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三哥,你你騎馬還是坐車」鳳臨歌盯著鳳臨策,抱著一絲希望的問道

「時間緊迫,我騎馬去。」鳳臨策自然知道鳳臨歌打的什麼主意,便又說道:「況且,對方強調讓我一人去,又怎會讓馬車通過」說罷,邁步出了房門

「唉」鳳臨歌望著鳳臨策的背影,無奈又無力的再次嘆息一聲

鳳臨策接過松墨手中的韁繩,動作敏捷的躍上了馬背。

「王、王爺」松墨可憐巴巴的望著鳳臨策,似是有話要說。他身後的張民、劉井二人,也望著鳳臨策,欲言又止。

「我很快就回來。」鳳臨策清冷的說。他知道他們擔心他,也知道他們想說什麼。

「可,可是王爺」劉井仗著膽子開了口。

鳳臨策抿唇,目光凜冽冰寒地瞪了劉井一眼,成功的讓劉井把未說完的話咽了回去,閉了嘴。

鳳臨策不在多言,騎馬向西城門走去,出了城門后,策馬揚鞭,一人一馬,向西狂奔而去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差點被「吃」的第二日,也就是她被伍漓困住的第八日,伍漓沒有來小屋下棋,卓曄心裡暗暗鬆了口一氣

第九日吃過午飯,花奴收走了盤、碗、食盒后,半個時辰不到又回來了

「主人要見你。」花奴面無表情的對卓曄說。

「哦。」卓曄聞言心中十分忐忑,不知是鳳臨策與伍變態的交換日期到了,還是那個伍變態又要對她耍什麼齷齪花招

跟著花奴七拐八繞,又來到了曾來過一次的那個小樓門前,花奴依舊等在樓外,停止不前,卓曄一個人走進樓里。

伍漓彷彿沒有看見卓曄進來一般,坐在廳內悠悠然的喝著茶。

這次齊白不在,伍漓的旁邊站的是兩個隨從模樣的人。

卓曄也不說話,靜靜的站在那裡,等著伍漓開口。

許久過後,伍漓放下手中茶杯,拿起茶壺,在另一隻空茶杯里蓄滿了茶水,優雅的站起身來,慢慢的向卓曄走近

卓曄的心,隨著伍漓的腳步越收越緊

伍漓在卓曄面前很近的位置停住腳步,微微低頭,看著渾身戒備的卓曄,勾起唇角,問道:「你很緊張」

她不喜歡仰望別人說話,更不喜歡與一個帶著侵略性的野獸挨這麼近的距離

卓曄後退一步,倔強的直視伍漓,盡量平靜的問:「伍公子喚小女子來,有什麼事么」

看見卓曄有意拉開二人的動作,伍漓有些不滿的眯起了眼睛,不過卻也沒有再向前靠,只將手中的茶杯往卓曄的面前一送:「喝杯茶吧,可以緩解一下你緊張的情緒。」

卓曄皺眉道:「我不渴。」

伍漓揚眉,戲謔的笑道:「怎麼姑娘是怕我在這茶里做什麼手腳么」

卓曄伸手接過茶杯,一氣灌下,之後將茶杯扔回給伍漓,冷冷的道:「你可以說了。」

她不是因為他的激將才喝的茶,她只是不喜歡他說話的調調和看她的眼神,想早點結束和他的會面。

伍漓頭也不回的將手中的空茶杯向身後拋去,茶杯穩穩的落在桌子上的茶壺旁

「我們要出城。」

「出城」卓曄聞言,先是一愣,隨即想到:是鳳臨策已經來了么原來交換地點並不在元西城裡么

「現在么」卓曄問。

「嗯,現在。」伍漓一笑:「你的老相好,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呢」說著,率先向樓外走去。

那兩個隨處模樣的人,也跟上了伍漓的腳步。

卓曄知道伍漓口中的「她的老相好」指的鳳臨策。在心裡暗罵伍漓「變態齷齪下流坯」的同時,心裡也升起了一股無法言喻的感覺,鳳臨策真的來救她了么不知為此,他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唉

