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彷彿那是最荒謬的念頭,是一種與世道相悖根本毫無邏輯的妄想,也是最不自量力的愚蠢。

即便葉天是通天戰聖,先前正喝出我念戰無極震懾諸聖,但這等輝耀在那無法想像的深邃神秘面前卻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那一位,是黑暗冥尊。

身為對聖者也無敬無畏的元素一族,火沐存在那一刻流出了一分特異的『波』動,葉天捕捉到了,這不又是恐怖的訊號?對於火沐存的勸說他無言,眼中焱光繚繞道:「多謝。」

「可有謝禮?」火沐存扯起嘴角,有些生硬地笑道,火熔化了笑,勾勒出更深的怪異,葉天沒有在意這神情彆扭,伸出手掌:「請。」

「哦?」火沐存不禁疑『惑』:「還真有謝禮?你打算給我什麼?」

他伸出了手,葉天扣緊他的手掌,只一瞬,暗金『色』的聖火猛然將其身軀包裹,那一抹光華在周圍都絕對耀麗,烈焰長空也似乎受到刺『激』翻轉著炎濤,火沐存神情有些恍惚,這一具人體就直接潰散化作了一片烈焰,其本質毫無保留地在葉天面前展『露』,火焰燃燒著,其中竟蘊含有幾分虛空意境。

不一會兒這團火恢復,火沐存再凝成的人形體看上去面貌猶如刀削而凌厲了幾分,他張口便道:「好禮,我收下了。」

「若你喜歡,自然最好。」葉天微笑,那一股戰意衝擊在六大宇宙內不知有多少生靈『欲』求而難得,正是塑戰魂的超凡力量,火沐存經受了自然大有裨益,不過也沒有表現出天翻地覆的變化。

「那我便告辭,你若是打算見我與其他七個,去元素聖壇便可。」火沐存爽朗笑道,一去不回頭,也無留戀就將通天戰聖撇開了。

「這就是元素一族……」葉天默念,儘管可化作人形,也能學習神界禮儀,但它們的心『性』還是與神無窮不同,只有像罡風元聖那樣處於高階的元素聖者方能超然其上,具備真實情感與諸聖對話,要與元素一族結友很易也很難,不過他現在更多心念都指向那無比深邃神秘的方向,那個方向太不可思議,即便考慮方式與宇宙生靈不同的火沐存也勸說他放棄,換做其他聖者只怕也是如此。

但他不會放棄,這也是註定,火之道在這起源大界跳動不斷,或許背面就是那最深邃的方向,已經離得如此之近而又遙遠。

「你的這個決定很危險。」忽然間有聲音傳來,聽不清來自何方,威壓很強很浩瀚。

「火空揚閣下?」葉天看向前方那一片烈焰長空,似乎從這一片天空的無際內見到了一張面容,只是很快就隱去了,連他都不能確定是否是幻覺。

「就在三宙前我曾自號轉天火聖。」火空揚亦或轉天火聖未曾凝聚人形,只是以這長空形態與葉天對話,就像是賣『弄』般,他的聲音始終縹緲無由,「你見不到冥尊。」

分明有一股敬意,整個火界都呈現出對那位火皇的敬意,可此時轉天火聖流『露』了第二種敬,其程度甚至猶在對真炎元聖的敬意之上,這種最直接的表現出黑暗冥尊在元素世界的地位。

明明近在咫尺,聽得那位存在的名號卻不再感受到絕望的恐怖,是那位存在對元素世界的庇護不成?葉天難以判斷,卻感受著轉天火聖那一股敬意的實質,隱隱見到一道身姿,是整個世界最深的黯然,與之相比轉天火聖的蒼穹自然沒有半分價值,倘若落入了那黑暗之中或許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這就是玄虛聖者與那一位的絕大差距。

「我倒是不反對你尋找線索,畢竟宿命不可違,執念不可斷,你認識火皇與風皇,他們能告訴你更多,也可以尋求始祖,亦或冥尊身邊最親近的那幾位……」轉天火聖像是為葉天著想而娓娓道來,葉天則目光灼灼地看著它,待到轉天火聖將這珍貴的提醒言畢不由問道:「你為何要告知我?」

