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鄭陽。」

葉秋點了點頭,說道:「鄭先生一表人才,不會是石總的私生子吧?難怪石總親自出面來藍海這個小公司找我。」

聽得這葉秋這樣說,那鄭陽微微一愣,那石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小葉,這可是鄭義臣的侄兒,我記得你們小時候還在一起玩過的。」

鄭陽微微一愣,他可是想不起來自己小時候什麼時候跟眼前的這位美女一起玩過,那葉秋好像是陷入了什麼回憶一般,淡淡的笑了笑。

「哦,若是算起來,他還得叫我一聲小姨了。」葉秋笑道。

鄭陽聽得這葉秋這樣說,更是摸不著頭腦,那石景山笑了笑,說道:「她母親是馮遙,是你母親的小姨。」

聽得這石景山這樣說,那鄭陽好像想起了什麼,很是意外的說道:「葉秋姨姨,我想起來了,你怎麼來藍海市了。」

自己外祖母在家裡是老大,總共有九個姐妹,當年困苦,最後只活下來老大,老八和老九,由於父母早逝,老大為長,擔任起了母親的責任,後來外祖母在上海嫁了人,有了自己母親,還將老八和老九拉扯大,眼前的這位就是老九的女兒。

由於自己母親和老八老九的年齡差不多,因此年輕的時候總在一起玩耍。小時候母親還總是跟自己聊起她跟幾個小姨姥姥當年的一些趣事。

鄭陽的母親在上海那邊的親戚,鄭陽也是大體聽說過,沒有過來往,只有母親的九姨總會在初三的時候來家裡接走母親,一起去給自己的外祖母上墳。

小時候自己跟母親到上海去過,記得有一個小女孩帶著自己去小賣鋪買糖吃,自己對這個小女孩頗有好感,總是跟在小女孩身後姐姐、姐姐的叫著,期待著能夠更多的糖吃,沒想到當年的那個大姐姐已經出落成現在這樣俊俏的大姑娘了。當時自己還是搞不清輩分,其實自己該喊葉秋一聲小姨,雖然兩人的年紀相近。

「你這個小子還算是有些良心,小時候沒給你白買糖吃。」葉秋淡淡的笑道,「這麼大的人了,還是沒有搞清楚輩分嗎?」

鄭陽的臉微微的有些紅,喊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姑娘叫『小姨』,自己可是喊不出口。

「好了,既然都是親戚,今天下午你就去鄭陽家看看你姐姐,順便幫鄭陽參謀一下那防空洞。」石景山淡淡的笑道。

說完,那石景山便是準備起身離開,「我也是順路來的藍海市,北京的總公司那裡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鄭陽和葉秋聽到石景山這樣說,都是站了起來,鄭陽和石景山握了握手,石景山拍了拍鄭陽的肩膀,笑道:「小子,好好乾,讓那些一直看不起你鄭家的人都開開眼界!」

聽得石景山這樣說,鄭陽微微一愣,那石景山很是神秘的笑了笑,隨即便是拿起衣服走了。

「外甥,別愣神了,走吧。」葉秋說道。

聽得這葉秋這樣說,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那葉秋拿好了文件,隨即便是跟鄭陽離開了公司,見得這鄭陽的捷達王,葉秋不禁笑了笑。

「小子,沒想到你還是個挺懷舊的人。」葉秋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能買到這台捷達王,也算是我的運氣。」

兩人上車,鄭陽給自己母親通了電話,母親得知葉秋要去,高興的不得了,說是要給葉秋她最喜歡吃的大蝦。

鄭陽心中不禁一陣醋意,自己在家都是粗茶淡飯,自己這姨姨去了就是這樣的待遇,著實有些不公平。

看的鄭陽那小孩子的樣子,葉秋抿嘴笑了笑,正當鄭陽準備發動車子的時候,鄭陽手機又是響了起來,鄭陽拿起手機,緊蹙起了眉頭,隨即接通了電話。

「鄭陽,你快來吧,不得了了,楊夏這裡出人命了。」胖子有些慌亂的說道。

鄭陽聞言,直接扣掉了電話,說道:「姨姨,看來我們要晚回去一會了。」

「怎麼了?」見得這鄭陽如此的嚴肅,那葉秋很是詫異的問道。

「我的一個朋友那裡出事了。」鄭陽說道。

葉秋拍了拍鄭陽的肩膀,說道:「我也一起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鄭陽發動了車子,朝著閑雲茶居而去,待到來到閑雲茶居的時候,門前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一個婦人在門口抱著一個男人的屍體,嚎啕大哭,鄭陽見得這場面,心中驚異,好像真的是出了人命。

