的。

琅玥鬆了口氣,微笑道:「看來,昨天你邙天叔叔給的葯不錯,這樣的話,媽媽就放心了。昨天你睡著后,爸爸去給你抹葯了。」

從房間中出來的唐孜然正好聽到了這番對話,抹葯,自己可並沒有啊!

難道說,這孩子武魂激發之後,不止是變得更有力氣,而且連自我恢復能力也變強了嗎?這不可能是藍銀草的功效啊!

豐盛的早餐令這不大的小家充滿歡聲笑語。

「爸爸,快送我去上學吧,今天我們又該學習武魂知識了呢。哎呀,昨天晚上太困了,忘了冥想,今天回來,你可要提醒我哦,我唐舞麟,一定要成為一名強大的魂師。」 新書求收藏、求推薦票。

-------------------------------------------

三年後。紅山學院。

萬雲超扭動著胖乎乎的身體湊到唐舞麟身邊,低聲道:「舞麟,聽說周少龍突破十級了,今晚就要去買魂靈了呢。你怎麼樣了?上次你不是跟我說,你都已經九級了嗎?咱們可就要畢業了,要是畢業后還不到十級,你就要回家自己修鍊,沒有學校的推薦信,以後進中級學院就麻煩多了。」

三年時間過去,唐舞麟的變化很大。

原本一米二的個頭現在已經超過了一米四,比同齡人都要高上幾分,身材適中,不胖不瘦,看上去並不是特彆強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面龐也越發俊美了,尤其是那雙澄澈的黑色眼眸,光可鑒人。雖然他的武魂只是藍銀草,但在紅山學院卻依舊有著很高的人氣。

萬雲超就是他當年剛入學院時候遇到的那個小胖子,本來他是很看不起唐舞麟的,但自從有一次他主動欺負唐舞麟,被唐舞麟按在地上胖揍一頓之後,就老實了。

在大家都沒有魂技,魂力等級又相差不多的情況下,唐舞麟的力量無疑是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他表面看上去不算很健壯,那次萬雲超卻直接被他高舉過頭,嚇得哇哇大叫。從此就留下了陰影。

武魂班這一屆的十幾名學院之中,已經有六個人魂力達到十級,可以從魂師的最低等級魂士,進階魂師了。當然,前提是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魂靈。

三年時間,初級學院的學業他們已經即將完成,到了中級學院,魂師就會被專門區分出來,在專門的學院上學,傲來城這種小城市是沒有魂師中級學院的,而中型城市的魂師中級學院要求,必須要擁有一個魂靈,才能入學。

萬雲超就是六名魂力達到十級的學員之一,在初級學院畢業之前就達到十級,是能夠獲得學院推薦信的,進入中級學院就會容易得多。因為這證明天賦夠好,如果是過了十歲才達到十級,再想進入中級學院,就需要經過更多考試才行了。

「應該差不多了,我覺得自己已經到瓶頸了。」唐舞麟笑著說道。

他的修鍊速度就連班主任老師林惜夢都很吃驚,先天魂力三級,三年修鍊到十級,這在魂師中並不算快,最多只能算是中等。

可是,他的武魂是藍銀草啊!這種廢武魂在三年內修鍊到十級,速度可就不算慢了。雖然遠遠不能和那些天才相比,但在班裡也是中上游水準。

林惜夢經過多次指導唐舞麟發現,這孩子對於冥想特別有天賦,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空氣中最適合他的能量分子,並且在冥想時特別專註。後來她隱約明白了唐舞麟修鍊速度較快的原因,這孩子很可能是精神力要比同齡人強一些,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能夠多一個孩子在畢業前達到十級,對於班主任來說是榮耀,也意味著獎金。所以,到了最後一個學年的時候,林惜夢對唐舞麟重視了許多,經常單獨指點他。唐舞麟也沒讓她失望,再有半個月就要畢業了,他也順利的達到了九級巔峰,距離十級只有一步之遙了。賣過這一步,就可以通過融合魂靈,進入真正的魂師境界。

沒有魂靈的魂士,並不比普通人強多少,但成為魂師,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魂靈、魂技之後,那就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世界。

