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說的沒錯,你也很了解你自己。」人皇淡淡的說道。

「如果我猜的沒錯,你現在的練器技術恐怕連鍛煉靈器都是需要費力氣,就算你是法器師但是這樣的水平,實際上對於各大勢力來講真的是不夠看!」

「各大勢力會拉攏你,是因為想成為一名法器師的條件實在是太苛刻了!法器師千年一遇,甚至說萬年一遇也絲毫不為過,這樣的人才,值得他們去培養,所以他們也捨得下血本!」

「如果你只是一個武道天才的話,各大勢力大可不必將你放在眼中,畢竟武道天才不倫你的天賦有多可怕,但是只要你沒成長為強者,那你就依舊只是個天才,這個道理,你懂吧?」

聞言,林陽點了點頭。

「但你卻是煉器方面的天才,因為先天條件的苛刻,所以導致各大勢力願意去付出大的代價來栽培你。」人皇緩緩說道。

「不過……朕與其他人看的都不一樣!」突然間,人皇的聲音一挑。

「嗯?」林陽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知道這人皇說的是什麼意思。

「誠然,你法器師的身份的確尊貴無比,潛力無限,單此一條便足以讓我皇族費勁心力來拉攏你。」人皇緩緩開口道:「但是你不覺得朕做出的一切都太過了嗎?」

聞言,林陽立刻點了點頭。

今日人皇為自己所準備的一切,包括剛剛人皇所開出的條件,毫無疑問都是太大了!

甚至林陽自己都懷疑,為了拉攏自己,用得著如此嗎?

「朕與所有人看的都不一樣……」搖了搖頭,人皇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的目光。

這目光落到林陽眼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讓林陽的心思也是忍不住的複雜起來。

這人皇的目光給林陽的感覺……包含了多種情緒……孤獨……寂寞……

所謂君王寂寞,就是這個意思嗎?

「你看到的是什麼?」猶豫了幾秒之後,林陽突然開口道。

「朕……看重的是你的未來!」人皇緩緩開口道。

「我的未來?」林陽怔了怔,旋即輕輕笑道。

「朕看重你的未來,可不是在煉器方面。」下一秒,人皇突然道,說到這裡,人皇突然微微一頓:「如果說,在你未踏入皇城的時候,朕看重的還是你煉器方面的才能,那麼現在朕的想法已經變了。」

「哦?」林陽眼中再度閃過一絲疑惑。

林陽自問,自己身上現在似乎沒有什麼能夠比煉器師這一點更吸引其餘勢力的地方了。

說到這裡,人皇緩緩嘆息了一聲:「先不聊這個可以嗎?」

聞言,林陽皺了皺眉。

老實說,林陽真的是很討厭和人皇的這種說話方式,主動權總是在人皇的手中,這讓林陽很是不舒服。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這時,人皇再度開口了。

這一次,林陽乾脆選擇沉默。

見此,人皇彷彿是看出了林陽心中在想什麼,但是也沒有直接點明,而是自言自語的說著:「朕想問問你,你知道現在大周朝境內,有多少能夠與皇族比肩的勢力?」

面對人皇的這個提問,林陽倒是不好繼續選擇沉默了。

猶豫了一下之後,林陽緩緩開口道:「恆陽劍齋、誅仙水閣、雷音古剎,瓊海閣!」

這是林陽印象當中,除了皇族以外最強大的幾家勢力了,其中以恆陽劍齋的武道高手最多,武道高手也是最頂尖的!而恆陽劍齋更是有著一名法器師!那也是整個大周朝唯一的一名法器師!當然是在林陽之前!

剩餘的勢力基本上都算是與皇族齊名,唯有恆陽劍齋是公認的第一武道勢力。

至於凌家之類的勢力雖然也很強大,但是畢竟和皇族、瓊海閣這樣的勢力相比還是差了一線。

聽到林陽的話之後,人皇輕輕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可是你知道大周朝建朝初期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嗎?」 林陽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

「呼……」人皇長出了一口氣:「大周朝剛剛建朝之時,乃至在五百年前都要比現在強盛的多!」

「嗯?」這句話倒是讓林陽有些詫異,因為眼前的這位人皇,無數的人都稱他為大周朝建朝以來最有道的明君,雖然沉迷武道,整個國家的事情都是東宮太子在打理,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太子所做的任何一個重要決定,沒有人皇的批準是不可能實施的,也就是說太子最多去管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而一個人能夠將武道達到如此的高度,還負責管理一個國家,這樣的人不得不說已經是相當厲害的明君了,而且個人能力也是十分的出色。

