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頭犬路威?」赫敏問道,「那只有著三個腦袋的大狗叫路威?」

「是啊,它是我去年在酒店的時候從一個認識的希臘佬哪裡贏過來的,我把它借給鄧布利多看守…..」海格猶豫的說。

「看守什麼?」哈利急切的問道。

「行了,不要問了,這是一號機密,我不能告訴你們。」海格急躁的說道。

「那斯內普為什麼想要害死哈利?」赫敏大聲的質問道。

看來由於下午哈利差點被飛天掃帚摔下來的原因,赫敏對斯內普的看法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起碼她以前絕不會直呼一個教師的名字。

「咳」路易斯咳嗽了一聲。

赫敏他們的目光頓時都集中到了路易斯身上。

「我贊同海格的說法,我不覺得是斯內普教授害的哈利差點從飛天掃帚上摔下來的。」路易斯說道。

「哦、當然了,斯內普可是你們斯萊特林的院長,你當然不會認為是斯內普了。」羅恩嘲諷道。

路易斯挑了挑眉毛,也不知道羅恩吃錯什麼東西了那麼的針對路易斯,路易斯自問沒有得罪他吧?哈利悄悄的扯了扯羅恩的袖子,示意他別說話了。赫敏則回過頭狠狠的瞪了羅恩一眼,她相信路易斯不會特意包庇斯內普的。

「夠了!」海格暴躁的說,「不管哈利的飛天掃帚為什麼會失控,但是斯內普是絕對不可能會想要害死一個學生的!你們在插手一件跟你們無關的事情,這是很危險的。忘記那條大狗,忘記它在看守的東西,這是鄧布利多教授和尼可·勒梅之間的事情。」

「原來如此!這麼說還牽扯到一個叫做尼可·勒梅的人,是嗎?」哈利問道。

海格氣氛的抓起杯子,把裡面的東西一口氣都喝了下去。他是在生自己的氣,居然又泄露出了一些事情。

「好了哈利你就別問了,海格已經說了這事情和你們沒有關係了不是嗎?」路易斯說道。

「那和你又有什麼什麼關係。」羅恩挑刺道。

「嗯哼,暫時沒有,不過像你們這樣逼問海格是沒有意義的。」路易斯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了位子上,「你們該直接問主角不是嗎?比如,今天晚上鄧布利多教授就要約我去他辦公室談一些事情。」

今天早上的時候,鄧布利多教授曾通知他希望晚上的時候能邀請他去辦公室做客。雖然他對糟老頭子的晚上約會不是很感興趣,但是這個糟老頭子是鄧布利多的話那也就不能不給這個面子。 「鄧布利多邀請你去他辦公室?」赫敏疑惑的問道。

「是的,估計跟你們在討論的東西有關,聽到尼可·勒梅的時候我就確定是什麼東西了。」路易斯聳了聳肩道。

看來鄧布利多該準備的東西還沒準備齊啊,是想問他借鏡子嗎?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哈利激動的問道。

哈利·波特簡直鬱悶死了,好不容易發現斯內普想要偷很重要的東西,但是自己卻連那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也認為那和你們無關,不是你們該接觸的東西。」路易斯擺了擺手道。

真不知道哈利·波特為什麼那麼喜歡瞎操心,如果別人有本事在鄧布利多眼皮子底下偷東西的話,那多他一個有用嗎?如果是按小說的情節一步步的發展的話那在危險也沒事,但是現在路易斯插進來了就多了變數,說不定哈利在多管閑事的時候就掛掉了。

雖然路易斯不在乎哈利·波特死不死,但好歹有個大反派伏地魔呢不是?等你幹掉伏地魔愛咋作死就咋作死,現在的話還需要哈利·波特作為幹掉伏地魔的武器,所以最好別死掉了,穿越者最大的優勢是劇情啊!路易斯可沒有什麼金手指,如果再連劇情都沒了話那很難玩啊。

