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如這樣,你們派遣人去看看。咱們現在還是按兵不動。那谷家和江家的人沒有動靜,看來是對著咱們的東西來了。」

「是的。」那人道。

「嗯,如此……那邊等待吧,記得將事情安排好。」婁萬里說道:「咱們這次事情不能有失。」

……

谷家。

「少主,現在怎麼辦?」一位大約在四十左右的男子問道。

這坐在那裡的正是谷家的少主,他目光深邃,雖然才是三十來歲的樣子,但是依舊有著不凡的能力。

「上次去望承閣的人,全部都死了?」男子問道,聲音淡然,似乎那死去的谷家高手,都不是人!

「嗯。」那人回應道。

「那江家、婁家的人?」男子的嘴中,似乎都沒有一個字是廢話。

「婁家的人被殺了,而如今的天靈門全面的封鎖,誰也不知道這裡面的情況,帝聖宗的人一部分留在望承閣的地方,一部分留在了天靈門。而且這天靈門的門主也似乎出現了。」那人說道。

「而且這江家的所有在天靈門的人都一一被殺了。而人頭都送到了江家的門口,倒是江家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哦?如此的情況,他竟然是忍住了?」男子問道。

「的確,江家現在也沒有心思去管這些,所以也就任由那天靈門胡鬧。畢竟現在各大勢力都將目光鎖定在了那地方之上。」

「哼。誰都想要得到,但是事情又豈會是那麼的容易?先不說這五大一流勢力,就是我們六大家族的人,都在寄望著,誰也不可能獨吞。」男子說道:「但,如今卻莫名其妙的蹦出來一個帝聖宗,這實在不是好事。」

「那我們的人還出去嗎?」

「不用,現在全力的準備,我不希望在最後的時候,被別人當了黃雀。」男子說道:「一切按原計劃行事,一個月的時間不會太久,如今的帝聖宗翻不起風浪來。」

「是。」

……

黑雲城中,一大勢力的大廳中。

一位十分嫵媚的女子端坐在椅子之上,手中舉著酒杯,那纖纖玉指,在酒杯上,顯得更加的靈動。

「門主,如今這天靈門的裡面所有人都已經全部的封閉在了他們的勢力之中。就算是外界的人,也無法打探進去。加上這帝聖宗的強者在,幾乎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知道。不過,那裡卻是終日有著獸吼和慘叫傳來。」一位衣著甚少,身材妙曼的女子回應道。

「哦?慘叫傳來?難道這天靈門的人還被其餘的人騷擾了不成?」嫵媚女子笑道,仰頭喝下一口酒,笑道。

「那倒不是,不過據消息稱,他們有可能是在修鍊。」妙曼女子回應道。

「修鍊?呵呵……有趣。」嫵媚女子笑了笑道:「那帝聖宗了?」

「帝聖宗總部依舊是平靜如水,甚至是沒有何人的異樣。但是裡面的危險程度絕對是不亞於這裡。而且這帝聖宗的宗主凌天賜還在其中。守護著他的兩隻妖魔獸一步都沒有離開。至於望承閣的勢力,現在已經全部被帝聖宗收服了。」妙曼女子神色淡然,不過卻似不敢看那嫵媚女子。

「帝聖宗的發展還真的是不可小視啊。當初見到那小傢伙的時候,就覺得不簡單。真是想不到這小子會是帝聖宗的宗主。倒是清零跟在他的身邊,我有些想不通了。」嫵媚女子微微皺眉,似乎是很在意這清零的舉動。

「他……或許是覺得這凌天賜不錯吧。但,以他的身份,居然會去擔任一個帝聖宗的代理掌門。這也是一大疑惑。」妙曼女子分析道。

「那禹業息的動向如何了?」嫵媚女子轉念問道,嬌媚的臉上,再次的浮現了一絲媚笑。

「毫無動靜,不過他倒是做過一件事,那就是在暗中監視著帝聖宗的人,不過看樣子並不是打算對付帝聖宗。似乎是和帝聖宗有著關係。」

「呵呵……我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會如此的。倒也是不錯。畢竟帝聖宗如今值得拉攏。而且從這信息來看,這帝聖宗雖然是沒有正式成為這裡的二流勢力,但是明面上對付這谷家等人的實力,我看還是足夠了。」嫵媚女子說道。

