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扭著頭的獵難,雖然沒有正面回答阿修羅的質問,但是看著獵難那堅毅的臉龐側面,不知為何,當聽到獵難詢問自己是否願意回歸獵人族的時候,阿修羅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怪異的感覺,忽然覺得此時的獵難,語氣當中竟然有著一絲期盼、乞求以及真誠!

是錯覺嗎?阿修羅不敢確定!

然而阿修羅也僅僅只是遲疑了那麼一瞬間,可是說出來的答案卻依舊不曾有絲毫的意外之感!

「我名阿修羅,跟隨阿卑留爺爺的姓氏,自幼被火狼族撫養長大,與你們獵人族無任何的關係!」

阿修羅如此回答說道。

果然,當阿修羅說完這一席話之後,那剛剛彷彿在獵難的身上出現過的情感波動又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所謂的那些真誠、期盼亦或者是乞求,似乎真的是阿修羅產生的幻覺,想他獵難是誰?

堂堂獵人族紫金狩獵紋血脈的擁有者,天生血脈高貴,那種使人意志腐化的情感波動怎麼會出現在獵難的身上!

「那你就更加不能阻止我了!既然你如此的不願意承認你自己的血脈身份,那麼就請你不要使用我們獵人族的招數,也不要玷污了我獵人族高貴無上的血脈,因為你不配,你…該死!」

說完,阿修羅瞬間就從獵難的身上感應到了一股極為濃烈的殺氣瀰漫了出來!

儘管與獵難也交手數次,可是像現在這般殺氣四溢的情景還是第一次,看來獵難這次是真的動了殺機!

「嘭!」

獵難的話音剛落,璀璨的紫金色光輝便從其身體當中爆發了出來,化作一股股絕強的氣勁風暴,猝不及防的便將阿修羅震蕩到了一邊!

「紫金拳!」

趁著阿修羅受到衝擊還未來得及反應的空檔,獵難一個旋身,緊跟著右臂攬月一般在空中劃出一個弧度出來,大量的紫金色光芒匯聚在了獵難的右拳之上,如同一輪紫金色的烈陽一樣,轟然一拳正中阿修羅的胸膛之上,拳勁霸烈無邊,使得阿修羅如同是一道從天而逝的流星一樣墜砸在了地面之上!

「轟!」

大地震顫塵土飛揚,一個深不見底且黝黑一片的深坑赫然間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突然的一擊將阿修羅擊退之後,獵難旋即高聲對其同伴呼喊說道:「我們不宜與其鏖戰,帶上亢金龍,我們撤出萬獸靈山!」

只要能把亢金龍帶走,那麼獵難此行就算成功了!

「休想!想走留下命來!」

當獵難衝到亢金龍的身旁的時候,忽然一聲嬌叱響起,緊跟著一道璀璨到凝實的彎月斬擊從天而降,生生的劈斬在了獵難與亢金龍之間的位置上,逼迫獵難不得不抽身退到一邊!

「你一個女流之輩,也想阻止我嗎?自尋死路!」

很顯然獵難對突然出現的納蘭蝶雨並不了解,只以為納蘭蝶雨是阿修羅的一個幫手而已,不由分說上來就戰,可是很快獵難就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修為境界沒有阿修羅那麼高,可是展現出來的戰力卻非常驚人,出招果斷、殺伐犀利,以至於讓獵難覺得這個女人帶給他的麻煩甚至要超過阿修羅!

「別擋我的道,你這個可惡的女人!」一記紫金拳轟出,正正打在了納蘭蝶雨的驚空刃之上,當即引起一陣震耳的顫鳴之聲!

「你傷了修羅哥,就休想安然離開!」

化解掉那麻煩的紫金之力后,納蘭蝶雨不依不饒的再次追了上去!

「一字居合斬!」

當追上獵難之後,納蘭蝶雨便毫不猶豫的發動了殺傷力驚人的一字居合斬!

隨著那標誌性的起手式發動之後,整片天地所有的光線彷彿都被吸引到了納蘭蝶雨那裡,一個璀璨極致的光點驟然間爆發開來,一道一閃而過卻給人一種極為深刻印象的弧光瞬間劈斬了出去,一切有形之質在那道弧光的面前彷彿都被攔腰截斷了一樣,一種勢不可擋的衝擊感充斥在整片天地之中!

