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柳摘星,你居然有膽綁架我的女人,上一次讓你給跑了,這一次你可跑不掉了。」秦朗冷笑道。

「今非昔比。如今我已經是武玄層次的高手了,你能奈我何?」柳摘星一聲獰笑,「倒是你,你應該先擔心一下你自己的死活!」

「噢,難怪你脾氣見長,原來已經踏入武玄層次了。」秦朗平靜地說道,「武玄層次,得來不易,那我今天就不廢掉你了。從此以後,你就替我做事吧。」

「小子!你也太狂了!」魏一飛喝道。

「閉嘴!」秦朗喝道,「胖虎,這是『飛天鼠』是你的了。」

「喵嗚!」胖虎臉上顯現出猙獰之色,怪叫一聲向著魏一飛撲了過去。此時的魏一飛,已然成了它眼中的獵物。

「孽畜!」魏一飛大喝一聲,雙手一抖,亮出一對鋼爪,向著胖虎抓了過去。

秦朗一點都不擔心胖虎,因為他知道魏一飛根本不是胖虎的對手,胖虎的精神力十分強大,足以將魏一飛吃得死死的。

胖虎動手的剎那,柳摘星也向秦朗動手了。

柳摘星此人,原本就以身法奇詭見長,進入了武玄層次之後,更是如同鬼魅一樣,而且此時他居然還對秦朗發起偷襲,這廝縱身一躍,騰空而起,整個人如同一隻靈猿,閃電般探出爪子,向著秦朗當頭拍下,竟然是要一掌拍碎秦朗的腦袋。

而此時,秦朗還沒有轉身,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柳摘星的偷襲。

柳摘星滿臉猙獰,心想這小子居然如此託大,活該今天死在這裡。

但就在柳摘星的爪子快要擊中秦朗腦袋的時候,秦朗整個人如同游魚一樣滑到了旁邊,輕鬆地避開了柳摘星的致命一擊,就如同他後腦勺上張著眼睛一樣。就在柳摘星詫異的當口,秦朗身體一擺,右腳猛地彈出——

蠍子擺尾!

蓬!

柳摘星還以為秦朗已經必死無疑,卻沒想到秦朗的腿已經閃電般踹到了他的胸膛上。柳摘星雖有真氣護體,但是秦朗這一腳如同萬斤巨錘,即便是護體真氣也無法完全消受,柳摘星整個人都被秦朗踹飛,重重地撞在了天花板上。

嘩啦!

天花板吊頂碎裂一地。

噗!

柳摘星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一招,只是一招,柳摘星就已經受傷了!

霎那間,柳摘星心頭湧起了強烈的恐懼,他只想第一時間逃離這裡。誰知道,秦朗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身形一晃,直接堵住了柳摘星的去路。

柳摘星大吼一聲,雙臂一揮,一招「五馬奔槽」轟向秦朗,以硬碰硬,準備以大力將秦朗逼退。

秦朗臉上泛起嘲諷之意,搓掌成刀,向著柳摘星一掌劈了過去。

啪!

秦朗的掌刀劈下,空氣直接炸開,快逾閃電、威勢驚人。

轟!

秦朗的「螳螂刀」后發先至,切在了路摘星的胸膛上。

柳摘星拚命催動護體真氣,希望可以擋住秦朗的掌刀,哪怕是阻延片刻都行。只是,柳摘星高估了自己的能耐,秦朗的掌刀劈在柳摘星的護體真氣上面,只聽見「哧溜」一聲,柳摘星的護體真氣在秦朗的掌刀之下,竟然如同豆腐一般脆弱。

「這是罡氣么!不——」

柳摘星發出一聲怪叫,錐心的疼痛從胸前潰散開來,秦朗的這一記掌刀已經斬斷了他好幾塊胸骨。真元境高手引以為傲的護體真氣,在秦朗的掌刀下竟然片刻時間都沒有支撐到。在柳摘星看來,除非秦朗手掌釋放出來是罡氣而非真氣,才可能如此輕鬆地斬開他的護體真氣防禦。

當護體真氣被切開的瞬間,柳摘星就已經面如死灰了。對於柳摘星來說,護體真氣被破開,就如同被掀開了外殼的烏龜,只能任人宰割了。

秦朗自然不能釋放出罡氣,距離元罡境他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只不過秦朗對真氣的理解和運用已經達到了極致,領悟了「凝氣成寸」的奧妙,使得他釋放出來的真氣幾乎可以媲美罡氣,就算是元罡境修為的延敕和尚都敗給了秦朗,何況區區一個柳摘星。

啊!啊!

