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自作主張?她即便不說,甚至寫信撇清與你的干係,我們就是任人欺騙的傻瓜嗎?府中的下人,京中的流言,只要有心,終究能探聽出真相。」老二語氣中的不耐絲毫不輸大哥。 「你對我們關心有多少,對母親關心有多少?我們的成長,從來只有母親的陪伴,你除了打罵可曾誇過我們兄弟一句?沒有!你在我們眼中……只是一個陌生人。不,你的心裡從頭至尾根本沒有我們三人,你的子女只有上官凝香一個,只有她才能牽動你的心腸。」老三最為心軟,可話語中充滿著遺憾。

「就因為這樣,你們就背棄為父。你們眼中可還有一點倫理綱常。」

「倫理?!」老大不屑的扯動嘴角。

「你要說倫理,我就與你談倫理。君為天,你欺君視為不忠,賢王待你不薄,你背叛視為不仁,我們敬重你,你卻利用壽辰之際,逼我們帶親兵回京,圖謀不軌,將他人性命視如草芥視為不義。

你不忠不仁不義,何來資格教訓我們!

我們只懂君為天,臣為奴,一切都應聽從聖上的安排。這才是真正的正路。」

「你們……」上官崢能言善辯此刻也是不能說上一句。他不在正理,多說無益。

「廢物!讓開!」龍燼軒手持利劍,劍鋒一掃,上官崢被劍氣震飛,整個人橫飛數米才從空中落下。落地之後,止不住心口一甜,鮮血直接噴吐而出。

上官兄弟三人一見不由得忙退後數步讓開一個缺口。他們是文官,根本無絲毫的戰鬥能力,只能盡量不拖累他人。

就在他們三人讓出一個缺口,一道身影從中帶著迅猛之勢而出,直勾勾的與龍燼軒迎面撞擊而上。

哐!一聲金屬的沉悶的撞擊聲,兩人的武器在空中直接碰觸。一人是利劍,一人死拂塵的手柄。

龍燼軒看清來人不由得心中一驚,來人的武功卓絕絕不亞於任何的武林高手,更重要的是他平日善於隱藏,若不是結結實實的與他對擊,感受著他深厚的內力,根本不會有人知曉他竟然身懷如此卓絕的武功。

「來福總管,你藏的好深!」龍燼軒幾乎咬牙切齒的說出。渾身的內力都在與之抗衡,說話雖不是及耗體力也是分心意思,倒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老奴這一點皮毛算什麼,只是強生健體學者玩。」來福陰沉一笑,忽然手腕翻轉,蘊含陰毒掌力的掌風朝著龍燼軒的左下腹擊去,腹部乃是人之要害,若是被擊中,必死無疑。

龍燼軒早有預防,左腳後撤,側身一閃,躲過了來福的攻擊,可致命的是,他整個右半身毫無防備的暴露在敵人眼前。

只見來福嘴角微揚起,另一手快速成爪,迅速扣向龍燼軒的肩頭。

眨眼間,他的右肩已被牢牢控制,再聽清脆異響,他的右肩膀已經完全的變形,耷拉下來,失去了原有的動力。

龍燼軒隱忍,左手握拳,朝著緊扣他右肩的手臂攻去。

來福再變,手中拂塵如靈蛇一般上游,迅速纏繞住他的手臂。正當他想抵抗之際,來福手腕一震,順勢另一隻手被反扣與身後,即使他再有能耐,手臂動彈不得情況之下也無可奈何。 「你對我們關心有多少,對母親關心有多少?我們的成長,從來只有母親的陪伴,你除了打罵可曾誇過我們兄弟一句?沒有!你在我們眼中……只是一個陌生人。不,你的心裡從頭至尾根本沒有我們三人,你的子女只有上官凝香一個,只有她才能牽動你的心腸。」老三最為心軟,可話語中充滿著遺憾。

「就因為這樣,你們就背棄為父。你們眼中可還有一點倫理綱常。」

「倫理?!」老大不屑的扯動嘴角。

「你要說倫理,我就與你談倫理。君為天,你欺君視為不忠,賢王待你不薄,你背叛視為不仁,我們敬重你,你卻利用壽辰之際,逼我們帶親兵回京,圖謀不軌,將他人性命視如草芥視為不義。

你不忠不仁不義,何來資格教訓我們!

