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一刻,聶天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笑了,笑得很隨和。

「現在放棄,還來得及!」那道古老的聲音繼續響徹。

「放棄?你是在開玩笑嗎?」這一刻聶天有些玩味的說道,他修鍊過七星劍意,曾經經過殘魂,使自己的靈魂分成七縷,飽受極大的痛苦,區區誅魂對他來說,似乎有些小兒科了。

就在這時,聶天眉心中的七道靈魂開始閃現而出,形成天罡北斗之勢,驅逐古鐘之念。

「還有五步,圓滿結束!」聶天心中思討,立即抓住時機,往前瘋狂邁出,剎那間,終於站在了萬道階梯之上,長發飛揚,瞳孔鋒芒畢露。

雖然,聶天踏上了萬道階梯,但是他很清楚,完全依賴七縷靈魂的強大,若不然,剛剛那最後一道鐘聲,就已經把他靈魂誅滅。

聶天深深呼吸了一下,抬起步伐,直接朝千佛殿踏去,然而,他剛踏入千佛殿,只見一座古鐘懸挂中央,古鐘之大,覆蓋數里。

「那誅魂之音就是來自這口古鐘嗎?」聶天抬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古鐘,心中有些驚駭,這古鐘太大了,隨便懸浮在那,就如一座山峰。

「恩?」猛然間,聶天發現古鐘之上有著無數的金色符文在流轉,透露著古樸氣息,隨即聶天心中念道:「難道這古鐘是一件神兵?」

見此一幕,陡然間只見聶天的眼眸中射出一道紫色烈焰,火眼金睛立刻開啟,要把古鐘上的符文看透掉來。

「古念通天,誅天地之魂!」聶天心中顫抖,誅天地之魂?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能誅天地之魂,這該是多麼強大的神兵?」聶天心中又顫抖,又驚喜,隨即神念直射而出,頃刻間,那一道道符文刻在了聶天腦海之中,在他腦海之中流轉著璀璨的光華,無盡古念印入他的腦海,如同一套口訣。

這一刻,聶天開始閉目參悟,他隱隱感覺,要是參悟出這套口訣,興許就能收得古鐘。

雖然真正的天驕不能太依賴法寶,但是若碰到太強大的存在,法寶可以救命,就憑這號稱能誅天地之魂的古鐘,若能收得,他的威力就可能不弱於焚天魔劍。

當然,再1強大的神兵,也要有實力駕馭,實力越強,發揮的威力越大。

譬如,焚天魔劍,聶天以前只能發揮出萬分之一的威力,原因無他,只因他的實力太低,不過契合度也很重要,凡是太強大的神兵,他都有器魂蘊含在其中,只有得到器魂的認可,才能完全為你所用。 古鐘誅魂,能誅天地之魂。

誅天地之魂雖然有些誇張,但是無疑印證了古鐘的強大。

聶天很清楚,之所以自己能踏上諸佛殿,並非古鐘的誅魂力量不夠大,而是古鐘鎮守這萬道階梯,意在考驗。

聶天心想,若古鐘的誅魂之力全部爆發的話,恐怕他立即就會魂飛湮滅吧。

當然,這只是聶天目前的猜測,究竟是不是如此,只有等到收了古鐘才知道。

此刻,只見古鐘上金色符文遊走,一道道鐘聲在聶天腦海之中響起,雖然能震蕩神魂卻不足以致命,如今他把古鐘上的符文全部記載腦海,閉目參悟。

金色符文在他腦海中遊盪,隱隱有誅魂之意。

看來想引動古鐘為我所用,必須要以武道神通引動古鐘神元,讓神元臣服於我。

有神元,這古鐘必然不是凡品,之前他踏上階梯的時候,就有一道古老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或許這道聲音就是來自古鐘神元吧。

聶天繼續感悟,五天過後,他感覺那些金色符文,彷彿在他腦海之中越發的明亮了起來,似有金色虛影浮現,縹緲不定。

「莫非這就是古鐘神元?」聶天心中有些激動,他參悟了五天,總算有些進展,這一刻他只感覺,這金色虛影透著遠古的氣息,彷彿來自萬古佛域,即便傲立在他腦海之中,隱隱都有一個無上的威嚴。

