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國的未來,將由這場戰役來決定。

公主進行著令人振奮的戰前演說,奧洛蘭陰鬱地縮在角落裡,軍神將軍走到他身邊陪他坐在長條石的門檻上,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就如慈愛的父親安慰失意的兒子一般。

「奧洛蘭殿下,戰鬥是公主的特長,而你的特長是外交與政治。接下來仍有重要使命要交給你去完成,你和光明教團締結的契約,或許也只有你才有能力,不傷和氣地解除。」

奧洛蘭更加鬱悶:「得了吧,美差全都是妹妹的,與人結怨的破事就通通甩給我了。我以後可要繼承金曦之森的皇位,到處樹立這麼多敵人像什麼話!」

軍神將軍聽到這番話,眼神有些沉痛,臉上的線條卻更加堅硬。

美差?數次直面原罪使徒,幾乎每次都在生死邊緣走鋼絲,又深入地獄,幾乎是玩命帶回最重要的情報,明明是青春年華的美麗少女,卻每一次都戰鬥到渾身是傷,你這樣一位安然呆在後方的小少爺,竟然說這是美差?

軍神將軍想狠狠責備奧洛蘭,可是當他看到奧洛蘭那張文秀過於卻毫無英氣的臉,握起的拳頭又慢慢鬆開。他心事沉鬱地嘆氣,嘆息王子的軟弱無能,更嘆息自己根本沒有盡到保護人的義務。

在遊俠將軍和近衛將軍的照顧下,芙蘿拉和奧黛拉茁壯成長,都已經變成了獨當一面的了不起的孩子,軍神將軍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比這兩位同事要差十倍。

由於治軍太過繁忙,自己根本沒時間去教王子殿下做人於治國的道理,為了彌補疏於陪伴的遺憾,自己的方法又是儘可能滿足他的各種要求。所以軍隊和警備隊常常會為胡鬧的王子干許多不值得讚揚的事情,自己假裝不知,不去管也不去過問……

是因為害怕內疚在心中縈繞。

如今想來,王子變成這副模樣給軍神將軍帶來的遺憾,足以讓將軍看到自己治軍成就而感到的喜悅,失去全部意義。

軍神將軍想到這裡,就故意嚴厲地說:「不要任性,屬於你的使命,你必須無條件服從地去完成。留在薔薇十字之城,和神眷騎士談判,這件事沒的商量!」

軍神將軍不再理會奧洛蘭的抱怨,而奧洛蘭卻根本沒意識到,艾雷諾大叔今天一反常態的兇狠,其實仍是無比慈愛的守護——

因為軍神將軍知道自己該離開薔薇十字之城。

而他在他的戰場,將直面貝娜麗絲黑暗的鋒芒,這場戰役,將是連鋼鐵之城都能熔化成鐵血的終極決戰。

他不能帶王子殿下一同赴險。

打完這一仗,我一定會退出軍職,把餘下的時光全部用來將奧洛蘭培養成一位了不起的青年,如果他的願望是成為太陽精靈的新的君王,就輔佐他用堂堂正正的姿態,成為新的偉大君王。

軍神將軍快步走到軍隊分析室,作戰會議開始。

「根據特務支援科的情報,又有一隻月精靈軍隊撲向薔薇十字之城。不過我相信,貝娜麗絲如果親自出馬,她進攻的位置應該是這裡。」

軍神將軍的手指落在薔薇十字之城以南數百公里的圓圈叉號標誌上。

「蒼金堡?」維吉纏滿繃帶的手托腮沉思,「那麼撲向薔薇十字之城的軍隊,只是佯攻對嗎?」

軍神將軍點頭:「暴食之所以攻打薔薇十字之城,只是因為我們在凈明川舉行了超度儀式,大量的靈魂使她失去理智,本能性地攻打這邊。但貝娜麗絲不是暴食,她一定知道,只有打下蒼金堡,金曦之森腹地的大平原就會暴露無遺,他們的鐵蹄才能一馬平川。」

