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易歡聽著二人的對話,心中也在琢磨著這件事情。

「歡兒,你有沒有嘗試過使用其他的仙術?」宋良轉頭問道。

「沒有,而且雷靈仙術的很多奧妙我都尚未參悟。」易歡說道。

「歡兒,你以前修行仙術,都是靠自己去領悟。現在卻不一樣了。你應該利用這個好機會,去嘗試其他的靈力的仙術,這樣也能在日後與易覆交手時佔得先機。」宋良說道。

易歡不明白宋良的意思,自己現在連雷靈仙術都還沒有研究明白,又怎麼有精力去琢磨其他仙術。

「弟子不明白,還請師父明示。」易歡說道。

「歡兒,千年之前神魔大戰之後,易尚師父曾經把神、魔、妖、鬼、獸等使用過的所有仙術都記載在無字帛書之中,既然你已經集齊了四卷帛書,就應該好好利用它。」宋良說道。

「師父,弟子已經反反覆複查看過帛書,並沒有關於仙術的記載。」易歡說道。

「無字帛書的奧妙就在這裡。如果單單從帛書的四卷殘卷中,我們只能看到一些君臣師之道、兵法之道、馴獸之道以及占卜之道這些凡人所需的內容。如果想要參悟帛書的全部內容,需要將四卷帛書還原成無字帛書。」宋良說道。

「難道無字帛書中還有其他記載?」易歡好奇的問道。

「無字帛書之所以叫做無字帛書,就是因為易尚師父寫完這本書之後,帛書上沒有一個字。」宋良賣了一個關子。

「那易尚先祖記載的仙術內容去了哪裡?」易歡問道。

「無字帛書會根據閱讀它的人不同而顯現出不同的內容。如果心存惡念的人得到它,上面自然不會有一個字。但是如果是心地善良之人得到它,就會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任何內容。」宋良說道。

「心地善良之人?」易歡自言自語。

「絕世好人!」易歡想起來自己在博網山的時候,窮奇曾經對自己這麼說過,而且在影族村的時候,祝融灰飛煙滅前,也曾經對自己說過這四個字。

「師父,如何才能將四卷帛書殘卷還原成無字帛書?」易歡問道。

「易尚師父曾經說過,只有集齊水、火、風、雷、土五顆靈力寶珠,並且用琉璃殤煉化這五顆寶珠。再將所得的五靈之水塗在帛書殘卷之上,自然就會看到帛書合為一體。」宋良說道。

易歡感到納悶,為什麼自己的師父之前從未提過這些。

「師父,跟隨易尚先祖多年,他可能提過這五顆寶珠的下落?」易歡問道。

「關於無字帛書的事情我也是偶爾聽易尚師父提過而已。我之前一直沒有告訴你,就會怕你會對帛書產生非分之想。但是關於寶珠的事情,他卻從未提起過。既然你已經掌握了占卜術,不如用占卜的辦法查一查寶珠的下落。」宋良說道。

易歡本來想問明白宋良關於帛書的事情為什麼一直沒有告訴自己,但是聽宋良這麼一說,心中便釋然了。

關於五靈寶珠的事情,易歡想了想又說道:「師父,現在辟火珠已經在恬兒手上,風靈珠也在大哥手上。避水珠應該在六尾手裡。那五靈寶珠已經有三顆出世,現在只要找到雷靈寶珠和土靈寶珠就好。」 「歡兒,為師覺得你應該先找到雷靈寶珠。」宋良說道。

