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聽到這些議論聲,拓跋三兄弟和陸鵬都是緊張起來,一副擔心的模樣。

「爹,你說大哥他不會有事吧?」拓跋里問道。

拓跋狂這時負手而立,面色也是略顯沉重……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半個月時間,是他在深淵血海堅持最久的一次,但那次也是差點被無數喪屍異種給抹了脖子,極為狼狽的才逃出來,他暗道:「小子,你可堅持住啊,千萬別出什麼差遲,如果不行,一定要用那令牌傳音出來才好。」

「爹,你瞧!」

這時,拓跋里突然伸手一指。

眾人順勢望去,只見在那深淵血海當中,突然引動起無窮的暴動,幾股力量如地震一樣,將諸多山峰都是給震斷,在地面上,一道道血紅色的海水從裂痕中溢出,其中,涌動起無比強悍的戾氣。

「這是……那傢伙的氣息?」突然,公輸**拓跋狂老臉皆是一沉。

深淵血海,進入的人不多,除了兩者之外唯有夏奇,如今,夏奇不在,知道深淵血海中狀況的,就只有他們二人,而他們二人,也是當初創建拓跋宮最早的一批人,更是深知,這深淵血海中的恐怖之處……界境骷髏異種。

「該死的!那小子,怎麼把那傢伙給驚動了?」公輸仇老臉僵硬。

「公輸長老!我要開這陣,你我準備營救!」

「恩,這小子,是個寶貝,若是搞好關係,將來拓跋宮都會飛黃騰達,但若是死在我們這,恐怕也會引來無數不必要的麻煩!」公輸仇深知秦石身份不凡,嚴肅道。

這時,兩者縱然躍起,繞道眾長老身前,很快,拓跋狂的手印形成,欲要開這群山大陣。

咻!

但突然,一道劍光從地殼下劈出,剛剛的波動在瞬間凝滯,一行清秀的文字從濃霧中閃現而出。

「拓跋宮主,諸位長老,感謝多日來的關心,晚輩在此無異,不必擔心,待晚輩傷勢恢復,再出關感激!」

「咦,是那小子!」

見到那行文字,眾多長老都是一愣,旋即紛紛止住議論的口。

「原來沒事啊,我們倒是多操心了,沒事就好!」

眾長老點頭,但這時拓跋狂與公輸仇兩者立於高空,老臉卻是凝固住,兩人相覷一眼,從彼此的眼神中,皆能看見驚駭之色,眾人不知,兩人卻清楚,那可是界境實力,是能橫掃外圍海宮的,這小子,竟然安然無事?

突然,公輸仇大笑聲:「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啊,倒是你我這老骨頭大驚小怪了。」

拓跋狂微微眯眼,這時他更加肯定的道:「看來,你說的不錯,此子很可能就是扶風前輩所指的後人。」

「不過這樣也好,你我也算沒有辜負了扶風前輩的寄託。」公輸仇言罷,古怪的望向拓跋狂,道:「青燕怎麼樣?青王宮那些老古板,依舊是不肯罷休嗎?」

拓跋狂眼神一寒,無奈的搖搖頭:「不提也罷,走一步看一步吧,現在重中之重的是半年後,陽宮一戰,這一次,青王宮是定不會出手相助的,陽宮與內三千海宮也牽上了線,好在,我依舊是青王宮的女婿,這關係,他們的認,內三千的人應該不會插手,好在,有小秦石的三千魔符,籌備一下,或許還有勝算。」

公輸仇聞言,停頓下道:「這半年,我要閉關,最後衝刺下界境。」

「有幾成把握?」

「九成。」公輸仇詭異一笑。

「九成?」拓跋狂一怔,他並不知定界果樹種一事,眼神間閃爍起幾分熾熱之色:「若是你能突破界境,我們倒是不再用擔心陽宮。」

「那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公輸仇拍了拍拓跋狂的肩膀,旋即轉身沖九層修鍊塔的方向遠遁。

隨後,拓跋宮陷入短暫的安靜當中,但在這安靜的表面下,整個海宮的節奏卻是提升幾倍,特別是海宮弟子,幾乎沒日沒夜都在修鍊當中,這期間,武學堂,靈藥堂,也是被拓跋狂公開使用,海宮弟子的俸祿全部翻倍,並且在修鍊塔外,又鑄造出兩座三十倍的聚靈大震,期間,他還親自挑選了五名優秀的晚輩親傳造化級武學。

