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能量刷的一下就從四面八方向莫一的體內襲來。

「噗……」莫一在於風能量接觸到自己的瞬間吐了好多的血,血蔓延在地板上迅速的凝結變成黑色的固體。

繾綣在床上的莫一,身體啪啪啪的震了幾下,莫一的身體漸漸的舒展開來,於風緩緩的催動著能量使其漸漸的融入莫一的體內,莫一的臉不間斷的扭曲了幾下,莫一體內的每一細胞在不間斷的充血,每滴血液中都存著一種意念,之前於風喊著莫一的名字融入到每滴血,每股力量之中。存有著於風意念的血液混雜著羽神蛇力量,刺激著莫一的每一根神經。

經過十分鐘時間,莫一的身體漸漸停止了散發冷氣,臉色恢復了之前的白皙,只是變的更加的無可挑剔,眉毛彎西,睫毛更加的修長,芳唇紅潤,無可否認,莫一更妖媚了,此時東方天邊升起一屢光亮。

森林中的露珠,成股的瞟向了於風家的窗前,直接向莫一的體內融去,氣勢洶洶的。

「法佬,法佬。」於風不確定這來勢洶洶的露珠對莫一是好還是壞,瞬間於風就惆悵了。

「哦哦,你小子,老頭我在睡覺呢。」

「好吧,你丫丫滴法佬,先看下我這邊的情況為么啊,不分青紅皂白滴早露就往我家媳婦身上灑,這傢伙一旦是嘛不好的東西,我丫丫滴哭都沒地方啊。」

「額,哎呦我去,你小子是操的什麼心啊,這麼跟你說吧,露水在任何時候對曼陀羅族人都是好東西,你身體的內流經的是瑪雅族最純正的血,比其他任何的血對莫一來說都好,你身體內血的魅力,恰逢朝露,加上曼陀羅族人早晨吸收露水。那麼這一切是不是就很容易理解了哈,我說你小子是不是傻呀,汗。」法佬喋喋不休的說著,語句中的抑揚頓挫那叫個帶勁。

「額,好吧,法佬。」於風瞬間就對法佬的行為表示各種的汗顏,這老頭說起話來各種的嗨皮,好傢夥,這不會是傳說中的夢遊吧,嘎嘎嘎。

此時天朝聖母院的廳堂,紫陀、吳宇拜朝聖母,高麗已被送進天露池療養,做著垂死邊緣的掙扎。

「啟稟聖母,高麗的情況大傢伙已經知道了,於風的境界已經達到了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我們多年積累在體內的精華全部收過去,紫鑽在他的眼前也是相當的普通,更重要的是他現在都可以駕馭的了羽神蛇。但凡羽神蛇出手,勢力將會無窮無盡,現在我們也只有從於風的身上下手了。」紫陀站在廳堂的中央說著。

「嗯,這勢必是個浩大的工程,這樣吧,紫陀在外奔波,需要哪路人馬直接上告,就不必這麼兩回跑,只要靜心的去做任務就行,我會暗中派人跟著你們,在必要的時候幫助你們。」朝臣面前聖母一向都表現很官方。

於風正和法佬扯的嗨皮呢。

「嗡嗡……」於風的手機響了。

「哎呦我去,小子我先閃了啊,你有來電。」法佬就這麼風風火火的就走了。

「呃呃呃」於風這才回過神來。

「丫丫滴,不認識這號,不接。還不如看會莫一呢,吼吼吼。」說著於風便走到床前,仔細看著莫一,刷的一下,於風不小心透視到莫一那魔鬼身材,於風瞬間就噴鼻血了,這魔鬼身材就是看一百次丫丫滴也會噴一百次鼻血的。嘎嘎,於風還是君子似的回過了臉,這傢伙趁人之危貌是有點不太厚道。

「嗡嗡……」丫丫滴誰呀,怎麼這麼執著,好吧,我放棄,沒準是耗子呢。

「刷」在於風接通電話的瞬間,天旋地轉,哎呦我去,這是傳說中的地震么,沒經歷過地震的他,瞬間就有點不淡定了。

「你好,於風」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小子的聲音。

腫么個情況,怎麼還有人說話呢,是在跟我說的嗎,這傢伙地震也有點嗨皮了吧,還冒出個嘮嗑的。於風瞬間就感覺到自己懸在空中,各種的不淡定,眼前的這小伙人模人樣的,也看不出有特殊的,於風極力的搜索自己的記憶,這人還真是沒見過,他丫丫滴就把我懸在空中了,於風稍稍推動自己身體中的能量,哎呦我去,自己身體內的能量毫無反應,於風心裡騰地涼了一下,在這種狀況下自己的武功不會盡失了吧,於風繼續的搜索自己的記憶,保證自己沒遺忘任何的地方。

