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景鈺寶寶踮起腳,小手用力轉了轉把手,門就開了。

他探進頭,鬼頭鬼腦的看了看。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居然沒人…

這個時間乾爹一般都在宿舍裏睡覺的。

景鈺寶寶懊惱的跑出來,路上遇到一個教他們辨別草藥知識的老師,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牙齒很黃,臉很黑,看着就不像個好人。

不過他的確有些本事。

“姚老師好!”景鈺寶寶打了個招呼。

姚老頭很喜歡這個萌寶寶,他是班裏學東西最快的,而且是個很狡猾的寶寶,學會了他也不說,不顯擺不驕傲,一看就是個好苗子,要不是蕭白要了,姚老頭都想把他搶過來。

“景鈺啊,你這是去哪了?”姚老師問。

“我去找乾爹了,他不在!”說完他狡猾的轉了下眼珠子:“我想讓乾爹帶我去吃肯德基!”

姚老頭果然上了當,笑眯眯的說:“老師正好也沒吃飯,我帶你去吃吧!”

“這樣不太好吧…”景鈺寶寶假客氣的說。

“沒什麼不好的,就當你陪老師吃了!”

小孩子的把戲其實大人一眼就看的穿,不過姚老師沒揭穿景鈺寶寶,他對他很好奇。

“好耶!”景鈺寶寶跟着姚老頭到了學校外不遠處的一家肯德基。

他不客氣的點了一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姚老頭似乎對這裏的食物很牴觸,只拿了一份炸薯條,漫不經心的吃着。

“景鈺啊,你父母是做什麼的?”姚老頭漫不經心的問。

“陰陽先生!”景鈺寶寶說。

姚老頭點頭,能來這個學校上學的孩子,家裏應該都是清平盟的。陰陽先生不奇怪。

“老師覺得你學東西很快!”姚老頭說。

景鈺寶寶點頭:“我爸爸學東西也很快!”

“哦?你爸爸叫什麼?我怎麼不知道有個什麼姓景的陰陽先生?”

姚老頭故意套着話。

景鈺寶寶吃了一塊炸雞,喝了一口飲料才說:“姚老師你是在套我的話嗎?”

姚老頭一愣,隨即拍了拍他的頭:“狡猾的小鬼頭!”

景鈺寶寶就笑了。

姚老頭其實就是好奇,能讓蕭白費這麼大勁弄進來悉心教育的孩子,肯定不是普通的孩子。

他對景鈺的興趣更濃了,只可惜這個小傢伙太狡猾了,從他嘴裏一句話都套不出來。

“這都放假了,你爸爸媽媽怎麼沒來接你?”姚老頭問。

景鈺寶寶到底是個小孩子,一聽到這個頓時有些委屈,炸雞吃的也沒有那麼香了。

“他們出去玩了!”

姚老頭一愣,隨即看到小傢伙似乎有些難過,就說:“既然這樣,我也左右閒着沒事,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好不好?”

“什麼好玩的地方?”景鈺寶寶警惕又好奇的問。

“你是學鬼醫的,知道鬼市嗎?”姚老頭問。

“嗯!”景鈺寶寶眼睛一亮,他自然是知道的。

“老師你要帶我去嗎?我這麼小可以去嗎? 寧西河畔大地情 乾爹說鬼市都是些不入流的東西,沒什麼值得看的!“景鈺寶寶說了一大堆,顯然是即動心又猶豫的表現。

姚老頭捋了捋他的鬍鬚,笑的一臉神祕:“那你去不去?“

“去!”

吃完飯,景鈺又去找了蕭白,可蕭白還是沒在,他給蕭白留了張紙條,自己跑去找姚老頭了。

姚老頭換了身衣服,看着很像道袍,卻又不太像。

景鈺寶寶睜着大眼睛很好奇,姚老頭也不客氣,拿出一套小的給他穿上。

景鈺寶寶本來就長得好看,臉白白的,像個精緻的小瓷娃娃,如今小道袍一穿,簡直能萌死人。

姚老頭笑得意味深長:“小子,你這張臉長大後要禍害人的!”

景鈺寶寶摸摸自己的臉:“老師,我臉上沒毒!”

姚老頭在他頭上敲了一下。

傍晚,姚老頭開着他破舊的麪包車,帶着景鈺寶寶到了城外十幾裏的一處荒野。

景鈺寶寶有些興奮,一直趴在窗戶邊往外看。

姚老頭停了車,帶着景鈺寶寶下車。

“進去後不許亂說話!”