「小子,你的修為在我眼中如螻蟻無二,有何資格繼承古鐘?」一道威嚴的聲音在聶天腦海之中響起,聞言聶天沒有多少震驚,他知道想讓古鐘神元就這麼臣服與他不太可能。

「敢問前輩,你生來就是強者嗎?沒有人天生神通,你被懸挂這片天地已有百萬年,沉淪於此,何不與我起舞,戰九天仙魔,我堅信,我不會辱沒你的光華!」聶天聲音蕭穆,眼神中透著一股堅韌之色。

「戰九天仙魔,你憑什麼證明,難道就憑你踏入這裡,就對自己盲目的自信嗎?你可知道九州萬界天驕無數,你這蠻荒之地出身的人難道還能強過九州萬界的天驕?」

話落,聶天只感覺那道聲音有些桀驁起來,鐘聲猛然響起,使得聶天靈魂顫抖,臉色蒼白,隨即聶天佛之真意爆發,金芒閃爍,直接掃蕩腦海。

「看來我高估你了,我本願帶你戰九天仙魔,無奈你不相信我,甘願沉淪於此,既如此我不會強求!」說完聶天退出感悟,古鐘雖強大,不為他所用,也就是一塊廢鐵。

話落,聶天不再理會古鐘,鐘聲沉寂,聶天繞過古鐘朝前方看了一眼,只見前方遼闊無盡,金光璀璨,彷彿蘊含著一股濃濃的佛之意境。

諸佛殿,萬佛集聚於此。

然而聶天剛想台步離開這裡,猛然又聽到沉寂片刻的古鐘響了起來,鐘聲及其刺耳,彷彿要誅滅聶天靈魂。

很顯然,那古鐘神元開始動怒了,鐘聲依舊,一聲比一聲猛烈,聶天只感覺一道道刺耳的鐘聲直入靈魂深處,讓他有種不可抗衡之感,好厲害的誅魂之念。

「哼,我凌駕九天之上的時候,你爹娘還沒出生,竟敢如此跟我說話!」聲音傳入聶天腦海,鐘聲繼續掃蕩。

「噗嗤!」頓時聶天一口鮮血噴出,單膝跪地,這一刻,他感覺整個腦海彷彿都要爆裂開來,但是他意不屈。

「可笑,你能凌駕九天之上,為何被人封印鍾內,沉寂百萬餘年,原本我可以帶你脫離苦海,闖蕩九州萬界,可悲的是你卑微之意不願屈服,既如此我,收你何用?等我凌駕九天之時,又何須帶你共舞!」

聶天聲音滾滾,即便深受重傷,他也不會低頭,反過來想,聶天說的一點都沒錯,有朝一日他若凌駕九天,又何須帶他一起起舞?

「你不怕我誅滅你嗎?」古鐘內傳出一道冷冷的聲音。

「你敢嗎?我通過了考驗,闖過萬道階梯,證明擁有踏入這裡的資格,你若把我誅滅,就有違這裡的規則,我想你必然也會魂灰湮滅!」聶天聲音洪亮,擲地有聲,他既然踏過了萬道階梯,就等於擁有了入門券,這古鐘只不過是這裡的考驗者,他料定不敢違背這裡的規則。

「你在威脅我嗎?」

「沒有威脅你,我說的是事實,你不願與我征戰九天,我自然不會勉強,但是你若想把我就地誅滅,你沒有那個膽量!」聶天說道。

「哼,你既然這麼狂妄,我便為你做個見證,若他日你不能凌駕九天,我會親手把你靈魂誅滅!」

話落,鐘聲停止,一切歸於平靜,有朝一日,聶天不能凌駕九天,古鐘內的神元會直接誅滅他。

「你大可放心,若我不能凌駕九天,不用你動手!」此刻聶天心中大定,此鍾既然有凌駕九天之意,也正和聶天之意,就是不知此鍾是何來歷,而且這麼大的古鐘我該如何收藏,總不能一天到晚扛在肩上吧。

想到這,聶天心中有幾分鬱悶,然而古鐘彷彿知道他之念想,剎那間縮小萬倍,化作一粒金光沒入了聶天體中,隨即一道聲音傳入聶天的腦海:「我雖願為你見證,但是在你境界沒有達到我的認可之前,我不會出力助你,我倒要看看你能達到一個怎樣的高度!」

「我不會令你失望,即日起,就讓你見證我是如何崛起,俯瞰神州大地!」聶天聲音堅定,他背負血海深仇,若不能俯瞰神州大地,甘願一死。

話落,聶天開始邁起腳步,朝大殿之中深入,諸佛殿,百萬年來疊立於此,裡面蘊藏著十絕天尊傳承,古往今來只有聶弒天一人深入過,然而今朝,聶天繼承他爹遺志,也踏入了這裡。

