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斷地打量,還不斷地點著頭,就像是一個視察者一樣,就差沒把雙手背在後頭了。

「天賦一點三,一分,不合格,下一個!」

「啊?完了?這麼快?」

一臉懵逼的葉塵,幻想什麼的還沒開始,就被人推出了天賦之門。

對於廢柴來說,葉家人是不會客氣的。

一張被揉的褶皺的登記表塞進了他的懷裡。然後可憐的眾神傳承者就被趕出了第一個測試場地。

一點三?

不是十分滿分嗎?

這好像也沒比聖地里那初始星級評定好多少吧?

一分!

這****的什麼破天賦之門!準不準啊!

老子釋放一點盤古神殿的氣息分分鐘撐爆你!

葉塵在心裡大罵著,還時不時回頭朝著天賦之門那邊呲呲牙。

但是也沒有辦法,畢竟測都測完了。

看看前邊的第二項第三項測試。葉塵平靜了許久。最終只好可憐巴巴的將懷裡褶皺的登記表盡量展平。

然後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往前變走去。完全沒了之前的精神。

而另一側的岳山正在興沖沖地接受著測試,根本也沒有注意葉塵這裡。

第一項早已經以五點八的優秀成績順利過關。後邊兩項只要示意性的得個一兩分就行了。他現在正懷抱著熱情與青春的希望,奮戰在第二項測試。

只是他沒看到,不代表別人也沒有注意到葉塵的動向。

比如那小仙女和小火苗……

「仙女姐姐,他這也太慘了吧。這要是被葉家都給淘汰了,那豈不是太丟人了!而且丟我們的人不要緊,我們充其量也就是個保姆。但是那些大人物們,甚至遠古天宮的神祖宗們……哎喲哎喲,我不敢看了。」

「你這丫頭就會說這些風涼話。不過這次可真夠懸的呀。這下一關……恐怕也不好過啊。」

「嘿,兩位美女,這邊交一下登記表。」

「哎,來了來了!」

小仙女拉著小火苗趕緊走了過去。也開始進行第二項測試。

難怪小仙女會說第二關葉塵也不好過。

當葉塵走到這第二關的時候,都想掉頭就走了。

舉重?

什麼鬼?

故意欺負人嗎這不是!

看著那從大到小排起來的石墩子,葉塵恨的牙直咬!

最大的那一塊得有小半間屋子那麼大!重五千斤!

之後到三千斤、兩千斤、一千斤、五百斤、二百斤。

葉塵咬著牙轉悠轉悠,猶豫不決。

其實對於一個稍微開始煉體的人來說,五百斤就不在話下。以前那些凡人舉重運動員,稍加鍛煉還都可以舉好幾百斤呢。更何況有專門修鍊法門的修鍊者。

葉家加入這樣一項測試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畢竟很厲害的高手人家大多有主,也不會貿然來投,就算來了,也不是這樣招收的。這些說到底就是給那些凡人們準備的。

而煉體作為第一階段的修鍊,至關重要。

這一項測試力量,一個人的力量強弱,就幾乎代表了他對於修鍊的認知和刻苦程度等等,甚至就可以看到他以後的路能走多遠。

葉塵看著那二百斤巨石下寫著的刺眼的一分……最終卻只能搖搖頭走了過來。

五百斤?

別開玩笑了。他這從沒有經過任何鍛煉的小身板,那五百斤的大石墩子要是能挪動一點,那他就不叫葉塵了。

這二百斤……說實話都很懸啊!

只是不管心裡有多嗎淚流滿面,現實總也要面對。

伸手摸了摸那石墩,閉上眼。

拼了!賭上身為遠古天宮傳人的榮譽!賭上逍遙仙帝弟子的榮譽!賭上葉塵之名!賭上一切!

「啊……!」

一聲撕心裂肺到極點的吼叫!瞬間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即使是連剛剛輕鬆舉起五千斤,被葉家直接免了第三試的岳山也不由得看了過來。

「葉大哥?」岳山瞪著眼嚇了一跳。

葉大哥這是咋了?

小仙女和小火苗也是雙雙驚呆了,張著嘴瞪著眼吃驚的忘記了說話。

葉塵此時是真的使出了吃奶的勁,甚至說已經超常發揮了!感覺全身骨骼咔咔作響!骨頭縫裡的力氣都迸發了出來!

「起!」

這一聲起竟然已經嘶啞的聽不清聲音,但是卻更加悲壯!

那二百斤石墩應聲而起!被葉塵高高的舉過了頭頂!

下一刻,轟隆隆!

某些人就堅持不住直接撒手了。

要不是躲得快,估計的直接砸死他了。那將會成為歷史上最大的笑話。無數年來唯一一位眾神傳人,舉重的時候被石頭砸死……

那葉家的測試人一伸腿制止住了咕嚕咕嚕滾過去的巨石。瞥了一眼已經癱倒在地的葉塵,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一分,不合格。」

那登記表隨意一攥,直接扔在了葉塵身前的地上。

小火苗已經羞的捂上了臉,真的是不忍直視了。這豈止是羞辱啊!簡直是比要人命還痛苦!

這可是堂堂眾神傳人啊!眾神要是知道他們消失無數年後唯一一個傳人這樣,估計也會哭死了。

不過小仙女倒是看著那倒在地上還一直在極速喘息的葉塵,眼中閃爍著某些特殊的光芒。

至於另一邊,岳山早已跳了起來!

