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個神蠱寨出來的男人,林陽還是有一些興趣的,因為,這個傢伙身上的氣息還蠻古怪的,至少,他身上有三種蠱蟲,林陽沒有辦法分辨出來。

「林大先生,您好啊。」楊旭笑呵呵的看向林陽,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好啊,神蠱寨的小夥子,手一句實話,我與你們神蠱寨,還有一些淵源呢。」

「哦。」楊旭一愣,他還真沒有想到,這個人一開口,竟然就以長輩的口吻在與他說話。

更讓他意外的是,林陽竟然直接就說出了神蠱寨,而不是九蠱十八寨。

「前輩對我九蠱十八寨,還真的是了解呢。沒錯,在下是神蠱寨的長老,我叫做楊旭,之前,我在拍賣會上遇到了這種蛇毒,覺得十分不錯,就購買了一瓶,將它餵給我的靈蛇蠱后,靈蛇蠱竟然變強了很多,而且發生了變異,這讓我十分的驚訝,後來,老祖楊嬌提出讓我多購買一些蛇毒回去,所以,我便來了一趟。」

「哦,楊嬌派你過來的。我覺得,如果你想要多購買這種蛇毒的話,可以讓楊嬌、楊蓮和火靈親自過來談嘛。」

「林大先生。」楊旭直接站了起來,林陽提出來的三個人,對於九蠱十八寨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也是被仰望的存在。

林陽這麼說,讓楊旭覺得,這是在侮辱他們,所以,他直接站了起來,如果不是出來之前,楊嬌給了他任務,讓他對待林陽一定要尊重,他早就動手了。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不要著急嘛,你放心,我這麼說,自然和他們三個人有舊,這樣吧,我煉製一點東西,你帶回去給楊嬌,跟她說,就說我說的,這個東西,只有他們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夠打開。」

林陽快速的拿出了一塊靈玉,然後煉製了起來。煉製結束后,林陽張開嘴,一隻血蠱飛了出來,落在了玉簡之上。

血蠱碎裂,鮮血滴入到了靈玉之中,楊旭整個人都看呆了,這種封印傳訊的方法他也清楚,乃是只有蠱皇境界的人才可以學習的血蠱封靈之術。

雖然,楊旭不會,但是,楊旭卻見到過這種封印方法,他遲疑的看向林陽,過了好久,他才開口說道:「林大先生來自林家?不知道你是九蠱十八寨那個蠱寨的蠱皇,為什麼會出現在黑風星而不回到蠱寨呢。」

「這件事兒,你家老祖會跟你說的,回去吧,想要購買蛇毒,還是讓他們三個人來一趟吧。」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楊旭知道,自己肯定是無功而返了,不過手中的玉簡卻沉甸甸的,他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前輩不肯說的話,我也沒有什麼辦法,那就這樣吧,前輩,再見。」

看著楊旭離開,林陽長出了一口氣:「如今,還是九蠱十八寨,能夠讓我信任啊。而且,我在這裡這麼多年的時間,九蠱十八寨發展的還不錯,也依舊在尋找我,這讓我很安心啊。」

林陽的實力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他已經不再害怕曝光出來了,不過,他覺得,自己還是隱藏在幕後的好,而林雪柔那邊,關注的人太多了,他還不想要見到林雪柔。

而九蠱十八寨的人,每一個人都陰森森的,擅長毒和蠱術,多數都是家族傳承。收徒全部都看緣分和資質。

基本不會混入姦細,因為,九蠱十八寨的母皇有一種靈心蠱的蠱皇,這東西,能夠查探出人心中的敵意。

每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都會被靈心蠱皇查探的,所以,林陽對於這種事兒,還是十分安心的。

