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對不對,你要接著我的做,先做這個……」隊長急了,自己變成了剛才討厭的蒼蠅,嗡嗡嗡跟在接力的隊員旁邊吵個不停,吵的隊員肝火上升心火狂冒沒一會便忍無可忍也怒吼發飆。

廣聞食院和江游食院的觀戰者紛紛捂額嘆息,心道完蛋了,真的完蛋了,這樣吵下去,三十息很快又要過去了,拜託河蟹一點不好嗎?其餘三座食院的人則都竊笑不已,吵吧吵吧,打起來才好呢,呵呵呵……

反觀第一隊烹飪區,情況不說多好,卻也比第六隊好些,至少沒人敢對霍青嵐指手畫腳,這樣意志就比較容易統一,氣氛表面上也相對河蟹一些。

「快,第二個你來,魚我已經洗好了,側面斜切幾刀,然後把生薑切成絲。」霍聖的親孫女也不敢超時違規,急忙抬起雙手離開灶台,將雲心食院的楊星推了過去,然後一手叉腰一手指指點點,自己變身嗡嗡嗡。

楊星心中自然是一萬個好煩好煩,可誰讓霍青嵐是霍聖的親孫女呢?再煩也不能說出來,只能默默忍著,盡量按照霍青嵐的指點工作,做了一回窩火的提線木偶。他心中是這麼想的:「特喵的反正輸了不怪我!」

「三十息時間到,換人!」

不僅選手覺得時間好特喵短,連觀眾都覺得好特喵短,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排位戰沒那麼輕鬆,別看周圍環境優美景色宜人,但對於選手而言,這裡就是地獄!

雙方隊伍再次換人,第六隊換人後,之前的隊員和隊長直接吵了起來,吵得面紅耳赤不可開交,額頭青筋都鼓了起來,捏著拳頭恨不得來一場激烈的貼身肉搏,咳咳……

第一隊這邊換人後,楊星後退三步半個字都不說,霍青嵐繼續嘰嘰呱呱指手畫腳,將盧仁甲也當成了提線木偶,對此盧仁甲自然也是相當窩火,奈何只能乖乖忍著聽從指揮。

「三十息時間到,換人!」陸銘的聲音完全變成了雙方選手的緊箍咒,聽到就感覺一陣頭疼,天哪,誰來把他扔進湖裡餵魚?

「秦羽先吧,我第五個上。」廣聞食院的莫海顯得不是很積極,說實話他其實想輸,原因很簡單,對面第六隊中有三人來自廣聞食院。

如果第一隊輸了,廣聞食院加九分扣三分,凈賺六分,而如果第一隊贏了,廣聞食院扣九分加三分,倒賠六分,怎麼想都不划算。

所以,他才想最後一個上,好在關鍵環節掉掉鏈子動動手腳,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不過可惜的是,霍青嵐聰明得很,他能想到的霍青嵐怎麼可能想不到?

「第四個你上,少廢話,如果你敢掉鏈子,看本小姐怎麼收拾你!」霍青嵐美眸中閃過懾人寒光,霍家的綜合實力還比不過劉家,但收拾小家族還是綽綽有餘的。

莫海猝然一驚,這才想起霍青嵐的身份,如果他真敢掉鏈子,下場可不止扣分這麼簡單,估計大食之路都會因此斷絕。

收拾邪念,莫海低頭開始工作,表現平平常常,無法令人滿意卻也不算掉鏈子。再看對面,吵得更凶了,烹飪幾乎已經停滯,照這樣下去進度會大大落後,甚至能不能完成都是兩說。

「三十息時間到,換人!」緊箍咒又響了,雙方選手都有掐死陸銘的衝動。

「不吵了不吵了,我們都自己看著做總行了吧?大家都是大食,實力相差無幾,該做什麼都很清楚,所以誰都別再亂指揮。」

「行,就這樣,誰再說我我就不幹了!」

「好,誰再比比誰是狗!」

利用這三十息的時間,第六隊終於吵出了名堂,當然也或許是吵累了的緣故,五人決定順其自然誰也別管誰,交替后自己看著辦。

這個辦法果然一舉解決了意見不合的問題,第六隊換人後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節奏,進度大大加快。

而反觀第一隊,之前明明很順暢,現在卻出現了令人吃驚的意外情況。

什麼意外呢?秦羽被排斥了!