「因為興趣吧。」蒼穹依舊是那樣『波』瀾『盪』動,「冥尊做了很多,你不是第一個有這種念頭的,但你極有潛力。」

「轉天火聖可能詳解?」葉天不禁問道,因為牽涉到那尊存在令一切都變得撲朔『迷』離,哪怕已經給出極多線索,依舊顯得不足。

「難說!」火之蒼穹漣漪『盪』動,那張臉又隱現而一閃即逝:「倘若我有你那戰無極信念倒是敢言,但我沒有。你應當明白我的處境。」

即便同為元素一族,也遭受壓制?葉天沒有說出這個猜測,轉天火聖對黑暗冥尊的敬畏不含雜質,那尊傳說的存在在元素世界也如其他元聖般恩澤,但他本身就像是一尊禁忌,以至於作為下屬受其庇護的轉天火聖都難言。

他究竟為什麼要提示,真的只是興趣?葉天心中萬般猜想踴躍,竟是覺得有些頭疼。

「能否觀覽轉天火聖之道?」葉天問道。

「你自便。」聽到轉天火聖答應葉天也不客氣地開始觀看這一片火之蒼穹,覆蓋一宙之遠的無邊浩瀚衍化成宇宙中的雲天浩渺,也形成種種漩渦、『亂』流等特殊現象,如此高的天空沒有鷹,連鵬也飛不到如此高度,極天凈而無塵,它所表達的就是一種浩渺。

葉天觀摩了一陣,只感火之道跳動灼熱,達到知道巔峰的它已是不止一次這麼反應了,這火焰世界實在是火修聖地,處處都是悟道機緣,葉天在宇宙內一生中的所見與此處玄奧聚集相比簡直都不值一提。

「多謝轉天火聖賜教,在下告辭。」離開火之蒼穹,這片火界還有太多,太多等待他發掘的『精』彩。

「這就是火雲之祖……」有望見一朵『艷』如晚霞的金紅雲團舒展,它自由自在地飄『盪』,就是顯示著那種輝耀和睦的美,它是六大宇宙所有火雲的起源存在,雖然並非一尊聖火也堪比一方聖界,踏在雲端,彷彿展開翱翔萬火之翼,心之高無所阻攔。

「炎尊塔,與靈尊塔又是否有關?」一片赤紅火炎溝通火焰世界上下,分明有頂天立地的雄姿。葉天站立於火炎下伸手觸『摸』並暗自猜測,這名之為塔的存在並非是建築塔型,而是通天炎柱,就彷彿支撐起整個火焰世界的基石般運轉不休,在此處能感覺到火元素濃度竟是比其他區域高了千倍不止,這種濃度已夠駭人聽聞,要知道火焰世界尋常區域也能比擬大宇宙內的頂級奇境啊!

抬頭,葉天見到了炎柱頂端的『混』沌『色』彩,那接通的遙遙便像是一種極具威脅的惡獸正打算隨時入侵元素世界卻被這炎柱阻攔封印,往下看也是相同的『混』沌,這炎柱到底是招致災禍的不詳還是支撐世界的守護者?這一點耐人尋味。

「這橋樑倒是比宙橋更加玄奧。」從橫跨火焰世界的橋上走過,周圍每一團紫紅火焰飄過都有百『花』盛放之美,落在暗金的眸中卻不正是另一篇星空?走在這美妙中也不知經歷多少時空,未至彼岸,忽然間盡皆消逝,不過空夢一場,驀然回首,已是落在火界彼端,第一次見到聖者的火靈聚攏來迎與頻頻顧盼。

「呼……」那片熊熊燃燒的也不知究竟是火是風,席捲葉天身軀時竟令青史無歸都光耀震動,衝擊顯然不輕,走過這片火風之後青銅戰袍竟是化作銅綠『色』,這種燃燒結果甚是神奇,葉天看得興起,不覺劃出一道道『混』沌火紋『交』疊在火界中,直接引發烈焰洶湧,近乎熾龍御鎮時空『亂』的火力聚涌而來,以至於『混』沌火紋的熾熱程度令葉天自己都吃了一驚。

繼續走,望見火焰長河,踏過火焰峽谷,走入火焰古城,更是在那『混』沌域狀的火焰中驚嘆元素世界的古老底蘊,有火聖走來,最本源的元素演繹令來客大開眼界。

「嗤!」宙界星炎始終伴隨著葉天行走火界,它雖然說出了縱與火皇戰的言論,在這片火界中卻絲毫不受拋棄,每一縷火元素的湧入都有種搖籃懷抱感,宙界星炎見到了太多,忽然間便不語。

