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剩下的二十五輛一直開到高台處,抵達高台之後,十五輛龍頭車開始列陣停駐,每四輛為一個小隊,將三輛最大的龍頭車圍聚中央,程眾星拱月之勢。

另十輛開過高台,分各個方向一直駛向大荒,直到肉眼再也瞧不見。

午時,大荒之中烈日當頭,萬里無風,從最大的龍頭車中走下來一中年人,身材高大,頭髮烏黑,神色桀驁,一舉手一投足,都展現出非凡的氣勢。

此人便是孟擎天的大哥,如今扶州城第一大家族族長——孟撼天。

『接城主的車還沒到?』孟撼天負手而立,身後的下人戰戰兢兢道,『回族長的話,車應該還在路上。』

『應該~那你告訴我,他還有多久能到?』

『回族長的話,這個,小的~小的不知道。』此人神情惶恐,聲音愈發微弱顫抖。

孟撼天緩緩轉身,面無表情道,『我交給你的任務,你就是這樣完成的。』

『不是,小的按照族長吩咐已經安排下去,如果接城主的車開到了驛站,就會有第一道消息傳過來,可現在第一道消息還沒有傳過來,所以,小的也不知道城主什麼時候能過來。』

『那我剛才問你,你卻說城主在路上。既然第一道命令還沒有傳過來,那也就是說,咱們那城主有可能還沒有走,你說對不對。』

『是~是!』

『那你剛才~是在騙我?』

『不!小的不敢!』眼見孟撼天已然動怒,這人當即嚇得膽裂魂飛,怛然失色,雙腿一軟就跪了下來,大聲叫道,『族長饒命!』

『大哥~算了,一個下人而已,犯不著生氣。』正當孟撼天想懲處這人時,第三輛龍頭車中忽然傳出一道蒼老的勸阻聲,緊接著,一隻蒼老的手從車廂中伸出,旁邊的侍衛趕忙攙扶住,於是,一個拄著拐杖,面目蒼老,滿眼滄桑的老人從那車廂中走了出來。

老者身著麻衣,向前走了好幾步,隨之放眼打量著萬里荒域,良久才嘆道,『真是老了,以前的事情,能記住的不多了。大哥,你還記得,你我還有三弟,當年結伴獵荒的事情嗎?』

孟撼天看著眼前這位老者道,『二弟,這些年,你是怎麼過來的?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老了嘛!很正常,可我孟震天不管長的多老,多難看,也是大哥的二弟,三弟的二哥,你們倆總該不會嫌棄我吧!』說著,老者孟震天莞爾一笑,如同慈祥的老頑童一般,笑著看向孟撼天,和剛剛走下來的孟擎天。

孟擎天心中震動,『眼前這個人真是他的二哥!?印象中的那人,可不是這樣的。』

孟撼天接道,『怎麼會!要不是當年父親下了死命令,我早把你接回來了!』

『還有三弟,這是你二哥!自從今天早上你見到他,就沒有叫過一句,平時那些事我不和你計較,你要是再這麼不懂規矩,我一定把你關在祠堂讓你好好反省!』

『大哥,我~!』

『我只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二哥,你如今怎成了這副樣子,身體可有大礙?』孟擎天心裡頭的震動是非常大的,畢竟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即使孟震天年輕的時候做過多大的錯事,現在幾十年過去了,看著當年的年輕二哥變成眼前這副樣子,要說是不心痛,那是假話!

孟撼天也是一臉關切的望著孟震天。

孟震天雙眼皮微微顫動了一下,隨即溫和的笑道,『沒事,這些年我一個人在黑石城,倒落得六根清凈,別看我現在一副老的要死的樣子,可我還記得我是扶州城孟家的二爺,這些年,修鍊可是不曾落下!不信大哥你看!』

『嘭!』百年的古棗靈木龍頭拐就那麼往地上一撴,孟震天整個人氣勢大變,長長的白髮四處飄散,整個人如同鯨吞一般將百米方圓的天地靈氣瞬間抽了個乾淨!

