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現在這所有的一切都沒有辦法阻礙這個人鐵聖老一臉凝重的坐在一艘船上這艘船非常巨大形狀獨特狹長的船身就好像一支箭一樣長達近百米頭部是尖銳的撞角而在船身邊上是數十門巨大的魔法大炮看船的樣子吃水極深顯然上面裝載了很重的東西。

「鐵聖老看天氣情況估計會有一場小雨要來您是不是先回艙裡面躲一下?」一個水手走了過來恭敬的開口。

鐵聖老就好像被吵醒了一樣微微抬頭看看天氣確實和剛剛比起來黑了一些「沒關係我們到目的地還有多少時間?」

「今天風向不太好估計還要三個小時左右。」

「我知道了儘快趕到。」鐵聖老似乎心神不定搖搖手「去吧。」

「是。」那個水手退開了鐵聖老依舊抬頭看天似乎思緒一直在飄。

小雨來了稀稀落落的飄了下來但是剛剛靠近鐵聖老身邊的時候都瞬間變成了冰粒落到了甲板上鐵聖老低下頭看著冰粒緩緩滾到一邊隨後被新滴落的雨水融化。

「她說的果然沒錯啊光看冰鬥氣的力量我萬萬比不上銀聖老唉我的修鍊方式真的錯了嗎。。。」鐵聖老此刻心裡無限的悲哀自認為強大的實力在別人的眼中居然如此的不堪。

「鐵聖老我們到了。」

一聲呼喊傳來把鐵聖老驚醒了「已經到了嗎?那好你們把物資搬到倉庫去。」

看著手下開始搬運物資鐵聖老一個人下了船向島中央走去在那裡就是組織的內部機密地點除了值班人員還有組織的高級人員之外沒有命令是不得入內的。

走過一片樹林鐵聖老看見那不遠處高聳的建築這裡也只有這樣一個建築類似於一個神殿而他們組織的主人也是長年留在這裡的。

鐵聖老緩慢的向建築走去每一步都好像非常沉重一般雖然這裡非常安靜但是他知道在這裡無時無刻不充滿了警戒的眼睛在而且沒有一雙眼睛的主人會是弱者因為弱者在這裡是不存在的也不可能存活的。

「嗯鐵老三你怎麼來了?平時好像不太見到你啊。」一個白衣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鐵聖老面前這個白衣人樣子非常古怪一頭柔順的白異常明亮看起來就好像在陽光下反射的白雪一般而看他的樣子好像卻只有二十歲左右。

鐵聖老抬頭看了他一眼白男子一愣「嗯怎麼一段時間不見你好像老了很多?」

「或許吧我要見主人他在嗎?」

白男子皺眉「你要見主人?有很嚴重的事嗎?」

「嗯是的。」鐵聖老低聲回答。

男子沉默了一下轉身讓開了位置「看起來這幾天你似乎遇到了很多事進去吧主人在空間室。」

「空間室嗎?正好我也需要去那裡。」鐵聖老嘴角扯動了一下就要走過去忽然白男子一把按住他的肩「你也要去空間室?莫非是關於那個的?」

「可能吧我也希望是但也希望不是。」

白男子沉思片刻鬆開手「看來這次你出去有很大的收穫啊回頭好好和我說一下吧。」

鐵聖老點點頭緩步向神殿走去。

跨上階梯迎面是兩個魁梧大漢光看他們身上的肌肉就有一種鋼鐵一般的感覺就好像是兩個鐵巨人一樣牢牢的守衛在了神殿的門口「我求見主人如果主人還在空間室的話最好能允許我直接進入。」

一個巨人閉上雙眼過了一會緩緩睜開「主人同意了你進去吧。」

「是。」鐵聖老慢慢走進入口剛剛踏入就感覺自己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一樣時間彷彿在瞬間停頓住了眼前一片漆黑過了一會腳下出現了一條黃色的樓梯。

鐵聖老吸口氣每次來到這裡都有一種從心中散出來的慌亂感覺這種感覺會讓自己從心中有一種畏懼感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神殿是主人建造的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這裡是如何建造的又是使用什麼原理建造出來的。

踏上黃色階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但是走著走著就感覺到不對了本來向上的樓梯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向下隨後又變成了迴旋幾乎完全迷失了方向。