「嗡!」然而就在這時,只見大殿之中金光猛烈閃爍,狂風驟起,延綿數百里的大殿在這一剎那之間,萬尊佛像拔地而起。

每一尊佛像,都有千丈之高,威勢驚人,如今它們坐立在這片空間,如同一尊尊擎天巨人,散發出恐怖的威壓,使得聶天心中掀起一場滔天巨浪。

「好強,這裡的佛之意念太強了!」這一刻,聶天只感覺猶如萬金巨石壓在肩膀之上,驚世駭人。 「好強,這裡的佛之意念太強了!」這一刻,聶天只感覺猶如萬金巨石壓在肩膀之上,驚世駭人。

「小子,我剛剛看你已經領悟了佛之真意,這萬佛你可以不必理會,直接踏步上前,走到最後一尊佛像為止!」

此刻一道聲音響在聶天腦海,聶天自然清楚是哪古鐘神元的聲音,這萬佛傲立於此,很顯然是讓別人從中參悟他們的意境,然而聶天自小就修鍊了佛之一類的功法,之前又與被封印的諸仙大戰一場,早已領悟了佛之真意,自然可以不必理會。

隨即,聶天繼續邁步而出,遊走在萬尊佛像之間,頂著沉重的威壓,一步步朝前邁去,然而剛走一段,剎那間只見一道佛之掌印捲動萬丈金光從虛空拍下,頃刻間,聶天便就意識到被那老傢伙坑了。

諸佛殿,怎麼可能讓他安然度過?

大掌繼續拍下,聶天神色驚懼,這一掌蘊含的武道力量,足以毀滅一起。

「好強!」聶天隱隱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都要崩裂,掌印蘊含的意志力量太過強大,根本無法抵擋。

然而,就在聶天感覺自己要死的時候,只見掌印化作無形,似乎帶著一種奇妙的力量侵入他的身體,使得他身上燃起了可怕的金色烈焰,彷彿在錘鍊他的身軀。

「轟!」就在這時,又是一尊佛像一掌拍下,璀璨無比,而且恐怖的力量彷彿蘊含著禁錮空間之力,完完全全把聶天鎮壓在了其中,半步挪動不得。

「這是要煅殺我嗎?」聶天感受著渾身烈焰帶來的熾熱之感,及其痛苦,而且這烈焰似乎越來越可怕了,變成了紫金之色。

隨即,只見一道強光射來,剎那間上空出現一個巨大的佛字,然而,雖是佛字,其中彷彿蘊含著及其強大的魔念。

「諸佛殿,一念成魔,一念成佛,莫非所指的就是這個佛字?」這一刻,聶天忍住全身的灼熱之痛,想起了之前雲中仙子的叮囑。

但是,他如今被烈焰焚身,心境已經凌亂不堪,雙眸死死的盯著虛空中的佛字,沉寂其中,內心中魔念恆生。

「小子,越是艱苦,越要定心,千萬不要被烈焰影響心境!」剎那間一道聲音在聶天腦海中響起,如同當頭棒喝,使得聶天猛然一驚,好險,這烈焰明顯就是要影響我的心境,若心境不堅,必然入魔。

這一刻佛字的意念越來越強,但是聶天只感覺彷彿有無盡的魔吟蘊含其中,在呼喚他,朝他招手。

「我念之堅,豈是你能摧毀,哪怕刀山火海,依舊不能動我本心!」聶天醒悟過來之後,意志力猛然變強,任由烈焰焚身,他本心不搖。

想到這,聶天開始閉氣雙眸,只在瞬息全身隱隱有金光煥發,一道道符文遊走其上,彷彿是一尊萬古之佛。

聶天心中的佛之意念越來越強,體內的魔性漸漸被抹滅,隨即只見他身軀上的紫色烈焰也跟著漸漸熄滅。

本心不搖,魔奈我何!