「師父為什麼希望徒兒先去找到雷靈寶珠?」易歡不解。

「先找到雷靈寶珠,可以幫助你繼續修行雷靈仙術。而且我知道雷靈寶珠的下落。」宋良捻著鬍鬚說道。

「師父知道雷靈寶珠的下落?」易歡詫異道。

「但是這事有些麻煩。」宋良嘆了一口氣。

「師父為何嘆氣?」易歡關切的問道。

「因為雷靈寶珠在雷神手中。如果要得到雷靈寶珠,你需要去天宮走一趟。」宋良說道。

易歡終於明白宋良為什麼嘆氣。這天宮在天界之中,豈是自己一個凡人想去便能去得了的。

「師父,那豈不是我們要進入死胡同了?」易歡說道。

「也不能這麼說。雖然天宮防守嚴密,但是雷神的宮殿並不在天宮之中,而是在天界的雷神島。」宋良說道。

易歡在黑水沼澤見過雷神島,也知道雷神的脾氣秉性,如果自己擅闖雷神島,恐怕等待自己的,至於雷神那令人懼怕的雷神之怒了。

易歡低頭沉思了良久,抬頭看著宋良問道:「師父,除了去雷神島,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嗎?」

「雷神掌管天界的賞罰,他平時應該很少在雷神島,大多會在天宮各宮殿巡查。如果不去雷神島,就只能去天宮中才能找到雷神。」宋良說道。

易歡本來以為宋良會告訴自己一個簡單的辦法,沒想到卻是讓自己去天宮中尋找雷神。

宋良自己都說過了,天宮防守嚴密,易歡覺得這件事情真的進了死胡同。

宋良看出易歡為難,粘著鬍鬚說道:「歡兒,你可以通過火德星君和水德星君的關係進入天宮。」

宋良一句話點醒了夢中人。當初正是火德星君和水德星君告訴自己這帛書殘卷第四卷的下落。自己現在得到了全部的四卷帛書殘卷,下一步就是想要將殘卷合成無字帛書,想必火德星君和水德星君定然會助自己一臂之力。

「師父,天界怎麼去?」易歡有些著急。

「歡兒,你別著急。天界不比冥界,進進出出都不是那麼容易的。千年之前神魔大戰的時候我們都還小,也沒有機會跟隨易尚師父去過天界。但是我曾經聽易尚師父說過,凡人想入天界,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從天帝峰上去。」宋良說道。

「難道是東海迷霧中的天帝峰?」易歡問道。

「正是。天帝峰是天帝升仙之前修鍊的地方。據說天帝當年在天帝峰修鍊的時候,那隻不過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峰。後來天帝峰每年升高一尺,只到後來高聳入雲。一直在天帝峰上面修鍊的天帝,忽然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便憑藉著自己的修為,在那裡建立了各種結界和宮殿,天界也就慢慢建立了起來。」宋良說道。

「師父,是不是要進入天界,還需要穿過很多道結界?」易歡問道。

「天界的結界並不是阻止你進入天宮最主要的障礙,畢竟天帝創建天界的時候把大量的修為都消耗在建立宮殿上了。」宋良說道。

「那如果要進入天界,最應該擔心的是什麼?」易歡問道。

「天兵!」宋良說道。

「天兵?」易歡問道。

「天界中有百萬天兵,平日里就負責天界和天宮的安全警衛。」宋良說道。

「那麼多?那天界害怕易覆造反?還要讓火德星君和水德星君下凡來捉拿易覆?」易歡問道。

「天界雖然有百萬天兵,但是那些都是紙老虎。千年前神魔大戰的時候,天界也曾有過百萬天兵,但是一夜之間就被魔族殺光了。」宋良說道。

「一夜之間?」易歡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易歡也曾帶兵打仗,麾下也指揮過幾十萬士兵,但是聽到宋良說百萬天兵被一夜之間全部殺光,確實讓易歡無法接受。

「嗯,一夜之間,而且是被一人所殺。」宋良說道。

易歡更驚了,一個人竟然能在一夜間殺光一百萬的天兵。

「究竟是什麼人有這樣的能耐?」易歡問道。

「魔尊!」宋良說道。

太清宮裡的所有人,除了宋良,都是一臉的驚訝。這個魔尊竟然如此神通廣大。

「師父,魔尊究竟是什麼神通的人物?」易歡問道。

「我也不知道。」宋良說道。

易歡忽然覺得胸中一陣難受,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歡兒,你怎麼了?」沐恬急忙上前扶住易歡。