「嗯?」宙界星炎所釋放的氣息忽然變化,在進入火界後者不是第一次,卻從來不曾如此猛烈過。

「道光?」近距離感受著驟增的熾熱,斬軍翼錯愕:「要突破了?」

雖然對宙界星炎不屑狀,實則它清楚通天戰聖的本命聖火具備何等潛力,果不其然,這火界正是將其潛力發掘之處,葉天的實力又將更上一層樓了。

斬軍翼與青史無歸都暗自感慨,卻與葉天共同為宙界星炎護法,便見到那一道暗金『色』的焱光從宙界星炎處沖霄而起,鑽破火之天地火之宇宙馳騁無邊無際,猛然有一股霸主般氣息釋放,帶有星輝的暗金『色』對外迅速擴張掠取無數時空,宙界星炎的氣息多了一分霸意,一名與葉天形態相似的人影屹立在這片迅速擴張到億宇的火海內神態肅穆,火靈舞動著,像是為這種道的突破發出歡呼,那道身形也忽然間睜開了眼,與葉天一樣,眸光如刀。

「火來!」一聲喝,風雲『色』變,化作牽引萬火的大道『潮』汐聚攏,無邊火元素皆凝向宙界星炎本身,令其繼續擴張,百億宇,萬億宇,百萬億宇甚至一宙到更大,它的規模比先前的轉天火聖更大,數十名火聖走來,沐浴在這片暗金烈火中神采各異,數股火之道力量也從他們身內湧出與宙界星炎的奧秘『交』融碰撞,也像是形成阻攔暗金火力繼續擴張的護牆,宙界星炎猛然受阻,邊緣處『激』烈沖『盪』后卻急劇收縮,天地歸一,塌縮為那一枚絕倫的火種。

宙界星炎的氣息斂去,但與其彼此相連的葉天明顯感覺到它比原本更強了,這是溝通火之本源的超脫,它先葉天一步,達到融道級!與此同時它也在聖級上產生突破,一躍成就鴻『蒙』聖火,足堪為如今葉天的得力臂膀。

完成悟道的宙界星炎周圍依舊有最『精』純本源的火元素環繞,令它在此時能更好領悟,葉天心有所感,聖魂內忽地便焚起一股灼熱,這片暗金火焰蔓延看來勢不可擋,一顆顆星辰頓時驚了,斬軍翼、青史無歸,甚至諸火聖也不禁驚訝。

此時的葉天身上亦閃起了這種絕世光芒,乃悟道之光!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再見真炎元聖

「本命牽引,也令他打破了瓶頸?」斬軍翼有些震驚地看著渾身湧起火之道光的葉天,他已在火之道的知道巔峰停留極久了,要再進一步就是融道,這點毋庸置疑。。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只是想不到在宙界星炎突破後葉天直接得到啟迪有感,一人一火接連突破,這一事足可作為美談,饒是火聖們看得也是驚異不已,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突然間就到了他們突破的時刻,一切卻來得無比自然,這本就是屬於他們的。

暗金『色』的火焰環繞著葉天旋轉,凝成一座座火聖宇宙巍峨顯立,其上有挽著天河的戰士灼然屹立,有噴吐炎息的狂獸桀驁怒吼,也有衝破玄黃與『混』沌的高塔尖端似劍,從亘古流傳卻帶有葉天自身氣息的『混』沌文皆釋放出驚『艷』光輝,戰之道、星辰之道、歷史之道諸道環繞在側皆拱衛著火之道的突破,乾脆利落地就衝破這一層屏障,葉天聖體光瑩,猶若與整個火世融為一體,他已經真正踏入火之融道境了。

這一刻葉天也望見了整個火之世界最中心那道絕對強勢的赤紅身影,處在這火之世界最能清晰感受到他的強大乃至對世間一切火的絕對掌控,一尊尊火聖此時紛紛施禮,投去帶有敬意的目光,或許沒有三叩九拜那麼畢恭畢敬,可對本身就逍遙自在的元素一族來講單單是表現出敬意就非同一般。

火之勢洶湧焰騰,宙界星炎像是發出一聲驚世的長鳴,接著回歸葉天體內,而葉天的火道澎湃極致后也如驕傲將軍般屹立於戰道一旁,令一旁的星辰之道略顯失『色』,直到現在火之道才第一次超過星辰之道,這隱隱引起一股龍爭虎鬥,導致大道之間需要重新平衡。

這本是需要妥善處理的『混』『亂』,但葉天卻感覺星辰之道受此刺『激』也將起奮起直追之勢,這說來也是飄渺,道本無生無念,何來的追逐『欲』念?但葉天分明感覺到它的產生,或許這不是道的鬥志,而是屬於葉天聖心中對星辰那一方眷顧的『激』昂。

神聖氣息澎湃得比先前更烈,在一名名火靈眼中葉天的身姿分明更高大,也使它們看得更加順眼,而在聖者眼裡此時的通天戰聖具備了更強的危險氣息,哪怕與世無爭的元素聖者都焰『色』微動,此時的葉天分明又衝破一層阻隔,成就高階鴻『蒙』聖者!

