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牧雲嫣知道古塵是為了給她摘取生機結晶,才透支了自己的先天胎氣,心裡很是愧疚,並語氣有些哽咽地對古塵說道。

「古塵,你怎麼這麼蠢?」

「難道不知道先天胎氣決定了你以後的成就,透支以後便很難補齊回來了,以後衝擊先天期壁壘將會無比艱難!」

美婦人聽此卻搖了搖頭,何止是艱難,損失了先天胎氣便如同殘疾了一般。

身體出現了缺陷,想要突破先天期簡直是痴人說夢!

「都怪我!若非為了幫我採摘生機草,你也不會透支先天胎氣!」

「古塵,你放心,無論如何我也會幫你找到補齊先天胎氣的方法!」

牧雲嫣說到這裡,眼淚便已如珠子般連著線滑落了下來,人見尤憐……

「雲嫣別哭,這事不怪你的!而且不就是損失了點先天胎氣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古塵見此,趕忙說道,他可看不得女人哭,尤其是這個女人還為他而哭。

本來這事就跟牧雲嫣關係不大。

在當時那種狀況下,四面皆是妖獸,古塵要是不施展敕花仙劍式,難道等死嗎?

至於說損失點先天胎氣,在別人那裡或許要命,可在擁有天水的古塵這裡算什麼事啊!

牧雲嫣不知道天水的存在,以為古塵是在安慰自己,眼淚還是止不住地往下掉,看得古塵一陣心煩。

沒有辦法的古塵,現在看著那個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美婦人,眼神不善了起來,就怪這傢伙無頭無腦的冒那麼一句,真是不讓人省心!

「前輩不會是恰巧路過此地,便想來嘲諷晚輩一番的吧?」古塵對美婦人冷冷地說道。

「你這小傢伙倒還有些脾氣。我金芸不過是感概有些人明明有好的天賦卻不知珍惜,有些感慨而已,卻也沒什麼惡意!」

美婦人淡淡地回答了古塵,便將眼神從古塵的身上抽離了出來,看向牧雲嫣,眼神有些熱切地詢問道。

「這位姑娘體內覺醒的血脈,可是與上古神獸鳳凰有關?」

牧雲嫣謹慎地看了金芸一眼,抿了抿嘴唇,卻並沒有回答她的話。

金芸看出了牧雲嫣對自己的警惕之意,語氣比之對古塵舒緩了百倍,對她說道。

「姑娘不用害怕,我是無主城使者,對你沒有什麼惡意!」

「方才聽你撫琴我已感受到了血脈中的悸動。你即便不說,我也敢斷定你的血脈定與鳳凰有關!」

「姑娘,在無主城有一場大機緣在等著你,你可願意成為無主城弟子?」

金芸說著出示了代表她身份的令牌,以她的修為也必要對牧雲嫣說假話。

無主城?

古塵聽到金芸爆出自己的來歷,卻驚訝了一下。

這無主城也是雲州七大六品勢力之一,綜合實力僅次於雲州皇室。

而且據傳聞,雲州第一高手正是無主城城主,冷傲天!

牧雲嫣顯然也知道無主城在雲州的地位,漸漸止住了眼淚,有些驚訝地看著金芸……

正想說些什麼,牧雲嫣突然扭頭看向古塵,那模樣似乎在尋求他的意見。

金芸見此,心中卻有些緊張,貌似這個古塵對她可沒有什麼好印象。

像古塵這個年級的人,都是很記恨的!

若是他搖頭了,瞧這陣勢,牧雲嫣肯定是不會加入無主城啊!

金芸連忙地說道:「小傢伙,無主城對於你身邊的女伴可是非常好的去處,你可切勿因小失大,耽擱了她的前程!」

古塵聽到金芸的話,卻笑了笑,他是不識大體的人嗎?