「那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尼可·勒梅是誰了?」赫敏機智的問道。

「嗯哼,如果你能保證不告訴別人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他是誰。」說到別人的時候路易斯瞥了一眼哈利和羅恩。

赫敏猶豫的看了看路易斯,她如果不能告訴哈利和羅恩的話那知道了也沒意義啊。

突然間赫敏把頭轉向了琳達,如果說路易斯知道的話那琳達也有很大可能會知道。

琳達正在慢慢的品味茶水,她現在喝的並不是海格這裡的茶水,她知道了要來海格這裡以後自己特意帶上的茶具和茶葉。

「就算你這麼看著我也沒用啊赫敏,我雖然知道,但是如果沒有少爺的允許我是不能不告訴你的。」琳達優雅的放下茶杯說道。

別看她平時路易斯並不是很尊敬的樣子,但是在正事上她從來都是聽路易斯的沒有跟路易斯對著干過。

路易斯聽到以後得意的看了赫敏一眼,彷彿在表示看我家小女僕多乖多聽話。

不過他得意的表情還沒撐過兩秒就變成了可憐的表情,只見琳達的兩隻手指掐在了路易斯的腰間。雖然正事會聽他的,但不代表不能欺負他對吧?

可憐的路易斯又好了傷疤忘了疼從而習慣性作死,他怎麼就記不住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個真理呢?

「哼,赫敏別問他了,我們自己去找出來就是了,人家可是大少爺,怎麼會告訴我們這種普通人呢?」羅恩冷哼道。

難道他和琳達秀恩愛對羅恩這隻京巴產生了傷害,所以羅恩才一直對他找茬?還是說羅恩因為嫉妒自己的英俊的相貌和迷人的風采?又或者說因為愛上了自己因愛生恨?想到這裡路易斯打了個冷顫。

就在路易斯陷入自己的想象力的時候他旁邊的琳達坐不住了,雖然她平時一直在偷偷摸摸的欺負路易斯,但是她可不允許別人欺負自家少爺。

就像你養的寵物一樣,你可以逗著它玩,有時候可以欺負欺負它,但是你一個陌生人憑什麼欺負我家養的寵物? 如果路易斯知道琳達心理的想法的話絕對會非常的感動,雖然那比喻有點奇怪但是大家不要在意細節嘛。

「少爺知不知道沒有義務告訴你吧?而且怎麼說少爺也算救了你一命,你就這麼多救命恩人?」琳達氣憤的說道。

羅恩聽琳達這麼說自己臉都漲紅了,哈利在他邊上給他使眼色示意他別再說了。

「唔,我和羅恩還有作業沒寫完,我們先回去寫了。」哈利尷尬的說,「對了海格,謝謝你的茶,再見。」

說罷哈利拖著羅恩離開了海格的小屋,雖然羅恩看上去很不服氣,但是也沒說什麼任由哈利把他拉走了。

「路易斯,你別跟羅恩一般見識,他就是腦袋不好使。」赫敏說道。

她真怕路易斯跟羅恩鬧翻了。畢竟兩個都是她的朋友。雖然她跟路易斯關係比較好,但是如果夾在中間會很尷尬,而且通過這麼長時間她也對魔法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如果羅恩真的那路易斯惹毛了那羅恩絕對會很慘。

「我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而且我也沒興趣和小孩子生氣。」路易斯無所謂的說道。

說實在的對路易斯來說羅恩算不了什麼,對付他都不需要自己動手,多的是人幫他教訓羅恩。

「對了,上次你不是讓我幫你收集一些魔法材料嗎路易斯?」海格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這些是我在禁林收集的一些材料你看看。」海格把牆角的一個大型的牛皮袋拿了過了,他打開了袋子推到了路易斯身前。

