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沒有想著要逃跑,而且想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要他放棄世俗,整個星域建立好的龐大法統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剛才,那最終信仰的威力,已經讓傲天的分身差點吃虧,如果再征服更多的星域,建立嚴密的法統,那會如何?威力會呈幾何數目增長。

萬界王圖之中……

蘇杉的真身!

他也感應到了外面發生的事情,突然一下,情緒感染,大師兄,二師兄,所有的十七位師兄,師姐都打了一個冷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按照道理,現在他們降服了太古神蟲,獲得許多寶貝神器,不應該這樣。

「師弟,怎麼了?我看你的情緒突然一下差點失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師兄已經是無上破碎,天仙之人,第一層碎虛境的無敵人物,就算仙界,也能夠獲得一些地位。

他對於蘇杉的情緒,最為敏感。 「哼,以後不喜歡麻衣姐姐了。」剛剛差點以為是被媽媽抓到自己偷吃零食,被惡作劇了的澤井優子一邊不滿地小聲嘀咕著,一邊快速地從地上把那包掉了的零食撿起來,

「是嗎?竟然敢不喜歡我!」瓜生麻衣很「生氣」,伸手扯向她略顯嬰兒肥的臉頰,往兩邊拉開。

「放,放開我……」澤井優子被扯得雙頰通紅,嗚咽地叫道。

瓜生麻衣又將她的臉頰扯開了一點,然後揉了幾下,這才放開她。澤井優子的臉頰已經被揉紅了,哪怕放開,也像兩朵鮮艷的腮紅。

「好痛!」小丫頭捂住自己的臉頰,其實算不上有多麼痛苦,就是被欺負了讓她很憤怒,「浩二哥哥,麻衣姐姐欺負我。」當見到某人就在不遠的地方看著,小丫頭連忙邁著雙腿跑過去。

「又在偷零食吃嗎?」李學浩一手抵在跑過來的小丫頭的蘑菇頭上,以免她又像前兩次那樣毫無顧忌地撲進他的懷裡。

「才沒有!」澤井優子頂著腦袋很不滿地說道,拿出那包她剛剛快速撿起的零食袋道,「這是掉在地上的,我想撿起來放回到上面去。」

「是嗎?」李學浩根本不相信這丫頭的鬼扯,到了她手上的東西,想還回去就難了。

「當然了!」澤井優子「大言不慚」地說道,接著想起什麼,好奇地看了一眼他手上提著的書包問道,「浩二哥哥來買什麼?優子可以幫你忙哦。」

「不用了,你還是躲起來吃零食吧,否則會被媽媽抓到哦。」李學浩借瓜生麻衣之手整了這丫頭,心裡其實是暗爽的,當然表面上誰也不知道他是真正的「幕後黑手」。

「說了我不是偷吃,浩二哥哥真討厭!」澤井優子很不滿,為證明自己真的不是偷吃,她把那包零食放回了旁邊的貨架上,這才說道,「你看,我沒有吃,對吧?」

「哈哈。」李學浩有些好笑,要不是被幾人看到的話,她估計已經把那包零食吃干抹凈了。

「哼!」澤井優子傲嬌地冷哼一聲,決定不再理這個也欺負她的笨蛋哥哥,轉看向一旁的間島由貴甜甜地笑道,「由貴姐姐,你們來買什麼東西?」

「買白色的蘑菇。」間島由貴不像瓜生麻衣那麼喜歡惡作劇,也沒有某人那麼腹黑連小孩子也暗算,她是比較正常的類型。

「白蘑菇,我知道哪裡有!」一聽說蘑菇,澤井優子立刻振奮了起來,舔著小舌頭道,「是為了做晚餐嗎?那我也要一起吃哦。」前天晚上吃的「蘑菇大餐」,她也在場,對於那種和巧克力餅乾一樣美味的蘑菇,光是想起來就要流口水了。

「那就帶路吧,優子士兵,等完成了任務,我賜予你和我們一起享用晚餐。」說話的是瓜生麻衣,聽到澤井優子知道白蘑菇在哪裡,她心裡充滿了期待,以為澤井優子說的白蘑菇就是她認為的那種白蘑菇。