莫海讓開為之後,秦羽剛準備接替,卻被霍青嵐搶先一步,理都不理秦羽,二話不說繼續烹飪,完全將秦羽當成了空氣。

「那個,霍大小姐,第五個該秦羽吧。」盧仁甲終於忍不住低聲提醒。

霍青嵐轉頭瞪了盧仁甲一眼:「什麼秦羽?我們隊有這個人嗎?有嗎?」

秦羽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霍青嵐是想將自己排擠出去,以四人接力循環迎戰對方五人接力循環。

「隨你便咯。」秦羽聳聳肩嗤笑一聲轉身朝船舷走去,他是個好脾氣,卻也感覺有點生氣,私人矛盾歸私人矛盾,因私廢公帶到影響比賽就有些過分了,即便是霍聖的親孫女,也不應該這麼做。

(PS:糟糕,藥王被排除在外了,怎麼辦怎麼辦,好方……)(未完待續。) ?看到秦羽被排斥出局,子午食院其餘選手都忍不住漏出怒色,他們對秦羽的實力非常清楚,有秦羽在,可以說是第一隊的幸運,而第一隊竟然非但不好好珍惜,還將這份幸運狠狠踢開,簡直可以說是不可理喻愚蠢到了極點。

「哼,沒有秦羽,我看他們怎麼贏,臭女人,不就是霍聖的孫女嗎?狂什麼狂。」尤鶩顯得很不忿。

旁邊眾人集體流汗,你要是霍聖親孫女,你也可以狂,也可以頤指氣使,鍾子期卻道:「我看不見得,雖然沒了秦羽,但霍青嵐的實力不容小覷,你看烹飪進度,一點也不必第六隊慢。」

聽了這話,子午食院眾人臉色更加難看,如果沒有秦羽第一隊還贏了,那秦羽可真就丟人丟大了。

評審席,見秦羽離開烹飪區朝船舷走去,五位評審都不由微微蹙眉相互對視,楊不悔剛要開口詢問,卻被陸臻抬手阻止,陸臻望著秦羽的背影搖搖頭:「不要說什麼,讓他們自己做吧,稍後自見分曉。」

第一隊烹飪區,霍青嵐見秦羽離開,忍不住漏出得意之色,心情登時好了許多,心中暗道:「讓你噗我一臉水,讓你害我當眾丟人,讓你害我被小騷魚嘲笑,本小姐就讓你一直坐冷板凳,哼!」

收回目光,霍青嵐繼續專心烹飪鱘魚,雖然三十息輪換嚴重打亂了她的節奏,莫海、楊星和盧仁甲的表現也讓她非常不滿意,但她還是有把握拿下勝利的,區區第六隊,五個無名小卒,怎麼可能贏得過她霍大小姐?

卻說秦羽,趴在船舷上望著遼闊美麗的湖光山色,心中那一絲氣氛隨之煙消雲散,不就是坐冷板凳嗎?那就坐好了,權當休息身心休閑度假。

再者說,不用出力就能拿到勝利得到積分,這麼好的事情有什麼可生氣的,打打醬油劃劃水,輕輕鬆鬆拿到分,聽起來還是很不錯的嘛。

是的,秦羽也認為第一隊在霍青嵐的帶領下會贏,首先是團隊團結,六隊吵得那麼凶,肯定嚴重影響發揮,而第一隊霍青嵐地位太尊貴,反而沒人敢和她吵,不管願不願意都順著她的意思來,這樣反而變得團結。

就好比人的大腦,只有一個大腦,胳膊腿才能正常行動,如果有兩個三個甚至更多個,所有腦袋都在發布指令,有的說往東有的說往西,胳膊腿肯定亂套導致摔個狗啃翔。

其次則是因為霍青嵐的個人實力的確很強,雲峰食院的楊星也不差,再加上廣聞食院的莫海和名字醬油感爆表的盧仁甲,綜合實力比第六隊強出一截,根本沒有輸的道理。

「一路辛辛苦苦走來,還真是蠻累的,好不容易打打醬油劃劃水,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放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秦羽竟然伸了個懶腰。

接著秦羽又不知從什麼地方掏出了一根棍子,棍子咔嚓嚓彈開,最後竟變成了魚竿,將新鮮的魚餌掛在魚鉤上,隨手從船舷邊甩落湖中,趴在船舷上優哉游哉開始釣魚。

所有人都看傻了,連五位評審都看傻了,被團隊排斥出局,難道不應該憤憤不平嗎?即便不憤憤不平,也至少應該不開心吧?難道不該嘆幾口氣,丟兩塊石,用行動來表達內心的悲鬱之情嗎?怎麼可能有心情如此悠閑地……釣魚?拜託你到底是來比賽還是度假的?

