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寶寶,你這些話,聽誰說的?嗯?」帝溟寒黑著臉,將碗放到一邊,將寶寶抱到自己懷裡問道。

「我看書學的啊!」寶寶理直氣壯的說道。

帝溟寒眼神看向墨九狸,墨九狸直接無視他了!她能說什麼?難道她要告訴某人,是自己大意了,讓寶寶將空間那些書,給看了個遍么……

想想都覺得某人聽到后,會是什麼表情,她還是假裝沒有看到他的眼神比較好!

「你看的什麼書?」見墨九狸無視自己,帝溟寒只好將注意力,又放回懷裡小傢伙的身上問道。

「很多好看的書哦!可惜,娘親後來不讓看了……」寶寶委屈的說道。

帝溟寒聞言這才放心,還好不讓看了,再看還得了啊!

「你,會跟我一起離開嗎?」墨九狸想到什麼,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不能跟你一起離開,我現在還沒有辦法離開這裡!不過,我會儘快去找你們的!」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如果早知道她們母女的存在,他早就加快步伐了!

只是,現在卻沒有辦法跟她們一起離開,不過,他會很快去找她們的……

「嗯,明天我會跟表哥去一躺隠族……」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我陪你去!」帝溟寒開心的說道,這是墨九狸第一次主動,跟自己說她的事情,以前都是他賴在她身邊,跟著她走。

「好!」墨九狸點頭,既然決定接受他,她就不會再那麼矯情。也許有時候墨九狸是有些小矯情的,但是對於感情,前世今生都是一片空白的她來說。

她不知道怎麼去愛一個人,或者說怎麼去跟一個男人相愛再走到結婚。因此,她只能跟著自己的心走……

她現在已經確定,自己不討厭帝溟寒了,而且,他又是寶寶的爹爹,他們應該是一家人……

那麼,是不是只要喜歡上他,他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墨九狸心裡是這麼想的,也就這麼做了……

大概感情單純的人,唯一的好處就是不會去想太多。墨九狸決定接受帝溟寒以後,就給自己制定了一個簡單的計劃……

那就是在自己離開以前,大概還有三個多月的時間裡,她不會再疏遠帝溟寒,會讓他徹底參與自己的生活……

雖然三個月的時間不長,但是墨九狸覺得足夠了!如果她能他朝夕生活三個月,也不覺得厭煩的話……

那麼,他們應該可以一起生活一輩子的……

對於自己的計劃,墨九狸還是覺得非常滿意的!雖然時間短,但是特殊情況,特殊對待……

好在帝溟寒不知道墨九狸的計劃,不然絕對會興奮的找不到北的!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帶著寶寶,帝溟寒來墨府的大廳,見到四位老祖和墨青天,說明自己準備跟墨城去一趟隠族……

墨青天幾人沒有意見,怎麼說隠族的月族,對墨城兄弟兩人一直不錯。特別是月族少主月九黎,從來也沒阻止過墨城兄弟兩人跟墨辰風見面…… 我們集體沉默,這才意識到,我們來這裏是受她威脅,而不是主動上的幫忙。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明天萬一輸了呢?”楊塵小心翼翼的問:“他們那隊實力多強你也看到了,我們或許並不是他們的對手,畢竟我們這裏只有一個,而他們萬一三個都那麼厲害,我心裏也沒有把握。”

方靈臉色越來越冷:“別忘了,我是讓你們來幫忙的,輸了也就是意味你們得不到第一,那就別怪我不給她解蠱了。”

我眼皮跳了下,這方靈可真是奇怪,矛頭直接對準我,用我的性命來威脅。

大夥都有些不高興,忙活了半天,還要看別人擺臉色。但無奈,我們只好按照她的話去做。

李元霸還是挺開心的,因爲楊塵告訴他,明天不需要留手,能殺的話就直接使全力,反正也不是苗族人,就算是,我們也是迫於無奈,這個聖女的位置不管怎麼樣都已經丟了,沒必要留情面。

忐忐忑忑的等到了第二天,一開始裁判說了第一名有複賽的權利,臺下的人全都不屑一顧,用屁股想都知道,他們隊就算複賽了,也不可能是我們兩隊的對手,最終的命運也只有輸。

而且,另外一隊也果不出其然,他們隊沒有選擇投降,而是繼續比試。

這麼一來,就只能讓我們隊先上,贏了,最後認輸,皆大歡喜,輸了,那我小命就不保了,說實話,我心裏有了點緊張…

他們還是三個人*,我們這頭也是,其實那三人中,除了一個露出兩次面的傢伙,另外兩個一般上臺以後就站在別的地方低着頭,根本看不清樣子,這回面對我們,也總算動起了真格子,三人站成一條線,目光凝重的看着李元霸。

