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的!——不能答應,我們需要公正!」

「對!要公正!」

「對!」

「沒錯!」

…………

一剎那間,群情激憤,所有人都吵吵嚷嚷著,發泄著自己心中的「不願」!

骷髏冷漠的掃視了諸人一眼,心中明白這些人「反對」的理由!

很顯然,因為自己這「一百億金幣」的強勢介入,使得這些人在潛意識中已經將自己幻想成了「假想敵」了,並且視自己為拍賣品的「最大競爭者」——儘管這些「起鬨」的人當中有很多都是沒有那個實力去爭奪最後的「十聖物」的,但……人性如此,莫可奈何!

眼見得「群情洶湧」,原本就有些遲疑的各大人族護衛者全都開始了動搖,就欲準備婉拒骷髏的這項提議!

似是感應到了護衛者們的決斷——骷髏瞥了伊夢仙一眼,暗示其準備行動!

「轟!」

隨著骷髏的「訊息」傳來——伊夢仙直接爆發出了驚人的氣勢,同時,一項指令也在同一時刻傳向了上一層樓去,那兒,「武部」的諸位正都在等候著「命令」呢!

「怎麼……想要動手嗎?」護衛者們面色一變,紛紛呈戒備狀態,虎視眈眈的盯視著骷髏與伊夢仙。

「你們不要誤會——我只是想要你們延遲一下時間罷了,這……應該不算是什麼過分的要求吧?」骷髏輕笑,「而且……只是延遲了一段時間而已,你們就可以有一百億金幣的『收成』,這買賣……應該是很划算、很划算的啊!」

「划算?也許吧!——但……這並不能作為你們兩個『脅迫』我們的理由!」人族的領頭者冷聲說道,「你們這樣……是對我等嚴重的挑釁!今天……你們兩個誰都別想離開這兒了!」

「是嗎?」驀地,一陣寒風吹過,一道清冷的聲音突兀的自天際邊傳來——眾人不知是不是錯覺,在這道聲音響起的同時,仿若感覺自身的體溫都似乎下降了一些了!

眾人豁然回頭,循著聲音望去——只見十八道有如「衝天支柱」的巨大「氣勢」正自遠處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嘩啦啦!」

也不見這十八個身影是如何「運動」的——初見之時明明還遠在天際,一眨眼之後都快要來到近前了,再一看……都已經在面前站定住了!

「這是……空間魔法嗎?——可是……怎麼看都感覺不像啊!」

「是單純的移動嗎?——可是……速度怎麼可能會達到這種程度的啊!」

「氣勢……氣勢也很強——從她們身上所散發而出的魔力波動來看……每一個人……都至少是要踏出那一步的絕世強者!尤其是其中的幾道身影……給人的壓迫感實在是太強了,她們應該……早已經踏出了那一步了吧?而且……還不是普通的踏出!」

「老天!強者怎麼在突然之間變得那麼不值錢了?——這些人是誰?為何那麼強?以前……以前怎麼都沒有見到過?不!……別說是見了,聽都沒有聽說過!」

一些人震驚於這突然出現的十八個人的實力,因為她們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有震撼力和壓迫性了! 「若是再加上我們幾個姐妹呢?你認為……憑你們這些人就能夠留得下我們?」一聲冷淡的輕嗤自這片空間之中炸響——好似自天外而來,又像是近在耳邊!

「呼!好……好漂亮!」一聲輕呼,驀地自人群中響起。

「這些人……竟然都是女子!——而且……她們都很強!」又一道驚訝的吸氣聲響起,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

「這……是『洪秀閣』的女子嗎?——聽說……她們的幫派是以女子為主的小型戰鬥幫派,難道……她們會是那兒的好手嗎?」又一道猜疑之聲響起。

「別傻了!——就洪秀閣那等小組織,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厲害的人物?而且……洪秀閣的那些小娘們我又不是不認識,根本就從沒有出現過這些人!」一位明顯是了解洪秀閣境況的「圍觀者」立馬反駁著剛剛開口之人的話語。

…………

一時間,猜測之聲此起彼伏,都在打量和思慮著這些突然出現於此的女子們的「背景」。

「你是在威脅我嗎?」人族護衛者中的領頭老者倏的轉過頭來,狠狠地盯視著這突然出現的一群女子,有些陰狠的笑著道,「你認為……我們真不能將爾等全都留在此地嗎?」

雖說是盯著這十八名女子,但……或許只有老者自己知道,他的目光……自始至終都停留在了這群隊伍之前的那名紅衣女子身上——在她的身上,老者感受到了一種「凍徹心扉」的冰冷壓力!

