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翅膀果真硬了?連師父都敢耍?」

「師父……」重千尋紅了臉。

「嗯?」

「又捏我屁屁。」

夙夜挑眉,把她抱在懷裡:「還敢不敢了?」

「不敢了……」重千尋埋在他懷裡悶聲說,「才怪。」

「你……」夙夜簡直吐血。

小徒弟抬起頭朝他吐了吐舌頭。

俏皮的模樣瞬間就讓他心軟了。

他認真道:「以後不許這樣。」哭得那麼大聲,他還以為她怎麼了呢。

重千尋乖巧點頭。

半響,又抬起頭,雙眸亮晶晶的問:「師父,你剛才是在心疼尋兒嗎?」

「是是是,為師心疼。」夙夜無奈又寵溺地捏了捏她鼻子。

重千尋聽完眼中就露出竊笑。

嘴巴的弧度都快掩藏不住了。

見她如此,夙夜張了張口。

他突然很想問,她對自己到底是什麼感覺?

有沒有那麼,哪怕是一瞬,沒有把他當成師傅。

而是……

一個男人。

但是他怕自己萬一問出了口,小徒弟來一句:師父,什麼是男人?

到時候他還真特么不知道怎麼給她解釋了!

「師父……」懷裡的小徒弟輕聲開口。

他收回思緒,低頭:「嗯?」

重千尋彆扭地動了動身子,皺眉道:「能不能把小褲褲先穿起來,好奇怪……」

空蕩蕩的,感覺好怪。

雖然師父經常脫她小褲褲,但這樣什麼都不做就抱著她說話還是覺得好奇怪。

夙夜揚起眉,眸光微動。

視線下移,不由得又灼熱的幾分,邪火根本勢不可擋。

他一雙深沉血眸再度燃燒起火焰,幽邪得驚人。

「尋兒……」

「嗯?」

重千尋抬頭,就看到師父的眼神變了樣。

灼熱的眼神,像是要把她拆吃入腹。

這樣的目光很熟悉,每次師父一露出這種目光就會用各種辦法欺負她。

重千尋卻從沒有像這一刻這樣,渾身都覺得奇怪起來。

腦子裡浮現著往日跟師父做的事情,再想到今天在電視上看到的。

她不安地動了動身子,總覺得彆扭。

好像……

自己的身體哪裡怪怪的。

「師父……」

夙夜低啞的嗓音問:「剛才為什麼突然翻出那種片子來看?」

「我好奇。」重千尋乖乖的應著,說到這個,她心裡有點兒委屈,抬起頭看著夙夜,「師父為什麼都不肯讓我知道?」

「我分明看那個男的在欺負那個女的,為什麼師父說是愛?」

女孩清澈又好奇的眼眸,直勾勾盯著他。

「師父從來沒有那樣對過我,是不是不愛尋兒?」重千尋歪著腦袋,問他:「還有,愛到底是什麼東西……」

「……」

夙夜沉默了下去。

他早知道重千尋總有一天,會懂得這些事。

沒有想到這麼快。

白日里她在樓下看到的那一幕,應該早就有所懷疑了吧。

畢竟他對她……除了最後一步該做的基本都做了。

他深深看著懷裡的少女半響,把她抱緊了。

眷戀地吻著她的發間,聲音略帶乾澀暗啞:「以後想知道,就來問師父,別自己胡思亂想。」 夙夜挑起眉,目光灼熱看著她,聲音格外低啞:「不是怪師父沒『愛』你嗎?」

重千尋已經知道這個愛是什麼意思了。

她緊張地捏了捏旁邊的被子。

害羞地瞥了師父一眼,又別開眼去,又重新看他。

過了會兒,才小小聲開口:「可是,師父每次都做到一半就停了。」

她吸了吸小鼻子,在夙夜的目光下。

把聲音壓得跟蚊子一樣細小:「人家也好討厭的好不好……」

說完,她立刻害羞地鑽下去,恨不得整個人在師父面前消失。

夙夜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

霎時邪肆地笑了起來。

低頭下去親她的小嘴:「尋兒,你剛才說了什麼?」

「什麼都沒說!」小徒弟惱羞成怒了,一把拍開他的俊臉,「我要睡覺了,師父!」

「待會兒再睡,有的是時間。」夙夜輕聲哄著。

這個時候他哪裡還顧得上睡覺啊!

