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老也是變得格外的凝重起來,隨著能量的聚集。凌天賜終於是感覺到了手掌中的活動。慢慢的,一道小型的漩渦開始形成,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轉動著,但是吸收的能量速度卻是很快。

第五顆晶核已經到了凌天賜的左手中,一邊催動著能量的進入,一邊吸收著能量的進入。這一刻過程顯得十分的漫長,但是就算是蘇老也是不敢絲毫的大意。畢竟這可是關係著他的前途啊。

一旦附魂珠凝聚失敗,那麼他便是要從頭再來,又要一步一步的修鍊起來,那消耗的時間則就是越來越長,同時凝聚附魂珠的時候,困難也就會更大。凌天賜輸不起,他也是等不起。

手掌中的漩渦彷彿是沒有窮盡一樣,依舊是瘋狂的吸收著能量,剛開始的時候,凌天賜體內的能量還是十分的彭滿,但是當凌天吸收到第八個晶核的時候,就已經有些趕不上節奏了。

因為那漩渦的吸收速度越來越快。而凌天賜身體中儲存的能量也是在飛速的消耗著。

凌天賜有些急了,要是這能量突然中止了,那可就真的悲劇了。

蘇老似乎是也發現了這個問題,當吸到第十個的時候,蘇老除了驚訝,就是擔憂。因為一般的情況下,這到了最後,都是手臂光芒籠罩,可是凌天賜的光芒卻是在緩慢的消失,這不禁讓蘇老差點魂飛天外。 發現了這個情況,蘇老定然是要分析一番,最後就是得出了結論這體內的能量供不應求。最終一番思想鬥爭,蘇老毅然決然的為凌天賜一下子放了兩個築基後期的晶核。

而這也是解了凌天賜的燃眉之急,凌天賜吸收的速度頓時就快了不少。

所以,凌天賜的擔心也算是緩解了一番。只不過現在的凌天賜可是絕對的不輕鬆,他一邊要關注著手掌中的凝聚情況,另一方面卻是要不斷地加大力度吸收晶核中的能量。

如此一個龐大的工程,也是使得凌天賜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是要崩潰了。但是為了自己,為了爸爸媽媽,為了族人,他沒有選擇。再苦也要迎難而上。

只不過,到了最後,蘇老也是變得焦急不安起來,因為現在已經是一天一夜都過去了,凌天賜的附魂珠居然是還沒有凝聚起來,這不禁讓蘇老的心中感到不安。

如今,凌天賜已經是在吸收第十三個和十四個晶核了,比起當初的趙香兒都已經已經還要多了。

但是,凌天賜現在心中有著不妙和危機感,這麼龐大的能量估計就是連二級妖魔獸估計都可以炸死了,怎麼自己凝聚一個附魂珠居然就是需要這麼多的能量?

而且到了現在為止,凌天賜才發現自己的手掌中心,那漩渦周圍已經是一片乳白色,已經有著一個圓形的球體出現,可是遠遠沒有達到要成型的地步。這不禁讓凌天賜心中大駭,沒有辦法,只有繼續的輸送能量。

接著,就是十五顆和十六顆也是放入到了手中,因為這距離附魂珠成型已經是非常的接近了。

兩師徒就這樣等著,等著。只不過這次蘇老的臉色愈發的陰沉了,因為眼見著十五十六顆都是已經快要吸收完全了,居然還是沒有見到凌天賜要凝聚的意思。這就是急壞了蘇老,但是他現在也是沒有辦法,只有等。

然而到了第十七十八顆的時候,終於這凌天賜吸收的速度慢了下來了。

凌天賜的心都是已經等有些焦脆了,現在終於是見到了這附魂珠已經是初具形態,便是控制著意念開始帶著柔和的能量慢慢的開始柔和,開始凝聚。

只要附魂珠凝聚成功,那麼他便是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一想到此,凌天賜便是興奮不已。

此刻,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這對於蘇老來說,絕對是破天荒的一次。他實在是想不到這附魂珠的凝聚也是需要這麼久的!