李元霸這回也準備妥當了,雙手拿着鐵錘饒有興致的看着他們,楊塵他們躲得遠遠的,怕等會妨礙到他們,就是小白開臉色不太好看,整個人縮在楊塵背後,生怕等會會有人偷襲他。

比試開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們,看看究竟是一方比較厲害。

我心裏捏了一把汗,祈禱李元霸一定要贏,否則就真的玩完了。

隨着李元霸一聲呼喊,他便主動衝上前,掄起鐵錘就朝他們三個砸去,他們三個也不傻,沒有和他硬碰硬,而是快速躲到了一邊,緊接着再一起上,只不過被李元霸一錘逼退了。來回幾下都是如此,他們摸不到李元霸,李元霸也打不到他們,看樣子,雙方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

“小樣,三個打我一個還跑?”李元霸笑着臉嘲諷道。

“有種你就過來。”領頭的人說了句後,李元霸橫衝直撞的衝了過去,他們三個見狀不對,掉頭就跑,李元霸的速度要更快點,要不也不能和他們三個糾纏這麼久,眼看就要追上了,三個人突然齊齊回身,手裏不知道甩了什麼暗器朝他扔了過去。

李元霸吃過這方面的虧,迅速擡起錘子去擋,可惜,只擋住了兩個,還有一個刺中了他的身體裏。

我心裏一揪,這麼快就見血了,還是我們這邊,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李元霸頓下身子,看了眼胸口的匕首,整個人一動不動。

不知道爲什麼,這場景似曾相識!我猛地看向那三個人,他們也正好擡頭看着我們,露出一個邪笑。

“你又見血了…不對,我爲什麼要說又?”領頭的拍了下額頭說道。

他是谷醫林!我立馬就認出了這個傢伙的身份!可是…他的樣子怎麼和之前不一樣了?

方靈同樣很疑惑,問我道:“你們和他認識?”

“認識,死對頭。”徐鳳年目光凝重的看着臺上。

方靈頓時沉默不語。

楊塵見李元霸受傷了,也顧不上許多,立馬跑了過去問他有沒有事?李元霸擺了擺手,眯起眼睛盯着前面的人:“你個手下敗將,上次讓你逃了,這次居然還敢來。”

楊塵也認出了眼前這人的身份,質問道:“你來這裏幹什麼?”

“贏比賽,要不你以爲我特地來這裏是找你們玩?”他從容淡定的笑了一聲。

楊塵看了看他身邊的兩個男人,長相都很平凡,但是以剛纔的場景來看,這三個傢伙身手差不多,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裏找來的。

“認輸吧,聖女這個位置是我們的,別不知死活來搶。”谷醫林又說了一句,搞得不知情的人紛紛困惱。

楊塵剛想說話,李元霸擡手擋住了他:“我不管你要什麼位置,上次讓你逃了不算,這回機會剛好,怎麼說,也要堂堂正正的和你比一場。”

“不怕死就來吧。”谷醫林冷哼一聲,擺出架勢。

李元霸先是回頭對楊塵說:“你先過去,放心吧,我一個人就能解決這三個傢伙。”

楊塵有些不放心,但最終還是退讓開了,他雖然也有點本事,但是在這裏,留着只會礙事。

李元霸拔下了插在胸口上的匕首,隨意看了一眼,丟到了一遍,鄭重道:“現在,可以開始了。”

谷醫林沒說話,揮了下手,身後兩個人一同和他衝了上去。李元霸根本不怕,同樣輪着鐵錘四處亂砸。

“不太妙,上回一個人他還好對付,這下三個人都在…”徐鳳年憂心的在我耳邊說了句。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保佑李元霸能贏,就算不能贏,也不要因爲我出事…

老天似乎還是比較偏袒我們的,或者說李元霸不辜負衆望,那三個傢伙雖然都很厲害,可根本不敢和李元霸硬碰硬,吃虧的李元霸也沒給他們偷襲的機會,一直跟在他們身後抓的緊,只要一轉身,他二話不說就是一錘子輪下去。