「你是……」於風試探著去問,對於陌生的對手,於風會很謹慎的走每一步,做到萬無一失,是敵是友於風沒法確定。於風看著眼前這個莫名的人物,臉上儘可能的保持著很淡定。

跨的一下,眼前的這小子把上衣脫掉了,身體很彪悍,上身由好幾個肌肉塊組成的,一看就是練家子的高手。

哎呦我去,這傢伙是在向我顯示自己彪悍的身形嗎,真抱歉,他貌似沒搞清狀況,哥從不搞基,性取向很正常。

刷的一下,一道白光閃過,那傢伙彪悍的身上覆蓋了幾條彎彎曲曲的線條,形狀酷似中國傳說的龍,發著亮光,於風順著那些紋路看過去,在紋路的盡頭,咔的一下,那光閃了於風的眼睛一下,於風眼前一陣的眩暈,那光變幻莫測的,依次散發著紅橙黃綠藍靛紫的各種的光亮,於風根本無法看見紋路的盡頭是什麼,最後又是一道白光。

於風瞬間就有了種被騙的感覺,這是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法佬聯繫不上,功力也全喪失,如果這是曼陀羅族請來的救幫兵,那麼莫一一定就有麻煩了,不如先給耗子打個電話,讓他先過去照顧著莫一。

刷的一下,那惡狠狠的光不偏不差的灑在於風身上。「於風,記住,以後但凡是跟我在一起,你最好把思想放的純潔,別丫丫滴在我的面前,還想著其他的東西,尤其是關於張莫一的事情。」

騰,於風的身體涼了一半,自己和莫一的事情也就沒多少人知道,就是劉浩也不知道這麼多啊,眼前的這個神秘來者貌似知道很多關於自己的事情,難不成自己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被監視著。這人也太恐怖,可以這麼輕鬆的監視到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毫無察覺,他是怎麼做到的。

於風專註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什麼也沒想,他身上的光一點一點的消失,那些紋路,一道道的加深,上半身密密麻麻的如果除去頭和下半身,單看他的上半身,這丫丫滴就是個千年修行的巨蟒。於風順著紋路看著看著,一直延續到紋路的盡頭。

就在於風看到紋路的盡頭的時候,刷的一下,於風的臉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羽神蛇?」這傢伙身上紋路的末尾居然是羽神蛇,難道他是瑪雅族的人,於風再次看了下他的左胳膊,沒錯,的確是瑪雅族羽神蛇的標誌。

「你好,既然你我都心知肚明彼此的身份,那麼有什麼事就明說,別這麼磨嘰。」於風看了一眼這小伙,旋即又看向其它方向,面無表情的。

「我是於沫,瑪雅族嫡系子弟,近幾日你先是應用羽神蛇功,又是吸出瑪雅族神聖的血,正是你的這些暴漏了你的身份,族長才讓我前來,讓你回去認祖歸宗。」他一臉平靜的說著,犀利的眼神中透漏著一絲久違的兄弟情深,深深的看著於風,兩手搭在胸前。

於風明顯感覺到了於沫身體內那種雄厚的武力,一直在蠢蠢欲動著,於沫的內力達到了很高的境界,是自己所沒有達到的地步。這是於風在此之前遇到的第一個高手。自從跟著法佬學習功夫開始,於風便養成了看見練家子的人便先探探那人底子的習慣。

「額,認族歸宗,說實話,對於瑪雅我真的是一無所聞,就是在此之前我才莫明的發現了一個玉佩,我的世界便多了三個字瑪雅族,我可以說涉及到本族我有且僅知的三個字,羽神蛇。單單從你左胳膊上面的羽神蛇像不足以說明你的就是族長派來的,我希望看到些更有說服性的證明。」於風這次看著於沫,眼神中不可一世的感覺是顯而易見的。

刷的一下,於沫從褲腰之間拿出一個玉佩。

這玉佩和自己的差不了多少,於沫這個上面玉的中央畫著一個小小的羽神蛇像,下面寫著瑪雅族,自己的那個上面羽神蛇像大些。

「好吧,這個還行。」

「你這小子,翅膀硬了,我的話都不信了,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於沫便朝於風刷了過來,咔咔咔三下,於風毫無懸念的倒下了。

「再來。」這次於風注意力集中的看著於沫,他出手很快,自己毫無反應時間,而且步步到位,從不暗襲,明面上一步到位,讓自己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熟練的技巧便將於風玩弄於鼓掌之中。這回,於風順理成章的又倒下了。

