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時,博格中了隋戈一拳,怒不可揭。他可是榮耀軍團的副團長,怎麼可能輸給龍騰部隊中一個籍籍無名的人物。所以,他要爆發出真正的力量,徹底秒殺對方!

「神魔之匙!」

火焰之中的博格,口中吐出一個冷漠的英文字眼,融入了神魔之匙的藥力之後,他體內的神魔因子似乎被一把鑰匙給激活了,整個人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先是周身的黑色火焰變得更加濃烈,然後他本來就已經比常人大一倍的軀體,竟然再度壯大一倍,全身的肌肉,猙獰得如同一塊一塊的岩石,肌肉的紋理清晰可見。但這只是魔化的開始而已,很快隋戈從博格的身上看到了許多赤紅色的西方「符文」,亦或者是西方的宗教符號,有倒三角、十字元號、神氏符號等等,這些「西式符文」聯繫在一起,組合成了一個奇特的陣法,尤其是博格胸前的六芒星,如同地獄火焰在燃燒一樣,異常地刺眼。

「這就是魔化么?」

隋戈冷靜地注視著博格的身體變化,感受著神魔之匙的藥性發揮。博格身上的「西式符文」讓隋戈心生感觸,一時間想到了華夏修仙者們使用的符文。兩者之間的構成自然完全不同,但似乎又有些聯繫。

就在隋戈思索之間,博格的魔化過程已經完成了。

此時,博格四周的神魔之氣已經完全處於「燃燒」狀態,並且他的整個人已經不再是人的形態了,而是一種半人半魔的形態,全身上下覆蓋了一層紅色的如同熔岩凝固的堅硬外殼,雙手已經變成了利爪,並且還多出了一截長長的尾巴,那尾巴看起來就如同鋼鞭一樣。

「吼!」

博格發出一聲怒吼,恍如凶魔降世,「華夏小狗!這就是神魔的力量,戰慄吧!」

「隋戈,小心!」

臧天的警示之聲在隋戈耳邊響起,「若是不能取勝的話,千萬不要勉強!」

「我自有分寸。」隋戈示意臧天不要擔心。

既然隋戈要弄清楚這神魔之匙的原理,自然要親自來體驗一下了,相對於其它人,博格的魔化更加徹底,對於隋戈的研究自然也就更有幫助了。

不過,魔化之後,博格的力量已經突破到了結丹後期的修為。

只是,魔化之後的博格,此時看起來簡直就是凶焰滔天。

「不過多了一條尾巴而已。」隋戈冷哼道,並未被博格的滔天凶焰給嚇唬倒。開玩笑,如果這樣就被嚇倒了,那隋戈肯定會成為龍騰的笑柄。更何況,修行界中妖怪何其之多,外表強悍有什麼用,關鍵還是得拳頭上的力量大!

魔化之後的博格,力量提升到了結丹後期的修士水平,基本上已經可以橫掃結丹中期、初期的修士了,博格自己顯然也是認為可以穩穩地滅殺隋戈了。

只是,情況顯然並非如此。

「戮目電珠!」

就在博格魔化完成之後,隋戈忽地大喝一聲,雙眼之中射出兩道電光,直擊博格的雙目。

偷襲!

活學活用!

戮目電珠偷襲這一招,可是夜梟臣的殺手鐧,當初連隋戈都沒有避開,而現在隋戈將天雷囚牢融入其中之後,戮目電珠的威力更大了,博格雖然也算是強悍,但卻還未到隋戈當初和夜梟臣戰鬥時的力量。

中招!

