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道攻擊頓時撞擊在一起,令得地面崩碎,牆體坍塌,關明和閻王各自退了三步,竟然拼了一個旗鼓相當。

不過,退後的閻王身體分明顫抖了幾下才平息下來,剛才小衍雷竄入她的體內,肆虐的破壞著她的身體內部結構。

關明同樣不好受,只覺得有些胸悶,閻王的攻擊十分怪異,無形間竟然夾帶這陰森肅殺之意,還有一種生死由我定,含笑奪人命的意境。

殺神閻王,果然是名不虛傳。

如今關明所遇到的武者當中,與關明交手過的,殺神閻王是當之無愧的最強。

死神和影子的傳人急忙來到閻王的身後:「閻王!」

兩人臉色都不好看,剛才一招竟然就被關明重傷,而且關明既然已經尋到此處,他們將王華東和寧榕關押在此的事情必然敗露。

閻王臉色比兩人更加鐵青,她現在總算明白,剛才一路她都是在被關明戲耍,虧她還信誓旦旦的駑定關明根本找不到這裡。

卻不想,關明沒有絲毫錯誤,分毫不差的進入了地底密室中。

特別是關明的實力,更是讓她駭然不已,這遠比傳聞中的要恐怖得多。

古千凡此時也已經跟到了地底密室,看到拔劍弩張的這一幕,並沒有言語,默默的站在一旁,因為古千凡此時根本無法決定自己的立場。

從剛才閻王的反應,古千凡就已經知道,王華東和寧榕的確是被關押在此處,作為殺神的閻王,竟然最先破了殺手聯盟的規矩。

但不論如何,古千凡都是殺手聯盟的人,可咸武山莊與守護契交好,關明更是於守護契的凌飛,凌瀧,祖韻姚及祖晗玉都有大恩。

當初在蒼黎島發生的事件,如果沒有關明的話,守護契真的不知道會亂成什麼樣。

關明有恩於守護契,守護契的古小愛是古千凡的妹妹,他又不能站在關明的對立面,相對的,他身為殺手聯盟的零號,自然也不能站在殺神閻王的對立面。

所幸,他直接就站在一旁好了,算是兩不相幫。

看著關明,閻王開口了:「關明,我真的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這地底密室的,密室距離地面足有二十米的距離,絕對隱秘,這世上也僅有我們三人知曉而已,而且用來建造密室的都是一些特殊材料,用儀器也無法檢測出來。」

密室已經暴露,更加讓閻王好奇的是此事。

「呵!」輕笑一聲,關明也沒做隱瞞:「閻王,你雖然已經半隻腳邁入靈照境,但你體內依舊是靈氣和真氣混合,修真者的手段你根本就不了解,比如說神識!」

頓了頓,關明又繼續道:「武者步入化勁期之手,就能擁有一定的感知力,感知力的強大源自於武者的精神力強大,神識與感知力類似,但卻比感知力更加強大和方便實用,我剛到島上的時候,就已經用神識鎖定了王華東和寧榕的氣息,知道他們二人被你關押在此處!」

「你剛才一直是在戲耍我!」閻王咬著牙,眼中幾乎噴出火焰!

淡然的聳了聳肩,笑意不變,關明答:「那又如何!」

四個字,一句十分平常的回答,卻是讓閻王無言以對,她深深的看了關明兩眼,竟然不在理會,轉身就帶著死神及影子的傳人順著階梯朝上走去,盡然離開了地底密室。

身後響起關明的聲音:「殺神閻王,你說過的話應該算數吧!」

「哼!」這便是閻王的回答,三人的背影已經完全消失在階梯當中。

古千凡站在一旁顯然有些尷尬,訕訕的道:「關先生,我們還是先去救出武者公會的兩位長老在說吧!」

「恩!」關明點頭!

「關大哥,東哥和寧阿姨的氣息就在不遠處,只不過很虛弱,我們快過去吧!」袁沛柔的聲音滿是擔心,大步的朝著密室深處走去。

這密室足有兩百個平方,分為數間,裡面接了電線,二十四小時燈光照射,所以並不昏暗,而因為是在地底,這密室自然難免潮濕。

一條直線走廊,兩邊有三個房間,明顯是用來休息的,至於其它的,則是一些柵欄隔起來的,就像是牢房。

最深處,一個約莫五六十平米的牢房當中,這是一個水牢,上方是鐵欄板,此時王華東和寧榕被鐵鏈鎖住了雙手,困在水牢當中,兩人都是陷入了昏厥。

轉角遇見真愛 兩人的臉龐滿是傷痕,而且有些水腫,顯然是因為泡水太久的原因。

關明的身上升騰起一股濃烈的殺機,古千凡只覺得手腳一陣冰冷。

閻王為了拿到王華東手中的東西,竟然這般殘忍的對待兩人。

袁沛柔面若寒霜,靈氣不自主的涌動,明顯也是對閻王三人動了殺機。

「小柔,我下去救人,你在上面接住他們!」關明吩咐了一句,鐵欄板有一個鐵門,只是被鎖住了,這自然難不倒關明,祭出衡天尺輕輕一挑,鎖便被打開了!

