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耶律囂張小時候的醜事,那更是不在話下,早就被耶律不齊在喝多了后當作笑料抖出來了!

任性這會兒神色也不懶散了,忽地站直了身子,將雙手背在後面,那一縷綠色的腰帶在風中飄揚著。

他神色冷峻道:「囂兒,還記得為叔剛才說過的話嗎?」

耶律囂張心中一驚,望著任性背後那一抹綠色,心中將自己恨到了極點。

這腰帶,可是凱旋軍的特使,他的大伯耶律不齊的珍貴之物,是上次妖族的太子賞給他大伯的,上面刻著妖族古老的紋符。

此刻,這腰帶竟然在眼前的少年手中,加上他剛才說的那些話,他的身份,幾乎已經呼之欲出!

此刻,耶律囂張的神識中,在回蕩著任性說過的話,最關鍵的字眼,無非是這幾個:老子不僅要你的四個美女,還會打你屁屁喲!

他感覺自己菊花一陣緊湊,忽地將手中的抽股鞭遞給任性,神色恭敬地道:「任叔叔,囂兒剛才多有得罪,現將抽股鞭交你,任你處置!」

「不用!」任性笑眯眯地將耶律囂張手中的抽股鞭推開,神色淡淡地說道。

「任叔叔,你是不是不打囂兒屁股了?」耶律囂張神色一喜。

「不是……」

任性笑道:「你任叔叔說過的任何一個字,都是要作數的,只是,不用你的抽股鞭,你背過身子去!」

耶律囂張神色一愣,不理解任性的意思,不過,他臉上忽地露出了一絲狂喜。

這任性叔叔,莫非只準備輕輕拍打一下自己的屁股,權當懲罰了?這可是比用自己的抽股鞭抽打一下,那滋味,要輕得太多了!

嗚嗚嗚,真是讓人感動啊,畢竟是我親叔叔耶律凱旋的兄弟啊,不是親叔,勝似親叔,居然這麼照顧這個當侄子的!

他神色蕩漾,迅速轉過身子,等著任性在他的屁股一絲一下。

任性卻已經笑眯眯地將一個透明的套套帶在了手上,忽地星元涌動,對著耶律囂張的屁股,拍了過去。

「老鷹拈菊!」

「啊……」

耶律囂張忽地身子一顫,一股無比蕩漾神奇詭異的味道,從屁股外面向裡面延伸,最終身子一陣哆嗦,咧牙切齒地大叫了起來。

不遠處,四個妖族美女,騎在巨犬妖獸,凝眸望著這一幕,都感覺十分不解。

「你們說,耶律將軍,真的會將咱們賜給那個人族小子嗎?」

「不是人族小子,他現在可是耶律將軍的任叔叔了!」

「哼,看他身上那土灰,髒兮兮的臉,我才不要伺候她呢!」

「就是嘛,咱們跟了耶律將軍這麼久,怎麼能說送人就送人的?」

四個女子在討論著,有三人心中忐忑,對接下來的命運十分擔憂。

卻忽地聽到耶律囂張顫抖著牙齒說道:「任叔叔,這四個美人兒,就歸你所有了,我這四品巨犬妖獸,也歸你了!」

聽得四個女子的身子,忽地猛地一顫,她們最害怕的,終於還是來了。

黃衣女子在抹著眼淚,傷心得很,紅衣女子勸慰道:「妹妹莫怕,他若敢欺負咱們姐妹,今晚,咱們讓他明早起不了床!」

「就是,我就不信了,他一個人,還能戰得過咱們四人不成?」

任性這會兒卻笑嘻嘻地收起了手中的綠色腰帶,和那個透明的套套,對著耶律囂張說道:「剛才,我可是聽到有人在說……」

「要砍斷我的手腳,扯我的蛋蛋,爆我的菊華,碎我的星宮,拿我去喂狗的啊!」

任性的眼神,往十幾個妖士飄了飄,讓那些妖族人頓時心中一顫。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任性,竟然與耶律囂張關係如此密切,而且,鳥胖根本就沒打到任性,便被耶律囂張直接轟飛了出去啊!

此刻他們的身子忽地哆嗦起來,心中在想著會有什麼後果。

他們趕緊爬了過來,對著任性磕頭道:「任爺饒命啊,我們再也不敢了!」

(推薦一本《龍血聖帝》,鬧書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耶律囂張眼眸如電,掃了這些妖士一眼,冷喝道:「剛才,你們自己說準備怎麼對付我任性叔叔的,就怎麼對自己吧!」

這話一出,十幾妖士,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剛才,說要剁了任性的手的還好,無非是自斷一臂,但是,說要碎任性星宮的,還有要剁了他喂狗的,那就慘了!