「哎呦我去,你丫丫滴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啊,初次見面,兄弟淡定點,我可不是你想象中的絕世高手,那次駕馭羽神蛇功只是形勢所迫,純屬意外。」於風看的出來,這哪裡是收拾,丫丫滴就是招招致命啊,於沫那九牛二虎的力量把外家的功夫發揮到極致。

「記住,戰場上從沒有面子而言,還有即使是再親的人也可能成為敵人。」於沫一邊做了個收勢的動作,一邊對著於風說著。

於風意猶未盡的聽著於沫講著這些大道理,看來自己是有點孤陋寡聞,於風跨了一下跳著站了起來,我去,現在渾身力氣十足,稍稍推動著身體內的能量,瞬間就感覺到精氣十足,這是幹啥呢啊,功力又回來了,各種的傷不起啊。「再來。」於風吼了一聲。

「呵呵呵。」於沫笑的很奸詐,一臉的城府。

於風刷的移向於沫,出手速度快、精、准,於風試著在於沫的身上把剛才領悟到的打鬥經驗全部實施了一遍,於風把自己學的基礎內外家拳法混合著於沫剛才的打鬥技巧,在三四個回合之後,於沫被於風甩了出去,但不至於摔倒在地。

「呵呵。」於沫再次笑了一下。

「腫么個情況,沒事吧你,毫無原因不由自主的笑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一回生,二回熟,更何況是三下了都,於風忍不住對於沫弱弱的調侃了一下。

「打架可不是玩命,哪怕是在發現自己很強勢的情況下,也萬萬不可輕心,現在這可是小人當道的時代,真本事假本事少得瑟,低調做人,就像剛才你瞬間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存在,依然要時刻警惕危險的存在,任何時候都做到,那麼對手十有八九都會成為你掌中之物,口中之食。」於沫一臉從容,表現出老者的風範。

「額……」對於這種長者風範的人物級別的人,於風一向都是很恭敬的。只是弱弱的有點壓抑。

「不過,你小子做的挺好的了,領悟能力還行,有待開發。」

「你在開墾田地啊,我去,丫丫滴我都名花有主了,我可不用你來開發。」於風邪惡的說著。

「汗……」於沫這才明白這小子各種不是蓋的啊。

「對了,於沫,我家裡還有病人呢,改天我們再好好扯啊,你留個聯繫方式?」於風看著於沫,他自己都不明白面對這麼個大老爺們他是怎麼想到莫一。

「好吧,多的我也不說了,族長很快就要見你了,你先做個準備,時間是在本周末。到時候我會聯繫你的。還有你家莫一的事情好好想想怎麼解釋吧。」於沫聲音又恢復了之前的冷漠。

刷於風的後背一涼,於沫都知道自己和莫一的事情,那麼族長他們,哎呦我去。

「額……」於風還沉浸在於沫的話裡面,旋即便聽見嘟嘟嘟的掛斷電話的聲音。

刷的一下又是一陣天旋地轉,於風回到自己的家裡,詭異的是自己還是原來的位置,而且屋裡好好的,就連手機上面的時間都和原先的是一模一樣,剛才就像是進入了一個平行時空一樣,現實生活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於風看著床前的莫一,這個准媳婦怎麼向族長解釋呢,於風正想著,莫一的腿抽動了一下,於風噌的站了起來又蹲在地上,靠近莫一,「莫一,莫一……」的叫著。

莫一的睫毛不時的動著,芳唇也抿著,於風的叫聲傳入莫一的耳朵,現在於風叫莫一聲音的和之前於風給莫一輸血時叫莫一的聲音交織在莫一的每一條神經之中,莫一細彎的眉毛皺了有舒展了,最後莫一猛的睜開了眼睛。

「喂,兄弟。」電話那頭傳來耗子風風火火的聲音。於風眼神中表現更多的是淡定。

「我說兄弟,你這兩天忙什麼呢,學校這邊我都快頂不住了,各種各樣的喊到,嫂子的假條在我這呢,兄弟下午的課你可務必來啊,導員開的會,各種的查人數。」耗子的聲音漸漸的變小。