最後那三個人也被李元霸逼急了,分出兩個人來,分別抱住了李元霸的鐵錘,而谷醫林趁機上前攻擊,可是李元霸才不會束手就擒,連人帶錘的甩了起來,把三個人都砸向了一邊。

他們三個沒什麼事,翻起身後皆對視了一眼,神情凝重,李元霸不給他們串通陰謀的時間。衝過去見到人就砸,到了最後,三個人就好像老鼠被貓攆着跑,四處亂逃。而李元霸也是有針對性的攻擊,他不理會其他兩個人,就跟着谷醫林身後追,谷醫林憤怒不已,可卻無可奈何,還有另外兩個人一上前,就會被李元霸逼退,說不出的搞笑。

折騰了一會過後,谷醫林雖然沒有被李元霸砸中,但是好幾次都和鐵錘擦肩而過,受了一點輕傷,按照李元霸這種氣勢下去,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能解決谷醫林!

“真看不出來,他居然這麼厲害。”方靈由衷的感嘆了一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李元霸已經發狂了,三個人不能和他硬碰硬,高下立判。

谷醫林身爲當事人,此時比我們更身同感受,他不顧一切的拼了,挨着李元霸的一錘,也要把他按倒在地,嘴裏的鮮血吐得一地都是,另外兩個人連忙上前,可李元霸一腳把谷醫林踢飛了出去,嚇得兩個人根本不敢上前。

谷醫林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眼睜睜的看着瘋狂的李元霸拎着鐵錘走到他面前。

“這回,你跑不掉了吧?”說着,李元霸一錘朝他的頭砸了下去… 至於墨家老祖和墨青天他們幾人,就不打算跟著墨九狸一起去了!畢竟墨家遭逢變故,既然準備繼續發展,還需要招攬一些新人,事情還是非常多的……

雪封被墨九狸留下,保護外公的安全,冷殘淚也自願留下來幫忙。帝溟寒將花護法和風護法也留了下來,還直接將風雲城寒園的百餘名暗衛,交給了墨九狸,然後有墨九狸交給了墨青天……

寒園的暗衛實力都是頂尖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忠心不會背叛,因此,墨九狸也沒有拒絕!當墨青天看到百名實力都在紫玄的暗衛時,震驚的半天都沒說出話……

有了這百名紫玄強者在,墨青天相信他們墨家,再也不用擔心,此時被人落井下石了!

墨家後院,一百名暗衛在接受到自家主子的眼神后,紛紛立下了生死誓言,守護墨家永不背叛……

隨著一道道的誓言落下,墨九狸的心中微微泛起漣漪,她原本以為帝溟寒只是將這些人暫時借給墨家,幫助外公他們重建墨家的!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一開始就打算,將這些人送給墨家的,不由得抬頭看向身邊的帝溟寒,而對方卻是寵溺的對著她笑了笑……

墨家老祖和墨青天,還有墨城和月族的幾人,見到這一幕,更是被震得半天沒回過神來……

月飛幾人心裡都是震撼不已,饒是在他們隠族,如此衷心的紫玄強者,也不是那個家族都有的啊……

墨城的心裡激動不已,感激的看著自己的表妹。他知道這一切都是九狸給他們的。有了這些紫玄強者在,墨家定然會再次崛起……

墨九狸沒有再去攙和墨府的事情,她相信有外公在,又有了冷殘淚和風,花兩位護法,和百名紫玄強者在,墨府的崛起會非常的順利……

「九狸啊,你們要不帶些人在身邊吧,隠族的強者可不少啊!」墨青天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外公,放心吧,我們不會有事的!帶多了人反而不方便……」墨九狸笑著道。

「好吧,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一定要保護好自己還有寶寶!」墨青天叮囑著,隨即又看向帝溟寒道:「溟寒啊,你可要保護好九狸和寶寶,千萬別讓她們受傷了!」