易霜也趕忙為易歡搭脈診療。

「公主,二弟怎麼了?」童茗問道。

「不知道,脈象顯示一切都是好好的,可能是最近太勞累,沒有休息好吧。」易霜說道。

易歡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緩了一口氣,說道:「我沒事的,師父你接著說吧。」

宋良沒有說話,而是走到易歡身邊,一手捻著鬍鬚一手搭載易歡的脈搏上。

「看來歡兒確實是勞累所致。」宋良點點頭。

「歡兒,我看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吧。至於去天界的事情,還是等你身體好了再說吧。」沐恬勸到。

「恬兒,且不論牛叔和杏嬸還在易覆的手上,就單單呂浪來覲見的事情就已經讓我摸不清易覆的陰謀了,如何能讓我能安心養病。如果不能儘快得到無字帛書,修鍊到更厲害的仙術,萬一哪一日易覆帶領呂浪的魔軍前來攻打天府城,我們如何應對。而且,易覆絕不單單會只攻打天府城,極有可能連整個黃土大陸都不會倖免。」易歡說道。

「歡兒說的很有可能。」宋良嘆了一口氣說道,「呂浪的事情我也考慮過。如果呂浪真是易覆安插在青木國的話,那青木國很有可能已經被魔族攻陷了。」

「師父,我們從青木國回來也不過短短十日時光而已。」童茗說道。

「魔族行事向來詭異多端,很有可能在這幾天的時間裡佔領了舍都城。」宋良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去天界的事情就一天也不能耽擱了。」 易歡回到寢宮以後一直在琢磨天宮的事情,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易歡夢到了六尾。夢中的六尾依然是一襲白衣,額頭上還是那朵嬌艷欲滴的梅花。

「二哥,你最近還好嗎啊?」六尾對著易歡笑道。

「你是六尾還是梅貞?」易歡問道。

「有什麼區別嗎?」六尾一直在笑。

「梅貞是三妹,六尾是敵人。」易歡冷冷的說道。

「真也是假,假也是真。六尾就是梅貞,梅貞就是六尾。」六尾說道。

易歡不明白,敵人就是敵人,朋友就是朋友。

就在易歡沉思的時候,六尾手中的九節白骨鞭刺穿了自己的胸膛。易歡忽然從夢中驚醒,已經是深夜時分。

「看來她確實是想要了我的性命。」易歡坐在椅子上,獃獃的看著窗外。

第二天一大早,易歡就召見了呂浪。

易歡準備召見過呂浪之後就去東海迷霧中去尋找傳說中的天帝峰。

「呂浪將軍,高梓國王的文書我已經看過了。孤王有一事不明。」易歡說道。

「還請易歡國王明示。」呂浪畢恭畢敬的說道。

「青木國的國力和軍力在黃土大陸的四國之中已經無人可比,為什麼會主動提出與我白金國修好,建立邦交之誼?」易歡探身說道。

呂浪似乎早就知道易歡會這麼問,一副不緊不慢的模樣說道:「回稟易歡國王,我王自登基以來,就信奉以仁愛治國,希望能夠與其他三國和睦相處。如今,不僅微臣受命前來與貴國商討建立邦交之誼的事情,其他兩位特使,估計此刻也正在玄水國和朱火國商洽此事。」

易歡知道事情絕對沒有呂浪說的那麼簡單,就算高梓有心與自己結盟,也絕不會與玄水國結盟,因為有呂浪這個玄水國的棄將在青木國朝中,怎麼會輕易同意高梓國王四下結盟的計劃。

易歡看了看大殿之上的宋良,師徒二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就明白的對方心中所想。

易歡琢磨了一下,對呂浪說道:「呂浪將軍,既然如此,那孤王也沒有什麼理由拒絕了。煩請呂浪將軍給高梓國王回稟,我白金國同意結盟一事,雙方從即日起停止一切軍事活動,永世修好。不日,我將派遣特使前往貴國,送去結盟的文書。」