楊旭回到神蠱寨后便直接找到了楊嬌,他是楊嬌親弟弟楊凡的後代,所以,來到楊嬌這邊也十分的順暢。

見到了楊嬌,楊旭先是施禮,然後目光落在了不遠處小姑姑楊蓮的身上。

楊蓮可是九蠱十八寨的聖女,地位十分的高。雖然和他血緣關係很近,但是他也不敢少了禮數:「拜見太上長老和聖女。」

「嗯,你回來了,我讓你辦的事兒,怎麼樣了,你小姑可是在這裡等那蛇毒等了整整兩天了。」楊嬌一笑,然後說道。 楊旭苦苦一笑,然後說道:「老祖,東西確實是看到了,但是,人家有條件。」

「哦?」楊蓮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竟然還有條件,難道,他覺得,我九蠱十八寨會因為他幾瓶蛇毒就願意接受他的威脅不成。」

楊蓮的脾氣不好,而且最是沉默寡言,此時開口,將楊旭嚇得乾脆低下頭,然後用眼角的餘光去看楊嬌。

楊嬌一笑,然後說道:「我說楊蓮啊,你何必那麼大的氣性,我看啊,你應該去和火靈老頭好好學學養氣的手段了,要不然,這火爆的脾氣早晚要出大事兒的。」

楊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姑姑您說的對。」

楊嬌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楊旭啊,你姑媽沒有那個意思,她最近又要突破了,所以很需要那些蛇毒,所以,聽了你的話,她才會生氣的,你不要介意啊。」

「楊旭不敢,只是楊旭沒有辦成這件事兒,姑媽怪罪,還是應該的。只是,那個楊大先生,與我們九蠱十八寨應該有很大的關係。」楊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哦?」楊嬌的眉頭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仔細說說。」

看到楊蓮和楊嬌都將目光落在了林陽的身上,楊旭苦苦一笑,然後說道:「本來呢,我是想要利用九蠱十八寨的身份,壓制一下他,然後讓他多賣給我一些蛇毒。然後,他直接就說了,他可以將蛇毒賣給我們,但是必須兩位和火靈老祖一起過去與他談才成。」

「哦,好大的膽子啊,難道他就不怕,我們三個人過去,黑風星就寸草不生了嗎?」

楊旭聽了楊嬌略微生氣的華語,然後伸出手將林陽給他的那塊玉簡遞給了楊嬌:「老祖您看看這個吧。」

「血蠱封印。」楊嬌和楊蓮都是一愣,然後說道:「如果他是一個蠱皇的話,為什麼不表明身份,或者回到我九蠱十八寨來呢。雖然說,九蠱十八寨內部也有矛盾,但是想來都是一致對外的。他說,這個封印怎麼開啟了嗎?」

「說只有老祖、聖女和您一起開啟才行。」

楊嬌和楊蓮對視了一眼,然後說道:「我知道了,這樣吧,你去將老祖請過來。」

「是。」楊旭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然後走了出去,而楊蓮拿過玉簡仔細的觀看了起來:「他叫做林大,姓林,莫非是林陽。」

「我也想到了,我實在不知道,還有誰會用這種方法傳訊給我們,而不到我九蠱十八寨來。」楊嬌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那要不要通知雪柔夫人。」楊蓮先是露出了驚喜,然後說道。

「既然他說要咱們三個人打開,那就不要通知雪柔夫人,你也知道,如今的龍座世界那邊很亂,而且,自從兩大世界互通之後,魔淵這邊沒有理想之中發展的那麼好,似乎力量灌注到了兩個世界之中。大地和人皇在那邊發展的很多,很多人也都盯在雪柔夫人的身上。我想,他們也是在等林陽的出現吧。」楊嬌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有道理。」楊蓮也點了點頭,而這個時候,火靈推開門,在外面走了進來。

