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其實我還真害怕他們的主體藏在岩漿下面,但是我做了另一件事情,解決了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庫倫斯地面建築已經全部被摧毀,我展開了魔族的翅膀,此時饕餮的身體上也出現了翅膀,跟我同步揮動后我們就一起飛到了空中。然後,我讓饕餮準備聚能攻擊,自己負責維持飛行高度。

這次的攻擊強度其實不怎麼大,可能威力僅限於炸掉一個小山頭,不過嘛……關鍵是看怎麼用。

這個聚能炮彈只是個引信,我的目的是利用它徹底讓已經成為岩漿湖的大坑活動起來。我故意讓聚能炮彈深入到岩漿下面,然後在大約三百米深度引爆了它。一瞬間,劇烈的岩漿噴發活動就出現了,紅熱的岩漿四處飛濺,隨後導致了連鎖反應:這個山區原本沉寂數千年的幾座火山也噴發了。很快地,地面就成了煉獄。

在岩漿深處引爆聚能炮彈后,一瞬間的巨大壓力足以摧毀一切人造的東西了。不過看到地面上的一片火海,我還是挺犯難的。

我解除了饕餮的實體化,然後飛到更高的高度,利用一個巨大的風暴法術把由於岩漿噴涌而噴出來的煙塵聚集到一起。這個法術的起步難度很大,畢竟範圍太大了,但是起步之後的維持就好多了。然而畢竟火山爆發什麼的持續時間比較長,時間長了我也頗有些吃不消,當火山噴發規模開始明顯縮小時我就停手了。

然而,這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午了。

我呼喚來了光明,回到了自己人那邊,然後一頭扎在了小白的懷裡。

「月銘,你這是……」她很明顯也感到十分意外,我只說了一句話:

「我累了,想歇一會兒……」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庫倫斯的舊址已經不復存在,由這個公司本部的殘骸和周圍的一切坍縮成的高密度球體被我扔到了岩漿湖中。

仗打完了,也到了收工回家休息的時候了。

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沒有什麼組織或者個人敢再弄一次襲擊了,當他們看到庫倫斯的結局時就更不敢了。

但是直覺告訴我,事情是不會就這麼結束的。所謂最後一次戰爭,只不過是我的一個幼稚的想法。

如果庫倫斯不只是一個專門對付異能者的公司,而是什麼東西的代言人,就這麼被我給拆了,他們肯定是不會罷休的。畢竟,這是一個研發對異能者武器的公司,是什麼在默默支持它,答案不言而喻。

不過,我真的累了。不管什麼東西想來打擊我,讓它自己找過來吧,我要有一段時間徹底不幹活了。

我首先要解決的,是一個歷史問題。

作為休假第一站,我率隊回到了久違的故地。凱拉尼爾跟一邊的凱拉對我們的突然造訪沒有絲毫準備,然而這次的主角不是我,是小蘭。這次我不管她願意不願意了,我相當於直接強行把她抓過來的。

「凱拉尼爾,」我說著就把扭頭拚命迴避前方的小蘭給提到了我前面,「我把她給帶回來了。事情呢,我全都明白了,是扎古納斯……」

就在這個時候,本來還很高興的凱拉尼爾突然變了一個人,變得十分嚴肅,然後埋伏的一眾納爾維特衛兵就從宮殿的側門沖了出來。

「等等,媽你能不能聽我說完……」我對這個情況還真沒考慮到,想著穩住局面再說,然而凱拉尼爾不等我說完就吩咐衛兵把小蘭投入了禁地。不過再怎麼說情況都還不是最壞,最起碼小蘭只是被關起來而不是被當場處決,這就行了。