胖子在一邊安慰,可是那個婦人破口大罵,說是自己丈夫就是喝了閑雲茶居的『百草藥香』才是變成這樣的。

胖子在一邊有些無可奈何,那大堂經理已經哭得不成樣子了,顫顫巍巍的站在一邊,閑雲茶居的人都在這裡,唯獨不見那楊夏。

鄭陽下了車,來到胖子的身邊,看了一眼那男人的打扮和那婦人的打扮,穿著都是很一般,怎麼可能喝的起這閑雲茶居里的百草藥香,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夠享受的起的物件。

想到這,鄭陽頓生疑惑,隨即那雙眼瞳閃爍過一陣青色的光芒,但見得那個男人身上還有絲絲的氣韻,雖然很弱,但是還是逃不過鄭陽的眼睛。

「閉息術?」鄭陽很是冷然的笑了笑,這是江湖之上常耍的把戲,高手能夠將自己偽裝成死人,氣息全無,就算是醫學儀器都檢查不出,眼前這個傢伙不過是個半吊子,氣息雖然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自己的這雙眼睛給看出來了。

「楊夏呢?」鄭陽很是詫異的問道。

「她在辦公室里聯繫人想辦法呢。」胖子有些焦急的說道,「該死的,很明顯就是那張海設下的圈套,你看看那幾個鬧得最歡的人,都是藍海幫的人。」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看到遠處的馬路邊上停著一輛汽車,那高瑞正淡淡的笑著看著他。

那高瑞見得鄭陽在看著他笑,他便是有些笑不出來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慢慢的湧上高瑞的心頭。

鄭陽低頭看了一眼那男人,隨即說道:「你是這個男人的什麼人?」

「我是他妻子!」婦人有些歇斯底里的哭道,「你是這個茶館的負責人嗎?賠我丈夫的命呀!」

「你丈夫叫什麼名字?」鄭陽問道。

「我丈夫叫周光。」婦人說道。

「家住哪裡,年齡幾何,做什麼工作的?」鄭陽又是問道。

婦人有些支支吾吾的答不上來了,答不上來便是耍潑,狠狠的說道:「你知道這麼多幹什麼,趕緊還我丈夫命來。」

鄭陽很是無語的搖了搖頭,說道:「大媽,芥末吃的多了吧。」

聽得鄭陽這樣說,那婦人微微一愣,鄭陽俯身直接將那男人的錢包拿了起來,拿出身份證說道:「周光,35歲,黑龍江大興安嶺漠河鎮人,從東北來的呀,怎麼聽大媽你的口音不大對呀。」

那婦人直接就是愣住了,隨即抹了一把眼淚,說道:「我是藍海市本地人,當然是本地人口音。」

謠言止於智者,已經有不少人看出眼前這個婦人有些不對勁了,可是就是說不出有什麼不對勁。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一道銀芒閃過,但見得一根銀針扎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男人頓覺得周身瘙癢難耐。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看著那婦人說道:「你怎麼不報警呀?」

婦人被這鄭陽問的是一愣一愣,他們的目的是將這閑雲茶居的名聲給弄臭,若是報警了,那豈不是全漏了底了。

「哎呀,你看,你那死去的丈夫竟然動了!」鄭陽故作驚異的喊道。

那男人實在是忍受不了這奇癢,猛地一下子跳了起來,衝出了人群,伸手便是將自己身後的一根銀針給拔了出來,見得這銀針,那周光有些欲哭無淚了,很是明顯,人家已經看透,在那裡耍自己,不知道是哪裡的高手,這藍海市自己是混不下去了。

那婦人見得自己的假丈夫跑了,也是羞憤的離去,眾人一鬨而散,看來這閑雲茶居是得罪了什麼人,故意的來砸場子的。

那高瑞見得這場面,狠狠的砸了一下車門,冷冷的說道:「這個臭小子,實在是可惡,不處理他,看來咱們的計劃是沒辦法進行了!」

說完,車子便是離開了馬路牙子,消失在車流之中,鄭陽見得那高瑞被氣走了,淡淡的笑了笑。

「兄弟,你這功夫越來越神了。」胖子很是羨慕的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咱倆不過都是氣宗門徒級別的小人物,誰不知道誰,上樓找楊夏。」

胖子淡淡的笑了笑,隨即見得這鄭陽身後還站著一個美女,一時的愣住了什麼,拐了拐鄭陽,笑道:「這位美女是?」

「哦,我小姨,葉秋。」鄭陽默然的說道。

那胖子直接推開了那鄭陽,上前握住了葉秋的手,笑道:「葉大美女,小子秦咚咚,鄭陽的哥們,叫我胖子就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葉秋淡淡的笑了笑,那秦咚咚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自己小姨,鄭陽實在有些看不下去,直接踹了胖子一腳,胖子咳嗽了一聲,隨即很是不舍的從葉秋的身上拔出了眼,安慰了一下職員,便是帶著兩人上了三樓的辦公室。

