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現在,龍不古和趙王一方的鐵騎正在被魔族、妖族軍團和神刀鐵騎的人馬屠殺,已經露出潰退之氣象,任性再厲害,也無能為力吧?

只是,在帥旗揮動三個呼吸時間之後,任性剛才一直望著的東北方向,忽然起了一陣無比暴虐的狂風。

這股狂風,比剛才魔族和妖族出現的時候,掀起的狂風還要暴虐,還有更加氣勢洶湧。

所有人都向著東北方向望去,卻見狂風之後,無數各種類型的妖獸,鋪天蓋地地向著戰場殺來。

這些妖獸,有暴猩、有巨妖虎,有鬼頭蛇,有玄妖鷹……

很多妖獸,在場的人曾經看到過,甚至與之對戰過,

「那不是靈豹么?上周才被人從度量衡拍買走的!」

「巨妖虎,卧槽,我曾經與它對戰過,命都差點喪在它的妖爪下!」

「他娘的不會吧,莫非祭獸台暴亂了,這些妖獸群起越獄了不成?」

「……」

在眾人的驚訝中,趙隱雲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興奮之色,因為他看到,在妖獸群中,最中間的方陣里有一個巨大的人族身影,這個人,他認識,而且趙隱雲還曾經救過他的命!

「王天保?」何不滅附近的何大千忽然神色一凝,大叫道:「何侯,妖獸群中那個身材巨大的人族,是龍鳳學院的學生王天保!」

「他娘的,我還以為我們的援兵又來了,沒想到卻是敵方人馬,現在說這個有屁用!」

何不滅罵罵咧咧地道:「還愣著幹什麼,飛揚,大千,迅速傳令給魔族軍團,對妖獸群圍攻!」

「林玄子!」何不滅忽地大聲喝道:「你還不快命令妖族軍團,迅速與我們祭魔台的魔士一起,對妖獸群進行猛烈攻勢?」

「妖獸都蠢得很,只會蠻幹,你們要趁著他們還沒散開,用各種靈器和武器,對它們最前面的一個點發起猛攻,對,就對它們最中間的那頭領頭的紫雷玄豬發起猛攻!」

「只要他們感到害怕,便會掉頭而逃,那樣他們就會互相踐踏,自相殘殺!那樣,他們就會不攻自破!」

林玄子聽了暗暗點頭,如何對付妖獸群,何不滅竟然顯得很有經驗!聽說何不滅的夫人三代之前的那位,曾經在人族徹底征服妖獸的時候,立過大功,看來此言非虛,竟然還傳給了何不滅不少對付妖獸的本事!

龍不古和趙隱雲的哀龍鐵騎和金焱鐵騎,此刻感覺壓力一松,他們看著王天保指揮的妖獸軍團,忽地狂笑起來天火大道

只是,他們聽了何不滅的布置,心中也暗暗擔心,因為何不滅說的,確實是對付妖獸群的好法子。

只要第一輪攻勢將妖獸群領頭的嚇住,那麼妖獸群便會自己掉頭,互相踐踏,不攻自破,而這第一輪,只需要將攻擊力集中於一點即可!

在一陣狂暴聲中,魔族軍團和妖族軍團迅速放棄了對金焱鐵騎和哀龍鐵騎的進攻,在祭魔師和祭妖師的指揮下,迅速掉頭,向著紫玄神狼為中心的點攻擊而去。

「哈哈哈……」

何不滅見妖魔兩個軍團反映如此迅速,而且正是按照他剛才說的方略去戰鬥,得意大笑道:「龍不古,趙隱雲,我不知你們如何能驅動這些妖獸的,但是那又怎樣,你們依然逃不了一敗塗地的命運!」

林玄子此刻也笑道:「龍不古,你投降吧,我們畢竟師兄弟一場,我和何不滅,會念在這個情義上,放你一馬的!」

「我呸!」龍不古忽地狂吼道:「何不滅你個狗不日的,林玄子你這個日狗的!我龍不古何時認過慫,投過降?」

「他娘的,將士們,跟我上,乾死這兩個狗不日的和日狗的!」

趙隱雲此刻卻大聲道:「勝負未定,大家不要信了何不滅的蠱惑之言,一起殺啊!」

「殺啊,干夠不日的!」

「啥啊,干日狗的!」

頓時,各種殺聲響徹了雲霄,震徹了龍翔城的上空。

望著這群鐵血漢子,任性心中一動,心道:「龍不古和趙隱雲果然是兩條好漢子!」

他忽地大聲道:「龍不古大哥,趙王,你們放心,這兩個日狗的和狗不日的,贏不了!」

「看我如何讓他們灰飛煙滅!」

任性迅速揮動手中的赤龍帥旗,但見六十四面黃色的旗子在他的指揮下,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和方位擺動著,顯得異常壯觀。

趙隱雲和龍不古聽著任性的豪言壯語,望著山上的黃旗飄動,卻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卧罪貳此刻也是一呆,心道任性不會是瘋了吧,在喊口號?