這絕對是第一次看的,也是第一次聽到。

越是到最後,凌天賜便是越小心翼翼,沒有絲毫的焦躁,心也是完全的沉浸下來。右手中已經隱隱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附魂珠成型了。

就下來就是塑形與鞏固了,凌天賜卻是大氣都不敢透出,意念附上去,開始將這附魂珠塑形。這一過程顯得有些漫長,但是卻是最為重要的。一個不好,凌天賜就徹底的完了。

很快便是到了最後關頭,蘇老也是緊緊的盯著凌天賜手中的那道光影,心中萬分的祈禱。

突然,凌天賜便是感覺,有著一股不穩定的能量在體內攢動。頓時,凌天賜的意念也是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凌天賜就算是再冷靜也是忍不住慌亂了,這是哪裡的一股能量,怎麼會如此的暴亂?

而凌天賜在心中驚呼的那一刻,蘇老的身影也是一顫,他實在是想不到了這最後一步,居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而剛才的那股不穩定的波動,正是從凌天賜的骨骼中傳來的。

「怎麼辦?難道一切都要重來嗎?」這一刻,蘇老也是像熱鍋上的螞蟻,沒有一點的辦法。畢竟這種不穩定因素是出現在他的身體裡面的,如是在身體外面,蘇老自然是有辦法解決。

凌天賜則是死死的穩定這個附魂珠,現在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是必須先將這最後的過程弄完。但是,骨骼中的能量波動就像是脈搏一樣,一跳一跳的。每一次的跳動,都會衝擊著凌天賜的意念。

而意念的不穩定那麼最終就會導致這個已經快成功的附魂珠破碎,凌天賜心中的冷靜被這波動一點一滴的打碎了。

身體也是抑制不住的在輕微的顫抖著,嘴角被震出了鮮血。但是凌天賜還是在死死的維護著附魂珠,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完成。但是凌天賜還是小視了這股波動。

對這波動的震動,能量的衝擊也是變得越來越強。

凌天賜心中無限悲憤,為什麼會這樣?這明明是已經快要成功的,這究竟是為什麼?我們林家究竟是怎麼得罪誰了?讓我家族族人慘死,父母被抓,自己有家歸不得,現在連修鍊都是廢靈脈。老天爺,你究竟想怎麼樣?你是想玩死我們林家你才安心嗎?

為什麼這麼的不公平?我們林家究竟是怎麼得罪你了?你說,你說啊。凌天賜全身顫抖,在心中無限悲號。但是現在他的意念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而且,這股波動也是越來越強烈。

儘管在凌天賜的極力保護下,意念還是破碎。

蘇老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因為他已經看到了一個珠子,在那一瞬間,破碎了!凌天賜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就這樣完了」蘇老的神情顯得有些獃滯,眼中充滿著無限的憤怒與殺意,這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孩子?

凌天賜的心在一瞬間心如死灰,這一次比第一次的靈脈測試的打擊還要大。看著那狂湧的能量開始潰散,附魂珠也是開始破裂,強大能量便是在凌天賜的體內瘋狂轉動。

頓時,凌天賜的皮膚便是裂開,一道道血絲已經溢出來,隨即就看來凌天賜的各個地方都是如此。

蘇老大驚失色,連忙的用右手抵在他的後背,銀白色的光芒將凌天賜的身體包圍住,緊緊的壓制著他的身體中能量,一旦能量聚集在一起,那麼凌天賜便是只有爆體而亡的命。

但是就在此刻,那掛在凌天賜脖子上的珠子因為受到了凌天賜的血脈刺進,再次發出了微弱的光芒,但是蘇老卻是沒有注意到。

原本已經是生無可戀的凌天賜,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著一股熟悉的能量出現,連忙內視,是金紅色的光束。而蘇老也是輕咦的一聲,便是發覺了凌天賜的意念居然再次的變的強大起來,然後便是看到他再次將那些能量瘋狂的壓縮,然後帶向右手臂。

至於那附魂珠卻是已經碎成了幾塊,能量都是在流逝,可是蘇老卻是感覺到,凌天賜是不顧一切的將一些能量重新凝聚,對著那已經破碎的附魂珠凝聚去。

這個過程顯得有些漫長,但是蘇老已經退了出去,因為如果自己幫助他,直接影響了他。這一切還是得看他自己。

而當蘇老的手離開凌天賜身體的一瞬間,凌天賜便是清楚的感覺到,一個珠子已經進入到了自己的心臟部位,而且是縮小版的。凌天賜的意念也是在這金紅色的能量保護之下,突然變得強大。變得凝練起來。