「這……」韓英傻獃獃看著秦羽,仇厲眼中閃過敬佩之色,他雖然沉默寡言,卻極其看重勝負,如果將他放在秦羽的位置,他敢肯定自己絕對沒有這麼好的心態。

「這傢伙,我們都氣得不行,他倒好,釣魚去了。」尤鶩抱著手臂哼了一聲生悶氣,心中頗有些憤憤不平,秦羽不生氣他們生氣,這不是典型的大王不急太監急嗎?

「秦羽哥只是度量大而已,你們必要黑他好不好。」慕容雪連連擺手替秦羽說話。

評審席,陸臻撫須頷首道:「此子好心態,面對如此窘境,竟然還能悠閑自得,若有機緣將來必成大器。」

「要是換成當年的我,肯定會掀桌子的,呵呵。」楊不悔掩口輕笑,對秦羽愈發刮目相看。船舷邊上秦羽莫名其妙打了個冷戰,什麼情況?被誰惦記了不成?

陸銘低聲道:「父親,他的機緣已經不小了……」

「咳咳,要你多話!」陸臻被嗆得咳嗽兩聲狠狠瞪了陸銘一眼,他這才想起秦羽可不是什麼無名小卒,而是創造溫度改革,兩度登上食經名動十三國的天才大食,再加上被霍聖看好,和練食尊的關係,以及背後可能存在的龐大勢力,機緣什麼的真心已經不小了,這要還算小,那天下大食非吐血吐死不可。

烹飪區,隨著沙漏的不斷翻轉,時間飛快流逝,雙方隊伍都在頻繁的換人中找到了自己的節奏,沒有再爆發任何矛盾,最後幾乎同時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當揭開鍋蓋的剎那,騰騰白氣從鍋中呼的一下涌了出來,如雲似霧翻卷擴散,將其中蘊含的鮮香帶到每個人的鼻端。

雖然眾人都是大食,吃過做過的美食數不勝數,但身為資深吃貨,聞到香味怎麼能不流口水呢?全程眼巴巴看著,再加上沒吃早飯,不被那讓人陶醉的鮮香勾爆饞蟲才怪。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是鱘魚!

鱘魚絕對是雲嵐湖和雲嵐河中出產的頂級食材之一,不但數量少,價格也非常昂貴,即便最近的江夏郡,也不知想吃就能吃到的,各大食院的學子,長這麼大沒吃過鱘魚的不在少數。

既然價格如此昂貴,為什麼沒有被過度捕撈呢?事實上很早以前的確存在過度捕撈的現象,導致雲嵐鱘險些滅絕,幸好食宮及時注意到了這一點,立刻頒布了兩條法規:幼齡鱘魚不得捕撈,非食靈無權烹飪,違者最嚴重的甚至會遭到流放。

有了這兩條法規,過度捕撈的現象立刻得到緩解,畢竟誰也不敢拿食宮的話當耳旁風,再加上當地開始鼓勵鱘魚養殖,雲嵐鱘的數量短時間內得到大量回升,生態恢復平衡的同時,人們的口腹之慾也得到了滿足,可謂一舉兩得。

(為美食大陸的物種保護贊一個~)(未完待續。) ?第一隊和第六隊幾乎同時完成,香味卻截然不同,第一隊這邊是純真的鮮香,而第六隊這邊確實濃郁的甜香,兩種香氣混合在一起,將整個甲板籠罩其中,讓所有人都感覺腹中空空不自覺咽口水。

「哼,竟然是紅燒鱘龍,本小姐的清蒸鱘龍贏定了!」霍青嵐撇了下嘴,將蒸好的魚取出,澆上兩勺生抽調味,撒上碧綠的蔥絲,最後將花椒爆香過的熱油淋在魚肉上,隨著嗤嗤拉拉的油爆聲,魚肉立刻變得色澤鮮亮誘人,香氣再次以爆發之勢擴散。

對面也紅燒鱘龍也已經出鍋裝盤,醬汁粘稠深紅油光閃亮,在晨光下閃爍著淡淡光色,斷成塊狀的魚肉上裹滿了醬汁,再加上灑在最上面的青椒紅椒絲和蔥絲,同樣可謂色香俱全。

「好了,現在將作品端上來,由我們五位評審進行評判。」陸銘說話的同時,楊不悔已經拿起了筷子,肉嘟嘟的下巴一動一動,顯然已經不破亟待。

霍青嵐和第六隊的隊長對視一眼,端著自己戰隊的作品朝評審席走去,兩人都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接下來就要看能產生多少食氣,以及評審更喜歡哪道菜。