再一步,他就登臨巔峰,足可問鼎『混』沌,而『混』沌聖者放在這世界上已經可以稱為「大聖者」,他們『混』沌,是六大宇宙的核心力量。

「恭喜通天戰聖突破,這融道火勢令我等看得自愧不如。」有飄渺笑聲傳入葉天魂中,也不知究竟由哪尊火聖發出,更多喝聲蜂擁而至,葉天只是盡數接收后一拱手,算是對各方回禮,道:「通天戰聖得火世啟迪突破,『蒙』賜道之恩,實是感『激』不已。」

一尊尊聖者暗自頜首,心思各不相同,聖者悟道的氣機『混』沌或許阻隔得了,但令整個元素世界觸動卻是不難的,諸神聖聽得當然賀喜,先前已是現身過此時也沒必要再次聚集,表心意即可,而感受到這訊息的妖魔則眸光深邃,也不知究竟有什麼盤算。

「這一次倒是靠你相助。」葉天微笑,宙界星炎昂然抬首,桀驁地笑道:「難道我是只會拖人後『腿』的廢物?你若是那麼看可休怪我無情了。」

「怎會?自始至終,都受你照顧了。」葉天認真道,此時眼中焰光繚繞,也多有思慮,雖說是得宙界星炎啟迪而突破,可這事實上還是他自己悟出的,宙界星炎只是提供了一個極近的『門』戶,如今宙界星炎成就鴻『蒙』聖火,他自己也達到鴻『蒙』聖級高階,可謂是雙喜臨『門』,而這火世浩瀚玄奧,可遠沒有到看遍的時候,行走無邊火世,接下來還能有什麼收穫?葉天的火道很熱,它也迫不及待了,它還能變得更強!

此外尚有水世金世黑暗世等,它們同樣浩瀚神秘,只待葉天探出其中玄奧。

「換算神聖宇宙歲月,當是四百萬代了。」葉天暗自尋思著,以四百萬代從鴻『蒙』聖級初階突破到鴻『蒙』聖級高階已是一個非常驚人的速度,但要比起他當初以不過萬代衝到洪荒聖級頂峰的速度來講卻又是很慢了,實在是那衝擊之勢難以長續,而現在的高境界要提升也越來越難了,以後的突破也會越來越難,是以有太多聖者在漫長歲月都卡在某一關卡,雖天資秉異,道心執著,卻難以寸進。

「我倒是對青火域很感興趣。」彷彿對著所有關注者自言自語,葉天正待向前走出,一道意念突兀間傳入他的聖魂中,竟是使葉天眼神『激』變,接著便流『露』一分敬『色』,微微轉身,一稽首。

「他得到了……」火聖們有些訝異,接著就投以友善的目光,而得知消息的神聖與妖魔聖則將喜悅與冷厲擺上面龐,他們都知道值得葉天這般禮敬的是哪位存在,此時對剛剛突破火道的葉天來講無疑是福。

斬軍翼微動,平滑切開無邊火海,穿梭萬『色』焱便抵達了這火之世界的最深處,火『色』綿延,卻終成了純粹的赤紅,無數火元素、火靈、聖火以恭敬虔誠環繞著這一處,就算火之道也俯首恭敬,剛剛突破而頗為得意張揚的宙界星炎此時氣息也收斂與虔誠了起來,當葉天止步,它也從葉天體內蔓延而出,以暗金火焰的最本質形態面向整個火焰國度的中心,感受著那根本抵禦不得的至高威壓。

「通天戰聖見過真炎元聖。」

「宙界星炎見過真炎元聖。」

斬軍翼與青史無歸不知何時消失了,而一人一火皆是恭敬開口,在這連火之道都不禁臣服的赤紅領域中屹立著一道身姿,像是最英武的一名人族,也像是張揚『欲』要吞噬『混』沌的邪惡魔怪,亦如一頭披滿鱗甲,爪牙絕鋒的吞宙巨獸,是挑破了青史的火焰戰矛,是染上每一次聖戰恐怖的腥『色』戰旗,是將英雄氣概傳承至今的『混』沌古篇……無論怎麼看,卻都能感覺到那『逼』人的火勢傾覆而來,這是屹立於道之巔峰向下俯瞰的絕對威壓感,對任何人來講都是如此。而火或火道者更將受那絕對掌控的意志束縛,無論其火何等盛烈永恆,始終需在這國度中稱臣,面對它喚一聲元聖,尊稱皇!

