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果不是葉晨風將真靈體修鍊到三重境界,肉體堪比中品道器,這一擊就能讓他失去戰鬥力,轟出雷劫之路。

「金身訣!」

肉體遭到狂風驟雨般的陣紋攻擊,葉晨風立即施展金身訣,在身體表面覆蓋了一層防禦金光,加大了肉體防禦力,抵禦攻擊陣紋。

「劍魂,給我破!」

葉晨風將劍魂融進了右臂中,以手化劍,虛空劈斬,交織出一道道水銀瀉地般的劍芒,不斷地撕裂攻擊陣紋。

葉晨風借劍魂之力兇猛攻擊時,終極道圖旋轉速度越來越快,宣洩著潮水般的攻擊道紋,繼續轟殺葉晨風,讓他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龍之血脈,燃燒!」

終極道圖的威力超出了葉晨風想象,他借噬神腦克制住萬千道紋中隱藏的靈魂攻擊,燃燒了龍之血脈,變化成了獸魂形態,提升了實力,強行撕裂著萬千道紋。

只有將吞噬自己的道紋撕裂,轟破終極道圖,才有機會通過雷劫之路終極考驗,得到大量的獎勵。

葉晨風挑戰終極道圖時遇到了大麻煩,千古秋,破軍同樣承受著巨大的危機,不斷地暴露強大的底牌,抵禦著終極道圖的攻擊。

雖然他們二人都有靈魂之寶,但萬千道紋中蘊藏的靈魂攻擊威力極大,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在靈魂攻擊侵擾下,千古秋和破軍根本無法發揮最強的實力,而他們也沒有葉晨風那般變態的肉身,身體傷勢越來越嚴重。

「血脈燃燒!」

隱隱抵擋不住終極道圖的攻擊,渾身是血的破軍燃燒了全身的血脈,化成了一顆布滿古紋的繁星,攜帶著驚人的力量,粉碎了襲擊他的萬千道紋,撞擊向了覆蓋數里範圍的終極道圖。

「轟!」

古繁星撞擊在終極道圖上,掀起了無盡的浪濤,可怕的力量硬生生將巨大的道圖震裂了道道裂痕,數道玄奧的道紋飛出裂痕,融進了破軍身體中。

終極道圖被破軍全力一擊震裂,但一擊過後,他身體出現了嚴重的虛弱感,無力發動第二輪攻擊,最終被萬千道紋轟出了雷劫之路,結束了挑戰。

破軍挑戰終極道圖失敗,葉晨風和千古秋沐浴在萬千道紋中,使出渾身解數全力攻擊。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消耗明顯,傷勢越來越重的千古秋漸漸不支,最終,他與破軍那般,動用了最強的力量,使出最大的殺手鐧,化成了萬丈之劍,一劍劈裂了終極道圖,得到了數道深奧的道紋獎勵。

不過此時的他,無力抵擋轟殺而來的萬千道紋,最終被終極道圖轟出雷劫之路。

至此,雷劫之路九重空間,就只剩下葉晨風一人。 「這終極道圖的威力太大了,無窮無盡,強行破掉的難度太大了。」

葉晨風借劍魂之力,不斷地撕裂萬千道紋,但終極道圖中湧出的道紋如延綿的潮水,滔滔不絕,葉晨風激烈攻擊了一個多時辰,漸漸被洶湧的道紋壓制住攻勢,險象環生。

感覺到體內的魂力極速消耗,覆蓋身體的血龍鱗不同程度破損,葉晨風知道,再耽擱下去,自己恐怕會更危險。

「龍心,融合!」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融合了龍心之力,最大程度燃燒了龍之血脈,將體內龍之力激發到了極限。

「真龍變!」

葉晨風爆喝一聲,爆發了體內最強的龍之力,迎著萬千道紋施展了他掌握的最強秘法神通,整個身子變化成了一條神威震天,威武不凡的真龍,扭動著龐大的身軀,撕裂著襲來的攻擊道紋,撞擊向了終極道圖的核心。

「轟!」

終極道圖遭到葉晨風施展的真龍變攻擊,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大量的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蔓延。

一道道玄奧的道紋飛出裂痕,融進了葉晨風身體中。

施展真龍變震裂終極道圖,葉晨風與千古秋,破軍那般,身體出現了一絲虛弱感,瞬間被狂涌而至的萬千道紋吞沒了。

不過萬千道紋轟碎覆蓋葉晨風全身的血龍鱗時,卻無法重創葉晨風的肉身,更無法將他轟出雷劫之路。

「神魔血脈,燃燒!」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強行穩住失控的身體,燃燒了神魔血脈,赤紅色的身子不斷地變大,猶如鋼鑄一般,身體中充斥的力量,更是超過了億斤,幾近一億四千斤力。