「謝謝麻衣姐姐。」澤井優子甜甜地道謝,連剛剛被嚇到的「仇」也直接忽略掉了。

容你輕輕撩動我心 「叫我麻衣長官。」瓜生麻衣板著臉說道。

「哦,是,麻衣長官!」澤井優子敬了一個禮,然後興緻沖沖地在前面帶路。

李學浩哭笑不得地看著兩人,明明都已經不是幼稚園的學生了,居然還那麼幼稚地玩「官兵」遊戲。

間島由貴較兩人落後幾步,似乎也覺得那樣的幼稚遊戲太過丟臉了,不好意思跟兩人距離太近。這樣一來,她反而和某人並肩而行了。

……

生鮮蔬果賣場那裡有很多的白蘑菇,瓜生麻衣一口氣將所有的白色蘑菇全都買了下來,也沒詢問某人那白蘑菇是否就是可以做「蘑菇大餐」的特殊白蘑菇,她直接當成是了。或者在她想來,買了那麼多,其中總有一些是吧。

付了賬之後,瓜生麻衣提著裝有蘑菇的巨大袋子,一行四人出了便利店,此時多了一條小尾巴,澤井優子。

回到家中,千葉小百合、水橋涼子和水橋香智子已經回來了,三人正坐在客廳里「招待」一個上門拜訪的客人,一個出人意料的訪客。

「喲,浩二,你回來了。」對方用輕鬆隨意的語氣打著招呼,就好像認識了很久一樣,其實彼此的關係並不算很熟。

「池鯉鮒前輩。」李學浩看著端坐在客廳里,佔據了間島由貴沙發的池鯉鮒安娜,沒想到她會出現在自己家中,似乎還和千葉小百合以及水橋涼子聊得很愉快的樣子。

「我說過,你可以叫我娜娜姐。」池鯉鮒安娜笑著站了起來,又看了眼他身後的間島由貴、瓜生麻衣和澤井優子三人,目光輕輕閃了閃。

「你是誰?」瓜生麻衣頓時警惕地看向她,這個陌生的女人,居然叫膩醬叫得那麼親熱,還讓膩醬稱呼她「娜娜姐」?她現在對「姐姐」這樣的稱呼非常敏感,已經有一個表姐出現跟她搶表弟了,難道又要再來一個表姐嗎?

「我叫池鯉鮒安娜,你好。」池鯉鮒安娜立即察覺到了瓜生麻衣的敵意,但她顯得很平靜,就好像沒有發現一樣,自我介紹過之後,看著某人說道,「浩二,我想和你單獨談一談,有很重要的事情。」

「嗯。」李學浩看她說得鄭重,點點頭,帶著她走到客廳外面的式台。

瓜生麻衣雖然不滿,但她也不是不懂禮貌的人,並沒有跟出去。

「范子出了意外。」確定只有兩個人後,池鯉鮒安娜低低地說了一句。

「嗯?」李學浩微微一怔,她所說的范子是指倉兼范子,那個飛緣魔居酒屋的「飛緣魔」,然而身為靈體,她怎麼可能出什麼意外?

「之前她說回居酒屋幫忙,並沒有告訴我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不久之前她找到我,讓我請你幫忙。說最近幾天,去居酒屋喝酒的客人,有三個已經死亡,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幹了,就好像被真正的『飛緣魔』殺死一樣。」 ?「外面出了大事情,傲天降臨,俘走了我的母親,可惡至極!」蘇杉把外面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道:「我們不能夠在這萬界王圖之中再探索下去了,雖然再這樣探索下去,好處無窮,但是我算計著,傲天雖然奸計得逞,但是沒有對我施展出毀滅性的破壞,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泰皇天仙界肯定會知道,對我們聖王星域降臨下來最強的攻擊和懲罰,我只有真身才能夠召喚無窮無盡的惡魔大軍。出去對付仙界的大軍,才有可能抵擋,否則現在的勢力,是不可能對付的。」

「什麼?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情?那人降臨了?」大師兄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聽見蘇杉口中說出「傲天」兩個字,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蘇杉,此人是你的父親?他俘走你的母親,你母親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不用擔心!」二師兄安慰道。

「父親?」蘇杉臉色陰沉無比,「其實,我是我母親夢見諸神涅槃,新文明冉冉誕生才懷上了我,和此人沒有任何關係。否則我也不會是命運虛無者。此人俘虜我母親,就是為了對付我!所以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鬆懈。」

「十八師弟,你現在聖王星域的主宰。滅了原來的泰皇學府,更是囚禁仙界使者,這樣的事情非同小可,其震動能力,不亞於上古時代,極樂地獄進攻洪荒星域。仙界知道之後,肯定會派下大軍鎮壓!以我們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抵擋得住的。」二師兄擔心的道。

