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走!找蘇總合影去!這麼帥,留在手機上多養眼啊!」

「對啊!快快!蘇總快走啦!」

這蘇羽剛剛走出小樹林沒多久,幾個年輕貌美的姑娘便花痴一般的沖了過來,非要跟蘇羽合影!

雖然這姿色一般,但還算是青春靚麗,尤其那皮膚一看就是使用花語系列調理好的,看的蘇羽還蠻有成就感的!

對於這種偶像級的待遇,蘇羽自然是不會拒絕了!當下微微一笑,很是樂意的和幾個女孩合影,還應邀擺了擺pose,爽爽的享受了一把當名人的感覺!

待合影完畢,走出公園開著車往東郊碼頭走的時候,蘇羽嘴裡還喃喃地說道:「看來,老子還幹了件好事兒嘛!花語系列,還達到了美化市容的作用了,倒是皮膚白皙,胸脯挺翹,倒是挺賞心悅目的嘛!」

「大哥!你回來啦!」剛一進倉庫的門,已經醒了的李大牛笑著就走了過來,一把抱住蘇羽,激動的說道。

「是啊!大牛,我回來了!這一年,讓你受苦了……」

「沒事兒,俺沒事兒!大哥你說的這啥話呀,咱是兄弟嘛!俺爹常跟俺說,男人,要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大哥的事兒,就是大牛的事兒嘛!」

李大牛笑著說道。看這情況,李大牛似乎是一點事兒都沒有了,都恢復正常了。但看李昆那有些愧疚的表情,蘇羽卻是知道,一定是有著什麼後遺症的。

待到和李大牛敘舊完之後,找了個機會,蘇羽向李昆問了一下李大牛的情況,這才知道,李大牛的腦子倒是沒有什麼大礙,大部分的記憶呢,也都完好,唯獨小時候的記憶,從李昆離家之後,關於父親的記憶,全部都消失了。

也就是說,那個缺少父愛的童年,關於那段思念父親的記憶,全都不見了。而遺忘的,也僅僅是這段記憶而已,其他的倒是沒什麼。

按說這樣的結果,可以說是最好的了!但作為李昆來說,兒子這段傷感的記憶消失,反倒使得他心裡更加愧疚了!畢竟,記憶消失不代表那段記憶沒有過,是他忽略了大牛的童年。

「李叔,沒事兒,以後多教導大牛就是了。我想這段記憶,大概是大牛見到你之後,最想忘記的吧。所以這一次,忘掉了也是個好事兒!」蘇羽安慰道。

「哎,誰說不是呢?今後,我這當老子的,得要好好的儘儘當老子的責任了。」

「哈哈!那是!對了,我看大牛恢復之後,氣息好像更穩了,看這樣子,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能到先天中期了。破障丹,先留著,看大牛這樣子,估計用不了幾年,就該往化境突破了,到時候再用這東西,效果會更好一些!」

「是啊!大牛這孩子身具慧根,對於武道修鍊來說是非常難得的,所以這根基,一定要夯實了,揠苗助長反倒會影響他日後的成就!」李昆也語重心長地說道。

與李昆聊完,確定李大牛沒有別的什麼後遺症之後,蘇羽便將大家召集到了一起。

看了看已經完全恢復了的諸位,,蘇羽鄭重地說道:「諸位,想必武林大會的事兒,你們已經都聽說過了吧?我想跟大家商量一下,這個武林大會,咱們去砸場子怎麼樣?」

「這……怕是有點不妥吧?去武林大會砸場子,恐怕風險太大了。萬一被群起而攻之,那比較麻煩,畢竟魔血堂,有化境高手。」李昆多少有些擔憂地說道。

「蠻牛,你怕個球!照老子說,蘇羽這建議好啊!夠血性!不就是個魔血堂么,怕個球!」龍戰不爽地說道。

「就是!有什麼好怕的,魔血堂又不是量產化境高手的,來西川的化境高手也就那麼三四個,現在已經被老娘和蘇羽聯手搞死一個了!鬧!我支持!武林大會上好好鬧一下!」唯恐天下不亂的袁彩鳳也跟著說道。 其實對於蘇羽現在的實力,最清楚的就是蘇默茹了。因為在治療的時候,蘇默茹清晰的感覺到,蘇羽體內還潛藏著一股巨大到驚人的力量,雖然暫時應該是無法開發出來,但那對蘇羽來說,絕對是個寶藏!

