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叫虛有其表!老子眼睛明明看到那紫火滔天,都快把森林燒個乾淨了,你倒是說說虛你妹的表啊!

達林瞪大雙眼,一臉狐疑,很想開口說,你丫的是沒長眼睛么,火焰大得離譜,你這是讓爺去送死好么。

可他畢竟是實力弱弱的魔法師,依然秉承了魔法師的良好傳統,在最後將心中的想法濃縮成一句話。

「操蛋!」達林破口大罵,「老子拼了!有什麼方法趕緊喊出來吧。」

達林看著那漫天囂張的紫色火焰,心中不禁泛起一絲無力之感,就算他能夠自己一個人逃脫這紫色火焰的攻擊,可之後呢,他可是偷了九階魔獸的紫炎晶液,這種重罪,足以讓九階的紫炎獅王殺他千遍萬遍,難道紫炎獅王不會對他發動無盡的報復。

如今之計,也只好聽聽這哥的意見了。

聽到達林的肯定回答,那神秘男人欣慰的點點頭,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達林可以很肯定的說,這傢伙笑起來的模樣很是陰險,至少他現在是這麼覺得的。

「紫炎獅王的紫火風暴我們是沒辦法抵擋了。」然而,讓人驚訝的是,神秘男人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達林燃起的希望一下子灰飛煙滅。

沒有希望你幹嘛還要給我希望,這不是讓我絕望么。

「不過,我們可以試著從內部破壞,讓風暴自然熄滅。我用最後的力量將你送入紫炎風暴之中,你尋找風眼然後擾亂旋轉的方位。」神秘男人的第二句話才是重點,讓得達林這平坦坦的心情多有起伏。

高手都是這樣,說話說一半,前一半拿來嚇人,后一半拿來拯救你那跌入谷底的內心。

「那我現在需要怎麼做?」看著那越發臨近的紫色風暴,達林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周圍的溫度在慢慢升高,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縹緲,整個世界都快成了一個烤爐似的。

「很簡單,只需要這樣。」神秘男人走到達林身前,然後沒有絲毫由於的身手朝著他的屁股上一貼。

我草……這傢伙想幹嘛?!

達林心中一個機警,腦海之中不禁對這個傢伙的取向表示了懷疑,莫非是這個傢伙看出了他英姿颯爽,皮嫩肉白,想要在最後時刻進行什麼邪-惡的行動?

「去!」一聲大喊,在達林胡思亂想之際,一股巨大的力道拖著達林猛地往上飛去。

就像是被扔飛的破麻袋一樣,要說高也真是高得離譜,八級戰士的手臂力量那絕對可以用恐怖來形容,達林身子一輕,在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紫炎風暴的正上方,周圍高溫讓得他全身一陣熾熱,擋也擋不住。

「奶奶的,像個大火爐。」達林悶頭下墜,已經來不及多想,也來不僅抱怨這高溫到底是有多熱了,如果他不能阻止紫炎風暴,那麼這一擊勢必會讓他和那個神秘男人當場慘死,就算他死不了也會被紫炎獅王追個半死。

… 紫色的火焰風暴瞬間將達林吞噬,可奇怪的是,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之中,達林卻並沒有如外圍那般,被紫炎燃燒殆盡,除了全身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燥熱之外,並沒有什麼不適的地方。

「看來那哥沒有騙我。」達林暗暗鬆了口氣,可他知道自己進入風暴之中的任務,那就是尋找風眼,只有尋找到紫色風暴漩渦的風眼,才能破開紫炎獅王的攻擊。

「按理說風眼的位置應該在正中央,也就是說,只要在正中央合適的地方發動攻擊,風暴的旋轉平衡就會被打破。」達林身體徑直往下墜落,他在慢慢尋找著風眼的位置。

感覺就是在那麼一瞬間,周身強大的空氣流動瞬間停止,就像是置身於平靜空間裡面似的,連一絲波動都未能感受得到,與外面滔天的無盡紫火大顯得格格不入。

「就是這裡!」達林抓住機會,受破曉拳套瞬間集聚全身力量,幾乎將他的身體都榨乾了似的,強大的力量朝著無風地帶擊去。

「噗!」空氣之中傳來一聲悶響,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氣焰滔天的紫炎風暴漩渦之中閃出數道雷電般的破碎,紫炎風暴無法維持自轉,狂暴的能量在這一刻傾瀉而出,在天地之間化作萬丈光芒閃射而出。