就在鐵聖老走的暈頭轉向的時候腳下猛的一空身形不由自主的落了下去他吃了一驚還沒來得及反映就已經踏在地面上了。

淡淡的光芒傳來雖然不強烈但也足夠讓他看清楚了一個身影正站在他不遠的前方雙手背負正專著的看著眼前的東西。

鐵聖老眼睛轉了一下只見這裡是一個圓形的房間非常巨大可是卻畫滿了無數的圖案遍布了整個房間圖案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而且看起來畫風非常古怪讓人感覺奇怪和難以理解而且有的圖案是黑色的而有的確實散著白光這個房間的光芒也正是這些白光散出來的帶來了唯一的光明而這裡正是組織裡面最神秘的地方之一空間室。

「鐵聖老。」一個很輕卻充滿威嚴和壓力的聲音傳了過來「屬下在。」鐵聖老急忙單膝落地。

「嗯你受了傷。」僅僅從鐵聖老的一句話裡面清楚的感覺到了他的傷勢這個主人的實力絕對不弱「那麼著急的過來有什麼事嗎?」主人轉過了身一張慘白的面具帶在臉上上面兩個狹長的紅角還有面具上面遍布的紅色花紋讓鐵聖老心中產生出一種畏懼。

急忙低下頭「是的我違背了您的命令拉托城的精靈全部被救走了而精靈公主也。。。」

主人一抬手「不用說了我對於這件事已經很清楚的不過我很好奇你究竟是為了什麼居然把精靈公主也放走了?」

「其實這件事也正是屬下想要來報告的我在這次事情裡面遇見了一個少女一個和她一樣的少女。」鐵聖老微微抬頭指向牆壁上一個黑色的影子。

「她!你確定!」雖然語氣還是不緊不慢但是鐵聖老還是清楚的感覺到了主人的激動。

「是的雖然樣貌不能完全肯定但是淡金色的眼睛還有那種特殊的氣質可以讓屬下確定是她。」鐵聖老急忙低頭。

主人轉過身看向鐵聖老指的目標沉默不語牆壁上面那個黑色的人影可以看出是一個少女和其他不同的地方只有一點這個女孩的位置是在牆壁也就是整個房間的正中間而且她的雙眼也不是黑或白這兩種顏色而是(/class12/1.html金色的。

「。。。你做的不錯比較起她精靈公主的存在確實不算什麼。」主人轉過身來到鐵聖老面前「你的功勞我記住了不過你好像心中有什麼疑惑?對嗎。」

「餓。。。是的屬下和那少女比過一次但是失敗了而且她還直接點出了屬下鬥氣的弱點。。。」

「我早就告訴過你你鐵鬥氣確實是不錯的想法可是你執著與新鬥氣的力量和威力基本並不堅實這次也算給你的一個教訓吧。」主人伸出手按在鐵聖老的頭上鐵聖老猛的一驚「難道說主人要廢了我!」

一股紅色的氣從主人手中湧出「鐵聖老這次教訓希望你記住不論多麼強的實力必須有深厚的基礎為底不然的話永遠是不能進步的。」手微微抬起鐵聖老的身軀就好像輕若無物被緩緩舉了起來隨後紅色氣體開始瀰漫他的全身鐵聖老只感覺一陣舒暢原來的傷快的好轉而且感覺自己的鬥氣還有所精進。

「嗯你的傷不會有大礙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你也別出任務了安心把你鬥氣好好調整一下希望你有所進步。」主人手一抖鐵聖老猛的被拋上半空當他的身體接觸到天花板的時候就好像是進到了水裡面一般緩緩的消失了。

送走了鐵聖老主人轉頭看向牆上的影子許久一絲微笑浮現出來「你終於出現了嗎我等了好久好久只要你出現了我們的目標就可以開始了這一天我期待了太長的歲月了我們無界的目標馬上就要展開了。」 「終於到了和人類一樣行走真是不舒服的事啊。」看著眼前的巨大海邊城市聞著海風帶來的氣息依丹伸了個懶腰對於龍族來說行走並不是他們喜歡的事情最好就是能偷懶慢慢飛這句奇怪的話讓一邊的索得驚異的看了他一眼。

加羅頂了下依丹「別說廢話了先找個住的地方吧。」依丹點點頭「嗯睡了幾天冷地方還真不舒服。」

索得已經不止一次好奇過加羅和依丹的關係本來他還以為兩人是夫妻或者男女朋友可是後來越來越感覺不像不說兩人之間沒有過親密關係就連說話也是很古怪的感覺而且這個叫依丹的男人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氣息讓人望而卻步再加上有點不明事理的樣子索得不得不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一個貴族。

