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你年老,灰白,睡意正濃。在火爐邊打盹,取下這書。慢慢閱讀,夢見你眼中一度

發出之柔光,以及深深暗影;

多少人愛你愉悅丰采的時光,愛你的美,以或真或假之情,只一個人愛你朝聖者的心靈,愛你變化的容顏蘊藏的憂傷;

並且俯身紅光閃閃的欄柵邊,帶點哀傷,喃喃低語,愛怎樣逃逸,逡巡於頭頂的高山上

且將他的臉隱匿於群星之間。

假如我有天國的錦緞,綉滿金光和銀光,那用夜和光和微光

織就的藍和灰和黑色的錦緞,

我將把它們鋪在你腳下:但我很窮,只有夢;我把我的夢鋪在你腳下;輕輕踩啊,因為你踩的是我的夢。

酒從唇間進,愛從眼波起;吾人老死前,惟知此真理。我舉杯就唇,我看你,我嘆息。

我請求——因為燈芯和油都已耗盡

而且血液的通路都已凍結——我這顆不滿足的心且滿足於─那用青銅模子鑄造出來的,

或者顯形於眩眼的大理石中的美,

顯形,但當我們消逝后又再度消逝,比一個幽靈,更加不關心

我們的孤寂。噢心啊,我們已老;活生生的美是給更年輕的人的:我們無法支付它狂野淚水的貢禮。



「產生一些美好驕矜的自覺—走路時是「踩著矯情的步伐以紀念哈姆雷特」,風起是「吹動他寬鬆的長領帶成為永恆的拜倫式身影」。」

晚年的仍十分強悍但卻又具有對生死瞭然於心的狂放,他並且說了一句令人驚奇的話:「現在的我只是鬼魂,因此可以說真話。」

葉慈傳奇的一生歸於一抔故鄉的泥土,留下墓志銘上的字:

「an,passby!」

讓人追思不已。他以冷眼看世界、看生死,騎士的策馬向前似乎象

徵他不朽的策勵精神,葉慈所帶給當時的巨大波瀾以一位詩人來

講,誠令人不敢置信,或許這是對的人出現在對的時代的最佳典範,

也或許事葉慈的多重身分(詩人、劇作家、散家、參議員)的巨

大影響力,無論如何,詩人生正逢時,正好以他易感的心、滿溢的

情、和精闢的思維來見證這個時代! 魔俠守護者之一魔俠─聶魯達

巴勃羅、聶魯達(1904─1973),原名內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阿爾托,當代智利詩人,197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聶魯達出生於智利中部的小鎮帕拉爾,父親是一位鐵路工人,母親是一名小學教師。聶魯達出生不久,他的母親因嚴重的肺結核去世,兩歲時聶魯達隨父親搬遷至特穆科城,在那裡,他的父親與一位女士結婚。聶魯達很愛他的繼母,在他以後的詩作中有很多篇幅是獻給這位母親的。

聶魯達10歲時就開始寫作詩歌,1916年他遇到其生命中第一位啟蒙老師,智利詩人加夫列拉米斯特拉爾,加夫列拉在聶魯達的文學創作上給了他很多鼓勵。

1971年,當聶魯達獲諾貝爾文學獎時,他表示這個獎應該屬於加夫列拉。

13歲時,聶魯達在雜誌上刊登了其第一篇文章。

1920年,聶魯達開始在塞爾瓦奧斯塔爾雜誌上刊登短文和詩,為了避免引起父親的不滿,他以自己仰慕的捷克詩人揚、聶魯達的姓氏為自己取了筆名「聶魯達」。

4年後,聶魯達憑藉詩集贏得了巨大的聲譽。

1927年,23歲的聶魯達被智利zhèngfu委派出任駐緬甸領事,之後的8年裡他先後到過錫蘭、爪哇、新加坡、布宜諾斯艾利斯、巴塞隆納以及馬德里。

這期間,聶魯達出版了,這兩部詩集中蘊含著一種突破,不僅在寫作技巧上,更是在思想上。

西班牙內戰爆發,聶魯達的一位朋友。西班牙詩人,洛爾卡被謀殺,這兩件事情很深的影響了聶魯達致使他投身於minzhu運動的事業中。

當聶魯達被委派出使法國的時期,他幫助了大量西班牙難民前往智利定居。

1942年,聶魯達寫長詩讚揚蘇聯紅軍在史達林格勒的戰鬥,同年,他加入共產黨。

1945年,聶魯達當選議員,他公開反對總統魏德拉以及被右翼極端分子控制的智利zhèngfu。也因此被驅逐出國,他在智利躲了兩年後1949年逃往墨西哥。

期間,聶魯達前往蘇聯,在那裡他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在聶魯達放逐生活的後半段,他住在義大利靠近海邊的一個小鎮上。在那裡他每天到海邊聽海的聲音,寫詩。