最重要的是,根據林陽所讀的歷史上來看,大周朝在這代人皇的手中也的確是最昌盛的一代,用國富民強來形容簡直絲毫不為過,雖然在九州大陸上大周朝或許還只是一個小國家,但是四周的番邦以及鄰國卻沒有一個敢小瞧大周朝的,大周朝已經近三十年未與其餘國家開戰,單單從這一點上便是能夠看出一二。

但是此時這人皇竟然說,建朝初期的時候,要比現在的大周朝強盛的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猶豫了一下之後,林陽緩緩道:「人皇陛下不必妄自菲薄,林某對歷史也是略懂一二,無論從哪個年代來看,現在的大周朝才是大周朝建朝以來最富強的年代。」

「這我知道,但是我指的不是這個。」人皇搖了搖頭。

「那陛下指的是……」林陽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可知,大周朝建朝初期之時是何等的樣子?」人皇緩緩道:「四海臣服!大周朝一掃天下宗門,整個大周朝的所有勢力當中宗門勢力、家族勢力等等,只要是以武為根基的勢力只要不臣服於朝廷的,統統會被朝廷掃清!」

說到這裡,人皇微微一頓,旋即冷冷道:「哼,哪裡像現在,宗門、家族勢力四起,甚至有的勢力對皇族的號令也都置之不管,更有的勢力能夠與皇族分庭抗禮!」

聞言,林陽眉頭一挑,林陽倒還真沒有在意這個細節,毫無疑問,對於一個勢力來講,尤其是皇族這種勢力來講,自然希望能夠一統天下,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盤上能夠出現與自己分庭抗禮的存在。

「別的不說,恆陽劍齋創立至今還不到五百年的光景,但是現在已經成為大周朝最頂尖的宗門,你知道每一年朝廷要花出多少資源來監視這個龐然大物嗎?」深吸了一口氣,人皇緩緩說道。

聞言,林陽點了點頭。

以恆陽劍齋的武力,皇族的確需要去忌憚。

「你知道我大周朝建朝的時候,國力已經空虛到什麼地步了嗎?」人皇繼續幽幽的說著:「但是即使是那樣,太祖也要堅持掃清國境內的所有宗門!」

「太祖是何等的英明!這些宗門勢力,對於我們皇族來講,就是蛀蟲!」人皇的聲音逐漸的變冷了下來:「是,沒錯,所有人都覺得現在的皇族,國富民強,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

「但是誰又能夠看出來其中的弊端!」人皇緩緩道:「對於一個勢力來講,武力永遠是最重要的,否則你創立下在大的家業,沒有武力去守護,遲早也是會要被人奪走!」

「而這些宗門勢力寄居在國境內,看起來是對大周朝沒有什麼影響,但是他們嚴重的搶走了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

「資源……」猶豫了幾秒之後,林陽也是長出了一口氣。

聞言,人皇眼前一亮,輕輕的點了點頭:「沒錯,資源!」

毫無疑問,一個武者想要成為強者,單單是努力修鍊是不行的,一個成功的武者在武道的道路上勢必是會需要各種資源去輔佐的。

這種資源包括丹藥、靈藥、晶石……種種的資源!這些資源都是天地孕育而生,就擺在那裡的!

而這些資源如果沒有這些宗門勢力的話,毫無疑問便全是大周朝的!但是當宗門勢力崛起之後,這些勢力便會一點點的瓜分原本屬於大周朝武者的資源!

「因為這些年資源的被瓜分,我大周朝有多少名強者本應該更進一步,但卻最終止步。」人皇緩緩道:「所以,在我來看,這些宗門勢力都是一些蛀蟲!」

「別的不說,就說瓊海閣!瓊海閣現在是大周朝第一商會,他掌握了近乎九成的武者人脈,所有武者手中資源的流通幾乎都在瓊海閣當中進行,更是掌握了堪比整個皇族的財富!而如果沒有瓊海閣的存在,這些本應該全都是我大周朝的!或許我們會開發的慢一點,但一塊肉即使在大,我們也可以慢慢的去吃。」人皇緩緩道,聲音當中似乎帶著一絲無奈。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猶豫了幾秒之後,林陽緩緩道。

