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寧小狐聽到此處,急得根本就不看對方有多少人,直接就撞了過去。

蠍子男嘴角一癟,對於憤怒的寧小狐他完全不放在眼裡,雖然總感覺這個小女孩有點奇怪,但對方只是一個小屁孩而已。

再奇怪,還能夠打得過他一個山寨大王嗎?

蠍子男伸出大手想要擒住寧小狐,血盆大口一張一合,戲謔道:「這個人類還是你爹?那他就更加留不……啊啊啊!」

他話還未說完,就嚎出一聲凄涼的慘叫。

雙目因為難忍的劇痛頓時充血,不敢置信的機械般低下頭顱。

只見一隻小巧玲瓏的蓮花秀鞋,正面踹在他無比重要的命根子上,還可以見到寧小狐那精緻小臉上帶著的憤怒之色。

與寧小狐嬌小的身軀完全不符合的巨力傳達到蠍子男身上,讓他差點沒有口吐白沫暈厥過去。

不遠處的寧斷仙稍微默哀了一下。

剛才他詢問過系統,這個蠍子男只有鍛體三重天的實力,然而寧小狐可是足足有鍛體八重天啊!

鍛體境界主修肉身。

肉身為船,魂魄作槳,靈氣化海。

修鍊一途不管是肉身、還是三魂七魄、亦或者是丹田經脈中的靈氣,每一樣都不能夠懈怠。

鍛體一重天為1000斤巨力,鍛體二重天則在1000斤巨力基礎下,增加2000斤巨力,合算便是3000斤。

而鍛體三重天,則是3000斤基礎上,再加3000斤巨力,蠍子男的力道約莫是6000來斤左右。

而寧小狐是什麼境界?

那可是鍛體八重天,放在鐵柱山山脈裡邊,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強者!

足足有36000多斤的蠻荒神力!

換算一下,就是18噸!真正可以拎著巨石砸飛劍的存在,堪稱一代暴走小蘿莉。

所以寧斷仙才不擔心他女兒的安危,鍛體八重天不僅僅力量強大,就連身體的強度也是可怕異常。

就這群山匪手中銹跡斑駁的武器,寧斷仙很懷疑他們能不能破的了寧小狐的防禦。

估計讓他們砍半天,都沒法砍破皮膚。

寧斷仙知道他女兒的實力,可不代表蠍子男一伙人知道啊!

此時的蠍子男滿臉痛苦地半蹲在地,他感覺自己下面那東西已經變成一坨爛肉了,以後很可能不能夠人事。

想到這一茬之後,他怨毒的抬起頭,想要把眼前這個該死的丫頭片子掐死!

卻又見到一記飛踢映入眼帘,嚇得他連躲閃都忘記是什麼東西,被寧小狐一腳踹在臉龐上。

只聽「咔嚓咔嚓」的幾聲脆響。

蠍子男的兩根碩大獠牙硬生生折斷,臉骨迅速凹陷下去,無數帶血的牙齒飛射而出。

整個人好像被巨錘砸中一樣,身軀被巨力掀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倒飛出十幾米的距離才狠狠摔落在地。

白眼一翻,一聲都吭不出來。

「咕咚——」

一陣吞唾沫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氣氛中顯得十分刺耳。

一個個山匪滿臉兢懼的看著寧小狐,就好像是一群瘦弱小老鼠,見到一隻兇狠的野貓一樣,被嚇得腳都軟了。

「娘親跟小狐說過,不能夠放過想要對自己不利的壞人!你們……唉?」

寧小狐忽然一怔,小腦袋有點反應不過來。

原本還想要打劫他們的那群窮酸山匪,早就屁滾尿流地跑了老遠了。

至於那個蠍子男,很是悲催的碰上一群坑隊友的貨色。 跑……跑了?

寧斷仙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看著那一個個狼狽的背影,他這才確信這幫山匪的確被他的女兒寧小狐嚇跑了。

那樣子,差點沒有屁滾尿流了。

不過仔細一想也並不奇怪,山匪這些傢伙大多是欺軟怕硬,想要讓他們跟士兵一樣去拚命,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連鍛體三重天的老大都被兩招KO,他們能夠提的起鬥志戰鬥,那才是一件怪事!

本來還以為今天會有一場突兀降臨的惡戰,但是現在看來,根本就是一場無聊的插曲鬧劇。

僅僅一個四歲大的寧小狐,就把他們一個打的生死不知;一群則是嚇得屁滾尿流,慌忙逃竄。

寧斷仙走到那個山匪頭子的跟前,見到對方那凹陷下去的臉骨,以及血肉模糊的大口,不由默哀了一秒鐘。

看來寧小狐是沒有出盡全力。

寧斷仙一眼就看出這傢伙還沒死,漸漸高低起伏的胸.膛,說明他還有幾口氣在,就是臉上的傷勢不及時治療,遲早也是失血過多而死。

若是寧小狐出全力踹一腳,鍛體八重天的恐怖巨力,絕對會以摧枯拉朽之勢把山匪頭子的腦袋打爆成番茄醬!

「爹爹那些壞人跑了,我們還有追上去殺光嗎?」

寧小狐一蹦一跳的跑過來,一臉天真地問道。

汗……

這丫頭的娘親是不是有點太強勢了,把一個女孩子教育地那麼暴力,這樣真的好嗎?