當反對魏德拉勢力的戰鬥在智利國內取得勝利,對左翼分子拘捕的命令撤銷后,聶魯達回到久別的智利。

1953年,聶魯達獲史達林獎,當時的蘇聯文壇形勢緊張,zhèngfu在思想上實行ducái。的作者巴斯特納克被打上反動的標誌驅逐。

聶魯達在他1958年的選集中反思了他的馬克思主義理想。1957年,其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訪問期間被捕。

此後,聶魯達開始旅行,他去了古巴和美國。1970年當薩爾瓦多阿連德當選總統后,聶魯達被任命為智利駐法國的大使。

1973年,因為白血病,聶魯達逝世。他逝世前不久。智利發生政變,阿連德死於政變。聶魯達在智利的兩處住所被洗劫一空。

聶魯達的一生有兩個主題,一個是政治,另一個是愛情。

他早期的愛情詩集被認為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1930年,聶魯達在爪哇與荷蘭人瑪麗亞哈根納爾結婚,他們在思想上有著很大的差別,9年後,兩個人離婚。

此後,聶魯達與一位法國姑娘相處了一段時間。1943年,聶魯達娶了他的第二任妻子,阿根廷畫家卡瑞爾,1955年離異。

幾年後,聶魯達遇到了他此生的摯愛,智利女歌唱家烏魯提亞,1960年,聶魯達將獻給烏魯提亞,他認為烏魯提亞跟他最像,他們都是智利這塊土地上的孩子,烏魯提亞是他的愛,是他的靈感。他們1966年結婚,婚後的生活幸福。



瑪提爾德:一種植物,岩石,或酒的名字,始於土地且久存於土地的事物之名:

天光在它成長時初亮,檸檬的光在它的夏日迸裂。

木製的船隻航行過這個名字,火藍的浪圍繞著它們:它的字母是河水,奔瀉過我焦乾的心。

啊,暴露於糾纏藤蔓中的名字,彷彿一扇通向秘密隧道的門——通向世界的芬芳。

啊,用你熾熱的嘴襲擊我,或者,用你夜的眼睛訊問我—但讓我駛入並且安睡在你的名字上。

苦澀的愛,以荊棘為冠的紫羅蘭,充滿刺人的熱情的灌木叢,憂傷之矛,忿怒之花冠,你經由什麼途徑,你如何征服我的靈魂?

你為何如此急速地將你的溫柔之火傾洩於我生命冰涼的枝葉上?是誰指引你來路?什麼花,什麼岩塊,什麼煙帶領你到我居住的地方?

那駭人的夜確實顫動著,而後黎明將所有的高腳杯斟滿了酒,太陽向天下昭告它的存在;而同時,殘暴的愛無止歇地纏繞著我,直到它以利劍、以荊棘刺穿我,在我心中開出一條焦灼的路。