瞧這金芸的重視程度,牧雲嫣去無主城,必然會有大的發展,他怎麼可能會橫加阻攔啊。

「雲嫣,竟然金芸前輩如此看重你,你便隨她去無主城吧,想來金芸前輩定會傾力培養你的!」古塵笑著對牧雲嫣說道。

好孕難擋 金芸聽此,立馬連說這是自然,並感激地看了古塵一眼。

牧雲嫣點了點頭,眼中下了決定,對金芸說道。

「金芸前輩,雲嫣可以隨你去無主城,但我有個條件!」

金芸看了看牧雲嫣,又看了看她身邊的古塵,問道:「你是讓我帶上這傢伙一同前往無主城?」

愛你不期而遇 牧雲嫣點了點頭,她知道牧雨嫣實力淺薄,天賦不高,而且來參加七國狩獵僅是為了長長見識,並沒想過要被七品宗門選上。

尤其是剛才牧雨嫣對她劍拔弩張,卻有些傷牧雲嫣的心,所以沒想過要帶上牧雨嫣去無主城。

而古塵不同,牧雲嫣自覺虧欠他的夠多了。

且牧雲嫣還想幫助古塵修補先天胎氣,加之兩人還又有一紙婚約在那裡,如何捨得與他分離!

金芸聽此,眉頭卻蹙了起來。

若是古塵沒有耗損掉先天胎氣,以他在凝脈期便能學會天階武技的武學天賦,便足夠成為無主城弟子了!

但現在……一個無法晉陞先天期的傢伙,卻沒有什麼培養價值的!

古塵看得出來金芸的猶豫,臉色反而很釋然,淡淡地說道:「雲嫣,我來參加七國狩獵便是沖著踏天路種子名額去的!」

「你安心去無主城好了,以後我們定還有見面的機會!」

踏天路種子?

金芸看了古塵一眼,心裡暗想,這小子的抱負倒是不小,來參加七國狩獵,根本便不是沖著加入門派去的,而是踏天路啊!

只能說可惜,損耗先天胎氣后,這小子以後的成就怕是也就那樣了。

牧雲嫣還想再說些什麼,但看到古塵眼神中的那一抹決絕,硬生生地止住了想說的話。

默默地站到金芸那邊去,眼中滿是戀戀不捨。

古塵給了她一個寬慰的眼神。

金芸生怕牧雲嫣反悔,趕忙牽著她往轎子上走去……

就在牧雲嫣坐上轎子,突然瞟到了一旁眼神獃滯的牧雨嫣,有些放心便讓她上轎子去,準備送她離開喪命山脈。

自打林木死後,牧雨嫣對這七國狩獵早便沒了興趣。

見牧雲嫣招呼,忍著心裡的羞愧連忙走了過去。

經過古塵身邊的時候,牧雨嫣低著頭,連看他一眼都不敢!

等牧雨嫣坐上去,轎子便升了起來,牧雲嫣突然拉開帘子,對古塵說道。

「古塵保重,你以後可一定要來無主城找我!雲嫣一定會找到法子幫你彌補先天胎氣的!」

古塵點了點頭,張了張嘴想要說天水的事,可想到金芸與牧雨嫣皆是信不過的人,也就作罷。

金芸感覺得出來牧雲嫣對古塵的不舍,不敢大意,連忙驅動轎子往前疾馳而去……

這金芸怕是已經將轎子驅動到了極致的程度,一轉眼的功夫便在古塵眼前消失了。

弄得古塵有些哭笑,他怎麼有點拐賣婦女兒童的感覺?

等牧雲嫣離去,古塵卻有些悵然若失。

古塵與牧雲嫣兩人真正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不過對於這個單純善良的姑娘,他還是挺有好感的。

雖說談不上喜歡,但還是莫名有些不舍,難道是因為昨夜那頓豬肉?

古塵搖了搖頭,立馬將這種情緒趕了出去,現在還不是考慮兒女情長的時候?

只見木偶分身出現在了古塵的手心位置,並立馬蹦跳著往密林深處衝去……

總算沒牽挂了,在接下的日子可以進行一場案場淋漓的屠戮了!