何不滅望著任性,心中卻大笑道:「任性賢侄,別裝了,這個時候,你揮動個黃旗定個毛球用啊?你放心,等你們敗了,我一定不殺你,我只會讓滅魂*和滅魄訣,在你身上繼續來一次!」

任性嘴角露出一絲詭笑,忽地道:「恩,這個主意不錯,等我抓住施展滅魂*和滅魄訣的人,就讓何不滅嘗嘗那種絕佳的滋味!」

說完,他繼續揮動帥旗,眼睛卻望著妖獸群的方向。

很快,何不滅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他發現,那些在他眼中無比愚蠢蠻幹的妖獸群,此刻竟然似乎有了人族的智慧一般,變得有序起來。

他們一邊飛奔,一邊竟然分成了很多隊,只有任性知道,他們分成的,正是六十四個妖獸群!

這六十四隊妖獸,每一對竟然都有飛禽妖獸、奔走妖獸和爬行妖獸,搭配而行,儼然六十四個上中下全覆蓋的小軍團。

六十四個妖獸群迅速分散開來,由剛才的擠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包圍圈,這個妖獸圈足夠大,大的將向妖獸群奔襲而來的魔族和妖族兩個軍團都圍了進去!

很快,包圍圈已經完成,而六十四個妖獸群此刻忽然形成了一個玄妙的陣法。

他們進退有據,攻防得當,加上地上爬的,地面跑的和空中飛的三位一體的攻防,那些本來來勢洶湧的妖族和魔族,很快便倒下去一大片。

團寵大佬六歲半 【親們,後面第527章到532章章節名可能有錯誤,請以正文中的章節名為準!】 【527】六十四路妖獸軍團(第二更)(本章請以這個章節名為準!)

正在指揮哀龍鐵騎作戰的龍二和龍三,心中一陣翻滾。

龍三笑道:「老二,你看山上那個少年,恐怕比你當年都要厲害吧!」

龍二鷹鉤鼻上的眼眸露出精光,含著羨慕嫉妒恨的神情嘆道:「哪裡是比我當年都要厲害,簡直比我現在都要厲害!發現咱們大哥龍不古才真是厲害,很會籠絡人心和用人啊!」

龍三大笑道:「他娘的你說的對!這小子,年紀雖小,還真當得起我們哀龍鐵騎的副統帥!」

而金焱鐵騎的幾位將軍,此刻也是興奮萬分,尤其是賀奔,對任性刮目相看,之前在趙王府,他對任性的夸夸其談有點看不起,以為他只是紙上談兵。

沒想到,他不僅真的促成了素古聯盟,而且還不知用什麼辦法,指揮動了祭獸台的妖獸群!

「此子,雖然是斷脈,但是憑藉他這份合縱連橫的才華,以及指揮妖獸群的能力,今後也足以成為傲視龍翔的人物了!」

卧罪貳望著這些彷彿有了人類智慧的妖獸群,再看著任性在讓人眼花繚亂地揮動帥旗,心中又驚又喜。

他忽地大笑道:「哈哈哈,現在,那日狗的和狗不日的,怎麼不笑了?」

「何不滅,林玄子,你們還是認輸吧!」

說著,他竟然手舞足蹈地說起歷史來。

「相傳,獸族,在數萬年前,本就是這個大陸的主宰,那個時候,人族甚至還沒有出世,妖族還很弱小,而魔族被獸族壓製得只能隱沒在雪域之國殘延。」

「如若不是那場眾所周知的萬古劫難,滄海桑田變幻,才有了四族鼎力的局面,加上人族的不斷進化,特別是智慧的進化,獸族才在人族、魔族和妖族的沒有統一戰線卻近似統一戰線的合擊下,退出了這個大陸的歷史舞台。」

「但是無論是魔族、妖族還是人族,都會有一些地方,比如龍鳳學院北麓的黑松林,依然被妖獸統治者,這三個種族只能通過陣法等各種方式,將這些地方鎖住,才能防止妖獸泛濫,侵襲三族!」