攜帶著天雷之力的電針瞬間突破博格的防禦,射入了其雙眼之中。

「如何,當瞎子的滋味不好受吧?」

隋戈冷笑著,偷襲得手,博格的戰鬥力雖然並未喪失,但是卻已經失去了先機,若了氣勢,接下來要收拾他,也就更加容易了。

「卑鄙的華夏小狗!我發誓讓你不得好死!」

博格成了睜眼瞎,但是口中卻兀自叫囂,殺死隋戈的心有增無減。

「不得好死的是你!」

隋戈不屑地冷笑,「自大的鬼佬,且讓你見識一下我華夏神州修士的厲害!第三式——草木知威!」

隋戈身上的青色木紋頓時顯現出來,神秘的符文也出現在木紋之間,隨著拳頭擊出,一個青帝木皇甲胄的虛影轟向了博格。

「神魔之力!加持我身!」

博格發出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尾巴猛地一抖,閃電般轟向青帝木皇甲胄的虛影。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中,青帝木皇甲胄虛影破開,博格的龐大身軀也被炸得後退。只是,這廝跟許多低估了隋戈的人一樣,以為青帝木皇甲胄虛影就是隋戈的殺手鐧,破了殺手鐧之後,隋戈的戰鬥力就會銳減,然後他就有機會反擊了。可惜的是,面對博格這樣的鬼佬,隋戈連解釋和取笑的興趣都沒了,直接一閃身,追上了博格,然後雙拳齊出,兩個青帝木皇甲胄虛影從拳頭上爆了出去。

嗷!嗷!

強烈的爆炸聲之中,博格被青帝木皇甲胄虛影的力量炸得嗷嗷亂叫,他身上那一層「岩石外殼」也根本擋不住青帝木皇甲胄虛影的轟炸,開始出現了龜裂紋,四周的神魔之氣也被爆炸的力量給撕開了。

「死去吧!」

隋戈冷哼,額頭之間有一團金光開始顯現,他要以雙丹之力,直接了結了博格。

唰!

就在這時候,博格身體前方的虛空好像被利刃切開了一樣。是的,是虛空被「切開」了,然後一隻手從虛空中伸了出來,將博格那龐大的身軀拖了進去。

嗖!

這時候,臧天也忽地出現在隋戈面前,神色凝重地注視著四周,似乎擔心那一隻神秘的手會從什麼地方發動偷襲似的。

不過,對方卻並未偷襲。

隋戈將打出去的青帝木皇甲胄虛影收入了鴻蒙石中,然後向藏天詢問:「剛才那隻手是什麼來頭,能夠讓臧老大你都這麼緊張?」

「空間異能者不少,但是能夠切割空間如同切豆腐一樣的異能者只有一個,那就是榮耀軍團的團長海瑟薇!」臧天有些忌憚地說。

「海瑟薇?」隋戈不禁納悶,「這不是女人的名字么?」

「是啊。」臧天點頭,神色凝重,「一個非常可怕的女人!」

「這名字聽起來還挺美呢。」隋戈故作輕鬆地笑了笑,他知道能夠讓臧天用「非常可怕」來形容的女人,那一定是真的非常可怕。

「芙蓉、鳳姐的名字聽起來也很美。」臧天也笑了笑,感受到那位神秘的海瑟薇不會出手了,臧天也就輕鬆了少許。另外,他之所以輕鬆,是因為下方的戰局發生了不錯的變化。

龍騰的隊員和榮耀軍團的戰士交手,全都是近身作戰,不像修行界的那些修士,雙方交手都是遠距離出招,盡量先讓自己不處於險地之中。龍騰的這些人作戰,全都是以狠鬥狠甚至是以命搏命,根本沒有所謂的退縮和試探進攻。

龍騰的人作戰,就如同國土之爭,寸步不讓。所以,很快就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其實,隋戈已經從跟博格的交手當中體會到了,榮耀軍團的力量雖然強悍,比阿三那什麼孔雀王侍的總體水平高出了好大一截,但是如果不進行魔化的話,榮耀軍團的實力實在不如龍騰,因為他們的攻擊方式單一,無論是用拳頭還是兵器,套路都很簡單,不像龍騰戰士的拳法、劍法這麼繁雜多變。更不要提,龍騰的這些人還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法寶。

不過,榮耀軍團的戰士一旦魔化之後,實力就會大幅提升,普遍可以提升三四倍的戰鬥力,而且魔化之後,變得更加兇悍、狂猛,對於疼痛似乎沒多少感覺了。正是因為如此,「神魔之匙」才讓龍騰的人感到頭疼,因為每逢他們佔據上風的時候,這些榮耀軍團的戰士就會吞服神魔之匙迅速魔化,反而佔據上風,將龍騰戰士擊傷。

但是,今天晚上的形勢卻完全逆轉了。就在這些榮耀軍團戰士吞服「神魔之匙」魔化的時候,龍騰的戰士也立即吞服早就準備好的魔葯,化身為妖怪,實力暴增十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於是,今夜的場面變得有些另類不同了:

一個米國戰士剛吞服「神魔之匙」,身軀驟然變大,並且長出了一雙利爪,正要雄赳赳地向龍騰戰士反擊,誰知道對方竟然變成了更龐大的「半人半牛」的獸人,朝著他用力一頂,直接將其頂飛了,並且牛頭的尖角直接在那米國戰士的胸膛上撕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狂飆!

