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樂銘有些不滿的看着趙衛國輕輕說道:“衛國,你的那兩個人應該沒事。還有我說,好的預備役的確很稀罕,不過資源上,你現在將李子明培養出來就可以了。不要在尉官階段過多投入了。”

王樂銘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珠子微微動了一下,趙衛國在新華社並不是非常活躍。然而現在趙衛國這麼說了,王樂銘已經意識到了,趙衛國重視的兩個預備役中間可能有很重要的事情。現在這麼說,只是安撫趙衛國,示意自己明白,一切不要急。當然在語言上故意將兩位預備役表現的無所謂。王樂銘明白這兩位預備役師從少校晉級中校的任務中存活下來的。絕不是什麼可以輕易放棄的角色。

蕭龍品味趙衛國和王樂銘之間的話,這時候孫林插嘴了,對趙衛國說道:“中校閣下,如果兩位預備役在上一場任務中,犯下重大錯誤,我認爲,我應該保留陣營賦予我高階軍官處置低級軍官的權利。”

趙衛國看了有些咄咄逼人的孫林說道:“三百公斤紫金,給你,兩位預備役你無權過問。”這時候所有人眼皮子跳了一條,包括趙衛國身後的少校——向成華。

向成華感覺到這個趙衛國的對兩位預備役的重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打定主意,任務中應該怎麼做。

王樂銘張了張嘴,因爲自己的好心提示沒有被理睬,趙衛國直接將這個話挑明瞭,逼視蕭龍。這種逼視表明自己已經讓步到極限,如若不同意,那也就這樣了。

蕭龍此時也明白這個話題談到這方面了,自己再討價還價,恐怕就要得罪人了,得罪一位中校。這時候王樂銘也對蕭龍表示點頭。這時候王樂斌縱然有一些腹誹,這時候和趙衛國表現了統一戰線。

蕭龍張了張嘴,揮手製止了孫林的繼續說話,說道:“既然這樣那好吧。”

鏡頭回來。

距離演變再次派遣軍官的時間已經在,所有的演變軍官個人光幕上顯示了倒計時,但是在元淼大陸上的所有演變軍官這時候提心吊膽起來。

楊洋看着代表加速者光點到達西北核試驗以南三百公里的機場中,當然光點上還有一個重要的標示,代表鈾鈈彈芯和大量的氘化鋰。出現在光點地圖上。楊洋再次看了一眼演變校官即將到達的時間。突然笑了一下,說道:“這是在舞劍威懾。”

所有的演變軍官都注意到了這個情況。白巖公國的曉峯看着光幕上指示的東西,嘴巴里面有點發苦。代表核武的光點很快離開位置,光點所在的高度和位置,以及巨大的盤旋空間顯示了這東西是在空中待命。至於什麼時候投下來。

曉峯現在希望演變光幕跳躍的投放演變軍官倒計時數字可以停下來。這樣的開場,的確太特別了。

天空飛行如同大客機模樣的轟炸機,在電動渦扇的推動下,在天空中巡航。參與這次空投任務的機長和投彈手,是演變徵召兵。巨大的飛機在一萬八千米的高空就如一個小黑點一樣。然而卻攜帶着元淼大陸有史以來最具有毀滅力的武器。

任迪是看着這個核武器調試成功,然後載上飛機,在轟炸機起飛之前,一架架戰鬥機先行起飛。一共三百架戰鬥機,實彈升空後,華貴如同王者的大飛機升空。

數字控制室中一位位地勤系統時刻確定這天空編隊的各項數據。一個個電子燈在巨大鐵盒子的儀器設備上交替紅藍閃爍着。所有的人員按照指令高度緊張的準備工作。

雲辰和與任迪在就在這個工作室中坐鎮,雲辰和看到任迪空閒下來,說道:“就這樣他們一進來,我們就投,給他們的接受時間太短了。”

任迪說道:“這種勸說應該是最有效的。至於怎麼接受是他們的事情,用不着我們操心了。”

任迪頓了頓說道:“反正他們會接受的。” 演變空間,炎空社所在地帶,一抹火焰組成的抽象鳥兒騰空躍起的畫面在旗幟上,隨風鼓盪着。蒼龍社的軍服上是蒼龍符號,炎空社軍官胸前的符號就是這種火焰不死鳥的符號。

相對於蒼龍社重重地下建築,地宮的會議大廳,炎空社最高中校,是一個圓丘上修建的圓形大廳,鋪設金磚以天爲穹頂。古者祀天於圜丘,這就是炎空社位面的天壇(這個天壇和任迪位面明朝建立的天壇同名不同形,但同義,都是祭祀天地的意思。)。

墨盒和黃舒然一男一女以軍姿並排而立。上校江樂對這兩位軍官進行了最後的囑咐:“搞清楚那個位面發生了什麼,以活着回來爲第一目的,任務觸發爲次要。”

