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他們違背宗主的意願擅自做主,但他們四位靈聖長老和一個天才弟子,孰輕孰重,宗主也不會把他們如何。

「廢什麼話,要動手就儘快的。」

另一位老者呵笑道,「既然你不識抬舉,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師兄?」這可是霧海少主,殺了他,霧海不會善罷甘休的。

「是他自己想死,再說了,在這裡殺了他,一眨眼屍體就被玄獸吃了,就算傳到霧海,也是藍少主實力不濟,喪命於玄獸之口,與我們有何干係?到時,霧主儘管來屠玄獸出氣便是。」

「哈哈哈哈,還是師兄想的周全,每年在天蒼山脈發生的意外數不勝數,誰會想到是我們做的。」 「既如此,就將他們兩個都留在這裡。」

沐兮染心底並不像她表現的那般輕鬆,有山河社稷圖和九品蓮台在手,以她現在的實力,就算帶上藍非翎也能逃出去,只是不免將她的秘密暴露給聖靈宗,這樣就打亂了她所有計劃,所以他們兩個現在要和四個靈聖強者正面對上,就算暴露所有的底牌,也要將他們四人擊殺在此。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鬥,沒有退路,也沒有選擇。

前方的四人當著他們的面,趾高氣揚的定著他們的死因,沐兮染偷偷把九品蓮台塞給藍非翎,在他詫異的目光下,無聲的說了三個字,「保命用。」

他們今日對上的不是普通靈聖,而是聖靈宗老一輩的高手,和當初那五六隻爆炎獅不可同日而語。

藍非翎推拒,「我有定海珠,這個還是你自己用吧。」

「我還有別的東西。」沐兮染沒有多說,直接將蓮台推回去,之後縱身躍向上空。

藍非翎攥著蓮台,抬頭看向上空,在看到沐兮染手中轉著的棍子時,頓時爆了句粗口,「卧槽!」

對面的四位老者也是驚呼出聲,「蟠龍木!」

不,應該是蟠龍杖!

「哈哈哈哈。」為首的那人大笑出聲,「沒想到你這小子身上還藏著這樣一件重寶,不過,它很快就是我的了。」

「是嗎?」沐兮染面色凜然,「那便來搶試試吧。」

「上雨旁風!」

「什麼,沐兮染竟還身具風之力!」

「什麼,沐兮染竟突破到了九階靈宗!」

兩道聲音同時驚叫,這小子突破的速度遠超旁人,又是個四屬性玄師。

七長老神色冷凝,迎著沐兮染的風雨,一掌拍出,那就更不能留他了。

四個老頭,她和藍非翎一人應付兩個,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手執蟠龍杖的沐兮染,隱隱能與一個中階靈聖抗衡,但來兩個,就隱隱有些招架不住了。

千鈞一髮之際,小七從玉鐲中鑽出來,張嘴噴出數道冰雨,逼退了切至沐兮染後方的五長老。

「日中陽鳥!」原來傳說中的神獸真的存在,七長老老眼巨睜,接著發出一連串震耳欲聾的笑聲,「哈哈哈哈,今日之後,蟠龍木和日中陽鳥就都是我們的了!」

可事實並不如人意,有了小七的加入,他們想要儘快拿下沐兮染就越發困難。

目前看來,他們並不這樣覺得,在接連見識了蟠龍杖和日中陽鳥之後,兩個人就像打了雞血一般。

但時間拖得越久,他們就越急躁,驚險的躲過一道青白火弧,八長老怒罵道,「你他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九階靈宗,有他娘這樣的九階靈宗?

另一邊有定海珠在手的藍非翎,把無極熊也招了出來。

「高階聖獸!」

蟠龍杖,日中陽鳥,高階聖獸,九長老也忍不住大笑出聲,「今日真是不虛此行啊!」

話雖如此,但久戰不勝,也讓九長老和十長老分外惱火,他們突破靈聖多年,對付一個八階靈宗竟然這麼費力,說出去,簡直是奇恥大辱!

七長老和八長老也漸漸沒了耐心,一左一右的圍住沐兮染,雙手橫在胸前不斷地變換印記,滅殺一個小小靈宗,竟逼得他們使出了絕招。

該死的沐兮染!