不料,任性卻擺了擺手,眼睛瞪著耶律囂張道:「囂兒,你還是太心慈手軟了啊,這怎麼行,以後怎麼擔當大任統領更多的軍馬?」

「任叔叔,你的意思是?」耶律囂張眼眸一閃,心道這以其人之道,還之其身了,還不夠硬氣?

「男人,就該有男人的血性,軍人,就該有軍人的殺伐果斷!」任性冷哼道:「參照他們提的最殘酷法子,處理所有人!」

耶律囂張心中忽地一顫,果然是殺伐果斷,殘忍無雙啊!

他大手一揮,對著身後的軍士喝道:「將這些人,全部剁手腳,扯蛋蛋,**華,碎星宮,然後剁了,拿到我的巨犬妖獸營去,喂狗!」

「是!」

頓時,出來十幾個妖族的軍士,將那十幾個妖士往刑場方向而去。

「天哪,救命啊!」

「嗚嗚,耶律將軍,饒命啊!」

「任爺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啊!」

……

聽著那些妖士的哭喊,無論是圍觀的人,還是妖族的軍士,俱都是心中一驚,他們望向任性的眼神,充滿了敬意,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樣輕視。

耶律囂張更是放低了姿態,對著任性說道:「請任叔叔上妖獸!」

「囂兒啊,任叔叔不習慣騎狗,我看,我還是走路吧!」任性望著巨犬妖獸,神色淡然說道。

「這……」耶律囂張神色為難起來,他帶來的人馬,坐騎只有巨犬妖獸,再無其他了。

但是,他怎麼可能讓任性走路呢?

忽地,耶律囂張想到一個法子,恭敬道:「如若任叔叔不嫌棄,就騎在小侄的背上吧?」

說完,他翻身上了四品巨犬妖獸,身子往上面一伏,等著任性上來。

「這,多不好意思啊!」

任性笑眯眯地說了一句,但是,他說不好意思,神色卻沒有絲毫不好意思的表現,動作上也絲毫沒有不好意思,而是直接身子掠地而起,已經騎上了耶律囂張。

耶律囂張頓時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嘴巴頓時貼在了巨犬妖獸的背上,卻又不敢亂動。

所有軍士俱都一驚,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這個人族的少年,騎在了自己的將軍的脖子上,卻絲毫沒有任何辦法。

只是,他們心中也是十分疑惑,他到底身份有多尊貴,耶律囂張,竟然如此讓他放肆?

哪怕真的是耶律凱旋將軍的兄弟,也不能這樣無恥和囂張啊!

任性卻根本就不管這些妖族人的想法,而是忽地從耶律囂張手中拿出抽股鞭,揚起鞭子對著旁邊的四個美人兒說道:「你們四個,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過來給你任爺捏腿揉背?」

四個嫵媚的妖族女子,趕緊唆使胯下的巨犬妖獸,往任性靠了過去,隨即,八隻手,紛紛伸向了任性的不同地方。

他的手上,腿上,背上,腰上,俱都有白皙嫩美的手在蠕動著,捏著,揉著,搓著,讓他爽得不要不要的。

「哈哈哈……」任性大笑,對著軍士們笑道:「走,帶老子去耶律凱旋的大營!」

眾軍士一愣,他們可是第一次在凱旋軍,聽到有人膽敢直呼耶律凱旋的大名!

耶律囂張嘴中卻發出嗚嗚之聲,被任性騎得有氣無力地道:「還不快聽我任性叔叔的號令?去凱旋將軍的大營?」

「是!」眾軍士這才反應過來,迅速帶著任性,浩浩蕩蕩地往凱旋軍的軍部大營方向而去。

「囂兒,你對你叔叔耶律凱旋,一定了解很深吧?他可是個厲害人物啊!」

任性笑眯眯地享受著美女揉腰捏背,一邊和耶律囂張聊天,他對耶律凱旋的了解的情況,主要是從何潤月和特使耶律不齊那裡得來的。

此刻,他想從耶律囂張口中進一步驗證。

耶律囂張被任性騎著脖子,說話很費勁,但是他又不能不回,而且,這個話題,他感覺自己是有吹牛的資本的!

他用彷彿被掐著脖子的語氣說道:「我們耶律家族,是妖族的百年望族,耶律凱旋在我家排在第四,武修境界早就達到了幻星境九重,離踏入移星境只有半步之遙。」

「他是妖族此次組建的滅人軍團中,最會打仗的妖族五品星將,人如其名,出戰必定凱旋,至今沒打過敗仗。」

「在軍團的十八個軍級建制中,無論是將士的勢力,隊伍的士氣,武器的精良,坐騎的等階,還是謀慮和戰術,俱都是最強大的存在。」

「因此,我們耶律家族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帶領耶律家族,重新站上妖族第一大族的高峰!」

……

任性在慢悠悠地向耶律凱旋的大營出發,他的的大名,卻已經通過不同的渠道,響徹了整個妖族的凱旋大軍。

耶律凱旋此刻正坐在凱旋軍大營內,手中拿著一張刻著耶律衝天的宗祠牌,方正偉岸的臉上,神色冷峻而高傲。

「父債女償!何潤月,你父親在戰場上打敗了我的父親,讓他壯志未酬,鬱鬱而終!」

「這一次,我必定徹底將你打敗,讓你成為我胯下的女人,以慰父親在天之靈!!」

這是耶律凱旋從出征開始,便在耶律家族的宗祠里,立下的錚錚誓言!