他最喜歡的小女人就躺在身下,眉眼含羞帶怯看著他。

是個男人都忍不住!跟別說他憋了一身的火都快忍爆了!

嗅著她身上香甜的氣息。

夙夜深吸了一口氣,本想努力控制一下,奈何眼中的邪火更加濃烈起來。

他大手立刻揮掉她身上的睡衣。

重千尋本來就緊張兮兮的,一眨眼被脫光了,立刻叫起來:「師父是流氓!」

不等她繼續說,夙夜就附身吻住了她的唇。

觸碰到她的那一瞬,壓抑了許久的情yu立刻爆發了出來。

他的吻再也沒有絲毫小心翼翼的隱忍和試探,充滿了十足的霸道和炙熱,以及一種毀天滅地勢不可擋的掠奪。

重千尋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吻過,更沒有看過師父這樣狂野的一面。

他吻著自己的每一寸,都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

濃烈的曼珠沙氣,蠱惑人心的瀰漫在四周。

她原本還略帶掙扎的小手,逐漸改而抱住了他。

到最後重千尋腦子裡幾乎只剩下了模模糊糊的碎片。

師父,這是她的師父……

他正瘋狂吻著她。

好熱,可是……好真實……

直到重千尋快斷氣了,夙夜才捨得放開。

薄唇仍然在她唇邊蹭著,低頭,幽深的血瞳暗藏情與欲,深深盯著面前的女孩。

面色潮紅,眉眼含春。

原本純凈的白蓮,綻放出了馥郁芳香,撩人心神。

間於至純與至艷之間的風情,是世間無人能抵的絕色。

夙夜深深看著身下不著寸裸的女孩。

火熱的目光掠過她身上的每一寸。

女孩的嬌軀完美得沒有絲毫瑕疵,每一寸都是他最喜歡的模樣。

每一寸,都能撩起他體內潛藏幾十萬年的最原始的火!

夙夜喉嚨乾澀如火燒,他咽著口水。

臉龐沾染了慾念,一雙血眸染上妖艷火光。

在這一瞬,他妖異邪魅得驚人。

「師父……」重千尋不安地輕聲喚著。

在他的目光下扭動了下嬌軀,眼神朦朧而迷離地睨著他。

總感覺今天,很不一樣……

不過,這樣的師父……好美。

好像全身都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

夙夜完美的指尖輕輕沿著她細嫩的脖子往下滑動。

低啞到不行的聲音,乾澀著開口:「尋兒,」充滿溫柔與情yu的聲音撩人心弦,他問著,「讓師父愛你好不好?」

重千尋迷濛的水眸睨著他。

眼中帶著依賴和幾分不安。

「師父……」

夙夜低頭親了一口她,手指仍然在她稚嫩的身軀上撩撥著:「好不好?」

重千尋縮了縮身子,怯怯抬起頭看著他。

白嫩的臉龐上布滿紅霞。

半響,咬了咬唇,才難為情的說出一句:「如果……如果師父想要的話……」

小小聲的說完,她已經把頭埋在他懷裡,打死也不敢看他的目光了。

夙夜火熱的目光仍然落在她身上。

須臾,從空間里扯出一條毛毯捲起她不著寸裸的嬌軀。

「師父?」她詫異抬頭。

夙夜低頭吻了她一下:「回宮殿,在這裡為師怕你會緊張。」

語畢,打橫便將她抱了起來。

他家小徒弟怕生,這酒店才住了兩天,在這裡要了她怕是會委屈她。

熟悉的環境,會讓她比較有安全感。

重千尋不說話了,把頭埋進他懷裡,環住他腰。

夙夜二話不說抱起她就掠了出去,直接在半空中撕開空間裂縫跳了進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