楊夏坐在椅子之上,像是脫力了一般,見得鄭陽帶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很是警惕的看著那葉秋,葉秋見得這楊夏的眼神,別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鄭陽。

「你倒是自在,躲在這上面。」鄭陽說道。

楊夏冷哼了一聲,說道:「有你在,我怕什麼,不過在上面看熱鬧罷了。」

「老闆,葉秋,葉大美女,鄭陽的小姨,怎麼樣,漂亮吧。」胖子淡淡的笑道。

楊夏看了一眼那葉秋,隨即站起身來跟葉秋握了握手,葉秋淡淡的笑道:「鄭陽的女朋友?」

「普通朋友。」楊夏很是無所謂的說道。

聽得葉秋這樣說,那鄭陽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說道:「張海現在已經開始著手對付你了,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

楊夏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川味魚府的準備工作已經差不多了,過幾天就準備開業。」

鄭陽看著那楊夏,很是明顯,這楊夏有些等不及了,只要川味魚府一開業,張海對於藍海市餐飲業的壟斷地位將會被打破,這等於是要跟他全面開戰。

在鄭陽看來,這是一件十分不明智的選擇,在藍海市,不管是五星級的酒店,還是街邊的小店,到處都能夠看到張海的影子,高級一點的肯定有張海的股份,低檔一些的肯定是受藍海幫的控制。

藍海幫在藍海市起碼有三千的幫眾,若是沒有這餐飲服務業每個月的月利養著,藍海幫早就一鬨而散了。

現在張海不過是玩點陰謀,指不定下次又來點陽謀,後天再來點陰謀,攤子鋪的太大,肯定會應付不過來。

「明天派幾個人到我那裡捉魚,應付開張。」鄭陽說道。

楊夏知道這鄭陽手上肯定有好東西,淡淡的笑道:「開個價吧。」

「不論大小,一斤五十。」鄭陽默然的說道。

「成交,希望你的魚不要讓我失望。」楊夏默然的說道。

鄭陽有些生氣的摔門而去,胖子在一邊悻悻然,這楊夏就是這麼一個脾氣,死活不回頭的脾氣,只要她想要做成的事情,就算是一條死胡同她也是要將它鑿通了。

鄭陽更是不好惹,他是替楊夏著想的,可是楊夏卻是不領情,非要往前沖,自己的好意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可不就是生氣。

葉秋淡淡的笑了笑,告別了胖子和楊夏,便是追了出去,但見得那鄭陽狠狠的砸著方向盤。

見得這番景象,葉秋微微一愣。

上了車,葉秋問道:「怎麼了?」

「該死的女人,我怎麼認識了這麼一個女人,他媽的陰魂不散,去哪不好,非要來這裡!」鄭陽破口大罵道,「她根本就不知道張家一個個都是吃人的主,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傻不拉幾的蒙著頭往前沖,到時候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還得我去給她收骨頭!」

葉秋見得這鄭陽竟然如此的失態,頷首笑了笑,張家她聽說過,藍海市的地頭蛇,新晉崛起的家族,就算是市長,也要給他家三分面子。

「你是不喜歡這種事情超出自己掌控的態勢吧。」葉秋說道,「看來那個女人在你的心裡地位不低。」

鄭陽微微一愣,長舒了一口氣,能讓自己憤怒的人,這個世界上還真是沒有幾個,這楊夏也算是一個。

「走吧,你姐姐在家應該等著急了。」

說著,鄭陽便是發動了汽車,回東靈村去了,待到來到村口,正好遇到散步的韓恩熙和張曼文,那葉秋見得韓恩熙,微微一愣,連忙讓鄭陽停下車子,從車子上下來了。

那韓恩熙和張曼文見得是鄭陽的車子,微微一愣,見得那葉秋,張曼文別有意味的看著鄭陽,韓恩熙則是看著那葉秋,有些意外。

「韓老師,您怎麼來這裡了?」葉秋很是恭敬的說道。

聽得自己小姨竟然喊這韓恩熙叫老師,頓覺得一陣的奇怪,那韓恩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葉秋,倒是你怎麼來這個小山村了。」