「我也來幫忙!」古千凡急忙走了過來,這個時候理所應當的要做些什麼!

關明點點頭,也不言語,拉開鐵門,跳入了水中,這水渾濁不堪,甚至還有一些惡臭,而且水的溫度極低。

「嗆嗆!」兩聲,關明用衡天尺挑掉了困住寧榕的鎖鏈,用靈氣將寧榕的身子托起,從鐵門的口子中將寧榕從水中送出,袁沛柔急忙接住,將寧榕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放平在地上,從儲物戒指中取出衣物給寧榕披上。

如法炮製,關明又將王華東送了上來,被古千凡接住,古千凡的確被折磨得不輕,身上各種鞭痕,以及一個個的小紅點,特別是大腿某些地方,更是少了一些肉,傷口已經完全腐爛,滿是濃水流出,看起來觸目驚心。

王華東身上僅剩下一條短褲,袁沛柔又急忙取出關明的衣物,交給古千凡,讓古千凡先給王華東披上。

兩人都被折磨得不輕,但相比之下,寧榕身上的傷就要比王華東好很多。

「嘶!」古千凡倒吸了一口涼氣,閻王竟然如此殘忍,而且作為殺神,閻王儼然已經破壞了殺手聯盟的規則。

對閻王,古千凡向來頗為敬重,但此刻,這種敬重淡然無存,他毅然決定,就算自己是殺手聯盟的人,但也要站在關明這邊。

現在的王華東和寧榕都是處於重度昏迷狀態,且兩人的氣息十分微弱,特別是王華東!

「前面有房間是可以休息的,先將兩人搬過去,我立馬給他們治療!」關明吩咐了一句,三人聯手,小心翼翼的將兩人搬到其中一間休息的屋子當中。

地面上,閻王、死神以及影子的傳人,三人臉上陰晴不定。

「閻王,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其中一人問道,論起地位和修為,兩人都遠遠不如閻王,閻王赫然是三人中的主心骨!

「炸了它。」閻王咬牙道。

另外一人大驚:「可是我一旦將地底密室炸了,王華東死了,那件東西我們就更加拿不到了,我們籌備了這麼多年,現在萬事俱備,只要東西到手,我們就成功了啊!而且零號也在下面!」

「那又如何,而且你覺得現在還有別的選擇嗎?關明實力恐怖,又是修真者,他今夜想帶走王華東和寧榕,我們根本無法阻攔,而且你們覺得,關明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們,結局還是一樣,我們什麼都得不到!」閻王臉色難看,顯然,這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進入地底密室之後,僅和自己交手一招,閻王便帶著死神和影子的傳人從地底密室離開,竟然絲毫不阻止關明接下來的行動,當時關明就覺得有異常,所以一直擴散開神識追蹤著三人。

他的神識在三人的幾米開外,就算是閻王也感覺不到,關明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他只要知道三人的對話就行了!

聽到閻王竟然要將這地底密室炸了,關明當時大驚。

原來,這地底密室當中早就沒埋下了TNT炸藥,分量極為恐怖,一旦爆炸,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都難以活下來,何況這裡還是地底,爆炸會讓地底密室直接崩塌,將他們埋在裡面。

閻王心思竟然如此縝密,早就準備了後手。

不過閻王也是夠狠的,現在她寧願得不到王華東手中的東西,也要讓五人葬身於地底密室當中。

如果只有自己和袁沛柔的話,在爆炸之前,兩人完全可以安全離開地底密室,但如今王華東和寧榕都是昏迷狀態,還有一個古千凡,在爆炸之前,根本無法安然帶著三人離開這裡!

「閻王要炸了這裡,小心,都聚到我身邊來!」關明厲聲大喝,走到房間一處略微寬闊的地方,袁沛柔和古千凡悚然動容,急忙靠近了關明,至於昏迷的王華東和寧榕,剛才是被放在床上,關明使用引力術托住兩人的身體,將兩人帶到自己的身邊。

緊隨其後,關明身上恐怖的寒氣蔓延,竟然在地表面,牆壁上,屋頂上凝結了幾公分厚的冰層。

一個個冰凌盾分別以上前後左右蓋起來,冰凌盾越是靠近幾人,就顯得越小,已經結結實實的覆蓋了好幾層,形成了恐怖的防禦,將五人牢牢的護在中間。

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幾乎是完成的同一時間!