「該死的人類,我與你不死不休!」紫炎獅王瘋狂怒吼著,置於空中的碩大獅身頭顱不斷咆哮,狂暴的能量在它的全身肆虐不止,它身上莫名的多了無數的傷口,全身就像是侵染在血泊之中一眼,腥紅得可怕。

「中了我的封印術,你也敢胡亂動用能量,真是愚蠢之極。還是乖乖留下,讓我收了你的頭顱吧,相比於紫炎晶石,九階魔獸的屍體似乎更有價值呀。」神秘男人臉上勉強閃過一抹微笑,神情淡定的看著重傷的紫炎獅王。

「人類,你給我記住!」紫炎獅王眼看不敵,發出滔天-怒吼,隨後紫光一閃,竟是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不見了。

「總算把它嚇跑了。」

見著紫炎獅王被自己嚇跑了,神秘男人如釋重負,鬆了口氣,整個人一下子癱軟了下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胸口一悶,又是一口黑血咯出。

輕輕擦拭嘴角的黑血,神秘男人苦笑著搖了搖頭。

「九階魔獸果然強大呀,即便中了我的封印術,威能卻絲毫不減,看來我的實力還不夠強呀。」神秘男人無奈道。

他十分清楚,以他一名八級戰士的水平,去硬撼實力強大的九階魔獸紫炎獅王,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艱巨的任務,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個未知數,更不用說擊退獅王,奪取紫炎晶石了。

「幸好有那個小子幫忙,不然今天算是栽了。」神秘男人這時才想起有個小傢伙無端端被紫炎獅王追殺,莫名其妙的將他給搭救了。如今破了紫炎風暴,卻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難道燒死了?不會這麼脆弱吧。」神秘男人左看右看,卻沒有看到達林的身影。

「救……」忽然,前方的樹叢頂端發出一聲輕吟,男人抬頭看去,只見達林半個身軀倒插在樹頂端,兩腳在半空之中不斷滑動著,卻沒辦法掙脫困境。

達林心中暗罵,要不是老子用光了鬥氣和魔力,也不至於這麼狼狽求救了。

「唉。」神秘男人搖搖頭,指尖鬥氣一凝,一股無形的鬥氣波動發出,震得那個大樹猛地一顫,宛如被巨牛衝撞一般,達林順勢而落。

「哎喲喲喲,痛死我了。」達林摸了摸跌疼的屁股,微微抬頭,這才發現那個神秘男人已經站在一旁,默默的盯著他。

擦,這傢伙想幹嘛?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不會是打跑了紫炎獅王,現在又想打我的主意吧。

克勞德盯了達林半晌,皺了皺眉頭,輕咦了一聲說,「嗯?才四級的實力?」

「你,你想怎麼樣?」達林首先發難,慌忙開口。這傢伙不會是看他實力低微,想要用強的吧。

「抱歉失禮了,還沒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克勞德。八級戰士。」克勞德禮貌的說,蒼白的臉色在此刻竟然為他那堅毅淡然的神情增添了一絲彬彬有禮的神態。

「你好,我叫林維斯。」達林從地上站起來,禮貌的說。他外出歷練基本上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真實姓名,這樣可以少很多的麻煩,林維斯這個名字,姑且也算是他的一個稱號吧。

「林維斯,你可知道這裡是天高原核心地帶,這裡的魔獸少說都有五階的實力,你可不要告訴我,你進來純屬是巧合呀。」克勞德細心,一眼看出的達林的真實水平,饒有興趣的看著達林。

被克勞德這麼一問,達林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說起來還真是巧合,要不是龍之翼被那臭魔猿給打壞了,他也不用如此如此這般悲催了。不過說實話,要不沒進來這裡,倒是沒辦法得到那個紫炎晶液呀。

這就是所謂的苦盡甘來吧。

可實情達林還是要說的,不然在對方八級戰士的眼力之下,他會死得很慘,對方一隻手指頭就能捏死他。

「我確實是應為巧合才掉進這裡的。」達林一臉鬱悶的說,怕是可憐的不相信,將自己背後的龍之翼給展示了出來。對方都已經是八級戰士了,而且又有巨龍之哀傷這等強大的魔紋構裝,達林很是放心將自己的飛行構裝展示出來。