墨盒說道:“長者,我會盡可能的完成任務。”

隨後看了黃舒然一眼說道:“並且不惜一切代價協助黃舒然少校。”聽到墨盒這麼說,黃舒然臉上莫名的紅了一下,霞飛雙頰。

江樂看了這兩個軍官很默契的樣子,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開始征程吧。”

光球迅速擴大,天空中降下的演變光柱將二人收攝後,光柱變細消失,然而在江樂和在場所有演變軍官衆目睽睽之下,充當鑰匙的光球,驟然收縮,裏面的光點變得如此明亮。

張瀾(中校)指着這個懸浮且璀璨放出爍爍之光的光球對江樂問道:“長者,鑰匙出現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江樂大步走上去,握住鑰匙,光球閃爍着彈出一個跳躍的數字,數字跳躍倒計時是三個月以後。

在這個天壇上炎空社的所有演變軍官都圍了上來。江樂打開自己的光幕調整公衆可見狀態,將這個光球鑰匙投了上去。

看着這個光球,江樂問道:“演變這個倒計時是怎麼回事?”

光幕上開始出現了演變的回答。“本位面已經被加速,已經不適合少校進入試煉,所以降低少校在該任務的難度,少校只需在該任務中停留三個月,完成生存標準,完成觸發。三個月後投放中校。”

炎空社一位少校問道:“加速?加速成什麼程度,魔法位面難道還能完成工業革命嗎。”

演變光幕答道:“你的權限不夠。”

一句回答噎死了這個少校的時候,江樂問道:“我的權限夠嗎?該任務應該可以觸發到上校階段吧。”

演變光幕說道:“你的權限也不夠。”在江樂在內所有人吸了一口氣。這些演變軍官腦海中頓時感覺到,這個任務好像已經失控了。

江樂閉上了眼睛,開始思考,然而一秒鐘後張開了眼睛問道:“演變你說這個任務加速了。到底是怎麼加速的,是演變軍官之因還是,任務世界內部有情況。”

演變答道:“無可奉告,當你們進入的時候,一切皆明白何爲加速。”

鏡頭切換到蒼龍社和新華社這裏,當進入元淼位面的鑰匙。落在蕭龍手中的時候,當加速這個詞同樣出現在公開光幕上的時候。所有人臉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王樂銘低頭思考了一下,突然擡起頭朝着趙衛國看過去。

趙衛國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趙衛國這時候亦不知道元淼位面的情況,趙衛國瞭解任迪,任迪非常感性,而趙衛國最擔心的是任迪在這個任務中被蒼龍社的那位上尉挽留下來。如果這樣的話,新華社的人才被蒼龍社的接過去了,這個虧就大了。當然趙衛國的擔心註定是不可能發生的。

元淼位面中,三個巨大的降落傘張開,一顆巨大的核彈正在緩緩下落,投擲完核彈的大飛機快速掉頭跑路。當倒計時結束後,媲美萬顆太陽的光芒在天空綻放,整個天地之間一瞬間,除了白光就是白光,似乎一切都沒有了。

所有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校官,剛剛到達這個位面,呆滯的看着自己的演變提示光幕上提示着警告:“聚變打擊正在生成,聚變打擊正在生成!”

這一句話不停的閃爍,至於後面的當量,用各個演變軍官曆史線常用的單位顯示着。

演變軍官進入位面一般首先做的事情是思考自己的基地如何在這個世界發展。

“這個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大核彈爆炸後,沒人考慮放基地的問題了。如果不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放了基地,就是給戰略武器核平的份。所有的演變軍官不約而同的開始點開光幕,然而兩個預備役軍銜的光點被提示這場核爆歡迎儀式的主辦者。腦袋瞬間又當機了一下。

向成華習慣性擦了擦眼睛,然後看明白了的確是兩個預備役。也就是這個兩個預備役完成了自己的接應任務,然而第二眼向成華隨即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召喚自己的這兩個預備役所處的陣營居然沒有正式軍官。

向成華突然想到了什麼,然而旁邊的孫林手更快,迅速選擇決定進入這個製造核彈的陣營,然而臉上隨後帶着錯愕的神情,向成華疑惑的點了一下加入陣營,竟然連請求都沒有通過,獨立之花的道具效果出現在,光幕上。

向成華突然發現自己搞錯了一件事。這兩個預備役好像從一開始就是作爲一個陣營,發展出來的,獨立完成了觸發任務。如果這兩個預備役的團隊有一個正式軍官,然而這個正式軍官又隕落了,這個團隊完成了觸發任務,召喚過來的軍官將會和那個隕落的軍官達成加入契約。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可以不必徵求兩位預備役的意見,強制加入這兩個演變預備役組成的陣營,然而現在這兩個預備役貌似是獨立自主的。這時候向成華才注意到大陸西北角,那個孤零零守着地盤的可憐正式上尉。