『喝!』老頭氣勢十足的沉聲一喝,拐杖狠狠的向前打去,與此同時,天空中憑空凝成一道巨大的龍鯨幻影,龍鯨咆哮一聲便沖了出去,那鯨身猛地扎進大地,伴隨著拐杖一甩,那龍鯨竟又猛地從大地中衝出,攜帶著萬噸沙土,圍著高台快速的遊了一圈然後消失不見,再看那高台,竟然在原有的高度又增加了十餘米,甚是壯觀。

『武王之境!?』孟擎天心中大震,自己十幾年想要突破的武王境界,竟然被脫離家族的二哥先做到了!難道自己真的如同大哥所說,『天賦有限,優柔寡斷,不堪大用!?』

『呼~』孟震天一指高台,意氣風發道,『大哥你看如何!?』

孟撼天異常高興,大笑道,『好!真沒想到!震天你離開家這麼多年,竟然將我家傳功法修鍊到如此境界!好!真是太好了!』

孟震天卻是搖頭一笑,『比起大哥還是差遠了!大哥,我聽說那任霍兩家這些年很不安分,這次我回來,大哥若有差遣,震天我定不會退避。』

『我日日夜夜苦苦修鍊,就是為了這一天!為了我孟家光宗耀祖,屹立千秋!』

『光宗耀祖!屹立千秋!震天,這些年,你信中就是這麼寫的,現在我當面再問你一遍,你真是這麼想的!?』孟撼天激動道。

『當然!我孟震天雖然老了,卻壯志未酬,這次違背父親的意志回來,就是為了幫大哥,幫咱們孟家的!』

『太好了!我相信父親要是能看到你這樣,也一定會很高興的!震天,擎天,孟家一定會在我們三個人的手上發揚光大,一定!』孟撼天激動的拉過孟震天和孟擎天的手放在了一起,這一瞬間,三兄弟的心突然間相通了。

孟擎天心中直打鼓,『難道一直都是自己太小家子氣,太不懂得犧牲了。』

『這些年,要不是大哥撐著,孟家早就被瓜分乾淨了,難道,真是我錯了!』

……

與此同時,扶州城城主府。

『快出去看看,孟家的車走沒走。』城主權十武語氣煩躁的怒喝道。

下人應聲趕忙跑到門口,趴在門縫上一看,又趕忙跑了回來,搖了搖頭哭喪著臉道,『老爺,沒走呢!這孟家怎麼還如此猖狂,這不是逼老爺你做出決斷嗎!?』

『你剛才到底說沒說我不在家裡!』權十武氣急道。

『說了啊!小的都是按照您說的一字不差傳達給他的,我說,我家老爺出門訪友,一時半會可能回不來。』

『然後那車夫就問我,什麼時候能回來。』

『然後我就說,那可說不準,可能得十天半個月。』

『沒想到那車夫說,他們族長下了死命令,非得把您接過去,說如果接不過去,他就會沒命!』

『嘭!』權十武氣的將桌子一拍,站起來大聲罵道,『混賬東西!怕他們族長就不怕老爺我嗎!?』

『我可是城主!我也是武王!』

『混賬!混賬!混賬!』權十武氣的團團轉圈,猛地大喝道,『去,把他給我抓過來!』

『那老爺咱們不去了?』

『去!孟家勢大,我惹不起!』

『可那孟家老祖不是已經死了嗎?』

『人是死了,可關係還在。那老傢伙當初可是戰神工會的六階封號武王,還曾是工會東府地區三大執事之一,手握大權,在位幾十年不知道積攢了多少人脈!我一個小小城主哪裡敢惹!?』

『難怪!難怪老爺你對任霍兩家一直保持著距離,原來是這個原因。』

『屁話!三大家族老子哪個敢惹!?任東君,霍千這兩個老狐狸又豈是好相與的,這些大家族背後哪個沒有靠山!他們之間的爭鬥又豈是明面上這麼簡單!』

『我權十武這個狗屁城主當的也太窩囊了。』

『老爺息怒,我這就去給您把那個不開眼的傢伙給抓回來!抽他!狠狠的抽他!讓您消消氣。』

『停!~算了~這麼一大口惡氣都忍了,沒必要拿一個下人撒氣。』

『去給我拿一件漂亮衣裳,老爺我唱戲,也要唱最精彩,最漂亮的!』權十武三兩步跨到院中,大聲叫道。

……

『看來是我把事情想簡單了。』透過窗戶,看到孟家五十輛龍頭車浩浩蕩蕩暢通無阻的穿過城門,語氣有些悵然的嘆道。

『雖然你打入敵人內部的計劃失敗了,可也沒有那麼糟吧。』

『這孟家如此大張旗鼓的進行族比,顯然是有另外的企圖的,不過,他們這些家族間的明爭暗鬥咱們不用考慮。離人散將羽扇一合,輕輕的拍打著掌心說道,你忘了,熊長老交給我們的任務只是調查情況,咱們只需要儘力搜尋到證據就行,至於其他的,就交給府院去辦了。』

『你說的我也明白,可是,就我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這孟家的大老爺絕非一般人物。堂堂孟家二老爺,孟家的二號人物,孟撼天的親弟弟,竟然也讓他像防賊一樣對待,你說,這樣謹慎小心的人,會給我們留下很明顯的漏洞嗎?』