可惜,對於老者的這番「威嚇」,紅衣女子並沒有在意,甚至……就連眼皮都沒有懶得抬起一下——而跟在她身後的十七名女子也都是如此,仿若都沒有聽到老者的話語一般,竟都華麗麗的對之採取了「無視」的態度——反而……對著另一個方向……仿若朝聖般的一齊注視著那個方向,筆直的……向前邁步而去!

「你是在羞辱我嗎?」見到自己被無視了,老者氣得火冒三丈,陰測測的笑著道,「若你們是想要藉此激怒我的話,那麼……我可以很榮幸的告訴你們,你們……成功了!——你們……做得很好!」

不過似乎——老者這番自以為是的話語……並沒有取得他所想要的那種「注視」和「重視」,這十八名妙齡女子……還是沒有注意到他,依舊……選擇了繼續前進!

「找死!」老者的雙眸之中閃過了一道厲芒,「呼」的一聲,直接一躍而起,同時,手中結印,一道空間黑洞悄無聲息的向著這十八名女子「吞襲」而去。

「啊!」有人驚呼,不忍卒睹,同時,一股遺憾之情充斥於他們的心間。

這麼多美麗的女子……可惜了!

——在這些「驚叫」的人看來,這十八名女子……是真的完了!或許……她們可能很強,但……既然這位老者已經選擇了出手了,那麼也就是說……大局……終定了!

認出這名老者身份的,沒有人會認為這些女子可以抵擋的了他的雷霆一擊——因為……他可是從「滅神之戰」中存活至今的「活化石」;他可是絕對掌握了「空間之力」的強橫人物;他……可是曾經可以與東方凌雲相媲美的絕世名宿!……

與「四仙」不一樣——四仙只是一群往自己臉上「貼金」的無能之輩罷了,但是這名老者卻與之大不相同!他……是真的有那個實力的!

熟知老者實力的人都知道,他就算是對上了東方凌雲……其勝負之說,那也是在五五之間的!

「聒噪!」十八名女子的為首之人——也就是先前老者一直在意著的紅衣女子,驀地清冷的冷嘲一聲,而後……只見其依舊保持著前進的姿態,看都沒有看老者一眼,仿若……渾不在意一般!

「死!」老者發力,人已經躍上了半空之中——同時……空間之力也已經席捲而去,快要臨近這十八名女子的身前了!

「咔擦、咔擦、咔擦……」

突兀的,一道寒冰驀地自紅衣女子的身邊賓士而去,向著老者的周身處……蔓延而至——至於老者在先前所發的「空間之力」……也已經被凝固在了虛空之中!

「嘭!」

老者及時後撤——同時右手一揮,切斷了自己身前的「空間」,這才阻止住了這一場「無休止」的寒冰!

「吸——!!!」此時,「圍觀」的眾人相顧駭然,怎麼也沒有想到,結局……竟然會是這樣!

不知道老者身份的人還好,畢竟……看老者的表現,也頂多只是將之當成了一位「有些本事」的老人家罷了——但對於認識他的人和……其它的異族來說,這無疑是一場「十二級」的大地震!

要知道,這位老者真的可謂是一名「百戰之兵」——歷經「滅神之戰」與戰後的平亂……以及……抵禦各個異族明裡和暗裡的衝擊!

對於這樣的老人來說——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經是一種「神話」了!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神話——在今日……似乎即將就要被打破了!

雖然雙方之間並沒有徹底的分出勝負來——甚至……剛才那一擊都不能夠算是真正意義上的交手,但……管中窺豹,雖僅此一擊,也已經可以「暴露」出很多東西出來了!

剛才老者全力施為之下,竟直接被對方給「冰」住了——這……對於所有人來說,實在是太過的「震撼」了!

雖然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使得知道老者身份的「觀眾」並沒有肆意宣揚其身份,但……這並不妨礙周圍的眾多「圍觀者」對他的實力評估——畢竟……掌握有空間之力的強者,無論是誰,其實力那都可以算是「杠杠的」了!

可就是這樣的一位強者,竟然需要「切斷虛空」以求自保——至此……就已經可以看出這群女子的強悍實力了!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出手的……竟只有一人而已!

其她的女子……可都還沒有參與到其中呢!(未完待續。) 「這女人……是誰啊?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呢!」不由得,一聲壓抑至極低的輕呼之音響起。

「是啊!是啊!」又一人點頭附和著。

「她身後的那些女子……應該也不是好相與的吧?看她們的氣勢……就算沒有達到領頭之人的實力……也應該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吧?」有人驚嘆著道。

「不僅如此呢,她們……還都很漂亮、都很……正點呢!如果能夠……嘿嘿嘿……那我也就知足了呢!」有一道猥瑣的聲音在「人群」中低響起來,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

「沒錯呢!」有一人附和著,「看那位……那胸……再看那一位……那腿……你看!你看!還有那位……那屁股……哎呀!哎呀!都是好貨色呢!我……我都有些忍不住了呢!」

「你不要命了?」這時,又有一道驚恐中帶著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那些人……是你能夠打主意的嗎?——到時候……可別就因為這幾句話……而落得個『不好』的下場!」