「那倒也不必這麼悲觀!」大師兄沉思了片刻,「我自從修鍊到達無上破碎境界,也能夠感應到達天心,上古極樂地獄入侵,泰皇天仙界也降臨下來了大量的人物,可惜的是和極樂地獄拼了個兩敗俱傷,極樂地獄更是差點轟破了泰皇天仙界的大門,使得整個仙界的本源受到傷害。我想這次就算是仙界震怒,也不會大動干戈,但是高手前來討伐,也是肯定的,不過不會出現強大的高手,因為至高法則,越是強大的生靈,不能夠進入地等位面,否則限制很多。」

「這麼說?我們還是有希望抵擋住仙界入侵的?」劍十七道:「這可是仙界啊,我們在平常的思維中,對於仙界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仙界一道旨意下來,就可以剝奪掉人的所有榮耀,要你三更死,你不能夠留到五更!而現在,我們居然要徹底對抗仙界?真是風雲變幻,世事無常,哎!」

「似乎不用這麼感嘆!」七師兄孟殺凡冷冷笑道:「仙界又什麼了不起,落到我的手裡,只有一個殺字!殺盡不臣服我們的存在,當日泰皇學府的一些人,對於仙界畢恭畢敬,一副忠臣孝子的模樣,簡直是讓人無比噁心,師弟一舉滅掉泰皇學府,我簡直是無比舒暢,這次對抗仙界,我要拚命殺人!看看仙界來一些什麼奴隸下來?」

「必定如七師兄所願!」

蘇杉的臉上顯現出來了笑容,這七師兄孟殺凡十分對他的胃口:「七師兄,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對付真正的天仙,但是不要緊,等我們出去之後,我就會召集無窮惡魔,傳授你一門太古冥王的手段,叫做冥王煉魄大陣,為你身軀之中,煉化百億惡魔,重新把太古冥王的真身演化出來。到時候,你可以對抗天仙,擊殺比你強大無數倍的存在!」

「還有這等神通?」

孟殺凡猛的一震。

「不錯,不過百億惡魔,十分難以收集,就算是天上最強的仙人,也不可能做到。但是我可以召喚無窮惡魔,這一點就不算什麼了。要是不能夠逆天行事,做出匪夷所思之事,我還算什麼命運虛無者?」

蘇杉雙目惡狠狠的激射出神光,似乎要洞穿整個萬界王圖的位面。

「走!」說話之間,他猛的道:「我們去尋找那黃衣寸頭青年,藉助他誅仙王的令牌,從萬界王圖之中出去。」

說話之間,他頭頂上的命運之輪不停轉動,旋轉飈飛,其中場景變化,不一會兒就定格了,似乎感應到誅仙王令牌的氣息。

嗖!

蘇杉帶領諸多人物,直接消失。

萬界王圖,時空迷宮深處,一處廢棄的神跡之中,黃衣寸頭青年,天位領袖,馭獸堂主正在端坐。

這廢棄的神跡,是一片古老的樓台,寶塔,不知道什麼材料鍛造而成,上面刀劍斧頭砍殺的痕迹,血跡斑斑,都被塵封的歷史掩蓋,厚重,古老。

但是,濃濃的神性,從這廢棄的神跡之中,滲透了出來。

黃衣寸頭青年的頭頂上,施展出來一門最強的神通,在心臟口上,出現了一個漩渦,這個漩渦,居然在吸收廢棄神跡之中的神性!

醉花傾顏 神性是什麼?

就是神之法則,神之精氣,神之意志……凝練出來了一股接近命性本源的東西,是太古諸神的精華。

每一件神器之中,廢棄的神跡之中,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神性。

黃衣寸頭青年居然能夠吸收神性,簡直是逆天了。

而馭獸堂主,卻在祭煉一件法寶,這件法寶,居然還是上皇古蛇符文,這次數目非常之多,居然有整整一百零八張!