向成華腦袋一瞬間轉了很多東西。貌似一個非常有趣,但是又理所當然的事情發生了,趙衛國中校莫名看中的那兩個預備役貌似和蒼龍社的正式尉官鬧翻了。要不然怎麼會用一個獨立之花的道具單獨分家過。貌似這種分家,讓雙方能力高下立判。

孫林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現在這個情況任務主導什麼的已經全部變成了一場空。然而那位女性演變少校臉上則是滿滿的震撼,兩個預備役中尉一場任務到達如此高度。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預備役。難道新手任務被灌了麻藥,完成新手任務的嗎?

張瑤自然有理由驚訝。預備役軍官爲第一個任務勉強完成任務的存在。一般強悍的預備役都是在少校階段,在中尉這個軍銜上還是一個浪子回頭的過程,比如說李子明,在紅燈區鬼混,最後被趙衛國拉回來的。預備役在中尉階段還在克服性格上的弱點。只有在上尉階段,大批的預備役被殘酷的戰爭淘汰,纔可以看出有些預備役有成爲校官的潛質。

當然就算是預備役,在校官階段將科技推到了核子時代。而且還是成熟核武技術的地步。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向成華打斷了凝滯,說道:“各位,就此別過,我去找我們新華社的人了。”

張瑤站了出來說道:“向少校,按照約定,我們應該先簽訂軍事同盟契約。”

向成華臉上帶着微笑說道:“我想現在,應該不必要了。這個世界我們天子盟的校官之間也許不會有戰爭。”向成華提了一下天子盟,語氣中莫名的帶着驕傲,整個天子盟的上校也是分高下的,有的強力上校是掌握核武器——當然是第一代核武器技術,至於掌握核技術的預備役,這貌似是一個笑話。

且不說是否會出現預備役上校,就算有預備役做到中校,不轉正。可是一旦研究核武,必然在任務世界中成爲衆矢之的。如果不是坦克推到柏林城下的那種絕對大優勢。在標定的情況下,研究核武純屬是找死的事情。

但是現在這樣的特例已經被打破了。向成華現在提天子盟,直接擋死了接下來的話。張瑤睜大了水靈靈的眼睛,在軍服存託楚楚可憐頗有一份制服誘惑地說道:“向少校,我認爲現在這個世界,你我兩個社團依然需要遵守互助的約定。”

向成華眨了眨眼睛,臉上一片天真地說道:“這個我現在這兩位預備役不熟,對了,他們上一場任務是從趙中校晉級任務中出來的,和趙中校的關係匪淺。”

說到這裏,孫林心裏咯噔一下。貌似在進入這個位面之前,自己還因爲懲罰權,讓那個姓趙的中校交割了三百公斤紫金。現在這三百公斤紫金,非常燙手,對於整個蒼龍社都是非常燙手的東西。

向成華帶着笑意對蒼龍社的兩位演變軍官說道:“同爲天子盟的成員,我想求同存異是我們的公約,我想我們在這個世界的安全,會有保障的。不過……”這個“不過”向成華拖了一下聲調,說道:“任務主導權,我想現在已經不由我們決定了。”

這時候天空中從遠到近傳來的尖嘯的聲音,本位面特色的噴氣式戰鬥機,一個隊列劃過天空。這三人臉色各異的擡頭朝着天空看過去。

鏡頭切換。

炎空社這邊,墨盒和黃舒然同樣是“臥咧個大槽”的心情,迎接着這個入場驚喜。然而炎空社的兩個人迅速得到了楊洋加入陣營的迴應。

大概十分鐘後,一架直升機在墨盒與黃舒然目瞪口呆的中飛了過來,緩緩的降下,楊洋從飛機上下來,朝着兩位炎空社的上司走過來。敬了一個漂亮的炎空社軍禮後,開始介紹這個位面發生大革命的情況。

在飛機上聽完了楊洋的講述後,墨盒和黃舒然相視了一眼,墨盒皺着眉頭說道:“這兩位預備役中絕對有一位有純後勤天賦。”

楊洋疑惑地問道:“純後勤天賦?厲害嗎。”

墨盒拍了拍這個黎明公社臨時配給楊洋的直升機說道:“純後勤天賦,無戰鬥力,知識量越強,輔助越強,一旦預備役知識量達到標準,爲演變中可以媲美上校的戰略力量。”

墨盒屏住呼吸說道:“有時候這種頂級預備役,在團戰中的效果,比正式軍官的作用還大。”

說完輕蔑的笑出聲說道:“蒼龍社這幫滿身銅臭的蠢貨,寶貝放在自己身邊都一腳踹開了。”