兩個黑色的掌印,攜著排山倒海的氣勢轟向中間的瘦小人影。

「去死吧!」

掌印轉瞬即至,被二人圍在中間沐兮染卻突然消失了。

八長老快意的神色剎那變得驚異萬分,「人呢!?」

「他身上定還有一件至寶!」七長老眸光迸裂,面上染上一絲偏執的狂熱,若這些都讓他們得到…

沐兮染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到了十丈之外,蟠龍杖已變為一人之高。

「血雨腥風!」

疾風驟雨中夾帶了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限制著他們的動作,因為行動遲緩,四人完全幾乎承受了血雨腥風的全部攻擊。

早在沐兮染將蟠龍杖橫在身前時,藍非翎便有所感覺,當即不再戀戰,倒飛而出,躲到了她的攻擊範圍之外。

相當於中階靈聖的攻擊,全部打在他們身上,即便是聖靈宗長老也吃不消。

藍非翎在他們後方,瞅準時機將珠子丟了過去。

深藍的定海珠靈活的飄在風雨之中,宛若無垠大海上的一條游龍,雷厲風行的吞噬著人類的生命。

眼下也是風水輪流轉,早先他們左右夾擊她的時候,何曾想過自己也有這一天。

八九十三位長老已然氣絕,唯剩了七長老還在苟延殘喘,捂著胸口不明顯的致命傷,不甘心的道,「宗主一定會給我們報仇的。」 「這位長老說笑了。」沐兮染無辜的道,「你們死在天蒼山脈,是你們實力不濟,干我們何事?」

藍非翎聽在耳中,只覺得無比快意,上前踢了踢只剩一口氣吊著的七長老,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你方才不是很得意嗎?」

「還得多謝幾位長老出的主意,我們覺得好極了。」沐兮染說著感謝的話,面不改色的敲了他一棍子。

一旁還想踢幾腳的藍非翎「…」

沐兮染嘴角一抽,「看我幹嗎,以絕後患啊。」

沐兮染和藍非翎走後不久,便有玄獸循著血腥味過來,吞掉了那四個老頭的屍體。

如此就沒有一點有價值的線索了,聖靈宗一下子損失了四位靈聖長老,尤其是在這種奪寶前夕,就算再怒,也只能認了這個大虧。

藍非翎嘆道,「沈家竟和聖靈宗還有牽扯。」

「在聯姻之前他們就已經派人殺過我兩次了。」

「那他們為何還要和沐家聯姻。」

「為什麼?」沐兮染道,「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唄。」

藍非翎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就這麼算了?」

若被追殺的人是他,他定十倍百倍的討回來。

沐兮染瞥了他一眼,就這麼算了?怎麼可能。

沈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欲置她於死地,她要不送他們一份大禮,他們還以為她是個軟柿子呢。

「你想怎麼做,我幫你。」在藍非翎心中,沐兮染是他第一個承認的對手,怎麼能被那些陰險小人迫害。

「先放放再說吧,如今要緊的是無名島。」她並不打算讓藍非翎牽扯進來,畢竟這是西燕兩大家族之間的事,本就與他無關。

說起寶物成山的無名島,藍非翎突然想起了沐兮染的蟠龍杖,遂問道,「你的蟠龍杖從何處來的,難不成也是那男人給你的?」頓了頓,又想到了什麼,「你身上是不是還有別的東西?」

他之前沒有多想,直到今日沐兮染又一次消失后,他聽到那老頭大喊「他身上定還有一件至寶」,才突然反應過來。

沐兮染挑了挑眉梢,「藍師兄覺得是什麼?」

是什麼?與她並肩而行的藍非翎,腳步突然一頓,「山河社稷圖!」步子加大追上沐兮染,問道,「是不是?」

沐兮染沒有說話,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

「那男人怎麼什麼東西都捨得給你。」沐兮染側目看他,就聽他又道,「難道你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沐兮染嘴角一抽,「你猜的很對,不過…」

「不過什麼?」藍非翎問道。

「不過蟠龍木是我在山脈撿的?」

「…撿,撿的?」那麼大一根,怎麼他就撿不到?

沐兮染彷彿覺得他受的打擊不夠大,頓了頓,又補充道,「可能是人品比較好吧。」

藍非翎「…」

你的意思是我人品不好了?