而蘇羽目前的化境中期實力,恐怕多半是拜這驚人的寶藏所賜。但蘇羽體內氣息十分的平穩,一點兒都不像是揠苗助長的樣子,這讓蘇默茹倒是十分滿意!

看來這小子,並沒有著急著猛衝而忽略了根基的重要性!

所以,在眾人議論紛紛地時候,蘇默茹開口說道:「我覺得,這倒不失為一個辦法!現在獵殺蘇羽的人這麼多,蘇羽高調復出之後,正好拿來練手!或者這些人,也完全可以給幾位拿來練手。相信蘇羽既然這麼說,肯定有他的想法,不如先聽聽他怎麼說的。」

微微一笑,看著在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蘇羽說道:「魔血堂不是也給老子發了英雄帖了么?既然他舉辦這個武林大會,說的是團結西川武林,那老子也是西川武林的一份子,怎麼就不能參加呢?至於那些來獵殺我的,也並不都是壞事兒!魔血堂不是想把我弄成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么?那我就把他煽動起來的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打了回去,能收服的就給他收服了!看他還怎麼鬧騰!」

「就怕魔血堂惱羞成怒,看到你此舉之後,化境高手傾巢出動,全力圍殺你,那就麻煩了!」

李昆還是有些擔憂,畢竟與化境對戰,他付出了一隻胳膊,所以比起其他人,他更加謹慎一些。

「呵呵,李叔不用擔心,魔血堂不就是想殺掉我,以絕後患,徹底統一西川武林么?那我就給他好好戴個高帽子,把面子給他給足了,讓他沒辦法在武林大會之前,對我下手,那不就結了么!」

「你是說,要和魔血堂明面上對著干,約定在武林大會上比武?」李昆立刻意識到了蘇羽說的是什麼意思。

「沒錯!魔血堂召開武林大會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威震西川武林,用強大的實力把西川武林徹底壓迫,讓所有人都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然後徹底掌控!既然如此,那我給他們一個最好的機會,他們怎麼會拒絕呢?要知道,在武林大會上擊殺我對西川武林的震懾,可要比私下裡除掉,來的更強烈更直觀的!」蘇羽微笑著說道。

「至於拿英雄帖,大家就放心吧!別人不知道,我姐最清楚了,其實凌晨的時候,我們已經去過一趟魔血堂了,還把個化境初期的人給陰了。我能夠潛入一次,就能夠潛入兩次,所以大家放心吧!」

蘇羽當然不是這麼想的,但為了給眾人寬心,蘇羽還是說了個較為穩妥的辦法出來。

「沒錯!這小子那潛入的功夫,真不是蓋的!簡直就是神不知鬼不覺,比老娘還厲害!所以他這麼說,絕對沒錯啦!」袁彩鳳也幫腔道。

看著眾人都對蘇羽很有信心,李昆也覺得自己有些太過謹慎了,「哎,我真是越老越糊塗了,奶奶個腿的!不就是丟了只胳膊么,老子怕他個球啊!不就是魔血堂么,搞他!」

還好李昆此刻又恢復了他的血型,否則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下去的話,恐怕會對他今後的武道修行,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怕了,就會畏縮,就會畏懼了。

看著眾人都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蘇羽微微一笑,再次開口道:「既然要復出,那咱們就要高調一些!反正現在大家都提升了,也正缺人練手,那咱就搞個大的!大張旗鼓的復出!所以我覺得,咱們現在最要緊的一件事兒,就是去把晨星大廈拿下來,那可是咱們的家,也是咱們的大旗!只要咱們一天在晨星大廈,就是在告訴全西川,晨星沒倒!」

「我了個去,你小子這還真是招仇恨啊!不過這他娘的才過癮!躲躲藏藏的,老子也受夠了!要鬧,咱就索性鬧個大的!」李昆大笑著說道。

「好!大哥,俺支持你!俺也要大鬧一把!奶奶個球的,魔血堂的一幫狗東西,居然敢打老子的頭!看老子不打的他**子亂飛!」

李大牛帶著怒氣地說道。看來對於被魔血堂打傻了幾個月,李大牛是真的恨上了!