至於加羅他更是完全看不透了加羅雖然看上去很溫和而且那麼美麗應該是讓人看了感覺沉醉於她的魅力之中可是索得卻清楚的感覺到雖然初看加羅會有一種春風吹過的舒適可是一旦看久了馬上就會現完全看不清楚加羅的樣子就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一樣有一種冰冷的淡然感就好像她僅僅是在世界上的一個影子根本不存在一般。

「嗯人很多啊。」加羅看了看四周現這裡人數眾多不止是普通的冒險者城市的居民水手甚至還有不少外國人士和其他種族的居民。

「塞摩多城是亞特明卡斯的大型港口城市這裡每天有數以萬計的人流涌動帶動了很大的經濟效應所以這裡也是最開放的城市之一所以這裡有很多其他地方的人也在另外這裡也會有蒙提王國的雪原人和安寧平原上的獸族存在等。」索得開口說了句「我先去看看有沒有旅店吧。」先走開了。

忽然加羅停下了腳步依丹楞了下「怎麼了加羅。」

「好懷念的感覺啊。」加羅似乎陷了沉思中「那麼繁華的景象似乎從那以後我就沒有見過了吧。」來到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看見那麼繁華的景色感覺有一絲回到了地球的感覺。

「我永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不管怎麼樣我都是一個外來者不知道我有沒有希望能回到地球不!」加羅忽然握緊了手「冰月等待著我不論如何必須先救回她。」

依丹眉頭一皺加羅的眼睛中似乎有什麼在閃動當初也就是這種感覺讓它漫長的生命中產生了一種情緒那種情緒叫期待。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有的時候你該克制下再露出這種氣勢的話恐怕我會按捺不住。」依丹輕聲說了一句加羅恢復到冰冷麵孔的時候會產生巨大的氣勢讓依丹難受萬分。

吸口氣「抱歉我們走吧。。。」

忽然一個人猛的從人群中被撞了出來直直的向加羅撞來依丹抬手直接抓住了那人的肩頭穩了下來一看不是別人正是剛剛說去找旅店的索得。

不過看起來索得的樣子不太好身上的衣服已經破了口角也掛血了。

「嘿嘿你這個廢物居然還沒死嗎居然還敢來塞摩多城想死的話自己從迷失之海跳下去不就好了嗎。」幾個人從人群中走了過來加羅看過去當頭一個人油頭粉面面色青白而他身邊三個人實力不錯都是六級中等水平任何一個都比索得高不少。

「他們是什麼人?」加羅上(/class12/1.html前一步。

索得擦了擦嘴角的血「天雷冒險團的團長兒子兩年前我教訓過他一次估計現在想趁我咆哮冒險團滅亡的時候來報仇吧。」

「嗯好漂亮的小姐啊。」那個少團主看見加羅眼睛一亮「小姐那麼漂亮的人幹嗎要和這廢物在一起多丟臉啊不如我請小姐去喝一杯怎麼樣?」說完那人的眼睛還色眯眯的盯著加羅。

加羅眉頭一皺「當時也因為這個教訓他的嗎?」

「是的。」索得站了起來雖然受了點傷不過不算嚴重。

「那麼再教訓他一次吧包括那三個不張眼的傢伙。」加羅指的傢伙當然就是那個少團主身邊三個就差沒流口水的傢伙了。

「哈哈教訓我我沒聽錯吧這個廢物想要教訓我?嘿嘿嘿那麼我先把當年的事了解了吧。」那個傢伙一楊手「上給我廢了這小子。」

加羅取出一粒紅色的藥丸猛的塞進了索得的口中「小子你運氣不錯你可是我這個產品的第一個使用者啊記住只有一分鐘時間。」

「什麼?」索得一楞只感覺藥丸忽然化成了液體流進了自己的胃裡面隨後一股火熱的感覺馬上瀰漫了全身。

這時候對方第一個人已經衝過來了帶著強烈鬥氣的一拳猛的砸下索得此刻只感覺自己全身熱的燙看準對方攻擊也是狠狠一拳砸出!