「我還沒有問你,你是何時覺醒的風之力?」方才的戰鬥中,她一直留意著藍非翎那邊的動靜,所以才發現他不知何時覺醒了風之力。

「在夜探了沈家之後。」

沐兮染突然明白過來,「所以說你快死的那晚不是因為我給你吃了斷腸丹,是因為你在覺醒新的屬性之力,若不是我後來給你吃了聖魂丹,你直接爆體而亡也有可能。」

藍非翎訕訕的摸了摸鼻尖,理虧了。

大約要到山脈外圍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如今我們西燕的三大家族,廢了一個莫家,剩下沐家和沈家貌合神離,也不知以後的西燕還有沒有三大家族之稱。」

「不管以後還有沒有三大家族,沐家是絕對不會垮的。」

「之前沈家不是還想和沐家聯姻來著嗎,怎麼現在反倒開始處處針對沐家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我們少主看不上沈嫣,沈家惱羞成怒了唄。」

「說起來,沐師兄也有半年沒回來了,沐老爺子來找院長喝茶的時候常念叨。」

「也不知少主現在到了什麼境界,你們說會不會突破到九階靈宗了?」

「你當突破是鬧著玩呢。」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個不停,突然前方的草叢晃了晃,驚得他們神經緊繃,慌張拔劍。

「誰念叨我呢?」

熟悉的聲音響在耳畔,眾人驚疑不定。

「我怎麼好像聽到了沐師兄的聲音?」

「我也聽到了。」

兩道人影從草叢後走出,沐兮染含笑望著天蒼學院和沐家的弟子,「怎麼都不說話了?」

真的是沐師兄!還有藍師兄。

不對啊,藍師兄不是回藍王霧海了嗎? 沐家一弟子義憤填膺的道,「少主,你可算回來了,沈家四處造謠,說你是盜了他們的寶物堇青石才能修鍊的,什麼聖藥師,就是編出來騙人的。」

他們雖然從未見過那位聖藥師,但只要是少主說的,他們就信。

「哦,堇青石?」她記得沈家的寶物是疾行旗啊,難道堇青石也在天蒼大陸?

沐兮染道,「好,我知道了,你們歷練別在往深處去了,我們回去看看。」

「少主…」那名沐家弟子撓頭看著沐兮染和藍非翎離去的背影,他怎麼感覺少主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啊,難道就任憑他們污衊?

走開一段距離后,藍非翎忍不住問道,「堇青石不會真的是你偷的吧?」

沐兮染反問,「你也看到了沈家祠堂防守那麼嚴密,我之前尚不能修鍊,如何偷取?」

他怎麼不長腦子啊?

「如果不是你,那堇青石?」

「他們既然知道有這東西,那堇青石就必然在天蒼大陸上。」沐兮染說著,突然面色一變,「不好。」

沈家四處散播是她盜了堇青石,若傳到了那些人耳中…當初他們能重創飄渺神府,沐家自然也不在話下。

半日後,沐兮染的身影出現在京都城門處,聽著往來人群八卦沐沈兩家的言論,悄然鬆了口氣,若沐家出了事,街頭巷尾早就傳遍了。

沐家位居三大家族,經營的店鋪也不在少數,可一路走來,沐兮染知道的好幾家都門可羅雀,倒是有沈家的鋪子都門庭若市。

難道跟沈家的鬥爭已經這麼激烈了?

沐兮染收回目光抬頭,眼前不知何時出現了兩位老者,氣息渾厚遠非靈聖可比。

其中一人問道,「你就是沐兮染?」

沐兮染面上堆起笑意,「正是在下,不知二位是?」

另一位性子明顯要急的多,「速速把堇青石交出來,我們還可饒你一命。」

「堇青石?」沐兮染迷茫道,「那是什麼東西?」

「休要裝傻!」

沐兮染委屈道,「你們怎麼不信我,不就是一塊破石頭嗎,我有什麼好騙你們的。」

「你這臭小子…」齊石橫眉豎目,他已認定堇青石就在沐兮染身上,正要上前去教訓這個連他都敢糊弄的小子,卻被齊槐攔住了,「師弟稍安勿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