「加油、加油,說不定咱們能考上同一家中級學院呢。」萬雲超嘿嘿笑道,「別說哥欺負你,等你有了魂靈,咱們再打一場,到時候看看是誰揍誰。」

唐舞麟瞥了他一眼,背上書包起身,「你慢慢做夢吧。」他當然不會告訴萬雲超,自己現在的力量有多大。

來到學校門口,唐舞麟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站在校門外等著。

時間不長,一抹銀色的光芒就從綜合教學樓那邊跑了出來。

「娜兒,你慢點跑,別摔到。」唐舞麟充滿寵溺的說道。

娜兒依舊是一頭銀色短髮,三年時間過去,她的變化卻並不大,只比原來長高了一點,依舊是那麼漂亮可愛,只是怎麼看,她和唐舞麟都不像只差一歲的樣子,根本就是個長不大的小蘿莉。

「哥哥。我想吃棒棒糖。」娜兒一把摟住唐舞麟的手臂,笑嘻嘻的說道。

「好,咱們買去。然後哥哥把你送回家再去店裡。」唐舞麟揉揉她的頭。

過往放學的學生們看到這一對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娜兒在來到唐家的第二年覺醒日上創造了一個奇迹,這個奇迹並不是她的武魂有多強大,而是她根本就沒有武魂。這在整個大陸的歷史上都是十分罕見的情況。

沒有武魂,自然就只能進入學院正常學習了。

娜兒長得漂亮,讓同齡的女同學嫉妒,同時也引起了男同學的好奇。為此,唐舞麟沒少跟人打架。有一次被一群男同學堵了,他一個人打不過,就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娜兒,最後他自己遍體鱗傷,娜兒身上卻只是沾染了一點土而已。

第二天,唐舞麟找上了始作俑者,天天發狠的打架,直到把對方打怕了,再也不敢欺負娜兒為止。因為是在魂師班的緣故,他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懲罰,一戰成名,紅山學院再也沒有誰敢欺負娜兒的了。

八歲開始,唐舞麟就像個小男子漢似的,擔負起了接送妹妹上下學的責任。

買了零食,送妹妹到家,放下書包的唐舞麟換了一身帶著些油漬但十分厚實的工作服,這才重新出了家門。

邙天工作室已經成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點擊和月票都已經第四啦,唐門的兄弟們,加油,讓我們繼續向前,扶搖直上!

---------------------------------

「舞麟,來啦!」一名二十多歲,身材高大強壯的青年向唐舞麟打著招呼。

「龍哥。」唐舞麟笑著問道:「老師今天指派了什麼任務?」

龍哥笑道:「可是不少,你自己去你屋裡看看就知道了。說起來,我都有點嫉妒你小子了,你才幾歲啊!這工作量已經趕上我了。」鍛造是勤行,乾的越多,收入自然就越多。

唐舞麟呵呵笑道:「哪能和你比,老師到現在都還不讓我進行大型零件的鍛造呢。」

龍哥道:「那是為了讓你基礎更紮實。行了,你趕快去吧,不然的話,今天兩個小時可玩不了活兒。」

邙天工作室實際上就三個人,邙天、龍哥和唐舞麟。龍哥本來是邙天唯一的徒弟,唐舞麟來到這裡后就變成了第二個,他對邙天的稱呼早在三年前第二次來到這裡的時候就變成了老師。

邙天是個非常嚴厲的老師,要求很高。但教的也特別認真。很多時候唐舞麟都覺得,自己在這裡學到的東西要遠遠比學院更多。

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邙天從外面接一些鍛造機甲零件的活兒,然後分派下去。簡單的交給龍哥和唐舞麟,複雜的他自己來。

每周會有一天專門的學習時間,邙天手把手的教他們,剩餘的日子,則要完成邙天交付的任務。乾的越多、越好,收入就越高。

唐舞麟來到自己的鍛造室,和外面髒亂的客廳不同,他這裡非常整潔,都是他自己收拾的。

鍛造台上果然已經對方了一些原料,旁邊還有圖紙。

剛來這裡的時候,邙天讓他足足敲了三個月的鐵塊兒,只是傳授他敲擊和運力的技巧。每天都要敲足兩個小時,那著實是水生火熱的一段時間。

可隨著不斷地練習,唐舞麟原本就不弱的力量居然還在持續增長,小鐵鎚也就漸漸變大。三個月後,他開始進行一些簡單的提煉金屬工作。一年後,開始製作最簡單的零件。

直到半年前,他才從原本的小型零件鍛造提升到中型零件鍛造。邙天對他甚至要比對龍哥更加嚴厲。但唐舞麟性格中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韌性,來這裡三年時間,從來都沒叫過苦。