我們只懂君為天,臣為奴,一切都應聽從聖上的安排。這才是真正的正路。」

「你們……」上官崢能言善辯此刻也是不能說上一句。他不在正理,多說無益。

「廢物!讓開!」龍燼軒手持利劍,劍鋒一掃,上官崢被劍氣震飛,整個人橫飛數米才從空中落下。落地之後,止不住心口一甜,鮮血直接噴吐而出。

上官兄弟三人一見不由得忙退後數步讓開一個缺口。他們是文官,根本無絲毫的戰鬥能力,只能盡量不拖累他人。

就在他們三人讓出一個缺口,一道身影從中帶著迅猛之勢而出,直勾勾的與龍燼軒迎面撞擊而上。

哐!一聲金屬的沉悶的撞擊聲,兩人的武器在空中直接碰觸。一人是利劍,一人死拂塵的手柄。

龍燼軒看清來人不由得心中一驚,來人的武功卓絕絕不亞於任何的武林高手,更重要的是他平日善於隱藏,若不是結結實實的與他對擊,感受著他深厚的內力,根本不會有人知曉他竟然身懷如此卓絕的武功。

「來福總管,你藏的好深!」龍燼軒幾乎咬牙切齒的說出。渾身的內力都在與之抗衡,說話雖不是及耗體力也是分心意思,倒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老奴這一點皮毛算什麼,只是強生健體學者玩。」來福陰沉一笑,忽然手腕翻轉,蘊含陰毒掌力的掌風朝著龍燼軒的左下腹擊去,腹部乃是人之要害,若是被擊中,必死無疑。

龍燼軒早有預防,左腳後撤,側身一閃,躲過了來福的攻擊,可致命的是,他整個右半身毫無防備的暴露在敵人眼前。

只見來福嘴角微揚起,另一手快速成爪,迅速扣向龍燼軒的肩頭。

眨眼間,他的右肩已被牢牢控制,再聽清脆異響,他的右肩膀已經完全的變形,耷拉下來,失去了原有的動力。

龍燼軒隱忍,左手握拳,朝著緊扣他右肩的手臂攻去。

來福再變,手中拂塵如靈蛇一般上游,迅速纏繞住他的手臂。正當他想抵抗之際,來福手腕一震,順勢另一隻手被反扣與身後,即使他再有能耐,手臂動彈不得情況之下也無可奈何。 來福拂塵從背後壓進,龍燼軒不得不朝著龍諾單膝跪下。

一時間,兩位王爺一個雙腳具斷,一個雙手被廢,場面甚為古怪。

龍燼軒抬頭望著處之泰然的龍諾,眼中滿是不甘。

龍諾舉步前進,腳踝上一股阻力。垂眸望去,龍逸軒正伸手抓住了他腳踝。

龍逸軒的神情並不比龍燼軒好上多少,極盡蒼白,眼中更是有著許多的疑問。

大局將定,龍諾對龍逸軒更是沒有一絲的耐心,揮手吩咐道:「來人,賢王傷重,將他帶下去送到賢王府中好好調養,傷病未好之前不得出府。」

這話說的好聽,可明眼人都知道,龍逸軒的腿不可能再有站起的可能。

表面養傷,實則囚禁,他回到府中不知此生可還有見到天日的可能。

眾人心中也明了,龍逸軒如今只是一枚棄子,再也沒有任何的價值。

龍逸軒如此的睿智,心中更是明白,但圍繞他心中有幾個謎團,必須要弄明白。

「父皇,此番兒臣養傷不知何日才能再見父皇,臨去之前請父皇幫兒臣解除心中的困惑。」龍逸軒懇求道。

龍諾見他明白,倒也是爽快。「你問,我知道的定然告訴你。」

「第一問,父皇,您是否真如龍燼軒所言,從小便知我身體的特殊,所以對我特殊禮遇。」

龍諾並未作答,只是輕輕點頭,算是默認。

「第二問,父皇,母妃的昏迷是否與您有關。」龍逸軒問的小心,他多麼想聽到否定的答案。

「不錯,是朕命令林太醫對你母妃下了毒。從小,你的身體狀況便只有朕與林太醫知曉,可你母妃偏偏從你遺留的丹藥中發現了端倪,質問林太醫,若然此刻讓她挑破,局勢必然不能控制朝著朕所預料之處發展,這才不得不讓她沉睡。」

「第三問,父皇,你從何時布下這個局?」利用龍燼軒的身份作為向雪霽宣戰的理由,絕不會突然起意。

龍諾稍作遲疑,依舊還是道出了事實的全部。「從哥哥龍正軒死的那一刻起,這個計劃便已經悄悄開始布下。

朕身處皇宮,可眼未瞎,耳未聾。龍騎護衛私下查詢的線索已經得知,有一股暗勢力正在急速的侵襲著朝廷。而你身邊似乎也有這股力量的蹤影。

你不能生育子嗣,上官凝香卻能懷有身孕,這當中定然有蹊蹺。

順藤摸瓜,龍騎護衛追查許久才發覺她似乎與劉府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當年朕雖然糊塗,但是不至於不知道龍燼軒是誰的孩子。

