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好,你們每人將會得到51枚認輸令牌,混戰結束后,獲得認輸令牌多者獲勝,當然別想著把自己的令牌留給自己,因為你們每個人的令牌,都會有編號,而且,一旦發現同一人手中,擁有他人多枚認輸令牌,則取消此人的參賽資格!最後,勝利者,可以獲得戰敗者手中所有和自己不同編號的認輸令牌!」劉長老繼續說道。

其實,這規則很簡單,也就是說,必須是一對一的對戰,而且每人均有51次挑戰不同人的機會,贏了則能獲得對方的認輸令牌,輸了則要交出自己的認輸令牌。

令牌多者獲勝,而且對令牌進行編號,獲得同一編號令牌的,則取消參賽資格,這基本上就杜絕了相互作弊的可能,而且也在最大程度上,保證了比賽的公正性。

「好了,下面我宣布!入圍比試,正式開始!」

隨著劉長老的話音落下,一道道矯健的身影,紛紛落在擂台之上,悉數之下,50人整!

看樣子,應該是有人未戰便已經放棄比試了,畢竟這裡面可以有武王級別的強者,修為太低的,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可能的,退出也不失為明智之舉。

戰鬥還不曾開始,便有人開始送起了認輸卡。

只見有一少年,巋然不動的站立於人群之中,獨成一界,沒人敢靠近半步,而且幾乎所有人都把自己的認輸令牌交到了他的手上。

江凡自認不是這少年的對手,因此便也將自己的認輸卡交了出去,免得一戰。

除去那少年,收到認輸卡最多的,便是白林了,短短十幾息的時間,便收到了將近30張的認輸卡。

當然,齊嚴,上官鴻恩也均收到了一些認輸令牌。

江凡顆粒無收……

在所有人都將自己的認輸卡,送給了那些自認為打不過的人之後,剩下的便是硬戰了,也是獲得入圍資格的最後一步。

「這要是一個個的去挑戰,幾十號人,實在太麻煩了,而且也容易遺漏,何不等他們爭搶的差不多了,我再挑戰他們,這樣便可直接獲得他們的所得的認輸令牌,如此一來就省事多了。」

看著茫茫多的人群,江凡如是想到。

因此,江凡倒也不急,看著那些人使勁的找著比自己修為差的人,江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世界,弱者永遠都是用來當墊腳石的,不論你願不願意。

在皇城也經歷了些日子,江凡也算是小有名頭,因此很快有人便發現了正在發獃的江凡。

「你們看,那不正是大鬧侯府的江凡嗎?怎麼一動也不動的。」

「我看估計是嚇傻了吧,再怎麼厲害,也不過大武師三段,那裡是什麼地方?皇城大比,精英中的精英,他區區一個三段大武師,算的了什麼?」一皇家武院的弟子,不屑的說道。

「聽說他還空手接下了秦剛王爺的一拳呢。」一位少女,有點怯怯的說道。

「那是我們秦剛師兄,不想殺他,只使出了一成功力而已,你懂什麼?」那皇家武院的弟子,繼續說著。

「就是,就他那修為,上去也是丟我們平遠武院的臉!」平遠武院楚派一弟子,附和道。

……

台下的那些聲音,江凡全都聽在心裡,當然,江凡並不會和他們計較,因為他們不配,對於這樣的人,你要做的便是用實際行動,扇他們幾個響亮的耳光! ?「笨蛋,都快結束了,你倒是去挑戰啊,就算不能入圍,好歹也拿到一些認輸令牌啊,你這樣上去站著不動,不是給我們武院丟人去了嘛!」

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的秦婉,嘟囔著抱怨道。

此時的擂台之上,不少人認輸退出了武台,也有不少被打殘之後,含恨離開的,剩下的人數由之前的五十,銳減為7人!

也就是說,這七人當中,便有五人,可以獲得入圍的名額,從此踏入皇榜!

至於江凡為什麼沒人挑戰,那是因為誰也摸不清江凡的底細,都不敢貿然出手,因此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找江凡的麻煩。

畢竟,關於江凡的傳說,已經在皇城被傳的神乎其神,沒有人願意冒著不可預知的危險。

倒是台下那些修為不咋地,為人卻眼高手低,目空一切的廢物。

總以為別人的機遇都是巧合,總覺得自己能夠吊打江凡。

這樣的人,往往不敢直視自己的短處,卻總把別人的長處看做是偶然,如此這般,註定修為有限,無法取得大的成就。

任何事情,總有例外,在把所有能擊敗的人,打倒之後,白林把目光鎖定在了江凡的身上。

「江凡,你還可真清閑啊,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挑戰你?實話告訴你吧,我之所以不挑戰你,不是因為怕你,而是因為剛才人多,我怕就算殺了你,也沒人看到。現在好了,挑戰基本已經結束,只剩下你了,你的一舉一動,全在大家的關注之內,怎麼樣,讓你這樣風光的敗下去,是不是很給你面子,哈哈哈!」

對於江凡,白林早就欲除之而後快,不為別的,單單因為他和秦婉走的那麼近,就該千刀萬剮!