「轟!」

地底密室轟然爆炸,爆炸聲接連不斷,大地顫動,位於地底密室上方的那棟房子,更是在爆炸的瞬間就已經化為飛灰,可想而知這爆炸的恐怖。

冰盾催啦腐朽,層層裂開,『砰砰砰』的碎裂聲不絕於耳。

現在關明總算明白,為何修真界忌憚的不是擁有靈照境武者,以及掌握了和平條約的守護契,而是掌握了恐怖科技的安全局。

現代化的熱兵器實在太恐怖了,特別是一些特殊研製出來的武器,一座大山,瞬息之間都能將其粉碎成灰。

來不及思考這些,關明心中大喝:「冰凌盾的防禦還不夠!」

一股浩然正氣猛然從關明身體上升騰而起,關明被金光籠罩,猶如羅漢降世,關明大喝一聲:「金鐘罩!」

「咚!」

一聲清脆的鐘鳴響起,一個巨大的金光罩子將五人完全籠罩在內,這金光表面滿是複雜的紋路,上面佛門聖人的圖案栩栩如生,彷彿是要從金鐘罩上出來一般。

關明當初意在擒龍手,是想讓自己的千爪囚籠更加強大,黑和尚到是大方,不僅給了關明擒龍手的修鍊方法,同時將少林最強的防禦手段『金鐘罩』也是傳給了關明。

體內三顆金丹,有一顆本來就是佛門聖物舍利子所化,所以關明施展出來的『金鐘罩』更加凝實,更加強大,防禦也更加強橫。

看起來,這金鐘罩簡直不像靈氣所化,彷如就是一個真正的大鐘,萬物不催的大鐘。

爆炸來得快,但去得也很快,爆炸聲已經停止,地底密室完全崩塌,關明之前凝結出來的冰凌盾全部被摧毀,若不是有這『金鐘罩』的話,除開關明,剩下的四人就算僥倖不死,怕也是重傷,被直接掩埋在地底當中,無法活動分毫。

不要忘了,關明從修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打磨自己的肉身強度,此時他的肉身防禦力,就算說是堪比低階靈器級別的防禦法寶也不誇張。

也幸虧是有金鐘罩,所以五人都沒有被掩埋。

但同時威脅也來了,地底密室已經完全崩塌,此處位於地面二十米,不在有空氣流動,不論是武者還是修士在沒有空氣的情況下到是能堅持不短的時間,可在重傷,又是昏迷狀態下的王華東和寧榕就做不到這一點,在這裡最多幾分鐘的時間,兩人就會因為呼吸不到空氣被活活憋死。

地面上,將地底密室引爆的第一時間,閻王以及死神和影子的傳人就遠離了此處,此次爆炸,就連這小島都是顫抖不已,這裡是殺手聯盟的總部,此時不少殺手成員都在這個島上,境界參差不齊,紛紛惶恐不安,直到爆炸停止,晃動停止他們才安心下來!

「哼,這麼劇烈的爆炸,如果他們還能活下來,除非是活見鬼!」死神的傳人肩膀上扛著銀色的彎月鐮刀,恨恨的道。

影子的傳人嘆息一聲:「可惜了,那件東西我們得不到,前功盡棄!」

「就不要抱怨了,能夠剷除關明這個強敵已經是萬幸,先去安頓一下成員吧,明天開始重新整修。」閻王也是無奈,情非得已,她也不想這麼做。

產生這麼大的爆炸自然引人注目,殺手聯盟的成員都紛紛朝爆炸點靠攏想一探究竟,自然需要先安頓一番,而死神和影子的傳人出面,自然引起了轟動,因為殺手聯盟的人根本沒想到,這兩人竟然也在小島上。

特別是閻王親自將所有成員聚集起來說話的時候,更是讓殺手聯盟的成員興奮得血液擴張,殺神閻王,在他們殺手眼中,那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地底,關明也無心用神識去感知上面發生的事情。

古千凡有些急迫:「關先生,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被困地底二十米,沒有空氣,路全被封死,就算是真武五轉的古千凡也是出現了些許慌亂,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

而且剛才那恐怖的爆炸,若不是有關明護著,他就已經被直接炸死了。

「我們先離開這裡,回到地面再說!」關明回了一句!