要是對方有辦法幫忙修復也是不錯的。

「龍之翼?」克勞德看著達林身後的黑色羽翼,顯然有些意外,可臉上也只是閃過一絲驚訝而已,他萬萬沒想到這個看似普通的少年,身上竟然有這等稀罕的魔紋構裝。

「是的,飛行系的魔紋構裝,龍之翼。克勞德先生,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會進入天高原了吧。」達林指了指自己的右翼。

「損壞了?」克勞德再次驚訝,這龍之翼可是魔紋構裝中較為稀罕的一類,雖然不及他的巨龍之哀傷,可對於低等實力的人來說,也算是一件寶貝了。

「嗯。」達林點點頭,「被一大群魔猿襲擊,從空中砸下來的。」

克勞德聞言一愣,心想,這魔猿跟你有仇吧,飛到天上都能砸下來,這絕對是一次有計劃有報復的陰謀。

克勞德不知道,這確實是件陰謀,要不是魔猿之前有了被達林飛天逃脫的經驗,那時候也不會準備達林石頭,將達林打了個七葷八素。

「對了,克勞德先生,你有沒有感覺這裡很熱,熱得有點暈暈的……」達林說著,全身一陣陣熱浪席捲而來,說著說著眼前一黑,感覺克勞德已經橫著站了。

… 昏暗的山洞之中傳出火焰噼啪噼啪燃燒的聲響,一個健壯的身影坐在火堆旁邊,深邃的眸子看著瑩瑩火光,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可依舊無法掩蓋他那儼然的氣質,給人一種堅毅與執著。

他隨手將身邊的一隻枯枝扔進了火堆裡面,火堆燃燒得更大的旺盛了。

而他的一側躺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赤著的上身涵蓋著一層淡淡的紫色能量,將他包裹其中,那紫色能量不斷的朝著他的身體蜂擁而去,在這一時刻,昏迷中少年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無意識的輕聲呢喃,似乎在做一個可怕的噩夢。

克勞德看著達林如此痛苦,不由得搖搖頭,伸手將自身的赤紅色鬥氣注入達林的體內,頓時達林眉頭一松,算是從痛苦邊緣解脫了出來。

「這傢伙……」克勞德搖搖頭,一臉苦笑,隨後傷勢複發,胸口不由得一痛,身體一顫,臉色竟然駭人的慘白。

「九階魔獸真是霸道呀,就算有構裝幫我抵擋了一擊,還是如此重傷我。」克勞德從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瓶淡綠色療傷藥水,大口吞飲。隨後又在給了達林一口,讓得他的生機旺盛起來。

這是精靈之液,是他來取紫炎晶石之前在冰封森林之中向精靈族換取的,代價十分之巨大,可功效也是顯著的,據說能夠在段時間內治癒一切重傷,只要不是危機生命的,都可以在精靈之夜的作用下恢復生機。

「沒想到紫炎晶石拿不到,還要耗費了一瓶精靈之液,看來這次天高原之行有點得不償失呀。」克勞德輕輕嘆了口氣。

精靈之液不愧是療傷的聖水,功效之強大世間少有,只聽得旁邊一聲呢喃,昏迷之中的達林終於有了意識,周身的紫色能量在這一瞬間也是被吸收殆盡,一臉剩餘也沒有。

「這裡是……」達林看著四周漆黑的洞穴,旁邊坐著一個男人,正一臉微笑的盯著他。

「克勞德先生?」達林自然記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與紫炎獅王大戰一場的神秘高手,自己能夠在天高原核心地帶逃脫,想來多半是因為他吧。

「你醒啦。」克勞德微笑著說,「你體力消耗殆盡,是我把你帶回來的。」

星宇世界傳奇公會 「那紫炎獅王呢?」達林驚訝的問,要是紫炎獅王還在,那他是沒辦法或者走出天高原的。

「哦,被嚇跑了,那傢伙實力太過強大了,就算是我也不能擊敗它,故而只好嚇走它了。」克勞德搖搖頭,嘆息道,似乎對於這個敵人,連他也有點力不從心。

達林心中暗道,這不廢話么九階魔獸,那可是聖域之下最為巔峰的存在,整個羅蘭大陸又有幾個人能夠擊敗九階魔獸呢。

達林只想拍拍克勞德的肩膀,好心安慰一下他,嘿哥們,你的實力已經很強大了,相比於我們這些渣渣來說,簡直望塵莫及啊。

「對了,林維斯,剛才在你體表有著一層紫色的能量,你莫非是吃了紫炎獅王的什麼東西么?」克勞德說話一針見血,說出了自己心頭的疑慮,他此次前來天高原就是為了紫炎晶石而來,要是知道有線索可循,自然是要詢問的。