黃舒然嘆了一口氣說道:“那麼這個化名加速者的中尉應該非常強。怎麼就落在了蒼龍社手裏。”

墨盒說道:“那名雲辰和同樣不可小視。現在覈工業是這兩個人研發。凡是到達這個高度的預備役,決不能看他們的軍銜。”

隨後補充了一句:“當然他們的軍銜低的過分了。演變到底是怎麼回事。” 黎明共和國這一次核試驗,當量史無前例。這麼多年來黎明共和國的接二連三的熱核武器試驗,一次當量比一次大,讓這片大陸的生命的產生了錯覺。是否以後會威力增大到滅世的程度。

不瞭解黎明共和國核工業發展目的方向,哪怕是神現在也摸不清大陸的情況了。當核試驗開始後,任迪就開始忙了,在覈爆試驗場附近大量的探測儀器儲存的信息需要快速取得,在靠近核爆中心的設備,沒有一個是電子設備,大量的設備看起來非常簡單非常土。就有一種在中心地帶的地下挖出水泥結構,然後塞上厚實的鋼管,鋼管上有一個小孔,小孔對準了水泥地面露出的深坑。當核爆強大的輻射照射到地面的時候,這個小孔透出的光線就會照射到鋼筒裏面,這個鋼筒裏面有一個上了機械鬧鐘發條結構,帶動着一卷均勻塗上化學藥劑的紙,這透過的一縷光,將會在紙上留下痕跡。

核爆的測量設備就是這麼簡單。也不可能電子化複雜化。核試驗優先考慮的就是如何在覈試驗複雜的環境中接收到信息,將信息保存下來。將實驗標本拿到手保存好,然後回到實驗室再分析。

核試驗從方方面面的展現了一個大國的勇氣和意志。 佳妻若夢 這些在覈爆試驗場的標本樣品,必須迅速的取回保存纔可以得到準確的數據。走到這條路線後。所以任迪在過去所聽到的那個真實的情況——用最少的核試驗完成最大的數據收集,用四十五場核試驗,這樣少的核試驗,飛速完成核武發展,其背後是有血汗的。

地表大氣核試驗壞處大家都知道——無外乎是污染,然而好處呢?核力量在天空中釋放,整個大地受到灼燒。所以能量釋放的過程,可以展示的更加完整。這是地下核試驗不能比擬的。

然而就在史上最大的核彈爆炸後,靶場附近的地下核掩體中,一輛輛重型裝甲車開出來。向着核爆中心方向挺近。幹什麼呢?並非測試軍隊抵抗核打擊的能力,而是儘快的將數據弄出來。如果從第一次核試驗,就採用這種方式,取得數據,也許壓根用不着四十多次核爆才摸索出構型,最多十次就夠了。因爲一次核試驗用這種衝進核試場地取得的即時數據,在有效性和真實性以及數據總量上,抵得上普通核試七八次。即使再怎麼先進的儀器,到了核試驗複雜的環境都要歇菜,只有這種看似簡單的樣本收集,最爲有效。前提是,在地球上,這必須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才能完成。

勇士,是敢於向煉獄挺近的。待在覈爆七十公里地下掩體的任迪,正在悄然等待。也只能等待,這個範圍內沒有任何通訊手段。所有的軍隊當核爆炸響後,就開始按下了自己的機械鐘錶,等待倒計時完成,就開始進軍。在覈試驗中軍人的作用,此時已經不亞於科學家對試驗的貢獻。在強大的力量,總是有人敢冒着一身傷痕的可能去觸碰的。

蒼茫的大地上,到處一片通紅。試驗場地中各種試驗品以奇異的姿態燃燒着,至於裏面的動物從最外圍沾滿了黑色的焦皮膚。逐漸到中心到處都是一碰即粉的骨架。以及到後來直接倒影在地面上保持生前形態的墨痕。核力量慘無人道的力量深刻的展示在世人面前。

裝甲車上下顛簸的開着。這艘兩百噸重的裝甲車到達目的地後,四個鐵坨的四團機械滾了出來,着四團咔嚓的伸出來手腳。 總裁獵嬌妻 變成了四個三米高的機甲,和戰場機甲的形態有所不同,着四個機甲四肢粗短有點武大郎,長得非常敦實。當然這個短腿註定是無法像戰爭機甲一樣快速移動,這個厚實的機甲卻足足有十二噸重。這是專門爲核試驗研發的機甲,四個機甲走出來後,速度的扭開了地面的已經有些熔融的巨大螺栓,隨後其他幾個機甲兵從裝甲車上抽出來厚實的鋼板,將這一塊遮得嚴實,然後撬開厚實的防核衝擊擋板。裝甲車上跳下穿着厚實的研究人員,速度衝進了這個臨時搭建的鉛板板房中。 永不打烊的青春 將實驗標本抽出來,放進保險箱子中,迅速回到了裝甲車中。