「暈,耗子,你不會現在是在上課的吧。」於風看了下表,按照常理現在應該是上課的時間。

「這禿頭講的太沒勁,聽他講課我瞬間就有種浪費生命的感覺,不聽還好,一聽我丫丫滴感覺自己回到了幼兒園的水平。」

「我去,耗子我說你還可以說這麼一本正經,什麼叫回到了幼兒園的水平,你這分明就是幼兒園的智商,嘎嘎嘎。」於風一臉的壞笑,一手插在褲兜里,走到窗前注視著外面的天空。

「汗,哥若是幼兒園的,你小子就是娘胎里的,吼吼。」

「額,耗子,什麼事,你小子沒事可沒有打電話瞎扯的習慣啊,說吧。」於風繼續看著窗外,一臉的嚴肅。

「晚上正好我有時間,兄弟你和嫂子好上之後,哥們我還沒正式的和你們吃頓飯呢,下午上完課之後一起去吃個飯吧,丫丫滴,我耗子這次豁出去,多大的燈泡我也要當,兄弟你說我是不是很有勇氣啊。」耗子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窺視著那老頭的各種動態。

「耗子,那你可得好好衝下電了哦,晚上在聯……」

「我去,那老頭又開始巡邏了,不扯了啊,回聊。」

隨後便是一陣忙音,這小子真丫的五百,於風看著手機,嘴角扯起了一絲弧度。 「咯咯咯,知道了,風,你在學校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我等你回來,嘿嘿。」莫一靠在於風的肩膀上,看著於風一頭帥氣凌亂的髮型。

兩人足足抱了一分鐘后,於風抱起莫一,放在床上,蓋上被子。

於風再次檢查了門窗,確保足夠的萬無一失,於風拉上窗帘,鎖上門,朝學校的方向走去。

「於風,於風」晴空當頭,這是誰呀,剛邁上大道就聽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於風」好熟悉的聲音,定睛一想這不是法佬,曾幾何時法佬這麼主動過啊,真不容易。

「額,法佬,什麼事。」於風黑眼圈嚴重,兩天都沒合眼,各種的不在狀態,這不法佬的聲音都產生幻聽。

「小子啊,你這麼多天都不聯繫我,我老頭子賊無聊,找你出來解悶。」

「汗,法佬,你也有悶的時候,哇嘎嘎嘎。」於風像發現新大陸般各種的嗨皮,一下子那困勁全沒了。

「對了,臭小子,你那功夫照你現在的速度,這是要練到哪年哪月,2012都要來了,你都沒機會了,還抓緊時間。」

也是啊,這些天於風晝夜不分的忙著莫一的事情,的確有段時間沒練習羽神蛇功了。

「額,法佬,我有個提議,但凡我有時間的時候我是不是就可以進入意識狀態找你練習,這樣即充分利用資源又加強了自身的功力。」

「可以的,臭小子,老頭我今天找你也是為了這事,你小子這麼長時間沒回瑪雅族,作為瑪雅族的直系後人,你憑什麼讓別人對你心服口服,這兩天你可得加緊時間練習,至少在武功上面勝他們一籌,拳頭下面沒有什麼不服的。」

法佬的話瞬間給了於風當頭一棒,像盆涼水兜頭灌下,上午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嫡系,都可以讓自己很賣力,更何況在眾多的嫡系當中了,還好今天是周一,距離周末還有五天時間,還有時間突破。

「嗯,法佬,從今天開始各種強制性的動作全砸過來吧,這五天,我閉關練功。」於風拳頭跨的就握緊了。

「咯咯,好的小子,不愧是瑪雅族的直系後代,可塑性很強。」

「額……」這有嘛關係啊,於風弱弱的很想問下。

於風和法佬悠閑的聊著,殊不知另一個的地方各種嗨皮。

「叮……」今天下午江大的鈴聲來的格外的早,響的格外的讓耗子心驚,於風那傢伙放自己鴿子,丫丫滴還沒來,我去,今天下午這「到」可不是那麼輕易成功的,今天我耗子為兄弟繼承雷鋒老兄的光榮傳統,鼓起存瑞小子的勇氣,丫丫滴不成功便成仁,吼吼。耗子跨跨的朝著教室最後的那老地方走去。

五分鐘之後,教室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劉浩提起眼睛掃了下講台,哎呦喂,我說班導怎麼又師太了,各種不能忍。

班導,三十歲,雌性,面色黃黑,耗子很有選擇性的看著班導,這天氣雖說有點熱,班導也不至於弄出個禿頂前來嚇人吧,不弄不知道,一弄這傢伙把班導額頭上的那點創意,暴漏無遺的在我們這群無辜的小孩眼裡。這傢伙以現在這速度進展,說不準明天就趕上那個滅絕老泥了。穿著一件齊膝長衫,單看下面的確很潮,可惜呀,全糟蹋在這臉上了。