看到了楊蓮和楊嬌,火靈先是沖著楊蓮一笑,然後哼了一聲:「我說楊嬌,你又要搞什麼幺蛾子啊,竟然讓我大老遠的跑過來,你要是不說一個子丑寅卯出來,老夫可不客氣了啊。」

「你不客氣又能怎麼樣,我楊蓮侄女在這裡,你莫非還能夠打得過她不成。」

火靈一瞪眼,然後說道:「誰說要靠本事兒了,我們靠身份。將所有的長老都聚集過來,老夫要批鬥你。」

「好了,老祖,每一次見到姑媽,你們倆都要鬥嘴。」楊蓮說著,身上青色光芒快速的覆蓋了這間房間。火靈的眸子便是一凝。

只有談十分重要的事兒,楊蓮才會這麼做,這就是說,楊蓮之後要說的事兒,肯定十分的重要。

楊蓮沉默了許久,然後才開口說道;「我們可能發現了林陽大人,而且,他應該是聯繫了我們。」

楊蓮將玉簡遞給了火靈,火靈看了一眼玉簡,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手法倒是很像,不過,這個人的功法應該是偏向火系的,和林陽不是很同啊,林陽修鍊的是木系功法啊。這個是血蠱封印吧。」

「沒錯,封印這個的那個人說,只有我們三個人才能夠打開。」楊蓮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那就打開看看吧。」火靈說著,也張開了嘴。

血蠱幾乎是每一個蠱師都會煉製的蠱蟲,這種蠱蟲的恢復精血手段十分的強悍。所以,這種蠱蟲幾乎每一個蠱師都有一隻。

不過,擁有蠱皇的蠱師,血蠱會進化一次,這一次的進化並不是擁有強大的實力,而是變成了一種能夠詛咒別人的手段,血蠱因為吸收了蠱師很多的精血,然後釋放出很多的精血,所以,與蠱師息息相關,能夠傳達蠱師的意念。

一旦血蠱碎裂,就會變成詛咒,詛咒在某種形態下可以啟動,這也是蠱皇很少被真正殺死的原因。

成就,九蠱十八寨有一個詭刀蠱皇被殺,當時詭刀蠱皇隕落,血蠱就詛咒了殺死他的那個人。

後來楊蓮親自帶隊,一直追殺到那個人無處可逃才肯罷休。

那個人隕落後,九蠱十八寨蠱皇和血蠱的事兒也傳了出去,沒有人敢輕易的去招惹九蠱十八寨的蠱皇,畢竟,蠱皇隕落後的血蠱有多麼的可怕,只有見識過之後,才會知道。

此時,三個血蠱噴出精血,滴落在玉簡上,玉簡上的血蠱封印漸漸消融。

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這個人果然十分的熟悉他們,要不然不會將他們的氣息把握的如此正確。

一道道淡淡的光芒在玉簡之中釋放了出來,火靈拿過了玉簡看了起來。

他的臉色連續變化了幾次后,然後將玉簡遞給了楊嬌。

楊嬌和楊蓮也看完了玉簡,火靈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林陽這個小子,果然還是如此的小心謹慎啊。」

「我覺得,他謹慎是對的,如果不謹慎的話,恐怕,早就被那些人給弄死了。」楊嬌看向一旁的火靈說道。

出奇的,火靈沒有反駁,然後說道:「那怎麼辦,是我們三個人一起過去,還是都只派一個人過去。」

「一起過去吧,如果只過去一個人的話,可能會讓人誤會,而且,既然他提到過天,就放出風聲去,就說此人與天有關係好了,天要問起來,就跟他說是林陽,這樣的話,天也就不會說什麼了。而且,我們三個人一起去更容易讓人相信,他不是林陽。」楊嬌沉默了許久,然後才說道。

「那成,你這個丫頭別的本事兒沒有,但是鬼點子卻多的很,聽你的肯定沒有錯,走吧,就按照你說的辦。」火靈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

很快,九蠱十八寨之中傳出了一個消息,很久都沒有出現的那位火靈老祖收徒了,他的這個徒弟來自黑風星,據說和天的關係很好。

看在林天的份上,火靈老祖親自收一個叫做林大的人為徒。

很多人最開始都猜測這個人是林陽,不過林雪柔竟然一直閉關未出。多數人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還真的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上古戰場這種地方,難怪林語墨那個丫頭這麼多年都想要去那裡,看來,那邊也很不錯啊。」火靈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說道。