這之後,凱拉尼爾再次恢復了以前那個溫柔的形象,只不過我總覺得她的溫柔此刻變得十分虛假。

。。。。

小蘭被逮捕之後,我們其他人倒是沒事兒,除了蘭銘比較激動以外。我讓小白跟他溝通后暫時穩住了蘭銘,然後著手營救小蘭。

我試圖跟凱拉尼爾交涉,奇怪的是不論我從哪個角度為小蘭開脫,凱拉尼爾就是不肯放了小蘭。

問她為什麼就是不肯,她翻來覆去就是因為小蘭利用她跟斯羽來傷害我,是不是真的因為這件事我無從得知,但是她的平靜下肯定隱藏著什麼。

後來我換了一套思路。

這次,我是帶著斯羽一起來的。

隱約記得,我和斯羽兩個人對凱拉尼爾來說,比整個納爾維特故地都更加重要。雖然我承認了帶斯羽過來只不過是為了助陣,她跟小蘭此前的罪行半毛錢關係沒有,但是我還真的需要她來幫忙。

我告訴斯羽,她只需要老老實實站著就行了。來到凱拉尼爾面前後,她的冷淡瞬間出現了一點點變化,我也不開口就讓她放人了,我問她:「凱拉尼爾,你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嗎?」

「以前的事情?」

「嗯,以前的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你跟我說,說你不同意釋放小蘭是因為她控制你想殺了我,我應該沒有記錯吧?」我說著就看了看邊上的斯羽,她開始變得困惑了。

凱拉尼爾告訴我:「是的,這是對我們犯下的嚴重罪行,我只是把她投入禁地作為懲罰已經是很輕微了。月銘,你認為我做的不對嗎?」

「嗯……我倒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只是有些問題不太明白。」

她也有些困惑了:「什麼問題?」

「扎古納斯控制你和斯羽試圖殺了我的時候,你是怎麼對待他的?」

果不出我所料,這個時候凱拉尼爾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然後告訴我:「他畢竟是我的戀人,也是你和斯羽的父親,我……」

「下不去手是不是?好吧,那安卡呢?曾經苦苦支撐納爾維特故地那麼多年,結果就被你給一下子……」

「夠了!」凱拉尼爾終於綳不住了,我還真第一次看到她生氣。雖然我確實想到過這個情況,真看到了還是不由得嚇了一跳。

然而此時看起來最為兇險,卻是營救小蘭最後的一次機會!

我迎著凱拉尼爾的怒火頂了回去,告訴她:「事實很清楚,沒有人從不會犯錯,我也是,你也是,小蘭也是!你肯給自己一個機會,給扎古納斯一個機會,為什麼不肯給小蘭一個機會?」

凱拉尼爾過了一會兒后似乎變得疲倦了,聲音也低了下來:「月銘,為什麼這一次一定要同我作對?」

「因為……小蘭,再怎麼說也是我曾經的戀人。」

。。。。

我沒說謊,小蘭再怎麼說也是我的正式初戀,雖然她因為扎古納斯作梗終於把我甩了,但是她的歷史地位不變。更何況她已經歸隊,要我丟下她,我做不到。

扎古納斯是凱拉尼爾的戀人,她不忍心處罰,小蘭卻是我的戀人,闡明我跟小蘭的關係之後凱拉尼爾終於陷入了糾結中。

過了許久,凱拉尼爾問我:「現在你和她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只想聽到真相。」

「我都跟你說過了,我們現在已經復原了。我可以保證,小蘭再也不會離開我了。」

她進入了思考狀態,又過了一會兒,她終於發話了:「想來,這一次我的舉動確實是有些不妥。月銘,你說的對,我應該給她這次機會,但是你也需要記住,機會只有這一次,沒有第二次……」

「我懂的,如果她再有第二次發生這種事,我絕不會再來求情了。我會自己解決她。」

眼看著大功告成,我準備行個禮撤退了,就在這個時候凱拉尼爾也打出了她的王牌:「慢著!」

「還有什麼事情啊?」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赤鳳這個時候提醒了我一句:「可能跟你邊上的斯羽有關……」

哦天吶,我這個時候突然發現這個計劃里的問題了!但是到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調整了,我也只好等凱拉尼爾發牌。