「你很想殺我?」江凡表情自然,並沒有因為白林的話,而產生任何的波動。

「不是很想,是一定!」白林斬釘截鐵的說道。

「很好,那你我來個約定,不死不降,怎樣?」這白林,平日在武院沒少找自己麻煩,現在,是時候一併解決了。

「喲呵,誰給你的勇氣?這可是你說的,那就開始吧!」白林正愁找不到殺江凡的借口,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親自送上門來,要和自己來個不死不休的決鬥,那還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白林笑意甚濃,搓揉了一會手指,關節弄的咯吱作響。

秦婉這下忍不住了,跳上擂台,對著江凡便是一陣劈頭蓋臉的臭罵:

「你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一場比試有那麼重要嗎,至於把性命搭進去?走,不比了,現在就跟我走!」

這下白林可就不樂意了,見到秦婉竟然這麼心急江凡,心中的殺意更是重了幾分。

「我說秦……琴風妹妹,男人之間的事情,你一個女孩子家,就不要插手了。」秦婉二字還沒說出口,白林忽然發現自己這不是在武院,而是武場,秦天正坐在上面呢,嚇的趕緊改口,生怕將秦婉的身份給泄露了出去。

然而,秦天還是精準的抓到了白林那一絲表情的變化。

「怪不得呢,我說此女子,為何如此眼熟,原來是我那消失了將近十年的妹妹!」秦天獨自暗道,同時嘴角不禁泛起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糟糕,這該死的白林!」一側的秦書,自然也察覺到了異樣,便借口小解,匆匆離開武場。

離開武場之後,秦書策馬狂奔,一刻不停的離開了皇城,朝著南洲而去。

看著白林那服嘴臉,秦婉便一陣的噁心,沒好氣的說道:「大武師九段巔峰之人,真好意思欺負一個大武師七段的師弟,你都十九了,人家才16,羞不羞?」

被秦婉這麼一說,白林臉上掛不住了,一陣紅,一陣綠。

「並非我要以大欺小,而是這傢伙不知死活!」

秦婉拉著江凡便往下走,卻發現怎麼也拉不動。

「你先下去吧,我自有分寸。」江凡語氣平和的說道。

「他可不是上官鴻恩,你鬥不過他的。」秦婉用那近乎央求的語氣說道。

就在兩人交談之時,秦天一聲威呵:

「來者何人,膽敢搗亂皇榜比試,來人,給我押下去!」同時,招了下右手,示意身後的視為前來聽話。

侍衛俯身前來,秦天簡單耳語交代了兩句之後,便讓其先行退了下去。

隨後,兩侍衛走上台來,強行將秦婉給帶了下去。

「真是自不量力,竟然天真的以為,能夠戰勝白林師兄!」

「這也太自信了!」

「這那是自信,分明就是找死!」

台下的眾人,又是一番議論,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最後,江凡竟然要同白林死戰!眾人驚訝之餘,更多的是恥笑。

「動手吧。」江凡深呼吸一聲,這次沒有絲毫的保留,而是直接亮出了自己的五星器魂!同時大武師七段的氣息,也讓周圍所有人咋舌!

「五星!天啊,這傢伙竟然是五星器魂!」

「短短十天,竟然跨越四級,從三段變成了七段,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見江凡亮出底牌之後,所有人人都倒抽一口涼氣。

就連台上的秦天,也不由的對江凡刮目相看!整個皇城,擁有五星器魂的,只有他和秦書,可沒想到,這個從東洲而來,不起眼的小子,竟然也是五星器魂!

台上的其他眾人,則是紛紛側目,眼神之中,難掩震驚的情緒。

其中,情緒最為複雜的,非皇家武院的長老莫屬吧。

當時,為了爭奪一個小小的程小,竟然遺漏了江凡這個真正的天才!如今程小自甘墮落,而這江凡卻是扶搖直上!

「謝兄,當日,你可真是慧眼識珠啊。」張老滿是酸意的說道。

「這還得多謝張兄幫襯不是?」謝老笑著說道。

張老則是啞然,謝老那句所謂的幫襯,指的乃是他揮手屠殺江家眾人之事。

一個月前,這傢伙不過是個無法覺醒器魂,修為僅僅只要武師二段的廢物,在短短的三十幾天內,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銳變,搖身成為了五星器魂,大武師七段的少年精英!

實在是太可怕了!