「自然是這個樣子的,怎麼樣,老祖你也有心情去上古戰場,你的實力,似乎還差了點啊。」林陽看了一眼火靈,然後說道。

火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算了,老夫暫時一段時間內,恐怕是沒有辦法突破了,既然這樣,那我就留下來,給你看守江山吧。」

林陽擺了擺手,然後說道:「我也不想要進入到虛空戰場之中,我只不過是有這麼一個想法罷了。」

「有想法也是好的啊。」林語墨和劉冰在外面走了進來,兩個人的臉上都是淡淡的笑容。

雖然,林語墨和龍座遠古關係似乎很密切的樣子,但是,自從劉冰和她在一起之後,龍座遠古似乎就再也沒有聯繫林語墨了。

「我聽說,你們倆都想要去虛空戰場之中?」林陽看向林語墨,然後說道。

林語墨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之前,我跟龍座遠古了解了很多關於虛空戰場的事兒。後來,我遇到了劉冰,這個傢伙以前也進入到過虛空戰場,那裡,才是我們應該奮鬥的地方。」

「不是說,虛空戰場是我們這些古神的墳墓嗎?怎麼會是應該奮鬥的地方呢?那些進去之後的古神,很少有人能夠出來不是嗎?」林陽一愣,然後問道。

林語墨搖了搖頭:「不是的,虛空戰場不是那些古神不願意出來,而是不想再出來了。這裡的那些虛空主宰,其實都是重傷的虛空主宰,才會逃離出來,企圖分裂出神識,能夠轉世輪迴。

而在虛空戰場之中,虛空主宰,也就是實力強悍一些罷了額,還有比虛空主宰更加強悍的存在。不過在那邊不是這麼區分的,我們過去,只能說是一等低級的存在。而虛空主宰是一等高級的存在。

一等的存在,還可以回到這邊,但是,達到一等高級的存在,就會被這裡的天地法則壓制了。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麼說,那麼多的古神,不是死在了虛空戰場,而是實力提高沒有辦法回來了。那劉冰兄,虛空戰場的事兒,我們都不是很了解,能不能說一說呢。」

劉冰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這一點我和林語墨提到過,離開虛空戰場的人是不能提起虛空戰場內部的事兒的,否則就會被法則滅殺掉。」

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那就算了,等我的實力再提高一些,或許也能夠去虛空戰場看看吧,到時候,你們兩個人應該也在虛空戰場立足了。」 「立足應該還是可以的,之前那一次險死還生總算是讓我知道了一些事兒,所以,這一次過去也是準備了很多的東西。雖然說,裡邊的事情我不能說,但是我不得不羨慕你,你的身上至少有很多的主宰至寶,這也能夠讓你在那邊生存能力增強很多。不過如果要過去的話,還是多煉製一些保命的寶貝才是。你這種身懷主宰至寶,而且實力低微的人,應該是那些傢伙最喜歡的存在。」劉冰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看來,事情也沒有那麼簡單啊。」

「當然是這個樣子的,我這一次,是來跟你告別的,順便,告訴你龍座遠古所在的位置。」

「哦,你有龍座遠古的消息了,法神的呢。」林陽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如今,龍座世界和林陽這邊發展的都很好,但是,他們還有兩個一直都十分羈絆的存在,那就是法神和龍座遠古。

這兩個人一日不除,他們誰也不能安寧。

林語墨一笑,然後說道:「法神去了虛空戰場了,以她的那種性格,應該不會回來了,而法神手下的那些林天的分身,都投靠了龍座遠古,之前天去過一趟,不過受了點傷,所以,我聽說你回來了,便來通知你,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和他們見到過一面的林大。」林語墨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之前我還沒有恢復實力,所以沒有和他相認,看來,這龍座遠古的實力,有所提高啊。」林陽可是知道天到底有多強的。既然連天都打不過龍做遠古,看來,自己也要小心謹慎了。