柳摘星和魏一飛,幾乎同時發出一聲慘叫。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魏一飛完蛋了,當他被胖虎咬著脖子吸血的時候,發出了殺豬一樣的慘叫聲。

詭異的是,當魏一飛被吸血的時候,他竟然不知道掙扎。

其實,並非魏一飛真的不知道掙扎,而是他沒辦法掙扎,因為胖虎徹底擊潰了他的精神世界,完全控制了他的身體,所以魏一飛就如同「中邪」一樣,根本不能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隻恐怖的狸貓從他的血管中吸血。

看到如此恐怖的場景,柳摘星滿臉駭然,擔心秦朗會用同樣的方法來對付他。

柳摘星此時也沒辦法動彈了,倒不是因為他的精神世界被秦朗擊破,而是被秦朗用鋼針釘住了穴位。

秦朗行事一向小心,雖然現在他可以用真氣點穴,但是為了穩妥起見,他寧願用鋼針刺入對方穴位,以防對方用真氣衝破穴位。

「胖虎,吸得差不多就行了,留他一條賤命。」秦朗向老狸貓招了招手。如果將柳摘星給弄死了,陶若香就不好領功。況且,跟地鼠門也算是結了死仇。

「喵嗚!」老狸貓叫了一聲,總算是從魏一飛身上離開了。當胖虎離開的時候,魏一飛總算是可以動彈了,不過他的臉色蒼白得十分嚇人,並且連逃走的勇氣都失去了。

柳摘星親眼目睹了胖虎吸血的過程,駭然地向秦朗道:「你……你……真的要徹底得罪我們地鼠門?」

「地鼠門?噢,我倒是忘記了,你們是地鼠門的人。」秦朗淡淡地說了一句,「地鼠門,很了不起么?威脅我是吧,胖虎,吸他的血!」

喵嗚!

胖虎歡天喜地撲向了柳摘星,一口咬在了他脖子上,對於它來說,武玄高所的血液當然是大補,比他在山中吃的那些魚兒、牛馬的血肉營養好太多了。

「啊……秦先生……求你放過我吧。」柳摘星意識到地鼠門的名頭根本無法威懾秦朗,所以立即選擇了求饒。

秦朗制止了胖虎繼續吸血,然後向柳摘星道:「看來你還沒有蠢到家!居然敢用地鼠門的名頭來威脅我,這就是找死的節奏啊。上一趟你對陶若香出手,是誰的主意?」

「上一趟對她出手,是因為……因為門派想要接管卧龍堂留下的勢力,我們知道你對卧龍堂的影響力很大,所以決定從你身上出手。」柳摘星徹底怕了,現在是知無不言。

「噢,看來你們地鼠門的這一群『老鼠』的胃口真的不小呢。」秦朗冷笑道,「魏一飛說有大人物讓你們地鼠門故意搞亂安蓉市的治安,這人是誰?」

「這個我也不知道。」柳摘星道,「你也知道,這些大人物都只是找人傳話,我們地鼠門大概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

秦朗知道柳摘星沒必要撒謊,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肯定不會輕易現身的。就比如現在秦朗做的事情,就貫徹了老毒物和武明侯的意志,但是有幾個人能夠看透這一點?

既然柳摘星不知道幕後之人,秦朗知道再逼他也毫無用處,於是向柳摘星道:「既然你只是棋子,不知道棋盤外面的事情,我也不逼你了。不過,從此之後,地鼠門不得插手平川省的江湖道。另外,從此之後,你要聽命於我。」

「地鼠門不得插手平川省江湖道——你好大的口氣!」一個聲音忽地在走廊盡頭響了起來,隨後一個粗獷的人影向這邊走了過來。

秦朗本以為地鼠門都是矮小如鼠的人,卻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粗獷的大漢。

不過,眼前這個人雖然粗獷,但是眼睛很小,頭髮鬍鬚很亂,看起來依然有一種賊眉鼠眼的感覺。不過,這個粗獷的中年人居然是元罡境的修為,看來在地鼠門的地位應該很高了。

見到此人,魏一飛和柳摘星齊聲叫了一聲「副門主」。

「本人地鼠門副門主袁洪。」粗獷大漢冷哼一聲,「居然大言不慚,想要我地鼠門退出平川省江湖道,你以為自己是誰?」

「本人秦朗。」秦朗平靜地說,「如今卧龍堂已經掌控了平川省黑.道,我不容許任何人破壞我的計劃,我不管地鼠門幹什麼,但絕不允許你們插手平川省黑.道,這是我的條件。」

「條件?」袁洪冷笑道,「你提出了條件,打算給我們地鼠門什麼好處?」

「沒有好處,你們必須無條件接受!」秦朗的語氣十分強勢。

「無條件接受?你以為自己是誰?」袁洪大笑了幾聲,然後一捏拳頭,頓時全身骨骼發出「啪啪」地聲響,整個身軀居然再度脹大了一圈,渾身上下釋放出蠻橫的氣息,就如同一頭髮狂的巨猿。

吼!