然後,任務玩成了,速度回家。所有的任務中越靠近核爆中心越危險。饒是黎明共和國在裝備上如此先進,所有的步驟都演練都反覆的演變。這個任務就是人類以碳基生命之軀,朝着太陽中心力量出現的地方盜火。

一批批裝甲部隊,隆隆的開進去,同時也速度開回來。在壯麗的蘑菇雲下,是人類壯麗的勇氣。十個小時後,當一批批部隊回來進入清洗核沾染的。

待在地下掩體中的任迪,聽着一批批部隊回來,每一批部隊回來後,就在牆上的表格那個代表探查小隊的上面劃傷一個紅五角星。這是一個個非常心焦的過程。所有人越來越集中在那幾個沒有畫五角星的空格上。每一輛車回來的時間,在多次演練的過程中大致有一個數據範圍,隨着時間推移,幾輛沒回來的車輛逐漸超過範圍時間。指揮中心,的第二波早已經準備着的搜索部隊,開進了核試區域。終於將幾個車輛拋錨,通過機甲步行的到臨時掩體的小隊接了回來。這些掩體都是演習中,被一個個參謀在討論中設計出來的。

聽到了所有人全部回來之後,任迪舒了一口氣,終於露出了笑容。同時指揮部中發出了歡呼聲。任迪示意所有人安靜下來後,說道:“遠古時代,當閃電劈在森林,引起森林大火,萬獸畏懼奔逃,唯有人類逆萬獸而行,取火自用。今天,我們,同樣的意志,同樣的嚮往,太陽的力量在我們面前,我們觸摸到了。”(注:任迪這句話說得有問題,本位面有釋放火焰的魔獸,所以元淼人類用火的歷史並非如地球上一樣從天火開始。但是這點紕漏大家都忽略了。)因爲試驗成功,大家都在開心,誰沒事找事挑任迪的錯。

黎明共和國此時所有的大動作,沒有一種是在浪費國家資源,這場核試是對核聚變反應的模擬。當然不懂黎明共和國現在全盤戰略計劃的存在,可能會認爲黎明共和國現在在炫耀武力。

在神聖元素潔白大理石鋪設的神殿,非常的潔淨,一塵不染。耀光降臨後就供奉在這裏。在泰坦上耀光非常的微小,然而在元淼上,耀光自動吸取物質,形成了一把非常華麗的劍,漂浮在光神聖象手中。接受信徒供奉。

這把神器連接光神。

在泰坦光明神宮中,光陣營的衆神在充滿光芒的大殿中坐着,看起來非常無聊,然而神在安靜的時候就是這樣。

突然在神殿中央奧菲感應到了元淼大陸核試驗引起巨大能量風暴下皺了皺眉喃喃地說道:“頑童拿到新玩具,忍不住的炫耀嗎。”隨後光神落落大方的站了起來,一雙潔白的玉足輕輕踏着一道光,優雅的走到了神宮的東南窗口。與此同時,瀰漫在泰坦表面,聽從光明號令的原核生物。輕輕的顫動着。

現在是第七紀元,早在第一紀元的時候,泰坦上的原核結構體。就開始並聯跳躍着有序思維,形成了意志。這就是神,以人類外貌出現在泰坦上的只是神樂意展現的外貌,然而被神灌輸龐大屬於自己意志的載體是瀰漫在整個泰坦表面原核結構體。只要神格不滅,神在泰坦上是有着無窮無盡生命的。

現在泰坦上光神通過自己控制的神力,感應着浩蕩的泰坦大地,浩瀚的神力在光滑的泰坦表面如同浪潮一樣激盪。當然浪潮的到達一片邊界後,後就停止了。

奧菲睜開了眼睛,臉上帶着微笑地說道:“戰神卡里,面對這樣的挑釁,你該怎麼做呢?”

在泰坦的另一側,戰神宮中,戰神卡里,一位英武的男人形態,其臉上帶着面甲。無法看清外貌,卡里也感應到了地面上的巨大核爆,這場核爆出現在黎明共和國的北部,電磁波衝擊了整個獸人帝國。此時在這個巨大的能量波動覆蓋下,戰神卡里原本可以感應信徒祈禱的獸人帝國已經變成了盲區。

戰神輕輕的坐着,陷入了思考。降臨並非沒有代價。每一個神靈在泰坦上控制的結構體都是有限。而降臨化身,則需要消耗在泰坦上的大量神元。 紅粉陷阱 因爲大量的投射都會消散在虛空中。極光的形成就是高能粒子打擊在地球磁場最脆弱的地方。形成的華麗現象。所以無論是接應元淼人類英雄成神還是投放化身都是需要大量神元橫渡太空的。現在元淼和泰坦之間的距離,神靈無法進行大規模降臨。