「嗯,這些材料對我都很有幫助,謝謝你了海格。」路易斯說道。

雖然對於路易斯來說袋子里的材料並不算非常多,但是裡面有很多稀有的材料,這些材料有些是加隆都很難買到的。

「上次我說的跟人馬進行接觸的事情?」路易斯對著海格問道。

「非常抱歉路易斯,我跟他們說過了,但是他們不同意。」海格露出了非常歉意的表情,「他們有些甚至連我都不歡迎。」

路易斯在心理嘆了一口氣,果然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辦到的。

「沒關係,我知道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路易斯安慰的說道。

路易斯突然發現海格準備的一大袋材料裡面有著一些銀色的毛,於是他問道:「這是獨角獸的毛嗎海格?」

「是的,這是跟我關係非常好的幾個獨角獸給我的。」海格略帶自傲的說道,

「那麼、可能,我的意思是,你也許能得到獨角獸的鮮血?」路易斯略帶激動的問海格,然後他想了想又補充道,「我說的是它自願給你的,不是強迫的那種。」

獨角獸不光有些非常強大的魔力,它全身上下都是非常稀有的魔法材料,甚至它的血能讓人逃離死亡。不過獨角獸有著可怕的詛咒,因為它是一種非常純潔善良的魔法生物。

如果你殺死了它,那是一種非常殘暴的行為,更別說你因為想要不死而喝下它的血液。那樣的話,從你的嘴唇沾到它的血的那一刻起,你就會變得半生半死,永遠背負著詛咒。

所以只要是腦袋正常的巫師都不會去選擇傷害它,海格能得到獨角獸的友誼確實很了不起。如果能得到獨角獸自願給出的鮮血那就更加珍惜了,起碼這不是加隆能買到的東西。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要知道獨角獸的血蘊含著詛咒。我以前也拿到過一些獨角獸自願給我的血液,但是我給鄧布利多教授檢查過了,裡面還是蘊含著詛咒的。」海格皺著眉頭說。

「可以就行,只要別因為取到鮮血的時候受詛咒就行了,血里蘊含詛咒沒關係的。」路易斯興奮的說道。

這可是一個大大的驚喜啊,在翻倒巷你可以高價弄到獨角獸的毛,但是你出再多的加隆都弄不到獨角獸的鮮血。因為一般你要弄到獨角獸的鮮血就代表著你得殺死它,但是沒人會因為加隆而用自己被詛咒去換。

「你知道就好,獨角獸的鮮血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收集一點點。」海格說,「你知道的,雖然我和它們關係很好,但是不可能一直讓它們放血給我的。」

「沒問題,我會讓貓頭鷹給你送幾個容器,你收集了就放在裡面。」路易斯說道。

海格點了點頭,收集這些東西對他而言只是順手的事情。

「海格,我記得我家有很多別人送的妖精釀的酒,你要來點嗎?」路易斯眨了眨眼。

海格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說道:「噢、那會不會不好,那酒可是要一百加隆一瓶呢。」

妖精釀的酒可是非常珍貴的,這也代表著需要非常多的加隆才能買到。海格作為霍格沃茲的狩獵場看守員,雖然不愁沒飯吃,但是也沒多少工資,一百加隆他都沒有一下子見過那麼多的錢。

要知道一加隆的購買力已經非常的大了,就像羅恩,他從小到大見過的最大的錢才是銀可西,一百加隆一瓶的酒不是像路易斯這樣有錢的家族一般是買不起的,而且就算買得起也不會去買,這樣太不值得了。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而且我說的不是普通的妖精釀的喲,我說的是每年限量五瓶的高級酒。」路易斯誘惑的說道。