「可惡!」

危急關頭,已經將亢金龍擒在手中即將撤退的獵難,迫於身後那一字居合斬的壓力,情急之下,一把將亢金龍那龐大的身軀橫擋在了自己的身前,用亢金龍的身軀做肉盾,為自己擋下了這一恐怖的斬擊!

「嘭!」

一時間血肉橫飛,饒是修為達到了戰帝級別的亢金龍,在正面抗下了一字居合之後,堅固的肉身也是被斬開了一道恐怖的傷口,大量的血肉就這麼憑白消失在了斬擊之中,幾乎差一點就將亢金龍攔腰斬斷了!

儘管如此,獵難雖然躲過了這一殺劫,但幸運的是,那包裹著亢金龍的異蟲,因為受到了一字居合斬的波及,也被劈斬的血肉模糊,亢金龍的頭總算是展露了出來,還保持著些許清醒的亢金龍,當下便開口大聲的嘶喊說出了一個驚人的秘密! ?「我乃是從東頂深淵走出…去…請那裡的強者為我報仇!」

亢金龍的一句類似臨死之語,不但讓近在身旁的獵難心中一驚,就連緊跟在後面的納蘭蝶雨也是震撼不已!

東頂深淵,位於東皇頂之上,是東皇霸體派的門派所在地,是禁區之一,而亢金龍竟然言稱自己出身那裡,短短的一句話,著實信息量不小!

震撼歸震撼,在亢金龍的話還未完全說完的時候,一旁的獵難立即抬起手臂,迎著亢金龍就揮出了一記剛猛的紫金拳,強大的拳勁硬生生的將亢金龍的話給噎了回去,完罷,獵難再次做出高聲長嘯,催促自己的同伴加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鳳/凰/更新快無彈窗請搜索f/h/xiao/shuo/c/o/m】

「休想走!留下亢金龍!」

阿修羅一行人在此刻都看穿了獵難的意圖,一個個心中此時的想法都是一模一樣的,那就是必須將獵難這些人留住,畢竟他們擄掠走的可是一位戰帝級別的妖獸,如此恐怖的戰力一旦成為了獵難一方的助力,那麼後果是相當可怕的。

先不說納蘭蝶雨的動作是何等的迅捷,只見那一身紫色電光閃耀的滿林,一頭短髮倒豎如鋼針一般,如同一尊雷霆戰神一樣的的從一片囂塵當中沖了出來,身形如電一般,瞬息之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滿林那健碩的身形就已經阻攔在了獵難等人逃遁的路上。

「一群宵小之輩,哪裡走!給俺老滿留下亢金龍來!」

滿林的身形剛一出現,只見他一邊大聲怒喝一邊掄起滿是璀璨光芒的拳頭,如狂風掃落葉一樣的橫掃向那獵難一干人等。

「你把自己看的也太高了吧!」

面對滿林的一夫當關之勢,別說獵難這些桀驁的獵人族成員了,就是魔焰專修學院的這些跟隨而來的人也都是一個個發自內心的不屑。

「咣咣咣!」

一道道顏色各異的能量光柱從獵難的身後亮起升騰,帶著強大的衝擊力道,與滿林那霸絕的一拳硬生生的頂撞在了一起。一時間,能量光波凌亂肆虐,狂風勁氣如刀一般漫天飛舞!

在這一刻,滿林以一己之力迎戰獵難一方數位高手,充分詮釋了什麼叫自古至今第一大門派的強大!

東皇霸體,雖然說現在門派勢力凋零,但是總歸傳承未斷,在場的人們一個個都不是庸手,而滿林能夠以一己之力抵擋起數位高手的聯手衝擊,就算敗,那也絕對是雖敗猶榮的存在!

更何況,滿林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就在滿林與對方膠著的時候,緊隨而來的納蘭蝶雨一聲輕叱便就衝到了近前,只見在獵難一方的後方亮起了一道十幾丈龐大的銀亮色的弧刃,帶著森然的殺機呼嘯斬來!

「小心!」

前後狼後有虎的狀況,使得獵難等人的陣腳凌亂了起來,一旦前後有任何一處失守,那麼獵難等人定然會遭受到重創,起碼亢金龍能夠被救下的幾率會大大增加!

然而事與願違,在那道弧刃斬擊即將衝到獵難等人的身後時,獵難率先衝出隊伍,紫金光芒再一次綻放出來,專屬於他的紫金狩獵紋能力再一次展現出了威能,禁錮住了方圓十丈範圍!