「哎呀呀!我也就說說嘛!有什麼打緊的?」先前對這群女子「評頭論足」的男子很是滿不在乎的說著道,「再說了……這些女子既然敢出來……那不就是擺明了讓我們這些男人看的嗎?——否則……她們又出來晃悠啥?」

「噓!你是真的想死嗎?」先前勸阻之人似乎有些怒了,不由得暴喝道,「你這樣的話語若是被她們給聽去了……你認為你還會有活路嗎?」

「放心……這麼多人,她們聽不到的!」那人顯得很是憊懶,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就算聽到了……她們又怎知是誰說的呢?」

「可是……」先前之人還待再勸,另一位「評論」之人立馬插話了過來:

「別可是可是的了!你整天擔心這個、害怕那個的……根本就沒有必要!——你又怎知……這群娘們不希望我們對她們行『注目禮』呢?說不定……在她們的內心之中……還很樂意我們盯著她們呢!」

「沒錯!沒錯!兄台高見!高見哪!」又一位「猥瑣同盟者」插言道,「這群娘們,穿的這麼花花綠綠的……一看就知道都不是什麼貞潔烈婦——她們說不定……還在期待著我們能夠有所行動呢!」

「哈哈哈哈……」而後,又是一陣肆無忌憚的狂笑——那笑聲中的猥瑣與下流之意……實在是太過的「醒目」了!

…………

當然,這些「話語」都是在暗地裡進行的,他們這些人,也就只能夠在「陰暗」處這般「自以為是」的「調笑」了,若是真的讓他們當面去「說道」一番的話……恐怕就完全沒了現在的這副膽子了!

「咔嚓、嚓……」

隨著紅衣女子的行徑——其周身的「寒意」越發的濃重起來了!

「嘭!」

紅衣女子踏出了一步,其所踏之地迅速的化為了一層寒冰!

「嘭!」

紅衣女子又是一步踏出,寒冰所覆蓋的區域也在逐漸的擴大開來,並逐漸向四周擴散而去!

「嘭!」

紅衣女子再次踏出了一步,這一次。寒冰直接向著四周蔓延而去——不一會兒,就將整個琅琊會的大廳都給覆蓋在了「冰塊」之上了!

…………

「你想幹什麼?——我決不允許你在琅琊會中搗亂!」老者色厲內荏,怒吼道,「琅琊會的會場剛剛修復完畢,你若是還敢繼續這麼弄下去,別怪我們在場的諸位不客氣了!」

「呯!」

驀地,周邊的「觀眾」之中突然有幾人被瞬間「冰」住了身形——而後在剎那間又粉碎成了冰沫,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

「你!你!你!……」老者驚怒,顫抖的伸手指著紅衣女子,憤恨的怒斥道,「你竟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出手,你難道真的以為……我們不敢對你們怎麼樣嗎?」

「不過是一些徒逞口舌之利的下流胚子,殺了也就殺了,你……還想怎樣?」一道聲音自紅衣女子的周身處響起,剎那間響徹於琅琊會的大廳——那聲音之中,沒有一絲的感情波動,仿若萬年不化的寒冰一般,冷冽、無情!

異度生存指南 老者一怔,抬目望去,忽而發現,被紅衣女子所「人道毀滅」了的……正是先前「口出穢語」的那幾人——如此說來,這幾人倒也被殺得不冤,誰讓他們這麼的沒有「眼力見識」呢?得罪誰不好,偏生要得罪女人,而且……還是這樣一夥「兇殘」到極致、一言不合就直接開打、開殺的狠人!

「但……就算這樣……就算這樣你也不能夠……」老者還欲爭辯兩句,好「保護」一下自己的名聲——畢竟……若是此時認「慫」的話那也太那個啥了吧?要知道,周圍可是有無數的眼睛都在盯著呢!

可惜,還沒有等老者將「撐」場面的話說完,紅衣女子就已經不耐煩的直接將話給打斷了:

「你還在磨磨唧唧的想說什麼?——若是想要打一場的話……我奉陪就是了!」

「你!……我!……」老者「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後憤怒的一甩袍袖,丟下了一句「唯女子與小人最難養也」的嘀咕之語。

老者此時很委屈——我又沒說要「打架」,只是想要「扔」幾句場面話罷了,用得著這麼較真嗎?

此時,老者有一種衝動,想不顧一切的「下場」與之真真正正的較量一番——但最後……老者還是無奈的放棄了這個想法!

因為老者很清楚——自己……恐怕真的不是那個女子的對手!

別人可能還沒有看明白,但老者自己心裡清楚——能夠將自己「空間之力」都給「冰封」住的寒冰之力,究竟該是怎樣的一種「可怖」實力!