「不!」下一秒,人皇立刻搖了搖頭:「這一切都要從五百年前大周朝的第九代人皇說起!」

「本來自從太祖建立大周朝之後,對宗門的勢力控制的極為嚴格,對於宗門勢力,要麼服從,要麼滅絕!而那些服從的勢力,他們所需要的資源每年也都是由朝廷往下發放的」人皇緩緩開口道:「只是在第九代人皇的那一代起,便是廢除了對宗門勢力的監管!」

「為什麼?」林陽一驚。

「那時戰事四起,鄰國不斷像大周朝進攻,而監管天下宗門說的輕巧,這是需要消耗相當大的人力的「。人皇緩緩道:「所以,這個時候第九代人皇即使在很多人的勸阻下也依舊下了一個決定!撤銷對天下宗門的監管,全心全意的對抗鄰國的入侵!」

「還真是一個蠢決定。」林陽忍不住的皺了皺眉。

正如人皇所說,大周朝就放在這裡,他所有天地所誕生的資源也都就放在那裡,如果監管著這些宗門,讓他們沒有崛起的機會,那麼這些資源也就都是皇族的,皇族雖然不可能一口吃個乾淨,但是起碼可以保證皇族能夠世世代代的吃下去。

可是一旦撤銷……

還不等林陽去想,人皇便已經將後果說了出來:「沒錯,大周朝的確打退了鄰國的進攻,但是那些原本就蠢蠢欲動的宗門勢力,就像雨後的小草一樣紛紛成長起來了!」

「林陽,你應該知道,對於一個勢力來講,武力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對一名強者來講!如果我大周朝真的培養出一名傳說中的強者,那麼他一個人便能夠滅一國!在這種情況的對比下……你是不是覺得那位第九代人皇非常的蠢?」人皇淡淡的開口道。

甚至,林陽隱隱約約在這位人皇的聲音當中聽到了一絲惱怒。

即使冷靜如人皇這種強者,在提起那位第九代人皇的時候,也是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當人皇之位傳遞到第十代的時候,第十代人皇很快就發現了這其中的弊病,可是這個時候,那些如同蛀蟲一般的宗門已經成長起來了!光憑皇族的一己之力,已經無法在像之前那般的去監管他們了。」人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從此之後,我大周朝國境內試用武者的資源,大筆大筆的被這些蛀蟲給瓜分,而我大周朝的武者成長速度也是逐漸變慢了下來。」

「林陽,你想一下,如果國內的所有資源依舊是被我皇族占著,那麼我皇族現在該有多少名滄海境高手?甚至在往上的高手又該有多少?」人皇緩緩道。

「至於到了我這一代……我早已無力回天。」人皇嘆了一口氣:「我只能在保證皇族武力的同時,抽出一些精力去經營國力,因為我知道,那些百姓雖然無用,但是民心所向,有的時候真的是能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聽完了人皇的這一番話,林陽忍不住的一陣唏噓。

一時之間不知道為什麼,林陽也是忍不住的替這位人皇感覺到心累。 這位人皇絕對是少數的有道明君,但是他得到的卻是前人給他留下的一個爛攤子,這樣的情況下真的是無力回天。

「哼哼。」這時,人皇突然冷冷的笑了一聲:「恆陽劍齋的那幾個老傢伙天天在想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恐怕他們惦記朕的皇位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聞言,林陽略微有些不懂。

重生之替身明星 對於武者來講,這皇位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一名強大的武者完全可以以一人之力而滅掉一國,那些普通的百姓,即使數以億計對他們來講也都只是一個眼神的事情。

似乎是看出了林陽心中在想什麼,人皇微微道:「林陽,你難道認為這個皇位真的僅僅只是皇位而已嗎?」

聞言,林陽猶豫了一下:「請聖上明示。」

「一旦坐擁了皇位,掌管了天下,便如同得到了萬民!」人皇緩緩道:「這便是我剛剛所說的,民心所向的力量!」

聽到人皇這麼解釋,林陽依舊是有些不懂,依舊是有些疑惑的看著人皇。

不過,人皇與林陽似乎特別的有耐心,倒是不厭其煩的給林陽解釋著:「或許在武者眼裡,皇位算不得什麼,但是在百姓眼中,皇位便永遠是天!而一旦得到了皇位,假如說我說恆陽劍齋是邪魔,你覺得天下的百姓還會將他們的孩子送到那裡去學習嗎?而沒有了弟子,那麼一個宗門靠什麼去傳承下去?」