近衛將軍緊張道:「所以,就讓小股精銳留下來對抗佯攻,讓主力兵團投入蒼金堡展開正面決戰吧。」

軍神將軍眼神一凜:「在西風號泣的地方,我必將讓貝娜麗絲有來無回!」

留在薔薇十字的,是尤里、公主和維吉,以及年輕的魔法師們。

近衛將軍負責防衛皇家子嗣,保護本城安全。

軍神將軍將率領主力軍團全部趕往蒼金堡,提前構築防線。

鋼翼將軍則率領機動性最高的軍團負責策應。

臨別的時刻到來,近衛將軍摸索著第三皇女奧黛拉的頭髮,微笑著說:「不必擔心,我以聖劍和黃金盾起誓,一定會保護你們的安全。」

鋼翼將軍則半蹲在地上,和芙蘿拉公主告別:「假如我這次不能回來,我還是很希望,公主殿下能記得有這樣一個傢伙,很短暫地是你的保護人。」

芙蘿拉認真地生氣道:「不要胡說八道!一定要給我活著回來!如果被怪獸咬,就伸出機械左臂給它咬好了!」

鋼翼將軍笑嘻嘻地說:「這可真是個好主意!」

軍神將軍看到兩位公主和保護人彼此信賴,心中十分慚愧。要重建自己和奧洛蘭的關係,恐怕是一項難度巨大的工程吧。

本來軍神將軍早已做好赴死的決意,現在卻突然想掙扎著活下來。

他還是想親自把奧洛蘭帶回正軌。

炎熱的西風在城外草原上掀起浪潮。

第三次精靈族戰爭,最終戰役,正式爆發。

薔薇十字之城首先遭到了佯攻,近衛將軍率軍出城,迎擊來襲的月精靈軍隊。

「城裡到處是豪華的商業街道,攻破這座城,裡面的黃金珠寶就隨便搶啦!」

敵將的掠奪許可讓月精靈士兵們殺意高漲,近衛將軍騎在赤紅迅龍身上,卻只是微微一笑。

「哎呀哎呀,沒想到你們這邊連一個戰魔兵都沒有,被當成棄子的意味還真是明顯。」

敵將暴怒:「你說什麼,娘們!」

「我是說,你們是黑衣巫女派來送死的炮灰而已。但對於我,接連和偽裝者、盲信者以及亡靈大軍打了十多場惡戰,如今再面對月精靈正牌軍隊,簡直感到比軍事演習還要輕鬆愉快。」

敵將揚起黑鐵鋸齒長槍,拍打座下的黑狼,怒吼道:「敢挑釁我們黑狼騎士團,你可別後悔!」

黑狼騎士團是一支歷史悠久而狂猛迅捷的部隊,幾千年來和太陽精靈軍隊野外作戰的成績,是二十三場全勝毫無敗績。而今天黑狼的領袖黑鐵鋸齒長槍直刺,座下頭狼也同時張開血盆大口利齒撕咬,近衛將軍拉起韁繩,令迅龍小燃轉身,用一記掃尾和一記盾擊,同時拍回了來自上下兩方的攻勢。

「什麼!」敵將感到驚恐。

下一秒聖劍帶著夕陽的光芒當頭劈下,竟然原地爆炸。敵將冒著黑煙橫飛著掉回軍陣,而黑狼也被小燃抓開了咽喉流血而死。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站在爆炸中心的近衛將軍,不但毫髮無傷,赤紅鎧甲反而越發鮮艷。

原本氣焰囂張的黑狼騎士團陷入了極大恐懼,所有人同時意識到,今天恐怕他們將會嘗到第一次敗績。

「哎,你們以前只和羸弱的太陽精靈軍隊打過吧?所以覺得自己很厲害。」

近衛將軍發起衝鋒,鬥志昂揚地吼道:「但不好意思,我們可曾經和惡魔戰鬥過呢!」

和近衛將軍一起沖向敵陣的,都是在最艱苦的戰鬥力倖存下來的戰士,每個人都有以一當十的勇武,全軍如狂風過境一般,瞬間將黑狼騎士團砍得七零八落。原本吃人肉喝人血的黑狼,竟然發出了像狗一樣急促的悲鳴。

「這、這支軍隊是怎麼回事!」副團長戰慄地說,「結成鐵盾長槍防禦陣型抵擋衝鋒!」

這是黑狼騎士團有史以來第一次學著構築防禦陣型,只見戰士們手忙腳亂聚攏在一起,把盾牌組成盾牆擋在前方,在盾牌的縫隙里令長槍對外。近衛將軍勒住迅龍,龍鞍的機械裝置啟動,伸出一個金屬裝置卡在小燃的脖子上,在它嘴邊露出一個噴口。