葉天甚至隱隱感覺即便同樣將火之道推升極致也依舊要受這一位掌控節制,它的氣度實在是太偉大,不可思議,這是天生的超然,也是一種跨越歲月『混』沌始終堅守而不可摧毀的神聖。

它就是這火之世界的起源與主宰,真炎元聖!

「我們已經見過,以如此速度達到火之融道,很好。」赤紅身姿平淡地開口,像是伸出橄欖枝帶著善意,也像是高立於雲端之上鐵面無『私』地吩咐命令,但無論如何理解葉天與宙界星炎都有一種聖心顫慄之感,這尊存在太不可思議,壓迫感比至聖神將更強,雖不是玄虛至強者也能和幽毒妖王那種存在相提並論,而這裡就是他的絕對領域,火世中心,也可謂為火之本源、真炎本源。

那不知為何孕育出卻格外不可思議的八大元素本源衍化出八大元聖並構建元素世界,孕育無數元靈,真炎元聖可謂是火之本源最初的孕育者,卻也可以視為火之本源的直接化身,這個領域是他的宮殿王座,也即是他自身,傳出與葉天見到的法則起源類似但更不可思議的氣息。

只是站在這裡,葉天明明受到真炎元聖的壓制卻不禁生出一種豪情,因為他感覺自己的火道也順著這赤紅本質延伸出,直接碰觸整個火世的每個角落,與一名名火聖打過招呼,竟穿越了『混』沌遙遙而去,通往猶如『混』沌繁星的神秘『混』沌域,也通往浩瀚強大的六大宇宙,在那裡葉天見到了無數的火,所有火元素都朝著這裡恭敬朝拜,而葉天只要意念一動就可以將它們掌控命令,甚至掌其生滅。

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力量?只要一動,就連大宇宙平衡都會遭到傾覆,更不可思議的是葉天分明知曉這就是真的,他真的具備了這世界火焰的絕對掌控,這就是真炎本源的權能!

據說當初的蓋世妖皇就以一己之力殺入元素世界中奪去元素本源,差點導致元素世界滅亡,所為的正是將整個世界元素也納入囊中,使其成為當之無愧的絕對霸皇,如今葉天踏臨此處也不禁對那傳說更加信服,元素本源確有如此效能,比一件准宇宙聖器都更強大太多,對整個元素世界來講元素本源都是起源與命脈,倘若本源受到衝擊,整個世界的元素都會震『盪』『混』『亂』,元素世界內也會有大量元靈直接泯滅,那是真正的浩劫。

如今真炎元聖卻任由葉天與宙界星炎進入本源之中,它毫無忌憚,是因為它根本不知忌憚為何物,還是實在不認為威名赫赫的通天戰聖能在他面前造成任何動『亂』?怕兼而有之,在真炎元聖親自坐鎮的情況下就算殺來一尊准宇宙聖者一時都難撼動元素本源,而即便元聖們會出現在世界其他區域,實則還是一直坐鎮本源,不容其有任何破綻的。

「看呆了?倒也情有可原,這就是我的國度。」望著葉天與宙界星炎失神模樣,真炎元聖只是笑了笑,人形卻是雙臂一展,若要擁抱瑰麗河山,隨著他這一展整個世界的火元素都在顫抖,感其輝耀,不勝榮幸。

被這震撼從另一種震撼從拉回的葉天不禁屏息,比起那罡風元聖的雲淡風輕,真炎元聖實在是詮釋了火之侵略、燃燒的皇者,一舉一動都帶著真正的霸氣!

有這樣的一尊皇存在,整個世界的火又怎能不張揚桀驁,侵略迅疾?感受著眼前元聖霸氣的發散,葉天忽然就明白了,是他成就了火,而不是火成就了他!

這一種發現使葉天聖心震動,踏在道之中忽地便『摸』到了一扇『門』,通天而莫測…… ?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第七宇宙傳說

「如今見到火皇真威,方知以往所見何等無知淺薄,這世界之浩,大道之高,非我輩所能揣度!」感受著那氣息對自身心境的衝撞,葉天不禁『露』出苦笑,接著對真炎元聖拱手恭敬道,這一位實在太不可思議,神時的他見了只覺那聲「但凡火舞之處,便是我之國度」霸氣無邊,如今見了卻才驚覺那一句話只是他的真實寫照,甚至還可謂謙遜有度,火之道已經融道的他看真炎元聖就像是望著一片不存在邊際的海天或無限深邃的隧道,仰之彌高莫過於此。。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已然是鴻『蒙』聖者的他此時受到這般強烈震撼,那等他成『混』沌聖者、玄虛聖者呢?又會見到什麼樣的景象與震撼?葉天只是想象著都覺無比神秘,像是一種道的玩笑,也是整個世界背後的真相。