她倒是沒明說,就吩咐了我一句:「這次回來多住些時間吧,你現在應該沒什麼事需要忙了。」

我頓時鬆了口氣,連連答應了下來,畢竟我本來就這麼想的。

直到此時,我才找到了回家的感覺。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理論上講,我只需要在故地老實一段時間就行了。由於凱拉尼爾已經同意無罪釋放小蘭,我很快就去了禁地的入口把她給提了出來。

她似乎陷入了沉睡,我都把她提出來了,小蘭還是一動不動。

「小蘭,你這是怎麼了?」我當然知道她沒死,不過她的能量反應很弱,這點讓我十分意外。

她十分虛弱地回答我:「阿銘……我害怕,想逃出來,可是我什麼也做不了……你坑我……」

「是是是,我坑你,現在沒事了,我好不容易說服凱拉尼爾不追究你的事了,我送你回房間好了。不過她也告訴我,機會只有一次,你以後要是再這樣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她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說什麼呢……我怎麼敢再做什麼想加害你的事……我現在只是擔心蘭銘,他不會做什麼事傷害別人吧?」

我笑了笑告訴她:「蘭銘是個好孩子,而且小白也在他邊上,這會兒沒什麼問題的。」

「那就好……」然後,小蘭就徹底不說話了。當我把她送到她的房間時,蘭銘看到了她,頓時變得高興起來,不過我也告訴他目前小蘭很虛弱,首先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

由於塞琳納和她的龍處於形影不離的狀態,我也不好把這倆全弄進來,估計凱拉尼爾不會喜歡龍,所以這次這倆依舊宅在一號機關本部。而凱拉尼爾也沒有過問塞琳納的情況,我估計她八成是給忘了。

因此這次回來我沒感覺跟以前有多大變化,只是後勤艾莎剛來故地就被小蘭被捕那一幕給嚇壞了,我把她安排在我的房間里休息。而瑪麗蘇爾和李約爾這倆,選擇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道路,他們在一處空地上弄了個小的宮殿出來。

納爾維特故地有一個十分便利的條件,永遠不用擔心房間不夠多,因為我們可以隨時改變現有的建築構造,或者利用這裡遍地都是的白色漂浮物自己搭建一個。然而這一次,當我在外面溜達夠了想回自己房間的時候,卻看到了堵在門口的斯羽。

「斯羽,怎麼了這是?」我對她的這個堵門舉動十分害怕,畢竟我不久前跟凱拉尼爾剛剛發生了一次罕見的言語交鋒。

「哥哥,」斯羽說著就拽著我的手往外走,「嗯……媽媽讓我們暫時先去以前的舊宮殿。」

「說話越來越像我了,不過說起來我們跟其他人分開住沒問題嗎?」我對凱拉尼爾這個奇怪的安排表示實在難以理解。

「沒問題的,這裡很安全……」她說話的時候我們已經來到了如同雲朵一樣的階梯那裡。我跟斯羽各自藉助自己的力量飛快地來到了空無一人的舊宮殿,也是我的第一個家,故地才是第二個。但是,這個曾經用來軟禁凱拉尼爾的宮殿,還是勾起了我的回憶。

以前凱拉尼爾的那個王座早已經被搬走了,不過宮殿後面的房間還沒動過,也就是斯羽的房間。房間里還有那張巨大的納爾維特床,我很自覺地躺了上去。

配合上一片潔白的氛圍,我整個人一下子就變得有些……怎麼說呢?變得有些安靜了。

然而,隨後發生的事情,幾乎將我推向了無邊的恐懼中。

。。。。

當我自己有些自顧自地躺在堅硬的床板上時,一堆白色的飄帶似的東西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

「這是什麼東西?」我順著這些自行飄動的東西往下看,就看到它們全都連在斯羽的背上。

「斯羽,這是什麼?」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偷偷試了試想用自己的力量控制它們,但是沒有作用。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她自己好像對這個變化也毫無準備,而且很快就害怕起來,因為這些東西很快就開始失控地在她身上自行纏繞起來!斯羽邊掙扎邊開始向我求救,但很快就倒在了床邊。

「斯羽!呃……」看著這些一邊攻擊斯羽一邊有相當一部分試圖隨時攻擊我的不明物體,我一下子犯難了,沒法控制,也不好切斷,它們似乎是直接從斯羽自己的身上突然長出來的,但是當事人自己也沒法控制!