你將記得那條奔躍的溪流,在那兒甜甜的香氣上揚、顫動,有時候飛來一隻鳥,穿著水色和悠然:冬天的衣飾。

你將記得那些大地饋贈的禮物:永難忘懷的芳香,金黃的泥土,灌木叢中的野草,瘋狂蔓生的樹根,利如刀劍的奇妙荊棘。

你將記得你採摘過的花束,yin影與寂靜之水的花束,彷彿綴滿沫的石頭般的花束。

那段時光似乎前所未有,又似乎一向如此:我們去到那無一物守候的地方,卻發現一切事物都在那兒守候。

在森林中走失,我折下一根暗黑的細枝,將它發出的細語舉向我乾渴的唇:那也許是哭泣的雨水,龜裂的鐘,或撕碎的心的聲音。

某種傳自遠方的東西,聽起來深沉而秘密,被大地所覆蓋,啊被廣大秋天,被樹葉半掩、潮濕的yin暗所蒙蔽的呼喊。

自作夢的林中醒來,榛樹的嫩枝在我舌下歌唱,它飄浮的香味攀爬過我清明的心,彷彿被我遺棄的根突然間又來尋我,那隨童年逝去的國度——我停了下來,被漫遊的香氣所傷。

「隨我來,」我說——沒有人知道我的苦痛在哪兒,或如何悸動,沒有人送我康乃馨或船歌,除了愛情劃開的傷口。

我又說了一次:隨我來,猶如臨終遺言,沒有人看到在我口中淌血的月亮,沒有人看到那向寂靜昇起的血液。啊愛人,現在我們可以忘掉那多刺的星星了。

那就是為什麼,當我聽到你的聲音重說出「隨我來」,覺得你似乎釋放了被囚禁的酒的憂傷,愛,和憤怒,

砰砰然自酒窖深處湧起:我的嘴再次嚐到火的滋味,血和康乃馨,岩石和燙傷的滋味。

海浪在不安的岩塊上碎裂,明亮的光在那兒迸破,綻放出玫瑰,海的圓周縮小成為一束花苞,成為一滴藍色的鹽而落下。

噢,綻放於沫的木蘭花,迷人的過客,它的死亡開花又消逝——週而復始地出現,消失:破碎的鹽,令人目眩的海的運動。 你和我,愛人啊,讓我們一同封住沉默,當海洋摧毀它無止盡的雕像,推倒它衝動的白塔:因為在漫漫水波和滾滾沙石交織成的隱形織物裡,我們支撐起獨一且多難的溫柔。

我想望你的嘴,你的聲音,你的髮。沉默而飢渴地,我遊盪街頭。麵包滋養不了我,黎明讓我分裂,一整天我搜尋你兩腳流動的音響。

我渴望你滑溜溜的笑聲,你那有著豐收色澤的雙手,渴望你蒼白玉石般的指甲,我想吃掉你的皮膚像吞下一整顆杏仁。

我想吃掉在你可愛的體內閃耀的陽光,你驕傲的臉龐上至高無上的鼻子,我想吃掉你眼睫上稍縱即逝的yin影。

我飢渴地四處走動,嗅尋霞光,搜尋你,搜尋你熾熱的心,像基特拉杜荒原上的一頭美洲豹。

豐滿的女人,肉做的蘋果,滾燙的月亮,海草、泥漿和搗碎的光濃郁的氣味,是什麼樣幽暗的明亮在你的圓柱間開啟?男子以感官觸摸到的是什麼樣古老的夜?

噢,愛是一趟與水和星星同行的旅程,與溺水的大氣和麵粉的暴風雨;愛是閃電的撞擊是臣服於一種蜂蜜的兩個身體。

吻復一吻我漫遊於你小小的無限,你的邊界,你的河流,你的小村落;而生殖之火——變得多麼令人愉悅——

悄悄穿行過狹窄的血道,直到它快速傾洩如夜晚的康乃馨,直到它似實實虛,如一道暗中的光。

從你雙腳上升到髮際的光,那包裹你纖柔軀體的力量,不是珍珠母,不是冰冷的銀:你是麵包做的。烈火愛慕的麵包。

穀物在收穫季節高堆,在你體內,麵粉也在幸福的時節發酵:當麵糰使你的加倍隆起,我的愛是在土中待命的煤炭。

啊,你的額頭是麵包,你的腿是麵包,你的嘴也是,被我吞食,隨晨光而生的麵包。我的愛,你是麵包店的旗幟,

火教給了你血的課程,你自麵粉體認到自己的神聖,自麵包學會你的語言和芳香。

我愛你。但不把你當成玫瑰,或黃寶石,或大火射出的康乃馨之箭。我愛你,像愛戀某些yin暗的事物,秘密地,介於yin影與靈魂之間。

我愛你,把你當成永不開花。但自身隱含花的光芒的植物;因為你的愛,某種具體的香味,自大地升起,暗自生活於我的體內。

我愛你。不知該如何愛,何時愛,打哪兒愛起。我對你的愛直截了當,不複雜也不傲慢;我如是愛你。因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

還有什麼方式:我不存在之處,你也不存在。如此親密,你擱在我胸前的手便是我的手,如此親密,我入睡時你也闔上雙眼。

我的醜人兒,你是一粒骯髒的栗子,我的美人兒,你漂亮如風,我的醜人兒,你的嘴巴大得可以當兩個,我的美人兒,你的吻新鮮如西瓜。

我的醜人兒,你把胸部藏到哪裡去了?它們乾瘦如兩杯麥粒。我更願意見到兩個月亮橫在你的胸前,兩座巨大的驕傲的塔。

我的醜人兒,海裡也沒有像你腳趾甲那樣的東西,我的美人兒,我一朵一朵花,一顆一顆星,一道一道浪地為你的身體,親愛的,編了目錄:

我的醜人兒,我愛你,愛你金黃的腰,我的美人兒,我愛你,愛你額上的皺紋,愛人啊,我愛你,愛你的清澈,也愛你的yin暗。

愛人啊,我常常愛你卻不見你,不記得你,認不出你的目光,不認識你,一株生錯地方,曝晒於正午的矢車菊:我卻只愛小麥的味道。

或許我見過你,想像你舉起酒杯,在安格爾,映著夏夜的月光,或者你是我在yin影裡撥弄的那把吉他的腰身,那把聲如洶湧大海的吉他?