接著噴口噴出金黃色的油狀液霧,小燃深吸一口氣,朝前方的液霧噴出灼熱的龍息。在液霧的催化下,龍息的溫度與範圍十倍增長,瞬間就讓長槍彎曲熔化,而盾牌也熾熱得無法用手拿起。

然後龍鞍再次彈出機關,數門黑洞洞的炮口對準陣型潰破的黑狼騎士團,火舌齊噴炮彈齊飛,頓時在前方清出一片無人區。

「鋼翼將軍替我改裝的龍息藥水火焰增幅裝置真是好用,軍神兄教我的炮擊戰法也派上用場了。」

近衛將軍坐在龍背上,英姿勃發地說:「我們也在不斷進步的,懂了嗎!」

就在近衛將軍幾乎以一人之力就取得了全面上風的時候,天空中突然飛速掠過一個黑影。軍神將軍不安地仰望著那傢伙遠去的背影,突然感到有陣涼意從地面上透出,待她低頭看時,大地竟然湧出一道衝力兇猛的噴泉將戰場上廝殺的軍人們抬上天空,烈火也瞬間止息。

而下一秒發生的事情,令近衛將軍感到更加恐怖。被水淋濕的身體突然變得冰冷,六角形的冰晶在盔甲和戰袍上慢慢凝結,小燃拚命抖動身體避免被冰封,寒冰卻最終沿著它的雙腳蔓延,最終冰晶越來越厚,令近衛將軍動彈不得。

「敵人陣中也有元素魔法師嗎?」近衛將軍感到不安,「這下問題大了。」

在一瞬間同時施展出「泉涌境界」和「急凍新星」兩個大範圍的強力元素魔法,又沒看到魔法陣,可知施法方式是咒語,這意味著敵軍內部至少存在著兩個元素師小隊。可是近衛將軍仔細搜索,並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這令她十分不解。