「強個屁。不過是他修鍊了一種專門克制林天的法門罷了。要不然,以林天的本事兒,還會懼怕他?」劉冰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其實,這件事兒也是我們的問題,劉冰正在與我雙修一種十分厲害的秘技,可是林天聽說了那件事兒后,非要過去,所以就出了事兒,如果他等我們一段時間,也不會這個樣子的。林語墨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好了,不管怎麼樣,既然龍座遠古出現了,通知人皇、大地還有雪柔,我們一起出發,滅了這傢伙之後,我們再考慮上古戰場的事兒吧。」林陽站起身,然後說道。

四周的人都點了點頭,很快,林陽回來的消息被傳了出去,林雪柔出關,大地和人皇都來到了九蠱十八寨上。

「能夠回來就好。」林雪柔看向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林雪柔修鍊的斷情決似乎又上升了一個層次,見到林陽竟然也冰冷冷的了。

林陽知道,回來沒有直接去找她,而且,這麼多年都沒有出現,已經讓她心灰意冷了。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我可能過一段時間,也會去虛空戰場,你呢。」

「我?」林雪柔一愣,然後沉默許久說道:「或許,是我們的緣分已經盡了吧,這麼多年來,你都不在我身邊,我已經習慣了,我應該還會留下吧,我的天賦不好,不太適合去。」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也好,你不願意去就留在這裡吧,畢竟,留在這裡可以永生不死。而去了虛空戰場,可能就永遠也回不來了。」

「既然你知道,可能會永遠也回不來了,為什麼還要去呢。」林雪柔還是沒有忍住,開口問道。

林陽緩緩回過頭,然後一笑說道:「有一些事兒,重要去做的。你想想,就算總是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懂了。我的志願是守護這些人,而你們的志願,是自己變得更強。」林雪柔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看著林雪柔離開,林陽沉默了許久,然後開口說道:「你說的對。」

林雪柔沒有去對付龍座遠古,而得知林陽也要去虛空戰場,人皇和大地似乎都很興奮。

畢竟,林陽以前是林家的家主,有林雪柔在,林陽的地位一直都很高。

林雪柔很少管事兒,而且,身後沒有什麼勢力糾葛,但是林陽卻不同,林陽有很多的支持者,如果林陽留下,對於他們手中的權力將造成威脅。

如今,林陽也要離開,他們就沒有必要想要打壓林陽了。

所以,兩個人對待林陽還是十分客氣的。

林陽自然知道這兩個人心中的小九九,他們的古神能力都已經覺醒,不過還沒有恢復巔峰,此時,也只能兩個人負責一面。

天因為受了傷,和林陽負責一面。

林語墨和劉冰夫妻負責一面,另外一面則是剩下的龍座星系古神。總體來說,四面包抄,對付龍座遠古應該讓龍座遠古沒有辦法擺脫了。

「我就知道,總會有這麼一天的。」當林陽他們來到了龍座遠古的宮殿前,龍座遠古笑呵呵的看著林陽等人,然後說道。

「哦,你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怎麼不相信呢。」林天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這又有什麼,只要不滅掉你們,自然會有這麼一天,當年本尊分裂了你們,自然就不會容得下我。好了,你們是不是覺得,你們這麼多的人都來到這裡,肯定能夠滅掉我了。你們也太高看你們了,不要忘記了,我和本尊畢竟是一體的,想要滅掉我,就憑藉你們沒有那麼容易。而劉冰這個傢伙,也不是我的對手。」

龍座遠古說著,他的身上釋放出了淡淡的黑色光芒,一道道光芒在王座之上釋放了出來。林陽幾個人都忽然覺得,自己身體之中的氣息竟然全部都漸漸被削弱,然後注入向了龍座遠古。

只有劉冰一個人沒有受到影響。

「還不出手,等什麼呢。」林天大吼了一聲,紅纓槍快速的飛了出來,而四周的人也都使用了自己的手段。

林陽因為還沒有覺醒其它的上古法器,所以只能雙手結印施展三皇賜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