你母妃的下毒暗害,也是朕默許之下。

朕不娶慕容漪,不僅是因為身份原因,更重要一點,朕發覺她為人強勢,頗有心機。未免這是雪霽的陰謀,朕才會將背棄與她的盟誓。

查到劉府的那一刻,朕便知,她預謀多年,勢必要回歸,扶上他的皇兒登上天祁國主之位。

既然如此,朕便順水推舟,任由事態的發展。不僅可以暗中觀察朝中大臣的忠奸,剔除一些毒瘤,保留忠貞之人,還能藉此一嘗朕多年的心中夙願。」 來福拂塵從背後壓進,龍燼軒不得不朝著龍諾單膝跪下。

一時間,兩位王爺一個雙腳具斷,一個雙手被廢,場面甚為古怪。

龍燼軒抬頭望著處之泰然的龍諾,眼中滿是不甘。

龍諾舉步前進,腳踝上一股阻力。垂眸望去,龍逸軒正伸手抓住了他腳踝。

龍逸軒的神情並不比龍燼軒好上多少,極盡蒼白,眼中更是有著許多的疑問。

大局將定,龍諾對龍逸軒更是沒有一絲的耐心,揮手吩咐道:「來人,賢王傷重,將他帶下去送到賢王府中好好調養,傷病未好之前不得出府。」

這話說的好聽,可明眼人都知道,龍逸軒的腿不可能再有站起的可能。

表面養傷,實則囚禁,他回到府中不知此生可還有見到天日的可能。

眾人心中也明了,龍逸軒如今只是一枚棄子,再也沒有任何的價值。

龍逸軒如此的睿智,心中更是明白,但圍繞他心中有幾個謎團,必須要弄明白。

「父皇,此番兒臣養傷不知何日才能再見父皇,臨去之前請父皇幫兒臣解除心中的困惑。」龍逸軒懇求道。

龍諾見他明白,倒也是爽快。「你問,我知道的定然告訴你。」

「第一問,父皇,您是否真如龍燼軒所言,從小便知我身體的特殊,所以對我特殊禮遇。」

龍諾並未作答,只是輕輕點頭,算是默認。

「第二問,父皇,母妃的昏迷是否與您有關。」龍逸軒問的小心,他多麼想聽到否定的答案。

「不錯,是朕命令林太醫對你母妃下了毒。從小,你的身體狀況便只有朕與林太醫知曉,可你母妃偏偏從你遺留的丹藥中發現了端倪,質問林太醫,若然此刻讓她挑破,局勢必然不能控制朝著朕所預料之處發展,這才不得不讓她沉睡。」

「第三問,父皇,你從何時布下這個局?」利用龍燼軒的身份作為向雪霽宣戰的理由,絕不會突然起意。

龍諾稍作遲疑,依舊還是道出了事實的全部。「從哥哥龍正軒死的那一刻起,這個計劃便已經悄悄開始布下。

朕身處皇宮,可眼未瞎,耳未聾。龍騎護衛私下查詢的線索已經得知,有一股暗勢力正在急速的侵襲著朝廷。而你身邊似乎也有這股力量的蹤影。

你不能生育子嗣,上官凝香卻能懷有身孕,這當中定然有蹊蹺。

順藤摸瓜,龍騎護衛追查許久才發覺她似乎與劉府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

當年朕雖然糊塗,但是不至於不知道龍燼軒是誰的孩子。

你母妃的下毒暗害,也是朕默許之下。

朕不娶慕容漪,不僅是因為身份原因,更重要一點,朕發覺她為人強勢,頗有心機。未免這是雪霽的陰謀,朕才會將背棄與她的盟誓。

查到劉府的那一刻,朕便知,她預謀多年,勢必要回歸,扶上他的皇兒登上天祁國主之位。

既然如此,朕便順水推舟,任由事態的發展。不僅可以暗中觀察朝中大臣的忠奸,剔除一些毒瘤,保留忠貞之人,還能藉此一嘗朕多年的心中夙願。」 瞥了一眼遠處倒地的上官崢,抬手輕輕一揮,最近的士兵立刻上前,手起刀落,一條人命消失於眾人眼前。

「如上官崢這樣的人,朕絕不會放過一個。可他之前殘害的忠良,朕都派遣龍騎護衛悄悄的救下,妥善安排,將來為之重用。天祁的將來,絕對會是史無前例的強大。」

龍諾說的越多,龍逸軒心中更是凄涼。如今的他已經不知道他存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何意義。