寒冰已經封住了她頭部以下的部位,小燃也凝在冰中一動不動,被打得大敗的黑狼騎士團見狀,便又獰笑著聚攏過來。

她扣緊琉璃星耀,比起自己身處的險境,她更在意剛才飛過去的黑影,只盼城裡的孩子們不要遇到危險。

公主在城上眺望遠方,西邊吹來的風充滿涼意,而南方的天空烏雲凝聚成團翻滾著壓向蒼金堡,那邊的決戰也將一觸即發。

「我想出城幫助近衛將軍儘快搞定這邊的佯攻部隊,然後出兵增員蒼金堡。如果貝娜麗絲正在攻城,我們就可以和守軍形成夾擊之勢。」

公主地來回踱步,終於沉不住氣。

「守衛這座城也是很重要的戰略目標。如果薔薇十字之城淪陷,反而敵人就會對蒼金堡展開夾擊之勢了。」維吉冷靜的勸道。

「可是……」

公主不安地想要爭辯,突然聽見一聲厲嘯,之後她身邊的城牆被從天而降的黑影砸得石屑紛飛。少年們放下擋在眼前的手臂,看到塵埃中出現的身影,不禁大驚失色。

「魯、魯道加?」維吉的左眼最先分辨出那人的輪廓,心中湧起極為不妙的預感。

黑影邁著悠然的步伐走出塵埃,赫然是一位身穿黑色法袍頭戴尖角法師帽的元素魔法師。

「維吉,別來無恙。你既然沒有死在戰場上,我也就放心了。」

來者果然就是在卡雷尼茨學院給少年們帶來無數麻煩,卻最終在三對三的決鬥里敗北的首席見習魔法師魯道加。

花之魔術師艾諾瓦和公主他們待在一起,看到魯道加竟然出現在這裡,吃驚地問道:「你不是留在學院養傷嗎?」

魯道加不屑地笑笑,故作優雅地輕輕拍去身上的塵土,答道:「那點小傷不值一提。」

接著他眼神一凜,瞳孔縮成小小一點,指著維吉說:「被開除的傢伙,魯道加不屑地笑笑,故作優雅地輕輕拍去身上的塵土,答道:「那點小傷不值一提。」

接著他眼神一凜,瞳孔縮成小小一點,指著維吉說:「被開除的傢伙,我和你之間必然要有一次你死我活的對決。剛好今天,就有非常拿得出手的賭注可以略增性質。」

「賭注?」維吉皺眉。

魯道加輕鬆地說:「如果你贏,這座城得以保全。如果我贏,這座城亦將化為一片死地。」

尤里握緊劍柄:「該死的傢伙,你已經轉投貝娜麗絲了嗎?身為魔法師的尊嚴,都已經徹底拋棄了嗎?」

「尊嚴這種東西……不是早就被維吉奪走了嗎?」魯道加故作詫異地說,「這麼顯而易見的事情你不清楚嗎?我將他打敗,才是奪回尊嚴的唯一方法啊。」

維吉臉色陰沉:「魯道加,你想打敗我沒關係,可是有必要投靠貝娜麗絲嗎?」

「貝娜麗絲?你們是說黑衣巫女大人吧?」魯道加冷冷一笑,「與其說是投靠,不如說是找到知音了吧。」

魯道加用力握著衣領紐扣,使勁一拽,桀驁地說:「所有人,都在勸我放下之前兩次的敗北,心胸寬廣地承認維吉的符文施法就是厲害,說嫉妒心是毫無益處的。但我認為這並不是探望病情的朋友們該說的話,唯有黑衣巫女大人,她告訴我不必拋棄對維吉的嫉妒,而人們,本來就因為嫉妒而變得強大。」

尤里登時反應過來,對公主暗暗說道:「七原罪之一的……嫉妒。」

公主心臟收緊:「你是說魯道加也接受了黑暗之力,變成代表嫉妒的使徒了嗎?」

尤里憤恨一笑:「這傢伙根本就沒打算掩飾啊。」

魯道加舉起右手,凝聚著一個浮動著咒語文字的光球,說道:「維吉,只要打敗你,我一直感到十分空虛的這裡,就終於能補完了。」

魯道加說著輕輕拍著自己的左胸。

心臟的部位,感到無限空虛……這一幕讓公主回憶起小鎮里遇到的鐵匠,他因為嫉妒謀殺了弟弟,墮轉成名為「失心者」的惡魔,用弟弟的事故撫恤金回到小鎮,假裝一切正常地過著寧靜的生活。

但是為了逃避嫉妒之火的灼燒,他早就獻出了自己的心臟。

「尤里,嫉妒使徒……別名就是失心者之王吧?」

「說得沒錯。」尤里低聲答道。

魯道加突然收起笑容,散發凜冽的殺意令周圍氣溫驟降,他打個響指將領針變成魔杖,大聲說道:「來吧維吉,你不是速攻魔法師嗎!我就和你比速度吧。」

魯道加吟誦魔法,通常即使是咒語系教授獨孤巫婆,念咒語的速度快到極致,維吉也能基本聽清她吟誦的辭彙和句讀。而現在維吉卻震驚地發現,魯道加念咒語的速度已經達到了獨孤巫婆的數十倍,每個音節被擠壓到極限一口氣吐出,聽起來就像單純的白雜訊!

可是魯道加的魔杖發出了光芒,一出手便是極為恐怖的「真空內爆術」。

他只用區區3秒,就念完了上一次他必須依靠隊友掩護,要用數分鐘來念完的超級複雜咒語!

維吉驚呆,如果不是尤里情急之下用力肩撞,維吉必然被真空球吸進去,被烈火焚燒至渣。魯道加一擊不中,但城牆上石磚被燒蝕出一個巨大的圓形空洞,斷面是流淌的紅色岩漿。

尤里也顯然意識到魯道加的驚人變化,不敢廢話,趕緊使用機甲構成天命修復斬罪,想通過刃炮發射的速度搶佔先機。而魯道加再次發出白雜訊一般的吟詠,令來不及組合在斬罪上的金屬殘片在磁力的控制下,一齊朝尤里射去。尤里大驚失色,只差一公分心臟就被碎鋼條刺穿,卻有一把飛刀從旁射來將鋼條打飛。