還好這裡是神魔大世界,這種教育方式不足為奇,若是放在地球上妥妥的企鵝頭條,還會被一幫你國黨痛斥狂噴。

寧斷仙面無表情的用短劍在山匪頭子的脖頸一劃,搖頭道:「不用去追了,他們估計也被嚇破膽了。」

殺掉一個人,寧斷仙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畢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看寧小狐面色如常的樣子,只怕她就算沒有親手殺過人,也見過好多次別人殺人。

不對,是殺妖。

隨手一甩,粘黏在短劍上的鮮紅溫血被甩飛出去,劍身再次恢復如初,一點都看不到殺過人的樣子。

這就是寶劍的好處,殺人不沾血。

被動技能:清潔。

「小狐你還要吃豆腐腦不?這可是爹爹發揚光大的一道美食呢!」

寧斷仙收回短劍,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一臉溺愛地問道。

「嗯嗯!」

寧小狐點點頭。

她一路上一直聽爹爹說豆腐腦多麼的好吃,還說甜黨才是王道,咸黨都是異端,辣黨應該點蠟,酸黨要用軟鞭,苦黨口球伺候。

雖然這些玩意是什麼,她都不知道。

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一大一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還算比較寬敞的山路當中只留下一具還在淌血的屍體,和一地被丟棄的破舊武器。

兩刻鐘后……

唰!

也不知是犯了什麼毛病,一個大白天還渾身襲著黑衣的男子,輕飄飄的落在此地,皺眉嫌棄地看著地上的屍體。

審視的目光不停掃過四周,口中喃喃:「九公主的那個孽種,應該就在這個區域才對,難道是我追過頭了?該死的,竟然跟丟了!」

他的臉色很是難看,不過由於臉上有層黑布遮掩,別人倒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黑衣男子眼中閃過一抹冷意陰鷙,手掌一翻,一張約莫八寸長沙男歌手的符紙竟漂浮在他的掌心之上,綻放出淡淡的金色華光。

手掐印決打入一道道訊息后,黑衣男子將符紙折成一隻紙鶴,輕輕吹了一口氣。

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紙鶴竟然跟活的動物一樣,撲騰了幾下翅膀就朝遠處飛去。

「必須稟報給二皇子,讓他多派一些人手過來。」

看著逐漸飛向遠處的紙鶴,黑衣男子暗暗點點頭,不過一想到那個不知所蹤的孽種,他就一陣牙疼。

什麼好心情都沒有了。

…………………………………………

鐵柱城。

是鐵柱山山脈最大的一個城鎮,也是唯一一個城鎮。

巍峨厚實的城牆,將鐵柱城圍城一個圓圈,城門口開的非常大,就算是讓一百人並驅而行,都可以暢通無阻。

如此寬敞的城門,也只有這個不講道理的世界能夠用得起了。

守門的十幾名將士,一見到寧斷仙之後,很是熱情的打招呼:「是斷仙啊,你不是剛回去嗎?咋又過來了?」

寧斷仙的名聲在鐵柱城,還是比較大的。

畢竟他是鐵柱城唯一的人類,還弄出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小東西,其中大多數都成為鐵柱城生活必需品。

就比方說跟他打招呼的那個士兵,口中叼著的細長小棍,是寧斷仙弄出來的牙籤。

「帶我女兒去吃豆腐腦。」

寧斷仙咧嘴一笑,曬女的姿態一覽無遺,看的周圍一群單身狗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

很巧,附近真的蠻多狗頭人的。

「女兒?」

士兵臉色古怪。

將寧斷仙和寧小狐對比一下,無論怎麼看,寧斷仙都不是這個小女孩的父親啊!

因為寧小狐是一隻狐女,寧斷仙是一個人類,人類能夠生出狐女嗎?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這名士兵陷入了和落月村那個羊大嬸一樣的疑惑當中,實在是搞不懂為什麼人類的女兒,會是這麼可愛的狐女。

正當他準備詢問幾句的時候,卻發現寧斷仙已經走遠了。

「這傢伙總是那麼急急燎燎的。」

士兵苦笑一聲,眼角餘光忽然瞥過一處,只見一隻金色的大鳥緩慢地在空中飛過。

大鳥身上綻放出淡淡的金色華光,在陰天的天氣看的特別清晰。

難道是葯獸?!

士兵心中一喜,葯獸是一種誤吃珍貴靈藥的野獸,它們因為各種原因吃下靈藥沒有爆體而亡,成為比靈藥更為珍貴的葯獸。

這年頭有了買賣就有了殺害,葯獸都變成一種珍稀動物了,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夠碰見一隻,這運氣太好了。

不能夠放過它!

士兵連忙搭弓拉弦,銳利的雙目瞄準半空的「葯獸」,捏著箭矢的右手一松。

在同伴詫異的目光之下,鋒利的箭矢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精準無比地射中金色大鳥。

硬生生將它擊落了!

擊落了!

落了!

了!

士兵急忙跑過去,然而臉上的欣喜很快被疑惑取代,納悶道:「咋變成符紙了?混蛋,居然被人耍了!」 「老闆!給我來六份豆腐腦,都要甜的!」

寧斷仙帶著寧小狐來到一個小攤位上,這個小攤位是專門賣豆腐腦的,已經賣了整整三年多的時間了。

就連他這個豆腐腦鼻祖都不得不承認,對方做出來的豆腐腦居然比他做的還要好吃,扎心了老鐵。

「好嘞!」

當六碗奶香漂移的豆腐腦端上來的時候,寧小狐的小肚子再次不爭氣地叫起來,不過她還是死死的忍住了,可憐巴巴的目光投向爹爹。

寧斷仙失笑幾聲,無奈道:「吃吧吃吧,本來就是買給我家小狐吃的,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完就算了。」

事實證明,是他想多了。

寧小狐是鍛體八重天的境界,這種實力的狀態下,飯量可是非常驚人的。

僅僅十幾分鐘的時候,六碗足以撐死一個正常成年人的豆腐腦,就被寧小狐一個人全部解決了。

看她那樣子,好像還不滿足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