一百零八張上皇古蛇符,組成了混沌古蛇,圍繞馭獸堂主旋轉,他的上皇古蛇符已經被蘇杉全部剝奪了,現在居然出現了更多的,顯然是在萬界王圖之中,再次尋找到了這件法寶。

而天位領袖,則是在祭煉一件古老的法器,這法器是一艘船艦模樣的東西,但是上面卻顯現出來了許多眼球,密密麻麻的向前在船艦身軀之上,使得這船艦真正成為了一艘古怪而古老的東西。

上面,濃烈的神威散發出來,居然也是一件古老的神器。

「多目神舟!好東西,傳聞這是太古時代,多目神王煉製的。」天位領袖一面祭煉這件法寶,一面發出仇恨的聲音:「蘇杉,我的實力在不但強大!你等著!我一定要報仇,殺女之仇,不共戴天,不殺你,我心不安。」

「不急,不急!」那黃衣寸頭青年道:「殺死蘇杉,那是遲早的事情,他必死無疑,這麼囂張跋扈,居然敢在人間界建立道統,採集信仰,這已經犯了大忌。仙界不會容納他,我看過不了多久,仙界就會知道他的事情,到時候肯定會懲罰,一場大戰下來,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不錯,他居然敢滅了泰皇學府,我的馭獸堂所有學生,長老都遭到了他的毒手,甚至我的家族,都被他誅滅了,可恨啊……」

馭獸堂主想起這件事情,就恨之入骨。

他是泰皇學府的無上堂主。

本身家族勢力巨大,以他為中心,開枝散葉,百萬年來,不知道多少的子子孫孫,但是卻被蘇杉建立嚴密法統之後,殺得乾乾淨淨,一個不留。

這等於是誅滅了九族。

他如何不恨。

現在,三人進入萬界王圖,再次鍛煉法寶,就是為了報仇。現在,無論是天位領袖,還是馭獸堂主,對於蘇杉都有不可消除的仇恨,傾盡天河之水,都難以洗刷。

「我的誅仙王令牌,可以吸收神性!增強力量。我們在這萬界王圖之中,尋找神跡,神器,吸收其中那些失落的神性,融入其中,誅仙王令牌就會自動感召,甚至獲得第四塊令牌在什麼地方。神性還能夠幫助我凝練身軀,完美生命基因,那蘇杉的生命基因,接近十億倍,而擁有神之血脈的人,才是一億倍,不過,我不會輸給他的。我甚至會超越他!」

黃衣寸頭青年冷冷道。

咔嚓,咔嚓……

在他不但說話之間,那神跡在瓦解,是其中的神性能量被收刮一空,造成了崩潰。神性是不朽的,任何東西獲得了神性的支持,都會不朽。

但是,一旦其中的神性被吸收一空,那東西就會崩潰。

現在,這神跡的神性被吸收了,不朽也就凋零。

直到神性完全吸收乾淨,黃衣寸頭青年才站立起身軀來:「我們走吧!再度尋找更多的寶藏,我感覺到,這次可以完全尋找到萬界王圖的核心。」

「好!」馭獸堂主道,「我們就算能夠掌握萬界王圖,億分之一的力量,就可以把蘇杉全家都殺光,使得他建立的勢力瞬間土崩瓦解,我要看著他在我的手下哀嚎,我不會讓他這麼痛快就死掉!」

他咬牙切齒,全身都在強烈的詛咒,如果詛咒能夠殺人的話,蘇杉早就被他咒死了一萬次。

「是嗎?」

轟隆!

就在這一剎那,一隻大手,從天而降,稍微一按下來,整片空間就凝聚成了一塊鐵板,上帝之手,破空殺來。

現在蘇杉的上帝之手,不出則已,一出必定要上人,威嚴厚重,猛烈如斯,一掌殺來,簡直是如新的文明降臨,破除所有舊的文明,把一切人物,都徹底擊殺,化為灰燼。

啊!

馭獸堂主雖然厲害,但是卻遠遠不能夠和現在的蘇杉相比,蘇杉擊敗落紅仙君,搶奪天仙太古神蟲,又得到了兩件神器,演化出來天地烘爐,足可以擊殺破碎二層,碎空的境界,甚至能夠和破碎三重,碎念的境界都一拼。

蘇杉這一擊,又是偷襲,突然殺來,一舉之中,含恨出手,威力提升到達了前所未有的極限。

本來蘇杉因為傲天出現,俘虜了自己的母親帶走,就一肚子火氣,現在含恨出手,直接殺人,就是存了必殺的心思,就連黃衣寸頭青年都要暫避鋒芒,更何況是馭獸堂主?