「嗡!」

葉晨風虛空一踏,腳下出現了劍圖,他爆發讓人生畏的力量,摧枯拉朽般震碎了襲來的道紋,全力攻擊終極道圖的核心。

「五行道意,天地道意,生死道意……」

葉晨風爆發一億四千萬斤力攻擊的同時,身體中涌動出三大融合道意,演化著各種形態的攻擊,帶著大道之勢轟擊著終極道圖。

而劍魂也在這時,將劍之道意發揮到極致,幻化出一道道無敵之劍,殺氣凌人的攻擊著終極道圖,加劇著終極道圖的裂痕。

在葉晨風使出渾身解數攻擊下,終極道圖的裂痕越來越多,而威力極大的萬千道紋,卻被葉晨風幾近上品道器的身體抵擋住,無法傷害分毫。

「天道無情!」

一輪輪兇猛的攻擊過後,三十道天道之紋飛出了葉晨風身體,化成了可怕的天威,呼嘯著轟擊在了終極道圖中心,可怕的天道之力直接將其轟碎了。

接著,葉晨風控制劍魂插在了破碎的終極道圖中心,宣洩著無盡的劍之道紋,在內部崩裂著終極道圖。

終極道圖裂痕越來越多,覆蓋了數里空間的終極道圖力量極速的彙集,強行修復著道圖裂痕,想要將插在道圖中心的劍魂震碎。

但劍魂的存在太逆天,任由終極道圖如何凝聚力量,都無法將其震碎。

「生死兩極道!」

「玄冥極道!」

「幻龍水影!」

終極道圖攻擊劍魂之際,葉晨風不斷施展強大的道技攻擊收縮變小的終極道圖,全力將他轟碎。

終於,葉晨風不惜餘力,兇猛攻擊了大半天時間,終於將可怕的終極道圖轟碎了。

而終極道圖破碎的瞬間,化成了大量玄奧的道紋,如海納百川一般,融進了葉晨風身體血肉中。

「嗯,那是什麼?」

就在葉晨風瘋狂融合道紋之際,他突然發現,九重雷劫空間中出現了一團極其可怕,擁有生命波動的黑色天雷。

而從黑色天雷蘊含的力量來看,這黑色天雷達到了古天雷的等級,在整個斗魂大陸幾乎絕跡。

「難道闖過雷劫之路,還有額外獎勵。」

葉晨風露出了意外之喜,不顧身體消耗,腳踏劍步靠近了黑色古天雷。

「轟隆隆!」

葉晨風靠近,黑色古天雷立即響起了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釋放出可怕的雷光,如一條條狂舞的黑蛇,攻擊向了他。

「生死兩極道!」

葉晨風不顧身體消耗,將生死道意推演至極限,彙集成了生死道盤,釋放著毀滅一切的力量,絞碎了黑色古天雷釋放的電蛇攻擊,轟擊在了古天雷上。

「轟!」

遭到極品道技生死兩極道攻擊,強大的古天雷被轟裂了道道裂痕。

不過古天雷極其狂暴,無視重創繼續釋放強大的古雷攻擊葉晨風。

眼前的古天雷雖然可怕,攻擊力幾近五級戰獸皇水準,但卻無法轟破葉晨風堪比最強中品道器的神魔之身。

依靠強大的肉身抵禦住古天雷攻擊,葉晨風將劍魂融進了手臂中,兇猛一劍,直接將古天雷轟碎了。

「五行道意,生死道意,天地道意,鎮壓!」

劍魂劈開古天雷,葉晨風立即爆發了三大道意,控制三大道意強行鎮壓一分為二的古天雷。

古天雷雖然是天族大能留在九重雷劫之路的獎勵,但狂暴難馴,葉晨風將三大道意發揮到極致,一時間都無法鎮壓它。

而在雷劫之路中,葉晨風不敢輕易動用混沌神木,只能想盡辦法削弱古天雷的力量,只要將它力量耗盡,才能最終將他鎮壓。

……

「千古秋,你通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了嗎?」

臉色蒼白的破軍感覺到傷勢同樣很重的千古秋跌落出雷劫之路,立即睜開了眼睛,聲音渾厚的說道。

「這和你有關係嗎?」

千古秋充滿敵意的看著破軍,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千古秋,你還是這麼霸道,希望星域排位賽之後,你還能這麼狂妄。」破軍冰冷的回應道。

就在星域排名前兩名的高手針鋒相對時,封印在天巔的雷劫之路發出了驚天動地的爆破聲,震得整個傳送祭壇搖晃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雷劫之路中響起的爆破聲,千古秋,破軍等人將目光投射向了四名鎮守祭壇的麻袍老者。

「難道有人轟碎了終極道圖,通過了雷劫之路全部考驗。」

一名鎮守傳送祭壇不知多少歲月,曾在數千年前目睹有人通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的麻袍老者臉色一變,石破天驚的說道。

「什麼……」聽到麻袍老者的話,千古秋,破軍臉色微微一變,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不敢相信在星域中有人的實力會超過他們,連忙問道:「這位長老,你可知那個通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的人是誰?」

「這個人……有可能是那半步戰獸皇境界的黑岩,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四名麻袍老者傳音交流了一下說道。