跟著伍漓繞出了白楊林,卻見外面竟是紅牆綠瓦的一處府邸,原來這白楊林,只是這闊宅大院的一角么她一直以為,自己住在位於城中的某片小山林里呢

上了馬車,還未等出府門,卓曄就覺得一陣犯困,眼皮也不聽話的直往下耷拉

卓曄心裡猛然一驚伍漓給她喝的那個茶

&nbsp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隨即又有些不解,她人都在他手上了,為什麼

「你你什麼意思」卓曄撐著最後一絲意識,看著坐在她對面的伍漓,勉強的出聲問道。

伍漓聞言一笑:「沒什麼,在下只是一番好心,我們所去之地不近呢,讓姑娘舒舒服服的睡一會兒,免受顛簸之苦而已,等你一覺醒來,估計我們就到了。」

睡著了,就可以避免顛簸之苦了卓曄心裡好笑,但也明白了伍漓的意思,他只是不想讓她記住路線而已

意識一松,卓曄便癱在車廂里,沉沉的睡了過去

元西城的一處別院里。

「三哥,我不同意你自己去,這太危險了」鳳臨歌失去了往日的淡然溫雅,語氣強硬的說道。

「臨歌,你應該相信我的能力。」鳳臨策語氣平靜,面上波瀾不驚。

「我自然是相信三哥的,只是從種種跡象來看,對方」

「我已經決定了,七弟不必再說」鳳臨策打斷了鳳臨歌的話,輕嘆一聲,又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只是去帶曄兒回來,不會輕舉妄動的。」

鳳臨歌眉頭緊鎖,雙手握拳:「三哥,你知道的,我也想救回曄兒,可是,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涉險他們所約的那個地方可是在」頓了一下,又要求道:「三哥,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行」鳳臨策斷然拒絕:「對方指定讓我一個人去,你應該明白的,我不想拿曄兒的命做賭注」

還有一句話,是他沒有說出口的,他也不想拿自己七弟的安全做賭注

鳳臨歌聞言,雙拳握了張、張了握,一張俊臉上儘是掙扎之色,三哥說的沒錯,曄兒的命,他們都賭不起可是

「我們一定會安全回來的」鳳臨策保證似的說。

「唉」鳳臨歌嘆息一聲,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另外,我還需要你的配合。」鳳臨策又說。

鳳臨歌點頭:「該安排人手的地方,我已經布置好了,只是,能藏蔽的地方距離那裡都太遠了,萬一出什麼事,我怕」

「沒有萬一不會出事」鳳臨策再次打斷鳳臨歌的話:「時候不早了,我現在就走了。」

「三哥,你你騎馬還是坐車」鳳臨歌盯著鳳臨策,抱著一絲希望的問道

「時間緊迫,我騎馬去。」鳳臨策自然知道鳳臨歌打的什麼主意,便又說道:「況且,對方強調讓我一人去,又怎會讓馬車通過」說罷,邁步出了房門

「唉」鳳臨歌望著鳳臨策的背影,無奈又無力的再次嘆息一聲

鳳臨策接過松墨手中的韁繩,動作敏捷的躍上了馬背。

「王、王爺」松墨可憐巴巴的望著鳳臨策,似是有話要說。他身後的張民、劉井二人,也望著鳳臨策,欲言又止。

「我很快就回來。」鳳臨策清冷的說。他知道他們擔心他,也知道他們想說什麼。

「可,可是王爺」劉井仗著膽子開了口。

鳳臨策抿唇,目光凜冽冰寒地瞪了劉井一眼,成功的讓劉井把未說完的話咽了回去,閉了嘴。

鳳臨策不在多言,騎馬向西城門走去,出了城門后,策馬揚鞭,一人一馬,向西狂奔而去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很黑,也很靜,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哪裡

「醒了」對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雖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這人的聲音

她想起來了,是伍漓,他帶她上了馬車,說是要出城

「已經到了么」卓曄坐起身來,問道。

「嗯。」伍漓沒有再多說什麼,伸手,撩開了車窗的帘子,車裡,終於有了一絲光亮,是月光

同時,還有一股陰寒的風,順著車窗刮進了車裡

卓曄的身子忍不住一陣顫抖,忙伸手拉緊了身上的衣物,西部的夜晚,風這麼大么

探頭向外望去,卻見四周似乎很空曠,目光所及之處,除了站在不遠處的幾個雕塑一般的人影,便看不到其他什麼東西了,往遠了看,方能看見一些影影綽綽的,似是山脈的輪廓

那些人,應該是伍漓帶來的侍衛

抬頭,天上是繁星點點,月兒皎潔明亮,可惜,此刻,車上、車下的人,都沒有欣賞夜色的心情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卓曄又問。