聶天這一坐定,便是三天之久,這三天來,他承受的煎熬,別人沒有經歷過,自然不知道。

「呼!」

聶天深呼吸了一下之後,發現火焰與禁錮之力全部消失,他才睜開眼眸,剛剛的魔之意念真的太恐怖了,若不是古鐘神元提醒,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古鐘神元,見識廣博,遠在聶天之上,聶天在他跟前只不過是剛出茅廬的小子而已。

此刻,聶天的目光朝前方望去,他不清楚漫漫諸佛路還會遇到什麼,但是他經過剛剛遭遇,心智變得更加堅定無比。

也可以說剛剛那是對他心性的磨鍊,武道之路兇險莫測,若是沒有堅毅的心智,很難走到巔峰。

天賦固然重要,心智也必不可缺。

聶天繼續往前漫步,一步一腳印,小心翼翼,然而,及其意外的是,一天下來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似乎整個諸佛殿就那一道障礙。

不過,每一尊佛像的佛之意境及其強烈,然而對他卻沒有絲毫用處,若是聶天沒有參悟出佛之真意的話,可以說這裡的每一尊佛像都是至寶。

聶天頂著威壓又走了一天,似乎快要走到了宮殿盡頭,他看到宮殿的另一頭有著一道金色光柱斜坡而上,彷彿是通往某個地方。

見此一幕,聶天心中驚喜,那光柱的另一頭恐怕就是天尊傳承之地吧。

想到這,聶天頂著恐怖的威壓,隱隱開始加快了步伐,朝著光柱踏去,不久后便就來到了光柱之處。

光柱一望無際,另一頭不知通向何方,給聶天感覺,彷彿是無限延伸一般。

「小傢伙,你終於來了,可讓老夫好等啊!」陡然間,一道聲音傳來,讓聶天一驚,頃刻間,目光鎖定在了一名老者身上,只見這老者站站在光柱之上含笑的看著聶天。

剛剛,光柱上還沒有任何人,猛然出現一名老者,給聶天感覺,彷彿此人從天而降一般,有些不太實際。

很快,聶天便認出了這名老者,正是他剛進入虛幻門之時見到的那名老者,這老者不但知道他的名字,甚至連他的身世都一清二楚,好在這老者對他沒有任何壞心。

「見過前輩!」聶天微微欠身,朝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禮,然而只見老者猛然一個閃身,出現在了聶天身旁,抓住聶天的衣衫道:「跟我走!」

話落,兩道身影朝光柱的另一頭爆射而去,呼呼的風聲在聶天耳邊響起,僅在片刻間便就行在了百里之外。

「好快的速度!」聶天心中驚駭,恐怕那二十七大絕頂勢力老祖級人物移動的速度,都不及這萬一吧。

隨即,聶天只見一座虛無縹緲的白玉宮殿出現在了眼眸之中,使得聶天心中微顫,莫非前方就是天尊的傳承之地?

「傳承之地,老夫不可入內,你自己進去吧!」老者對著聶天說道,隨即聶天只感覺整個身子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住,直接甩向前方宮殿,聶天看著越來越近的天尊宮殿,心中莫名的有著一絲激動。

千萬人夢寐以求的傳承,要被我所得嗎?聶天心中想著,十絕天尊的傳承,即便是那些仙人為奪傳承,不惜封印三萬年,如今他聶天卻近在咫尺。 「十絕殿!」

聶天抬頭望去,只見三個渾厚有力的燙金大字在白玉宮殿的正方位閃爍著璀璨的光華,而且聶天感覺到,這三個燙金大字隱隱透露著一股淡淡的威壓,哪怕只是掃一眼,聶天都能感覺到它的威懾。

「這就是十絕天尊的傳承之地?」聶天感覺這一切彷彿太過突然,那些仙人為奪傳承,皆被封印三萬年之久,而自己卻踏入了傳承之地,雖然說,聶天的天賦驚人,但是運氣成分也必不可少。

那些被封印的仙人,哪一個不是曠世天驕,即便放在聖域中州,足以橫掃一切。

「呼!」聶天深呼吸了一下,穩定了自己心中的激動之後,開始邁起步伐,朝著十絕殿踏步而去,進入十絕殿以後,他發現十絕殿共分三層。

第一層的擺設很普通,寬闊的大殿竟然無一物,只有刻在牆壁上的十二幅壁畫,聶天心中微微有些疑惑,難道天尊傳承之地名不副實?