「啊!」出慘叫的並不是鬥氣比對方弱的索得相反那個人被索得的一拳砸的手骨折斷口中吐血的飛了出去。

索得雙眼赤紅向另兩個人沖了過來沒有任何的招式變化僅僅是重拳出手兩個人見同伴連一拳都接不下急忙向旁邊躍開但是索得雙手一倫正中兩人腰部只聽見兩聲慘叫就算運起了全身鬥氣兩個人還是被狠狠的擊飛了。

倒在地上的人驚恐的看著索得身上那濃郁的鬥氣「鬥氣實體化!天那。。。七。。。七級強者!」

依丹皺皺眉靠近加羅身邊「你給他吃的什麼?」

「狂暴藥水啊不過我做了下改良現在應該叫。。。嗯戰神之血吧這個名字聽起來不錯。」加羅點點頭「看起來效果很好呵呵可以考慮加大生產了。」

「你用了什麼東西做出來的?」

「沒什麼啊和狂暴藥水相同的材料嗜血草和魔怒花而已不過。」加羅抬起手「我加了四倍的份量。」

「四倍!」依丹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最高級的血神詛咒也不過兩倍你居然加了那麼多!這個索得會不會馬上爆體而死?」

加羅搖搖頭「別拿我做的東西和那種低劣的藥水相比他們只能用兩倍不過是沒有辦法完全揮出這兩種草藥的作用罷了我找到了兩種草藥的中和點再加了點冰心花來壓制負面效果這樣就足夠解決問題了不過是用壓制材料所以效果時間應該不是很長看已經失效了。」

果然索得已經停了下來鬥氣也恢復成了六級不過對方四個人已經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至於那位團長兒子此刻也已經腫的像個豬頭在地上呻吟。

再看看索得已經完全平靜下來了絲毫看不出剛剛的葯給他帶來多少負作用那麼強的藥物幾乎讓依丹把眼睛瞪出來了。

「走了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加羅帶頭走去所有觀看的人不由自主的讓開了路在他們眼中這個少女比索得還要可怕不過事實也是。

找到了一家旅店由於位置偏遠所有這裡的空房間還是比較多的加羅一口氣包下了整個後面的院子一共七間反正她現在別的沒有金幣還有幾萬沒用那另外她的空間裡面還有不少魔核存著。

「奇怪他們人那?」加羅好好洗了個澡之後隨意穿了件白袍坐在床上等頭干隨後開始聯繫起別人。

「小娜你在那裡?」

「啊加羅姐姐啊好久不見了。」清晰的聲音傳了過來讓加羅小小的驚訝了一下克爾娜絲已經可以清晰的使用聖甲傳音了嗎?看起來這小丫頭的實力進步還真的非常快那。

「我馬上就可以到塞摩多城了估計今天晚上吧不說了晚上見面在好好聊哦。」看起來小娜馬上就要到了隨後聯絡了露卡和艾洛斯他們兩人似乎也沒問題比賽是後天開始他們最多明天就能到了。

不過出麻煩的人還是有的修拉此刻陷進了麻煩裡面估計短時間過不來了。

「這下糟糕了好像比賽報名必須本人到場的吧。」加羅敲敲頭「我小娜露卡艾洛斯依丹五人組建一支隊伍還缺一個啊。」

忽然敲門聲響起「加羅小姐我能進來嗎?」

「索得嗎?有事嗎?」

「。。。是的方便嗎?」

加羅思索下一絲微笑浮了出來「進來吧。」

索得推門而入忽然呆住了加羅一頭濕散落下來再加上一身白袍更是顯露出無比的風情。

「啊我。。。這。。。」索得的臉紅了起來加羅看了看自己搖搖頭「沒關係你坐吧。」

索得急忙坐了下來不過頭都不敢抬加羅笑了一聲「呵你來的正好我也有事和你商量。」索得一愣加羅輕輕開口「我想借用你咆哮冒險團的名聲來參加冒險者之戰當然了我並不會那麼輕易的就借用還是會給你好處的比如說。」加羅右手撐在下巴上「我給你殺死黑炎冒險團的機會怎麼樣?」

索得猛的站了起來眼中滿是震驚加羅輕笑道「怎麼樣被人說中心事了嗎?感覺如何?」

「你。。。」索得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心事那麼簡單就被看穿了。

「人類是不可能那麼輕易放棄仇恨的你也一樣不過你很理智在沒有實力的情況下不會輕言報仇的事可是通過今天你應該明白了。」加羅站了起來「我是唯一能給你復仇能力的人不過你要想清楚一旦決定了你就會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索得只感覺全身冰冷自己完全沒有現加羅居然是那麼的可怕真的要答應嗎?