「噢,那就謝謝你了路易斯,真是太感謝了。」海格的臉漲得通紅。

又坐了一會,路易斯他們就和海格告辭了,他們在海格那張滿臉通紅還長滿鬍鬚的大臉送別下離開了他的小木屋。

晚上八點半,路易斯走到了鄧布利多校長的校長室門口,他看著門口的雕像輕聲說道:「蜂蜜檸檬。」

雕像緩緩的分開了,路易斯走進了雕像讓出來了一個通道。

「歡迎來到我的辦公室,潘德拉貢先生。」鄧布利多坐在校長的位子上笑著說。

「我的榮幸,鄧布利多校長。」路易斯說道。

路易斯走到了鄧布利多的辦公桌前,鄧布利多手一揮出現了一個椅子,路易斯沖著鄧布利多笑了笑就坐了下去。

「來點蟑螂糖怎麼樣,潘德拉貢先生?」鄧布利多說道。

「噢、謝謝你鄧布利多校長、不過我想我還是不用了。」路易斯咧了咧嘴說道。

他可不想吃這黑暗糖果,這可跟麻瓜的糖不一樣,麻瓜的糖做的再獵奇吃起來起碼還是糖的味道。而鄧布利多的蟑螂糖吃起來真的是蟑螂的味道,而且還會變成蟑螂,真不知道鄧布利多的口味這麼那麼獨特。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鄧布利多遺憾的說道。

路易斯看著鄧布利多那一臉惋惜的表情心裡一直在翻白眼,難道越天才的人怪癖就越多嗎?咦,好像他自己也被稱之為天才,難道他在別人眼裡也是那麼的奇怪嗎?

「鄧布利多教授,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路易斯問道。

「是這樣的,由於因為某件事,我需要厄里斯魔鏡。可惜很不幸,我找了好幾個老朋友,他們手裡都沒有厄里斯魔鏡。」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我聽說你們家族有收藏過它,於是我聯繫了你的父親。但是他說他把厄里斯魔鏡作為你十一歲生日的禮物送給了你,如果我想要的話就直接詢問你的意見,所以你看是否能借給我一段時間?我保證不會損壞它。」

說完,鄧布利多交叉著雙手看著路易斯。他去問路易斯父親借厄里斯魔鏡的事情其實是有很大把握能借到的,但是卻被告知了魔鏡已經給路易斯了。

一般來說,像路易斯這個年紀的巫師並不會在家族裡得到太多的話語權。而現在聽路易斯父親的意思,屬於路易斯的他都能完全做主,哪怕是他鄧布利多的人情也不例外。

鄧布利多以前親自去邀請路易斯入學的時候,一半是因為路易斯的天賦,還有一半是因為他的家族的實力。而現在路易斯才十一歲,已經能讓他的父親那麼信任他了,所以鄧布利多很好奇到底是為什麼。

「某件事情?也許是…魔法石?」路易斯挑了挑眉毛。

「我不得不承認,世界上真的有天才,路易斯。」鄧布利多略帶驚奇的鼓了鼓掌。

「我想,沒有誰能在最強大的白巫師面前稱之為天才。」路易斯謙虛的說道。

「噢,說實話,自從龐弗雷夫人說我戴著圍巾非常好看以外,我還是第一次臉那麼紅呢。」鄧布利多笑著說道。

「請問您能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大費周章的藏魔法石嗎?請恕我無禮,您隨身攜帶著魔法石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嗎?我想別說伏地魔這麼虛弱的時候了,就算他全盛的時候都不敢說能從您身上偷走東西吧?」路易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這事是他以前就一直奇怪的,明知道魔法石藏在古靈閣都擋不住想要偷它的人。而鄧布利多偏要把它放在霍格沃茲,而且就設幾道關卡,就像故意讓別人偷走一樣。

「我一直在勸人們直接說伏地魔的名字而別叫他『神秘人』,潘德拉貢先生,在你這個年紀你真的是非常的優秀而又有勇氣。」鄧布利多讚賞的說,「如果不是分院的時候由於分院帽而決定,我都想直接收你進格蘭芬多了。」

「雖然很感謝您的誇獎,但是可以的話能滿足我那小小的求知慾嗎?」路易斯說道。

「哈哈,看來還是瞞不過你啊。」鄧布利多大笑的說道。

路易斯心裡大呼僥倖,還好他活了兩輩子,如果他是真的十一歲的話肯定被鄧布利多忽悠的找不著北了。這隻老狐狸,一直不講重點試圖直接從他手裡拿走厄里斯魔鏡,哪有那麼容易? 「你知道哈利的事情吧?有一個預言說他將會打敗伏地魔,所以我想對他進行一定的培養。」鄧布利多緩緩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趁現在伏地魔最虛弱的時候讓他給哈利當陪練?」路易斯恍然大悟。