在所有降臨種類中,神器降臨的物質質量最大。在投放的過程中最節省神元,但是離開泰坦的難度也是最大的。而且神器的鑄造,涉及到在泰坦最深處的物質拼裝,對於神靈這種生活在泰坦表面的存在來說。一把神器成功組裝完畢,意味着要在泰坦深處消耗大量的神元,以這些神元在高能環境下被摧毀的代價完成鑄造神器。

如果自己控制的神元在泰坦上降低到低值。那麼代表着其他神靈意志的神元就會蜂擁而來。上次神戰原本最強大從太古倖存的黑暗神,就是大規模消耗神元,後被其他四大神靈趁病要命的圍毆。當然如果不搶佔人界,神靈的意志就在靜態中逐漸被時間逐漸被其他神靈的意志展現的信息偏轉。

人界不能丟,神元要省着用。戰神手中跳躍出一把武器,如印度拳劍的樣式,尖端的能量鋒刃有序的波動着。 由於任迪停在覈試驗場,指揮觸摸太陽火的戰役。所以在這次演變軍官入場的過程中,任迪註定是無緣見面了。當孫林和張瑤步入接待室的時候,愕然看到了兩位炎空社的演變軍官——墨盒與黃舒然。

天子盟之間一般都是團結互助的當然有的矛盾也是有的,新華社由於演變軍官所來的歷史線是華山一條道。所以多選擇歷史線的煩惱是沒有的。現在蒼龍社的孫林和張瑤此時臉上鐵青。墨盒和黃舒然見到兩位蒼龍社的成員。臉上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身爲新華社的向成華明顯感覺到其中氣氛的不對勁。自覺地站到了一邊。炎空火焰鳥的符號,所有的蒼龍社校官可謂是深惡痛絕,演變尉官的任務基本上都是以自己走過的歷史主線做任務。任迪在海宋位面的做的任務就是一新華社歷史線附近做的任務。炎空社橫霸佔自己歷史線的任務,並且直接流氓的開始在蒼龍社歷史線上有了投放。

怎麼說呢,假設有炮黨統一中華的歷史線,和袁大頭統一中華的歷史線,以及紅黨統一中華的歷史線,一方強勢的歷史線所誕生的演變軍官,比如說紅黨歷史線的演變軍官,做完了自己歷史線1927年的一切任務後,由於所有的演變軍官都出色的完成,演變覺得這樣試煉沒有難度,就會將該歷史線的演變軍官投放到辛亥革命,或者直接投放到甲午戰爭。所以這樣就侵犯了臨近歷史線演變軍官的主場任務。

不過呢新華社所在的位面,一個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勢力,讓歷史有了唯一性,哪怕最強召喚獸希望之鷹的支持,依然讓泥腿子逆推過來一隻推到福建海邊,目視祥瑞雪風護送校長離開。(注:新華社並非單一歷史線,而是相當多臨近歷史線的集合歷史線,在有的位面連寶島都沒留給校長,校長直接攜宋夫人流亡海外了。)

不過在蒼龍社和炎空社之間,就發生了上述的情況,強勢的炎空社,就是這麼幹涉了蒼龍社所在歷史線的任務。幾乎每一個做到校官的蒼龍社校官,都遇到了來自炎空社的演變軍官插手。

不僅僅是蒼龍社,還有其他三個社團都遭到了炎空社的入侵。炎空社的人當然不會愧疚,國運強大時刻的歷史,有多種選擇。在多條歷史線上,誰更能克服最艱苦最無奈最有阻力的演變障礙,那條歷史線拉出來的演變軍官就是要比臨近歷史線要強勢。

蒼龍社就有這樣一個惡鄰,一個在各個任務提示自家歷史走上岔道的惡鄰。幾乎每十個蒼龍社的尉官任務,就會遇到炎空社的軍官來同時做。因爲雙方歷史線臨近,演變自動判定這是你熟悉的歷史,不會給你添難度。炎空社是絕對不會做新華社所在歷史線的任務的,因爲新華社的歷史線走了很長一段時間,炎空社的軍官不熟悉,所以貿然進入相當於提升了額外難度。

雪山飛壺 蒼龍社非常惡寒炎空社這種插手自家地盤的行爲,而炎空社則是認爲和自己這些交接的歷史線,都不必要。這種矛盾衝突難以想象。像新華社,橫向歷史距離最近的一個社團,是光復社和新華社的時間岔道是公園1770年到1830年。橫向距離太大,根本不會發生上面的衝突。

看着一臉便祕表情的孫林和張瑤。黃舒然這位女少校帶着和善的笑容說道:“很高興認識你們。”一雙長髮及腰的馬尾,輕輕的搖了一下。這個和善的笑容其中的眼光哪怕是局外人向成華也感覺到一種貓戲弄耗子的嘲弄。

在這個笑容還沒有發火,涵養已經非常不錯了,孫林沒有說話,既然是炎空社的女人先開口,這種口舌之爭男子說話稍微重了一點就佔據下風了。所以張瑤看着黃舒然冷冰冰地說道:“看來你們又一次不請自來了。”

黃舒然擺弄了一下頭髮,如同精靈一樣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說道:“請?你們是主人嗎?”