『而且修鍊魔功絕對不是一件小事情,事情要是泄露出去,那一定是滅頂之災。想想這扶州城的任家和霍家,他們恐怕比我們盯得更緊,要是這孟撼天手段一般,豈不是早都被捉住把柄,功虧一簣了嗎?』

『你說的沒錯,咱們要調查的對象,還真不簡單,所有的猜測,在掌握強有力的證據之前,也只是猜測罷了。段玉也忽然想通了,如果沒有拿到足夠證明這孟家人修鍊魔功最直接的證據,即使是府院,也不可能會動一個地方上影響力很大的家族。有些事情處理起來,還是要注意影響的。』

『第一次出任務,難道要折戟沉沙?』陸鳴遠深吸口氣,沉默半晌,頭腦中快速的理清思路,轉身說道,『咱們走,暗中跟著這些龍頭車,到時候見機行事,我就不信,這孟家就掩飾這麼天衣無縫。』

『好吧,只能這樣了。』

……

權十武坐上孟家的龍頭車直奔高地,任家的任東君,任南君兩兄弟也領了一隊人馬向高地進發,霍家也不例外,霍千老爺子出了異寶閣以後,就坐上一輛豪華龍頭車直奔大荒,估計比任家還要早到一會。

於是扶州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勢力也都派人去了,一時間,滿城空巷,中轉驛站外,擺攤的走荒人也趁機發了一筆。

在這種雜亂的環境下,陸鳴遠三人編了個由來隨後也趁機混了進去,只是活動的範圍有所局限,到了高地附近,盤查就相當嚴密,陸鳴遠幾次想要混進去都沒有成功。

『這守的也太嚴了!有什麼東西見不得人的!』段玉氣急敗壞道。

『那上面坐的可是扶州城三大勢力的掌舵人還有城主,守衛森嚴也正常。不過進去我們是一定要進去的,直覺告訴我,這次的族比一定有問題。』

『說不定,我們就能找到突破口。』陸鳴遠沉吟道。

『但願吧,那我現在就叫阿司命過來,咱們從地下走。』

『那當然好了。』 『這麼快就找我!你們這也太菜鳥了吧?』傳聲福祿筒中,阿司命懶洋洋的道,不需要用眼睛看見,陸鳴遠也能想到這傢伙甩著長辮子,一臉無奈又懶散的樣子。

『少跟我廢話啊!趕緊過來!』離人散直接罵道,轉頭又對陸鳴遠說,『你不知道,這傢伙是屬驢的,不狠狠抽他,絕對不會動彈。』

『有你這麼說話的嗎!?虧了你我這麼多年的關係,真是看錯你了。『正說著這阿司命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了出來,狠狠的撇了離人散一眼又道,『走吧,這邊,跟我來。』

阿司命轉身走向了暗處,陸鳴遠幾個也趕緊跟了上去。

到了隱蔽處,阿司命道,『離我近一點,我這寶貝小,小心把你們誰給漏了。』說著便從懷裡掏出一件拳頭大小的神秘物件,又咕咕叨叨弄了半天。

『你這到底行不行啊,該不會又不靈了吧。』離人散看得眉頭大皺。

『想多了!好了!走開點!』

『嘭!』只見那阿司命將這東西往地上一扔,好傢夥,當時就變成一個兩米寬高,四五米長的大梭子。

『太牛了!果然不愧是上古的東西,就是不一樣!』段玉拿著鐵扇對著那大木梭子般的物件拍拍打打,嘴裡止不住的讚歎道。

『行了行了,這可是老古董,可別叫你給打壞了。』阿司命趕緊阻止。

陸鳴遠心裡頭也是驚嘆不已,上一世在軍中他也就只看到過兩件上古物件,一件是上古的奮威龍牙號角,還有一件叫天雷壯軍鼓,可那每一件都是無價之寶,不到萬不得已才不會動用,沒想到這阿司命不聲不響的竟然有這麼一件非同尋常的重寶!