認真的看了看圖紙,他就明白今天的工作是什麼了,十個關節,這是機甲的踝關節,呈球形,如果是鑄造的話,只需要兩次衝壓就能完成,但對於鍛造來說,要求就要高得多。

鍛造也分很多級別,一般來說,都是百鍛,所謂百鍛,就是一個零件的每一個部位都要經過上百次鍛打來完成。更高層次的還有千鍛。

鍛打的次數越多,金屬的雜質也就越少,當然,必須要足夠好的金屬,才能禁受得住千鍛帶來的壓力。而千鍛零件,目前唐舞麟都還做不了,也很少有這樣的活兒。

熟練的按動鍛造台上的按鈕,鍛造太中央裂開,露出下面的鍛爐,唐舞麟將一塊兒金屬固定在鍛爐旁邊的卡槽上,再按動按鈕,將它送入鍛爐。

兩柄烏黑鋥亮的鐵鎚入手,這兩柄鐵鎚的大小和他最初來到這裡進行測試時候的鐵鎚看上去差不多。鍛造中小零件,這種大小的鐵鎚最合適。

但是,他手中這對鐵鎚,是他來到這裡整一年時,邙天送給他的禮物。邙天親手製作的千鍛鎢鋼錘,每一柄重達八十斤,普通人想要掄起它都很難做到。但此時握在唐舞麟手中,卻有種渾若無物的感覺。

在鍛爐的高溫作用下,金屬很快變得通紅,唐舞麟右手鎢鋼錘在卡槽上一頂,左手鎢鋼錘從上方一合,就將金屬夾了出來。

雙手鎢鋼錘迅速掄起,一連串的「叮叮噹噹」聲響起,開始了一天的鍛造。

鍛造是門手藝活兒,不只是熟練工種那麼簡單,邙天在唐舞麟最初開始學習的時候就告訴他,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鍛造師,必須要動腦子,要在敲擊的過程中,通過反震、金屬變化來判斷金屬本身的紋理與特性。只有掌握好這些,才能真正的鍛造出精品。

唐舞麟在這方面的悟性極好,他並不知道,當邙天送給他這對鎢鋼錘的時候,就意味著他已經是一名正式的鍛造師了。

每個月的收入並不算多,他會固定的攢下一筆錢,剩餘的錢留出一部分來給妹妹花,還有一點就交給琅玥,補貼家用。

他現在才只是個九歲的孩子,但三年的鍛造生涯,讓他無論是心志還是性格,都要比同齡人沉穩許多。

整整兩個小時,當最後一個零件在鎢鋼錘狂風驟雨般的敲擊下完成時,唐舞麟也隨之長出口氣,抓起旁邊的毛巾擦了把汗。看著面前十個錚亮的關節零件,臉上流露出滿足的神色。

習慣了鍛造,他也喜歡上了這份工作。每天揮舞鐵鎚敲擊,是一種特別暢快淋漓的發泄,而且,偶爾有時候他在敲擊的過程中還會進入一種特殊狀態,這種狀態很奇妙,就像是他和被敲擊的金屬以及手中鐵鎚產生了共鳴。而每當這個時候,他做出來的零件就會特別優秀,就連邙天那麼冷硬的性格也忍不住會誇獎幾句。

「老師。」唐舞麟剛準備去交工時,卻發現邙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鍛造室。

邙天先走到鍛造台前看了看他的作品,點了點頭,然後將一疊紙幣遞給他,「這個月的工錢。做的不錯。」

「謝謝老師。」唐舞麟大喜,趕忙接過紙幣,揣入懷中,因為興奮,小臉有些漲紅,卻忍不住用力的揮了揮拳頭。

邙天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以前每個月拿工資的時候,也沒看你這麼高興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