「不肖宙界星炎慚愧,所出誑語不求陛下恕赦,願受懲戒,窮獄劫恐怖無悔。」宙界星炎也恭敬道,並非它否認了先前縱與火皇戰的決心,此時它終究沒有與火皇站在對立面上,那麼就需要如此恭敬,對其他任何一道火都可桀驁無畏,但對它,卻偏要致以最真最深的敬意,因為萬火源於它,但凡火者,皆是他國度中的一員。

見到葉天與宙界星炎皆開口,真炎元聖流『露』一分猶如燃燒萬宙的笑意:「這世上沒有吞噬子民的火皇,也沒有無盡頭的道,你們走得很快。」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也像是蘊著太多玄妙,無論怎麼說這都是真炎元聖的言論!葉天與宙界星炎銘記於心,此時感受著真炎本源處掌控世界的無上火意亦是道心震顫,就好像讓一名山野村夫坐上帝皇寶座,焉能不驚顫震動?此時寶座的主人真炎元聖卻毫無芥蒂地與他們分享著這種感受。

掌控者,當是一種鐵面無情,就如秩序之力統領三大宇宙,掌控那靈氣、繁衍、輪迴、飛升、恩仇、創法等無數方面的大事,它本身便是最冷漠無情的孤高意志,被秩序神皇創立之初就一絲不苟地執行著掌控宇宙秩序的使命,而真炎元聖掌控世間一切火,又不是生命,本也應該那麼冷酷無情,以絕對中立的眼光看待萬事才對,可葉天與宙界星炎都見到了它的熱度,感受到它在執掌所有火的同時更灑下無限關懷恩澤,他這個皇是霸,卻也是明與賢,世間哪有火焰不仰其追隨,皆要被這魅力與擔當折服。

處在掌控的巔峰,他卻於『混』沌中開闢出自我,是統治的君主,也是火元素的伊始,是所有元靈的父兄,它並不介意有誰踏上火道極限與它共享尊榮,沒有誰能撼動它的地位,就算真撼動了,它也不會在乎,自始至終它都沒有掌控一切的野心,有的只是作為初始之火的責任擔當,乃至身為火之一族對這整個元素世界的赤誠熱愛。

只是見到他的真身,葉天已是想到這麼多,心緒不斷變化,來到真炎本源他感受到的不只是火之掌控而已。

「若是你真能與我戰,甚至將我戰勝,那麼你為火皇也是無妨。」在葉天有著感喟時真炎元聖對宙界星炎笑道,震得宙界星炎燎原翻湧,像是走遍了寰宇『混』沌的極境卻依舊脫不去那分駭然,真炎元聖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但他的神情卻無比自信,顯然他認為無論有什麼用的挑戰者出現他都將始終屹立於絕峰。

宙界星炎翻湧駭然,像是見到真炎元聖化作一座熊熊火山鎮壓而下,那是比天命更不可違的巍然,就像是人心中至純的神聖!它幾乎要黯然熄滅,在這赤紅領域內卻又受到『激』勵有一種直上絕高的衝動,但它終究沒有說出是或否來,它不可妄語,且也有著自己的考量。

「元聖洪荒都之恩,在下銘記於心。不知真炎元聖召喚我們到來,有何尊意?」此時葉天道謝並主動問道,火之道沉浸在本源中,他的聖心卻要追逐更高的本質。

「原因只是見到你們,有感而發。那洪荒都之事倒不必多提,同樣只是有感而為。」真炎元聖好似一名老者捋著鬍鬚,也像是一名輕搖羽扇忽然見到稀世良『玉』的青年:「當初,一名蒼神,一道法則神火,已是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葉天微訝,這正是他初從罡風元聖處獲得風穹焱燎之時,在那個時候真炎元聖就已經關注他了?這也證明了他的豪言容不得半點質疑,六大宇宙聖者皆不得窺探的宇宙戰場他卻超然注視,在葉天最初窺望火之國度時他已經好好觀察了自己的臣子與心目中的天才種子。

「你點燃的是戰火,太猛太烈,不過這也正是如今宇宙中火之盛道。」真炎元聖開口,葉天肅然,將這話語牢記心中,火皇的境界太高了,明明沒有以火道衝擊卻直達本質,以至於此時的火之道都熾熱燃燒著,明明才剛剛突破就『欲』要更上一層樓,全賴火皇披耀。