」這個……「達林一時語塞,沒想到自己偷吃的事情竟然這麼快就曝光了,可想想好歹對方也是救過自己一命的人,而且看樣子也不像是壞人,說出來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我……我吞了幾滴紫炎晶液。」達林吶吶地說。

「你——吞了紫炎晶液?」從剛才談話起,克勞德不帶一絲波動到臉上終於有了一絲驚訝,甚至是震驚的神色。

八級戰士什麼風浪沒見過,能夠讓他們震驚的事情不多,能夠出現一兩件已經很了不得了。而眼前少年這一番話,足以讓克勞德的認知發生錯亂。

達林沒有回答,只是默默的點點頭,弧度恰到好處,不大不小,卻依舊讓克勞德震驚不已。

他真的吞了紫炎晶液!

克勞德之所以這麼震驚,完全是因為他知道紫炎晶液的價值與危險,那可是紫炎獅王在成年之後,不斷的用自身紫炎煅燒晶石而得,去其糟粕留其精華,命名為紫炎晶石。而紫炎晶石那並不是最為純粹的,可以說只是一部分能量集合的晶石而已。

真正有巨大價值的是紫炎晶液,那是紫炎晶石所蘊含的最為精純的本源能量,而這能量也是極其的霸道,就連紫炎獅王的幼崽也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將其吸收,因為那能量的衝擊畢竟是巨大的,要是攝入過多,很可能會出現暴體的危險。

而相比於紫炎獅這類強健的軀體,以人類軀體的強韌程度,是絕對無法承受這種肆虐力量帶來的負面影響的,那簡直就是蚊子與大象的對比呀。

而眼前這個少年卻……

精靈之液!

克勞德忽然發現了一絲合理的解釋,就在達林昏迷之際,他見一些精靈之液給他灌飲了。想來應該是精靈之液將他體內那狂暴的能量給壓了下來吧。

克勞德將達林身上發生的一切變化都歸咎於紫炎晶液與精靈之液的相互作用,卻是沒發現達林那異於常人能的血統特性。

「你很幸運呀……」克勞德不由得感嘆了一聲。

「克勞德先生,你這話……」達林不解,抬頭看向這個有著高手風範的年輕人。

「沒什麼,你以後會知道的了。」克勞德微笑著說,火光的作用下,他原本淺淺的眸子呈現出剔透的煙火之色,彷彿夾帶著一絲異樣的羨慕。

「對了,紫炎晶液你身上還有么,如果可以,我可以用東西和你交換。」克勞德原本只想拿到紫炎晶石就夠了,如果達林有紫炎晶液,那他就省去了許多功夫,換做平時他是不稀罕這些的。可如今他確實急需。

當然,他也不想平白無故拿別人的東西。

「嗯,我搜集了一些。」達林將以小瓶紫炎晶液擺在克勞德的面前,好歹對方也是救過自己一命的人,相對於自己性命而言,這紫炎晶液倒是沒那麼重要。反正他也不知道這晶液到底有什麼作用。

「真的……真的是……」克勞德看到紫炎晶液的瞬間,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其中夾雜著希望與期待。

艾麗莎,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 達林沒想過克勞德在看到一瓶紫炎晶液的時候竟然會有如此激動的神情,好歹對方也是一名八級戰士呀,怎麼連一點高手的矜持也沒有呢。

其實這也不能怪克勞德如此驚訝,紫炎晶液若是普通之物,他也不會這麼大費周章來到天高原去挑戰九階魔獸紫炎獅王毆打半死了。大可在自由之城或者其他交易場所購買就行了,反正到了他這個實力地位,金錢權勢什麼的都是隨手可得。