「仇恨是人類最基本的情緒之一你也是不論你有多理智你都會被仇恨的怒火包圍不是被同化就是被完全毀滅。」加羅微微閉眼「我一開始就和你說過了我不是天使是惡魔操作人心的惡魔。」 「我。。。我。。。」索得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思想鬥爭之中加羅說的沒有錯雖然一開始他並沒有報仇的念頭因為他很清楚報仇是要建立在實力之上的自己僅僅是一個剛剛到六級的戰士根本不可能和黑炎冒險團這種強大的冒險團比如果現在報仇只會失敗可是今天僅僅是加羅的一枚藥丸就讓自己擁有了七級的實力一口氣打敗了三個六級強者於是報仇的念頭就像遇見水的種子一樣不斷的開始芽成長。

加羅說的沒有錯報仇的種子只會成長成為一種毒樹畸形扭曲不論你是怎麼樣的人只要你心中種下了這個念頭就一定會摧毀你人生中的一部分。

索得臉色掙扎他知道如果現在放棄的話以後未必不是沒有報仇的機會可是那個希望和現在一樣的危險和渺小。

「你。。。真的能幫我?」索得勉強開口「我要報仇真的可以給我報仇的實力嗎?」

加羅摸摸鼻子「下午已經給你實驗過了不是嗎?雖然我不知道那個什麼黑炎冒險團會有多大的實力但應該不會太強吧最起碼我不相信他會比傲世金神可怕。」

「傲世金神!」索得臉狠狠抽*動了幾下「你居然會那九級強者和黑炎比?不過你說對了黑炎冒險團團長也不過是七級雖然有人說他可能突破八級但現在也僅僅是七級頂層強者而已。」

「哼如果那樣的話我更加能確定你可以報仇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對於加羅來說索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他的冷靜他的理智會給自己減少很多麻煩。

「。。。好。」別無選擇不是嗎。

晚上克爾娜絲到了而露卡和艾洛斯兩人也稍微晚了一點到達三人的到來又讓索得吃驚不小人魚族翼人族就算是在塞摩多城也沒有見過這兩種幾乎已經消失在歷史中的種族。

不過現在可不是驚訝的時候索得趕到了當地的冒險者公會辦理了咆哮冒險團參加比賽的手續。

「1494號?你的手氣不錯啊。」加羅看著索得抽到的號碼不由的贊了一句索得有點尷尬自己抽到這號碼也實在不太好「那個由於已經快結束報名了因為比賽從明天開始不過每一年的比賽項目一開始並不固定所以我不清楚會怎麼樣的一般來說是通過一次大的篩選來選擇出參加比賽的前十六支隊伍來進行淘汰賽。」

「篩選?看起來會是大的手筆啊。」加羅彈了彈號碼牌「看這號碼應該已經有過一千隻隊伍了吧?」

「是的包括上次比賽的優勝者天劍冒險團還有亞軍毀滅冒險團另外我查了一下黑炎冒險團的成績是上次第七名所以才要不擇手段的提升名次吧。」

「那麼就希望這支什麼黑炎冒險團不會被淘汰吧不然的話就太無趣了。」加羅頓了一下「對了你有沒有看見另外一支隊伍裡面應該有卡恩王子在的。」

「卡恩王子?沒有見到啊。」

「奇怪沒有?」加羅轉頭看向依丹依丹搖搖頭「他一定會參加你放心好了另外沙勒是我的對手在此之前我不想出手免的惹麻煩在怎麼說這也是你們的比賽。」依丹的意思就是這場比賽是人類的不到特殊時候他身為龍族是不可以破壞比賽。

「我知道了。」加羅手一揮一塊牌子飛了過來「不過這幾天就麻煩你帶著吧。」號碼牌抽中的時候一共有六塊證明其身份。

索得一愣「啊依丹先生不出手嗎?可是冒險團之戰比賽是很嚴厲的實力不足的隊伍馬上就會被淘汰。」

「別說了。」加羅揮揮手「這件事原來就安排好的你會明白是什麼情況的。」

索得沒有辦法了只能點頭加羅看了他一眼「你在和黑炎的比賽前也別露面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只靠你們四個人嗎?」索得吃驚不小再怎麼說這也太誇張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