兩盤同樣色香俱全的菜肴並排放在評審桌上,食氣之光從出鍋之後就開始漸漸產生,在菜肴表面形成閃爍的光點,此時終於匯聚迸發朝外擴散,將五位評審的臉都照成了亮白色。

所有人都眼也不眨盯著兩團光芒,暗暗猜測究竟是清蒸鱘龍的食氣更高,還是紅燒鱘龍的食氣更高,第一隊五人分別來自不同食院,秦羽又被排斥在外,以四對五真的能戰勝第六隊嗎?

食氣之發散態維持的時間並不長,很快就開始收束上升,上升的速度也並不算快,對此並沒有人覺得失望或驚訝,三十息超高頻接力烹飪,不做成黑暗料理就不錯了,能產生食氣已然相當不易。

片刻后,第六隊紅燒鱘魚的食氣之光率先停止上升,定格在了四寸,成為佳品獲得異象心曠神怡。

看到這一幕,第六隊隊長和四位隊員心中同時咯噔一下面色陡變,雖然食氣之光的高低不是絕對的,只是決定勝負的因素之一,關鍵還要看味道和評審的喜好,但食氣之光遜色,還是說明食氣規則更認可清蒸鱘龍。

霍青嵐忍不住微微揚起頭漏出得意的笑容,她霍大小姐的作品,即便被隊友拖後腿,也絕對不可能輸。

清蒸鱘龍的食氣之光還在緩慢上升,最終定格在五寸六,比紅燒鱘魚的食氣之光高出了足足一寸六,距離珍品界線只有一線之隔。

千萬別小看這五寸六,面對陌生的隊友,面對相互之間的矛盾,面對三十息循環的超高頻接力烹飪,能發揮出三成實力就不錯了,能發揮出五成就算超常發揮,能發揮出八成那簡直就是奇迹!

所以,這五寸六食氣的價值絕對比普通珍品美食更高,能得到五寸六食氣,已然是值得驕傲的事。

「哼,如果讓本小姐獨立烹飪,六七八寸隨隨便便。」霍青嵐斜睨了第六隊隊長一眼,好像在說,小樣,和本小姐斗你還嫩了點。

「請五位尊敬的評審試吃我們隊的紅燒鱘龍,保證味道不會輸給清蒸鱘龍。」第六隊隊長連忙開口,他很清楚繼續糾結食氣只會讓自己更加不利。

「味道從淡而重,老夫就先嘗嘗第一隊的清蒸鱘龍吧。」陸臻率先動筷子,毫不費力就將魚肉夾了下來,送入口中輕輕咀嚼,雙目微合仔細感受鱘魚魚肉的鮮美味道。

「我們也都動筷子吧,諸位請。」陸銘說完也夾了一筷子清蒸鱘龍送入口中。

「這紅燒鱘龍看起來也不錯,面對如此刁難人的規則,能做出四寸食氣已然非常不易,我先嘗你們的。」

楊不悔說完,直接夾了一整塊,在所有人愕然的注視下,原本肉嘟嘟的小嘴突然張大足有十倍,一口就將拳頭大小的整塊紅燒鱘龍吞了進去。

秦羽恰好回過頭看到了這一幕,也嚇得雙腿發軟差點當場跪下,馬了個乖乖,要不要這麼嚇人,你是饕餮神獸轉世?嘴怎麼能張這麼大?也太不科學了吧?已經突破人類極限了好嗎?

吐槽到這,秦羽不由儘力張大嘴,試著用自己的拳頭塞了塞,結果感觸更深差點掉湖裡去,嚇死寶寶了。

第六隊隊長驚嚇之後感動的差點哭出來,恨不得抱住楊不悔那粗壯的大退狂呼知己,真的是知己啊,飯逢知己千頓少,讓我們一起吃到天荒地老。

「我的要求很高,所以你們做好心理準備。」賀九章看了霍青嵐一眼,又看了第六隊隊長一眼,竟然將兩種味道截然不同的魚肉同時放入口中,然後放下筷子仔細品嘗,眉頭漸漸蹙了起來,瞧表情似乎並不滿意。