「已過亥時了。」伍漓回道。

過了亥時了卓曄聞言一愣,已經這麼晚了么這個地方離元西城很遠還是他們已經到了多時,只是她醒來的晚

「怎麼等不及見你的老相好了」伍漓語調怪異的又開口道。

「是啊我很想他呢」卓曄咬牙道。

伍漓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快了,他很快就到了。」

卓曄不再接話,伍漓也不再言語,車裡,一時又安靜了下來。

風可真大,有點冷啊卓曄放下車簾,向車裡靠了靠,兩隻小手放嘴邊哈了哈氣,之後輕輕揉搓著

許久過後,忽然有「噠噠」的馬蹄聲傳來,由遠及近,在靜謐的夜裡,聽得十分清晰

卓曄的身子頓時綳了起來,櫻唇緊抿,雙手也緊張的握成了小拳頭,是他來了么

從卓曄聽到馬蹄聲后,只片刻的功夫,那一人一馬,便已到了馬車不遠處

伍漓的手下上前,攔在鳳臨策的馬前。

鳳臨策勒住了韁繩,看都不看馬前之人,冰冷如刀的目光只盯著前方不遠處的馬車,緊抿薄唇,默不作聲。

「瑞王爺,倒真是很準時,也很守信啊,竟真的獨自一人前來呢。」伍漓坐在馬車裡,輕笑著說。

卓曄聞言,心裡卻是一顫他竟然一個人來的么

隨即又注意到,伍漓的聲調很古怪,似乎在掩飾他原本的聲音

「曄兒在哪裡」鳳臨策冷冰冰的聲音里,聽不出什麼特別的情緒。

替身王妃 「我在我在這裡」不待伍漓說話,卓曄已經忍不住顫聲開口了。說著,便要起身下車。

伍漓一把抓住卓曄的手腕,又笑道:「哈哈,想不到傳聞中不喜女色的瑞王爺,竟是如此痴情之人,看來謠傳果然不可信啊你放心,卓姑娘她很好。」

鳳臨策聽見卓曄的聲音,儘管俊臉上依舊是平靜無波,心裡卻是怎麼也無法平靜了

「你要的東西我帶來了。」鳳臨策沉聲說。

「很好。」伍漓伸手將斗篷上的帽子戴在了頭上,那帽子左側還有一個擋簾,拉起,往右側一扣,他的整張臉,便被遮得只剩下一雙眼睛了。

伍漓拽著卓曄的手腕,一同下了馬車

ps:若不出意外,明日2更。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卓曄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很黑,也很靜,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哪裡

「醒了」對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雖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這人的聲音

她想起來了,是伍漓,他帶她上了馬車,說是要出城

「已經到了么」卓曄坐起身來,問道。

「嗯。」伍漓沒有再多說什麼,伸手,撩開了車窗的帘子,車裡,終於有了一絲光亮,是月光

同時,還有一股陰寒的風,順著車窗刮進了車裡

卓曄的身子忍不住一陣顫抖,忙伸手拉緊了身上的衣物,西部的夜晚,風這麼大么

探頭向外望去,卻見四周似乎很空曠,目光所及之處,除了站在不遠處的幾個雕塑一般的人影,便看不到其他什麼東西了,往遠了看,方能看見一些影影綽綽的,似是山脈的輪廓

那些人,應該是伍漓帶來的侍衛

抬頭,天上是繁星點點,月兒皎潔明亮,可惜,此刻,車上、車下的人,都沒有欣賞夜色的心情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卓曄又問。

「已過亥時了。」伍漓回道。

過了亥時了卓曄聞言一愣,已經這麼晚了么這個地方離元西城很遠還是他們已經到了多時,只是她醒來的晚

「怎麼等不及見你的老相好了」伍漓語調怪異的又開口道。

「是啊我很想他呢」卓曄咬牙道。

伍漓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快了,他很快就到了。」

卓曄不再接話,伍漓也不再言語,車裡,一時又安靜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