『快進來!這寶貝每次打開只有五息時間,時間一過,就會直接鑽入地底了!』阿司命蹴溜一下就從頂頭的窗口跳了進去。

離人散顯然也是知道的,招呼了一聲就趕緊也跳進去,段玉就急了,『你個王八蛋怎麼不早說。』

陸鳴遠倒是來不及罵了也趕緊跳了進去,眼見段玉還傻愣著,急道,『還罵什麼,快進來!』

『嘭!』最後一瞬間段玉被陸鳴遠拉了進去。

『坑爹玩意,這裡頭怎麼這麼小!?』

『別得寸進尺啊你,嫌小你出去啊,要不然,你給我換個大的。』阿司命懶洋洋的回著段玉。

這上古的神秘梭子裡頭倒像是一個狹窄車廂,開車的人有一個隔離出來的空間,倒是擠不著,而後頭三人卻是有些擠了。

『這不是廢話,我要是能出去我早都出去了。哎~你說咱們現在是不是已經在地下了,可怎麼絲毫感覺都沒有?』段玉問道。

『哼!那當然,這上古地行梭是精通陣法的土屬性大能煉製而成的,運用的是神通法則的偉力,可不是你想的用什麼大號靈石做動力,要不怎麼叫上古異寶呢!』

『你就得瑟吧,也就你爹真疼你,這樣的寶貝都敢給你用。』

『嘿!那你可想錯了,我爹再疼我那也沒這魄力,是我那老祖宗,他老人家給我的。』

『看到了沒?淡淡的裝逼啊。』離人散無語的搖著羽扇,『行了,你倆都別說了,快點快點,這裡頭悶的慌,小心別把我們憋死了。』

『催什麼催,到了!』

『噗!』從外面看,這上古地行梭通體泛動著土黃色波紋,噗的一下如同游魚躍出水面一般從地底沖了出來,這個階段陸鳴遠等人毫無感覺,只是等上古地行梭落到地下的一瞬間,才感覺到幾下震顫。

『外面安全,我們出去吧。』阿司命不知道從哪裡收集到的信息,便打開了頂蓋,隨後幾個人都跳了出來,這上古地行梭也就被阿司命收了回去。

『咱們現在已經到了大荒的腹地,這孟家的族比就在前面,不過他們安排了十輛龍頭車在周圍極速巡遊,所以你們一定得小心一些。』

『好,我知道了。』陸鳴遠點頭道。

『嗨!不爽!實在是不爽!你說這東西做那麼安穩嚴實幹嘛!好不容易有一會從地底下走的機會,可卻是屁都沒有看到,這要是以後人家問起來,可惜了我就連想吹牛都沒有素材。』段玉貧嘴道。

『你可真行。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就先撤了,等你們明天完成調查任務再吼我,到時候我接你們回去。』話音未落,這阿司命就瞬間鑽到了地下,也沒見用上古地行梭,於是陸鳴遠就好奇的問道。

『離兄,司命兄這是什麼本事?』

『什麼本事?逃命的本事唄,他爹,他祖宗,他老祖宗都是研究怎麼保命的,所以,他才小小年紀有了這麼些奇特的手段。』

『而且他們家還有一門傳家之寶,大龜甲術,這小子在這方面的天賦絕對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以久而久之,他就有大穿山甲的名號了。』

『我說呢~原來司命兄大穿山甲的外號是這麼來的。』

『你以為呢。』

幾人正欲行動,荒域的上空突然颳起一陣狂風,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頓時被鋪天蓋地的黃沙籠罩。

『什麼鬼天氣!』段玉罵道,剛才還好好的。

『很正常,人都說荒域是黃沙一片片,亂石飛著走,只是這樣的天氣恐怕會給我們的調查帶來麻煩。』陸鳴遠拉起脖子上的圍巾遮住口鼻,又用袖子擋住眼睛,轉頭喊到,『快走,少說話。』

高台那裡,權十武,霍千,任家兄弟幾人幾乎是前後腳到,孟家三兄弟已經在高台之上迎候。

絕地追殺 孟撼天遠遠望見大荒之中突起颶風,颶風邊緣,一隻巨大的黑鷹正不懼風沙,奮翅翱翔。

孟撼天當即豪氣萬丈的大笑道,『志達雲霄天地驚,縱然大漠朔風起,亦作雲天瀟洒行,好鷹!好鷹!』

孟擎天將幾人迎到高台,任東君正聽到孟撼天的豪言壯語,抬眼一望,卻是意味深長的笑道,『鷹是好鷹,只可惜,這隻鷹不懂得審時度勢,竟妄圖逆天而行,撼天兄,你說它豈不是笑話!』

『笑話!?怎麼是笑話!』孟撼天絲毫不見委婉的反駁道,『東君兄,你說這話我孟撼天可不敢苟同,我輩武者要是沒有逆天而行的膽氣,何時能手握神通,逆天改命!』

『哼!年輕人有志氣是好,可不知道埋頭做人,韜光養晦,一味的顯露鋒芒,豈不是會剛過易折!』任東君也毫不客氣的回道。

『我孟撼天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埋頭做人,也沒有人能叫我退縮!即使這漫天漫地的狂風也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