「這就代表,妖獸依然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只是暫時被壓制住罷了!因為,它們的力量太過於強大,如果只是單打獨鬥,大多數人族,或者魔族妖族,都很難打贏同級別的妖獸!」

「現在,這群妖獸有了智慧,有了謀略,有了攻防,有了配合,你們的魔族、妖族和人族軍團,根本就不是對手!」

「因為,有了智慧的生命是偉大的,而有了智慧的妖獸,是無敵的!」

卧罪貳說這話,就像是他自己在指揮這場戰鬥,讓何不滅和林玄子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將他掀翻。

但是,他們最恨的,卻不是卧罪貳,卧罪貳狂言,只是耳目之恨,但是山坡上另外一個舉著帥旗的少年,則是讓人毀滅之狠!

「任性!」

何不滅咬牙切齒地道:「我真後悔沒用直接將你殺掉!讓你屍滅、魂滅、魄滅!」

他怎麼都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少年,這個他以為除了知道如何煉製那三種上古丹藥的「賢侄」,竟然有如此巨大的能量,不僅藉助王天保,不知通過什麼方法駕馭了如此多的妖獸,而且還能直接通過帥旗進行指揮!

祭獸台雖然屬於龍不古家族掌管,但是因為龍翔州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能駕馭妖獸的人,所以他何不滅從來沒有將這個地方算作一股勢力,因為妖獸一旦被放出,便沒人能控制。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此刻祭獸台的所有妖獸,竟然不僅被駕馭了,竟然還被進行了調動,像軍團一樣加入了這場龍翔州的曠世大戰。

看著魔族和妖族在群獸有組織的攻防之下橫屍遍野,何不滅眼睛中似在燃燒,他死死地盯著山坡上的那個少年,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除了丹藥方子,其它方面他之前都沒太放在心上的少年!

他與林玄子對望一眼,忽地迅速向著任性所在的山坡掠去!

兩人的想法一樣:「只要滅了那個任性,妖獸群將是爛泥一灘,依然可反敗為勝!」

只是,和他們一樣想法的,還有龍不古和趙隱雲,他們隨著何不滅和林玄子的身形變動,也迅速起身,攔在了兩人面前,於是,在各種星魂和玄靈之力的釋放中,四個幻星境的強者,又大戰在了一起!

終於,魔族和妖族的軍團越來越衰弱,獸族軍團雖然也死傷不少,卻在任性的指揮下,在王天保的調度下,呈現了壓倒性的勝利,隨即,進攻妖族和魔族的獸族軍團,有一小半又開始撲向了騎著銀墨馬的神刀鐵騎,以及林家的武修……

人魔獸妖碎虛空,山河本是熱血染!

這場戰鬥,從正午戰到了黃昏,殘陽如血,卻無法紅過那些倒下的戰士。

人族,血如殘陽!魔族,血若紫蘭!妖族,血如藍墨!

而獸族的血,是暗紅色的,他們的血本身就含著太多的暴虐,只是這次暴虐,不是復仇,卻成就了龍翔州的另一個傳奇!

……

「撤!」

終於,何不滅滿懷不甘地下了撤軍令,只是,此時的神刀鐵騎,以及祭魔台、祭妖台的軍團,已經所剩無幾。

他和林玄子要走,當然很少有人能攔得住他們,只是,他們的心中充滿了不甘和失落。

在撤走時,何不滅最後望了一眼殘陽下的任性,這個少年,揮動著帥旗,指揮著六十四個兵士,而這些兵士,則通過任性的指令,像指揮一支人族軍隊一樣,指揮著這群無比狂暴的妖獸軍團,讓他何不滅一敗塗地!

何不滅心中充滿了憤怒,他本準備一舉殲滅龍不古和趙隱雲,成為龍翔州真正集軍隊和政務大權為一身的主宰,真正的觀星國十八路王侯!

本來一切都在掌握,沒想到,因為這個少年的存在,一切似乎都落空了!

更讓他悲憤的是,這個少年,本來與何家榮辱相連,只是因為這些年自己另有圖謀,竟然讓自己的女兒與之退了婚。

何不滅心中有了一絲悔意,如果沒有與任家越走越遠,這個少年如果在自己的陣營,那今天的事情,何至於此?

只是,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恨,壯志未酬的恨! 【528】滅魂滅魄訣(第三更)(本章請以這個章節名為準!)