「接好這個東西,大家跟上我,掉隊的話可就生死不管了!」

趁著周圍被禁錮的空隙,獵難先是把手中的亢金龍拋給了身邊人,然後從懷中唰的一下掏出了一個尺許長黑色的捲軸,然後不由分說就將捲軸扯了開來!

「轟!」

捲軸被打開的瞬間,只聽得一聲如悶雷一般的聲音響徹了起來,緊跟著只見漫天的濤濤黑炎如洶湧的浪潮一樣噴涌了出來,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那衝出來的黑炎便如洪流一樣朝著前後的滿林與納蘭蝶雨沖了過去。

黑炎無情,一切有形之質沾之即焚,甚至獵難一行人的一個魔焰專修學院的成員,不小心沾染上了一點黑炎,很快的功夫便被蔓延開來的黑炎給覆蓋了全身,生命迅速消逝。

「走了!」

黑色捲軸打開之後,緊跟著獵難又打開了一個銀色的捲軸,漫天的銀輝快速的包裹住了獵難等人的身形,而後銀色光芒衝天而起,眨眼間便消失在了天際!

「是已經失傳的上古傳送捲軸!」為了躲避那黑炎的侵蝕,滿林身形如電般的早就躲閃到了遠處,同時在看到了獵難的動作后,滿林當即斷定說道。

「蝶雨姑娘,萬萬不可觸及那黑色的火焰!」

率先閃避開來的滿林,大聲的提醒著納蘭蝶雨。

而在這個時候,黑色火焰從天墜落而下,朝著地面砸落而去,觸及到了大地的時候,這叵測的黑炎終於展現出了它可怕的一面。只見這黑炎如跗骨之蛆一般啃噬大地上的所有有形之質,啃噬的同時還在不斷的壯大,看到這一幕,滿林等人心驚膽戰,不由得為萬獸靈山這處禁區擔憂起來,因為這不斷壯大的火焰大有一副將禁區全部吞噬的架勢!

「修羅哥!」

起初大家未在意,可是納蘭蝶雨卻忽然高聲一呼,因為只有她想起了被砸落進亂石堆當中的阿修羅依舊沒有現身,黑炎已經蔓延到了十幾丈的範圍,一旦殃及到阿修羅,那後果不堪設想。

「斬!」

忽然,就在納蘭蝶雨要衝下去的時候,只聽得阿修羅的一聲斷喝從地底下發出,緊跟著一道璀璨的刀氣從地底下衝出,斬裂出一道猙獰的裂口,而後一聲清脆的鳳啼響起,轟的一聲,一道火紅絢爛的身影便從裂口處沖了出來!

「天都封火法印!」

剛一衝出地底的阿修羅,雙手飛快結印,馭陰陽五行之術的奧義在這一刻再一次被詮釋,磅礴的火源力在阿修羅的雙手上結成了一座晶瑩龐大的法陣,雙手朝下一推,嘭的一聲便印在了那蔓延的黑炎之上,五行流轉、陰陽鎮封,很快那瘋狂桀驁的黑炎便被鎮封住了!

「修羅哥!」

在阿修羅剛剛封印了黑炎之後,納蘭蝶雨一臉關切的就衝到了阿修羅的身旁,只見此時的阿修羅雖然精神狀態不錯,可是身上儘是斑斑血跡,臉色發白,想來在之前的戰鬥中,阿修羅受創不輕!

「看來我得趕緊回聖院一趟了,亢金龍這等戰帝級別的高手被擒,這對於目前大陸的局勢來說,尤其是我們這一方,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阿修羅與滿林等人站在一起,一個個憂容滿面。

「不管怎麼說,大家先坐下來盤膝調養一樣,事情已經這樣了,想其他的都是多餘的,首先我們把各自的損耗補回來才是正當緊的。」

在星辰的倡議下,大家暫時放下憂慮,一個個原地打坐調息了起來。 ?阿修羅等人在經過一番激烈的鏖戰之後,一個個都感到前所未有的筋疲力盡,畢竟面對的敵人都不是什麼尋常角色。

而隨著亢金龍被抓走之後,原本被萬獸靈山外圍生靈視為禁地的黑點地帶,如今只剩下了一個突兀的大坑,一座孤零零的石質宮殿矗立在那裡,陣陣山風吹襲,給人一種蒼涼之感!