「克勞德先生,你要就送你好了。反正我也不大清楚到底有什麼用。」達林微笑著說,將裝有紫色液體的瓶子遞給克勞德。

在達林看來,一瓶紫炎晶液能夠與一名八級戰士建立交情,已經是相當有價值了,指不定什麼時候能夠獲得克勞德的幫助呢。

況且,他的空間戒指裡面可是還有六七瓶紫炎晶液呢,送對方一瓶作為救命的謝禮也沒什麼。

「你……這可是紫炎晶液呀。」克勞德有些愣了,以為達林是不知道這紫炎晶液的作用,一時半會不知道怎麼解釋。

「克勞德先生,若不是你在場,恐怕我早就被紫炎獅王給生吞了呢,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這紫炎晶液就算是我對你救命之恩的謝禮吧。」達林說完,瞧見克雷雅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白色的毛髮在他的身上胡亂剮蹭,看上去極為擔憂。

「我沒事,你放心吧。」達林微笑著撫摸克雷雅的腦袋,看來剛才自己昏迷的時候,也讓她擔心了吧。

克勞德瞧了瞧達林,又看了看那一名靜靜擺放在自己身前的紫炎晶液,終於是嘆了口氣,從地上拿了起來,放回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

「沒想到你這小子倒是大方,那我也不能小家子氣了。」克勞德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兩份羊皮捲軸,塞到達林的手中說,「出門比較倉促,我也沒有什麼東西適合你用的,這裡有兩份戰技,或許對你有些幫助。」

八級戰士贈送的戰技,那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達林自然也不會推卻,畢竟他也看出了克勞德的用意,對方似乎並不像白白拿走他的東西,相贈捲軸也只是想讓心裡好過一點。

「謝謝。」達林接過捲軸,打開一看,發現上面記載的竟然是四級戰技。

「竟然是四級戰技!」達林有些吃驚,目光之中閃過一絲熾熱。這高等級的戰技就如同高階的魔法咒語一樣,都是被戰士同盟還有魔法師工會嚴令管轄的物品,只能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隨身攜帶的。

可是克勞德居然帶了,而且帶就是兩份!

「克勞德先生……」達林一時間不知所措,雖然他是魔法師,可擁有阿爾維斯血脈,身體堪比魔獸,甚至更為強大,加上產生了鬥氣漩渦,如今能夠獲得高階戰技,對他而言,簡直是再好不過了。

似乎看出了達林的擔憂,克勞德微微一笑,坦然道:「你放心好了,這兩份戰技都是我私人珍藏的,並不是什麼強取豪奪的物品,就算被人發現,只要說是我給你的,別人也不敢過問什麼。」

「那就謝謝克勞德先生了。」達林也不多說什麼,既然是對方的好意,而自己又急需提升實力面對困難,自然是收下的好。

「對了,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幫你看過你的魔紋構裝了,現在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克勞德將一塊小小大的黑色骰子模樣的東西拋給了達林。

「克勞德先生……實在是……感謝萬分呀。」達林忍不住想要親吻眼前這個男人,龍之翼魔紋構裝的好壞,決定了他的生死,他本以為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再次翱翔在藍天之下,沒想到克勞德處處給他驚喜,竟然還好心的幫他修復了構裝。

「舉手之勞而已,畢竟我自己也有魔紋構裝,在與紫炎獅王對戰的時候遭受了損傷,所以順便幫你也找了一些材料修復,這樣的話,我走之後,你也能夠隨時離開這裡了。」

裴先生娶了個200斤的胖子以後 「你要走了?」聽克勞德說話的意思,似乎並不會在天高原逗留太久。

「嗯,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必須儘快趕回去,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需要我的幫助,也需要紫炎晶液的幫助。」克勞德淡淡的說,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希冀,在短短的那麼一瞬間,憂傷從他的眼角劃過,在不經意的瞬間又悄悄溜走。

「原來如此。」達林有些失望,本以為可以向這名高階戰士學習一下戰士的格鬥經驗,或者戰技領悟什麼,沒想到對方竟然走得這麼匆忙。

「有緣我們會見面的。」克勞德微笑著說,心裡還是十分欣賞眼前的少年,對方年紀輕輕實力就如此了得,將來成就也是不可估量,「如果你有機會到君臨城的話。」

……

第二天早場,晨曦的微光漫散,漸漸照入洞穴之中,外面清脆的鳥鳴之聲連綿不斷,偶爾帶有幾聲魔獸的怒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