一切,都在為半年後的陽宮之戰做著準備。

……

另一方,深淵血海之下。

在最中央的地方,也是最為危險和暴露的地方,秦石裹著黑袍輕輕的懸空而坐,手指捏合成獨特的手印運轉周天,令他周身的靈氣都是響應,散發出淡淡的熒光,十分玄妙,他的呼吸十分均勻,伴隨著胸口的起伏有種獨特的節奏感。

在他周圍,是無盡的黃土白骨,骸骨連綿,看上去,有些恐怖,森然,而他所處之地,也更令無數的喪屍異種拋來矛頭,這期間,不斷對秦石進行進攻,準備美餐一頓,畢竟在這裡,除了秦石外,他們能吃的,就只有這些碳化物,和岩石。

對於這種誘惑,是他們難以抵抗的。

然而,半月逝去,秦石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下,始終保持著深度的冥想之中,在他周圍有五道五種顏色的光圈,代表五行,五行之內,有數量相同的海魂丹,隨著秦石的氣血運轉一周,每個光圈裡的海魂丹便銳減一顆,化作空氣中的靈氣,最終通過光圈與秦石的交匯處遊走進秦石口鼻,順著喉嚨流淌到丹田當中,然後,秦石在獨自將靈氣與海魂丹獨特的柔力分離,柔力,用來壓制住體內的魔血,靈氣,則是被供給全身各處的血脈充當養料。

而至於周圍如惡鬼撲食般的喪屍,卻是被一把散發著湛藍色的劍魔盡數割斷喉嚨,劍魔之嬰始終在秦石百米內纏繞,令任何喪屍都無法接近秦石百米之內,無形間,在這裡,似乎形成一片對於喪屍來講的風暴地帶,一旦踏入,必死無疑。

半月後,秦石的黑眸才突然睜開,一瞬間一股熱浪從他體內湧出,令周圍的海水都是產生細微波動。

這時,他微微的握拳,彷彿將整片天地都抓在手心裡一樣,在他的拳頭上充滿十分兇猛的巨大力量。

「域境大成了么?」

秦石滿意的一笑,前後一個月的時間,他吸收了近百萬的海魂丹,此時他的魔血已經盡數壓制,實力更是恢復到域境大成。

「這海魂丹還剩下兩百萬多,應該夠我完全恢復了。」

秦石心中想道,但他並未繼續吞噬,而是緩緩的站起身,手掌心輕輕的朝上托起,一座十分古怪的石像被他祭出。

那石像,眉心六目,身後有九尾,正是當初在長生界,他所得到的玉石靈女,又被溟組尊主稱之為的:輪迴靈像。

「咦,小子,輪迴靈像?你是在何地得到的?」見到那石像,邪魔激動道。

秦石尷尬一笑,道:「長生嶺內。」

「長生嶺內?難怪會出現長生嶺,原來是這東西現世了……」

「這東西,很厲害嗎?」

「當然,這輪迴靈像,那可是比金身仙骨在神物榜上更靠前的神物,排名第十七,能改變天地生氣之力,自古,是無數煉藥師瘋搶的神物,只是,因為使用這東西,會逆天地倫常,在遠古之時,被眾多人給共同封印起來,沒想到,最後竟然落到你小子手裡。」

「排名第十七的神物?」秦石咂了咂舌,沒想到這石像竟然出身這麼高?

「小子,這石像,要是利用妥善,將是件極強利器。」

這一點,秦石早便知道,當初在長生嶺內,他便領教過這輪迴石像的不俗威力。

「不過,前陣子,這石像還變成了女孩模樣,現在卻又變回石像了。」

「別急,當年對這輪迴石像的封印絲毫不亞於人皇對我用的誅魔大陣,她雖然恢復,但也需要些時間才能完全蘇醒,待這東西蘇醒,你可以將這天地,都化為沙漠黃土,然後,創造出自己的後花園來,當然,你那樣做,恐怕也會遭到天地人群起攻之,但這東西,除了能改變天地生氣之外,還有一很重要的用處,倒是蠻適合你的。」 「什麼作用?」秦石問道。