最後品嘗的是楊不知,品嘗的速度卻最快,放下筷子一言不發,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和仇厲簡直失散多年的親兄弟,快去滴血認親吧同志。

片刻后,五位評審都品嘗完畢,除了楊不悔,其餘四位評審都只吃了一口,畢竟要麼是食尊要麼是食帝,要麼是美食家,區區佳品美食,還不足以讓他們食慾大開大快朵頤。

「不錯不錯,作為開胃菜真不錯,雲嵐的鱘魚果然不愧是青鹿州一絕,呵呵呵。」楊不悔咂咂嘴一臉意猶未盡,眾人聽了集體狂汗,兩道菜的量都不小,絕對足夠五個成年人吃,楊不悔一個人吃了個精光,還說剛剛開胃,要不要這麼飯桶?

「現在來進行評判吧,覺得紅燒鱘龍更美味的請舉左手,覺得清蒸鱘龍更好吃的請舉起右手。」陸銘說完率先舉起了右手,「通過我的品嘗,我個人認為第一隊的清蒸鱘龍更加美味。」

「這道清蒸鱘龍,雖然因為頻繁接力導致品質受到影響,但火候控制的非常好,將鱘魚肉特有的鮮嫩今天完整保留了下來,突出了鱘魚本身的特點,所以老夫也覺得第一隊的清蒸鱘龍稍勝一籌。」陸臻竟然也抬起了右手。

(PS:家裡搞裝修,所以更新晚了,抱歉啦~勝利真的會屬於第一隊嗎?會不會出現大反轉呢?亦或會出現其他什麼意外?)(未完待續。) ?陸銘和陸臻竟然全都偏向第一隊的清蒸鱘龍,陸銘也就罷了,陸臻可是食尊吶,是排位戰的第一評審,他的意見幾乎可以決定整場比賽。

看到這一幕,第六隊隊長和四位隊員都面色慘變,味道上他自問絕對不會差,怎麼會是這個結果呢?還有三位評審,只要再有一位支持清蒸鱘龍,他們就將輸掉這輪比賽,廣聞食院將扣掉九分,江游食院將扣掉六分!

霍青嵐的表情更顯得意,不屑地斜睨了第六隊隊長一眼,她可是堂堂霍聖的親孫女,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就能戰勝的嗎?

場外霍青魚臉色沉了下來,咬著牙嘀嘀咕咕:「該死的,小賤嵐不會要贏了吧,討厭討厭討厭,第六隊一群廢物怎麼這麼不給力,將來娶了媳婦也肯定中看不中用!」

旁邊登時咳嗽之聲大作,聽到的人紛紛轉頭裝作什麼都沒聽到,拜託,罵別人廢物也就罷了,和娶媳婦有什麼關係?和中看不中用有毛關係?你是怎麼連線到這裡的?這麼思維奔逸真的合適嗎?

第六隊五人的目光都看向剩餘三位評審,隊長甚至用可憐小狗狗的目光看向楊不悔,那亮晶晶的雙眼,任誰看了都會於心不忍,剛才楊不悔誇了紅燒鱘魚,而且吃了一大塊,相比應該評價不差吧?

然而,理想是F雙霸,現實是A-飛機場,理想是窈窕淑女轉身傾城傾國,現實是背影殺手轉身摳鼻如花,咳咳……

總而言是現實是殘酷的,你越想怎麼樣,它就越和你唱對台。

楊不悔舔舔肥嘟嘟的嘴唇,連這個小動作都讓她下巴上的肉顫了三顫:「這個,怎麼說呢?你們的紅燒鱘魚還不錯,能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做出如此美味,已經相當不易。」

聽了楊不悔的話,第六隊所有人同時鬆了口氣,接著又同時提了起來,按照戲里的發展路線,接下來是不是還有個「可是」?

果然,天靈靈地靈靈,想什麼來什麼,只聽楊不悔說話大喘氣:「可是……」

這一瞬間,第六隊所有人都差點跪下哭出來,要不要醬紫,別說可是行不行吶姑奶奶,我們以身相許還不行嗎?