那仿若可以鎮壓、覆蓋一切的寒冰之力……實在是太過的恐怖與駭人了!

所以,在那等狀況之下,老者才會選擇「切斷」空間,以此來阻止寒冰的繼續侵襲——若不是因為老者在當時「當機立斷」的話……恐怕當場就要吃點兒小虧了!

先不管老者此時的心情是如何的憤怒與不甘——實際上,眾人在這等時候也無暇顧及老者的臉色與心情了,只因為……他們都被另一個「發現」給「拐跑了」注意力了!

「你們注意到沒有……她的聲音……」一個細微的驚訝之聲響起——儘管紅衣女子在先前「懲治」了幾個「污穢」之人,但……並不影響眾人的「探討**」!

畢竟在眾人看來——他們這只是在「關心」她們而已,與那些污穢之人……明顯是兩個「檔次」的人群!

試問……誰又會真的對「關心自己」的人出手呢?

「沒錯……她並沒有說話,可是——聲音竟然就這樣毫無預兆的出現了,這還真是……奇妙呢?」有人驚嘆道。

「是腹語嗎?」有人猜測。

「應該不是!——若是腹語的話……應該可以很輕鬆的辨別出來的,所以……肯定不會是腹語的!」一人解釋著。

「那……又是什麼樣的原因呢?」很多人都在猜疑著。

「應該是念力吧!」終於,有一位似乎是有點兒見識的老者站了出來解釋道,「以無上念力聚音成語,這才形成了現如今的這種狀態!——不過……這對『精神』的要求十分高,一般人……還真不能夠做到!」(未完待續。) 此時,場中的「圍觀者們」對於這突然出現的「娘子軍」熱議非常——畢竟,無論在什麼時代,強者……總是能夠引起很多的話題的!尤其……還是這樣一些美麗異常的女孩兒強者,其所引發的騷動……由此可想而知了!

那群拍賣會的護衛者……終究是沒有做出什麼異常的舉動出來——一則是因為這群娘子軍的強勢與武力,至於第二點嘛……那就是因為摻雜在這些護衛者中的錯綜複雜的「關係」了!

因為護衛者是各個種族的強者,由此可知,琅琊會的背後……是各個種族間「犬牙交錯」著的競爭與利益的「集合物」了——本就不是一個族群的力量,誰又會參與到你人族的事件之中、幫你人族「做事」呢?對於非人族的異族來說,巴不得你人族越亂越好呢,又豈會參與到你們人族自己的「內務」當中去呢?

況且,就先別說是異族了,單論人族而言……其背後所涉及到的紛爭與利益,也不是三兩句話就可以含括的了的——人族自己內部的事情尚且如此「複雜」,更遑論其它了!

所以,在面對這一行人的時候,異族採取的是饒有興味的觀望,而人族……因為彼此間的防備與對立——也就暫時的選擇了隱忍,畢竟……她們這群女子又沒有想搶拍賣品不是?只要到最後能將拍賣品護送至會場並保證拍賣品的「正常拍賣」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結束,誰……又怎麼可能真的會在這種境地之下去觸霉頭……招惹這群強悍到極致的傢伙們呢?

所以一時間,竟造成了現場這種「無人可阻」的境況!

「啪!」

驀地,這十八道矯健優美的靚影倏忽間全都收腳、立定在了原地——而後直視著一個方向,突兀的全都雙膝跪伏於地!

「『星宿.三十六女僕武部』全員參上,在此拜謁於您的腳下,聆聽您的教誨!向我等偉大的皇者大人致敬!」紅衣女子雖跪伏於地,但那凜冽的語氣卻並沒有絲毫的波動,一如往昔的清冷——只有熟知於她的後方眾姐妹們才清楚,此時的她……心中是不平靜的!

「『星宿.三十六女僕武部』全員參上,在此拜謁於您的腳下,聆聽您的教誨!向我等偉大的皇者大人致敬!」儘管紅衣女子身後的眾「女僕」們心潮起伏,但……該有的禮節她們可是從來都不會馬虎的!

此時,眾人驚訝,紛紛注目望去,他們想要知道,能夠「統治」這些實力強悍而又美艷絕倫的女子們的……究竟是何方神聖!——而後……他們就看到了先前那欲與護送拍賣品的護衛者們「談」生意的那個年輕人的身影!

此時,面對於眾女子的伏拜,伊夢仙也適時的挺身、後退、而後跪拜在地——雖然她是「魔皇堡」的第一皇妃,但……該守的規矩她還是需要去守的!

在這種眾人跪伏的大場面上,她……就算身為第一皇妃也是沒有資格與之站在一起的——她所能夠做的,就是與眾人一起,雌伏於那人的腳下,不可有一絲一毫的輕慢!

這……就是規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