聞言,林陽突然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當然,現在的皇族已經沒有力量去這麼做了。」人皇搖了搖頭:「如果我這麼做了,就等於在拔這些宗門的根基,那麼他們無論如何也是會和皇族拚命的。」

「這便是失去了對天下宗門監管的第二個弊端!」人皇再度開口道:「天下的宗門一旦成長起來了,那麼他們一定不想在恢復到那個被皇族監管的時期,如果皇族一旦表露出對他們再度下手的意圖,那麼他們一定會聯合的!。」

「所以在我看來,無論是第十代人皇還是後邊的幾代,都是蠢如豬一樣的角色。」人皇這時冷哼了一聲:「那時,皇族的勢力依舊是所有勢力當中最強盛的,即使拼個你死我活,也能夠有希望將所有勢力再度壓制下去!那幾代人皇的手……實在是太軟了!而現在天下宗門發展至今,我已經無力回天。」

林陽點頭,別的不說,就說林陽剛剛說出的那幾個宗門勢力,無論是哪一個勢力的實力應該都不會比皇族差。

「但……我看到了你!所以,我看到了希望!」突然間,人皇開口凝聲道。

聞言,林陽心中一凝,此時的林陽知道,接下來重心要來了……

「請陛下說吧。」猶豫了幾秒之後,林陽緩緩開口道:「為何如此的重視我。」

林陽在之前就曾經問過這個侮辱你,只是被人皇給繞開了,並沒有直接回答,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子,終於回到了正題了。

「你的氣運!」

這時,人皇突然開口了。

「氣運?」林陽怔了怔,不明白人皇是什麼意思。

「你知道氣運一說嗎?」人皇開口問道。

「略有了解。」猶豫了一下之後,林陽點了點頭。

人從一出生下來,便是帶著氣運的,有的人一出生便是王侯富貴之家,而有的人一出生則是家中不幸,生老病死,各種疾苦,這毫無疑問是與氣運有著關係的。

氣運雖然說是一種摸不到看不見的東西,但是他絕對是存在的!

林陽甚至聽說過,有的人運氣好,他只要一出門摔個跟頭都能夠撿到頂級的異寶,這樣的人你能說他沒有大鴻運嗎?

「你的氣運讓我覺得,你將來勢必會成為人中龍鳳,如果有你在的話,你定可助我掃清天下宗門,從新成就我皇族霸業!」人皇的聲音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的威嚴,面色也是瞬間肅穆了起來。

「人皇陛下難道能夠看到我的氣運?」林陽猶豫了一下,凝聲問道。

「我皇族有一門獨傳的望氣法……」這時,人皇緩緩回道。

「哦?」林陽沒有想到,皇族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武學。

「我觀人一眼,便能夠知道此人的氣運如何。」人皇緩緩的說道:「當然氣運並不能決定全部!」

這個林陽是認同的,有的人可能走運一生,但是如果他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努力的話,那麼只要他摔上那麼一次,他便有可能一輩子都站不起來了。

而有的人可能倒霉一生,但是只要給他一次機會,他便能夠站起來!

「每一個人的氣運大致可以分為幾個顏色。」這時,人皇再度開口道:「分別為黑、白、紅、紫。」

「天生頭頂懸挂著黑色氣運的人,那麼此人註定一生倒霉。」人皇緩緩開口道:「而白色的則是一個普通人,福禍相依,至於紅色的則是一出生便是出生在大富大貴之家,做任何事情都是極為的順利,可以說一路順風順水!」

「至於紫色的……那當真是鴻運當頭!就像是傳說當中的那種存在,出個門摔個跟頭都能夠撿到大量的寶物。」人皇緩緩開口道。

「莫非我的是紫色的?」這時,林陽開口笑了一聲,聲音當中還帶著一絲自嘲。

「不……」聞言,人皇搖了搖頭。

「那是紅色的?」林陽繼續問道。

林陽不相信一個紅色的氣運便是能夠讓人皇如此的相信自己,甚至連與自己平分天下這種事情都說出來了。

「我看不到你的氣運……」這時,人皇突然開口道。

「啊?」這一次倒是輪到林陽詫異了。

「嗯……沒錯,我看不到你的氣運!」這時,人皇低下了頭:「可以說,這是我這一生閱人無數,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

「那這又能說明什麼?」林陽凝聲問道。

「證明你的一生,連老天爺都不能決定!」下一秒,人皇斬釘截鐵的說道:「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你命由你不由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