而凌天賜心中驚喜萬分的時候,這個珠子已經縮小了無數倍,隨著凌天賜的意念,穿過經脈,直接的進入了右手臂中,最後和能量一起匯聚到那已經破碎的附魂珠邊。

凌天賜最後便是驚訝萬分的注視著,因為此刻不已經不再是他主導著,而是這個珠子。當這顆珠子被包裹在強大的能量中時,便開始了凝聚。最後發現在自己身體中的能量瘋狂的對著珠子涌過去。

而蘇老則就是看到了另外一幅場景,便是凌天賜再次的將附魂珠凝聚起來。

最後,蘇老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這一切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凌天賜就那樣傻愣愣的通過意念看著那顆珠子做著這一切。

最後這顆珠子將所有的能量都是吸收,穩固在了右手掌心處。慢慢的,先是白色的光芒綻放出來,隨著時間的加深,就轉變為了橙色,然後在時間的推移之下,又開始轉變為了綠色。最後轉為深綠色。

當這一切都是轉變完的時候,蘇老已經是驚呆了,他活了一輩子,這種怪事情可真的是沒有發生過,但是這一卻都是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居然是深綠色?

「也就是說這附魂珠的靈魂強度達到了武宗的境界?」蘇老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個巴掌,但是很疼,這一刻他真的是哭笑不得。這簡直就是變態啊,就算是靈長脈也只是淺黃色啊!

不過,蘇老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現實,同時也有了新的擔憂,如此出色,卻是廢靈脈,任誰都是一陣頭疼。

看著已經是一片惡臭加鮮血覆蓋的凌天賜,蘇老也是只好先將一切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后再說。看來以後的路得有新的安排了,自己的一身技術也算是有人可以繼承了。 一想到這些,蘇老的煩惱便是都消失了,心中也甚是欣慰,畢竟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希望自己的一身技藝有著人繼承,而現在這個問題終於不再擔心了。

趙家……

嚴群現在正在和趙香兒、趙龍兩人說著話,而羅森、李二和杜星兩人也和他們都是熟悉了,六人也是很投機,沒有幾句話,便是徹底的打成了一片。

但是在早晨來了之後,嚴群問了一句凌天賜在幹什麼后,羅森三人便是沉默了,直接讓趙龍安排了一個房間,三人便是悶頭的走了進去。

趙龍和趙香兒也是一陣疑惑,聽到嚴群的解釋后,三人都一陣狂笑。然而這種笑聲卻在那三人的耳中變了味道,羅森三人便是更加瘋狂地開始修鍊。

不過這等到了下午還不見蘇老和凌天賜出來,這就讓嚴群他們有些擔憂了。

「你說這天賜……不會是失敗了吧?」趙龍眉宇間有著一絲擔憂的說道。

嚴群卻是低著頭,沒有說話,照理說早晨的時候就應該完了,而現在到了下午卻是沒有半點音訊,這對於他們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趙香兒呼出一口氣,笑道:「放心吧,他那個傢伙倔強,不可能不成功,估計現在是在修鍊。等會兒吧,老師自然會來。」

「等,我們都是已經等了五六個時辰了?」嚴群也是有些沉不住氣了,很顯然他們是不太相信趙香兒的這些安慰話。

「那你說怎麼辦?」趙香兒也是沒有辦法,將矛頭指向了嚴群。

「我……」頓時嚴群也是一陣語塞,現在他們是絕對不能去打擾的,說不定這一去就會闖下大禍。

不過就在三人擔憂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就將他們的思路拉了出來。

「嗨……各位親,這是咋咧?」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門邊,清秀的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一米四的身高,一隻右手搭在門邊。給人留下一道側臉。

這一瞬間,嚴群、趙龍和趙香兒都是一愣,神色間的焦急已經消失不見,這四人就是保持著這個動作定格了三秒,然後……

「我靠……」頓時三把椅子便是對著門邊的凌天賜丟了過去,凌天賜嚇了一跳,身影踏出連雲步在這一路中閃過去,三把椅子不分先後的全部被他接著。下一瞬,他就已經是來到了三人的面前。