「好!那這事兒咱們就這麼定了!明天早上八點,晨星大廈門口見!現在我先趕緊出去,把那群不離不棄的兄弟們的傷給治了先!」大笑著說著,蘇羽對著眾人抱拳一拜,便直接起身離開了倉庫。

而李昆等人,在蘇羽走了之後,也迅速的投入到了打坐調息當中!畢竟從明天開始,就他娘的要開始鬧騰了,身體調整好的話,才更有勁兒!

離開了東郊倉庫之後,蘇羽便給馮五等人打了電話,讓其將兄弟們帶到之前約定的地方去集合。

等到了地方,神識一掃之下,蘇羽赫然發現,在場的兄弟們,一個個曾經都受了不小的傷!還好,魔血堂的打擊對象一直都是晨星的高層,對於這些處在下層的小弟的打擊倒不是特別的厲害!

也多虧了姑奶奶提醒的及時,這才使得這些小弟沒有受太重的傷,否則以他們那較弱的體質,就算是蘇羽有多麼厲害的丹藥,也無濟於事!畢竟實力越高,體質就越強大,恢復能力也就更好!

而當看到蘇羽從大門進來之後,那一群小弟頓時熱淚盈眶,一個個激動的叫了出來!

「大哥!您回來了!您終於回來了!」

「大哥!我們想死你了!」

看著那群選擇跟隨自己,走上了自己為他們指定的不同於其他幫會的路的小弟,蘇羽也著實是感動不已!

從始至終,他其實都特別討厭幫會,所以,他才會接受馮長海的建議,進入了幫會世界,力圖從根源改變!

而這些小弟,從始至終一直跟著他,一直為了那個共同的光明的未來在努力著!雖然他們很卑微,實力弱小,但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想要風風光光回到光明,重新抬起頭來做人,做一個無愧於良心的人!

曾經走錯路,進入了黑道,他們大多數人也是迫不得已。或者有些人習慣了那種耀武揚威的感覺,但在跟隨了晨星之後,他們才知道,原來當初那種耀武揚威是多麼的可笑,是多麼的讓人唾棄!

而他們也知道了原來受人尊敬,是件多麼令人身心愉悅的事情!所以選擇了跟隨蘇羽,跟隨晨星,他們從未後悔!所以,直到現在,他們一直在等待著!

「大哥,主要的兄弟們都在這裡,人數不多,只有不到二百人。大部分片區的或者地頭的兄弟,基本上第一時間分散到了各處,也沒有成為白虎堂和魔血堂的目標,所以我暫時就沒有召集他們。今天來的,多數都是他們的頭兒。」馮五第一時間彙報道。

看了看在場的兄弟們,蘇羽威嚴中帶著感動地說道:「好!這麼久了,我不在西川這麼久,大家能夠始終對晨星,對我蘇羽不離不棄,我很感激!在這裡,我謝謝大家了!請大家放心,曾經答應過的給你們光明,讓你們能夠堂堂正正做人,我蘇羽絕對說到做到!而這一天,不會遠了!現在,我會發葯給大家,每人一粒,服下之後我會幫你們治療身上的傷!」

一邊將普通的療傷丹藥交給馮五,命其分發下去,蘇羽振臂一呼道:「兄弟們!明天,咱們就回晨星大廈,回到我們自己的地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耶!回家!回家!回家!」

蘇羽是晨星的標杆,是晨星的旗幟,而且所有的兄弟都知道,蘇羽向來是說一不二,他說到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所以在蘇羽振臂一呼之後,所有人都興奮的吼了起來!

這一吼,吼出了他們的怨氣,吼出了他們的血性,吼出了他們的夢想,晨星的夢想!

第二天早上八點,一分鐘不遲,一分鐘不早,所有的人分別從各個不同的地方走了出來,帶著強大的氣勢,準時的集結在了晨星大廈對面!

