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閉嘴。」老者心裡有火,吼出聲來中氣十足。

「父親…」男子委屈。

老者閉眼沉靜,壓下怒火,道出目的:「朋友,大家來到這裡,無非都是為了裡面的寶物,大家齊心協力打開這結界,到時候,各憑本事,無論誰得到什麼,我們都不會爭搶,如何?」

呵!說得真好聽。

到時候她們得了好東西,就不信他們不動心。

只是,安淺兮也像大漢看去,等待他的回答。

大漢先看了安淺兮一眼,終於開口道:「嗯!」

安淺兮摸了摸鼻子,看她做什麼。

十人開始按照老者說的布列陣法破結界,安淺兮看了安清軒一眼,見他點頭,就說明老者並沒有耍心機。

沒說什麼,為大漢護髮。

她雖然不懂結界,但知道小心為上,誰知道這結界裡面會不會設什麼攻擊的陣法之類的呢!

十人的能量匯聚在一個點上,安淺兮猜測,這應該就是那個薄弱點。

眼看著結界越來越弱,所有的目光亮了。

就差一點點了!

差一點點!觸手就破。

這就這麼一點點!

膈應得所有人都心急。

怎麼就不破。

突然…… 結界裂開蜘蛛網般的裂痕,密密麻麻的遍布在上面。

安淺兮有種很不安的感覺。

隨著結界破碎越多,這種不安的感覺越重。

不再遲疑,對著安清軒幾人說了一句。「小心點。」

繼而凝聚結界,擋在大漢和她前面。

其他人叫了,嗤笑出聲:「怕死就後面呆著去。」想到剛才的屈辱,都想著等結界破了之後,第一件事就殺了他們。

安淺兮幾人嚴陣以待,沒把他們的話聽進耳朵了。

實在沒必要跟他們計較。

競爭,廝殺,這是這裡不變的主題。

更何況只是幾句不好聽的。

結界的裂縫越來越大,其他人也沒時間理會她們,都激動的看著結界。

一點防備心都沒有。

「彭~」

結界破了。

密密麻麻的箭雨以破竹之勢射像他們,即使有結界擋著,安淺兮還是被震得手臂發麻。

這得多強大的力量。

安清軒還好,揚紫月兄妹被箭羽的力道衝擊得連連,臉色蒼白。

見他們沒有危險,她才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以為有靈紫境強者坐鎮就可以高枕無憂。

結果悲劇了。

前面的人都被箭羽射成篩子,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那幾個靈紫境強者也好不到哪裡去,沒有任何防範的他們身上多多少少都掛了彩。

鮮血染紅了衣裳,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

「嗡嗡嗡~~」

耳朵一動,那種嗡嗡聲交織在慘叫聲中。

大漢臉色變了,提起揚子銘兄妹,喊道:「快走。」

安淺兮拉著安清軒跟上,幾人抵擋著箭羽,以最快的速度跑進城裡。

「呼,好險,差點被射成窟窿。」揚紫月拍拍胸口,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還好淺兮提醒,不然現在躺在外面的就是我們了。」揚子銘慶幸的說道。

安淺兮被他們說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小心點總是沒錯。」

「你們快看外面。」溫雅去他,居然臉色大變,驚呼出聲。

幾人向外看去。「天啊,哪裡來的這麼多毒蜂。」

安淺兮的臉色也不好看,不是因為外面已經沒有活人,而是,如果她們慢一步,也會成為這毒蜂的腹中食。

她看著大漢,真心說道:「多謝。」

沒有華麗的詞藻,多了一份真誠。

「不敢。」大漢回道。

「你…」

在她心裡一直存著疑惑,為什麼大漢要幫助她們。

她可不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在這上古遺迹中,這種人已經不存在了。

「主子有令,任憑女主子差遣。」大漢單膝跪下。

「蒼寒宸?」安淺兮呢喃著。

「是。」大漢沉穩的聲音帶著無比的恭敬。

「起來吧!」安淺兮心裡不知道什麼感覺。

在看到大漢腰間的玉佩時,隱約猜到一些,當時不是很確定,沒想到真的是他……

大漢起身,繼續當木樁子。

揚子銘兄妹並不知道蒼寒宸,卻識趣的沒有多問。

「快看,那毒蜂居然進不來?」揚紫月如同好奇寶寶般驚奇的看著外面。

果真,即使結界破了個洞,那毒蜂也沒有進來。

「嗯?」想了想,道:「到底是進不來還是裡面有什麼讓它們害怕的東西,不敢進來?」

幾人一聽,臉色一變。 如果裡面真的有比毒蜂還可怕的存在,那他們不就死定了?