袁洪沖著秦朗怒吼一聲,「你能接下老子三拳,再談條件吧!」

轟!

話音還未落下,袁洪的拳頭就已經到了秦朗面前,拳頭在距離秦朗三尺的時候,忽地爆出一道半透明的拳影,隔空向秦朗擊來。

這半透明的拳影,就是罡氣。

無堅不摧的罡氣!

秦朗心如明鏡,準確地夢把握到袁洪拳頭和罡氣運行的速度、軌跡,腳步一滑,抽身退後小半步,剛好避開罡氣衝擊的範圍,然後展開金蛛銀絲手,以柔克剛,封住了袁洪這一拳。

「好!第二拳!八成功力!」

袁洪大喝一聲,如同咆哮的巨猿,向著秦朗沖了過去,然後雙拳齊出,頃刻間隔空打出數十拳,每一拳都爆發出一道罡氣拳影,將秦朗全身上下都籠著在罡氣拳影之中。

砰!砰!砰!砰!砰!

秦朗身體四周的空氣不斷爆炸,因為空氣根本無法承受罡氣的轟炸,甚至連秦朗身旁的牆壁,都在罡氣的碾壓下紛紛開裂。

袁洪的拳頭,簡直就如同一架功力強勁的挖掘機似的。

漫天拳影,根本無法躲避,所以這一次秦朗也沒有躲避,護體真氣凝氣成寸,只守住一寸的防禦距離,任憑袁洪的拳罡如何蠻橫,卻無法撕裂他只有一寸厚度的護體真氣。

袁洪意識到單憑拳罡根本無法擊殺秦朗之後,大喝一聲,全身骨骼、骨髓發出啪啪聲響,強大的罡氣凝聚在拳頭上,閃電一樣轟向秦朗面門。

通天炮錘!

剎那間,給人的感覺袁洪的拳頭似乎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千斤銅錘,向著秦朗的腦袋撞了過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以拳代錘!這可是真正的拳法高手才能施展出來的手段。自古十八般兵器中,善於使錘的好漢並不多,但只要是能使錘的高手,往往都是絕頂高手。比如隋唐的李元霸、裴元慶,那都是絕代的猛人啊。

千斤巨錘,一錘就死。

可以將拳頭當錘一樣使用的,也必然是拳法大成的高手。這個袁洪果然不簡單,這一記通天炮錘釋放出了雷霆萬鈞的氣勢,而且他的精神力緊緊鎖住秦朗,讓秦朗生出一種只能硬扛不能逃走的感覺。

不得不說,這個袁洪戰鬥的經驗比延敕和尚高明了不少,因為他看出了秦朗的弱點:

秦朗的凝氣成寸雖然可以讓真氣媲美罡氣,但也只是媲美而已,跟真正的罡氣依然有一定的差距,所以秦朗能夠勝過延敕和尚,靠的都是游斗。而這個袁洪,完全不給秦朗游斗的機會,這一拳分明是要逼秦朗硬接。

秦朗知道,如果自己硬扛的話,那就等於中了袁洪的算計了。

儘管袁洪的拳頭速度很快,但是在秦朗的明鏡心境之中,他的拳頭卻「慢」了下來,拳頭運行的軌跡完全都被秦朗把握住了。同時,秦朗的雙手飛速地結出各種真言手印,在袁洪拳頭到達面門的瞬間,秦朗一掌拍了出去。

所有人的注意力此時都集中在袁洪和秦朗身上,當秦朗這一掌拍出來的時候,觀戰的魏一飛和柳摘星似乎感覺樓道的光線忽地暗了下來,似乎有一種黑暗襲來的感覺。

黑天大手印!