「宙界星炎,你已名星,便只管狂吧,你有一分炎隼本命聖火的狂『性』,而且已然更強,我期待見到你的那條龍。」宙界星炎亦肅然起來,此時與葉天相互照耀印證著,述火之狂烈,真炎元聖說得沒錯,這就是他們的道途。

「無需拘謹,我們可以隨意閑聊,你們有什麼疑『惑』也可提出。」見到葉天與宙界星炎這般肅然模樣,真炎元聖忽然皺眉道。

「在下卻之不恭。」葉天點了點頭,宙界星炎也漸漸收斂自己的恭敬之『色』,都灼然望著真炎元聖,單論火,真炎元聖實在高深莫測,能與他隨意談論是一種殊榮與造化,更何況還能提問?這位火皇真的很無『私』,並不在乎種族立場之別。

「我確有疑『惑』。」宙界星炎開口,忽然便帶有一分凌厲:「自六大宇宙有諸多聖火投奔此處,其中有賢者強者,卻也有卑鄙『奸』佞,它們憎恨宇宙,心中唯己,即便投奔,對元素世界也無益,真炎元聖何必將它們收留?」

「你說得不錯,」真炎元聖笑了,半點沒有猶豫:「縱然對元素世界無益,但它們照樣是我的子民!」

「原來如此,是我唐突。」像是被炸雷驚到,宙界星炎有些失神,在真炎元聖這宣言中讀出了太多。

「在下『欲』詢隱秘,還請真炎元聖勿怪。」葉天在這時也目光灼灼地開口,此時在他眼中的真炎元聖又像是無邊的火焰階梯,通往只存在於想象與歷史掩埋下的神秘之處,他嚮往太久了,此時一旦找到機會就會儘可能地前往。

「我大概明白你打算問什麼,問吧。」真炎元聖從容而笑:「你們都不問火道而問其他倒也難得。不如這樣,我對你的逆天戰技頗感興趣,打算就近看看,你在提問之時便同時演練逆天戰技倒也算公平互利。」

這確實互利,但真公平嗎?一邊是崛起新晉聖者的逆天戰技,一邊則是世間最古老強大的一尊聖者所知隱秘,究竟孰輕孰重?

「諾。」葉天答允,刀之道化作手中凌厲直接開始揮舞,歷史之道鋪展畫卷,正是他拼搏崛起的身姿,瀾塵刀法呈現在真炎元聖面前使他輕輕點頭,這招逆天刀法已經進步成熟了太多,那一幕幕似乎愈發模糊黯淡,但那歷史沉澱的味道卻更加深厚了。

「『欲』問真炎元聖對那三次聖戰有何看法。」揮舞著手中之刀,葉天也進入真正戰鬥狀態,不是以眼前真炎元聖為敵,而指向所思的古老歲月,眸中戰光耀,征途夢回。

「元素世界誕生乃是第一次聖戰最末期,當那天玄神皇以天魂燃燒『欲』與邪心『玉』石俱焚之時我與他們才剛剛誕生,意識都還朦朧。只是那時有邪氣橫掃『混』沌,萌芽的元素世界也曾受到『波』及,是以當我覺醒之時已知有那麼一場恐怖戰爭,卻不知有神、神獸與邪,惟在本源中百般猜想,怎知文明絢爛,世界浩瀚。」真炎元聖望著瀾塵刀法也像是沉浸在歷史中回憶著,雖然描述得簡單卻也令葉天與宙界星炎都神回『混』沌之古,不由心神震『盪』。

這關於元素世界起源的歷史,世鴻神皇、命脈霄聖他們或許知道,一般聖者卻是無從得知的,想不到今日真有機會能得真炎元聖如此賜予,對他們這甚至比悟道機緣都珍貴。

「到宇宙誕生之後,『混』沌開闢也衍成元素,直接在大宇宙中瀰漫,此時元素世界也誕生了極少的元靈,我掌控元素時也冥冥有感,只是知曉宇宙存在,對神族等也有一定了解,當時頗感神奇,卻也沒有真的進入大宇宙內與這些生靈『交』流的打算。」

「只是有一事,我至今也想不明白,罡風、光明、玄冰他們都不明白。那就是第七座大宇宙究竟去往何處。」說到這裡,連真炎元聖竟都『露』出一分狐疑之『色』。

「第七宇宙?當真存在?」聽到這話葉天的眼睛卻是猛地睜大,比感受真炎本源更覺不可思議。

當世,六大宇宙鼎立對峙,每一座大宇宙都格外浩瀚絢麗,深遠厚重得不可想象,這是每一尊神都明知的世界觀,但總會有許多想象,就像是誰創造出最早的生靈與世界?神界流傳著虛無神君的傳說,包括神皇也都無比確信,此外還有許多傳說,其中就包括第七宇宙。