「什麼人!膽敢擅闖魔血堂地盤!」守在門口的嘍嘍一看到這幾百號人齊齊出現,頓覺不妙,厲喝一聲道。

「你爺爺!」毫不客氣的一巴掌將那嘍嘍扇飛,蘇羽狠狠的說道。

「兄弟們!走!回家!」說著,邁開雄壯霸氣的大步,身後跟著龍戰等人的蘇羽,一步跨進了晨星大廈!

「有人闖入!有人闖入!攔住他們!擅闖著格殺勿論!」蘇羽剛剛進入晨星大廈,裡面負責守衛的魔血堂的嘍啰,立刻提著刀槍棍棒沖了過來!

「滾蛋!」看也不看,一巴掌將那第一層的頭目扇飛,蘇羽直接大步走上了樓梯,向著第二層走去。

「交給你們了!」看了自己的那些兄弟一眼,蘇羽悠然而上!

一路悠哉悠哉地走至第六層,蘇羽壓根兒就不看任何一個魔血堂的頭目或者嘍啰,但凡有衝過來的,一巴掌扇飛!

「哼!哪兒來的野小子,竟敢擅闖我魔血堂地盤,今天,老子叫你有去無回!」

第六層,原本屬於蘇羽的專屬練功房,此刻正上演著一副現場版島國電影,只不過看到蘇羽的身影之後,那光溜溜的男豬腳,立刻提起褲子,滿臉不屑地惡狠狠地說道。

「呵呵,看門狗,幫老子看了這幾個月的門,你不知道老子是誰么?不過沒事兒,今兒個老子讓你知道知道,惹怒老子的下場!」呵呵一笑,蘇羽雙手負於身後,大步向前走去。 其實對於蘇羽現在的實力,最清楚的就是蘇默茹了。因為在治療的時候,蘇默茹清晰的感覺到,蘇羽體內還潛藏著一股巨大到驚人的力量,雖然暫時應該是無法開發出來,但那對蘇羽來說,絕對是個寶藏!

而蘇羽目前的化境中期實力,恐怕多半是拜這驚人的寶藏所賜。但蘇羽體內氣息十分的平穩,一點兒都不像是揠苗助長的樣子,這讓蘇默茹倒是十分滿意!

看來這小子,並沒有著急著猛衝而忽略了根基的重要性!

所以,在眾人議論紛紛地時候,蘇默茹開口說道:「我覺得,這倒不失為一個辦法!現在獵殺蘇羽的人這麼多,蘇羽高調復出之後,正好拿來練手!或者這些人,也完全可以給幾位拿來練手。相信蘇羽既然這麼說,肯定有他的想法,不如先聽聽他怎麼說的。」

微微一笑,看著在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蘇羽說道:「魔血堂不是也給老子發了英雄帖了么?既然他舉辦這個武林大會,說的是團結西川武林,那老子也是西川武林的一份子,怎麼就不能參加呢?至於那些來獵殺我的,也並不都是壞事兒!魔血堂不是想把我弄成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么?那我就把他煽動起來的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打了回去,能收服的就給他收服了!看他還怎麼鬧騰!」

「就怕魔血堂惱羞成怒,看到你此舉之後,化境高手傾巢出動,全力圍殺你,那就麻煩了!」

李昆還是有些擔憂,畢竟與化境對戰,他付出了一隻胳膊,所以比起其他人,他更加謹慎一些。

「呵呵,李叔不用擔心,魔血堂不就是想殺掉我,以絕後患,徹底統一西川武林么?那我就給他好好戴個高帽子,把面子給他給足了,讓他沒辦法在武林大會之前,對我下手,那不就結了么!」

「你是說,要和魔血堂明面上對著干,約定在武林大會上比武?」李昆立刻意識到了蘇羽說的是什麼意思。

「沒錯!魔血堂召開武林大會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威震西川武林,用強大的實力把西川武林徹底壓迫,讓所有人都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然後徹底掌控!既然如此,那我給他們一個最好的機會,他們怎麼會拒絕呢?要知道,在武林大會上擊殺我對西川武林的震懾,可要比私下裡除掉,來的更強烈更直觀的!」蘇羽微笑著說道。