古千凡臉上頓顯茫然,問道:「關先生,難道你有離開的辦法!」

關明神秘一笑:「古千凡,你可知道有一種毒,就算是石頭泥土,都能輕易的將其腐蝕!」

「啊!」古千凡更加迷茫了,關明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還說關明很有情調,都到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畢竟那麼厲害的毒,上哪找去,何況就算有,又該用什麼方法將這足足二十米的長度腐蝕掉。

關明顯然也不想解釋,看著袁沛柔柔聲道:「小柔,打出一條通道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沒問題!」袁沛柔莞爾一笑,心念一動,她的本命法寶五毒珠出現在袁沛柔手中,五毒珠內,五種不同顏色的霞光縈繞,很是美麗。

五毒珠變化為足球大小,因為袁沛柔是可以隨意控制五毒珠大小的,只見袁沛柔將五毒珠往上一拋,輕鬆的穿過了『金鐘罩』打入了泥土當中。

「滋滋!」

泥土瞬間就被融化,而且朝著旁邊擴散,最後呈現了一個半圓空心球體的模樣,直徑約莫兩米。

袁沛柔用靈氣脫引著五毒珠繼續往上,以五毒珠為中心,泥土不斷地被融化,繼續形成直徑兩米,沒過多久一個通道就已經成型,而且越來越往上。

這一幕,讓古千凡看得膛目結舌,一顆珠子而已,竟然這麼恐怖,而且蘊含的毒素如此之強,泥土在瞬間之間就被融化。

也幸虧是在『金鐘罩』內,所以幾人都沒有受到毒素的寢室,五毒珠融化泥土的味道自然也傳不到幾人的鼻子里。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從這裡到地面已經完全被打通,依稀可見洞口的亮光。

「今晚月色不錯!」關明拍了拍嘴巴張成一個『O』型,儼然可以塞下一個雞蛋的古千凡,古千凡和他的小夥伴此時是真的驚呆了,於是順著回了一句:「恩,的確不錯!」

等他反應過來,老臉不由一紅!

關明哈哈一笑:「好了,我們也該上去了,解決了閻王三人,我必須儘快的給東哥和寧長老治傷才行!」

撤掉金鐘罩,五毒珠已經返回袁沛柔手中,化作玻璃珠大小,隨後消失不見,同時一股毒氣噴面而來,還有剛才融化泥土的奇怪問道。

袁沛柔出手輕輕的在王華東和寧榕身上輕拍了一下,古千凡僅僅是清吸了一口,臉頓時變成了紫色,他急忙捂住嘴巴,透過指縫傳出兩個字!

良媒 「有毒!」

關明看得是忍俊不禁,袁沛柔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輕輕的在古千凡背上拍了一掌,為古千凡解了毒,古千凡臉色恢復了正常,放下手長長的喘氣:「哎媽,好毒啊,差點我就以為小命不保了!」

見關明和袁沛柔都在看著自己,古千凡臉色一窘,將頭埋了下去,艾瑪,這短短分鐘的時間,自己這輩子的老臉都被丟完了!

記得上一次丟臉,還是二十幾年前,古小愛帶著凌飛去找他,他故意雞蛋裡面挑刺,當時被關明一頓揍啊,那就一個慘,那叫一個可憐。 今天雖然沒有二十幾年前那麼狼狽,但是丟人啊,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堂堂真武五轉的高手,竟然因為袁沛柔的手段就驚呆成這樣。

這也便罷了,多大的人了還口不擇言。

關明臉上滿是笑意,到不是因為古千凡,而是因為袁沛柔,經過三年時間的成長,袁沛柔已經徹底的在金丹期的境界鞏固,《五毒訣》已經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加之五毒珠作為袁沛柔的本命法寶,袁沛柔的實力無疑是十分恐怖的。

從五毒宗出來一直到歐洲,這是袁沛柔第一次出手。

霸氣重生之超強天后 關明雖然也能直接打開一條通道,卻絕對不像袁沛柔這般揮手之間就能做到,這並不是說袁沛柔的實力比關明要強,只是某些方面的特性罷了。

寒氣涌動,這長達二十米幾米,寬約兩米的通道壁凝結了一層冰霜,這些泥土是被毒素直接融化的,必然會有殘存,如果碰到一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們現在上去,古千凡,東哥就麻煩你暫時幫忙照顧一下!」關明道。

袁沛柔能夠帶著寧榕直接從通道中飛出,但他必須帶著王華東和古千凡。

古千凡點頭,小心翼翼的將處於昏厥狀態的王華東扶起來,關明點了點頭,一股力量在三人腳下生成,托著三人的身體往上飛去。

袁沛柔帶著寧榕跟在後面。

地面上,殺手聯盟的人正因為見到殺神閻王興奮不已,因為閻王在他們殺手的眼中,儼然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閻王興緻不佳,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就欲遣散殺手聯盟的成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