邪魔陰險的一笑:「就是養眼啊,這輪迴石像的器靈,可是個國色天香的小美人,而且,神智年幼,你要是想對她做點什麼,只要隨便忽悠一下,就搞定了。」

秦石滿頭黑線的瞪向邪魔:「滾!」

「哈哈哈!行了,不和你說笑,這輪迴石像,能夠聚天地靈氣,除了能夠改變天地生機外,也能夠探測到生機之處,留著它,對你有重用,一旦方圓萬米之內有仙品靈草,它便會散發出波動來。」邪魔道。

「是這樣?」

秦石點點頭,如此的話這輪迴石像,倒是個搜尋靈草的利器。

秦石自然也知道,留著這輪迴石像肯定有重用,將來,若是真與溟組開戰,他不介意稍微動用下這石像威力,創造幾顆定界果來,那樣,他秦宗的實力,也會提升很多。

「這東西,也會自主的吸收天地間遊歷的生氣,對你修行也很有用。」

「不愧是神物榜上的神物。」

這時,秦石將輪迴石像收起,將炫光神劍取出。

這還是他拿到神器后,第一次認真的觀察。

「一切都是因這神器所起。」

「這炫光神劍,也是神物榜上的神物,我要是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排名第九的神物。」

「這神器,才排名第九?」

「小子,第九,已經很厲害了,你可要知道,能擠進神物榜前十的神物,那都是超乎想象的,前十,和第十,都是有著巨大差距的,而像你身上的焚書,和崩玉,已經是超乎倫常的存在,這些東西,若是運用不好,甚至能毀掉這整片大陸。」

「當初,人皇只是將這崩玉挖掘出不到一半的力量,就足以凌駕於我和遮天之上,修鍊半部滅世武學,改天換命,若是崩玉的力量完全被挖掘出來,恐怕,我與遮天都會被滅魂,從這大陸被抹去。」

秦石嘴角抽動下,這崩玉的力量之強,這些年他早已耳熟於心,但……可惜啊,他先祖,並未留下這崩玉的使用方式,他現在也只是那塊長的好看點的石頭而已。

「別急,崩玉的力量,不是那麼容易挖掘的,人皇不留下來,也是有他的道理,不然,像這等珍寶,早便被人覬覦,哪能輪得到你?何況,人皇雖用出崩玉一半的力量,但未必是正確的方式,不然,也不會卡在後半部分用不出來,他或許,就是希望你能自己找到正確的方式。」

「又或是說,他找到了,但沒辦法使用,所以才會慢慢引導你。」

「你是說,那狗屁命格?」秦石沒好氣道。

邪魔哈哈一笑:「你這臭小子……」

秦石噘著嘴,也不作聲,獨自凝望著炫光神劍。

「這炫光神劍,是由八荒器所成……也不知道,八荒勾玉怎麼樣了,當初我還答應他助他修復……現在,他是不是存在都不好說。」

「呵呵,小子,這點你大可放心,雖然兇器融合成這神器,但器靈還是存在的,不然,你以為這神器,會讓你用的這麼順手?當初,連大魔主都無法傷到你,正是因為其中八荒勾玉,翡翠輕盈舞,劍宗之靈他們的器靈護佑,你才能免一死,別急,我想,有神力滋補,要不了多久,他們的器靈就會蘇醒。」

「那最好不過。」秦石點點頭。

這時,他用力的伸展個懶腰,黑眸間閃動起幾分深邃之光。

他再度盤膝坐下:「無論如何,都要將這魔血壓制住才行,我如今身懷五件神物榜上的神物,一旦消息敗露,定會遭人追殺,和這仙骨,也要抓緊落實,十年時間,必須要鑄造出魔軀。」

「呵呵,這就對了,事不可操之過急,亦不可不慌不急。」

「剩餘這兩百萬海魂丹,應該差不多夠了。」秦石想道。

「嗡!」

這時,在百米外的位置,一聲清脆的嚶鳴聲動人響起,秦石不由一怔,舉目朝劍魔之嬰望去,只見,這時劍魔獵殺近千隻喪屍,他劍柄處的藍色紋絡越發清晰,竟是出現幾道細微的裂痕,在藍色的裂痕內部,是淡紫色的光暈。