聶天掃了一眼壁畫之後,一時間並沒有發現有何不同之處,表面看這些壁畫很是普通,似乎根本沒有特別之處。

然而當聶天釋放出感知之後,頓時大驚失色,這些圖畫似乎都含著一道龐大的神念在其中,衝擊著他的靈魂。

「這!」聶天只感覺靈魂劇烈顫抖,彷彿越往深處探查,那一縷意念越龐大,竟讓他感覺到靈魂要崩潰一般,很顯然這些壁畫,很不簡單,有可能是哪位仙人留下的絕世神通。

走上前,聶天開始一幅幅感知壁畫,然而他發現了,這裡的神通幾乎都不符合自己修鍊,當他感知到最後一幅壁畫時,頓時一股龐大的戰之氣勢把他震退數步。

聶天心中驚恐,這幅壁畫蘊含著無比猛烈的戰鬥意志,這種戰鬥意志,似乎是一套仙法,此仙法能夠引動滔天的戰威,為自己所用,讓自己的戰鬥意念提升百倍。

這一刻,聶天的神念繼續朝壁畫中探查,越往深處,戰鬥意志越是恐怖,竟讓他感覺有種戰九天仙魔之感。

壁畫中,聶天的神念化作一縷飄渺的虛影,在他身前,彷彿有著無盡的仙魔大戰,戰鬥意念覆蓋萬里,哪些仙魔隨便一擊,萬里毀滅,化為虛無,每一尊仙魔都蘊含著可怕的戰威,伴隨著聶天左右。

聶天發現,這場大戰彷彿來自遠古,那一尊尊仙魔都代表著一方勢力,仙與魔本不能共存,都想一統諸天萬界。

「好強!」聶天第一次看到這種動人心魄的諸天大戰,若是聖域中州的哪些戰爭與此戰相比,可以說簡直就是小打小鬧,這裡的任何一人,恐怕隨手一揮都能毀滅整個聖域中州。

此刻,聶天隱隱感覺,自己的身軀彷彿綻放出了一種奇特的光華,把他籠罩其中,任由大戰再狂暴,都不能近身半分,他只是一個旁觀者。

然而,就在這時,壁畫中,神念化成的聶天,猛然間看到一道偉岸的中年身影從天而降,殺伐氣息覆蓋諸天,一柄長劍,一身盔甲充滿著滔天的戰之氣勢,隨便一劍都能斬滅一切。

而且,聶天看到他手中的那把劍能吞吐著諸天魔雲,每殺一名魔者,劍中魔之氣勢便就強橫一分,而且劍中還蘊含著焚天烈焰,烈焰縱橫億萬里,焚殺魔人無數。

「焚天魔劍!」聶天終於認出了那把劍,正是他以前從魔龍村拔出的焚天魔劍,恐怕這才是焚天魔劍的真正威力吧。

見此一幕,聶天心中掀起滔天巨浪,焚天魔劍是他爹聶弒天的佩劍,然而,他很清楚,此人並非是他爹聶弒天,若是聶弒天他必然能感覺的到血脈相連之感,既不是聶弒天,那麼只有十絕天尊了。

百萬年前,十絕天尊揮劍斬妖魔,使得諸天萬界一統,看來此戰就是十絕天尊在百萬年前與妖魔的一場曠古絕今的大戰。

而且,之前聶天也聽那些封印的仙人提過,焚天魔劍最先的主人乃是十絕天尊,自從他爹繼承了十絕天尊的傳承之後,便就成了焚天魔劍新的主人。

封印的諸仙也提過,自從聶弒天死後,焚天魔劍就下落不明,聶天心中想著,恐怕他爹死前,就把焚天魔劍封印在了魔龍山之中了吧,直到自己丹田破封,才引動焚天魔劍共鳴,再次出世。

「恩?好奇妙!」然而就在這時,聶天隱隱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流動著某種奇異的光華,進入身體之中,使得他身上燃氣可怕的戰鬥意志,他感覺隱隱擁有了十絕天尊的戰之威勢,氣息猛然間彷彿變得強大起來。

「轟!」陡然間,一聲巨響,他感覺全身彷彿被籠罩了一縷可怕的戰鬥光環,璀璨無比,這戰鬥光環越來越耀眼,隱隱讓他熱血沸騰,全身充滿了戰鬥的意識。

隨即,一道強光射來,剎那間虛空之中出現一個龐大的戰字,戰字蘊含著無比的戰鬥意志,戰威滔天,直接沖入聶天的眉心之中,隱隱與他額頭上的神武印記融合。

只在一剎那,聶天只感覺自己擁有了可怕的戰之威能,能夠藉助神武印記的戰威提升自己,及其玄妙。

而且他還感覺,只要神武印記之中的戰威爆發,似乎就能擁有毀天滅地之能。

得到這一切之後,聶天心中驚喜,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戰之威能,他隱隱意識到,只要戰之威能爆發,都能誅滅掉洪武五重以上的超級強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