因為帝溟寒的身份是凌天大陸的天師,眾人見到他改不了那種骨子裡的崇拜和敬仰,可是因為墨九狸的關係,帝溟寒卻不讓墨青天等人喚他天師,讓他們直接稱呼他的名字……

畢竟,墨家剩餘的幾人,都是那丫頭的親人,他媳婦還沒追到手呢,可不敢在她的家人面前擺什麼天師的譜……

雖然跟帝溟寒說話,讓墨青天覺得有些發怵,可是想到墨九狸和寶寶的安全,他還是硬著頭皮跟帝溟寒拜託著。

帝溟寒聞言笑著點了點頭道:「外公放心,我會的!」

對於帝溟寒的稱呼,墨青天有些受寵若驚,可是看到墨九狸和寶寶一副淡定的表情,也只能受著了…… 谷醫林死了,起碼在我看來,他的腦袋碎的跟沙琪瑪一樣,就是死了。要這還能站起來,那就真見鬼了。

李元霸擡起錘子,臉上不在意的笑了下,彷彿這樣的結果纔是他最喜歡的。

這是比試這麼久,第一次出現人命。衆人沒有意料之中那樣大聲喧譁,反而都挺淡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懼怕李元霸的威嚴不敢吵鬧。

李元霸回頭看向另外兩個傢伙,作勢就要上前,那兩人對視了一眼後,匆匆跑下臺,頭也不回的逃走了,好像怕李元霸會追上他們似得,只留下一具無頭屍體孤零零的躺在那。

楊塵走上前看了幾眼,臉色有些複雜,最終嘆了一口氣,帶着不知所措的李元霸和小白開下了祭臺。

“嘿嘿,這傢伙可算死了,上次我就想弄死他,結果讓他跑了,這回運氣不好,自己撞了過來,怪不得誰。”小白開興高采烈,就好像剛纔是他在臺上大殺四方一樣,面色紅光說不出的興奮,拍了下李元霸的肩膀:“好兄弟就是牛逼。”

李元霸從迷茫中回過神,對他露了一個傻笑。

“走吧,解蠱。”楊塵心情不是很好,估計是因爲谷醫林被李元霸錘死的關係。

方靈瞥了他一眼:“等等,事情還沒結束。”

我們幾個都楞了下,徐鳳年不解的問:“剩下的認輸就行了,又不用比試。”

“我突然不想認輸了。”方靈很無厘頭的來了這麼一句。

我們對視了一眼,搞不太懂她說的話,小白開問:“喂,你不會是想耍賴皮吧?”

“放心,不是對你們耍賴,是他們。我覺得當我可以當聖女,不想平白無故的拱手相讓。”方靈正了正神色:“你們說的沒錯,憑什麼苗族的事要別人插手?他們太自以爲是了,你們是我叫過來的人,我當上了聖女之後,也不用受他們的擺佈。”

方靈說的這番話鏗鏘有力,周圍的人也都聽的清清楚楚,看樣子,她是真的反悔了。

郭勇佳一臉驚奇:“我說你變卦也太快了吧?一會當,一會不當,你到底當還是不當?別等下我們贏了,你又說不當。”

方靈這時纔看向我們:“我要當,你們再去比一場。”

就在我們猶豫不決的時候,祭臺上的裁判讓人收拾好了谷醫林的屍體,大喊說:“現在勝負分了,因爲一些特殊原因,方靈隊主動認輸,所以…”

“誰說我認輸了?”方靈突然叫板道:“我要當聖女,讓王琴叫人上來,繼續比。”

裁判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氣呼呼的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這裏這麼多人看着,他總不能問方靈爲什麼要反悔吧?

周圍的人開始騷亂,說這還比個屁,明顯輸的,不用比了。

前面人羣中突然走出幾個老人,面色焦急到了方靈面前:“你要當聖女?”

“沒錯,我要當。”方靈一臉無謂的說。

“唉,你爲什麼要當呢?不是都說好了,你只是負責贏了認輸就行。”事到如今,這些人爲了苗族的未來也顧不上許多了,再不把話說清楚,聖女的位置可能真的要丟了。

“爲什麼我贏了要讓給你們?”方靈說這話的時候猛地看向這些人中身後的王琴:“我也是苗族人,憑什麼她什麼都不用做就能當,而我努力也當不上?我不服氣,反正規矩是這樣的,你們改變不了我的心意,要麼就乾脆不承認我也行,反正你們一向沒臉沒皮。”

這一番話說的有點狠,幾個上個年紀的人鄒巴巴的臉上都露出了憤怒,可是這裏人多,犯規的也是他們,要是再發火了,那不就真成了惱羞成怒?