嚴群和趙龍站起來就是一拳,這一次凌天賜卻是沒有躲,兩人的眼睛都已經沒有了擔憂,有的是一抹驚喜,趙香兒則就是相對溫柔一點,沒有對凌天賜動手。

「讓你們擔心了。」凌天賜傻傻一笑,先是坐了下來,道。

「切,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會擔心你啊?這不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啊?對不?」趙龍鼻孔朝天看也不看凌天賜說道,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嚴群也是一拍桌子,道:「你就這句話是人話,我愛聽。哈哈……」

「我日你大爺,難道以前哥說的都不是人話嗎?嚴群,今天不死不休。」趙龍氣的鼻孔冒煙,身體站起,一隻腳踏在椅子上,完全就是一副流氓像。

「嘿呀,三天不打,你還上房揭瓦啊。」嚴群也是拍案而起,挽起衣袖,道:「今天就是讓你知道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長得胖是木有用滴!」

「我……我揍死你啊,敢罵你爺爺我……」

頓時,一場外星人大戰開始了,凌天賜和趙香兒坐在那裡,伴隨著一聲的慘叫響起,他們兩人的身體就是抖一下,然後就是臉龐抽搐一下……

一刻鐘后……

趙香兒和凌天賜已經是一邊笑,一邊捶著桌子大笑不已,因為在他們兩人的對面就是兩個鼻青臉腫的豬頭,而且還是帶著熊貓眼。

「咳咳……那個……請問兩位熊貓大哥,你們生平的願望是什麼呢?」凌天賜一臉正經的看著嚴群和趙龍,臉色都是一片漲紅。

「哼,天賜,你是不是也想來一下啊。我不介意幫你鬆鬆筋骨。」嚴群已經是只有一條縫的雙眼斜視著凌天賜說道。

趙龍也是惡狠狠的看著凌天賜,只要凌天賜一說錯話,那麼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

不過趙香兒倒是沒有發現凌天賜害怕,反而像是有著計謀對付他們。

「呵呵……你要幫我松筋骨,來呀。我坐著呢。」凌天賜微笑的說著,而嚴群和趙龍就是等著這句話。兩人張牙舞爪的撲向凌天賜。

但是就在他們的拳頭和手掌距離凌天賜只有三寸的距離時,凌天賜吐出兩個字,這兩人的手邊是停在半途中,前進不得。

「兵器!」凌天賜就那麼眼睛都是不眨一下的說道。

「額……老大,哎……你看看,你的衣服髒了,我幫你拍拍。」頓時,嚴群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剛才的囂張跋扈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嬉皮笑臉的為凌天賜按摩起來。

趙香兒掩面大笑,笑的那叫一個花枝招展,最後居然是連人帶椅子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趙龍頓時也哈哈大笑,看到嚴群吃癟,他可是相當的開心,大笑道,指著嚴群的道:「哈哈……你看你就那熊樣。你看哥……就這小樣兒?用的著怕他嗎?」

「嗯?」凌天賜的眉頭一挑,似笑非笑的看著已經舉起手掌的趙龍,道:「你確定?」

嚴群的眼神中射出一道厲芒,隨即哈哈大笑道:「你看看……還不是鳥樣,還好意思說哥?哎,洗洗回去睡吧。」說完,還是一副相當的不屑一顧的樣子。

趙龍心中被凌天賜搞得有點虛,但是一被嚴群這樣一挑撥,頓時就豪氣衝天,也不看在地上笑的抽搐的妹妹,兩眼一翻,指著凌天賜道:「小樣兒,哥就不同,他不敢做的事情,我就敢做。不敢打你是吧,我就打你試試。」

「砰」

趙龍的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凌天賜的肩上,不過這力道卻是只有不到兩成,就像是平常一樣。

但是凌天賜卻是「啊」的一聲大叫,身體就朝著後面倒下去,而且還是狼狽的在地上一滾。連聲咳嗽起來。

一旁,嚴群傻了眼,坐在地上的趙香兒也是傻了眼,就連當事人趙龍也是傻了眼,撓著頭道:「我的這一拳明明只有兩成力啊,怎麼會把他打倒了?」

殊不知這正在站起來的凌天賜的臉上升起一抹邪笑,但是卻是沒有人發現。當他站起來的時候,還是故意加重的咳嗽了幾聲,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趙龍,神色間是那麼的不敢相信的看著趙龍,彷彿是很失望,很震驚一樣。

「你……居然下手這麼重?咳咳……」凌天賜一臉「震驚」的指著趙龍說道。

這次,嚴群也是收起了笑容,一臉鬱悶不可置信的看著趙龍,連連搖頭。

地上,趙香兒也是一臉悲憤的看著自己的大哥,眼神似乎在說:你太可惡了,為了一點這點小事,居然下重手,你太可惡了!