「速速後退!」

在大手襲擊而來,黃衣寸頭青年的眼神之中,顯現出來了濃烈的恐怖神色,也不顧得解救馭獸堂主,只是一抓,把天位領袖抓到了手上,然後化為了一幢神光,飄然退走,躲避開了這必殺的一擊。

但是,馭獸堂主就沒有這個好運了,他剛剛得到一百零八張上皇古蛇符文,實力大進,比起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才志得意滿,要找蘇杉報仇,悲劇就降臨了。

一擊之下。

上帝之手威猛無比,壓迫下來,他渾身玄力立刻破碎,混沌古蛇被抓在手中,連連爆炸,發出來了一百零八聲爆響,隨後再度還原成了一張新的符籙。這符籙化為光芒,居然被蘇杉吸入了身軀之中。

接下來。

手掌按下,馭獸堂主渾身浴血,氣功被一擊而潰敗。

「該死,蘇杉!你怎麼會出現在萬界王圖之中,你是怎麼進來的,一萬年一次的開啟時間早就已經過去了啊。」看見是蘇杉,馭獸堂主的臉上有瘋狂,也有絕望,他發出來了求救:「救我,你們救我啊!」

針對的是黃衣寸頭青年,還有天位領袖。

「誰都解救不了你!」蘇杉面無表情,聲音冷酷,天地烘爐一罩而下,其中洪流滾滾,造化為工,把馭獸堂主給籠罩了進去,立刻馭獸堂主渾身都冒出來了觸目驚心的火焰,那火焰滾滾,融入身軀,使得他疼痛難忍,不停的咆哮著。

「蘇杉,蘇杉,一切都是我的錯,繞過我,我已經無上破碎,不要死亡!你已經殺了我的九族,現在該收手了,不要造孽太多,以後難免劫數難逃,得饒人處且饒人!」

馭獸堂主面色驚恐。

「得饒人處且饒人?你是人么?你是一條狗!養不熟的狼崽子!」蘇杉一伸手,頓時,天地烘爐的蓋子飛了過來,籠罩在上面,轟隆一聲,整個蓋子蓋上了,在剎那之間,馭獸堂主一聲慘叫,徹底化為了灰燼。

從此之後,他形神俱滅,就算是太古諸神都不能夠使得他活過來了。

一下斬殺了馭獸堂主,龐大的精氣使得蘇杉的自身再度得到裨益,不過他並不停留,眉心「主之眼」睜開,猛的一下,無數的光芒激射了出來,直接洞穿時空迷宮,看到了「黃衣寸頭青年」和天位領袖的身軀上。

「不好!」黃衣寸頭青年猛的道:「蘇杉,想不到你晉陞到達了這等境界,你到底是怎麼再度進入萬界王圖的?我弄不明白!」 ?一下斬殺了馭獸堂主,龐大的精氣使得蘇杉的自身再度得到裨益,不過他並不停留,眉「弄不明白就不要明白了,做個糊塗鬼也是一種幸福!」蘇杉冷冰冰的道:「把誅仙王的令牌,交出來吧,這次你們在劫難逃,你們整天陰謀算計我,但是卻被我打得像喪家之犬!我看你們也挺可憐的,不如一併,把你們解脫了!」

剎那之間,蘇杉再次施展出來了上帝之手九大招數,連番出擊,每一招的威力都在層層疊加,頭頂上天地烘爐中的烘爐,滲透進入了九大殺招之中,為殺招提供能量。

「獻祭,仙人!永生之道!」

蘇杉在突然之間,又領悟出來了許多神通,一下把剛才擊殺的馭獸堂主能量全部獻祭,瞬息之間,融入了上帝之手中。

上帝之手的功夫,其中九大殺招,以最後一招永生最為厲害,就算是修鍊一輩子,也無法領悟其中真正的玄妙。

不過,蘇杉現在領悟出來了永生殺招之中的獻祭之法,乃是獻祭仙人,從而增強威力,每多獻祭一名仙人,這獻祭之術的威力就增加一層。

一招施展出來,黃衣寸頭青年就知道,自己絕對抵擋不住,顏色一變,狂吼道:「蘇杉,我和你勢不兩立! 冷情女王:我的平民大小姐 你以為能夠對付得了我?只要這萬界王圖在,我就是無敵,不死的,我的本命元神烙印,已經寄托在了萬界王圖之中!就算是殺了我,我也可以在王圖之中重生,而且你永遠殺不了我,天地誅仙,日月輪迴,至尊無敵,大道可期!」

突然,三大誅仙王的令牌飛了起來,在頭頂上凝聚成一個光圈。

這個光圈和萬界王圖的本源結合,立刻一股強大的王者之力滾滾湧來,把黃衣寸頭青年直接包裹住,風馳電掣,再度消失,誅仙王的力量,在這裡凝聚成了無數的黑洞漩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