呂浪一臉的滿意,對易歡說道:「國王陛下真乃仁愛之君,實乃天下蒼生是福主。微臣即刻啟程回朝,將這個大好消息告訴我王。」

呂浪走後,易歡沒有著急退朝,而且囑咐了一些事情,並將國家大事託付宋良。

用過午膳,易歡就與宋良等人商議去東海尋找帝王峰的事情。

宋良和沐恬都不贊成易歡此時前往,奈何拗不過易歡,只能同意。

宋良囑咐道:「歡兒,東海茫茫,而且帝王峰也只是傳說中的存在,如果靠你們在大海之上四處飛行,恐怕不是長久之策。為師建議你在舍都城購買一座大船之後再出海。」

易歡點點頭,對宋良說道:「師父,弟子昨夜也思考過這個問題。而且此去東海不知道需要多少時日,國家和朝廷上的事情,就勞煩師父和姨母共同操心了。」

宋良和易霜點點頭。

「歡兒,你可占卜過帝王峰的事情?」易霜問道。

「已經卜了一卦,知道了大概的方向。只是那帝王峰的具體位置所在,卦象中並沒有說明。」易歡說道。

「知道大概方向也好,出海前在舍都城找個老漁民做嚮導,路上一切還要多多小心。」易霜無法掩飾內心的擔憂,雙眼中已經有些淚花閃爍。

「姨母,歡兒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之前也經歷過窮奇、燭龍這樣的惡獸神龍,還有祝融、傲霜這樣的神仙靈物,況且還有大哥和恬兒陪伴。他們現在的修為和仙術已經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姨母不用擔心歡兒了。」易歡安慰道。

「姨母知道,但是心裡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易霜說道。

「姨母,你近日也有些勞累了,不如早日回去歇息。歡兒走後,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姨母操心。」易歡說道。

易霜雖然有些不舍,但是覺得易歡說的確實在理,而且自己真的有些勞累,於是便起身告辭了。

宋良等易霜走遠,轉身問易歡:「難道西北蠻族有動作了?」

「師父,弟子真是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易歡說道。

沐恬和童茗面面相覷。

「你故意支走易霜公主,為師便猜測定是關於王悅郡主的事情。」宋良說道。

沐恬和童茗此時才恍然大悟。

「師父,你猜的沒錯。弟子昨日並沒有卜算帝王峰的方位,而是卜算了國家安危一事。卦象顯示,近日白金國將有戰事,而禍端則在西北。這西北方向,除了蠻族之外並無其他威脅。弟子恐怕這西北蠻族將會趁機造反。」易歡說道。

「西北蠻族本就不願乖乖臣服,而且王悅君主對你殺死他父親王申一事始終耿耿於懷,我猜想他們這次應該是得到消息,知道我們在梁城留了十萬大軍,所以才會趁機起事。」宋良說道。

「如果只是因為王悅表妹為了報殺父之仇而挑起戰事,我倒不擔心。我擔心的是,西北蠻族起事有魔族有關。」易歡說道。

「不會吧?這魔族應該還沒有把觸角伸到蠻荒之地吧。」宋良說道。

「師父,你忘了易覆這一千年來都被封印在蠻荒之地的鎮妖塔之中,他應該對蠻族的情況十分了解。」易歡說道。

「如果真要是背後有魔族操縱,那事情就真的麻煩了。」宋良捻著鬍鬚說道。

「不過這一切都是猜測。今日大殿之上,聽呂浪所說,青木國有心與其他三國修好,應該近期不會有戰事發生,剛好我們也能專心對付蠻族。」易歡說道。

「歡兒你放心,我會密切關注蠻族的動靜。」宋良說道。

「我跟大哥行軍打仗的本事都是師父所教,只要有師父在,打仗的事情我還是放心的。」易歡點點頭。 易歡、沐恬和童茗三人下午到時候就出發了,來到舍都城的時候還不到傍晚時分。

易歡背著自己的落日弓和王宮工匠專門打造的幾十支箭矢,沐恬把八風也帶上了。本來易歡是不同意帶著八風的,畢竟不知道要在海上漂泊多久,另外這八風能不能入了天界還是個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