另外一個剛魔化的榮耀戰士,剛剛融入狼人血統的「神魔之匙」,正打算逞凶撕裂對手,沒想到對方卻化身成為一頭更加高大的「熊人」,直接一個「熊抱」,將這化身為狼人的米國戰士活活地勒斷了筋骨。

更慘的一個榮耀戰士,直接被一頭「白象」給活活踏扁了。

鄧鶴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他雖然沒有服用魔葯,但是五翼血藤所化的雙腳可以讓他化為任意的兵器,而且擁有「手腳互博」的古怪手段,實力倍增,殺得對方毫無還手之力。對手剛要魔化的時候,鄧鶴的雙手化為五翼血藤的本體,直接洞穿其身體,開始狠狠吸血,竟然讓對手魔化還未完成,就已經掛掉了。

不過,最威猛的卻是唐元茗化身的白風虎和秘梧桐所化的毒蛟,兩人都是結丹期修士,所以可以完全化身為真正的妖怪。唐元茗所化的白風虎,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頭老虎,足足有一頭大象那麼巨大,但是卻比老虎還兇猛、敏捷,跟對手拚鬥的時候,簡直如同四足生風一樣,又快又狠;秘梧桐所化的毒蛟更加龐大,但是也更加狠辣,這傢伙化身之後,口中噴出的劍罡竟然帶著蛟毒,一旦被刺傷之後,傷口立即開始出膿血,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隋戈和臧天都沒有出手,但是龍騰的戰士卻完全佔據了上風,這足以證明隋戈的魔葯起了關鍵的作用。而且,隋戈和臧天沒有出手的原因,也是因為臧天所說的那個非常強的女人海瑟薇。

自古兵對兵、將對將。若是這種時候隋戈和臧天再出手的話,很可能會引起海瑟薇出手,隋戈和臧天或者可以安然無恙,但是龍騰的兄弟免不得就會有死傷了。與其如此,倒不如靜觀其變,牽制著海瑟薇,反正龍騰這方已經佔據了主動權。

這時候,海面上那一艘潛水艇無聲無息地沉入了海洋深處。

讓隋戈和臧天有些詫異的是,海瑟薇和博格似乎已經放棄了其餘的榮耀戰士。

但是,龍騰的人可沒有因此而留手,繼續狠狠攻擊對方,準備將其徹底斬殺!

轟!轟!轟!轟!

忽地,所有的榮耀戰士幾乎同時發生了自爆。

爆炸產生的驚人氣浪,掀起了數十丈高的海浪,如同巨大的海嘯似的。

這些榮耀戰士魔化之後的力量,已經接近了結丹期修士的力量,自爆產生的力量何其強悍,完全是一副玉石俱焚的景象。不過,劇烈的爆炸之後,龍騰戰士大都安然無恙,只有三個人受了點輕傷,一則是因為魔葯的藥力讓他們軀體變得更加強悍,二則是因為在爆炸的瞬間,隋戈接連打出了十幾拳,為每一個龍騰戰士罩上了一個青帝木皇甲胄的虛影!