趙龍臉上一陣鬱悶,心中無限憋屈,怎麼一下子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現在就算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凌天賜繼續一臉「悲憤」的看著趙龍,哀聲嘆氣道:「原本我只是來說一下,上次的那個鬼蜘蛛的八隻腿很堅硬,可以融入到我們的兵器中,這樣,我們的兵器在質量就可以在強大一步。而且,老師已經將藍淋玉香金調製出來了,我們就可以藉助這個東西讓修為更加進一步。哎……想不到你……」

「哼,太可惡了。沒想到我大哥居然會這樣的可惡。」趙香兒對著一臉不知所措的趙龍皺了皺可愛的鼻子,一跺腳,惡狠狠的說道。

嚴群也是一臉悲憤和無奈的指著他,嘆息道:「你呀你,平時和我嬉皮笑臉,我也就原諒了,你居然為了一個小玩笑居然對天賜也下重手。你……哎……」這個時候,嚴群剛還接到了凌天賜的「信號」。兩人索性就繼續演下去。

「我……我冤枉啊,真的不是……不是啊,我只用兩成的力啊,這……我找塊冰豆腐撞死算了。」趙龍越說越憋屈,越說越懷疑。

這不可能啊,照理說,就算是天賜沒有達到武者境界,也不會這麼不濟啊。

頓時,一抬頭,趙龍和就剛好撞上了凌天賜對趙香兒遞過去的眼神,以及嚴群那豬頭嘴邊的笑意。心中一個恍悟,頓時就知道自己被耍了,氣的那是……一個胃裡翻滾啊!

「凌天賜,你丫的,你們……你們居然騙我……我要。」趙龍無限悲憤的一拍桌子,就欲衝來揍凌天賜。哪裡知道凌天賜連雲步一閃,就已經主動來到了趙龍的面前。

凌天賜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臉蛋,一副無限欠扁的說道:「哎……來呀,你打丫,你打丫……哎,香兒姐,把你的紅袖劍給我,我幫你融合鬼蜘蛛的腿。嚴群你的方天畫戟我已經準備好材料了。至於羅森他們,等他出來以後在打造吧,現在時間不夠。咦?你怎麼還不打咧?」 凌天賜說的是唾沫橫飛,可是趙龍的一雙手舉在空中,臉上一陣扭曲,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了:你丫的,這是*裸的威脅,我敢打嗎?

在一旁的嚴群可就是高興的死去活來,一個勁的在旁邊諷刺。之前還是趙龍神氣的,現在一下子就變成了嚴群,這能不叫趙龍悲屈嗎?

一想到鬼蜘蛛那堅硬如鐵的腿部,他就已經想到了自己的黑龍棍,那要是再次加強,威力將是何等的恐怖啊?

只是,眼下將凌天賜得罪了,一切……完了!

「嗚嗚……老大,大哥……好師弟……龍哥錯啦……嗷嗚……我錯了,錯的太離譜了,剛才一定是我神經短路了,你別介意,我絕對不會有想法揍你的,剛才是誰打你的,他奶奶滴,我幫你弄死他……」趙龍一臉嚴肅的說道。

頓時,嚴群、連天賜和趙香兒為之絕倒!

臉皮厚道了這種程度……他們已經是沒有話可以說了。

「怎麼了?我怎麼聽到有狼在嚎叫?」三道身影急匆匆的沖了出來,頓時就見到了一副難以相信的畫面,只見趙龍這個小胖子,半跪在地上,臉上腫的像豬頭,凌天賜一臉嫌棄的模樣。

當然,這豬頭可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李二當即就是大叫了一聲,拍著自己的胸脯道:「額滴個仙人,這是哪裡來的兩個極品,長得……那叫一個匪夷所思啊。」

極品小村醫 旁邊,羅森和杜星不約而同的點點頭,再看凌天賜面前的豬頭,這姿勢曖昧的有些……嘖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