古塵臉上掛著一抹盎然的鬥志,跟在木偶分身的身後,疾沖了出去……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一眨眼七八天便過去了……

這天正是七國狩獵結束的日子,一大早喪命山脈入口便聚滿了人,不復之前來時的那般冷清……

聚集在入口的,不光有大大小小的宗派長老,更有七國派來的使者。

這七國狩獵雖說是一年不如一年,但在七國年輕一輩之中畢竟也算盛事了。

所以關注的勢力並不算少。

尤其是那些稍弱於七大六品勢力的宗門,更是派遣門中長老前來,希望運氣爆棚,能撿到一兩遺珠。

「你們說今年這屆七國狩獵,那個小輩最後的積分會最高?」

「聽聞楚國的林木可是這屆七國狩獵上實力號稱第一人,怕是他最後的積分會位於榜首吧?」

「我看難說!這次六國都形成聯盟來阻截楚國。便是林木實力再強,卻也終究有限,日子不會太好過的!」

「所以我猜魏國的淑王子可能會問鼎,畢竟他也是後天後期的高手,實力與林木怕也只會差之一線!」

「兄台分析在理,不過說到六國形成聯盟來攔截楚國之事,聽聞是屠滅楚國王室的口號?我說怎麼看見楚國的幾個王子都沒進喪命山脈,怕是嚇到了!」

只聽一些小宗門的長老們聚集在一起,議論紛紛了起來……

一旁劉薛聽到這些人的議論,心裡卻是暗笑了。

若是這七國狩獵上真有什麼人物一鳴驚人,還輪得到他們去拉攏?

諸如劍谷這樣的六品宗門,早便在他們未出喪命山脈就已預定了!

就像楚國那個仙子的小姑娘,不是被無主城的金芸像捂寶貝一樣地護送回無主城去了嗎?

此事惹得其他的六品勢力眼饞了許久,也不知金芸在這小姑娘身上發現了什麼,竟如此慎重!

這時劉薛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突然抬頭看向身邊的謝長老,心中卻起了一絲疑惑。

按道理來說,林木的天賦應該比金芸更高。

而且在楚國的時候,謝長老對他也是頗為重視的。

為何這十多天,謝長老偷偷觀摩林木表現的時候,沒有將他提前預定下來?

難道不怕別的宗門與他爭搶林木嗎?

按理說謝長老這老狐狸,應該不會犯這種錯誤的啊!

劉薛百思不得其解,卻又不好開口去問謝長老,只能將眼神遊離到一邊了……

劉薛哪裡知道,謝長老確實對林木很是上心。

奈何作為這屆七國狩獵的主辦方,一直陪著踏天路的使者。

謝長老自然不會帶著她去看林木的表現。

心想著,萬一林木被踏天路使者看上,那不是白白溜走一個天才嗎?

不過這幾日,沒看到林木被那個六品勢力帶走,謝長老倒是心安了下來,琢磨著這林木終究還是會落入他劍谷!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已經有一撮人從喪命山脈走了出來……

只見他們互相攙扶著,垂頭喪氣地走到謝長老身邊,紛紛將身上那極少的資源拿了出來!

謝長老瞥了這些資源一眼,倒是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讓身旁的劉薛清點了一番。

一會兒后,便只聽劉薛朗聲道:「燕國,宋輝,30分!」

「燕國,簫褚,20分!」

「燕國……25分!」

積分一路報下來,眾人漸漸停止了議論,眼神有些古怪地看著這幾個有些窘迫的燕國才俊!

這燕國的才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垃圾了,怎麼連一個破五十點積分的都沒有?

燕國的使者聽此,也很是羞愧難當,不過隨之心裡卻起了疑惑。

宋輝,簫褚這幾個人,他們也都知根知底。以他們的實力若是擱在往年,獲取個幾百積分還是很容易的!

甚至運氣好點的話,積分還能破千啊!

有了幾百積分,與進不了六品宗門的底線三千積分還差了一點,但進入一些准六品宗門,卻並非什麼難事!

可誰人知道,這些傢伙最後的積分竟連一百都沒破,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燕國的使者立馬找這些傢伙過來詢問情況了……

而在這個時候,魏國,吳國,韓國等國家的青年才俊也都出來了。

令眾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些人出來也都哭喪著一張臉。

而等將資源一交,更是與之前燕國那些人一樣,少得可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