傳說,當亘古宇宙開闢時本是有七大宇宙誕生,神、魔、獸、妖、人、鬼各族的先祖在其中六大宇宙棲息繁衍,他們卻都望見了第七座宇宙,那宇宙格外神秘只待他們探索,但沒等有誰真正進入那座大宇宙,它就莫名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一種憾與傳說。

神話傳說有太多,諸神創造與流傳著,自有信者,葉天在神級時對這種傳說也是不置可否,可等到他成就聖者之後可窺探歷史,執掌大道,忽然發現那傳說似乎真有可信之處,他隱隱覺得此時的六大宇宙有著一分缺憾,或許『混』沌初辟之時真有七大宇宙,只是其中一座卻不知為何而鴻飛冥冥。

但他也只是隱隱猜測,找不到任何線索證據,可如今真炎元聖竟是親口說出那第七宇宙是實際的存在,怎教他不震撼駭絕?

「是的,存在。」真炎元聖很是肯定:「若你成為玄虛聖者,可以找神皇他們,神族與神獸族歷史根源亦記載著模糊的真相!」 ?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炎皇述聖戰

神族,神獸族,在第一次聖戰後是最早進入六大宇宙的,他們的歷史淵源古老,儘管遭受萬般劫難侵害還是保留著太多珍貴部分,真炎元聖將葉天的目光引向那一方,那是目前鴻『蒙』聖者的他還難以接觸的終極秘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頓時心『潮』澎湃,有更廣闊的世界在眼前展開。

「只是,它或許也不存在。」正當葉天為真炎元聖拋出的驚天事實而震撼之時真炎元聖又忽然說道,猛然就將先前的論斷直接推翻,聽得這矛盾話語葉天眼神更是震『盪』,沒有責怪真炎元聖胡言『亂』語,他明白了火皇的意思。

明明確定有那第七宇宙的存在,神族歷史也記載著,可又或許不存在?那是一種令歷史都敬畏的撲朔『迷』離,元聖們,還有當初的神族、神獸族都應當或見或感應到了有那一宇宙的存在並成為傳說之源,然而其後那座宇宙神秘消失,連其痕迹都沒有留下一分,就連真炎元聖都感到無比怪異,分明真實感應,卻又覺得自己的所有記憶盡皆謬誤,好像只是見到了鏡『花』水月,只是純粹的臆想幻覺。

探尋歷史也無用,所見的比空白與『混』沌更神秘,葉天的歷史之道感到沉重壓力,畢竟連無明王尊那等歷史極道者都探不出那神秘真相,他葉天又怎能做到?

這是驚世的謎題或謊言,難道有誰將整個世界的古聖都欺騙了?不是沒有這種情況,在歷史上有太多神秘是無法解釋的。

例如,虛無神君創世,太蒼神皇作為第一尊神族就是被虛無神君創造,那些最初的神族也是由虛無神君創造,還有古凌獸皇、太原獸皇等,他們都無比確定這一點,歷史也如實傳播,可如今妖族、魔族還有元素族幻靈族都不相信這一說,他們也能追溯歷史,更曾見虛無神座顯威,足可確認神族沒有半分虛言,但他們都不承認,不只是不願接受神族為最古正統的事實,更因為他們要看虛無神君都感一種撲朔『迷』離,這牽涉到比『混』沌更古老的時代,比大道更不朽深遠而根本無法確定!

還有,造化神皇被第四代神皇玄風神皇奪位其後又在何處?史稱鬱鬱而終!後世者怎會相信這個事實,那可是發現六大宇宙開啟鴻『蒙』時代,創造始源萬族與鬼族輪迴,並構造絕域無陣雛形的偉大神皇!他怎麼可能以那樣的方式終結?別說是造化神皇,世上豈有被囚禁就鬱鬱而終的聖者?

絕焚獸皇的隕落原因是悟道之中走火入魔而自滅,又有誰相信,那位絕焚獸皇雖沒有奮戰到第二次聖戰最後一刻,可它收服不可思議的焚天龍凰炎,更甚至『欲』要掌控世火,太原獸皇曾稱其為狂徒,意志堅韌得不可想象!

蛋毒君主回歸妖之宇宙時,曾持一令,釋放著令所有妖族不禁崇拜臣服的氣息,聲稱來自蓋世妖皇!

但蓋世妖皇明明被封印在絕域無陣!

還有,在洪荒時代的最後,秩序神皇神秘消失,亦是永恆之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