「不可能,闖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的人絕不可能是那半步戰獸皇境界的黑岩。」千古秋,破軍異口同聲道。

「你們說,那黑岩會不會就是在九重天壁留名的那個劍神偽裝的!」一名封皇強者幽幽的說道。

「劍神!」

千古秋,破軍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陷入暴動的虛空,久久不語。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

疑似有人通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星域,吸引了大量的高手來到了傳送祭壇圍觀。

心高氣傲的千古秋,破軍也沒有離去,他們很想知道,通過九重天壁全部考驗的人,是否就是創造歷史奇迹,與星皇比肩的劍神偽裝的。

就連聽到消息的剎冰雲,剎人傑都在第一時間出現,命人封死了整個傳送祭壇。

但一天時間過後,暴動的雷劫之路早已恢復平靜,通過全部考驗的葉晨風卻沒有出現,這讓他們懷疑,葉晨風是否早已通過其他渠道,離開雷劫之路了。

「黑岩,劍神……」

苦苦等不到葉晨風出現,剎冰雲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雖然她不願承認,但她內心有一種感覺,疑似通過雷劫之路全部考驗的黑岩,極有可能就是那個曾與自己交手,與星皇有關的劍神。

「有種你躲一輩子,只要你敢出現,我定讓你插翅難飛!」剎冰雲眼睛中閃爍著凶戾之色,立即部署高手,封鎖了整個傳送祭壇。

而葉晨風的動向與眾人猜測的一般,他將道意推演至極致,花了大半天時間,終於耗盡了古天雷的力量,將其鎮壓了。

接著,葉晨風控制劍魂,撕裂了雷劫之路的盡頭,通過另一條路悄然無息的離開了。

離開雷劫之路,葉晨風並沒有現身,而是迅速躲進了乾坤境中。

他之所以如此小心,是猜到自己的身份恐怕已經暴露了,公然現身,極有可能發生意外。

不過他也想好對策,他準備臨近星域排位賽開始時,伺機鎮壓一人,奪走他的身份令牌,幻化成他的樣子參加排位賽。

無論如何,他也要見識下,星羅天城最神秘的九層天階,到底有何神奇。

「古極天雷,古天雷,融合!」

葉晨風意念一動,控制混沌神木將古極天雷和黑色古天雷全部吞到了樹體中,藉助混沌神木本身的力量,強行將其融合。

古極天雷和黑色古天雷全部達到古天雷極限,如果它們融合,極有可能蛻化成只能在天域才能誕生的聖雷。

而一旦聖雷誕生,葉晨風又將掌握一門強大的底牌。

古極天雷和黑色古天雷在混沌神木中緩慢融合之際,葉晨風盤膝在乾坤境中,將噬神腦推演速度提升至極限,參透印刻在身體中大量的道紋,提升著自己對道意的領悟。

葉晨風身體中融合的道紋雖多,但這些道紋十分的繁雜,葉晨風又無意領悟新道意,所以他將無用的道紋,強行融進了肉體中,進一步提升肉體力量。

與此同時,苦等不到葉晨風出現,千古秋,破軍失去了耐心,先後離開了傳送祭壇,回到了雷道天閣,參透道意,提升實力,全力準備即將開始的星域排位賽。

「城主,那個黑岩好像在雷劫之路中人間蒸發了。」

苦等不到葉晨風,剎人傑來到了剎冰雲居住的別院,將搜尋無果的情況告訴了他。

「不用找了!」剎冰雲擺了擺手,說道:「我想星域排位賽時,他一定會現身的。」

「城主,你說那黑岩會是在星羅天壁留名的那個劍神嗎?」剎人傑眉頭緊皺的質疑道。

「那黑岩遲遲未曾現身,足以證明他通過其他渠道離開了,而從這點來看,他應該通過了雷劫之路全部考驗,連千古奇才千古秋,破軍都未能通過雷劫之路,他卻能通過,他的身份難道還難猜嗎?」剎冰雲語氣低沉的說道。

「如果他真是那劍神,那星域排位賽,千古秋,破軍,人屠恐怕抵擋不住他的腳步,如果讓他登上天階之巔,接受天道洗禮,會不會出現其他變故。」剎人傑擔憂的說道。

「變故?如果真的出現變故,那他必死無疑。」

想到九層天劫隱藏的秘密,剎冰雲眼睛中閃躲一道殺機,冷冷的說道。

……

「天地道意七重天!」

「幻之道意八重天!」

葉晨風靜心參透了兩天時間,將部分有用的道紋全部參透,將天地道意,幻之道意提升了一重境界,劍魂的力量,生死道意,五行道意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這道意修鍊到最後,果然越來越難,不知何時,我才能將三大融合道意修鍊到大圓滿,凝聚出威力可怕的道圖。」

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有些羨慕夏紋蝶的先天道體,如果他也擁有先天道體,那煉化印入身體的繁衍道紋,他極有可能突破到四級戰獸皇境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