爆炸之後,隋戈頭頂上兩個金丹虛影斂去。

臧天詫異的目光一閃而過,但是卻並未多問,剛才的一瞬間,如果不是隋戈以絕世身法速度和「永動機」一樣的修為打出青帝木皇甲胄虛影為龍騰戰士增加防禦的話,只怕現在這些龍騰戰士大部分都已經被重創了。

「果然是十分狠毒的女人!」

隋戈忍不住感嘆了一聲,雖然沒有看到那位海瑟薇的真面目,但是這女人最後這一手的確是歹毒,看到手下人失敗處於劣勢自后,乾脆直接放棄,然後讓其自爆身體,打算跟龍騰的戰士玉石俱焚。如果不是隋戈從中阻止的話,只怕這女人真的就得逞了。

這個女人對自己人尚且如此狠毒,何況是對敵人了。

海瑟薇,果然只是一個聽起來美麗,實則惡毒的女人。

隋戈本打算好好研究一下「神魔之匙」的藥性,可是現在這些人已經爆得連渣滓都不剩了,隋戈當然也不能進行研究了。倒是魔葯的藥性和效果,得到了最好的驗證,鄧鶴所說的沒錯,雖然魔葯的變身會帶來巨大的痛楚,但是龍騰的這些人愣是一聲不吭。這份狠辣的勁,倒是讓隋戈很佩服。

「隋老弟,收工了。」

臧天的神念掃視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了敵手之後,打算收兵了。

對於臧天和龍騰部隊來說,今夜的戰鬥只是一個局部的「小摩擦」而已,因為雙方都只投入了一個小隊,但是這一場戰鬥的意義卻不簡單。

「隋老弟,今天晚上總算能夠睡一個安穩覺了。」臧天鬆了一口氣,然後感謝說,「老弟真是奇才,這麼短暫的時間內,居然真的研製出了魔葯來。我本以為,你的魔葯頂多和『神魔之匙』分庭抗禮而已,卻沒想到威力更勝一籌。嘿,海瑟薇那臭婆娘見識了魔葯的厲害,短期之內,她手下的那些人只怕就不敢那麼囂張了。」

臧天的話不無道理。

今天晚上的戰鬥規模雖然很小,但是卻清楚地向對手傳達了一個信息:龍騰部隊已經擁有了抗衡「神魔之匙」的秘密藥物,就如同龍騰部隊增加了一樣厲害的新武器一樣,對米國的榮耀軍團和其它勢力,都會產生一種威懾力。

這種威懾力,可以讓周邊這些敵對勢力的挑釁減少許多,所以臧天才說他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安穩覺,我看也只是暫時吧。」

隋戈仍然有些擔心,「你說的那海瑟薇臭娘們直接就把一小隊人放在這裡自爆,我看她一是狠毒,二則是這點損失對她而言根本不在乎。這就說明,她的榮耀軍隊正在迅速強大,根本不在乎這點人。」

「有道理啊。」臧天微微點頭,「另外,沒想到『神魔之匙』這種藥物,不僅可以魔化他們的戰士,而且還可以讓其自爆,實在是防不勝防。」

「臧老大,你不會是讓我也把魔葯研發成可以自爆吧?」

「當然不是!」臧天正氣凜然地說,「我是絕對不可能如此對待我的兄弟們!就算是好要自爆,要為國家和民族犧牲,那也應該讓他們自己來選擇,而不是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強迫他們『自爆』!隋老弟,你可千萬不能這樣做!」

「我只是隨口一說,我怎麼可能那麼沒有人情。」

這時候,隋戈和臧天已經回到了地下基地,隋戈又說,「臧老大,魔葯的實驗看來很成功,我會繼續煉製的。不過,煉製魔葯需要妖丹,如果有的話,你們可得為我留下。」

「這個你儘管放心。你為龍騰貢獻如此之大,我們自然會全力配合!」臧天說著,似乎想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上次我們的人執行任務的時候,弄到一株靈草幼苗,我不知道這東西的具體價值,既然對你有用,你且拿去就是了。」

說著,臧天取出了一株通體漆黑如墨的小樹苗遞給了隋戈。

隋戈見了這東西,不禁大喜:「臧老大,你這禮物不錯啊,我得付——」

「付個頭!」臧天打斷了隋戈的話,「你為龍騰做了這麼多事情,無論這一株樹苗是什麼東西,都遠遠不能抵償你對龍騰的貢獻。所以,什麼都別說了,以後如果再弄到靈草或者妖丹的話,我們都會無償提供給你的。」

「呃……既然臧老大你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矯揉造作了。」隋戈將這黑色的樹苗收了起來。