他不禁對自己此次出征的戰果十分滿意,總計戰二十一次,全部大獲全勝。

他耶律凱旋在整個妖族此次組建的滅人軍團中,絕對是最強大的存在,除了軍團的一二把手,其他人,沒有人敢跟他叫板的!

這不僅因為他自己確實很厲害,也得益於家族的支持。畢竟,這支凱旋軍的戰騎、軍械,糧餉,俱都是耶律家族提供的,沒有花妖族皇室的一絲一毫儲備和星石。

這也讓他對凱旋軍的掌控,超過了任何一個四品妖將對麾下隊伍的掌控!凱旋軍,也幾乎成為了他一個人的軍隊。

(第一更。這幾天有點忙,每天12點和20點更新。等過了這段,我再為大家加更啊!推薦一本《斗戰神主》,非常值得一看的傳統玄幻佳作!) 「報告大將軍,有探犬來報,人族的任性,已經在妖衛軍的帶領下,往將軍營寨而來!」

「任性來了?」

耶律凱旋神色忽地大喜,冷峻的臉上,忽地閃過一絲芒刺。

「快給老子備妖袍,奏禮樂,本將軍要為我的左大將軍接風洗塵!」

他神色激動起來,迅速對著左右說道。

很快,軍寨內外都忙碌了起來,耶律凱旋的旁邊,有一個穿著大綠袍的男子,臉上宛若一個骷髏,看不出年齡。

他聲音沙啞地道:「大將軍,我聽說,此人玩世不恭,陰狠毒辣,而且對任何事都不會太認真,你真的敢封他為左大將軍?」

耶律凱旋笑道:「哈哈,這個,你就不懂了,用人,用長處!」

「這個人,現在,必須用,而且,將為我消滅霹靂軍,斬殺人族軍團,立下大功!」

望著那張骷髏臉似乎有不悅之色,耶律凱旋擺手道:「其它事,我都可以聽你的建議,但是這件事,你就不要多想了,我已經決定了!」

很快,耶律凱旋穿上了一件大綠色的妖袍,走出了軍寨。

望著耶律凱旋興奮而去,骷髏人嘆了口氣,沙啞著聲音道:「我是擔心,大好局面,就此付諸東流啊!」

任性騎在耶律囂張的頭上,享受著四個美女為他揉肩捏背,好不愜意。

隊伍走了足足兩個時辰,到了凱旋軍大將軍營寨駐地,名為凱旋村。

進入村子,卻見不遠處一大堆人馬往這邊而來,任性眼睛忽地一亮。

他的眼神,倒是直接將最中間的那個穿著綠袍的大將軍給忽略了,而是聚焦在了他左右兩旁的二十多個禮樂隊女子身上。

這些女子穿得極少,她們在用各種奇怪的樂器進行演奏,宛若軍旅的儀仗隊。

綠色的輕裳下,胸前的挺拔峰巒,她們的胳膊和大腿俱都露在外面,因為常在軍旅,顯得俊美而修長。

與霹靂軍的護衛隊相比,這些女子,別有一番風味。

任性的眼睛看直了,笑眯眯地問道:「囂兒,耶律凱旋,從哪裡弄來這麼多美女啊,每一個都不比你旁邊這四個差啊!」

正在為他揉腰捏背的女子聽了十分不喜,但她們卻不敢停下手中的活兒。

畢竟,任性剛才殺了那麼多守關的人,她們被嚇住了。

耶律囂張被任性騎在身下,聲音有點含糊不清地道:「那些女的,都是我叔叔的女人啊!他有個習慣,每搞定一個女子,就將其收入到禮樂隊的!」

「我擦,人才啊!二十二個!」

任性終於將目光投向了騎在一頭五品巨犬妖獸身上,看上去十分牛掰的妖族男子。

這人身子魁梧挺拔,眼中盡顯王八之氣。

長長的臉上,因為有一縷鬍子垂在下巴上,將它修飾的很是和諧,看上去又有幾分浪子味道。

任性口中讚歎道:「這傢伙,看著長得不咋樣,但是收女子的水準,那不是一般的高啊!」

他笑眯眯地點著頭,又一個個地欣賞起那二十幾個女子來。

草!

環肥燕瘦、人族妖族!

豐滿苗條!高挑嬌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