「葉大哥最棒!葉大哥太厲害了!」

這耿直的大個子這時候就差沒感動的哭出來了。

葉大哥這是什麼意志?簡直太厲害了!太勵志了!

一邊大喊著,一邊朝葉塵狂奔而去!

一路上嚇得所有人都遠遠地避開。

這簡直是一台人形推土機啊,誰不避開誰就得直接被碾壓成碎片的節奏。

但是就在他還沒跑到葉塵身邊的時候,卻有另外兩道人影已經走到了葉塵身邊。其中一個低下頭撿起了葉塵的那張登記表,很是不屑的捏著抖了抖。

「喲,這不是我們的見義勇為小英雄嗎?」 這兩人竟然是葉家四少爺五少爺,葉長虎葉長豹。兩人正閑來無事轉悠著玩,順便在這些新人們身邊顯擺顯擺自己的地位,結果沒想到竟然碰到了葉塵,這個那天膽敢跑出來蔑視葉家威嚴的傢伙!

而且這傢伙還來參加葉家大選!

最重要的是還姓葉!

在這葉家的場地上,四周全是葉家的手下,他們自然不怕什麼。所以就很是囂張的走了過來。

「天賦一分,力量一分。可以啊小英雄!估計要不是葉這個姓氏,您現在已經被扔出去了吧。」

「就是,就這點本事還敢學人家當英雄呢?那天你的運氣真是太好了,二哥他們要是晚來一會兒,你還不得被拆成渣渣?一分……還想進葉家,真是不知好歹的鄉巴佬。」

岳山呼哧呼哧已經跑到了葉塵身後,更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兩個人,想也沒想就猛地往前邁了兩步,這就要衝上來。

嚇得那四少爺五少爺連忙退了幾步。

這岳山的個頭可不是鬧著玩的,真要是趁家族的人不注意,揍他們一拳什麼的,那可就真慘了。只是看看那磨盤大的拳頭就嚇死人了。

不過葉塵卻一伸手攔住了岳山。

「葉大哥!」

「沒事,你去一邊等著就好。」

葉塵淡定的揮了揮手,並沒有一點情緒波動。

「二位少爺,我還有一項沒有測試呢,把登記表給我吧。」

「喲,你還想參加下一項測試呢?就你?兩分?你憑什麼覺得你還有機會?」

「四哥,錯了,人家明明是四分!人家可是也姓葉!」

「哦,喲喲喲!我怎麼給忘了。也姓葉啊!真是給我們姓葉的爭光啊!我怎麼感覺拿著這張紙瞬間變的好光榮呢!真是厲害啊厲害!」

「四哥你也給我摸摸這神奇的英雄登記表唄!能兩項測試都得最低分的真不多呢!我也沾沾光。」

葉塵收回伸出去的手,背在身後,就那樣好整以暇的看著兩個人唱雙簧,就好像兩個人說的不是他一樣。

倒是岳山已經被氣的到了爆發的邊緣,碩大的拳頭攥的咯吱咯吱響,牙齒更是不時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響。

如果不是還有一絲理智,顧及到葉塵的身份,恐怕已經衝上去打扁這兩個長得像人的傢伙了,管他是不是葉家的少爺。

「喂!你們兩個是吃多了?撐得難受?我說怎麼到處找不到你們呢,跑到這裡來閑逛了!讓你們給我準備的東西呢?」

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在葉長虎他們身後響起。

卻是葉菱兒不知在哪裡跑了過來。

她看著葉塵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顯然是早就發現了他們,故意跑過來的。

葉長虎葉長豹嚇了一跳,連忙轉身。

「啊……?額……小妹,什麼……什麼東西?」

「對……對呀,小妹你讓我們準備什麼了?」

葉菱兒小手一叉腰,瞬間變臉,怒道:

「好啊!你們竟然還敢給我忘了!你看我就去跟爺爺他們說!敢欺負我!哼!」

「啊!小妹小妹,我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我們怎麼敢欺負你啊!你可是我們全家人的掌上明珠啊!」

「對啊對啊!小妹你想要什麼跟四哥說,四哥這就去給你弄來!」

葉長虎兄弟直接嚇破了膽,本來就是兩個欺軟怕硬的慫貨,這被安上一個欺負掌上明珠的罪名,那還了得?

不用老輩們出手,到時候大哥葉長龍就能打死他們!

「哼!晚了!誰讓你們忘了呢!」

葉菱兒一歪頭,根本就沒有想妥協的意思。

葉長虎葉長豹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圍著葉菱兒蹦來蹦去,各種安撫各種懇求。

葉塵卻在一旁微微笑了一下。

這丫頭,

她之前哪裡有什麼東西讓這兩個人去準備啊。就是現場胡編的罷了。

對於這樣的小混世魔王來說,這點整人的本事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就嚇的這兩位這樣了……

葉菱兒瞥了一眼葉長虎手中的登記表,故作隨意的問道:

「你手裡拿的什麼玩意兒?」

葉長虎一愣,這才想起來身邊還有個現成的替罪羊。立刻獻寶一樣遞了上去。

「這是……」

葉菱兒卻根本沒有聽他解釋的心思,一把抓了過去,毫不在意的掃了兩眼,大罵道:

「什麼呀這是,一張破紙你拿著它幹嘛!我囑咐你們的東西你們忘了,就在玩這麼一張破紙?有病吧你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