「在這裡有個親戚,算是來串門的吧,捎帶著辦點公事。」葉秋說道。

那韓恩熙看了一眼鄭陽,說道:「葉秋是你的小姨姨嗎?」

鄭陽點了點頭,問道:「都吃飯了嗎?」

兩人搖了搖頭,鄭陽淡淡一笑,說道:「都去我家,我媽準備了不少的吃食。」 鄭陽停好了車子,便是往自家去了,在路上,那葉秋和韓恩熙聊得很開心,全部都是關於建築上的事情,看來這韓恩熙的在建築學上的造詣很高,不然也不會讓自己的小姨姨喊為老師了。

「鄭陽,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明明身邊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建築師,還去找石景山做什麼?」葉秋有些責備的說道。

鄭陽尷尬地笑了笑,這韓恩熙確實是很優秀,她一直忙于山谷設計圖的事情,自己總不能再去麻煩她吧。

「葉秋,不怪他,我有了一個新的構思,這還要多謝鄭陽。」韓恩熙說道。

「哦,老師又有新的作品了嗎?」葉秋很是激動地說道。

韓恩熙很是神秘的笑了笑,到了鄭陽家門口,韓恩熙和張曼文笑嘻嘻的跟趙木禾說是來蹭飯,進廚房去幫忙去了,趙木禾自然高興熱鬧。

鄭陽帶著葉秋去到了自己三位爺爺的家裡,一一做了拜訪,又是去了後山山谷的那個防空洞轉了轉。

「有些年頭了,需要重新加固,還要鋪設電路,十萬塊錢就搞定了吧。」

鄭陽點了點頭,說道:「明天給你轉錢,能配合著修路一起完成嗎?」

葉秋算了算時間,點了點頭,說道:「時間差不多,你真的要種地嗎?」

在路上鄭陽將自己的計劃說給葉秋聽,葉秋只當是天方夜譚罷了,先期投入了這麼多錢,種什麼才能回本。

鄭陽很是神秘的笑了笑,隨即兩人便是回家吃飯了,老爹去藍海市看望秦逸去了,明天才能回來,這讓葉秋有些失望,小時候老爹對葉秋可是很好的,有好東西都是給葉秋吃,而不給自己這個親生兒子吃。

飯桌之上其樂融融,葉秋和趙木禾說起不少鄭陽小時候的事,讓鄭陽尷尬的恨不得找一個地洞給鑽進去,那韓恩熙和張曼文像是抓到了什麼把柄一般,都是別有意味的笑著看著那鄭陽。

吃完飯,散了場,葉秋直接便是睡在自己家裡了,他知道,母親有很多的話想要跟自己這個妹妹聊一聊,這些年過來,她好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的高興了。

第二天,鄭陽早早的便是被電話鈴聲給吵醒了,接起電話,原來是川味魚府的經理來拿魚了。

帶著那女經理進了山谷,那女經理見得山谷裡面的景緻,微微一愣,已經是秋末,松樹還是綠色的,靠著湖泊的山上有不少的梧桐和楓樹,黃了的葉子,紅了的葉子,甚是好看,但見得那個大湖,不覺得一陣心曠神怡。

「鄭老闆,這就是你的農場?」經理有些意外的說道,山谷很大,但是到處都還是荒地。

「明年開春就開始經營了。」鄭陽淡淡的笑道。

經理笑了笑,隨即將捕魚的工具給搬了下來,在大湖了下了網,差不多忙活了一天,大約捕上八百斤的淡水魚,這個大湖裡的魚都十分的肥美,最重的也有三十斤,著實讓人驚異,看來自己的眼淚沒有讓自己失望。

捕獲的淡水魚大部分是鯽魚,剩下的便是草魚、鯰魚、草魚和大頭魚,品種比自己想象的要多。

「鄭先生,您這大湖裡面的淡水魚還真是不少。」經理很是驚異的說道,這樣肥美的淡水魚,非常符合大廚所提出的標準。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明天自是繼續來捕魚就行,不用跟我打招呼。」

經理點了點頭,鄭陽又是和那經理聊了一會,得知那楊夏請來的是四川A級廚師,帶著祖傳的秘方,花了重金。鄭陽一直懸著的心也是放下了一半,一旦川味魚府的名聲傳揚了出去,想必那張海也是不敢太胡來。

回到家中,母親說那葉秋今天中午吃完飯便是被人接走了,走的十分的匆忙,母親嘮嘮叨叨,說的全是年輕時候的事,還抱怨葉秋怎麼不多陪她一會,怎麼這麼忙。鄭陽淡然一笑,那葉秋好歹也是一個公司的總監,可不是忙的很。

父親已經回來了,臉色不怎麼好,鄭陽知道,肯定是秦叔的事情鬧騰的,他很是好奇,自己父親年輕的時候究竟是做什麼的,怎麼和秦叔這麼一個黑道大佬的交情這樣的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