「同學們好,我看今天全班60個人來的差不多,好,現在開始點名。」班導一眼看著名單,一眼看著同學。」

嗡……,下面一陣騷動,隱隱約約傳來幾句,來這麼多人,怎麼還點名呢。耗子在心裡也憤青的嘀咕了一下,師太的高見各種的理解不了,什麼邏輯啊這是,這老傢伙的話各種不是蓋的,耗子當下就做好了各種準備,繃緊每條神經。

「於風」

「到」當下耗子就喊了出來,耗子站著身體,舉著左臂,看著師太。

「嘩……」一片笑聲,不得不承認耗子的樣子的確很讓人汗顏,這麼帥氣的小伙,擺出這麼磕磣的造型,班裡妞兒們瞬間就不淡定了。

「我草」耗子做下去的時候,嘴裡爆了句髒字,耗子生來最討厭這中看候的麻木小人了,丫丫滴,還有於風你妹的,你害慘哥們了。這一氣氛耗子瞬間感覺到很熱,直接把T恤給脫離,就那麼光著膀子趴在了桌子上,準備睡覺。

名單一個個念著,這傢伙剛才幫於風喊的時候動作幅度這麼大,丫的一會到自己的時候豈不是很難逃過那師太的法眼,耗子趴在了桌子上,到時候再說吧,這一趴,耗子進入了夢鄉。

於風踏入校園的大門,詫異的是今天學校的怎麼這麼清靜,這點正是學生上課的點,同學正火燒火燎的往教室走,很不常規,難道……

「我去,現在上課快半個小時了」我勒個去,這傢伙和法佬扯壞事啊,祈禱班導沒點完名呢。於風飛快的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劉浩」於風剛走到教室的後門就聽到班導在叫劉浩,誰丫丫滴把後門給鎖上的,真傷感情。

「劉浩同學」於風詫異了,感情耗子這小子沒來,算他運氣好,我給他喊一次。

「到」白色體恤,藍色牛仔褲,白色運動鞋,一頭飄逸的長發還懸在空中意猶未盡的隨風飄著。

「班導,今天路上堵車了半小時,所以晚了會,還請班導見諒。」於風一臉虔誠的看著班導,帥帥的樣子任誰也不會狠心的去懲罰的。

「嗯,下不為例,進去吧」班導保持著滅絕的冷漠,一臉嚴肅的看著於風。

於風一臉淡定的從桌子走廊之間走到經常和耗子坐在一起的最後一排。

「我靠。」於風看著耗子光著膀子在在桌子上趴著睡呢,瞬間就震驚了。

於風啪的一下朝耗子的後背拍了一下,聲音不大不小,正好給班導聽見。耗子瞬間就清醒了許多。

「劉浩同學,上課不要發出影響同學和教師情緒的任何聲音。」

「嗯,知道了」於風沒給師太繼續說的機會,同時也擔心耗子一不小心搶答了,這傢伙可不是玩的。

「哎呦我去,腫么個情況,世界大戰了,你丫滴怎麼叫劉浩了。」耗子一頭渾水的看著於風。

「額,剛才師太點你名字,正巧被我給逮著了,三兩聲丫的沒人回應,我還以為你沒來呢,直接就接上到了,替你喊了,我說耗子,你就是個天才,你說你活在這節課有啥意思。」看著耗子於風都淡定了。

「你說這話我就很不開心了,我丫的來上課,憑我的英姿颯爽、玉樹臨風,給了多少妞兒心花怒放的機會,對了,哥還作了件相當光榮的事情,給了你一次做我耗子的機會。」耗子喋喋不休的說著。

於風不屑的看著耗子,「你一天不吹能死啊,我那聲到有人幫著喊沒。」

「我幫你喊了,丫的,我那良好形象呀,傷不起。」

耗子自顧自的說著,完全被於風忽視了,於風看著前面的師太。

「近幾日學校各部門強抓出勤人數,對於晚到、早退、課上睡覺、課上玩手機等人給予嚴格處分,我……」師太一眼看著發言稿,一眼掃著下面的同學,標準的中央領導發言的腕,導員發言,無非就是翻箱倒櫃的找出十幾年前寫的那些東西,年復一年靠著那稿子送走了一屆又一屆,是有點悲劇。話雖說是沒勁了些,那師太長的也太不給力了,這傢伙在這裡坐著就是浪費青春。

於風用胳膊肘戳了下昏昏欲睡的耗子,「喂,開溜怎麼樣。」

耗子跨的一下坐了起來,閉著眼睛說,「我看行。」還配合的點了下腦袋。

於風又一巴掌下去,耗子瞬間就清醒了。

「你大爺的,走,撤。」耗子爆了一句。

於風和耗子蹲下身體,蹲著朝後門的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