「一定不能讓這小子成長起來,不然遲早要超過我,到時如是尋仇而來,恐怕整個皇家武院都要遭殃!」

想著江凡的銳變,張老感覺自己頭皮一陣發麻。 ?白林一驚,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想到,江凡最後的王牌,竟然是這五星的器魂!

器魂沒增加一星,武者的實力,便會得到翻倍的提升,而江凡的星級,要比自己高出兩星,也就是說,同等級修為的情況下,江凡的實力,乃是自己的四倍!

「好在我比你高出兩級,不然今天還真要栽在你手裡了!」白林被驚嚇出一身虛汗。

不過經過白林的估計,自己此刻的修為,至少是大武師七段時期的五倍不止,因此就算江凡多出兩個器魂星級的加成,也未必是自己的對手。

「江凡,念在你我師出同門,只要你能接住我一拳,便算你贏,你看如何?」白林提議道。

因為白林忽然想起,江凡還有一招四星武技,而自己連一星的武技都沒有,因此一旦交戰起來,自己極有可能會敗在那武技之下。

想當初,齊嚴、上官鴻恩,無不是敗在那武技之下。

「要不這樣吧,你我直接雙拳對轟,生死有命,如何?」江凡說道。

這白林耍的什麼心機,江凡又怎能不知,既然如此,那就讓他死在自己的心機之下!

見江凡上當,白林詭異一笑。

隨即,便是火力全開,召喚出了自己的三星器魂,同時那大武師九段的氣息,也從周身爆炸開來。

江凡蓄勢凝拳,將靈脈之內,所有能夠調動的靈力,毫無保留的加持砸了拳鋒之上。

此刻的右拳,看上去,足足比平常大了三四倍之多,

而江凡後腦懸空的器魂,散發著青色的光芒,而這些青色的光芒,竟然全部被江凡的拳鋒所吸收,最後在江凡的拳鋒之上,形成了一層青色的屏障!

「去!」江凡低嗬一聲,拳鋒便帶著凌冽的氣勢,一往無前的朝著白林衝殺而去。

拳鋒如同流星一般,帶著摩擦而出的火花,呼嘯前行,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還沒完全蓄好力的白林,在這凌厲而又迅捷的攻勢之下,只得倉皇出拳。

當拳頭觸及到這可怕的拳鋒之時,白林臉色瞬間煞白,還沒來得及思考,一股寂滅氣息,便席捲全身,只聽得「咔擦,咔擦」的聲響。

瞬息之間,白林便覺得自己同雙手失去了聯繫,甚至連痛感都沒有!

可怕的遠遠不止這麼簡單,那股寂滅的拳鋒,化作一道無比霸道的力量,竟然沿著自己手臂的經脈,遊走全身,所及之處,經脈盡斷,骨骼碎裂!

痛徹心扉的痛感,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開來!

「啊!」

「啊!啊!!啊!!!」

「江凡!!!」

當最後一聲「咔嚓」聲響起之後,白林如同軟泥一般倒在了擂台之上,雙目圓瞪,至死都不敢相信,大武師七段的江凡,如何能爆發出高於自身七八倍的實力。

台下那些剛才嘲諷江凡的人,呆若木雞,像是吃了砒霜一般不是滋味。

「靈脈?!」

這是在擂台之上觀戰的所有強者一致的猜測!

「此子必須得死!」

此刻的張老,甚至感受了些來自江凡的威脅。

「我認輸。」看著被江凡一招干趴下的白林,齊嚴抖抖索索將令牌交還給了劉長老,宣布自己退出比試。

「我也認輸!」與此同時,上官鴻恩也不敢做絲毫的逗留,離開了擂台。

現在就尷尬了,本來有七人,現在一死兩棄權,只剩下四人,五人的名額,此時還缺一人!

「第一輪入圍比試結束,秦虎51張認輸令牌,名列第一;江凡48張認輸令牌,位列第二;沈文31張令牌,位列第三;楊天寶22張令牌,位列第四!」

劉長老將入圍四人的令牌公布之後,繼續說道:

「首先,我要恭喜你們四位,已經成功進入皇榜,現在你們各有一次挑戰他們五人的機會,挑戰成功,你們將頂替他們在皇榜中的地位,失敗則按照默認順序排列。」

不知道什麼時候,上一屆的五位強者,此刻已經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長老,我放棄挑戰。」秦虎率先說道。

「好,那麼你便排列皇榜第六,等下去領取屬於你的獎勵吧。」劉長老點頭說道。

「長老,我也放棄。」

「還有我!」

見秦虎都放棄了,其他兩人想也不想的放棄了所謂的挑戰機會,對於他們而言,能夠進入皇榜便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那還敢再奢望什麼。

「好,你們分別位列皇榜第八,第九,下去領取屬於你們的獎勵吧。」

「是長老。」

說罷,兩人皆是一臉興奮的退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