「任性,總有一天,當我找到滅神乾尊,定讓你沒有來世今生!」

何不滅心中恨恨地說道,與林玄子迅速往南方逃去。

「他娘的想走?」龍不古的龍馬星魂迅速****而出,向著何不滅和林玄子逃去的方向而去,只是除了擊中了一大片跟隨何不滅逃去的銀墨鐵騎,卻不能將何不滅和林玄子留下。

畢竟,龍不古、趙隱雲和何不滅、林玄子四人,武修等級都是幻星境中期,想要隕滅對方,本就不易,更不用說阻止他們逃跑。

龍不古正欲追去,卻被趙隱雲攔住,這位長期不在皇城的六皇子,此刻無比冷靜地道:「龍不古,此刻最重要的事,並非追他們,即使追上,也只能與他們打個平手!」

龍不古心神一凝,問道:「他娘的,何不滅那狗不日的,將我囚禁在暗獄半年多,還有找他報仇更重要的事情嗎?」

趙王趙隱雲的眼神充滿了一種無不神聖的光輝,突然沉聲道:「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全面接管龍翔城!」

龍不古一愣,隨即大笑道:「哈哈哈……難得你總是如此清醒啊!」

「趙王畢竟是當今皇尊的六皇子,凡是當然要以山河為重!」

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卻是任性和卧罪貳,他們已經從山上騎著血龍馬奔來。

「沒錯!」趙隱雲用深意的眼神看了任性一眼,笑道:「山河破碎,遭殃的只是百姓,龍翔城亂一天,那麼死傷的百姓便會更多!」

「我猜測,這也是趙王願意在這裡與何不滅決戰的原因吧?」任性摸著下巴,笑道:「畢竟這裡是城東,除了金焱鐵騎大營,人煙稀少,在這裡決戰,能盡量少地連累普通民眾!」

趙隱雲大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紀,不僅懂得如何駕馭妖獸群,居然還能想到如此細節,真是讓本王刮目相看!」

任性卻看著身材正在從暴漲恢復正常的王天保,笑道:「我只是與那位天保兄弟,很有默契罷了,真正能駕馭妖獸的,是那個覺醒了馭獸星魂的王天保!」

「恩,天保不錯!」趙隱雲用深意的眼神望了任性一眼,忽地道:「走吧,龍不古!」

說完,趙隱雲便帶著人馳騁而去,他現在要做的,便是與龍不古一起,儘快接管龍翔州,結束這給百姓帶來不安的亂象。

王天保已經奔了過來,臉上因大戰而留下眾多血跡,他笑道:「這一戰,真是太痛快了!」

他的身形已經恢復到大小,肩膀上的紫玄神狼,此刻也已經恢復嬌小的原型,卧罪貳看著他真是羨慕得很,那個紫玄神狼,需要的時候,可以身形暴漲成為幫手,平時的時候,可以身材如此嬌小,像一個小小的寵物,真是太妙了!

卧罪貳苦著臉道:「你倒是痛快了,可是我感覺很不爽,特么的,我怎麼發現我總是在你們後面啊,現在任性已經是引星境中期了,天保雖然也和我一樣是引星境初期,卻提前覺醒了馭獸星魂!天賦真是太他娘的妖孽了!」

卧罪貳望著那群依然暴虐卻無比有序的妖獸,撓著頭問道:「讓我奇怪的是,上次在黑松林,你還不能駕馭妖獸,最多嚇嚇他們,現在怎麼突然便能駕馭這些妖獸了?」

王天保笑道:「因為杜雲嘯,這個師傅沒有白拜!」

「杜雲嘯?」卧罪貳跳了起來,大叫道:「他教了你什麼?」

大牌甜妻 王天保道:「他給了我一本《馭獸魂術》還有一小瓶喚獸精靈!!」

卧罪貳似乎要跳了起來,叫道:「卧槽,喚獸精靈,那可是寶貝!」

「《馭獸魂術》?天哪,那可是聖級功法,我怎麼不知道他有這本?他怎麼沒有給我?」

王天保奇怪地問道:「你為什麼會知道他有什麼寶貝?你又不是他徒弟,為什麼要給你!」

「……」王天保心中有苦難言,杜雲嘯可是他們卧家的人,有這等好東西,居然沒有給自己。

但是這點,王天保顯然不知道。

卧罪貳見任性異常平靜,忽地狐疑問道:「這件事,你知道對不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