即便如此尤里的胳膊還是被碎鐵片扎透牢牢釘在城垛上。 尤里眨眼之間就受了重傷,這令公主又驚又怒。她倒轉烈陽之刺,腳步一點,如輕捷的雨燕一般朝魯道加平平飛出,一邊飛速逼近魯道加,一邊不斷扔出無數暗器。奔跑的速度加上投擲的速度,暗器飛行的軌跡快得無法用肉眼捕捉,然而突然從魯道加身上散發出一道環形極寒氣息,只見地面上擴散出三四個以魯道加為圓心的白色冰晶同心圓環,而飛射的暗器也全部被堅冰包裹,在半途就紛紛墜落。

「電磁反轉……和凜冬之環?」維吉默念著這兩個魔法的名稱,「這並不是簡單的魔法,卻只需要幾秒鐘就能施放?」

尤里強忍疼痛,問道:「這傢伙簡直就是怪物。」

維吉同時摸出十張符文卡片,緊張地答道:「魯道加他……是想和我比速度!」

十張卡片同時擲出,四發火球從不用方向朝魯道加飛射,魯道加微微一笑,瞬間召喚出一塊飛火流星將四發火球一併穿過,令它們在半途爆炸。

剩下的六張卡片,其中兩張飛到魯道加左右兩側的瞬間同時起效,是磁力符文。而最後四張卡片由薄鐵皮製成,在磁力的吸引下,偏離原本的飛行方向,軌跡變成弧形繞到魯道加身後,兩道雷電和兩枚冰錐同時崢嶸亮相。

可是魯道加卻使出更快而威力更加強大的磁力魔法,將周圍裸露的鋼筋全部吸上天空又一根根射下,筆直插在自己身後的地面上,將雷電導入大地,令冰錐撞得粉碎。

維吉已經來不及拿出更多卡片,地獄烈焰魔法已經迎面襲來,灼熱的火浪瞬間將維吉吞入其中。

公主和尤里驚慌大叫:「維吉!」

這種隔著十多米就能感覺到灼熱無比的烈焰,不管正面燒中什麼,都能在一秒之內將其化為灰燼。果然烈火過境,地面上維吉立足的地方,只留下兩道漆黑的燒痕,除此之外不剩下任何東西。

就在尤里絕望地瞪大眼睛,而公主無比悲慟地跪倒在地時,空中有一個魔術箱轟然墜地,箱門打開,身上被烤得焦黑的維吉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正無比驚恐地瞪大眼睛拚命喘氣。他並不是膽小鬼,可剛才死神沃羅的輕撫幾乎都已經觸摸到他的臉頰,這足以讓任何一個生物的身體失去力氣。

「維吉還活著!」公主喜極而泣。

尤里也瞬間忘記了身上的疼痛:「真是危險,幸好艾諾瓦的魔術趕上了!」

而令一邊,魔術師少女艾諾瓦也雙腿一軟坐在地上。在維吉被烈火燒灼的前一秒,是她緊急使用魔術箱將維吉移走,此時她只是略微想了想要是施法速度慢了一秒該是什麼結果,就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魯道加只用了不到三分鐘就將全員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他慢慢舉起魔杖,杖端的寶石凝聚著一把華麗的光劍。

「維吉,你不是以快出名嗎?不是說天下武學,唯快不破嗎?怎麼樣,如今的我不但能使用比你段位高几段的魔法,速度還比你快得多,你當時的張狂到哪裡去了呢?」

魯道加冷笑一聲,正要將光劍斬向維吉的頭顱時,維吉大聲說:「住手!就這樣殺掉我,你胸口那塊空虛的地方就能補滿嗎?」

魯道加的劍鋒在距離維吉頸部兩公分的地方陡然停住。

「怎麼,想搖尾乞憐?」

維吉哼了一聲,勉強恢復鎮定,說道:「魯道加,你如此痛恨我,無非是我曾經兩次當眾讓你大丟顏面。現在你殺了我,沒有人能夠看到,也沒人能證明你實力早就超過了我。人們只說是我死在破城之日的亂軍之中,這根本不能給你帶來複仇的痛快感覺!」

魯道加略微思索,然後笑著答道:「你這輩子說過的話,只有這句最有道理。不錯,我應該讓更多的人見證你擺在我手上那狼狽不堪無比屈辱的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