「至於拿英雄帖,大家就放心吧!別人不知道,我姐最清楚了,其實凌晨的時候,我們已經去過一趟魔血堂了,還把個化境初期的人給陰了。我能夠潛入一次,就能夠潛入兩次,所以大家放心吧!」

蘇羽當然不是這麼想的,但為了給眾人寬心,蘇羽還是說了個較為穩妥的辦法出來。

「沒錯!這小子那潛入的功夫,真不是蓋的!簡直就是神不知鬼不覺,比老娘還厲害!所以他這麼說,絕對沒錯啦!」袁彩鳳也幫腔道。

看著眾人都對蘇羽很有信心,李昆也覺得自己有些太過謹慎了,「哎,我真是越老越糊塗了,奶奶個腿的!不就是丟了只胳膊么,老子怕他個球啊!不就是魔血堂么,搞他!」

還好李昆此刻又恢復了他的血型,否則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下去的話,恐怕會對他今後的武道修行,產生很大的影響!因為怕了,就會畏縮,就會畏懼了。

看著眾人都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蘇羽微微一笑,再次開口道:「既然要復出,那咱們就要高調一些!反正現在大家都提升了,也正缺人練手,那咱就搞個大的!大張旗鼓的復出!所以我覺得,咱們現在最要緊的一件事兒,就是去把晨星大廈拿下來,那可是咱們的家,也是咱們的大旗!只要咱們一天在晨星大廈,就是在告訴全西川,晨星沒倒!」

「我了個去,你小子這還真是招仇恨啊!不過這他娘的才過癮!躲躲藏藏的,老子也受夠了!要鬧,咱就索性鬧個大的!」李昆大笑著說道。

「好!大哥,俺支持你!俺也要大鬧一把! 明越坡 奶奶個球的,魔血堂的一幫狗東西,居然敢打老子的頭!看老子不打的他**子亂飛!」

李大牛帶著怒氣地說道。看來對於被魔血堂打傻了幾個月,李大牛是真的恨上了!

「好!那這事兒咱們就這麼定了!明天早上八點,晨星大廈門口見!現在我先趕緊出去,把那群不離不棄的兄弟們的傷給治了先!」大笑著說著,蘇羽對著眾人抱拳一拜,便直接起身離開了倉庫。

而李昆等人,在蘇羽走了之後,也迅速的投入到了打坐調息當中!畢竟從明天開始,就他娘的要開始鬧騰了,身體調整好的話,才更有勁兒!

離開了東郊倉庫之後,蘇羽便給馮五等人打了電話,讓其將兄弟們帶到之前約定的地方去集合。

等到了地方,神識一掃之下,蘇羽赫然發現,在場的兄弟們,一個個曾經都受了不小的傷!還好,魔血堂的打擊對象一直都是晨星的高層,對於這些處在下層的小弟的打擊倒不是特別的厲害!

也多虧了姑奶奶提醒的及時,這才使得這些小弟沒有受太重的傷,否則以他們那較弱的體質,就算是蘇羽有多麼厲害的丹藥,也無濟於事!畢竟實力越高,體質就越強大,恢復能力也就更好!

而當看到蘇羽從大門進來之後,那一群小弟頓時熱淚盈眶,一個個激動的叫了出來!

「大哥!您回來了!您終於回來了!」

「大哥!我們想死你了!」

看著那群選擇跟隨自己,走上了自己為他們指定的不同於其他幫會的路的小弟,蘇羽也著實是感動不已!

從始至終,他其實都特別討厭幫會,所以,他才會接受馮長海的建議,進入了幫會世界,力圖從根源改變!

而這些小弟,從始至終一直跟著他,一直為了那個共同的光明的未來在努力著!雖然他們很卑微,實力弱小,但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想要風風光光回到光明,重新抬起頭來做人,做一個無愧於良心的人!

曾經走錯路,進入了黑道,他們大多數人也是迫不得已。或者有些人習慣了那種耀武揚威的感覺,但在跟隨了晨星之後,他們才知道,原來當初那種耀武揚威是多麼的可笑,是多麼的讓人唾棄!