我愛你卻不自知,我搜尋著你的記憶。我拿著手電筒闖進屋子偷取你的相片,然而我早知你的模樣。突然間,

你就在我身邊,我撫摸了你,我的生命,停止:你立在我眼前,女王般統治著。彷彿森林中的篝火,火燄是你的疆土。

在愛你之前,啊愛人,我一無所有:我躊躇於市街上,擺盪於物品間:一切都無關緊要,都沒有名字:世界由守候的空氣構成。

我熟悉滿佈灰塵的房間,月亮所住的隧道,被辭退的嚴酷的飛機棚,固執於沙中的疑問。

一切皆空無,僵死,喑啞,墮落,廢棄,腐朽:一切超乎想像的陌生,一切是別人的,又不屬於任何人,直到你的美貌和貧窮,為秋天帶來豐富的禮物。

無論是伊奎克可怖沙丘的色澤,或瓜地馬拉杜瑟河的河口,都改變不了你那臣服於麥田的輪廓,豐滿如葡萄的身形,吉他一般的嘴巴。

噢我的心上人,自萬物沉寂以來,從糾纏的藤蔓所統領的丘陵地,到荒涼的銀灰色大草原,大地的每一片美景都是你的翻版。

然而不論是礦山羞怯之手,或xizàng的雪,或波蘭的石頭,都改變不了你的丰姿,你那遊走的穀物:

彷彿智蘭的黏土或小麥,吉他或成串水果,在你身上固守其疆土,執行野蠻月亮之指令。

的你單純一如你的手,光滑,樸拙,小巧,透明,圓潤,月之線條,蘋果的小徑,的你纖細有如的麥粒。

的你蔚藍如古巴的夜色,藤蔓和星群在你髮間。的你,遼闊澄黃,像夏日流連於金色的教堂。

的你微小一如你的指甲,微妙的弧度,玫瑰的色澤,直至白日,出生,你方隱身地底,彷彿沉入衣著與雜務的漫長隧道:你清明的光淡去,穿上衣服,落盡繁葉,再次成為的手。

你來自貧苦的南部,來自貧困的家,那以寒冷和地震出名的嚴酷區域,在白堊與黏土間學習生活,當受人崇拜的神們自己也朝死亡墜去。

你是黑黏土塑成的小馬,黝黑,瀝青的吻,啊親愛的,你是泥做的罌粟,飛馳於路上的薄暮的鴿子,我們貧苦童年的淚的撲滿。

小寶貝,你總是保有一顆貧窮的心,保有一雙習慣於石塊的貧窮的腳,你的嘴巴常不知什麼是麵包或糖果。

你來自滋養過我靈魂的貧苦的南部:在她的天上,你的母親與我的母親仍,一同洗衣。我因此選你為伴侶。

早晨的屋子︰真理混作一團,毯子和羽毛,一日方始卻已亂了方向,漂浮如可憐的小船在秩序與睡夢的水平面之間。

物品只想拖著遺骸前行,無目標的追隨,冷冷的遺產,件藏匿起它們萎縮的母音,瓶中的酒偏愛延續昨日。

賦予萬物秩序的人兒啊,你閃爍其間,像隻蜜蜂將觸角探向深陷黑暗的區域,你用你白色的能源征服光。

你如是建構了一種新的明晰︰物品欣然臣服於生命之風,井然之序讓麵包,鴿子各安其位。

親愛的,我們就要回家了,回到葡萄藤爬滿棚架的家:的夏季踩著忍冬的步伐,將在你到達前到達你的卧房。

我們游牧的吻浪跡天涯:亞美尼亞,滴滴掘出的濃蜜,錫蘭,綠色的鴿子,還有揚子江以悠久的耐性將白日與黑夜分開。

而今,最愛的人兒啊,越過澎湃的海洋,我們歸返,像兩隻盲鳥飛回牆頭,飛回遙遠chun天的窩巢。

因為愛無法不眠不休地飛翔:我們的生命回到牆頭,回到海上的礁石,我們的吻回歸我們的領土。 我的心上人,芹菜和食槽之後,紗線和洋蔥之小豹,我喜歡看你的迷你帝國火花閃耀:你的武器是蠟,酒,油,

大蒜,為你雙手而開啟的土壤,在你手中點燃的藍色物質,化夢境為沙拉的移轉事,捲縮於花園水管中的蛇。

你,帶著撩撥香味的鐮刀,你,帶著發號施令的肥皂泡,你,爬上我發狂的梯子和樓梯。你掌管我字跡的特質,且在筆記的沙粒裡找到那些正在覓尋你芳唇的迷途的音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