「可是,我還是更喜歡第一隊的清蒸鱘龍,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楊不悔道。

「為什麼?」第六隊隊長表情僵硬嘴角上上下下。

「因為鱘魚本身的肉質非常細嫩,而且味道鮮美絕倫,你用紅燒的方法來烹飪鱘魚,雖然吃起來也很不錯,但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紅燒醬汁的味道比較重,會將鱘魚本身的鮮美壓住,導致入口的瞬間,舌頭很難體會到鱘魚本身的鮮美。而反觀第一隊,他們的做法就很聰明,選擇了清蒸鱘龍,最大程度突出了鱘魚魚肉本身的鮮美,所以我更喜歡他們的清蒸鱘龍。」

別看楊不悔是個超級大胖紙吃貨,一番話說得卻頭頭是道,聽得所有人受益匪淺。

陸銘介面道:「別的魚或許紅燒清蒸各擅勝場,但對鱘魚來說,尤其是珍貴美味的雲嵐鱘來說,還是清蒸的做法更合適,更能凸顯它本身的鮮美味道,而且我們吃鱘魚,吃的就是它本身的鮮美,如果要吃紅燒,還不如去吃別的魚,你說對嗎?」

陸臻撫須頷首道:「說的都很對,鱘魚肉的特性決定了它更適合清蒸,通過清蒸,不但能凸顯出它本身的獨特美味,還能最大程度保留其中的營養,可以收拾兩全其美,你們或許不知道,江夏郡江夏樓的招牌美食之一就是清蒸鱘龍,他們之所以選擇清蒸鱘龍而不是紅燒鱘龍,就是我們剛才說的原因。」

聽了陸銘陸臻和楊不悔的解釋,所有人都明恍然大悟,第六隊眾人如遭重擊面色慘白,已經有三位評審偏向清蒸鱘龍,剩下鐵面楊不知和叼嘴賀九章,估計也沒可能支持他們,完了,這下全完了!

事實也果然如此,楊不知冷著臉給出了四個字作為評價:「普普通通。」

賀九章更狠,指著紅燒鱘魚的盤子一臉嫌棄,同樣給出了四個字的評價:「一無是處。」

好嘛,果然不愧是出了名的嘴刁,這盤紅燒鱘魚好歹也有四寸食氣,味道說真的並不差,只是比清蒸鱘龍略遜而已,結果卻遭到如此惡評。(考慮一下沒得吃的圍觀群眾的感受好伐?)

第六隊隊長本來就身心受創,結果被楊不知的評價一箭穿心,還沒來得及回血呢,又被賀九章的評價萬箭穿心。

沒錯就是萬箭穿心,一萬個箭頭從不同方向將他扎對穿,紅條瞬間見底進入瀕死狀態,有什麼白色的東西從頭頂飄了出來。

自此,第一隊所有人心中大定,秦羽早已預料到是這個結果,所以並不感覺意外,如果讓他在清蒸和紅燒兩種方法中做選擇,他也會選擇清蒸的方式來烹飪鱘魚。並不是說紅燒就一定不適合鱘魚,而是相比而言,沒有清蒸那麼適合。

「記住,以後多學著點,沒本事別囂張,會很丟臉的。」霍青嵐腹黑嘴毒,贏了還要落井下石,說完朝五位評審一拱手轉身就走,她已經贏了,第一隊已經贏了,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改變。

然而,現實這隻小惡魔又開始了它的犯(賤)之旅,就在所有人都認為第一隊已經贏了的時候,就在霍青嵐剛剛轉身走出三步的時候,陸臻突然開口叫住了霍青嵐。

「陸食尊,還有什麼事嗎?」霍青嵐轉身疑惑問道,對食尊強者她還是得保持尊敬,否則她老爹和爺爺都會收拾她。

陸臻肅然道:「老夫還沒有宣布誰勝誰負,你先不要急著走。」

「什麼?我的清蒸鱘龍不是得了五票嗎?難道勝負還有什麼爭議嗎?」霍青嵐顯得很不解,所有人都很不解,甚至連第六隊的人都非常不解,到底怎麼回事?不是五比零嗎?不是第一隊贏了嗎?總不會是第六隊獲勝吧?這真的有可能嗎?

(PS:忙了一天沒機會碰電腦,剛忙完立刻碼了一章,作者君正在努力碼第二章,大角蟲模式開啟,gogogo~)(未完待續。) ?正所謂一個波要三個折,兩個波要打六折,咳咳錯了錯了,要純潔,不要污。

「五票?不不不,你可能弄錯了,剛才不是投票,而是喜好偏向,我們五人都偏向清蒸鱘龍,但不代表我們將票投給了你們第一隊,明白嗎?」陸臻一席話幾乎讓霍青嵐吐血,這有什麼區別嗎?耍人玩呢是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