「別自己嚇唬自己。」揚子銘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滴,就算她們現在出去,就毒蜂的數量,他們也打不過。

沒看靈紫境強者都被吃乾淨了嗎!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進去吧!」安淺兮說道。

走在大街上,街旁的店鋪經歷了歲月的洗禮,已經變得破舊不堪。

跟在外面看到景象完全是天壤之別。

「我們去找找看有沒有用得上的東西。」揚紫月打開那破舊的店門,驚喜道:「這屋裡有丹藥!」

揚紫月興奮的打開瓷瓶,揚聲道:「這裡好多聖品丹藥,大家快進來拿。」

「你收起來吧,我們不需要。」安清軒回道。

安淺兮沒說話,默認安清軒的話。

大漢就更沒話說,他聽令於安淺兮,安淺兮說什麼就是什麼。

揚紫月也沒跟她們客氣,裡邊一個個白瓷瓶中皆放置著丹藥,這若是拿出去可是一筆不錯的財富。

還能讓她們家族更上一層樓。

這時,揚子銘的的聲音緊接著響起。「這屋子裡的是武器,品階都不低,你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收起來做武器。」

安淺兮走進去,眼神從這些東西上掃過,的確還不錯,卻沒有她從凜遙那裡得到的好,並未太過在意

「你趕緊收起來,收完去主城,這裡就算有,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沒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這裡。」安淺兮說道。

聽著安淺兮的提醒,安清軒幾人回過神來,當即不再遲疑,立即向著主城衝去!

到了主城,幾人直奔庫房。

打開門,裡面玲琅滿目的東西閃花了眼,感慨萬千。「好多東西。」說話的音都在顫抖!

這也!!!

太豪了!

這裡面的東西,簡直甚比國庫。

國庫都不一定有這裡的寶貝多。

「這裡太大了,我們分開收起來!」安清軒提議道。

他們五人聚集在一起,不光浪費時間,效率也會因此而降低,現在對他們而言可是爭分奪秒的時候。

聞言,安淺兮點頭,道:「好!大家各自小心!」

「明白!」

緊接著,五人便分五個方向散開來,也不管是什麼,全部放進儲物袋裡。

「我的儲物袋裝不下了。」揚紫月喊道。

揚子銘緊接著。「我的也是……」

安清軒是空間戒指,比幾平方米的儲物袋可大多了。

安淺兮把打劫來得戰利品儲物袋扔給她們,兩人接過,繼續掃蕩。

隨著時間流逝,庫房裡的東西被她們搜刮乾淨,四人聚在一起,露出興奮的笑意。

「走吧!」

幾人出了庫房,來到主城外。

看著黑壓壓沒有一絲亮光的外面,懵了。

她們也沒有在裡面待多久啊!怎麼出來就變樣了?

揚紫月:「怎麼回事?」

安淺兮:「我們被活埋了?」

揚子銘:「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安清軒:「找找看有沒有出口。」

幾人回道出口處,卻發現出口已經被堵得嚴嚴實實,就連暴力破開的可能性都沒有。

這裡行不通,只能另找出路。

「怎麼辦?」 「我宣布,池兵白先生和王夢潔女士正式解除夫妻關係!」

「孩子的撫養權歸王夢潔女士所有。」

池兵白默不作聲垂下眼帘,神情淡然。

「戀愛一年,結婚三年,便落到離婚的地步。」

池兵白四年前和王夢潔相識,兩人一見傾心,短短的一年戀愛期一過,便攜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對於這份愛情,池兵白曾經寄予厚望,甚至,除去原本的公司職員這一份工作外,還做了一份夜班兼職。

雖然辛苦,但看著逐漸改善的生活,他覺得一切都是值得。

結婚一年之後,池兵白和王夢潔的女兒王囡囡便誕生了。

這個幼小的生命更是讓池兵白喜悅之餘,努力拚命的工作。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