而他們也知道了原來受人尊敬,是件多麼令人身心愉悅的事情!所以選擇了跟隨蘇羽,跟隨晨星,他們從未後悔!所以,直到現在,他們一直在等待著!

「大哥,主要的兄弟們都在這裡,人數不多,只有不到二百人。大部分片區的或者地頭的兄弟,基本上第一時間分散到了各處,也沒有成為白虎堂和魔血堂的目標,所以我暫時就沒有召集他們。今天來的,多數都是他們的頭兒。」馮五第一時間彙報道。

看了看在場的兄弟們,蘇羽威嚴中帶著感動地說道:「好!這麼久了,我不在西川這麼久,大家能夠始終對晨星,對我蘇羽不離不棄,我很感激!在這裡,我謝謝大家了!請大家放心,曾經答應過的給你們光明,讓你們能夠堂堂正正做人,我蘇羽絕對說到做到!而這一天,不會遠了!現在,我會發葯給大家,每人一粒,服下之後我會幫你們治療身上的傷!」

一邊將普通的療傷丹藥交給馮五,命其分發下去,蘇羽振臂一呼道:「兄弟們!明天,咱們就回晨星大廈,回到我們自己的地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耶!回家!回家!回家!」

蘇羽是晨星的標杆,是晨星的旗幟,而且所有的兄弟都知道,蘇羽向來是說一不二,他說到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所以在蘇羽振臂一呼之後,所有人都興奮的吼了起來!

這一吼,吼出了他們的怨氣,吼出了他們的血性,吼出了他們的夢想,晨星的夢想!

第二天早上八點,一分鐘不遲,一分鐘不早,所有的人分別從各個不同的地方走了出來,帶著強大的氣勢,準時的集結在了晨星大廈對面!

「什麼人!膽敢擅闖魔血堂地盤!」守在門口的嘍嘍一看到這幾百號人齊齊出現,頓覺不妙,厲喝一聲道。

「你爺爺!」毫不客氣的一巴掌將那嘍嘍扇飛,蘇羽狠狠的說道。

「兄弟們!走!回家!」說著,邁開雄壯霸氣的大步,身後跟著龍戰等人的蘇羽,一步跨進了晨星大廈!

「有人闖入!有人闖入!攔住他們!擅闖著格殺勿論!」蘇羽剛剛進入晨星大廈,裡面負責守衛的魔血堂的嘍啰,立刻提著刀槍棍棒沖了過來!

「滾蛋!」看也不看,一巴掌將那第一層的頭目扇飛,蘇羽直接大步走上了樓梯,向著第二層走去。

「交給你們了!」看了自己的那些兄弟一眼,蘇羽悠然而上!

一路悠哉悠哉地走至第六層,蘇羽壓根兒就不看任何一個魔血堂的頭目或者嘍啰,但凡有衝過來的,一巴掌扇飛!

「哼!哪兒來的野小子,竟敢擅闖我魔血堂地盤,今天,老子叫你有去無回!」

第六層,原本屬於蘇羽的專屬練功房,此刻正上演著一副現場版島國電影,只不過看到蘇羽的身影之後,那光溜溜的男豬腳,立刻提起褲子,滿臉不屑地惡狠狠地說道。

「呵呵,看門狗,幫老子看了這幾個月的門,你不知道老子是誰么?不過沒事兒,今兒個老子讓你知道知道,惹怒老子的下場!」呵呵一笑,蘇羽雙手負於身後,大步向前走去。 「宵小之輩,口出狂言!你就是那個什麼狗屁蘇羽吧?被我魔血堂下了必殺令,你居然還有膽出現!看來,你是來給老子送賞金的了!笑納了!」冷哼一聲,滿臉帶著濃濃的不屑,那侵佔晨星大廈的魔血堂之狗,狗軀一震,祭出殺招向著蘇羽襲殺而來!

然而蘇羽卻看也沒看,甚至連負於身後的手都未曾那出來,只是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屑,抬起一腳,輕描淡寫的便踹了出去!

「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