張瑤微微揚起精緻的下巴說道:“這個任務一開始沒有你們的人。”

黃舒然嫣然一笑說道:“看你們做這個任務,做的諸事不順,我們試圖幫一把手,你們怎麼能不領情呢。”

張瑤冷笑地說道:“現在需要嗎?”

黃舒然卟哧一笑說道:“現在這個還是你們的任務嗎?”

“你!”張瑤很明顯被氣不清。

這時候,孫林將張瑤拉了回來,孫林看着張瑤輕輕的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在這裏繼續和炎空社理論了。炎空社的那個黃舒然很明顯現在就是專門過來打臉的。兩大預備役被逼到單獨動用道具開基地的份上,然後反倒是主導了整個位面任務的發展,現在蒼龍社怎麼都是理虧的。

而且這時候,代表雲辰和的標示點已經接近了。雲辰和這時候請蒼龍社,炎空社,新華社三方的人聚集在一起是符合天子盟的規矩的,在有其他勢力的演變軍官在同一個任務中,天子盟內部要停止武力對抗的矛盾。

鋁合金大門打開後,胸前帶着青銅劍符號的雲辰和出現在了五位少校的面前。雲辰和從容的走了進來,演變雲辰和已經不想混了。現在見面不過是代表任迪處理一下演變的關係。

按照蒼龍社中的規矩,尉官見到校官是要敬禮的,當雲辰和就這麼走了進來,孫林下意識的皺了一下眉頭,感覺到有點不舒服。然而這個時候向成華到是非常看的開,站起來說道:“我,新華社少校,向成華,根據趙衛國中校的指示,加入此次任務。”

雲辰和聽到了趙衛國這個名字,不由得擡頭看了這位少校,敬了一個軍禮說道:“歡迎你到達,同志。”

雲辰和放下敬禮的手說道:“向少校,根據組織條例,新華社軍官在統一任務中,有必要有義務在該任務中相互交流基礎科技。本次三個月任務中,除了導彈核武之類得敏感技術,我無法向你開放,其他的科技你可以隨意觀察記錄。”

聽到雲辰和這麼說,向成華明白本位面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大半了,外帶取得了相當多的好處。向成華說道:“請問有什麼任務需要我做嗎?”

雲辰和說道:“本位面應該沒什麼需要你幫忙的,但是以後,我和加速者。可能在其他戰場和你合作。”聽到加速者這個稱號,而不是任迪這個名字。向成華一愣隨後恍然。能在這個位面弄成這個樣子,使用代號一點都不爲過。

看到雲辰和開始以新華社的身份自稱,墨盒看了蒼龍社那邊一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蒼龍社這裏,孫林臉上有點難看了。雲辰和這跳槽的意願已經表現的如同司馬昭之心一樣了。

孫林說道:“雲辰和中尉,這個任務中,你對蒼龍社有些誤會。”

雲辰和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任何誤會,對了,加速者讓我給你帶一句話。本任務中,曉峯上尉依照自己的意願做,本無任何錯誤,亦不應該受到任何懲罰。在大是大非上,他表現的不錯。”

聽到雲辰和這麼說,孫林和張瑤有點愕然。孫林說道:“曉峯的事情我很抱歉。”

雲辰和笑着說道:“其實,我很介意。但是加速者認爲本位面他走過的路已經獨一無二不可複製。所以現在來看,曉峯上尉,甚至有助於我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所以加速者不希望看到曉峯上尉,離開了這個任務,在今後的任務受到該任務的負面影響。”

說到這,雲辰和笑了笑搖了搖頭看着五位少校說道:“他可真是一個好人。不過請你們注意,只要不觸碰他的原則。他的善良有很強的底線。”

鏡頭切換到十天前,雲辰和曾問任迪,需要給曉峯怎麼樣的代價。任迪低頭思考了一段時間,給這樣讓雲辰和非常不理解的方案。雲辰和聽到這樣的處理,驚訝地問道:“你心裏沒有怨恨嗎?”