“嗯!“景鈺寶寶點頭。

姚老頭頓了頓又補充:“不能亂吃東西!“

景鈺寶寶點點頭。

姚老頭見他這麼乖,才領着他往一處小路上走,走了半個多小時,漸漸看到了一些人…或者說一些鬼。

那是很淡的遊魂,接着便是有實體的鬼,以及一些陰氣極重的小商販,誰也不說話,就蹲在自己的攤子前等着有人或者鬼來買東西。

至於賣的東西就比較另類了,有符紙,有屍油,有法器,還有香燭什麼的…

姚老頭拍拍他的頭,示意他跟上點。

景鈺寶寶加快腳步,路過一個小攤時,一個小攤販衝他陰惻惻的笑了一下,他的牙比姚老頭的都黃。

景鈺寶寶還是有些發怵,緊跟上姚老頭。

到了裏面,東西就比較高級了,賣的符紙也是高級的,還有賣桃木劍的,更多賣的都是靈藥草藥。

景鈺寶寶看了看,靈藥的品相很不怎麼樣,和自己種出來的差遠了,小寶寶多少有些得意。

姚老頭一直觀察他的表情,看到他得意的神情時,姚老頭有些吃驚。

“那些草藥你認識嗎?“姚老頭問。

“嗯!”景鈺寶寶得意的說。

“你乾爹教你的?”

“有的是有的不是!”景鈺寶寶沒說謊,他學的比較雜,蕭白教了一些,離墨教了他一些,景文教了一些,就連君琰也教了他一些。

姚老頭還想問什麼,就見景鈺寶寶正好奇的盯着一個東西在看。姚老頭順着他目光看去,看見一個攤販跟前聚集了不少的人和鬼… 「人字拖!這就是你說的驚喜!」

「是的!系統檢測,那確實是驚喜!」

「你還能檢測什麼?」

「系統檢測,好消息還有三十秒抵達宿主樓下!」

「什麼好消息?」

「宿主,看窗外!」

安慕西故意的現在落地窗前,拉開了窗帘,看向樓下的街道。只見一個插著小紅旗的電動三輪車勻速駛過……

車頂部架著一排喇叭,裡面播放著:

「好消息!好消息!天天好超市開業大酬賓……」

「好吧……人字拖,水土不服,就服你!」

「系統提示!宿主,你可以準備出門了!」

「幹什麼?」

「向世人展示你的存在,並宣示你的美!」

「什麼意思?你是說,沒人知道我的存在?」

「是的!」

「對啊!我安幕東變成安慕西,那是不是萬去派出所辦身份證?還有,我安幕東失蹤,公司同事報警怎麼辦?警察會不會找來?」

「不會!在昨夜你成為宿主之後的身體改造過程中,你原有身體在世間的所有軌跡都已經清除,和安幕東有關的所有人,和事物同一時間都發生了改變~同時,安慕西的身份也已經在派出所公民身份信息系統進行了備案!」

「什麼意思?」

「就是說,從你成為宿主的那一刻,這個世界上就沒有過安幕東!只有沒人認識的安慕西!」

安慕西跑到床邊的地上,撿起了地上的錢包,拿出身份證,果然……安幕東已經變成了安慕西,照片也變成了安慕西的除此之外,年齡,生日,籍貫都沒有變化。

數了數錢包里的現金,沒有多,也沒有少,依舊是八百七十六塊五。

「人字拖?你是說……我現在是個沒有工作的人了?」

「是的!現在沒人認識你!就連你的鄰居也只是在印象中知道他們隔壁住著一個善良女孩兒。噢,小區門衛對你也會有印象,知道你的名字和樣子!」

「那……我的同學,朋友呢?」

「你的人生經歷也隨之發生改變!你的同學看到你會想起你是他們的同學!並不會想起關於你的任何事情,也不會想起和你有過交集。在他們的印象里,你就是個冷冰冰,不愛搭理人的校花而已!你大學期間沒有在學校住!而是跟著獨居在這棟你父母留給你的房子里~」

「好吧……我父母……他們的人生沒有發生改變么?」

「是的!系統無法讓去世的人發生改變~」

「噢~」安慕西和安幕東有些失落,事實上安幕東的父母三年前車禍去世,只給他留了些存款,一輛報廢的車,還有這一套豪華小區的一百八十平的四室兩廳。

「哎~反正這個世上,我依舊是一個人,是男是女,又如何呢……」

「不!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會說話的人字拖~」

「……」

安慕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跑到桌子旁,拉開抽屜,拿出了相冊。

發現屬於安幕東的照片,全部變成了安慕西,就連和父母合照的全家福,中間那個人也成了安慕西的模樣……

拿起手機,登上微信,還是原來的賬號,還是原來的密碼,可上面通訊錄,一個好友也沒有。

看了看手機通訊錄,只有兩個聯繫人,爸爸,媽媽。

習慣性的撥號,習慣性的得到那一成不變的電子音:「您好!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事實上,自從安幕東的父母意外去世的三年多里,安幕東一直給父母生前用過的號碼充著話費,這是他僅有的念想。