阿修羅一行人雖然在休養調息,可是逃遁而去的獵人等人,此時才剛剛從無垠的虛空當中走出來!

「嗡嗡嗡!」

半空之上,陣陣猶如蜂鳴一樣的聲音在空中縈繞,層層銀色像是水面波紋一樣的漣漪,以一個中心點不停地朝著四面八方擴散,漣漪的波動隨著時間愈發的劇烈,直到最後,璀璨的銀芒在漣漪的中心點爆發而出,一道丈許龐大的圓形光門緩緩開啟,顯露出了虛空中那瘮人的深邃黑暗!

獵人等人從中走出!

落地之後,這才發現,身為此次行動的核心人物的獵人,此時竟然虛弱的令人大感意外,畢竟左右兩邊分別有著同族的夥伴架著,他才能堪堪站立行走!

「獵人族的,你還行不行了?」

身為魔焰專修學院的四魔的領頭者,魑魔看著身後獵難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后,不由得臉上顯露出了一絲嗤笑的樣子,同時言出隨意至極的問詢獵難說道:「雖然對手難纏,可是你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凄慘之樣吧?這還是我們學院長老口中所謂的獵人族精英嗎?未免有些誇大其實了吧!」

「你說什麼!要不是獵難他接連使用紫金狩獵紋的能力,他何至於虛耗成這個樣子?沒有獵難的出手,你覺得你們能成功安然脫身嗎?」

對於魑魔略帶瞧不起的語氣和神情,同為獵人族的獵難的同伴,自然不會甘心被其說教,當下便反駁了魑魔起來。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們能夠脫身且成功完成任務,都是拜他的什麼紫金能力不成?哼!你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魑魔自然也不會輕易被對方數落,旋即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

之從雙方之間的對話,便就可以看得出來,獵人族和魔焰專修學院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而聯合了起來,但是雙方之間的關係卻並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和諧。

「夠了!誰都不要再說什麼了,亢金龍抓到了,不管怎麼樣我們的目的達到了,但是異蟲想要順利寄生到進化完成是需要一段時間的,畢竟這亢金龍可不是什麼尋常角色。」這個時候一直閉目不語的獵難忽然插話進來打斷了雙方逐漸上升的衝突,接著說道:「魑魔,任務完成了,你們可以回去復命了,而這亢金龍我們就現帶回族中,待到新生生靈出世后,我族自會知會於你們。我們走!」

說完,獵難便示意同伴們離開這裡,而在獵難的干預下,獵人族人一個個不得不心懷怒氣的轉身離開了。

「哼!山野陋夫,什麼狗屁獵人族,傳的挺邪乎,怎麼,到了現在不也是我們學院的一顆棋子嘛!兄弟們,我們也走。」看著獵人等人先行離開后,魑魔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嘴中小聲的不屑說了幾句后,便也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了這裡,朝著學院進發復命而去。

事情就是這麼突兀的發生而又突然的結束,出了參與到其中的人們,想來沒人知道,就在大家不知不覺當中,大陸上就已經發生了這麼一件大事!

而說也奇怪,獵人族將亢金龍抓回族中之後,原本大陸明面上火焰靈修和魔焰專修相互僵持的局面忽然變得緩和了起來,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這一次竟然是魔焰專修學院率先讓步,悄然間將自己的人們撤回了,使得原本好像一觸即發的大戰就這麼平息了下來,以至於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然而這種看似平和下來的局面,但在雙方高層的眼中卻完全就是另外一種意思了,無論是哪一方,大家都感到了一種空前的緊張感,就好像是在面對著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一樣!

而經過了一連數天的修養之後,阿修羅等人的消耗與傷勢也都全部恢復了過來,而這一次,在交代安頓好萬獸靈山個個部落之後,阿修羅跟隨納蘭蝶雨一行人回到了龍王鎮!

在這裡,阿修羅見到了許久不曾謀面的老夥計——妖馬炎蹄!

如今的炎蹄已經全然認不出了,沒有化人形之前,妖馬的體型比以前更加健碩,尤其是一雙眸子更是亮的可怕,想來這段時間在龍王鎮炎蹄跟隨納蘭和帝釋天身邊收穫不小!