「對了,記得派人出去,就和那禹業息一樣。暗中監視就行了必要的時候,出手幫助他們一把。不過看如今幾大家族的架勢,估計是不會對他們的出手,也罷,咱們也算是盡了一份心意了。」嫵媚女子說道,然後神色變得鄭重起來道:「一個月之後,好戲估計就會上演了。」

……

此刻,這天靈門中,所有的一切都悄然的發生變化,甚至是現在的天靈門的八座小城,都變得十分的熱鬧了起來。

畢竟如今的天靈門再次的煥發生機與活力,而且連很多的政策都已經改變了,自然是讓無數人的心情都為之大好。

此刻,在這天靈門的門中,都有著兩座聚靈陣,日夜不停的運轉,很多的人都會在疲憊不堪,欲仙醉死的時候,進入這其中去修鍊。

而效果,無疑是最佳的,畢竟這是聚靈陣。儘管這個聚靈陣只有一級,凌天賜做到這種程度,已經超過了他的極限。

而帝聖宗的強者依舊是沒有停止修鍊的意思,畢竟他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幾年的時候已經習慣了,若是再想將這個都習慣改掉,可真的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啞叔?我來的時候並沒看見他,只有他的小船泊在岸邊,我想他現在大概在我家大吃大喝呢,我爸的婚禮可沒那麼快結束,是要熱鬧三天的。」

「——-」

「哦,我想起來了,我帶有好吃的給你。」

於是他便快快的跑到船上,拿了一小袋東西遞到我的面前:

「給。」

「什麼?」

「自己看。」

我打開看時,卻是一包包著五顏六色精美糖紙的糖果,長這麼大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傳說中的糖。

這種稀罕物即使有糖票也不一定換得到吧。

三棵樹鎮只有一個很小的百貨商店,有一些布匹和少量的日常用品,連白糖都很少,更不說這種糖果了。

他看著我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露出嘲諷的微笑。

「小饞貓。」

我小心翼翼的剝了顆放進嘴裡,唇齒間甘甜清香的味道。

哦,好甜啊,真好吃,我喜歡吃糖。

「一顆糖就把你美成這樣,真沒出息。」蕭辰哥哥沉默的看了我一會兒,說:「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他拉過我的小手,我就屁顛屁顛的跟著他。

他的手好柔好暖。

一顆糖就出賣了自己,感覺真的是太沒出息了啊。

我上了船之後,就對不遠處的小黑喊:

「小黑,你先回家吧,我和蕭辰哥哥去吃了好東西就回來。」

小黑知道回家的路,不用我擔心的。

到是自己,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就他一句話就跟著走了,萬一他騙我呢?萬一不懂得回來怎麼辦?我統統沒有想過。

我只是知道,蕭辰哥哥不會欺騙我的。

我們倆使勁的划著船,小船終於慢悠悠的來到了對岸。

下船的時候,蕭辰哥哥隨便了抓了把泥巴往臉上抹,抹得滿臉黑黝黝的,只露出兩個狡黠的大眼睛,對我「嘿嘿」的笑。

「喬裝打扮一下,不要讓人認出來。」

之後又往我臉上抹,我完全不知道他給我畫了幾根鬍子,活脫一個大花貓。然後,我就頂著這麼個花貓臉,還衝著他笑。

接著,我們每人摘了張乾枯的大荷葉頂在頭上,像極了流浪的小孩兒。

我原本是以為,他只是把我帶到鎮上賣些好吃的,卻沒想到他把我帶到了他爸爸的婚宴上。

蕭辰哥哥帶著我,用荷葉捂住臉,悄悄的溜了進去。

那裡人很多,在「嘰嘰喳喳」的聊著天,沒有人注意到我們。即使有人看見了也都是以為是哪家調皮的小孩兒在玩捉迷藏,不用理會。

他的家好大哦,走過一個門還要走過一個門,終於到了一個很大的院子里,種著各種各樣的小草小樹,修剪得整整齊齊的不像話,門口走廊上掛滿了大紅燈籠,很是好看,我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地方,眼睛連眨都不捨得眨一下。