見臧天和隋戈聊完了,唐元茗等人這時候走了過來,大讚隋戈的魔葯神奇,讓龍騰的人狠狠出了一口鳥氣,雖然這些榮耀戰士最後都「光榮」了,一個活口、一具屍體都沒留下,但是畢竟之前龍騰的人徹底壓制住榮耀戰士是不爭的事實,這可是能夠大大提升士氣的。

「喂,你們別閑聊了。」

隋戈正要謙虛兩句,卻見鄧鶴有些痛苦地走到了面前,向隋戈求助說:「隋先生,你還是幫我看看情況吧,我現在渾身痛得要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狀況——對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個米國佬的血液是臭的,我用五翼血藤抽了他不少血走,好像感覺消化不良了!」

「你吸了榮光耀戰士的血?」

隋戈臉上的表情又驚又喜。

「是啊。」鄧鶴一臉無辜地說,「我怎麼知道這傢伙的血液不好消化呢?況且,米國佬中,經常有吸血鬼的血統出現,吸了我們不少兄弟的血,我也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誰知道竟然不好消化。」

「很好!」隋戈哈哈一笑,「既然你還沒有完全消化的話,倒是給我留下了血液樣本,哈哈!」

「你要給我放血?」鄧鶴似乎知道了隋戈的企圖。

「廢話!趕緊將手伸出來。」隋戈說著,取出了一根九葉懸針松,刺入了鄧鶴的手臂上,他的手臂立即回復了五翼血藤的樣子,然後飽滿的血藤從葉片上滲透出一滴滴鮮血出來,隋戈用一個玉石瓶子將這些鮮血收集了起來。

:「你這傢伙,也算是福大命大了。如果不是五翼血藤消化吸收了對方血液中的一些東西,抵禦著自爆的意念,你只怕也被動自爆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聽了隋戈的話,鄧鶴兀自心驚膽顫。

「看來,以後不能隨便吸人血了啊。」鄧鶴感慨了一聲。

「未必。」隋戈笑著說,「這五翼血藤不僅可以吸血,還可以凈化血液,補充元氣,是你自己運用不充分而已。早就跟你說了,五翼血藤不僅僅是你的戰鬥武器,也是你的戰鬥夥伴,可以跟你並肩作戰。算了,我也懶得多費唇舌了,你以後多戰鬥,多吃點虧,自然而然就會更加了解五翼血藤的用途了。不過,今天晚上你算是立功了,讓我取得了這麼新鮮的血液,我敢肯定,這裡面還有神魔之匙的藥性。」

「隋老弟,你的魔葯比『神魔之匙』還厲害,為何要研究它呢?」唐元茗疑惑地問了一句。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隋戈說,「神魔之匙雖然威力被我的魔葯比下去了,但並非就意味著它全然沒有了價值。而且,聽臧老大說,『神魔之匙』的藥力是可以升級的,萬一他們升級出更加厲害的『神魔之匙』呢?所以,未雨綢繆,先弄清楚這東西的奧秘至關重要。」

「還是老弟你心思縝密、滴水不漏啊。」

臧天感慨了一聲,然後又說,「不過,魔葯這種好東西,你以後要多多給我們提供啊。嘿,不瞞你說,通過今天晚上的情況,我打算組建幾隻『妖化小隊』,根據自身情況選擇性妖化,然後互相配合,就如同活力搭配一樣,增強戰鬥力。比如,蠻牛妖適合衝鋒,白象妖化之後適合防禦,蟒蛇適合纏鬥……」

「呃……臧老大,我明白你的想法。」隋戈說,「我會盡量提供更多的魔葯給龍騰的。我也希望看到四周的賊寇都被龍騰的兄弟們打得遍地找牙齒。好了,我就不妨礙你們睡安穩覺了,這就回東江市了。」

「隋先生,你把我帶上啊。」鄧鶴向隋戈解釋說,「跟著你,修為境界提升更快!反正我現在是停薪留職,等我到了結丹期,再回龍騰來全職吧。」

「隨你好了。」隋戈笑了笑,見鄧鶴捲入鴻蒙石中,然後閃身出了基地,消失在夜空之中。

到了東江市之後,隋戈將鄧鶴留在了西門忠的別墅當中。

仔細想了想,隋戈打算讓鄧鶴繼續幫西門忠探查心魔的事情。

放長線釣大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