面見了同樣很長時間不見的戰帝帝釋天之後,老戰帝一眼就看出了現如今阿修羅的修為水平,雖然知道阿修羅天賦不凡,可是依舊還是被阿修羅的進步速度給驚訝到了。

「小子,這段時間進步不小嘛,要是羲皇老頭和迦樓羅院長見到你的話,肯定也會感到很欣慰的,他們收了一個了不得的弟子啊!」鮮有誇讚之詞的老戰帝,這一次由衷的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在阿修羅等人說出萬獸靈山核心地帶發生事情后,尤其是講到亢金龍被抓走之時說的那一番花,更加的使得老戰帝坐不住了,像是從亢金龍的臨別之言中得到了什麼久未解開的答案一樣,交代了讓阿修羅抓緊時間會聖院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帶著滿林去尋找鼎玄老人而去。

老戰帝的表現,著實讓大家都吃了一驚,要知道達到了他這個修為之後,世間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戰帝如此動容迫切了,而既然老戰帝沒有言明,阿修羅等人也不好詢問,只能按照戰帝的吩咐,再次啟程前往火焰靈修學院!

而這次啟程的只有阿修羅一人,包括納蘭蝶雨、蔡濤、星辰等人,全部都留在了龍王鎮待命。

一路上,阿修羅不再低調,也不再擔憂自身火源力匱乏不夠,直接動用自身火源力,猶如一頭龐大的火焰鳳凰一樣的翱翔天際,就這麼一路飛到了火焰靈修學院!

一路上,很多門派都見證了阿修羅的蹤跡,當然這是阿修羅故意為之,是在向世人彰示自己的回歸! ?一路之上,阿修羅風馳電掣的趕路,修為達到六階巔峰的之後的阿修羅,體內火源力滾滾如海一般的浩瀚,只要不是使用太過消耗的招式,如今這火源力簡直可以說是達到了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層次。【鳳/凰/更新快無彈窗請搜索f/h/xiao/shuo/c/o/m】

而阿修羅所經之處,在其身後皆是蕩漾起一片赤焰熱浪,如此景象,倒真的是極其的引人注目,而這就是修為高深的最好體現!

阿修羅就這麼大張旗鼓的趕路,一直持續了大概多半日的時間,終於那熟悉的火焰庭閣出現在了眼帘之中,到了這裡,阿修羅才收斂起自身的力量,渾身帶著火源力未消散褪盡的餘光繚繞,輕輕地從空中降落了下來!

順著山道,阿修羅漫步而下,看著道兩旁那愈發茁壯的火離木,一時間阿修羅不覺心中感慨萬千,腦海中瞬間翻騰出了昔日剛進入火焰靈修學院的種種畫面,回憶當初再聯想當下,使得阿修羅心中忽然生出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而又不可思議。

走進火焰庭閣,阿修羅當即便就看到了一直堅守在這裡的文姬大娘!

「文姬大娘!」

阿修羅快步迎上去,隔著很遠的距離的時候,阿修羅就熱情的呼喊說道。

「阿修羅!?你這孩子…怎麼就突然出現了?嗯!?好小子,現如今這修為就連我都看不透了!」

文姬聞聲轉身,看到阿修羅的那一刻時,饒是她也是愣神了半天。

並不是不認識阿修羅,而是現如今阿修羅渾身的氣韻與往日截然不同,雖然站在那裡,可是文姬卻半點也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似的。

「修羅能有今天的成就,大娘的幫助是絕然忘不了的!」

對於文姬,阿修羅的確心懷感激,畢竟在這裡歷練的時候,文姬給予過幫助,而如今再次相見,阿修羅也終於是能夠看透文姬大娘的修為了——六階中期的水準!

「什麼幫助不幫助的,不過是盡本分罷了。好了,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你趕緊回聖院找院長和老爺子去吧,想來他們對你的出現還不知情呢吧?」

對於阿修羅的感恩之態,文姬擺手婉拒,接著便引開話題。

「的確如此,我回來的事情,院長師父和羲皇老爺子都不知道呢,如此,大娘,修羅就先回聖院了。」

說著,阿修羅對著文姬拱手一禮,然後便轉身離去,徑直朝著聖院走去。

進入聖院,阿修羅發現往日熱鬧的演武廣場上如今竟然沒有任何一人的身影,偌大的廣場顯得十分的清冷,而且走在聖院的主幹道上,阿修羅很快就感知到了在暗中,有著很多虎視眈眈的目光在注視這自己。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