也只有鄧布利多有這個膽氣了,別人哪怕聽到伏地魔都恨不得跑的遠點。

「我可以幫忙,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應該知道潘德拉貢家族一直是中立的,我們不會幫任何一方。」路易斯說道。

「如果我能做到的話。」鄧布利多說道

「既然魔法石只是作為一個誘餌,那麼我希望結束以後你能把魔法石給我。」路易斯輕聲的說道。

這可是一個光明正大獲得魔法石的好機會,如果要從鄧布利多手裡硬搶的話那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鄧布利多低著頭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我可以先答應你,但是這畢竟是我問尼可·勒梅借來的東西,我得徵得他的同意。」鄧布利多抬起頭說,「而且希望你知道一件事,有時候永生並不是那麼美好的事情,你還年輕,不需要這麼著急。」

鄧布利多的眼鏡片折射著他那雙眼睛里智慧的光芒,準確的來說魔法石並不能帶給人永生,它只能延長人的壽命罷了。雖然尼可·勒梅因為這一煉金作品被人們稱為作為大的煉金師,但是從沒有人去搶魔法石就知道它並不是多麼好的東西。

你要獲得什麼就要失去什麼,鍊金術永遠講究的是等價交換。魔法石也只能延緩死神找到你的時間罷了,鄧布利多相信路易斯不肯能不知道這些情報。

如果真的想要永遠不死永遠活下去的話,那麼每個巫師都有這個機會,那就是變成幽靈。但是幾乎所有的巫師在死亡以後都不會選擇變成幽靈,從這就可以看出『活』下去有時候還不如選擇死亡。

「當然,我只是作為一個煉金師對它有興趣罷了,雖然它有缺陷,但是還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作品。」路易斯感嘆道。

雖然魔法石有種種的限制和缺陷,但是對於一個一無所有的徘徊在死亡邊緣的人來說卻又致命的吸引力。

「我只是怕你走錯路罷了,你是我見過的作為霍格沃茲最聰明的學生了。在你之前還有一個學生也非常的有天賦,但是我卻沒有教好他,使他走上的歧路,可以說這都是我的錯。」這時候鄧布利多眼裡露出了一絲絲傷感。

路易斯心裡嘆了一口氣,如果他猜得沒錯的話,鄧布利多現在感嘆的就是伏地魔了。誰能把當時在學校里又有天賦又懂禮貌的好學生和後來殘暴的伏地魔相聯繫起來呢?

「那作為禮物,我會在勇士哈利進行闖關的時候跟他一起,您看怎麼樣?」路易斯問道。

「那實在再好不過了,畢竟誰也不能保證中間會出什麼差錯,如果有你陪著的話我就放心了。」鄧布利多開心的說道。

路易斯則聳了聳肩,這對他只是小事罷了,而且跟著後來去的話能直接把魔法石拿到手,到時候還怕鄧布利多賴能拉下臉皮拿回去?

在路易斯再三拒絕鄧布利多送他一些蟑螂糖作為禮物以後逃也一樣的離開了鄧布利多的辦公室。 聖誕節即將來臨,在一個十二月中旬的早晨,路易斯和琳達在圖書館安靜的看書。

這時候赫敏跟哈利個羅恩也來到了圖書館,赫敏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而哈利和羅恩則在一排圖書面前毫無目的的瞎溜達。

路易斯看見哈利走到了禁書的面前似乎想看,但是很不幸的是要查找任何一本禁書都需要有某位老師的親筆簽名。

看著圖書館管管理員平斯夫人拿著雞毛撣子把羅恩和哈利趕了出去的時候路易斯差點笑出聲來。

路易斯想到,估計他們還在查尼可·勒梅吧?真是一群自從孩子。

他選擇性遺忘了自己其實和他們一樣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