任迪點頭說道:“有過,而且盤桓了很長時間,不過現在,你不覺得,他在這個任務不是我們的敵人嗎?”任迪這句話沒錯,不夠資格做自己敵人的人何必要斤斤計較浪費精力在這方面盤桓呢。不如大度的放過。或許贏得的是更高層次人對自己良好的看法。

孫林點了點頭,決定不再曉峯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說道:“那麼,我們可以見一見加速者嗎。”

雲辰和說道:“對不起,他現在正在忙核工業部分的工作。根據核不擴散條約,如果我們對非己方陣營透露核信息。我們會受到重大損失。”

墨盒這時候說道:“孫少校,預備役在演變任務的時間非常重要,可以說是爭分奪秒,我們還是不打斷他們正在試驗的思路。”

黃舒然俏皮的點了點頭說道:“就是,就是,阻人悟道如殺人父母。”

墨盒看雲辰和說道:“根據天子盟內部協定,只要給所在軍銜三次滿分紫金量,就可以在任務中向同陣營高等軍官拿到高等科技。請問這個慣例現在可以執行嗎。”

雲辰和笑着說道:“可以執行。三百公斤紫金,你們可以隨意遊覽非敏感科技系統。當然我也會給你一份電力化工冶煉的全套資料。”

墨盒站了起來說道:“那麼多謝了。我們炎空社非常希望和你們保持密切的合作。”簽訂購買科技協議後,在一位徵召兵的帶領下墨盒和黃舒然離開了。

走到通道外黃舒然有些不滿地問道:“墨盒,爲什麼不繼續拉攏呢?”

墨盒淡淡地說道:“現在這個任務,我們必須正視我們的位置,你說的那個話題,我們不夠格談。”

鏡頭切換。

看到兩位炎空社少校這樣大大方方施施然的離開。孫林臉上抽了一下。這尼瑪,打完臉就走,還真瀟灑。墨盒先一步談完等於給蒼龍社這邊設置了一個談判模板。孫林想繼續展開的話題,現在都不能展開了。在交完錢後,孫林也和張瑤無奈的離開。

三個月過的很快的,對這些少校來說現在的時間很寶貴。 幽暗的地下巢穴中大量的地下生命惶惶不安。幾個地下世界大領主在多次核聚變引發的動亂下,已經明確的感知到,劇烈的波動是來源於地表。地表到底發生了什麼,在這個潮溼充滿酸性的地下環境中,一位位長相奇異的地下生物領主聚集在了一起。

“爬蟲們,是否已經厭倦了,洞穴人乾枯矮小的肉渣。想要大塊吃肉,大口飲血,告別這苔蘚拌甲蟲的垃圾食品嗎,地表有着無數肥美的生物。想要獲取這一切就我巴克納老爺我一起去地表廝殺吧。”一位孔武有力的大惡魔長着長滿尖牙的血盆大口,站在岩石高臺上對着剛從黑暗洞穴中醒來的食肉性地下生物,進行煽動性的演講,兩個相對其粗壯身體有些短小的惡魔翼翅在他語氣激盪的過程中伸展着。

地下是一個匱乏能量的地帶,所以凡是在地下的食肉生物都是冷血的,類似於地表鱷魚的生活習性,冷血動物可以數月不食,而恆溫動物其實是一種很消耗能量的生命體,一頓不吃餓得慌。在地下這個匱乏儲存化學能有機物生成的環境中。大部分食肉地下生物,都是在洞穴中成熟,減少能量消耗,只有在領主召喚的時候通過自己的惡魔之心的能量元素瞬間讓自己的體溫恢復到利於活動的溫暖階段。省去了地球上鱷魚曬太陽的時間。

體溫上來了,代表身體機能各項化學反應也劇烈起來。在領主的號召下,這些地下生物開始熱血沸騰起來。在地表的人類想象不出,這個窮鄉僻壤物資匱乏地帶生活的種族個性,一旦遭遇天災,第一反應就是出去殺搶,掠奪。

上次元素大潮的地底惡魔的入侵在人類大陸歷史上留下了深深地痕跡,從大陸中央的火山口涌出的惡魔徹底將大路上人類勢力撕成了兩塊,地獄要塞堅守了三年,被惡魔攻破。人類和地下生物,在大陸上維持着漫長的戰線,半個大陸被淪陷,人類世界直接分成東西兩個戰線,惡魔佔領區的大量人類城市直接消失,一段時間內地下世界的市場在公開的買人肉。

當然這次,當核爆的震盪驚醒了地下世界後,一個個地下空間的王者對地表的情況很感興趣。普通的地下食肉生物,一半時間是冬眠減少能量消耗。一旦被喚醒就會像復活的石像一樣冷酷殺戮。但是地下領主不同,他們的爪牙在沉睡減少能量消耗的時候,作爲控制領地最強的BOSS他們可一直是清醒着的。他們的生活習慣和地表生物一樣保持着每天進食的習慣,這個習慣在地下世界是非常奢侈的。畢竟地下世界自產的有機物食品沒有地表那麼容易。

當然這種奢侈是有必要的,在這個生存環境惡劣的地下世界,充滿了阿諛我詐。沒有腦袋早就成了別人餐座上的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