「這小家戶,也要突破了?」見狀,秦石微微詫異。

「哈哈,也差不多,在長生嶺,這小傢伙便吸收了不少異種,加上這裡的異種也該突破紫級了。」

「紫級劍魔……」

突然,秦石想起當初在劍宗聖靈堂時劍海的紫級劍魔。

那劍魔,可是貨真價實的紫級,貨真價實的界境修為。

一想到這,秦石的黑眸便熾熱起來。

「這倒算是個意外之喜。」

「這小傢伙,幾年當中機遇頗深,接連突破,根基倒是略顯不穩,這一次,突破紫級,十分關鍵,少說也要數月,正好,你們二人共同突破,這裡交給我,我來給你們護法。」邪魔朗爽笑道。

跟邪魔,秦石也不客氣,便是輕輕點頭:「那好,那就勞煩你了。」

言罷,秦石伸出手,手心裡有印記,將劍魔之嬰再次召回到體內。

旋即,他才獨自盤坐,將周圍的五行陣運轉,五道不同的光芒微微閃爍,每一周天其內的海魂丹便是化為靈氣滲入進秦石體內。

……

在這期間,拓跋宮依舊是快節奏的發展。

一轉眼,半年逝去,這對修行這來講彈指揮間,但這半年對拓跋宮來講卻是分秒必爭。

拓跋宮內,日以繼日的忙碌,甚至在這忙碌之下,他們已經漸漸淡忘在深淵血海中的秦石。

眼看,距離與陽宮交戰之日越發逼近,拓跋狂的姿態也漸漸蒼老,額頭上的抬頭紋明顯多出幾道,髮鬢也微微泛白,這期間,值得一提的是,陸鵬在第八層修鍊塔閉關三月,竟是意外的突破到域境圓滿,算是為拓跋宮增加了一份強有力的力量,加上秦石先前留給他的幾部武學,他的戰鬥力已經能與許多長老抗衡。

這期間,拓跋狂也是四處尋求支援,然而……拓跋宮與陽光在外圍海宮的地位相差無幾,甚至,陽宮近幾年後來居上,有反超之意,雖然,很多海宮都欲要巴結上拓跋宮,但以得罪陽宮為代價,卻讓諸多海宮臨陣退縮,紛紛婉拒。

一直到臨戰前夕,拓跋宮也是沒有拉攏到一位盟友,在整片外圍海宮,包括十方殿在內,似乎都在準備靜看兩宮的熱鬧,畢竟這兩宮交戰,也算是外圍海宮罕見的大事之一,這一次,也決定著兩大海宮,誰能夠繼續存活下去。

「宮主!陽宮已經朝我宮開始進攻了!我宮不少在外的弟子都受到他們的襲擊,損傷慘重!」

「該死的!不是日期還沒到么?」這時,眾多長老都是怒罵。

拓跋狂獨自坐在大殿的龍椅上,他額頭緊鎖,衝下方道:「公輸長老怎麼樣?還沒消息嗎?」

「回宮主,已經派人多次去求見了,但了無音訊,似乎還在突破的關鍵期。」

「真是該死!偏偏在這個時候!」拓跋狂眼神眯合,這時,他道:「派出去尋求盟友的弟子呢?有消息么?」

「回宮主……全部被婉拒了!連我宮附屬的幾座海宮……在昨日都是宣稱獨立,不在於我拓跋宮聯合。」

「這群忘恩負義的傢伙!當年我拓跋宮輝煌的時候,一個一個跟哈巴狗一樣巴結我們,我們沒少幫他們,他們這時候,竟然臨陣脫逃?」在拓跋狂身旁,一名略為陌生的長老道。

此長老,名為閆濤,和他身旁的三位,是如今拓跋宮最靠前的幾位長老,實力皆是在域境圓滿。

這四人,也是當初與拓跋狂,公輸仇共同創建拓跋宮的元老,前陣子外出,尋求幫助,所以秦石沒有見過。

其餘三人,名為:劉宇,邢晨,韓虎。

「陽宮的實力如何?」

「回宮主,域境圓滿級三十餘人,其中更是有三名與你一樣,達到半步界境。」

「陽侖呢?」

「陽侖始終未出面,不過應該不會低於半步界境。」

「半步界境么?」拓跋狂苦笑聲,顯然這不是他的擔心……他真正擔心的是,陽侖突破界境。

若真是如此,公輸仇不突破,他們拓跋宮將毫無勝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