看著通話記錄里顯示的的一個時間是今天早上的未接來電,回撥了過去……

「蒼茫滴天涯是我滴愛……」

「……鈴聲真土!」

「歪!你好!安小姐么?我是東東快遞!您有什麼事么?我發誓早上我啥也沒看到!啥也沒看到!對了!您的包裹都收回去了吧?記得五星好……」

「滾!!!」

安慕西大吼一聲,掛斷了電話~她聽出來了,這就是晚上給她送包裹那個快遞小哥兒,嗯,把她渾身上下看了百分之九十五的……那個銀。

五星好~好你妹啊!

「瑪德!明明都流鼻血了,還說啥都沒看到!虛偽!虛偽!」

「宿主!其實,你作為女人之前,比快遞小哥也好不到哪去!甚至,比他更猥瑣!」

「……」

在房間里掃視了一圈,除了柜子里和地上的衣物,還有雜亂的零食袋子,泡麵火腿袋子屬於安幕東,再也沒有任何的痕迹能夠證明,這個世界,安幕東來過~

把臟衣服一股腦的丟進了洗衣機,按了啟動按鈕。而那些屬於安幕東的內褲和襪子,找了個垃圾袋,一股腦放了進去。

打開電腦,關上了安幕東同學沒有看完的島國*****。搜了下公益組織衣物捐贈地址和聯繫方式,用筆在紙上記了下來。

她打算把安幕東的所有衣物全部寄出去。

「人字拖,我出門我該穿哪套衣服?」

「宿主可自由選擇!」

「這……小褲褲還好,文胸怎麼穿,我不會啊……」

「宿主可真空出門~」

「去你丫的!我又不是暴露狂……你,不許偷看啊!」

安慕西說著快速的脫下松垮垮的ck拿過一條棉質的粉紅色卡通三角褲,穿在身上。

「宿主!人類的身體在系統面前毫無秘密!」

「那也不行!還是感覺總有人在盯著我!怪怪的!」安慕西說著,拿起茶几上的人字拖,掀開被子,蒙了上去。

「果然!被偷窺的感覺消失不見了呢~」

「宿主!系統從來不說用視力來觀察世界的!事實上你用十層被子也不管用,所謂的偷窺,根本不存在。」

「我願意!不過,人字拖,文胸的搭扣要怎麼扣?」安慕西雙手在背後胡亂的摸索著,無論怎麼擺弄,胳膊都酸了,文胸的搭扣還是扣不住……

「就是那麼扣,宿主需要多練習!熟能生巧!」

「麻蛋!煩死了!」安慕西氣的拿掉文胸,靈機一動,先把搭扣扣好,然後雙手撐著,像穿衛衣和體恤那樣鑽了進去~

「咦?果然可行!」安慕西看到實驗成功,心中有些小得意。

「恭喜宿主!發明了搭扣文胸的新穿法!系統獎勵!內衣精通熟練度20!滿級100。」

「啊?內衣精通是什麼鬼?」

「就是宿主穿內衣的技巧!達到60就是正常女性的一般水準!達到100即將成為內衣穿搭大師的稱號!可隨心駕馭任何款式的內衣!」

「然並卵……」

安慕西說著對著那一堆堆的衣物打量,好不容易翻出了一雙卡通運動棉襪,挑了一條破洞牛仔褲,一件白色的純棉體恤,前面印著粉紅色小豬佩奇的圖案,很是可愛。最後穿上了那雙白色的側面有著三條黑色斜杠的三葉草運動鞋。

低頭看了看,白體恤,淡藍色破洞牛仔褲,從破洞中可以看到一片片雪白光潔的大腿,青春,活力,還充斥著一絲野性的誘惑,搭配著一頭有些凌亂的齊耳短髮,特別完美!

回想起鏡子被自己撲碎前的模樣,嘴角微微上翹,簡直就是洛天依之後的第二位二次元虛擬女歌手,言和的真人版~

簡直不要太美~有木有~

「恭喜宿主!解鎖了服飾穿搭精通,增加熟練度20,滿級100!」

「人字拖!你是真的皮~」 姚老頭也來了興致,拉着景鈺寶寶過去。

小寶寶個子小,有些擠不進去,姚老頭一把把他抱了起來,然後皺了皺眉:“你怎麼這麼重?”

景鈺寶寶“…”

一老一小往裏擠了擠,就看見賣東西的是個散戶,所謂散戶就是指不是這裏的常駐小攤販,偶爾得了好東西來賣的就叫散戶。

散戶也是一老一小,一個老太婆領着一個小女孩,小女孩低着頭看不出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