秦朗施展出密宗這一門隱秘而歹毒的功夫,因為這麼一門功夫雖然不是最強的掌法,但卻可以完美地承載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的黑暗精神力。所以,秦朗一掌拍出,觀戰的人都生出被黑暗吞噬的感覺。

而對於袁洪來說,秦朗這一掌拍出的時候,他感覺自身一下子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中,然後就看到秦朗的手掌越來越大,攜帶著無邊黑暗之力,如同泰山一樣,向著他當頭壓下。而他,似乎變成在佛祖手中掙扎的猴子。

「不好!」

剎那間,袁洪就知道自己精神失守了,也頓時明白秦朗這是以己之長攻彼之短。

秦朗的真氣始終不及袁洪的罡氣,但是秦朗的精神力修為遠勝袁洪,所以他將強大的精神力完美地融入了這一掌中。

轟!

拳掌碰撞,真氣肆虐,牆壁碎裂,磚頭碎裂,秦朗腳下的地磚也不斷地碎裂,因為他整個人不斷地退後,但是雙腳紋絲不動,如同犁頭一樣將走廊給犁出了兩道小溝。

退了十幾米,快到走廊盡頭的時候,秦朗才穩住了身形。

只差一點,他就要掉出去了。

「好樁法!」袁洪虎吼一聲,卻沒有立即向秦朗出手。雖然這一拳袁洪似乎佔了上風,但是交手的時候,秦朗手掌上傳來的黑暗精神力讓袁洪非常惱火,以至於他的通天炮錘竟然力量大減,在交手的剎那頂多只發出了七成力量。交手過後,袁洪只能第一時間穩住心神,根本沒辦法乘勝追擊。

不過,秦朗也無力反擊,趕忙運功調息,袁洪這一「錘」,幾乎將他全身骨頭都震得散架了。如果對方爆出十成功力的話,恐怕秦朗這一下非要大口噴血不可。

袁洪看著秦朗,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本以為區區一個真元境修為的小子,應該是手到擒來,但此時袁洪才知道自己的判斷錯得十分離譜。剛才的交手,袁洪口中說是八成力道,實際上卻是全力出手,但卻依然不能重創擇好小子,這讓袁洪心頭很是不爽。

袁洪知道,如果繼續下去,頂多也是兩敗俱傷的局面。別看袁洪長得粗獷,但是腦子卻不笨,如果他是笨蛋的話,怎麼也不可能修行到如今的境界。

「小子,談談吧。」袁洪向秦朗道。

「談談?」秦朗道,「也好。剛才我已經說過了,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們地鼠門不得插手平川省黑.道。這個條件,你們必須無條件答應!」

「小子,你不覺得你開出來的條件太過分了么?」袁洪冷笑道。

「一點都不過分。」秦朗道,「除了這個條件之外,還有一個條件。從此之後,柳摘星就替我做事了。」

「什麼!」柳摘星冷哼一聲,顯得極是不滿。

「柳摘星,你敢惹我,就必須承擔責任。」秦朗冷哼道,「否則的話,今天你和魏一飛,都別想活下去了。」

「小子你敢!」袁洪怒喝一聲,「你應該知道,我如果全力出手的話,你休想全身而退!」

「那可未必!你看看我這一掌的威力如何?」說著,秦朗隔空一掌向樓道上的盆栽小樹擊了過去。

這一掌秦朗並沒有用多少真氣,掌風如同清風一樣從盆栽的小樹苗上拂過,小樹枝葉晃了晃,僅此而已。

柳摘星等人臉上閃過不屑之色,正要譏諷兩句,卻見袁洪的臉色異常地凝重,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一株小樹苗。片刻之後,這一株樹苗的樹葉就發黃了,樹枝也垂落下來,竟然是生機全無了!

「這是毒藥?這小子用的什麼毒,如何歹毒!」柳摘星一臉駭然。

「你沒有下毒,你用的是毒掌?不,這也不是一般的毒掌功夫,你的真氣有毒?」

袁洪的臉色變成了死灰色。秦朗的真氣竟然如此毒辣,看樣子即便是他有罡氣護體也是難以抵禦的。如果雙方拚命的話,恐怕倒霉的會是他袁洪。除非他袁洪可以將秦朗一擊擊殺,完全不給秦朗施展毒功的機會。

「真氣有毒?他的真氣可以腐蝕護體真氣?」柳摘星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姓了。

如果秦朗的毒功真的厲害到這種地步,那他十個柳摘星都不是其對手。

蹭!蹭!蹭!蹭!蹭!

這時候,樓道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隨後,在見象和尚的帶領之下,索朗、曲布多吉、衛寒、曹龍泉等毒奴一一出現在秦朗身後,然後見象和尚向秦朗恭敬地說道:「請主人吩咐!」

「請主人吩咐!」衛寒等人齊刷刷地向秦朗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