可惜頂著張荷葉,視野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只能看到周圍不遠的地方。

「這是你家?」

「嗯。」

「好大好漂亮。」

他布置可否的拉著我繼續往前走。

我滿眼好奇的乖乖的跟著他,小心臟不由自主的蹦蹦的跳,感覺像是做賊一樣,怕一個不小心被人逮住。

他把我帶到一個僻靜的無人角落裡,示意我不要出聲,然後彎著腰躡手躡腳的走進了旁邊的房子。

這裡是廚房,只見幾口大鍋一字排開,煙火香氣繚繞,各種食物整齊的擺在巨大的木桌上,應有盡有,這種陣仗我還從來沒有見過。

食物香氣肆意的在周圍飄蕩,侵入到我的鼻孔里,我的嘴巴里還有我的肚子里,讓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腳再也挪不開了。

我從窗口看見蕭辰哥哥避開了所有人的視線,貓著身子悄悄的蹲在桌子底下,在那一盤盤的美食里上下其手各抓了些,用荷葉包裹好,趁著廚師們不注意,偷偷的溜了出來。

剛出得門,就聽見後面大叫了一聲:

「嘿,小兔崽子,居然敢來偷食?」

嚇得我們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只記得沒命的逃。

我們逃到了離人群最遠最偏僻的角落裡,捂著肚子不停的喘著粗氣,真的是,差點兒命都沒了。

蕭辰哥哥攤開荷葉,把食物擺在我面前,我兩眼放著青光的咽了口水。

「吃吧,小饞貓。」

我吧嗒著嘴,抓住一個雞腳就撕啃起來,也顧不上那吃相有多麼惡劣,狼吞虎咽好像個餓死鬼一樣。

「慢點慢點,都是你的,沒人跟你搶。」

我只瞪了一眼他,嘴巴被塞得滿滿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後來,後來,嗯,說起來有點兒丟人——

理所當然的,我,我被噎著了。

那塊紅燒肉太大了,卡在喉嚨里,咽不下去。

蕭辰哥哥看著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搖搖頭,跑過去給我裝來一碗水。

看著我終於喘過一口氣來,他嘆了口氣說:

「我就懷疑你上輩子就是餓死的,投胎到人間還是個餓死鬼。」

管他呢,吃飽再說話。

等我吃得差不多了,我才用眼角的餘光發現他根本沒吃,就在那裡看著我。

「你不吃嗎?」

他看著我吃得滿嘴流油的樣子,此刻雙手正抓著一塊紅燒肉往嘴裡塞。

「看著你的樣子都飽了,吃不下。」

「好吧,反正你要吃自己再去拿,我全吃完了。」

最好你別吃,都是我的。怎麼感覺自己在食物面前特小人。

「我——–看不出你人小小的,居然能吃這麼多,以後長大了誰敢娶你,吃都被你吃窮了。」

「你娶我啊。」

我天真無邪的看著他,要是他真的能娶我就好了,天天有這麼多好吃的。

「我,我,服你了還不得?」

他就坐在那裡看著我風捲殘雲一般,把那一大堆食物全部塞進肚子里,然後很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他那一堆複雜的表情,簡直是在看著一個怪物。

然後,我就扯過他漂亮的衣服,擦了擦嘴巴上的油,他忽一步跳開去,厲聲吼著:

「小混蛋,你幹什麼?」

我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傻傻的笑著給他做了個鬼臉,他剛舉起來的拳頭就鬆開了,無奈的看了看滿是油漬的衣服,又看了看我。

我就知道,我這麼天真可愛,蕭辰哥哥肯定不捨得打我。

之後,我便躺在草地上,看著高高的天空中漂浮著的幾朵白雲,在微風的吹拂中慢慢的飄蕩擴散。一群小麻雀,落在草地上,爭先恐後的覓著食,「嘰嘰」的叫聲就像是催眠曲一樣好聽。

歲月靜好啊,我想睡個覺。

然後,然後不知不覺的,我就睡著了,只感覺到風兒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龐。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就被人搖晃著醒過來。

「快醒醒,小懶蟲,」

「幹嘛?」

我睜開眼睛,迷糊的看著他,他今天怎麼盡給我取名字,從小饞貓到小混蛋到小懶蟲,我很好奇他接下來還會叫我什麼。

「帶你去聽戲啊,包你會喜歡。」

「聽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