籌謀這麼久,在他人眼中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他一輩子都活在謊言之中。一點點的光亮從他眼中消失,任何事情再也牽扯不動他半分的情緒。

「父皇,臨去前,兒臣再求您最後兩件事。」

「什麼事,你說!」龍諾答應的爽快。

「求您解除母妃身上的毒,她這一輩子,只為您而活,並未有過任何的異心。二,若然與雪霽交戰,請一定要救出皇妹,千萬不能傷了她。」

「好!朕答應你!」

「謝父皇!」艱難的半爬起身子,鄭重的磕下一個響頭謝恩。隨後便任由士兵將他拉下。

待龍逸軒被抬起的瞬間,瞧見遠遠站立的水月然,忽然猶如隔世。

回顧前半生的所有,龍逸軒不曾後悔,唯一遺憾,便是錯過水月然。若是當初堅定與她的愛情,或許現在又該不一樣了吧!凄慘一笑,一切都已經晚了,晚了,錯過便是錯過,一切都回不去了。

當龍逸軒消失於眾人眼前,龍諾甩手給了龍燼軒一樣東西。

劃過半空,落與龍燼軒的眼前,這是一瓶白瓷的小瓶。

「朕不忍殺你,你自行了斷吧!這是鶴頂紅,沾染一滴便能立刻斃命,不會有任何的痛苦。」

龍燼軒看了瓷瓶一眼,冷冷一笑:「母親與舅舅早就知曉今日之事,若是遲遲不見我發出信號,定然會帶著親兵來救我,若然看到是我的屍首,你也休想再活命。況且我們的組織盤根錯節的布滿整個朝野,若然你想每日如履薄冰的過日子,你就儘管殺我試試。」

龍諾嘲諷一笑道:「他們早已就到了九泉之下,你此番正好與他們會面。」

龍燼軒大駭,高叫道:「不可能,他們何等能耐,怎會死去,你騙我!」

「你母親入宮掌控後宮之後便放鬆了戒心,召見往日的下屬也越發的張狂,先是摒棄宮婢,後來更是明目張胆。只要細細追查,都能一一揪出來。況且,你組織之中又有多少人真心臣服?若然你們倒台,又會有多少人會放棄重生的機會幫你報仇?

漪對朕更是沒有防備,只是慰藉幾句,多飲幾杯便昏睡不知人事。只要福公公出手,自然殺人於無形。

至於你舅舅慕容烈,他狡猾奸詐不錯,可他對藥理的痴迷更是勝與常人。

我命林太醫找來一本上古醫術贈與他,他看了心生歡喜,苦心研讀幾個晝夜。而他有所不知的是醫書浸泡毒藥,每一頁都沾染劇毒,他苦心研讀之際,不知不覺便已經中毒。因為沉浸與這一本奇書之中,待毒發,即便他是活神仙也難以自救。」 瞥了一眼遠處倒地的上官崢,抬手輕輕一揮,最近的士兵立刻上前,手起刀落,一條人命消失於眾人眼前。

「如上官崢這樣的人,朕絕不會放過一個。可他之前殘害的忠良,朕都派遣龍騎護衛悄悄的救下,妥善安排,將來為之重用。天祁的將來,絕對會是史無前例的強大。」

龍諾說的越多,龍逸軒心中更是凄涼。如今的他已經不知道他存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何意義。

籌謀這麼久,在他人眼中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他一輩子都活在謊言之中。一點點的光亮從他眼中消失,任何事情再也牽扯不動他半分的情緒。

「父皇,臨去前,兒臣再求您最後兩件事。」

「什麼事,你說!」龍諾答應的爽快。

「求您解除母妃身上的毒,她這一輩子,只為您而活,並未有過任何的異心。二,若然與雪霽交戰,請一定要救出皇妹,千萬不能傷了她。」

「好!朕答應你!」

「謝父皇!」艱難的半爬起身子,鄭重的磕下一個響頭謝恩。隨後便任由士兵將他拉下。

待龍逸軒被抬起的瞬間,瞧見遠遠站立的水月然,忽然猶如隔世。

回顧前半生的所有,龍逸軒不曾後悔,唯一遺憾,便是錯過水月然。若是當初堅定與她的愛情,或許現在又該不一樣了吧!凄慘一笑,一切都已經晚了,晚了,錯過便是錯過,一切都回不去了。

當龍逸軒消失於眾人眼前,龍諾甩手給了龍燼軒一樣東西。

劃過半空,落與龍燼軒的眼前,這是一瓶白瓷的小瓶。

「朕不忍殺你,你自行了斷吧!這是鶴頂紅,沾染一滴便能立刻斃命,不會有任何的痛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