最後他們幾個人只能無勞而返,至於比試,也不用比了,結局很明顯,再說了那幾個人也不敢和李元霸比,生怕變成下一個沙琪瑪。

方靈如願以償當上了聖女,要在祭臺上舉行一些儀式,我們沒興趣在乎這些,就先回去了,大部分人看到這個結果,也都走了,畢竟這裏真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比起花花世界差太遠了。

到了晚上,方靈纔回來,她沒有像想象中的那麼開心,而是一回來就悶悶不樂,隨手丟給我一顆黑乎乎的東西,叫我吃了。

我看了幾眼,這應該就是解蠱的藥,二話不說就吞了下去,有點苦,不過效果很快,手上的印記已經消失了。

原本這事已經完了,我們也應該要走,甚至連楊塵也沒心思繼續呆在這裏,只不過方靈卻突然說:“當聖女沒那麼簡單,晚上我還要出去一趟,經行最重要的一個聖女儀式,我希望你們能陪我一起過去,看到我真正當上聖女的那一刻,畢竟這都是靠你們的幫忙。”

“我看,就木有這個必要了吧?”郭勇佳立即回絕道。

“你這樣的人,我們信不過,誰知道你又玩什麼鬼把戲。”徐鳳年搖了搖頭。

方靈沒搭理他們兩,而是坦然的看向楊塵,她不在意我們任何人對她的看法,只在乎楊塵的答案。

“好吧,這沒問題,但是你要說說,那個儀式是什麼。”縱然是楊塵,也不敢肯定方靈不會藉機陷害我們。

方靈得意一笑:“因爲聖女對於苗族來說權利很大,所以每一代聖女都要經過比試和賽選,表現出能力,最後更是要在後山的一面湖中央靜坐一晚上,這樣才能算完成儀式。”

“你讓我們陪你在湖中央靜坐一晚上?那個湖有什麼作用。”楊塵追問。

“當聖女不允許有私心,而且不是苗族人不可以當聖女,那個湖就是專門檢測這個的,以免讓外人利用聖女這個位置,把苗族人掌握在手心裏,可以說,只有獲得那面湖的認可,我才能算真的聖女…”方靈頓了下:“你們跟我一起過去,就知道了。”

楊塵遲疑了一下,說好吧。

於是,我們一行人跟着方靈走到了她口中所謂的後山,大概也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到了以後我才發現,所謂的湖,就屁點大,具體點說好比一個籃球場。

湖的中央確實有一塊可以站的地方,還有一個小舟是供人划過去的。只不過我們爲了圖方便,坐上去以後讓李元霸推了一下,瞬間達到了正中央,而他自己一跳就過來了。

“這個湖很特別,只要看着它,就能照應出你心裏的事。如果我心裏有對苗族不好的歪念,這個湖就會波濤洶涌,瞬間吧我埋沒。”方靈指着湖面。

我好奇的往下一看,因爲已經天黑了,我靠着月光能再水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做了幾個鬼臉後,我覺得這很正常啊,也沒看見我什麼心事。

突然,有人在我背後推了一把,我措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了湖裏。

冰涼的湖水瞬間把我吞了,我腦子裏亂哄哄的,只有一個念頭。

是誰推我下來的?

我掙扎的從水裏爬起來,卻發現,我是在一間房間裏…

這是病房,我心神恍惚了下,看見一個女人就趴在我的牀邊。

範範?

我連忙推了她幾下,範範迷迷糊糊醒了過來,看見我啊的大叫一聲,一把抱住了我:“白素你醒了,你終於醒了!”

我被她搞的雲裏霧裏,說你不是去國外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範範楞了下,摸了摸我的頭,說白素你沒事吧,怎麼腦子好像壞了。

我不明所以,連忙讓她告訴我,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

“你還說呢,我下班回來就看見你昏迷了,帶你來醫院,醫生說你吃了大量的安眠藥,要不我送你來的及時,你就死了。”範範語氣裏帶着責怪,眼神卻無比柔和。

我吃了安眠藥?

“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多久?一個月,整整一個月!我還以爲你這輩子都醒不過來…”範範嘮叨的話在我耳邊響起。

我的心思早就飛了出去,我一直在昏迷,那徐鳳年,郭勇佳,楊塵他們去哪裏了?

“唉,白素,不就是一個男人麼,以後可千萬不能做傻事了。喏,我在陌陌上剛認識的一個帥哥,等你出院了介紹給你。”

我看着範範的手機,裏面是一個長得特別帥的男人的照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