想了想,我不能眼看著斯羽自己被自己吞噬,於是我還是下手試圖直接把纏在斯羽身上的東西給拽下來。

然後,我的舉動不但沒有幫到它,我自己身上很快也長出來了這種不明物體!

「不是吧……」眼看著自己背部很快也長出來了這一大堆東西,而且也開始往我身上纏繞起來,我的一隻手還被斯羽身上突然長出來的東西給纏住了,我靈機一動立刻用魔力構成了很多臨時手臂想抗衡這些飄帶似的東西。一開始,效果相當好,至少這些臨時手臂還能起作用,然而它們很快就被飄帶像撕紙一樣地輕易毀掉了。

我陷入了絕望,不再試圖想辦法了,開始任由這些東西把我的自由迅速奪走,直到眼前什麼也看不到了。本來,我還不停告訴斯羽先不要怕,到最後我也不吱聲了。不過,最後時刻我還是拼了一把,將斯羽平穩地放在了床板上。

「赤鳳,我會不會就這樣被困死在這裡?」我想聽聽軍師的意見。

軍師告訴我,她一下子也拿不出主意來,讓我先等等看,畢竟除了目前我沒法動了之外這些東西沒造成什麼太壞的後果。

於是,我就只好暫時放棄了其他的打算,開始默默等待。其實我也沒有完全放棄抵抗,偶爾想活動一下的時候發現自己還是動不了,就試著用本源力量去控制一下身上的增生物,然後就知趣地一動不動了。

反正目前也做不了什麼,我開始思考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作為一個跟我相比相對純凈的納爾維特後裔,斯羽對這裡的很多東西比我有更快的感應效應,這些白色飄帶似的東西是我們來到很久沒有人住過的舊宮殿時才突然在她的身上出現,而且首先開始攻擊她自己而不是我,我也在被這東西碰到之後出現了相同的現象,簡直就像傳染病一樣!

我們到底遭到了什麼?是源發的納爾維特病毒嗎?如果是的話……

如果真的是病毒,我們目前和以後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被自己困鎖在這裡,以阻止這種病毒的傳播。

「想不到我征戰四方無人能擋,到頭來竟然會自己被自己給困住,這結局還真是猜不到……」

赤鳳提醒了我:「想什麼呢?你現在活的好好的不是嗎?先不要想自己會怎麼死的問題!」

她說的對,我還沒死呢。不過,到底現在我該怎麼辦?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被自己身上長出的東西困住不知道有多久之後,我突然明白了!

要知道,此前無數次戰鬥的結果都說明,納爾維特的本源力量具有極強的無差別控制力,配合其他的能力使用還會拓寬使用範圍,然而這次,我卻無法控制自己身上的增生物,那麼答案只有一個:這些東西,要凌駕於我的能力之上!

問題是明白了能怎樣,如此一來我更沒辦法擺脫它們了。

又過了一會兒,我聽到了跟我已經完全被隔斷的斯羽並不清楚的聲音:「哥哥,我們會死在這裡嗎?」

「說什麼呢,我們現在還活著不是嗎?斯羽,你那邊現在感覺怎麼樣,能動了嗎?」

由於我的右手被斯羽身上的增生物給纏住了,我可以在這裡感受到她那邊的動靜。不過這個詭異的情況也導致我跟她都沒辦法做太大的動作,我能感覺到她在我說了這句話之後動作力度加大了,但是很快就又緩了下來,然後斯羽告訴我:「還是不能活動。哥哥,我害怕……」

「我也害怕!」我這一嗓子可能聲音太大了,斯羽當時就被嚇得一動不動了,我隨即告訴她:「害怕是沒有用的,想要活下去的話,我們需要自己想辦法,短時間內沒有人會來幫我們的,就算有人來了可能也看不到我們在這裡。斯羽,答應我,我們都要活下去,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做呢,我們會獲得自由的!」

「……」她沒有說話,我覺得她應該是默認了吧。

。。。。

老老實實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休息了好一會兒,赤鳳給出了她對我目前這個狀況的分析。

由於我除了現在這種類似表層組織急劇增生變異的表症外並沒有什麼進一步的癥狀發生,赤鳳對我懷疑這是病毒感染的可能進行了否定,她的分析是:這可能是納爾維特的某種儀式,雖然她也不知道到底這樣有什麼作用,但是她認為可能再過一段時間我和斯羽就可以控制自己背上長出來的這些東西了。她也十分認同我對這些增生物凌駕於納爾維特的本源力量之上的看法,或許這也是讓我和斯羽變強的手段,當我們可以自如支配這些東西時,我們兩個會成為實力超過其他族人的存在。

聽完了赤鳳的分析,我再次開始試圖控制它們,當然又失敗了。

於是,我進入了感知周邊的模式,雖然我自己一直懷疑這個模式下使用本源力量和直接用到底有什麼區別,但是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這一次,情況變得有些不一樣了,我可以很清楚地感知到這些東西,甚至可以稍微控制它們了,不過也僅限於讓外圍的部分略微活動的程度,奪走我的自由的部分我依然無法控制。

然而,當我試著將感知的範圍與深度拓寬時,我驚訝地發現這些東西的源頭,也就是我背上最開始長出它們的地方,看起來好像是一張人臉!而且,很明顯,那看起來簡直就是我的臉!老實說,我當時還是很害怕的。

「有點意思,這些東西之所以不受我控制,看來是因為它們自己有一個控制中樞。是不是我幹掉那個中樞之後就可以解開這些東西了?」

赤鳳提醒我注意安全,我隨即開始全力攻擊那個看起來像我的臉一樣的中樞。幾乎同一時間,我身上纏繞的條帶就突然間收緊了,不過由於條帶太寬了,一時並不礙事,我就繼續攻擊中樞部分。

由於我的痛覺十分地遲鈍,雖然能感覺到身上的東西越來越緊,我卻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纏繞在我身上的東西一下子全都無力地鬆開了,而我也終於重新獲得了自由。雖然我的右手還連在斯羽那邊,這個是小事不用在意,我倒是更關心身上已經不具有攻擊傾向的增生物。這時候再看那張臉,已經不見了。

很快我就明白了,現在我可以自如控制它們了。雖然這些飄帶狀的東西不是很好打理,就此獲得了一種新的近程防禦與攻擊手段也不錯。我隨後就用同樣的辦法解開了斯羽身上的增生物對她的控制,由於我知道這樣會導致全身的條帶被收緊,我有提醒斯羽要先忍受短時的疼痛。

可能是由於疼痛過於劇烈,斯羽在重新獲得自由的時候已經昏過去了。大致打量了她一下之後,老實說我個人還是很欣賞目前的斯羽的,她身後的這些飄帶狀增生物看起來就像翅膀一樣,而我這邊的看起來就有些雜亂無章了,至少沒她的整齊。

然後,我就一直在她身邊等待著斯羽醒來,我自己也說不好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可能是出於愧疚吧:幫她解除限制的時候肯定弄疼她了。

大概過了得有正常時間一天那麼久,斯羽終於醒了。

「斯羽,」我扶著她坐了起來,「沒事了,現在你可以控制這些東西了,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

她只是木木地看著我,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經完全軟下來的條帶狀增生物,再然後它們就動了起來。我剛想表揚她的領悟能力,就看到所有的條帶幾乎一瞬間全沖著我撲了過來,當場就把我放倒在地。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